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和君惊澜被南宫锦拖走了,楚玉璃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一会儿他们的背影,最终轻轻一叹,转身走了。

    而此刻,yī zhèn 夜风扬起,气血上涌,他又重重的咳嗽了数声。纳兰止赶紧上前扶着他离开。

    楚长歌拿着扇子晃荡了几下,悠哉悠哉的去天桥下头吃面。

    澹台凰和君惊澜回了太子府,整个府中已然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红绸拉得满飞天,入目全是红艳艳的一片。澹台凰的嘴角微微抽了抽,怎么出门的时候都没注意到zhè gè ?

    南宫锦摸了摸下巴,表情十分得意,这可都是她的功劳!顺便扯了一把澹台凰,开口问道:“你说这喜字,是贴双喜还是贴单喜呢?”

    澹台戟方才收到父王的传书过来,一进门就听见了这样一句话。登时那张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魅上七分的面孔就冷了下来,眼角的泪痣也黯然失色。

    拿着信件进屋,将东西交给君惊澜。优雅华丽的声线缓缓响起:“不日,本宫就该带凰儿huí qù zhǔn bèi 婚事了!”

    父王到底,还是同意了。

    君惊澜将信件展开一看,一线红唇微微勾起,是澹台明月的信件,表示婚礼如期举行,并让澹台戟早日将澹台凰带huí qù ,筹备婚事。

    澹台凰也偏过头看了一眼,看完信件上的内容,竟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gāo xìng。或者是在忧心笑无语的那句话:“船至桥头少一人。”或者是别的,总之没自己想象的开心。

    看完之后,太子爷将信件收起,缓声笑道:“那就请王兄转告漠北皇,我北冥已然zhǔn bèi 妥当,届时必以百里红妆相迎!”

    “太子的话,本宫一定带到!”澹台戟点了点头,又看了澹台凰一眼,竟然没说一句话,转身走了。

    而澹台凰,却被他的眼神有点惊住了,那是什么眼神……失望,漠然?

    很复杂的眼神,却不是她所熟悉的眼神,印象之中,王兄从来就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王兄的背影比爷的背影好看?你竟然能看痴了去?”一道不阴不阳,慵懒暗沉的声线缓缓传了过来,无比明确的向澹台凰表达不满。

    嘴角一抽,黑着脸吐槽道:“那是我王兄,你竟然都计较!真是……”没法子形容zhè gè 人。

    “王兄也是男人!”太子爷很理直气壮!

    澹台凰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懒得再看他,下次是不是小星星也不许看了,星爷也是公的来着!

    白眼翻罢,抬步就走人。而君惊澜站在她身后,懒懒笑了笑,也回了自己的寝宫。倒是南宫锦想起了什么,在他身后嘱咐:“惊澜,你的后背还有两个月不能牵动,万万不可……”

    “干娘,我知道了……”

    澹台凰往自个儿的寝宫走,没走几步,又撞上了百里瑾宸,当即笑容满面的上前一步:“少侠,好久不见!”

    百里瑾宸淡薄的眼眸扫向她,一眼望来,似乎十丈飞雪飘过,眼神冷傲冰寒。原是不dǎ suàn 搭理,但是她堵在自己的前方,不得不轻轻点了点头。“嗯。”

    一个字,清冷到可以。

    但是澹台凰丝毫不以为意,这几日一直操心着那妖孽的伤势,还要挂心楚七七和上官子风的事情,她自己的事情却没时间在意,尤其凤舞九天的第六重,久久没有什么长进,想着上次第五重是打架之后,方才突破的,所以:“少侠,今日风高月黑,天气明朗,月明星稀,朗月高悬,银河……”

    “你到底想说什么?”寡薄的唇畔为微抽,无语的出言打断。

    “嘿嘿……”澹台凰谄媚一笑,抓了抓后脑勺,开口道,“jiù shì 想让你再陪我打一架,说不准我这次又能有突破……”君惊澜伤着,不能动武,所以只能……

    而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近来总有种要赶紧提升自己的匆忙感,好像晚了就会耽误什么事儿似的。而这感觉到底从何而来,她竟然半点都不知。

    她这dá àn 一出,百里瑾宸根本没看她一眼,抬步便往前方走去。

    “喂!你……”澹台凰正想叫他,要不要这样无情,好歹他们马上jiù shì 亲戚了。

    他淡淡道:“要打,在太子府不妥吧?”

