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爷拦路一挡,一只银色的狐狸狼,身上还系着一圈大红花,原本就十分搞笑,现下还喝醉了酒挡在大路的中间,那醉醺醺的样子,看起来就更逗趣了!

    要是换了其他的动物,太子殿下如何收拾还未可知,他们必然也都寒蝉若惊不敢多话。但它是太子殿下的爱宠,一切就大不一样了,不少人都禁不住哄笑了起来。太子爷的爱宠,恋主癖似乎十分严重!

    澹台凰扫了它一眼,当即便仰天翻了一个大白眼,就知道这货会出来。

    而君惊澜定定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声,幽幽道:“小星星,南郡王府上的旺财,似乎和你很相配!”

    “嗷呜!”小星星愤怒嘶吼!那是一条狗,狗和狼相配什么?而且它还是个公的!

    而那一旁被点名的南郡王,一听此言,当即站出来恭敬开口:“太子殿下,虽说旺财是公的,而且只是一条狗,配不上您的爱宠,但在本王的监督之下,旺财定然能竭尽全力为星爷服务!”

    那样子,似乎是很为自家旺财骄傲一样!

    一旁竟已经有人开始调笑:“啊,南郡王,恭喜恭喜!到时候要请我们喝喜酒啊!”

    “是啊南郡王,你们家旺财真是有福气!”又有人开口调侃。

    星爷登时大怒,对着他们愤怒挥爪,还狠狠的狼吼了一声:“嗷呜——”这一声愤怒吼叫,狼王后代的威严尽显无疑!直直的吓得不少人都后退了几步!

    ——少胡说八道,星爷答应了吗?星爷答应了吗?!再胡说,星爷咬死你们!

    太子爷见它十分坚定,仍旧是堵在路上不肯动。狭长魅眸眯出半丝温和的笑意,闲闲道:“那酒还好喝么?”

    这满怀笑意的mó yàng 一出,小星星童鞋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双眼开始飞快的转动,难道星爷假装醉酒出来装疯的事情已经被看穿?

    就在它十分担忧,万分忐忑之间,太子爷又上前了几步。似笑非笑的看着它,十分温和的开口:“是自己让到一边去,还是爷亲自送你到一边去,晚上再为你把旺财接过来?”

    “嗷呜呜呜……”星爷一屁股往地上一坐,就开始嗷嚎大哭。

    这mó yàng 看得一旁众人都不胜唏嘘,但更多的是哭笑不得。

    而那据说在君惊澜的婚礼上,可能要出去游玩,诓骗了人提前敬茶的南宫锦,就在这会儿,几个大步飞快的过来!由于小星星童鞋,对于人类来说,实在是身材过于矮小,加上南宫锦急匆匆的,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也没在意脚下……

    所以走着走着,将星爷当成一块拦路石,一脚飞了!

    “嗷呜……”星爷惨叫一声,整只狼又开始被迫在空中滑翔。星爷的抢亲大计,星爷的,星爷的……呜呜呜……

    这件事情教导我们,人也好,动物也罢,人微则言轻,身材都不能高大到被人看在眼中,就不要出去拦路找抽了!

    她这一匆匆忙忙的过来,开口便道:“现下还不能入太子府,还得先找个府邸待一会儿!”

    这话一出,君惊澜微微挑眉,有些不明其意,但是从表情和神态来看,不难看出他对南宫锦的话不甚满意。

    见他表情不豫,南宫锦挥了一下手,笑眯眯的道:“嗨!你这傻小子,现在方才什么时候,这才正午!当然要等到吉时再拜堂,难道你预备着将人接进去站着等?”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fǎn yīng 过来,也笑了起来。

    是的,自古以来,都认为黄昏是阳气和阴气交接之时,所以拜堂的吉时都是黄昏。这便是“婚”zhè gè 字的由来。所以拜堂是必须等到黄昏才成!

