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上,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平静的。

    尤其还在北冥境内之时,几乎是什么障碍都没有遇到,没人阻拦,没人追杀,也没人刺杀。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无非是因为北冥到底是君惊澜的地盘,漠北人的人轻易进来不了。等她们出了北冥之后,一切就难说了!

    故而即便平静,所有人都不敢大意,尤其到了北冥的边境小镇,澹台凰想了一会儿,便翻身下马,往成衣店而去。对着韦凤开口:“我们先易容,不能叫能认出我们来!”

    她逃婚回了漠北的消息,定然很快就能传出来。按理说她区区一个公主,平日也没什么了不得的biǎo xiàn ,尤其在漠北都没有半点号召力,对澹台灭应该是构不成什么影响的。但是她的二王兄可不比大王兄那般心善,像自己这样的隐患,他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动手除掉!所以大刺刺的入了漠北,她们要面临的jiù shì 无止境的截杀,还是隐藏身份的好!

    韦凤很快就能明白她的意思,成雅也在这时候翻身下马,匆匆忙忙的去买些吃食。她们这一路上可什么都没吃,预备些干粮也总是好的。

    半个时辰之后,几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帅哥,就从店铺里头出来了。唯有成雅一个人,长得有点三大五粗,在这些个玉面公子的堆里有点拉低整体档次,于是她默默的抹了一把眼泪之后,十分务实的让韦凤把她打扮成了唯一的小厮。

    再次翻身上马,成雅将自己刚才买来的馒头、包子、肉干递给她们,大家都或多或少的吃了一点,唯独澹台凰是半点心情都没有,什么都每吃!

    入了沙漠,她们也都没换骆驼,因为骆驼虽然在沙漠中比较有用,但到底没有马的速度快。故而带上了不少马儿的事物和要用的水,策马奔驰!

    六天彻夜不眠的奔袭之后,她们终于到了沙漠的边沿地带,再走出两三里的路程,就到了草原上了。就在这时候,澹台凰从马背上下来,轻轻扫了她们一眼:“出了这沙漠,前方等着我们的可能是一场恶战,今天都好好的休息一下!”

    大家一听这话,当即都从马背上倒了下来。

    也都确实是累到快不行了,她们也正在担心就这样出去之后,这种精神状态能做什么。好在澹台凰没有在担忧之下失去理智!

    几人躺在沙漠,细碎的黄沙之上,仰天看着夜空。沙漠的夜空,竟然连一颗星星都找不到,只能看到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像是一只巨大的手,笼住了天空。

    人在累极的时候,往往反而睡不着。成雅将干粮递给澹台凰:“公主,您吃点东西吧!”

    “没胃口!”并非是澹台凰矫情,是真的没胃口。这路上按理来说,jiù shì 一个铁人也该感觉到饿了,可澹台凰偏偏就不饿,一点都没觉得饿。

    “不管饿不饿,还是吃一些,太子殿下到现下还生死未卜,您要去找他,身子骨不行怎么成?jiù shì 强撑也要咽进去!”成雅皱眉开口,她倒还记得,随公主出嫁的那天早上,她出去打水,在路上遇上了正在给公主编戈塞花环的太子殿下。

    那时候,她行了礼,zhǔn bèi 走。却是太子殿下叫住了她:“成雅,以后本宫不在她身边,你要好好的照看她,若有半丝损伤,本宫唯你是问!”

    “若她在北冥过的不好,或是君惊澜待她不好。你便传信给本宫,本宫去接她回来!”

    “是!”她当时应答的那一声,到现下都犹言在耳。而现下,太子殿下生死未卜,她也更要好好照顾公主才是。

    澹台凰见她坚持,bsp;mò 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将她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撕下,一口一口,食不知味的往嘴里送,静静bsp;mò 着,整个场面都是寂静无声。

    而所有人,都能明白澹台凰的心情。不仅仅是因为澹台戟,还因为……

    她们离开北冥到今日已经是六天,按理来说,北冥太子若是有心,应该已经追来了。jiù shì 不追来,至少也应该派人来保护澹台凰,或是问候一句,可是……。什么都没有!就像根本忘记了澹台凰zhè gè 人一样。

    澹台凰看着一片漆黑的天空,心也被蒙上了阴影。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总之吃什么都没有感觉,嚼蜡一般。他这般不闻不问,该不会,是放弃她了吧?虽然心中一直有不太好的预感,却也因着感觉他不会出事,所以没往那边多想。

    韦凤沉寂了一会儿,忽然偏头看了她一眼:“公主,要不要属下传信,问问太子殿下的消息?”