    这话一出,澹台凰当即就笑了,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往外走。

    门口的守卫见着他们,倒也没有拦,却也很快的有人进府去禀报给君惊澜。

    还是郊外,还是他们上次喝酒的地方。树木焦黑,是他们上次打斗之后留下的痕迹,到今日都还没长好。

    两人静默着站着,百里瑾宸淡淡扫了她一眼,轻声开口:“三天,若是无法突破第六重,我不建议你们成婚。”

    澹台凰闻言,登时沉寂,半晌之后,方才道:“为什么?”为什么,其实她自己也知道缘由,他和自己想的,应该是一样吧?

    果然。

    他美如清辉的眸从她面上扫过,不含任何温度和表情,漠然道:“若做不到,你便配不上。并非我偏颇,而是在他身后追太久,你自己也会累。对你们,未必是好。”

    澹台凰笑了声:“配得上,配不上,可不是你说了算!你如何能què dìng ,三天我做不到?”她承认,他说的是事实,跟在他身后追太久,会累。或者这也是看到不日成婚的信件之后,自己没有想象中那样gāo xìng的缘由之一。但是,她却不信,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到的!

    “金针刺穴,数百根针插入周身所有的痛穴,在极致的痛苦中打斗,可以提升三倍以上的潜能,却一半战力都不到。一个失手,也许会死在交手的过程中。这是唯一快速提升的bàn fǎ ,或者可以今天一日,便直接到第七重,要试么?”他月色般醉人的眸扫向她,眸中没什么温度,却有些审视的意味在里头。

    他这话一出,澹台凰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刺入痛穴,就该是疼痛彻骨,还以数百根针同时扎入,想象一下,恐怕就和凌迟处死的感觉没两样!

    她双手环胸。bsp;mò 了半晌,冷然看着对方。“我若是没记错,这种法子,几乎是九死一生!”

    一个没控制住,说不准就暴体身亡!更匡仑对方还是个绝世高手。

    “非是九死一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比九死一生的死亡概率还要大。”他容色淡淡,像是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

    而这话,也明确的表明了,情况比九死一生还要严重。

    澹台凰听了,没觉得怕,却徒然笑了笑,有点审视的看着他:“我忽然开始怀疑你和君惊澜的关系了,是不是真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

    百里瑾宸闻言,容色不变,寡薄的唇畔微勾,淡薄道:“你觉得,有关系不好的理由?”

    “也许你们都爱上了我,但是我选择了他,于是你心里妒忌!”澹台凰又开始胡扯。

    “……”百里瑾宸薄唇微抽,转身便想走。

    “矮油,别走嘛,我只是开个玩笑,你怎么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澹台凰赶紧上去拉人,怎么忘了这货的德行。

    百里瑾宸脚步顿住,停下,或者是已经习惯了zhè gè 女人的无厘头。

    又淡淡的问了一句:“用,还是不用?”

    “用!”澹台凰是毫不犹豫的应下。

    这下,倒是让百里瑾宸惊了一下,淡薄的眼神扫向她,倒多了几分诧异:“他就真值得你拿性命去赌?”

    “我素来讲求公平!感情也好,其他也罢,他给我多少,我便还给他多少!”她这样说完,见他的眼神仍旧诧异,她又接着道,“上次在望天崖,他烈火焚身是为我,这次,金针刺穴,突破自己努力站在他身边,也不过是还给他而已!”

    百里瑾宸寡薄的唇畔微勾,勉强扯出了一个算是笑的表情,这mó yàng ,倒让澹台凰冷了一下!他的笑容,不同于君惊澜夺目到天地失色,不同于皇甫轩仿若冰山雪莲绽开,亦不同于楚长歌的风流纨绔到玩世不恭,而像是万丈飞雪之中,升起一轮明月,夜空皎皎,清冷夺魄。

    回过神来,耸了耸肩,笑道:“动手吧,不过说实话,这还是第一次见你笑!”

    笑?

    百里瑾宸微微挑了挑眉,却也没说旁的话。淡薄的自袖中拿出了金针,对着澹台凰飞射而出!