    是以,澹台凰在南宫锦的带领下,去了一间刚刚匆忙之间盘下来的府邸。又留下了无数侍卫看守,què dìng 看苍蝇都飞不进来之后,回了太子府接着打点。百里惊鸿喜欢清净,所以到现下都还没有来。

    今日太子府则极为热闹,将澹台凰接回来之后,宾客们纷纷入席,品尝美酒佳肴。太子爷更是下令,摆三天流水宴,大宴天下臣民。真真的与民同乐,天下皆喜!

    南宫锦笑眯眯的四下招呼人,那当真是比自己的儿子娶亲都要开心。当然,也没忘记到处提醒大家,记得送上酒钱,而且她很不介意代为接收。直直的搞得不少人嘴角直抽抽……

    太子爷则应对着宾客,和上官子风等人谈笑。顿了顿,却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四下一看,登时,那好看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澹台戟怎么没有亲自来?

    先前传来的来宾名单里头,首要人物jiù shì 澹台戟。也就因为有澹台戟在,这一路他便只让人护送,没让人监控。因为澹台戟决计能保护好她的安全,但……

    上官子风见着他的表情,登时就有点不明所以,纳闷的问:“太子表兄,你怎么了?”

    君惊澜正要开口,却忽然有下人来禀报消息……

    山雨欲来风满楼。

    楚玉璃原是该走的,楚国有事情等着他huí qù 处理,而这大婚,他似乎也没必要来参加,参加了,不过是在已经鲜血淋漓的伤口上撒盐罢了。

    在太子府的门前站了一会儿,却突然低下头咳嗽了几声。原本就如水墨一般浅淡的容颜,今日更是十分苍白,尤其和君惊澜那一身艳红色的喜袍相衬,几乎是毫无人色。

    纳兰止轻声上前开口:“殿下,今日风大,我们还是先huí qù 吧,您的身子,恐怕吃不消!”就连大皇子殿下都说看着闹心不来,太子殿下来又是何苦?

    殿下上次那药给了澹台凰,一直就没找到新的解药,这些日子每夜殿下都是吐血不止,若非修为极高,恐怕还得做出点自残的事情来。生不如死的感觉,不会有多少人愿意体会。原本身子骨就弱,现下怎么还能出来吹风?

    楚玉璃闻言,只浅浅的笑了笑,轻声道:“最后一日,亲眼看完了也好,也算是给自己一个jiāo dài !”

    也算是,告诫自己,该死心了。

    劝不动,纳兰止便也不再劝,向后退了一步,没再开口。

    而楚玉璃,站了一会儿之后。忽然抬步往澹台凰所在的院子走去,想去看看,或者在哪里,还能多看一眼。

    纳兰止也只得跟上。

    屋内,澹台凰的心情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紧张,手上攥着一个如意,表示称心如意的意思,所以定要拿着。她十分不喜欢的扮演着淑女,坐在床边,韦凤和凌燕等人一起在院中叽叽喳喳,个个面露喜色。唯独绝樱面色冷寂,一声不吭。

    这让澹台凰忽然想起了成雅的事儿,偏头看向成雅,开口笑道:“对了,成雅,我倒是忘了,你曾经说过你的心上人就在漠北!这次我断不该将你带来的,过些日子省亲的时候,我将你送huí qù !”

    成雅听了这话,吓了一大跳,站起身慌忙摆手:“公主,您别开玩笑了,那个人身份高贵,岂是成雅能够配得上的!”

    她这jī dòng 过度的样子,成功的引起了澹台凰的侧目,顿了顿,十分狐疑的问:“难不成你爱上的是我父王?”

    成雅脚下一滑,险些栽倒!

    澹台凰咳嗽了一声,忽然想起澹台明月的年纪似乎不太hé shì ,于是放弃了zhè gè 可笑的念头,接着道:“莫非是大王兄?”