    她是掌管君惊澜手下情报的第一人,标准的女特务,但自从跟了澹台凰之后,最主要的任务倒成了保镖。下线的消息都传递给了她的直系部下,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跟他们接洽过了。

    这话一出,澹台凰倒是犹豫了。久久静默了半晌,也没接话。其实她是有点害怕,怕传来的消息,是君惊澜很生气,决定跟她划清楚界限。一国太子,大婚之日,各国使臣前来,新娘子却跑了!

    这不仅仅是伤了心,也还伤了颜面。

    众人一见她bsp;mò 不语,登时也能明白她的考量和担忧。韦凤劝慰道:“公主,你不必担心,爷对您的心,不会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就改变的!”

    只是这话说完,她自己的心中也有了一瞬间的迟疑。可,若真是如此,爷为什么到现下还没来呢?就连派个人问问公主现下的情况也不曾。

    最终,是澹台凰深呼吸了一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好,你帮我问问也好!”不论是什么dá àn ,也都好过现下忐忑着,一无所知!

    ——

    北冥朝堂,此刻已经是翻天覆地。

    那些常年受太子党欺压的人,这下子也是终于找到了落井下石的机会。联名上奏,说太子殿下陷入昏迷,能不能醒来还未可知,国不可一日无储,希望皇上能够另立储君!

    当然,这些联名上奏的大臣,在出去做这种事情之前,也都没忘记吩咐自家的下人们,将自己的轿辇做的结实一些,再结实一些,以免在半路上出了什么yì ;,毕竟太子殿下在北冥声望很高,他们这样做容易被bǎi xìng 们围攻,到时候丢了脸面是小,丢了性命事大!

    这不,今儿个一早,大司农又进谏了一番,这一次不仅仅是拿君惊澜昏迷说事,还列举了他的几大罪状,穷奢极侈,手段毒辣,残害忠良,视国法如无物,草菅人命!

    德行有亏,不仅不宜为储,还应当送交宗人府查办!

    这一条一条,都是有理有据,也算是天下人有目共睹的!太子殿下好好的之时,没有人敢出去捻虎须,现下这便成了标准虎落平阳被犬欺!

    要问他们这些人为什么敢这样猖狂,原因很简单,太子殿下已经足足昏迷了七日,就连神医都束手无策!现下说是还活着,其实不过jiù shì 每日用参片吊着一口气,就连进食也是强行灌入的,还都是些磨碎了的粥,和剁成了粉末状的食材,才能吃进去。

    这眼见当真是活不下去几天了,这些人自然都土拔鼠一样纷纷冒头了!踩君惊澜都是次要的,最好呢,是在能踩完之后,可以扶持出一个能给他们这些人最大利益的皇帝,到时候他们不都是有了从龙之功的大功臣吗?

    这种对未来人生的美好憧憬,支撑着他们不断的作死。

    这不,大司农早上才进谏,不知道这事儿是怎么就长了翅膀一样,传的满天飞。以至于他顶着无数侍卫们杀人般的目光,浑身不适的从皇宫里头出来,还被“不小心”的炎昭将军,“不小心”撞到了,肩膀一撞,一屁股跌坐在地!还不小心摔了尾椎,疼得老泪纵横!

    炎昭似模似样的把他扶起来,司马清和独孤城各自夹枪带棒,好好的ān wèi 赞美了他一番,无非是说大司农英勇,善于抓住一切机会落井下石,真是不世的大丈夫。直直的把大司农“夸奖”到老脸通红,羞愤欲死!