    “唔……!”澹台凰当即一声闷哼,一个踉跄,浑身仿佛被车碾过一般,痛到险些晕过去!而下一瞬,又顷刻清醒,或者说是清醒到不能再清醒,痛感十分清明!而整个人也仿佛是被肢解了一般,莫说是动一下了,就这样站着,也感觉骨头快要散架!

    接着,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下滑,喉间更是险些涌出一口鲜血!

    然而,这金针,才出来了一半!澹台凰狠狠咬牙,于唇边咬出了斑驳血迹,清风掠过,彻骨寒冷,青草的wèi dào 也飘入鼻翼,而这草的wèi dào ,却从来没有让她觉得这么难闻过!

    看着她十足隐忍的表情,仿佛下一瞬间,就要倒下!

    百里瑾宸终于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还有一半的针,淡淡开口:“若是受不住,现下便及时收手,慢慢来,循循渐进也未尝不可。”

    只是,第六重她若坚毅一些,三天可以突破。而第七重,恐怕要三年五载。

    澹台凰被这金针扎得几乎是想吐血,听了他这话,却还能强笑着道:“做事情可要讲求效率,练武也如是!磨磨唧唧个啥玩意儿,凤舞九天,不浴火重生成为凤凰,如何舞于九天!出手吧!”

    她话音一落,百里瑾宸也不再犹豫,手中的针毫不犹豫的射入!

    “噗……”这次,一口鲜血实在没忍住,喷了出去!

    而百里瑾宸见了,也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开口:“先适应半个时辰!”

    “嗯!”澹台凰咬牙应了一声,而他则拿着长剑,背对着她站在河畔,看不见表情。

    一炷香之后,澹台凰终于是舒畅了一些,但也仍旧十分难受,倒还颇为苦中作乐的询问:“你和君惊澜小时候练功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我是,他不是。”他淡淡应了一声,又在澹台凰诧异而殷切的目光zhù shì 下,补充了一句,“他是自断经脉,重塑。”

    这话一出,澹台凰眼神一凝。几乎半瞬没有下呼吸,自断经脉,重塑?那便等于是已经死过一次!

    听着她倒吸冷气的声音,他又淡淡开口道:“他所处的坏境太难,没有时间去循循渐进,就连金针刺穴对于他来说,也太慢。你或者不知道,他就连轻功,也是一次一次从高崖坠落,才速成的。”

    将自己逼入绝境,然后重生,获得更为强大的力量!

    澹台凰闻言,顷刻bsp;mò ,登时感觉浑身都不疼了,自己方才觉得的疼痛难忍,在百里瑾宸的话之下,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整个人只从脚底下觉着发凉。

    而百里瑾宸,似乎也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仍旧看着前方,看着那平静无波的水面,眼神也慢慢茫然了半分。接着开口:“世人都以为他是神,其实他不是,他只是对自己够狠。世人皆知他十一岁独率两万大军平定五王之乱,却无人知那一战,他自残手臂,剜肉饮血,才活着从战场回来。”

    十一岁。那时候,她还是万人宠爱的公主。他却已经……

    澹台凰咬了咬牙,深呼吸了一口气,缓声询问:“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这些,就连他自己都不肯亲口告诉她。

    “不是在告诉你,而是在告诉我自己。”他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无边星空,月色淡淡,旁边最亮的星,永远只有一颗。这样的场景,几乎让他有点发愣。

    这话,说的澹台凰有点云里雾里。

    又听得他淡淡说了一句:“有时候,我真的希望,自己是个极有同情心的人。”

    这下,澹台凰更是完全懵了!先是问:“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这一问落下,对反根本没有半点要回话的意思。

    瘪了瘪嘴,知道他这是不会说了,于是看着他的背影瞎猜道:“难道他重伤回来,你曾经见死不救,所以觉得你同情心不足?”