    成雅捂着险些摔成八段的屁股,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十分郁闷的黑着脸开口:“公主,您就别瞎猜了!王上和太子殿下,是我能想的吗?那人的身份成雅实在是配不上,所以早就zhǔn bèi 放弃了!”

    “配不配得上,可不好说,但是有机会你还是跟他表白一次,说不准他心中对你也有意思。成与不成,你也总算是努力过一次不是?”澹台凰笑着开口。

    这下,才终于是把成雅给说动了!点了点头,开口道:“公主,我明白了,下次huí qù ,我会试试看!”

    就在这几人谈笑之间,窗口忽然yī zhèn 扑腾,所有人俱是一惊,飞快将窗户打开,竟然是一只金雕飞了过来!它的腿上缠着一封信件,还有一个玉佩!

    那个玉佩,她们都见过,是韫慧的!韫慧,难道王兄真的出事了?

    澹台凰面色一肃,赶紧上前将上面的布帛取下,打开一看,上头的字迹十分líng luàn ,想必是人在极慌张的时候写的。

    而将内容看完之后,她手中的玉如意往地上一滑……

    “砰!”的一声,摔成了两段!

    以至于,她整个人双眼茫然,变得有点六神无主了起来,身子也忍不住发颤。

    凌燕和韦凤一见她这mó yàng ,赶紧上前将布帛拿过来一看,登时整个人也懵了!岑骑部落围困二皇子是假,与二皇子联手谋反是真!独孤渺探到整个漠北现下已经大乱,澹台明月和赫连亭雨被下药软禁。而澹台灭那边,不知道是从哪里请到了一个绝世高手,合围之下,竟让澹台戟身中数箭之后,重伤坠崖!现下生死不知!

    这下,所有人全部都懵了。澹台戟敢放心大胆的一个人去,jiù shì 料知了自己的武功,即便千军万马也困不住他。却不知,对方阵营有绝世高手相助!

    绝世高手,澹台凰不由得心里发慌,到底是什么样的绝世高手,能将王兄打成重伤?

    身中数箭,重伤坠崖,生死不知!

    这几词在耳边回荡,澹台凰的牙齿,几乎也都是在打颤,她一把抓住了成雅开口:“成雅,你告诉我,从雪山之巅坠崖,活着的几率还有几成?”

    成雅犹豫着不敢看她眼睛,雪山有两座,一座在前南岳,也jiù shì 现下的东陵。一座在他们的漠北,而漠北的那一座,几乎jiù shì 整个大陆的最高峰,从那里坠落,不会再有半分生还的可能!

    “告诉我!”见她不说话,澹台凰开口怒吼,一双凤眸已经猩红!漠北所有人她都可以不在乎,唯独王兄不能!沙漠之中,他以身相护为她挡住黑色风暴,不愿让她喝骆驼血,自己便滴水未沾,还有之前的种种维护,这些好都近在眼前!明明几天之前,他还亲自将她送出了那片荒漠,将戈塞花的花环,亲自戴到她的头上。可忽然说他坠崖,生死不知!

    她不信!不信王兄会出事!不信!

    成雅被她这一吼,登时眼泪就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一边摇头一边开口:“公主,没有!一成都没有!如果太子殿下没受伤,或者还有机会,可是……”

    不仅受伤还中箭了,怎么可能还有生还的可能!

    澹台凰通身一颤,瞳孔也睁大了几许,不断后退,韦凤赶紧上前:“公主,你先别这样!不是说了生死不知吗?或者他现在还什么事都没有!您先别急!”

    只是这话,她自己都不信!

    澹台凰表情几乎是木然呆滞,没听进去她一句话,愣愣的bsp;mò 了半晌,冷声道:“回漠北!”

    回漠北!不论是找王兄,还是报仇,都必须回漠北!她早就担心王兄的善心会被人利用,没想到这一天真的会来,也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这时候,看着她这样子,谁都不敢拦她。也不敢说等君惊澜来了再议,因为换了任何人是澹台凰,也不会还有旁的心思去等人。

    她几乎是飞速的将自己身上的喜袍脱掉,换了一身便装,将韫慧传来的信件压在桌上。想了想,自己也提笔写了一封,她必须跟他jiāo dài 清楚她的去向,王兄生死不明,她必须回漠北,一刻都等不了,他若有心,看见这信件之后也当会追来帮她!

