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嘴角一抽,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一借钱就翻脸,这女人对钱的重视已经足够超神了,对老乡也不留情!于是她忽然想起一件要事,很简要的开口道:“对了,上次在街上,你是真的要诓骗我的钱来着?”

    “怎么可能,是你在小巷里,把我的银子撞到地上,最终被狗叼走了,所以这件事情就被我算到你的头上了!唉,仔细想想这都是我的错,我实在是太武断了,这样的大事,怎么能随便迁怒呢?”南宫锦深深摇头,并对自己的行为做出了深刻的检讨!

    澹台凰在她的简明解释之下,也终于明白事情的真相,原来自己面前的zhè gè 人不是骗子,看来自己先前都是误会她了!

    而这时候,南宫锦也终于fǎn yīng 过来一样,赶紧问:“对了,上次你们偷我玉佩,是不是事先就谋划好的?”

    “肯定不是啊!是你堵在那里非要我赔钱,我手下的人看不过去,就悄悄的把你的玉佩扯了,这件事儿我也是回来之后才发现的!这是我的错,之前就应该对你解释清楚!”澹台凰也开始检讨自身。

    原来是这样!两个穿越人,很多问题这样一解释,完全就彼此相信了,根本都不需要怀疑的!这让君惊澜和百里惊鸿两个人看的一愣一愣,如此简单就说清楚了,是他们之前小题大做了吗?

    误会解开,南宫锦上前一步,对着澹台凰深情款款,又十分懊悔,捶胸顿足的道:“尔康,这都是我的错!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听你解释,才会弄成这样,你还愿意原谅我吗?”

    澹台凰也红着眼眶,上前一步,深情的握着南宫锦的手,认真点头:“紫薇,我怎么舍得zé guài 你呢!你早就应该听我解释的,我们之间总是有那么多的误会,jiù shì 因为彼此都不愿意给对方机会解释清楚!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能如此了!”

    南宫锦表示深以为然,十分动情的开口:“尔康,你说的很是!”

    然后,两人执手,同时偏过头,仰望门外的万里晴空,一起深情的含泪合唱:“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你是风儿,我是沙……”

    这下,太子爷和百里惊鸿先是嘴角一抽,然后脸色开始有点阴沉,她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样子怎么越看越像是前世的恋人?可是,她们都是女人啊!

    这一曲作罢,两人再次深深握手。

    深情对望着呼唤:“含香!”

    “麦尔丹!”

    太子爷和百里惊鸿默然,怎么忽然又换了称呼!

    然后,南宫锦动情的开口道:“我们从此以后,应该彼此相信,再也不让第三者插足我们中间!”

    “是的,晴格格和乾隆皇帝什么的,都最惹人讨厌了!”澹台凰赶紧发表,虽然晴儿也不愿意纠缠尔康,而且还是各种被老佛爷擅作主张身不由己,但是在感情中,还是这样善良的女配都不要出现的好!破坏香妃和麦尔丹的那个乾隆皇帝也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吧!

    南宫锦也会意点头,忽然脑中电光一闪,想起一件事:“对了,上次那个做出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厕所在哪边的人,是不是你?”

    这一问,百里惊鸿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是啊!难道君惊澜当时请到的外援是你?是你接出来的下一句?”澹台凰忽然又想起上次如烟说的那句“money”,登时都觉得自己真的太过大意了,险些就错过了和老乡相认的机会。

    南宫锦点头:“是啊,可是为什么你没有接下去我的诗?”不对,刚刚床前明月光的诗,澹台凰刚刚已经接下去了,之前却为什么接不下去,难道是有人从中搞鬼?南宫锦这样想着,条件反射就看了君惊澜一眼。

    君惊澜轻轻摇头,表示不是自己干的,并且几乎是以光速把自己的眼神放到了干爹的身上,充分的发挥了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

    然后,南宫锦杀人般的目光又扫向百里惊鸿,百里惊鸿的眼神左右漂移了几下,脚下已经抹好油,zhǔn bèi 随时逃跑。

    “你的什么诗?”澹台凰表示不明所以,她怎么不知道有什么诗?

