“你可想好,你是不是真的要进去,进去之后难免凶多吉少,若是出了什么yì ;……”澹台凰很严肃的提点。

    铜钱也赶紧拉了一把楚长歌的袖子,怯怯的开口:“殿下,您还是别进去了吧!”这世上只有拿奇珍异宝换好处的人,唯独他们家殿下是个奇葩,拿bǎo bèi 换跟人家一起进入虎狼之地,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吃错了什么药!

    “就你话多!”楚长歌不耐的看了他一眼,旋而从他手中将包袱拿过来。

    打开,里面杂七杂八的好多东西,有大颗大颗用来照明的夜明珠,有天蚕丝,有几把宝剑,这几样都是澹台凰能说得上来认得出来的,还有好几样是她根本就没见过的东西。于是也看得惊奇!

    楚长歌看着澹台凰的表情,十分得意道:“看见没有,本殿下的zhǔn bèi 足够充分吧?若是我们带了这么多bǎo bèi 进去,还是要出什么yì ;,那只能说是天要绝本殿下,本殿下也只好勉强少活几年了!”

    澹台凰咂巴咂巴嘴,没吭声。一个跟着打酱油的,比她zhè gè 正经进去取药的人zhǔn bèi 还充分,这叫她情何以堪!

    顿了很半晌,终而开口道:“这些东西你背着,咱可先说好了,要是你进去之后发生了不可估量什么yì ;,那可都不是本公主的责任!”先把责任撇清楚再说!

    “为什么听完这句话,本殿下有种公主要对本殿下欲行不轨的感觉?”楚长歌开口调侃,登时便是笑意盎然,眉眼弯弯,笑得煞是好看。

    澹台凰闻言,白了他一眼,没再说旁的话,几个大步就往shān dòng 的方向走去。

    楚长歌将扇子往铜钱的方向一甩:“拿着!”

    铜钱堪堪接过,却还是舍不得他进去赴死,忍不住又叫唤了一声:“殿下……”

    楚长歌没理会他,将他手中的包袱拿过来,背着就走了。皇子殿下也是第一次做苦力,背着包袱脚步走起路来,姿势丑到历史上绝无仅有!

    韦凤等人在他身后瞅着,颇感不忍直视!

    数米高的shān dòng ,若是澹台凰一个人,就可以直接飞身进去,但是带上了楚长歌zhè gè 草包,一切就另当别论了!只能亦步亦趋的从约莫五十米之外的地段,绕过山石,艰难的踩着小路进去。于是澹台凰又一边走,一边kǎo lǜ ,带着他到底对不对!

    到了shān dòng 门口,见这周围,还有细小的藤蔓环绕,虽然没有瀑布,但乍一看还有点貌似水帘洞的门口。

    这样柔和的色调,自然让澹台凰放松了不少戒备,没多想,一步就踏了进去!

    可,就这一步,她很快的面色一变,又飞快的退了出来!鼻尖满是一种言语无法表述的诡异wèi dào ,她这一退出来,楚长歌就愣了一下:“怎么了?”

    “里面有瘴气!”她有点不明白,瘴气这东西一般都出现在高山森林之中,为什么shān dòng 里面也会有瘴气?

    这样想着,皱眉看向楚长歌,开口商量道:“门口就有瘴气!看这情况,里面真的是十分凶险,这瘴气我屏住呼吸穿过去,有内力傍身,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但是你……”

    她这样一说,楚长歌大刺刺的笑了笑,登时就把包袱往地上一放,开口道:“别着急,你且让本殿下找找!”

    说着,在包袱里头埋头jiù shì yī zhèn 翻找,找了一小会儿之后,十分遗憾道:“真叫人伤心,本殿下防止中瘴气之毒的药没带,既然这样,就只有用你了!”

    说话之间,从里头拿出来一个长得很像是香炉的玩意儿,搁门口一放!