    百里瑾宸寡薄的唇畔微抽,没吭声。

    澹台凰又接着瞎猜:“难道他当年很惨淡的出现在你面前,追求你,但是你同情心不够,最终没有接受,到现下……”

    “闭嘴。”百里瑾宸转过头,淡薄的眼神看向她,好似是在看一个刚从疯人塔跑出来的神经病。

    澹台凰咂巴咂巴嘴,没再吭声。心中却画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百里瑾宸今天真的有点怪怪的,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今日却说了这么多,尤其最后几句话,让她着实迷惑。

    或者,他们之间有点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看来你已经适应好了,不需要半个时辰。”无情的说完,扬手便对着澹台凰出招。

    “哦草!动手之前敢不敢事先通知一声……”

    澹台凰嘴巴上还是轻松的,但是手上的动作和浑身的承受能力,一点都不轻松。金针刺穴,到了那妖孽身上,或者不算什么,但是在她身上,完全是要命!

    这一处的火光惊天,那一处的眸光忧虑。

    小苗子忐忑不安的看了君惊澜一眼,道:“爷,奴才觉得您应该提点一下太子妃,她不该跟公子走的太近!上次……”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出大事!

    “在爷和干娘的眼皮子底下,瑾宸不会对她怎么样。”君惊澜凉凉出声打断,面上坦然。而袖袍下的手,却微微握了起来,捏得很紧。

    小星星童鞋在他脚下玩爪子,伸了一个懒腰:“嗷呜~!”一声。主人,你知道不会对她怎么样,你还看什么看,星爷比她好看多了,你为毛不看星爷?

    小苗子点了点头,觉得这话到底是有道理,故而也没有再吭声。

    他远远的陪着他看着那空中的火光,却觉得跟上次有点不一样:“太子妃上次,似乎要强上一些。怎么越来越弱了?”

    他这样一说话,低下头,却发现君惊澜的手,放在石栏上,而那坚硬如钢的石栏竟然被他捏出了几个厚重指印!远远看着他们打斗的方向,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金针刺穴!”

    “金针刺穴?”小苗子倒吸了一口冷气,登时就感觉澹台凰是疯了!有爷在,还有谁能将她如何,竟然跑出去玩命!

    正在他们对话之间,河畔边上,澹台凰被百里瑾宸一击,从高空坠落,狠狠砸落在地!“噗!”的一口鲜血,也从唇角喷了出来!

    扬起袖子一擦,十分坚毅的站起身:“再来!”

    百里瑾宸倒也没跟她客气,扬手一挥,黑色的气流化作刀刃,又将澹台凰打得后退了数十米!

    逆风后退,她自然迈力的狠狠的站住,然后,终于奇迹般的发现在她玩命的企图站稳的同时,脚下生出了一股犹为巨大的力量,像是千斤鼎,狠狠的砸在地上!

    几经努力,终于稳住了后退的步伐!

    这一次,若说最大的收获,恐怕是下盘终于稳了!先前内功不差,可惜华而不实,只有这次,她才十分真切的感觉到踏实,感觉到这武功是属于她的!

    真元归一,她扬手在半空一拢,无数气流到了她的手中,风一样灌入体内!

    百里瑾宸这次只是静静看着,没再出手!

    而那风灌入体内之后,她徒然扬手,又将所有的气流散发出去!上百根金针,就这般从她体内飞射而出!

    她如墨的发丝,也在半空中散开,眉心的凤凰,顷刻间散出一道金光,将她全身围住,又在下一瞬消弭!却有一股很神奇的力量溢满了全身,脑中开始幻灯片一样播放武功招式!

    而这些招式,都是那本秘籍上面没有的!她闭上眼,飞快的接收,唇际也慢慢勾起笑意,她有一种预感,这些招数,属于第九重!

    第九重的招式若是能学会,这凤舞九天,她jiù shì 真正的会了!

    可,现下,她却还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像,知道一个大概,看不太清晰!

    半晌之后,月色扫洒到啊她几近苍白的脸上,所有的影像也终于消弭!她的头发也慢慢的落下,贴近脸颊。

    还没睁开眼,便听见百里瑾宸道:“外力能帮你的,只能到这里了,剩下的两重,你要自己去破。”

    说罢,转身便走。

    可,澹台凰徒然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刹那间浑身剧痛,难受到了顶点!

    百里瑾宸听到身后的声音,知道她险些摔了,剑眉微皱,淡淡道:“我想起来了,金针刺穴之后,最好服用固心丹。”

    “那你还不拿药来!”澹台凰咬牙切齿!