    这下,就等于是què dìng 了有人从中搞鬼了!气氛登时就冷凝了下来,南宫锦凶残的偏过头,看向门口的百里惊鸿童鞋,皮笑肉不笑的道:“亲爱的小鸿鸿,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或者惊澜你来解释?”

    两个男人的表情都有了一瞬间的悲苦,终而是百里惊鸿开口道:“是我……是我做的!”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他暂且还不能说!

    “嗯!勇于承认错误,这是一种很好的biǎo xiàn ,我将代表党组织对你进行宽大处理!”南宫锦先是认真点头,旋而公布了自己dǎ suàn 如何判决。

    这话一出,百里惊鸿的心中生出半丝雀跃,宽大处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呢。

    接着,南宫锦又斜睨着他,接着开口道:“这次我就不打你,也不骂你了,你就抱着自己的铺盖卷儿滚出去睡几天吧,这几日我要和老乡一起休息!”

    “……”他宁愿挨打挨骂,也不需要这样的宽大处理。

    而小星星童鞋一进来,就听见这么一句话,当即幸灾乐祸欢腾鼓舞的唱歌:“嗷呜呜……”没有你的日子,你真的好孤单……

    百里惊鸿广袖一甩,星爷成功的飞出了几丈远!

    “嗷呜!”没有你的夜晚,我真的好寂寞……呜呜呜,星爷唱歌多好听啊,为什么要踹飞伟大的星爷!

    也就在这会儿,百里如烟也欢腾的跳了进来,还眼睁睁的看着小星星从她身边擦过去了,不过她没帮忙。进门之后,看着南宫锦和澹台凰之间已经变得十分友善的氛围,又看了一眼自家老爹看似淡漠实则苦逼的面色,心中咯噔一下,问:“难道你们彼此之间的身份已经说穿?”

    这一问,百里惊鸿恨不能将她扔出去!

    而南宫锦则很快的听出了这话里面的玄机,偏头看向百里如烟,冷着脸开口道:“你也早就知道我们两个可能认识?”

    这下,不仅仅是南宫锦,就连澹台凰也面色不太友善的看着她,上次自己让这丫头带自己去见南宫锦,这丫头愣是死活没同意,原来是早就知道?

    百里如烟看了一眼她们两个恐怖的面色,很快的伸出一只手指着百里惊鸿,十分正义的大声道:“这不关我的事,这完全不关我的事,都是爹爹不让说的!上次娘亲让把那首床前明月光的诗,交给嫂嫂看能不能对出来,爹爹就偷偷的加了一封信件,嘱咐惊澜哥哥什么也别问,我心里害怕,所以也不敢多话!”

    这两个女人一个都不是善茬,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果断的出卖老爹!反正老爹也jiù shì 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然后,她们两个又很快的想起前几日她们两个化解干戈的当日,百里如烟好像是想说什么,最终被百里惊鸿喝止了。

    于是,得出结论,看来zhè gè 人是处心积虑的不想让她们相认!原来百里惊鸿jiù shì 那个晴格格和乾隆皇帝!

    南宫锦的脸色已经难看到可以用来研墨,澹台凰的面色也难看的很。转过头拉着南宫锦的手道,十分深情款款的道:“紫薇,我们好不容易才重逢,一定要在一起多住几日才是!”

    说着,就瞟向百里惊鸿。

    果然,她这话一出,百里惊鸿的脸色就阴沉了几分。

    南宫锦也冷冷哼了一声,开口道:“尔康,你说的很有道理,从今以后晚上睡觉,我都不想再跟你分开!”

    这下,百里惊鸿身边的空气已经寒冷到可以用来养企鹅了。

    君惊澜薄唇微抽,忽然也有点想上去破坏她们。

    两人相认完毕,也将百里惊鸿处置完毕之后,终于想起正事。南宫锦上前几步,二话不说,就将君惊澜的手提起来诊断。旋即,秀眉微微拧了一会儿,旋即放手,似笑非笑道:“看来瑾宸这小子待你还不错,把他那心肝bǎo bèi 儿一样的药都拿出来给你使了!”

    君惊澜闻言,微微笑了笑,没说旁的话。

    倒是澹台凰有点紧张的上前问了一句:“他现下已经没有大碍了吧?”