    旋即,十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这就跟那有化学fǎn yīng 一样,香炉出现在门口,shān dòng 内的瘴气几乎是呈现迷雾状,一点一点被吸了出来,融入香炉里面,最终又慢慢消弭,不知道最终是被吸收了,还是变成了空气,以肉眼看不到的方式消散在空中。

    澹台凰作为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土鳖,看着这样的场景,又大大的惊奇了一把!“这又是什么好bǎo bèi ?”

    楚长歌斜睨了一眼,很不在意的笑了笑,方才开口:“不过是个吸取瘴气的壶罢了,除了这点功能,也就没有别的用处了,没大用的玩意儿!”

    “请问这种没大用的玩意儿,是全天下到处都能找到吗?”澹台凰木然问。

    “原本是一对,一个吸取瘴气,一个吸取毒气。可惜上次本殿下去偷盗的时候,很不巧,父皇正好来了。逃命太匆忙,那个能吸取毒气的在路上没了!”说起偷盗这件事情,楚长歌依旧是一副十分淡然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半点作奸犯科之后的羞愧!

    所以,这样举世无双的bǎo bèi ,zhè gè 人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澹台凰翻了一个白眼,没理会他,这货根本jiù shì 高富帅在讽刺屌丝!

    这对话之间,shān dòng 里头的瘴气就这样被吸了一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一点儿,虽然依旧影响人类身体健康,但是已经造不成太大的实质性伤害了。

    澹台凰几个大步就踏了进去。而楚长歌将香炉捡起来之后,也跟着澹台凰往里面走。

    进洞之后,里面漆黑一片,大皇子殿下又仆从一样,在包袱里面把巨大的夜明珠捞出来,照亮,笑意盎然的跟在澹台凰的身后自我肯定道:“怎么样,带着本殿下没错吧?要是本殿下不来,在这黑漆漆的shān dòng ,什么都看不见,看你能做点什么!”

    “是!是!是!感谢伟大的大皇子殿下和小的一起进来,小的不甚受恩感激!”澹台凰一边翻白眼,一边往里头走。

    夜明珠照亮之后,洞口里面有一个甬道,十分笔直的甬道,里面平静的有些可怕,就只有他们头顶上的青鸟发出的一点点啾啾的声音。

    大概走了一百多米之后,前方的路,被一面墙壁堵住,而墙壁的中间,有一个nǎo dài 大小的洞,里面不断的有瘴气出来。显然,是那扇墙壁之后的玄机,造就了方才shān dòng 中的那么多瘴气。

    楚长歌在看见墙壁的瞬间,愣了一下,看澹台凰还在举步往前走,他当即伸手拉住她:“先别过去,看清楚是什么情况之后再动。”

    澹台凰却不甚在意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弯腰蹲下身子,在地上找到了十几块石头!她当然也知道不宜贸然过去,但是身为古武世家,对机关暗道颇有研究的人,只要一眼就能看出可以隐藏机关方向的几个位置!

    扬手一甩,十几个石头同时从她手中射出!

    “咚!”、“咚!”、“咚!”的敲打上了数十个地方!

    接着,那面墙便开始大幅晃动,显然是被澹台凰成功的找到了机关口,几个晃动之下,慢腾腾的往上移动,先是开了一道天光,旋即,门后的一切,都慢慢的暴露在他们眼前。

    门开了之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任由他们再聪明,也不会想到在山崖底下的shān dòng 之中,竟然有一片……森林?!接着,jiù shì yī zhèn 瘴气的气浪,对着他们的脸部袭来!

    而且这森林,看起来年代已经十分久远。所以才会生出了那么多瘴气,而布置机关的人,用的手段也十分巧妙,知道利用这森林里的瘴气,在墙壁上开一个洞。还没进门,就给人家设置一道关卡!

    最让人心里害怕的,已经不再是这道关卡的杀伤力,而是……等人进入了洞口之后,吸着这不多不少的气体,但凡有些武功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出什么大碍,是以放松了警惕,不再认真的防范瘴气这件事儿!

    然后,打开了墙壁的机关之后,犹如当头棒喝!这样强大的瘴气,yī zhèn yī zhèn 而那,jiù shì 武功再高强的人,也难以支撑!