    这三人才冷哼了一声,大步而去。

    爷陷入昏迷之后,就一直有人在弹劾,但是能弹劾到大司农这份上的,那真真是绝无仅有!要皇上废太子就罢了,竟然还要将太子爷提交宗人府查办,不知道他还要命不要!太子殿下手下奇才众多,高手如云,朝堂之中一半以上都是爷的人,包括他们三个在内,个个忠心耿耿。更有太子殿下的母舅,北冥第一世家大族广陵王府撑着,谁要是敢动太子爷,那根本jiù shì 在找死!

    所以,爷即便是重伤昏迷,也断然不是这几个老不死的可以撼动的!而现下,没爷的命令,不能动手杀人,但是“不小心”撞上几下,讽刺一番,总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大司农大人悲伤的捂住自己的尾椎骨,在反对太子爷的其他两名朝臣的搀扶下,撑着一把老骨头,艰难的从皇宫里头出来。

    这一路上啊,李大人十分qīn qiē 而关怀的问他:“大司空,您进谏之前,马车扎实否?有无让下人再镀上几层?”

    大司农倍感莫名其妙,其实他前些日子都奉命出京城去征集粮草赋税了,昨夜才回来。回来之后上表写了自己此次出门的成果,又正巧听说太子殿下重伤昏迷,心中大喜,在床上在辗转反侧了一整夜,想着今日应该如何弹劾,认真的措词思考,哪里有闲工夫去折腾马车?

    不过,折腾马车做什么?

    他这话一说,不仅仅是李大人咽了一下口水,王大人也咽了一下口水,只十分同情道:“大司农,您知道顺天府的司徒大人,和吏部的左大人,今日为何没有来上朝吗?”

    这话一出,大司农惊了一下,终于开始有点害怕:“难道是因为他们弹劾了太子殿下,已经被暗杀,遭遇不测?”

    “唉……”两人同时叹气,又摇了摇头,十分悲悯又意味深长的道,“那倒是没有,等一下您就明白了!下官们虽然也敬佩您仗义执言,敢于与恶势力作斗争,是我们北冥的顶梁大柱,但是我们已经年老体弱,实在经不起折腾,已经快到宫门口了,我们就在此分手,各自回府吧!”

    两位大人说完之后,就把大司农给扔了,转身就走。你以为我们不想弹劾吗?我们不敢啊,看你来弹劾了,还以为你已经做好了充分的zhǔn bèi ,搞了半天你啥zhǔn bèi 都没有,你,你……你安息吧你!

    大司农看着他们两个那据说是年老体弱,实则身强力壮健步如飞的背影,愕然走出了宫门口,可这一出来,就看见无数bǎi xìng 凶神恶煞的看着他。他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这jiù shì ……!这样一想,他赶紧连滚带爬的上了马车……

    长安令看着他的背影,同情的叹了一口气,一挥手,示意一队人马护送大司农。唉,同僚一场,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然后,然后……

    “砰!”、“砰!”、“咚!”无数臭鸡蛋和烂菜叶,对着大司农的马车砸了过去!

    殴打冒犯朝廷命官可是死罪,但是法不责众,是自古以来的道理。整个皇城的老bǎi xìng 都来找他的事儿,这决计不可能把几十万人全部关进牢房处死啊!

    这一坐进马车之后,大司农大人终于放心,啊,幸好自己有马车!不用镀上几层,李大人和王大人未免也太危言耸听了!不jiù shì 几个臭鸡蛋和几片烂菜叶吗,一点事儿都不会有……

    结果!

    “铮!”的一声响,一把砍刀从窗口飞了进来!险些没削断了他的腿……

    接着,又是斧子、铁锹各种凶残的利器,从窗口蜂拥而至,他的马车也开始剧烈动荡!车夫玩命一样飞快的赶马车,并哭丧着脸悲愤道:“大人,您弹劾太子殿下之前,为什么不先告知奴才一番,奴才也好把马车做结实点啊……”奴才也好给自己穿一身刀剑不入的衣服,你看看我这被扔的头破血流的,你看看,你睁大眼睛看看哪!呜呜……。

    bǎi xìng 们还在破口大骂:“狗贼!若是没有太子殿下,我们北冥都不知道被东陵灭国多少次了,你zhè gè 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你老实说是不是收了东陵的贿赂!”