    只是……

    信件写完,她恍然落下泪一滴,染湿那张纸。没有人能比她更清楚,她有多想嫁给他,可就差这一步,一步!她等不了,王兄也不能等!

    一把擦干了泪水,转身便往门外而去。婚礼,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脑中,徒然想起笑无语的那一句“船到桥头少一人”,更是觉得嘲讽!天意,确实是天意!

    大步出门之后,门口的侍卫们一见她,就想拦,她冷冷说了一声:“君惊澜来了,告诉他,我给他留了一封信件,jiāo dài 了我的去向!”

    侍卫顿住,不敢再拦,但十分迟疑。

    而澹台凰又走了几步之后,脚步徒然顿住,头也不回的道:“你替我转告他,今日虽然没拜堂,但他已经是我的夫君。一个婚礼罢了,我会补给他!”

    她话音一落,韦凤已经找来了几匹马,几人飞身上马,光速一般的往漠北而去!

    侍卫看着她们的背影,当即便明白应当是出了大事,赶紧匆匆忙忙的应了一声:“是!属下一定转达!”

    这时候,没有人知道,这几个女人这一去,经年之后,造就了一段又一段的神话!

    更没有人知道,这是一代传奇女帝登上逐日之巅的开始!

    她们走了,侍卫们在原地顿了一下,终于是那个听了澹台凰jiāo dài 之言的侍卫,急匆匆的往太子府的方向而去:“我去禀报太子殿下!”

    其他人点头,表示赞同。

    而那侍卫,出门之后,绕过小巷,忽然,不知是谁,一掌敲上了他的后颈。直直的晕了过去……

    那人,轻轻“哼”了声,身型一闪,便入了澹台凰方才待过的屋子。

    动作轻快,如风拂过。这速度,如果不是绝顶高手,可根本不可能看见。尽管这里已经围到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这人还是能在众人毫无所觉的情况下进来。而他进屋之后,眼眸扫着桌上的两封信件,眸色染笑,拿过来看完,扬手一挥,那信件便成了一地纸屑。

    旋即,拿起一旁的笔,模仿澹台凰的笔迹,写下了几个字,放在桌上。

    下一瞬,便消失在屋内,就像没有来过一样……

    楚玉璃带着纳兰止,方才从正道绕过来,便看见澹台凰带着几个人策马而去的背影。他眸色微顿,面上闪过半缕深思,皱眉看了纳兰止一眼,冷然开口:“zhǔn bèi 马车,跟上她们!”

    纳兰止领命,不多时。纳兰止便带人载着楚玉璃驾车跟上,几个时辰之后,终于跟着澹台凰出了北冥的皇城。楚玉璃剑眉微皱,总觉得似乎是有什么阴谋,具体是什么缘由,他却完全猜不到。只是……若真有阴谋,能在君惊澜眼皮子底下耍小动作的人,恐怕不简单啊!

    难道……是那个自己到如此都没查到半点蛛丝马迹的炸山之人?

    皇城之下,看着他们的马车离开,一人淡淡轻笑:“没想到楚玉璃自己来了。”

    他话音一落,他身后之人便开口:“确实是省事了!楚玉璃太聪明,做的太明显,属下也怕被他察觉!只是主上,那些个侍卫,你为何不都除了?等他们跟君惊澜解释清楚,这不就都白费了吗?”