    好在,楚长歌的手上还拿着那个bǎo bèi !好在,楚长歌跟着自己来了,不然那会儿她在门口想着,屏息走过hēi dào ,憋住气了就过关了!现下怕是小命都没了!

    她当机立断,一把将楚长歌手中的香炉拿了过来,往树林里面一扔,香炉滚了数圈,开始在此吸食瘴气。毕竟这香炉大小有限,吸掉这么多的瘴气,还需要不短的时间。而拿着香炉走过去,只能保证一个人的安全,所以只能用zhè gè 法子!

    于是,他们两个就极为耐心的等着。

    而也就在他们等待的当口,军营之中的太子爷,不知为何,眉心忽然跳了跳。

    更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一种史无前例的慌乱感。

    这种焦躁之感,就连他脚边的小星星童鞋,也感觉到了。星爷抬眼看他:“嗷呜!”主人,你肿么了?是不是忽然想起来你今天忘记给星爷发零食?星爷也正zhǔn bèi 提醒你呢!

    君惊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原本是想压下心中的慌乱,可这样一压,反而更加心慌。

    “东篱!”轻轻叫了声。

    东篱很快出现,单膝跪地。从上次被太子妃赶走,他就一直都待在爷的身边了:“爷,有何吩咐?”

    “太子妃呢?”挑眉询问。

    太子妃……他又不在府中,怎么会知道太子妃?

    就在这会儿,门口有人禀报:“爷,夜鹰求见!”

    “进来!”夜鹰是负责防守太子府,以免君煜狗急跳墙,没能攻下皇宫,就去攻打太子府。所以整个太子府也有重兵把守,但这时候夜鹰却来了。

    夜鹰进来之后,单膝跪地,开口:“爷,太子妃去望天崖找灵芝草了!”

    “什么?”君惊澜一惊,竟然第一次失态到站了起来,几个大步上前,登时也明白了自己心中的慌乱是缘何而来,冷声开口,“走了多久了?”

    “快有一个多时辰了!”夜鹰坦诚相告。

    这下,别说是东篱了,就连小星星童鞋都不忍心的伸出了两只前爪捂着自己的眼睛,不忍再看夜鹰!zhè gè 蠢货,走了一个都时辰才来通报,也不怕主人剥了他的皮!

    果然,他这样一说,马上便听到君惊澜冰凉的声线从头顶响起:“一个多时辰了,你缘何现下才来?”

    “是瑾宸公子说看见楚长歌也跟上去了,他们两个加起来,应当是没什么问题,所以属下才没有来。但是属下想了半天,还是有点害怕,所以就来禀报您了!”夜鹰很诚实。

    他话音一落,便听到一声低咒。

    “该死!”

    夜鹰抬头,下一瞬,君惊澜已经不见踪影。

    她和楚长歌一起取药,应当是真如瑾宸所言,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天险好应对,就怕人为……

    他这一走,东篱登时慌了神,爷走了,这作战的事情怎么办啊?

    慌慌张张的往地图上一看,看见所有的步骤,爷已经在方才看地图的时候写出来了,终于放心……

    ——俺是求月票,情况略艰险的分割线——

    等了约莫小半个时辰,雾气终于散了。澹台凰和楚长歌对视了一眼,接着往里头走。但现下,有了瘴气这一出,即便是风流纨绔,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楚皇子殿下,也不由得严肃了起来。

    zhè gè shān dòng ,实在是太诡异。崖底之下,山石之中,竟然能出现一片腐朽的森林,这根本就跟见鬼了没两样!

    两人亦步亦趋的接着往里面走,很快的,又看见了一个玄关口。这一次,他们对视了一眼,都不敢贸然前行。

    还是澹台凰看了一会儿,发现了机关。

    楚长歌几个大步上前,挡在她前面。笑意融融的开口:“还让本殿下发扬一下绅士风度,公主在本殿下身后躲好,若是有什么事情,掉头就跑知道吗?”

    他这话一出,澹台凰却不认同的皱眉:“楚长歌,你还是先让开,这件事情本来就不关你的事!”