    “狗贼!滚出北冥!从今日起,有这狗贼在一天,jiù shì 杀了我,我也不纳税,看皇上撤不撤了他的职!”又是一人开口。

    “我们也不纳税!定要这狗贼被处置了不可!”众人附和。

    男人们无比愤怒,十分用心的告知大司农,从今日起,他所居的职位,该做的事情将再也没有以前那般容易了!官运也将严重受阻!

    不知又是谁,说了一句:“此等祸国殃民的狗贼,我们应该高举告示牌,游街示众,让皇上下令砍了他!”

    这话一出,大司农险些没吓得尿裤子!

    要是这些暴民真的游街,为了平息民愤,皇上说不好真的将他砍了!

    这下子,还有不少姑娘家愤而开口:“他无非是嫉妒太子爷风华无双,活该他克死了妻房又娶不到继室!”

    这话直直说得大司空泪流满面,他和妻子十分相爱,可惜夫人难产而死,就给他留下了一个儿子,他伤心欲绝,没有再娶。bǎi xìng 们一直称赞他专一,是难得的好男人,故而在民众间的口碑也是极好,估计这也是自己和太子党的人明里暗里作对了这么久,也没被太子爷卡擦掉的理由!但是今天这般当堂状告了太子爷,他的专一就变成了克妻和没女人瞧得上?

    这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举而错泪双流!

    等他到了自家的府邸门前,尽管长安令已经派人护送,他的马车却还是已经七零八落,他本人也就被砸的剩下半条命了,无辜的车夫正在口吐白沫!

    ……当zhè gè 消息传到太子府的时候,所有人俱是冷笑了一声。先前弹劾太子殿下的那两个人虽然惨,但也没到zhè gè 份上,这大司农也是自作自受!

    南宫锦冷冷道:“有了今日大司农这一出,便当再也没有人敢接着落井下石了!”现下东陵和西武联姻,说不准就要联手来攻打北冥,漠北大乱,北冥无国可堪联合,惊澜还在昏迷之中,情况原本危急,哪里还容得下那些蠢物搞什么内讧来雪上加霜!

    小苗子看了一眼躺在床榻之上的人,眉毛挑了挑,尖细的嗓音缓缓想起:“这要是爷醒着,定然也就只会问他一句,作死之前,饭吃饱了吗?后事zhǔn bèi 好了吗?”

    这般说罢,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南宫锦扫了君惊澜一眼,也很是忧心。他这次被石头砸了头,脑中有血块,什么时候醒未可知,醒来之后会不会有后遗症,也完全不知道。

    可,这七天,他倒真的是应证了他的话,在娶到澹台凰之前不会死,却也……不醒。

    就在这会儿,夜鹰进来了。

    看了一眼殿内的状况之后,开口问:“影部的首领韦凤传了信过来,问我们太子殿下现下的境况。属下是否如实答复?”

    这一问,南宫锦沉吟了片刻,摇头道:“就说东陵和西武联姻,惊澜正在部署,无暇顾及她那边的情况,让她自己好自为之!”

    她这样一说,屋内之人都惊了一下。

    夜鹰虽然诧异,但还是领命出去了。

    待到夜鹰退下,小苗子方才开口询问:“夫人,您这是何意?”

    “澹台凰现下要操心她哥哥的事情,惊澜的事情告诉她,反而让她分心!”南宫锦很直白的说出自己的考量。

    “可……”小苗子顿了顿,接着道,“您刚刚说的那些话,似乎是有些……”不近人情!

    要是澹台凰听了这些话,无论如何心中都是不好受的吧?为何不说几句安抚之言呢?

    南宫锦闻言,冷冷哼了一声:“即便我再喜欢zhè gè 儿媳妇,即便她离开有再合理的理由逃婚,但不可否认的,是因为她的yuán gù ,惊澜才变成了现在zhè gè 样子。不过是几句不中听的话而已,她就不该受吗?”

    即便和澹台凰是老乡,但到底还是亲疏有别!惊澜才是她的bǎo bèi 儿子!