    “我儿子出马,能有什么大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听说过吗?也怪惊澜这臭小子从小顽皮,静不下心学医,最终就只能教给瑾宸了!”每每说起这件事,南宫锦的心中jiù shì yī zhèn 叹息!

    当年她是已经决定将君临渊给她的不死神兵,和医术都传给惊澜,但是这小子只要了不死神兵,这医术竟真真是打死都没学。

    君惊澜闻言,懒洋洋的笑了声,苍白着容色开口道:“医术无趣,没什么意思,神医门只能传一个人,瑾宸远远比我有天赋!”

    澹台凰倒是没太在意是谁学了,总之出了点什么事儿,有人帮忙就结了。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已经完全退烧,是真的没什么大碍了,她才完全放心。

    倒是忽然想起一件事,偏头看向南宫锦道:“对了,你比我早来二十年,那为何我们都是二零一三年穿越的?”就相差了几个月而已。

    南宫锦愣了一会儿,开口bsp;bsp;道:“或者时空并不是平行的,它是有时差的,比如我们那个世界一个月,这里jiù shì 两三年!”

    这样一说,澹台凰这才点头,开口笑道:“幸好是这样,不然按照二十年推算,你要是一九九三年穿越的,咱俩都找不到什么共同语言!”

    但是她们的共同语言太多了,让围观的那两人也很是不放心啊!

    就在这会儿,门口进来一个人,正是东篱,他单膝跪地开口:“爷,君煜已经被我们抓获,叛军也尽数投降!”

    君惊澜闻言,剑眉微挑,忽然开口问:“地图上的法子,你们用了几策,才成功的?”

    “就用了一策!”东篱开口回话,心中却很是纳闷,就君煜这智商,也犯不着殿下亲自写下三条计策啊,这不,第一条用出来,目的就达到了。太浪费了!

    南宫锦和百里惊鸿避世多年,对这些事情也是完全不感兴趣,故而听到他们这样一说,南宫锦当即笑着起身:“好了,风尘仆仆的赶来,我也要去休息一下!老乡,晚上我们两个再一起快乐的玩耍。”

    说着,又对着澹台凰嘱咐道:“不过虽然咱俩是老乡,你就等于是我远方来的亲人,但是你还是得把我儿子照顾好知道吗?”

    “知道的!”澹台凰点头轻笑,南宫锦即便不说,她也会。

    语落,南宫锦叉腰,凶神恶煞的抓着百里惊鸿出去算账了……听说当天晚上,太子府厨房的不少鸡鸭都被拔了毛,做成了好多个鸡毛掸子和鸭毛掸子。鉴于某人的错误实在是太过严重且变本加厉,所以党组织宽大处理的决策取消了,把丫往死里jiāo xùn 了一顿!

    百里如烟今日为了自己的安危告发了老爹,也登时是整个人都不好了,抽搭了一下鼻子,退出去了,估计老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他们一家子出去了,这里头也就只剩下君惊澜,澹台凰和东篱这三人。

    而澹台凰却是很奇怪的发现,君惊澜这货在听说了只用了一策就制服了君煜这一点之后,似乎并不十分gāo xìng,还隐隐有些不悦。

    她见状,十分纳闷的开口询问:“怎么了,对手愚蠢一点,直接收拾掉,这样不好吗?”

    “你忘了,君煜身后是谁?”他微微偏过头,狭长魅眸看向她,等着她fǎn yīng 过来。

    澹台凰微微愣了一下,很快的想起来是楚玉璃!是了,如果是楚玉璃的话,怎么可能一策就解决了,难道是楚玉璃最近脑子发烧,所以判断失误?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样以为,于是她开口bsp;bsp;道:“你的意思,是楚玉璃事后没有再插手这件事?或者说,他假意做出要bāng zhù 君煜的样子,将对方引了出来,然后作壁上观……”

    楚玉璃绝对清楚,以君煜的智商,要是贸然单枪匹马带人的和君惊澜对上,必死无疑!可他却这样做,目的为何?

    太子爷冷冷嗤了一声,闲闲道:“他是想卖给我们一个人情!”