    “谁说不关,只要是美人的事,都和本殿下相关!”他话音一落,又赶紧开口,“好了,别浪费时间了,两个时辰过了,灵芝草就没了!”

    看他如此坚决,澹台凰终于也不再矫情。同样的,低头捡起几块石头,往可能的几个地方一扔!一刹之间,门又开了。可……

    几百只利箭,也同时从里面射了出来!澹台凰飞快伸手,一手飞出袖箭,凌向高空,一手将楚长歌抓着,一起避过箭雨!

    但,在一飞身之下,“砰!”的一声,楚长歌手中的夜明珠掉落在地,摔碎了!

    皇子殿下见此,发出了一句深深的叹息!好贵呢,买了好久才买到这么大的……

    箭雨落下,他们两个方才落地!看着前方一片漆黑的甬道,一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楚长歌又在包袱里面翻找,这里找出的是一个火褶子……值钱的摔破了,这次用个不值钱吧!

    正要打开,恍然之间,澹台凰忽然闻到一丝异味!当即高声开口:“别打开!”

    可,到底还是慢了一步,就在她说话的同时,楚长歌已经将火褶子打开了!

    “轰!”的一声巨响!

    澹台凰一把扯过楚长歌身上的包袱,对着甬道的中间一甩!又一把拉着楚长歌往后方扑倒……

    “砰!”

    楚长歌回过头,看了那甬道一眼,惊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是火药!”澹台凰深呼吸了一口气,冷着一张脸开口。她进去之后,就闻到了很刺鼻的硫磺味,心知这地方不能点火!幸好楚长歌的包袱里头,bǎo bèi 很多,有一定防御作用,这样抛出去之后,将火成功阻断,一击jié shù 之后停下,这才没有引起连锁爆炸!

    要不然,这条甬道炸毁了,他们还能不能活着huí qù 都不知道!

    楚皇子殿下虽然没什么能耐,但好歹也还长了脑子,所以很快就认识到了自己无意之中闯了祸,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摸了摸鼻子!

    又往甬道里面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开口询问:“那现在怎么办?”

    夜明珠没了,火褶子也不能使用,里面一片漆黑,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啊!

    澹台凰站在原地,深呼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开口:“除了摸着黑过去,不会有别的bàn fǎ 了!”

    楚长歌点了点头,没吱声儿,跟着一起。

    没走几步,澹台凰的脚步顿住了,一片漆黑之中,她隐隐约约可以明白前方的路并不平坦,虽然还是一条道,但是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方位对不对了,因为她zhè gè 人很没有方向感。要是一个不小心或者就撞上了墙壁,而这墙壁上要是还有什么刀尖之类的,自己的小命就jiāo dài 在这里了!

    要是有跟棍子就好了,起码可以探路!可是他们刚刚带进来的东西全炸了。就在这会儿,一只有力的手,忽然拉住了她的。

    旋而,楚长歌风流纨绔而自带三分笑意的声线响起:“公主别怕,本殿下带着你走!”

    这种时候,有这样一只手伸出来,自然是极为心安的。即便对方是那个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此番不过献殷勤的楚长歌,澹台凰也难免心中有一丝触动。

    楚长歌倒也真是个不怕死的,路途之中,他在前,澹台凰在后,在黑灯瞎火的甬道里面四处撞上墙壁。当然,撞上去的都是楚长歌一个人……

    所以,原本还有点不好意思,不愿意承人情,dǎ suàn 自己摸索出口的澹台凰,这下也不摸索了。就让楚长歌一个人在那儿撞墙好了,撞墙这种事情,还是人越少越好。

    好不容易从里面撞了出来,楚长歌除了一张脸能看,身上大抵已经青青紫紫了!原因很简单,楚皇子殿下也没什么方向感……

    澹台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客气笑道:“谢了!”没有半点感动到要以身相许的架势。

    她这样的biǎo xiàn ,自然也在楚长歌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也没什么特别的biǎo xiàn 。只是轻声笑了笑,开始四面打量……

    而在他打量的同时,澹台凰也在打量,看着看着,嘴巴忽然张大了!他们的面前,是火红火红的石头,铺成的地面,这地面很空旷,站在地上,甚至觉得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

    面前,是一出空旷之地,两人对视了一眼,往前面走了几步,低头一看,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下面是岩浆!很深,非常深,从这里往下面看岩浆,就和在崖顶往崖底看的感觉是一样。万丈深渊,不过如此!