    那人笑了声,似乎是极为了解君惊澜:“若是换了其他时候,他或者能淡定处之。但,新婚之日,心爱之人逃婚,你认为,他还有心思听人解释?以他对澹台凰的占有欲,极怒之下,定然直接就追出去了。等那些蠢钝的侍卫们终于fǎn yīng 过来应该解释,他……应该已经没命听了。”

    这话,让他身后之人十分赞同,确实,君惊澜只要遇见澹台凰的事,便容易方寸大乱。尤其主上,也是半点都不逊色于君惊澜的人,主上亲自出马,除非君惊澜自己就在那后院中,否则即便他手下的人再有才干,也不可能察觉到。只是:“主上,您觉得那澹台戟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澹台灭正在搜山,即便侥幸不死,他也难逃一劫。”

    他要的,不过是君惊澜的命而已。至于澹台戟的事情,只是他计谋中的一步棋。澹台戟,真正的天下之杰,人中之龙,可就坏在妇人之仁上!心不够狠,便只能成为他人的踏脚石!

    “去告诉聂倩儿,用上她的时候,到了。”

    “是!”……

    北冥皇城之外,纳兰止和楚玉璃仅仅带着几个下人跟着。没走太远,楚玉璃却忽然觉得不对,掀开车帘一看,只觉得一股杀气从背后卷席而来。

    他眉头微皱,也就在同时,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单膝跪地:“殿下,后面有杀手跟来!来的人很多,我们的人恐怕不足以匹敌,看样子是西武的人,冲着澹台凰去的!”

    不足以匹敌?

    楚玉璃沉吟了片刻,看了一眼百米外澹台凰的背影,轻声开口:“调转车头,我们引开那些人!”

    “殿下,我们的人不足以匹敌,您现下也中了毒,那些杀手发现被我们骗了之后,如果痛下杀手……”纳兰止皱眉劝谏。

    楚玉璃却没再理会他,放下了车帘,声音却已经冷了半分:“按本宫的意思去做!”

    纳兰止双拳紧握,最终愤然开口:“是!”

    ——

    临近黄昏,君惊澜和独孤城等人,才终于从书房出来。

    因为发生了一件相当离谱的事情,就在太子殿下娶亲当日,皇甫轩竟然和慕容馥决定联姻了。更让人觉得搞笑的是,前没几天,他们才为了杀父之仇,打得要死要活,现下却忽然联姻!这对于需要时间避开天下之争,操练水军的君惊澜来说,无疑不是什么好消息。

    故而便趁着黄昏未至,商量了一会儿。

    这一出来,便在众人的拥簇之下,前往澹台凰所在之处迎亲。原是应该gāo xìng,可不知为何,君惊澜越是往那边走,心中不安的感觉就越发强烈,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几许。其他人也都只当是太子殿下娶亲心切,没往心里去,乐颠颠的跟在他后头!

    可,这一到了门口,侍卫们一看见这架势,好像是来娶亲,倒还愣了一下,傻呆呆的张口便问:“爷,太子妃已经走了,王成没告诉您吗?”

    他就说爷怎么会这么晚才来,难道王成那小子假借去找爷通报的名义,出去玩去了?

    “走了?”君惊澜剑眉微挑,登时容色就冷了下来。

    门口其他人也是一愣,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儿。

    那侍卫愣愣的道:“是啊,太子妃还个给您留了信件,说是您看了就明白了!”

    他话音一落,面前的人就不见踪影,飞身进了屋内,桌上确实有一张纸条。他凝眸一看,顿时呼吸一窒,刹那之间,便只感觉万箭穿心!

    那张纸,上头,只有一句话。

    ——我跟楚玉璃走了,我们不hé shì 。

    狭长魅眸凝滞,以至于身型都晃动了一下。心乱了,乱到没有察觉到这空气中还有其他人来过的气息。强自镇定着,淡淡问了一句:“楚玉璃呢?”

    东篱一愣,当即开口:“楚太子走了,有一会儿了!爷,您干什么去——”

    他话音未落,君惊澜已经大步而出!跨上马背,飞驰而去。门口的侍卫一呆,完全不明白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太子妃不是说会把婚礼补给爷吗?