    或者,从一开始,楚玉璃是dǎ suàn bāng zhù 君煜的,君煜虽然没什么本事,手下也没太大的实力,但是有的楚玉璃相助,即便不能成功夺权,最少也能将皇城搅合出一个天翻地覆的情景来,同样的,也会给君惊澜带来不小的损失。

    但……

    “若是爷没料错,应当是在他决定bāng zhù 君煜动手之前,正好发现,蒹葭叶不见了!”太子爷微微勾唇,缓声笑了笑,很诡谲的笑。

    很快的,澹台凰就明白了过来,楚长风现下恐怕已经被君惊澜控制了!而楚玉璃的手上若是还有蒹葭叶作为威胁,大不了到时候两方互相谈谈条件,最终各退一步,但是现下显然楚玉璃手上的筹码没有了,这时候似乎也就只能自己先在君煜的事情上退一步,这算是帮了君惊澜一把,引出了政敌,并让对方覆灭之!

    这样算下来,君惊澜反而欠了楚玉璃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而楚玉璃也将可以为楚长风来讨zhè gè 人情!

    澹台凰想透了之后,又忽然纳闷的问:“对了,你怎么知道蒹葭叶不见了?韦凤她们告诉你的?”

    太子爷一听这一问,当即笑得志得满怀:“从你整治慕容馥那天晚上,去见楚长歌开始,爷就知道楚长歌不会辜负爷的期望!”

    “……难道你这是在让我用美人计?”澹台凰斜眼看他。

    她这样一说,他当即抬起头,颇为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楚长歌何等美人没见过,就你?不过是他和楚玉璃不合在先,才会多管闲事罢了!”

    这话是没错,楚长歌出于对澹台凰的一点兴趣,huí qù 打听了整件事情,最后为了给楚玉璃添堵,所以把东西给偷出来了。澹台凰个人的魅力,还无法策动这件事情的发生。

    澹台凰又被打击,登时黑色就黑了一半,咬牙切齿的看着zhè gè 混蛋!真真是一天不嘴贱就会死,稍稍的承认一下她的魅力能让他少一块肉吗?

    贱人!恶狠狠的看了他半天,终于还是决定看在他受伤的份上,放过他。却是皱眉开口问:“楚玉璃和楚长歌不合,你知道原因吗?”

    这话一出,太子爷稍稍挑眉,意味深长道:“原因?恐怕连楚玉璃自己都不知道原因!”

    这下,澹台凰也不再问了,却也就在这会儿,门口有人进来禀报:“爷,楚国太子的拜帖!”

    “不必看了,直接去请吧!”君惊澜不甚在意的笑了笑,似乎是早有预料。

    澹台凰却不认同的皱眉:“我觉得你应该好好休息,先把自己的伤养好,再想别的,改天再见他也是一样!”

    太子爷闻言,懒懒笑了声,轻声道:“楚玉璃来,也不过说几句话罢了,这几日爷伤着,你我倒能图个清闲,赏花品茶,然后……看戏就好!”

    看戏?

    想象一下人家闹得天翻地覆,他们两个悠闲的坐在旁边看戏,这样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于是,澹台凰也轻轻笑了声:“好!”

    没过一会儿,一袭月白色锦袍的楚玉璃,便进来了,点头浅浅笑了笑:“北冥太子伤势如何?”

    “多谢楚太子挂心,已然没有大碍,请坐!”君惊澜噙着半丝慵懒的笑意回话。

    楚玉璃倒也没有推辞,到一旁落座,浅淡朗眸却在澹台凰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忽然轻声道:“本宫不日便要启程回楚国了!”

    “哦?玉璃兄这是放弃了?”君惊澜微微挑眉,笑意十分温和,只是这温和之下的冷冽,就未可知了。

    楚玉璃对他的态度倒也不以为意,轻声笑了笑,道:“惊澜兄也不必如此,明人不说暗话。你我这一局,事实上是平局!”

    这话,其实没错。事情到了最后,楚长风落到了君惊澜的手上,而君惊澜也欠了他楚玉璃一个人情,虽zhè gè 人情不是君惊澜求得,但若是不放人,却还是说不过去。

    太子爷却是笑,旋即,状若不经意的扬了扬手,让楚玉璃清楚的看见他们相握的手。又懒洋洋的道:“若非楚太子这一计,本太子恐怕永远都无法获知凰儿的真心。这一路,还不知道有多长,要多少坎坷,说起来,玉璃兄还是我们的大媒!”

    zhè gè 么,jiù shì 为了刺激一下情敌!