    而岩浆沟壑的对面,是一面陡壁,陡壁高崖之上,长着一棵灵芝相若的东西。这两边之间的宽度,足足有两百多米。中途如果不借力,根本无法成功的飞跃过去。

    好在,这中间,正好有一个岩石形状的高峰,可供踩踏!

    澹台凰笑看了楚长歌一眼,登时表情就变得志得满怀!“等我过去将灵芝草取来!”

    中间那岩石一看,就知道非常牢固,只是托个人的力道,绝对没有问题!

    楚长歌点头:“本殿下不会轻功,你自己小心!”

    “嗯!”澹台凰话音一落,很快的飞身而起,借力到了中间的岩石上打了一个点,手中袖箭飞出,飞身上了陡壁,几个大步爬了上去。就着那灵芝草摘下!

    还没来得及gāo xìng——

    “轰!”的一声,自他们头顶响起,旋即,整座山都开始晃动了起来。澹台凰插在岩壁上的袖箭,也被一块石头砸坏!

    楚长歌面色一白,大声开口:“快点过来,有人在炸山!”

    炸山!不是天意,而是人为,显然jiù shì 冲着他们来了!

    澹台凰也很快就fǎn yīng 了过来,拿着灵芝草,赶紧往回飞。可,也就在这会儿,大块大块的石头,从山崖上砸了下来,正当澹台凰的脚,要踩到中间岩石借力的时候,一块石头,狠狠的砸下来,将中间那块岩石砸的粉碎!

    眼见用来借力的东西就这样没了,澹台凰的面色白了一半,条件反射之下,只能踩着从山顶掉落到自己面前的石头上,一个借力,持续往崖边飞去。

    然而,终究是离边上远了一些!也就远了那么一些……

    袖箭已经坏了,不堪再用!

    就在她离楚长歌还有半米之遥,身体开始直线下落!

    楚长歌惊恐的瞪大眼,飞快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可同时,一块石头从山顶掉下来,狠狠的砸上了他的背……

    “噗——”半口鲜血吐出,险些喷洒到澹台凰的脸上!

    也jiù shì 这一击,夺走了楚长歌一半以上的力量,再也无力将澹台凰拉起来!却也趴在崖边,死死的拉着她的胳膊不放手:“澹台凰,你抓紧了!抓紧!”

    手腕被他往死里攥着,澹台凰咬着牙抬头,看着他唇际含着血迹,苍白到没有颜色的容颜,一时间心中震动!她没想过,这样一个风流纨绔,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人,有朝一日,会拼了命一样的拉着她!

    青鸟见此,也惊慌失措,飞快的飞出去报信!

    而就在这会儿,楚长歌又堪堪伸出另外一只手,对着她伸过去:“另外一只手伸过来,抓住,赶紧!”

    他这样说着,自己的身子却在往边上滑!

    澹台凰眼见他也快掉下来了,心里有些发急,赶紧开口:“楚长歌,你放手!你要是再拉着我,你自己也会掉下来的!”

    可,这一次,他似乎格外坚决!咬牙怒吼一声:“澹台凰,少那么多fèi huà ,你给老子伸手!老子这辈子就没有这么认真的做过一件事情,快点,伸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玩命一样的拉着她,也许,只是忘不掉那一日她挡在自己身前,生受了那一箭的情景,尽管知道她并不是真心。

    看着他异常坚决的脸,澹台凰bsp;mò 了数秒,又堪堪的伸出一只手……

    可,就在这会儿,又是一块石头,砸上了他的胳膊,他手一麻,差一点就没抓稳!整个人已经到了极限状态,已经没有lì qì 再去拉她了。而他整个人,也滑出来了将近一半的距离。

    终而,他动了动唇,苍白着脸,笑着开口:“澹台凰,看来本殿下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看来,他们是要一起落下去了。

    “楚长歌,你听我说,你现在放手,自己想bàn fǎ 爬huí qù !我一个人死,比两个人死划算得多!”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手往外抽!楚长歌并不欠她什么,还帮了她很多次,这种时候她不能牵累他。而zhè gè 跑来炸山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可,是冲着自己来的几率比较大!