    倒是南宫锦险些没晕过去,抢了旁边之人的马,赶紧跟上:“惊澜!你给我停下,你背后的伤不能骑马!惊澜!”

    可,她的声音,半点都传不到前方之人的耳中。南宫锦心下万分焦虑,他身后的伤再也不能牵动,否则jiù shì 神仙都救不了!

    马儿一路飞驰,他能感觉到自己背后撕裂一般的痛楚,他也能听到干娘的声音。但,他依旧没有回头,澹台凰,她怎么敢走!

    明明前一瞬,她还将自己的手交到了他的手中,决意执手一生。可现下……他不信她会走,不信!他必须要抓着她问一个清楚明白!

    马过山岚,他后背的伤已经被完全撕裂开来,痛到麻木,眼前也开始有点发黑。而就在这会儿,山岚之上,徒然滚下来几块巨石,对着他的方向,他竟然也只能看到前面的路,完全没在意那些石头,疯了一般往前奔驰!

    “惊澜——”南宫锦一声惊呼,肝胆俱裂!

    她瞪大了眼眸,眼睁睁的看着前方一块山石滚落,竟然将他连人带马一起砸倒在地!

    南宫锦飞快下马上前,却见他头上已经被巨石砸开了一道极长的伤口,艳红的鲜血沿着他绝美精致的轮廓滑了下来,他微微摆了摆头,维持住了半分清明,便又挣扎着要起身,可终究气力不足,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鲜血如瀑,他慵懒声线中是磅礴怒气:“澹台凰,你竟敢走!你竟敢走……”

    不知是什么,模糊了他的视线,是血水还是泪水,他自己都不知。

    身后艳红色的喜袍,已然因为伤口被扯开,散发出yī zhèn 血腥味,南宫锦狠狠拽住他,他却还是挣扎着要起来,她终于一怒,狠狠的一巴掌扇到了他的脸上,怒吼一声:“惊澜,你太任性了!”

    这一巴掌,也不知道是将他煽清醒了,还是更懵了,他只顿了片刻,便又挣扎着要起来,撑起来之后,又重重的摔倒在地。可他仍不死心,依旧努力支撑着想站起来,狭长魅眸中几乎是疯狂的光芒:“我必须找她问清楚!她怎么……怎么敢走,她怎么舍得走……”

    “你!”南宫锦终于是被他气哭了,怎么劝都不听!她脑中也忽然想起了君家的诅咒,看着他这一身的伤,再想起他上次从望天崖回来,她是真的担心有一天这傻小子会步了君临渊的后尘!

    这会儿,后面的人也终于追上来,看着君惊澜一身是伤,一身是血,旁边那匹马,已经被山石砸死在地。这一幕,让他们呼吸都凝滞了半分!

    那被敲晕的王成,醒来之后,便看见这些人往城外追来,他也赶紧跟着来了。他当即下马,冲到君惊澜跟前开口:“爷,您不用追了,太子妃说了,虽然没拜堂,但您jiù shì 她的夫君了,婚礼她会补给您的!属下原本是要去通知您,但不知道在路上被谁给打昏了!”

    这话一出,那还强撑着lì qì 要挣扎着起身的人,当即便愣了一下。

    旋即,脑中很快想起澹台戟没来,她走了竟然也没人通知他,还有这一路上已经料到了他会失控,早已zhǔn bèi 好了等着他的山石。甚至还包括那封信件上的话,似乎也不是她一贯的语气,而之前,她也是很讨厌楚玉璃的……

    一出一出,处处都是破绽。可是他极怒之下,竟然什么都没想到!生平第一次,被人成功的算计到,回过神来之后,他却没觉得沮丧,反而低低的笑了。

    怎么,一遇上她的事,就失了理智和分寸呢?