    他这话一出,澹台凰的额角滑下汗水一滴,为毛感觉这货好像在挑衅?

    楚玉璃浅淡朗眸中闪过半丝失意的情愫,却也隐藏的极好,没给情敌瞧见。顿了顿,方才似笑非笑的道:“所以,本宫不日将启程回楚国!”

    这话的意思,jiù shì 这一局,他们打成了平局。但是他到底输了澹台凰的真心,所以,也只能退出了。

    他这样一说,君惊澜倒对他多了几分敬意,缓声开口道:“楚太子豁达,本太子倒是要谢你成全了!”

    豁达?他倒也不想豁达。

    但是现下,他还有什么理由去阻拦?天灾、人为,面前zhè gè 男人全部都能带着她安然避过,甚至于险些丢了自己的命,也没让澹台凰受到什么太大损伤,若是他楚玉璃还来搞破坏,那就不是为了她了,而是无论如何,也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私欲。

    浅浅笑了声:“豁达与否,倒不那么重要。也只希望惊澜兄手下留情!”

    这话,便是为了楚长风的安危了。

    “即便楚太子不说,本太子也不会动他!”君惊澜不以为意,淡淡应了一句。

    楚玉璃这才起身,复又看了一眼神情略为尴尬的澹台凰,收回目光,开口笑道:“既然这般,本宫就先告辞了!”

    “请!”君惊澜倒也不留,扬手便请。

    楚玉璃离开之后,屋内就只剩下澹台凰和君惊澜两人。澹台凰看了一眼楚玉璃的背影,忽然道:“以后你们两个在同一个场地的时候,我还是回避好了!这当真是叫我压力山大!”

    先是听着他们两个深沉的打哑谜,费尽了心思去猜他们之间的这些言语是什么意思,转头之后,又开始说他们关系的事情,说得她尴尬极了。

    太子爷闻言,懒懒笑了笑,没多开口,却是往澹台凰的怀里蹭了蹭。

    “你别乱动,碰到伤口怎么办?”澹台凰赶紧伸手压住他。

    但是她的力量到底是有限的,根本没有半分作用,太子爷很快的就趴上了她的腿:“碰到了就碰到了,难得太子妃近日里想要推开爷,不是因为嫌弃爷,而是因为忧心爷的身子,爷不好好把握着怎么行!”

    这话直直说的澹台凰有点哭笑不得,轻声唾道:“小孩子脾气!哦,对了,炸山的是何人你知道吗?”

    她这样一问,他的眼神徒然冷冽了半分,狭长魅眸中眯出叫人胆寒的冷光,慵懒的声线压低了几度:“事不过三!”

    事不过三?

    那就说明,那个人之前也出过手?这样一想,澹台凰当即忆起先前的事情:“还是那个人?在草原放蛇,救走了聂倩儿的人,都是他?”

    “嗯!这一次,也无非是想着你死了,能叫爷难过罢了。只要能让爷有半丝不舒服的事,那人都会去做!”这样说着,他竟然有了一丝自嘲和叹息。旋而,声线又冷了好几度,“可,从前冲着爷来就罢了,现下竟然冲着你来。hē hē ……”

    澹台凰想问那人到底是谁,但是预计他还是不会说,是以也没有问。

    却只是叹息道:“其实我不喜欢你瞒着我什么事,而到现下,对我来说你的周围就好像是有一团迷雾似的,你愿意将自己全身心的交托给我,却从来没有剖开自己让我真正的了解过!我想,这jiù shì 为什么这么久,我都迟迟不愿意坦然面对自己心的原因。你对我来说,一直以来,真的很高远,太高远了!”

    她这样一说,他微微怔了一下。回忆往昔,似乎也是真的没有对她说过关于自己的事,而她所知道的,也不过是从如烟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

    薄唇动了动,缓声开口道:“不告诉你,是因为你知道了,除了忧心,或是把事情弄得更加复杂之外,没有第二种结果!”