    楚长歌却笑,死死攥着她的手,喃喃开口:“澹台凰,你知道吗?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恨自己纨绔不化,恨自己无能,恨自己帮不了你……”

    她微怔,刹那无言。

    他咬了咬牙,又接着笑道:“倘若在这里的,是君惊澜,是玉璃,是你王兄,都不会让你落到这步田地,可偏偏是最没用的我!”

    说话之间,他终于支持不住,整个人跟着澹台凰一起滑了出去……

    半空中,她清晰的听见他带笑的声音。

    “这一次,我们要是还能活。楚长歌就不会再缠着你了,因为我护不了你……”

    他有心保护她,可是他无能。除了退出,让强大的人守在她身边,他别无选择……

    澹台凰看了一眼脚下的岩浆,无声叹息:“都要死了,还说这些干什么!”

    但是,在死之前,要是还能见他一面就好了……

    仰头看着上方,这一生,从来没有一次,这么迫切的想要见一个人。

    而,就在她看着山顶的当口,一道紫银色的天光忽闪而下!那是……他?

    真的是他,还是她太想见他,所以产生了幻觉?

    就在她微愣之间,他已经飞身而至,冷喝一声:“还发什么愣,伸手!”

    “哦……”傻呆呆的伸手!

    他借力一甩,楚长歌和她一起被甩上岩壁,而他自己,却直直的对着岩浆落了下去!

    澹台凰见状,心下惊恐,瞪大了眼看着下方……

    “砰!”的一声,她和楚长歌一起被砸到岩壁旁边,而君惊澜却没有上来!她飞快的爬到岩壁边去看,而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流从下方传来,他自底下飞身而上!内力驾驭之下,让人恍惚之间看见一条白色的龙,将他托起……

    而又是一道银光闪过,小星星童鞋在半空将澹台凰不甚滑出手的灵芝草,叼了过来!并且鄙视的看了一眼已经晕倒的楚长歌,又对着澹台凰竖中爪:“嗷呜!”蠢女人,找帮手都不会找,星爷都比楚长歌强!

    楚长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晕倒之中,也惨遭动物鄙视,还安心的晕着。

    君惊澜上了崖边,澹台凰终于放心,想着方才楚长歌被石头砸了几下,现下又晕了,赶紧过去看楚长歌死了没有。

    而她这一跑,君惊澜就被丢在她身后。

    他静静站在她身后,白皙的手臂上,是刚刚下落之时被岩浆烫出的一片焦黑,狭长魅眸看了看澹台凰焦急看向楚长歌的身影,眼神闪了闪,将手臂很好的藏于袖中。

    几个大步上前,暂且忽视了自己的洁癖,将楚长歌扛起,冷声道:“他没事,快走!”

    话音一落,率先lí qù 。此刻山石还在崩塌,大块的石头从上面往下落,澹台凰跟在他身边走。不断看着他的侧颜,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在生气,但又是为什么?

    也jiù shì 因为她太心不在焉,以至于一块巨石,对着她的方位砸来,她也没注意!

    “小心!”

    “砰——”一声闷哼。

    顷刻之后,澹台凰从石头砸出的烟尘里面起身,站起来拍着自己身上的灰尘,而君惊澜就坐在她身侧,没动。这会儿,他反而不生气了,倒是好心情的笑了笑:“你这女人,走路都不注意的吗?”

    澹台凰瘪嘴!“这不是有你在身边吗,不注意也不会有事儿……”也确实,如果他不在,她绝对不会这样大意!