    却不知,那人微微看了看前方,十分不负责任的道:“固心丹珍贵,还是别浪费了,而且我出门也没带。今夜忍一忍,明天早上就好了。”

    “擦!”她要是今天晚上痛死了咋办!看着那货根本没dǎ suàn 搭理她,大步走人,澹台凰在他身后跳脚大骂,“什么狗屁的神医,根本jiù shì 个蒙古大夫!没有同情心的混蛋!”

    这样一骂,她登时fǎn yīng 了一下,难道他说的同情心是zhè gè ?

    可是她这样骂,对方也没有回头的架势!拖着沉重的步伐,咬牙切齿的往回走。走了约莫三炷香的时候,空旷的大街之上,有人忽然拦住了她,并弯腰对着她递过来一个瓷瓶:“姑娘,我家主子让我给你的!”

    她静静看了一眼面前的人,这人,她绝对不认识。凝眸看着对方手中的瓷瓶,纳闷的接过,上面写了几个字“固心丹”。

    她一愣,抬头正zhǔn bèi 问他家主子是谁,那人已经走了,头也不回,速度很快。

    而现下她确实是很不舒服,但都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固心丹也不知道,也不敢贸然吃下!就在这会儿,君惊澜出来接她了,许是担心她和上次一样倒在上官子风那里,而远远的看着她愣在原地,挑了挑眉,便大步走近。

    澹台凰将药递给他:“看看,是不是固心丹!”说着又将百里瑾宸那个无良大夫的所作所为,对着君惊澜咬牙切齿的表达了一番!

    太子爷修长玉指伸出,接过。轻轻一闻,缓缓点了点头:“是!”旋即递给她,示意她吃下。

    澹台凰见没问题,当即就吃了,而药丸吞下,慢慢的过了一会儿,疼痛感也缓解了不少。问题解决了,jiù shì 很惊奇的问:“你说这药是谁给的呢?”

    君惊澜笑了笑,懒洋洋的道:“谁给的不重要,对方没说自己的身份,就表示并不想让你知道!”

    这样说着,狭长魅眸徒然扫向高楼的一角。

    那一处,一扇窗子,虚掩着。

    澹台凰看了看他这高深莫测的样子,登时也清楚他应该猜到了是谁了,只是没dǎ suàn 告诉她。故而也没再纠结,只跟着他一起往太子府走,一边走,一边淡淡笑道:“你知道我不喜欢欠人情!”

    “嗯!”他闲闲的应了一声,唇际有笑。

    她又看着前方,接着道:“你既然不肯告诉我是谁,这人情你就得帮我还了,毕竟你是我的男人,这是你的责任!”

    这话说完,虽然她是个女汉子,但还是不可抑制的脸红了一瞬。

    “嗯!”这一声,带着无边笑意,又十分犯贱的找抽道,“虽然爷是你的男人,但是你身上的某些地方,还从来没让爷捅进去过……”

    “滚!”这死贱人!

    “不滚……”

    而高楼那一角,虚掩的窗后,站着一月白色锦袍的男子,浅淡朗眸看着那二人离开。

    纳兰止却忍不住愤怒道:“殿下,那是您的最后一颗解药,给出去了再毒发怎么办?”每个月十五月圆之后,殿下必须吃一颗解药,否则就会毒气攻心,甚至是生不如死!那女人今夜疼痛,到míng rì 就好了,殿下何苦如此?

    楚玉璃淡淡看了一会儿,直到他们走远,才收回了目光。温声道:“解药没了,再去找。”

    “殿下!”纳兰止不忿。

    见他如此生气,楚玉璃不禁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她都吃下去了,难不成你还要她吐出来?”

    纳兰止终于恨铁不成钢的跺脚:“您还有心思开玩笑!”

    ……

    今日一大早,这太子府很是热闹,上官子风已经成功的生米煮成熟饭,带着楚七七回来了。

    小丫头一回来就鼓着脸,很不开心,怒气冲冲的看着上官子风的背影,而她一看见澹台凰之后,就飞快的跳起来,双手做出一个捂小鸟的姿势,跳到澹台凰的身后,指着上官子风大声诉控:“凰姐姐,他是个坏人,他昨天骗我说去煮饭,结果没有去!还打我!”

    “他打你?”澹台凰奇怪的看了上官子风一眼,又瞅了一眼楚七七捂着挡下的手,十分惊讶,什么节奏?