    她这样一说,其他人便不好再说什么了。其实他们心中也隐隐觉得太子妃不该,但,兄长遇难她走了,也是人之常情,罪魁祸首,还是那个幕后之人!

    ——

    密林之中,楚玉璃的车架之前,已然是尸体遍地。而他却还十分淡然的坐在马车之中,点尘不惊。

    纳兰止几乎已经绝望,太子殿下什么都好,独独jiù shì 身中剧毒,不可运功。到这一步,他们估计是命都保不住了!

    他叹了一口气,问临终遗言一样,问楚玉璃:“殿下,我们即便死在这里,澹台凰也都不知道您是为她而死,您觉得值得吗?”

    楚玉璃微微一笑,淡淡道:“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她知道了,反而觉得欠了我,不得心安。jiù shì 不知才好!而且,你以为,本宫便是这么好杀的?”

    他这话音一落,一柄长剑,徒然挑开了车帘。

    内外之人四目相对,沉寂了片刻,黑衣人才咒骂了一声:“被骗了!”

    心中一怒,一剑就对着楚玉璃刺了过去!

    纳兰止正要上前去挡,忽然,一柄长刀,破空而来!直直的插上了黑衣人的背脊,刚毅男子墨色的披风在猎猎长风之中作响!

    钢刀扫过,一股无人比拟的杀伐之气,震慑长空!那是来自于战神的威严,不可冒犯!

    原来。是百里如烟逃到了这里,楚长风也追了过来。战神么,对于血腥味自然是敏感,他们动手打了这么久,又在同一片密林,楚长风早晚是能感觉到。

    这下,纳兰止方才明白了殿下下令往这边跑的原因。三皇子殿下在此,这些个杀手,便都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了!

    ……

    当“无暇顾及,好自为之”这几个字,落入了澹台凰的耳中,她只是失落了片刻,又很快的振作了起来。

    君惊澜若是这样说,那就说明他是有点生气了,但是比她先前担心的划清界限,已经是好了很多。做人不可太贪心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也只能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huí qù 好好找那妖孽道歉!

    几人越过沙漠之后,去的第一站,是雪山!王兄是从雪山坠落,她们自然要在雪山脚下找。

    但,远远的,便看见一群人在搜山。她们若是靠近,无疑等于羊入虎口!

    就在这会儿,山坡之下,她们看见了两个的熟悉的身影,躲藏在那里,正是韫慧和独孤渺,她们藏的角度很好,不仔细看都注意不到。澹台凰给了韫慧等人一个眼神之后,当即一起潜伏了过去。

    独孤渺听到脚步声之后,回过头一看,便见着了澹台凰等人,倒还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们这么快就到了!

    “情况怎么样?”澹台凰倒也不转弯抹角,直切主题!

    独孤渺赶紧开口:“澹台灭的人已经在这里搜寻了很多天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雪山这么大,他们搜寻也要时间,只是这样一直查找下去,澹台戟如果真的活着,藏得再深,也会被找出来!”

    眼见整片雪山已经被搜寻了一大半,就剩下那区区方圆五里的地方没搜,独孤渺看着都忧心。

    这下,澹台凰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最少现下可以证明,王兄还没有落到澹台灭的手上,也还极有可能活着!只是,独孤渺说的对,如果再这样搜寻下去,即便藏得再深,也会被找出来!这样的认知,让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就在这会儿,韫慧又轻声开口:“公主,您还记得陈轩画吗?”

    “记得!她怎么了?”陈轩画前段时间去过北冥,和韫慧也是有几面之缘。

    韫慧小声开口:“赟隐部落的那个画公主,在您的王兄出事之后,偷了她父王的兵符,带兵进雪山去找人了!还跟澹台灭的人马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冲突,现下她也失踪在雪山了,我想……”

    陈轩画进了雪山之后才失踪,而且是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失踪。那么,应当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被澹台灭下手杀了,第二种……是她找到了澹台戟,担心他行踪曝光,会遭遇不测,所以一人而行了!

    无疑的,这可能是个坏消息,也可能是个好消息!澹台戟还活着的几率,确实是增大了。

    “公主,我们是进去找,还是……”韦凤开口询问她的指示。

    若是往常君惊澜在,王兄也还好好的,澹台凰肯定不管不顾的贸然冲进去了,因为最后肯定有人帮她收拾烂摊子!