    “是啊,有爷在身边,不注意也不会有事。只是,这是最后一次了!”他懒懒笑了笑,很好看。

    澹台凰却不明所以,奇怪的看着他。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澹台凰也顺着看了过去,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下才注意到,刚刚把她推过去的瞬间,他的腿被砸伤了。血染银衫,这时候即便他武功再高强,现下想再站起来安然的走出去,也根本不可能。

    但,眼见这里就要塌了,这可怎么办?

    见她眉头皱起,他狭长魅眸看向她,笑了笑,闲闲开口:“带楚长歌出去,爷出不去了!”

    “为什么不是带你出去?”澹台凰冷冷看着他,她的本事,是没bàn fǎ 把他们两个人一起带出去,可是他为何这样说。

    他闻言,只是倦倦笑了笑,狭长魅眸轻轻闭上,没出声。

    登上岩壁之时,她都没问他有没有事,却去看楚长歌。这样的选择,还不够明显么?既然她喜欢的是楚长歌,他有什么理由不成全?又有什么理由让她带自己走?

    这会儿,岩石下落的速度更甚。澹台凰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不说话,却并不知道他是在发什么疯,可也真的听话的把楚长歌架了起来。看着他开口:“等我回来!”

    说罢,扶着楚长歌转身。楚长歌只是义务来帮她的朋友,所以她该先把楚长歌弄出去,可,她也绝对不会丢下他一个人,他们是该生死与共的,楚长歌作为外人,不该被牵扯进来!

    她这样一说,他忽然睁开眼,看着她的背影,懒懒笑道:“若是回来之后,你也出不去了呢?”

    “那就跟你死在一起!”她说完,带着楚长歌飞身往外!她只能快些,再快一些,他们才有机会都出去。

    而她没走多远,他看了一眼已经快坍塌到自己脚边的石头,眼见整个shān dòng 就要毁了。看着她的背影,轻声笑道:“出去之后,不要回来了。”

    回来,不过一起死。而有她这句话,已经够了!

    澹台凰脚步一滞,头也不回的道:“想背着我一个人死,做你的春秋大梦!”

    他失笑,不语。

    看着她的背影走远,他复又看向小星星,轻声开口:“你也出去吧!”

    “嗷呜!”小星星默默的走到他的身边,轻轻趴下,睁大的眼睛看着他。像是小时候,它刚刚被送到他手中时,那有点自恋,有点得瑟,又有点谄媚的小mó yàng 。

    虽然主人最近对星爷不好,但是星爷是不会抛弃主人的。

    “真不走?”太子爷笑看向它。

    星爷愤怒的跳起来,一只爪子指着他:“嗷呜!”混蛋,星爷像是贪生怕死、抛弃主人的狼吗?

    它这暴躁的mó yàng 一出,君惊澜倒是笑了,缓声笑道:“有你陪着,也好!”

    “嗷呜……”主人,你觉得澹台凰会回来吗?星爷觉得她不会回来!

    见小星星童鞋瞪大了眼看着他,表示询问。

    他bsp;mò 了一会儿,像是渡过了一个春秋,周围的石头一块一块的滚到他的脚边,几乎就要被包围。

    良久良久之后,他终而闭上眼,靠在身后的岩壁上。

    唇边噙着薄薄笑意,倦倦开口:“她回来也好,不回来也罢。愿意骗骗爷,爷也是开心的。而且,爷希望她不回来……”

    “那还真是让您失望了!”澹台凰带着怒气的声音响起,她腿都快跑断了奔回来,忘记了自己方向感不强,在黑漆漆的甬道撞了几次墙!还在路上被石头砸了几下,现下肩膀疼的厉害,最终都咬牙冲进来了,结果一进来就听见他这没出息的话!

    他徒然睁开眼,看着她回来,竟然也不知是喜是忧。倒是小星星终于高看了澹台凰几分,嗯,澹台凰,你还没有太怂……

    澹台凰黑着脸,大步上前,将他架起来,往外头走。

    而这会儿,他们几乎是往前面走一步,身后的石头就坍塌一块。澹台凰的脚步踩得飞快,一直冷凝着表情,一言不发,因为有点恼火。

    走到了那还有火药没引爆的关口,澹台凰徒然加快了步伐,这里太危险,只要坍塌到这里,很有可能爆炸!