    上官子风的表情顿时变得哭笑不得,好在屋子里头只有澹台凰、南宫锦和百里如烟,那几个男人们暂且还没进来。不然这小丫头的脸就丢大了!

    楚七七听她这一问,认真点头,十分愤怒的道:“是的!他找了一根奇怪的棍子,把我打得流血了,痛死了,我再也不跟他一起玩了,他还骗我说下次打就不疼了!”

    澹台凰和南宫锦同时表情一怔,在心中过滤了一下她的话,又瞅着她那似乎像是男人被人踹了小鸟一样捂着裤裆的姿势,嘴角微微抽了抽,登时明白了过来。

    最后是南宫锦脸皮厚一点,在楚七七的耳朵旁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解释了一下所谓合卺。

    然后,楚七七在上官子风哭笑不得的目光中,脸红了,手也不捂着她那并不存在的小鸟了,神色变得非常尴尬……

    就在这会儿,百里惊鸿和君惊澜等人也都进来了。南宫锦猥琐一笑,忽然道:“今儿个叫你们来,其实也是为了说一件事情。我们和睿哥哥、琪姐姐约好了过几日一起游南齐,凰儿虽然马上就要出发回漠北,没几日你们就大婚了,但那时候也不知道我们还在不在煌墷大陆,也就更不清楚还有没有时间受这杯儿媳妇茶,所以想让你们今日先敬了,如何?”

    她会告诉他们实话,是因为看见子风的婚事明显排在惊澜的前头,她不愿意在沐月琪的后头受儿媳妇茶吗?

    明明她的两个儿子都比较大,受茶排到后头,多没面子。

    在北冥,儿媳妇茶都是婚后敬的,但是南宫锦zhè gè 人比较特立独行!

    君惊澜和澹台凰先是抽了一下嘴角,然后对视了一眼,表示没什么问题,百里惊鸿;的揉了揉眉心,也只得坐到上首,陪着南宫锦一起发疯。

    于是,澹台凰和君惊澜两人,十分恭谨的跪在他们跟前,敬了历史上唯一婚前敬的儿媳妇茶。

    先是澹台凰递上去,南宫锦心满意足的喝了,然后不敢置信的瞪大眼,虎着脸,看着百里惊鸿从自己面前递过去一个红包,一下子整个脸都拉下来了!

    澹台凰倒是没多想,伸手就接过。

    南宫锦表情很难看的瞪着他,小声咬牙道:“你在里面装了多少银票?”

    “一百万两。”百里惊鸿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她心疼钱,所以他zhǔn bèi 的时候没有告知她。

    南宫锦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悲苦,偏过头,就看见了君惊澜似笑非笑的目光,登时往死里咽了一口鲜血,开口假笑道:“一百万两而已,小事儿,小事儿,没问题!”

    然后,君惊澜又把自己的手中的茶,分别递给他们喝了。然后,南宫锦又瞪大了眼,表情僵直的看着百里惊鸿又递出去一个红包,给了君惊澜!

    登时,她的茶杯重重的放在了桌上,转头看向百里惊鸿:“你又在里面装了多少银子?”

    “还是一百万两。”百里惊鸿又淡淡的应了一声。

    于是,南宫锦终于疯了!咬牙切齿的起身,右手按着百里惊鸿的头,左手往他的后脑勺上yī zhèn 猛抽:“一百万两!一百万两!我叫你一百万两!”

    百里惊鸿表情空白道:“刚刚不是你说一百万两不是什么大事么?”

    不说还好,说了南宫锦抽得更用力了!怒吼:“一百万两确实不是大事,但是加起来就两百万两了!”

    “……”一杯儿媳妇茶敬到公公挨打,真是旷古以来头一遭了!

    ------题外话------

    大婚么,就这几天的事儿了,哥尽量快些,弟兄们不要捉急,么么么!啊,今日风高月黑,天气明朗,月明星稀,朗月高悬,银河……

    众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山哥:说一下跪求月票……(⊙o⊙)…

    在这里,要谢谢弟兄们的ān wèi ,看完你们写在我评论区的话,只觉得找茬的那些都弱爆了!哥瞬间被治愈,浑身打鸡血!你们jiù shì 瓦滴爱,么么哒!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鲜花、打赏和五星级评价票还有可爱的月票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