    而今日,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她一人而决的时候,她是前所未有的理智!一双凤眸之中满是晶亮的光芒,锐利如同鹰眸一般,盯着那座巍峨的想雪山,思索片刻之后,冷声道:“不!我们进去即便找到了,最后也不过落得一个被包围的命运,不可能在这样千军万马环伺的情况下出来!而且极有可能刚刚进去,就被发现了,到时候便只能做无谓的牺牲!所以,比起我们潜伏进去找人,从外围突破效果会更好!”

    她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点头,无一例外的觉得颇有道理。只是,如何从外围突破呢?

    就在沉吟之间,一只鸟,飞到了韫慧的肩膀上,叽叽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旋即,韫慧偏过头对着澹台凰开口:“公主,云雀说连云十八骑的首领,全部都被关在天牢里面,现下正在想法子出来,澹台灭想收服他们,他们怎么都不买账!”她也不知道zhè gè 消息有没有用,但是告诉公主总归是好的!

    她这样一说,澹台凰眼睛一亮!当即fǎn yīng 了过来,她就说为什么王兄出事,危难关头,只有陈轩画出来共患难!原来还有这连云十八骑!

    看了一眼正在雪山中搜查的人,只是顷刻之间,心中就有了一箭双雕的计策!“韦凤,你能不能将我易容成王兄的样子?”

    “呃……可以是可以,只是你gāo dù 不够,而且身型……”韦凤迟疑着开口。

    澹台凰登时心中大喜,扯下几块布料之后,垫成厚厚的一叠,然后飞快的脱掉鞋子,放进靴子里头。这样一垫,硬生生的高出了一截!她原本身型就高挑,垫完之后虽然还是不及澹台戟的gāo dù ,但比先前已经好了很多!

    韦凤见她连zhè gè 都想到了,当即重重的拧了拧眉头,开口:“我试试!”试试是用衣服还是用其他的什么,让身型再像一点!

    两个多时辰之后,才终于是成功了!

    让澹台凰狠狠的惊艳了一把韦凤的易容技巧,唯一的破绽,jiù shì 她身上没有澹台戟那骨子高贵优雅的气质。韦凤又给她喂了一颗药,吞下,咳嗽了几声之后,仔细的调整了一下,迈力模仿之中,声线也能和澹台戟基本吻合!

    然后,便zhǔn bèi 起身出去!

    凌燕一惊:“公主,你出去做什么?”

    “告诉他们澹台戟在这里,快来抓啊!”澹台凰眨了眨眼,笑得十分深沉。

    众人不明所以,澹台凰又接着补充道:“澹台戟这样安然的出去了,就表示王兄不在雪山,他们便不会再搜山了,王兄若还活着,也就安全了!”

    “可是您这样送出去,不是找死吗?”这样确实是从外围解了大皇子的困,但是代价未免太大!

    “你以为我是出去找死的?”澹台凰说着,又眨了眨眼睛,俯下身在她们的耳朵旁边,好好的jiāo dài 了yī zhèn !大家的表情从抑郁到释然到面露喜色,但最后还是有一点点担忧……

    是以,还是想拦着她:“公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记住,这一步,至关重要,我和连云十八骑还有王兄的性命,成败,也都在此一举!你们一定要做好我jiāo dài 的事情!”她说罢,大步踏了出去。

    剩下她们几人咬唇点头,按照澹台凰的意思去部署。

    澹台凰踩着步伐,大步而出,看着那些人的背影,冷冷笑了一声:“是想抓澹台戟么?本宫在这里!”

    ------题外话------

    昨天太子爷受了那么重的伤,你们也没有全部蹦出来甩上大把的月票表示慰问,看来你们一点都不在乎他,那哥就让他躺着,哼╭(╯^╰)╮!太子爷很生气你们造吗?王兄也很郁闷你们造吗?两个大美男生死未卜,也未见大把的月票关怀,他们都不想活下去了你们造吗……哼╭(╯^╰)╮!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鲜花、五星级评价票和可爱的月票爱抚,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