    这下,小苗子、独孤城等人,也都不知道自己该说句什么。原是情爱二字,就当真能让人丧失理智,甚至丧失思考能力,疯狂失控颓然至此?小苗子的眸中也闪过一丝冷意……南宫锦见他终于不再任性着要去追了,赶紧抹了一把泪,把他扶起来:“先起来,我们赶紧huí qù ,你的伤……”

    现下,就连她都没有把握了!

    见她担忧,他轻轻一笑,却终于倒在了血泊之中:“放心,没娶到她,我不会死的……”

    ……

    澹台凰一路奔驰,却不知为何,胸口募然揪得一痛!回过头,看了一眼北冥皇城的方向,胯下的马,也猛然嘶鸣了一声!

    犹豫着,她便想回头,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那妖孽或许出了什么事。但,很快她又轻嗤了一声,那妖孽从来都是算无遗策,能出什么事!一定是她多心了!

    韦凤见她回头看,以为她是心中kuì jiù ,她笑了声:“公主,事分轻重缓急,爷会理解您的!事后您好好赔礼道歉就行了!”

    她是太子殿下的人,但近来一直是跟着公主的,看见了漠北太子对公主的那些好,也能理解公主现下急匆匆的奔回漠北是为何。哥哥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只要是个有良心的人,都是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安然成亲的。

    “嗯!”君惊澜那边不知是为何不安,澹台戟也成了压在她心头的一块巨石。

    深呼吸了一口气,调整看一下心绪,方才策马扬鞭而去。

    皎皎月色,一片马蹄脚印,是王者归来的步伐。苍鹰盘旋,高鸣不止,是睥睨天下的战歌……

    这一夜,本该是洞房花烛夜。一个策马奔袭,心下百般不是滋味。

    另一人……

    陷入沉睡,míng rì 一早能不能醒,就连南宫锦都不知。

    而小苗子,却在这会儿,众人都守着太子爷的时候,绕过了梨园。一路到了偏院,看着眼前的背影,尖细的嗓音第一次有些低沉:“你就真的想要了爷的命?”

    那人背对着他,没吭声。却对对方能知道是自己所为,有些yì ;。

    小苗子冷冷的看了他半晌,又接着开口:“爷早就知道是你,这次婚礼,我也提醒过爷你可能又出手。爷却说,上次望天崖之事,他已经死过一次,你但凡还对他有半丝情义,也不会再出手!可,终究是爷高估了你的良心!”

    那人听罢,冷冷回了一句:“没有什么良心不良心,我只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小苗子闻言,只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留下一句话给那人沉思:“拿回属于你自己的东西?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当年到底是谁欠了谁!而那些事情,爷猜到了大概,却不愿计较。”

    说罢,拿着拂尘,一步一步,消失在梨园。这一次,jiù shì 爷还想原谅他,他小苗子也断不能容。只是一切,都要等爷醒了才能下定论。

    小苗子走着,忽然仰头,看了一眼冷而傲的皎洁月色,竟然轻轻嗤笑了一声。意味不明……

    那人一愣,回过头看着他的背影。他根本不知是谁欠了谁?难道当年发生了什么,是他不知?

    ------题外话------

    最近国家在打击网文中的负能量,书名中“凶悍”两个字,违禁了。

    加上标点符号也不能使用,所以最后变成了《卿本狂妄之逃嫁太子妃》,但是并不影响阅读哈,这还是山哥那本极经典的好文,啊hā hā哈!

    然后,jiù shì 这次打击力度很大,哥的文虽然到现在都没给你们上肉,但是貌似写过暧昧,所以这几天也要加入自查整改的队伍。

    如果你们突然发现文打不开,那就情节严重了,文被屏蔽在整改中,那时候就劳烦亲们等几天,哥会jìn kuài 改好。到时候就关注一下哥的读者群,评论区(如果那时候评论区还能打开的话),或者新浪微博,是新浪不是腾讯,这几个地方会通知huī fù 时间,微博和群号评论区都有。不过哥认为自己的文还算清水,应该不会那么严重。但弟兄们得先有个zhǔn bèi 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