    他被她扶着往前走,一直没吱声儿。将要步出关口,而山石动荡之下,竟然将岩浆涌了出来,而岩浆进了甬道,对着他们的方位俯冲而来!

    他眼角的余光看见,徒然转身,往澹台凰背上一趴!

    冲天的热浪撞上他的背部,只是一瞬间,因为疼痛,他的唇就被咬得血迹斑驳!可因为被他挡得太严实,澹台凰完全没感觉到,所以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你忽然趴到我背上做什么?”

    “嗯……你知道的,爷伤了腿,走不动,难得找到理由让你背背看!”他紧紧咬着唇,强撑着笑意回话。

    好在那岩浆带起的只是热浪,而不是液体,热浪一次冲上之后,就会huí qù 。可过一会儿,就再冲来一次。一次比一次猛烈……

    澹台凰翻了个白眼,恨不能将这货扔下去!

    却还是老老实实的背着他走,这丫还挺重!快步走着,听着身后的坍塌声,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活着出去,于是觉得有些话现下不说,说不准要憋到阎王殿去,是而开口:“君惊澜,跟你说个事儿!”

    “嗯?”他懒懒应了一声,背部火辣辣的灼烧,声线却没有任何变化,若是叫她听出异常,就不会再让他挡在她身后。

    澹台凰耳朵一热,鼓起勇气来了一句:“我好像爱上你了!”不然,她是不会明知道八成会死,也毫不犹豫的跑回来的,更不会和楚长歌一起对着岩浆落下,临死之时,就只想见他一面。

    “骗人!”他轻笑,却在她耳畔犯贱道,“不是好像,其实你内心深处,早就深深的,不可自拔的爱上爷了!”

    “不要脸!”澹台凰开口唾弃,心下也自责,要不是自己在逃命的时候,还关心他是不是生气了,就不会没注意到那块石头,也不会搞成这样!

    她话音一落,他们身后又是yī zhèn 热浪涌起,像是烈焰一般冲过,再次狠狠的袭上了他的背部!比上一次更为猛烈,刹那之间,他几乎已经找不到自己的知觉!

    却听得澹台凰开口:“君惊澜,出去之后,我们啥都别想了,就赶紧zhǔn bèi zhǔn bèi 成亲的事儿!”这一次,是真的què dìng 他,也认定他了!

    “好!”他咬牙,轻轻应了声,缓缓笑了,夺目逼人的笑意。

    “但是你以后不能再欺负我!”澹台凰开始谈条件!

    他又是笑:“好!”

    “在床上也是我在上,你在下!”澹台凰皱眉开口,认真强调。

    他轻轻“嗯”了声:“好!”

    可,话音一落,又是yī zhèn 热浪冲来。他完全没感觉到疼痛,眼前也已经模糊,而他们也终于快到了洞口。他轻轻笑道:“爷都答应你了,你是不是也答应爷一件事?”

    “唔,什么事儿?”澹台凰纳闷。

    他声音很轻,已然是强撑着最后一丝lì qì :“爷若死了,你就嫁给楚玉璃……”

    ------题外话------

    矮油,一不小心又下狠手了,来,快点给太子爷投几张月票治伤!不给?(⊙o⊙)…难道你们不希望他的伤快点好吗?

    zhè gè 高潮,不是肉,也不是旁的,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部分。感情què dìng 了,下面一切都顺畅了,所以说这一章重要,对于男女主的感情发展来说,这章绝对是文里最大的一个高潮。还有,妹纸们不要一天到晚想吃肉,吃肉的时候哥真心会敲锣打鼓的告知你们的,肿么能一天到晚想着对咱太子爷耍流氓呢?

    最后,为了表达今天对虐了一下的歉意,咱们明天就来点欢脱的婆媳相认怎么样?还有思念君惊澜老爹的妹纸们,哥也破例让你们明儿个再见临渊一面咋样?至于肿么见,哥来安排,不会诈尸不会瞎扯也不会透剧,安心等着看就好了。那,是不是给点月票表示期待捏?(⊙o⊙)…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