    而这件事情,他自己一个人扛着就好,不必说与其他人听,让她也一齐为他忧心。

    澹台凰这次倒也没有坚持,只是笑道:“你不告诉我,定然有你觉得不能告诉的缘由。现下我也没那么纠结了,喜欢jiù shì 喜欢,不喜欢jiù shì 不喜欢。爱上便在一起,不爱就远离,一切都很简单,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东西去牵扯。你告诉我再去多,我不爱你还是不爱,你什么都不说,我要和你在一起还是在一起!所以,你说不说,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他闻言,轻声笑了笑,点头道:“你也确实不必想太对,也不必去计较那么多。这些事,不说是怕你忧心,也算是爷不愿意去触及那些事情。哪天,你若是真的很坚定的想知道,爷会告诉你的!”

    他这样说着,神情已经开始有点倦倦的,毕竟是受了不轻的伤,这么半天下来,也耗费了不少精气神。

    澹台凰当真像是照顾宠物一般,摸了摸他的头:“好了,你先休息一会儿,你现下是病号,要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君惊澜这次倒是很听话,自己爬回枕头上趴着,安心睡觉。

    倒是让澹台凰惊奇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缠在我的腿上睡觉!”

    他闭着眼,一线红唇微微扯了扯,懒懒道:“枕在你腿上,爷睡着了,你腿会麻!”

    澹台凰当即闭口,没再说话,却有点感动。

    但,如果太子爷知道,没有死死的缠着澹台凰的腿睡觉,会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他一定抱着她的大腿,打死都不松手!

    ……

    三个时辰之后,太子爷醒来,床边没人。澹台凰不在,倒是看见小苗子在门口十分焦急的来回走动。

    而小苗子回过头,一见他醒了,当即急急忙忙的冲了进去:“爷,您可终于醒了!出大事了,夫人和太子妃一起去挖您的祖坟了!啊呸,不是,是一起去挖皇陵了……没有您的意思,谁也没敢拦她们,怕伤到她们,皇陵的机关也全部被关了!奴才见着您睡着,也没敢进来打搅。老主子也出去了,现下没人可以阻止她们,您说这事儿……”

    他这话一出,君惊澜的表情登时空白了一瞬!她们挖皇陵做什么?!

    若是自己不亲自去拦,恐怕谁都拦不住,说不准还会弄伤她们。可是不拦着,到时候他君惊澜死了都无颜面对列祖列宗!是以他赶紧起身开口:“扶爷起来!”

    等到下人们用华丽的轿辇将重伤的太子爷抬到皇陵的门口。

    远远的,便看见两个女人拿着铁锹,玩命的翻土,还在一边挖一边唱歌……

    两个女人动作一致,语气神态歌声整齐划一,每挖一下,就高高的扬起铁锹在空中停顿片刻,仰天齐齐大声唱:“让我们荡起双桨!”

    一句落下,两人又同时低下头,欢快的唱着:“小船儿推开……”

    唱到这里,两人同时狠狠的一锹土翻向天空,然后举着铁锹,望着天空,一起补充唱:“波——浪!”

    ------题外话------

    啊,你们说她们为毛这么干呢?明天再告诉你们,嘿嘿……文中的香妃含香和麦尔丹,电视剧里面称呼的时候,似乎是叫的“蒙丹”,但是字幕上显示的是“麦尔丹”,所以哥用了后者,zhè gè 问题亲们不必过于纠结!

    那个花絮昨天已经写了,昨晚九点四十五分发布的,盗版网站有木有更新哥不知,但是潇湘这边是一定有的,在本文目录页所有章节的最前面。没看到的妹纸认真刷刷看,不要闭着眼睛污蔑你哥不讲信用,哥zhè gè 人可讲信用了,哼╭(╯^╰)╮!

    最后,只见山哥拿着大铁锹怒吼——你们再不投月票,小心哥也挖你们的祖坟!

    一时间砍刀齐飞,众人大骂——狗山!你反了你!你不想活了?!

    山哥:哼╭(╯^╰)╮不给月票哥就作死……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鲜花、打赏五星级评价票和月票!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