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家的诅咒?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了一下。独孤城等人属于不知道内情的,是以都十分奇怪的看向君惊澜。诅咒,他们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

    君惊澜也半睁开眼,眸中闪过一缕深思。无忧老人通晓天命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而这诅咒之事,若当真存在,那么,恐怕这天下间除了他也无人能晓。这样看来,还是见见为好!

    小苗子一听,面色登时就变得jī dòng 起来,无忧老人摆明了说是为了那个诅咒前来,难不成他是来帮爷的?

    这下子,南宫锦就算是再不欢迎那个死老头,冷着一张脸,沉寂了一会儿之后,也终于还是妥协了:“请他进来!”

    “是!”下人应了一声,便飞快的退了出去。

    独孤城和炎昭等人,似乎也明白zhè gè 属于皇室辛秘,知道的太多对他们似乎并不利,于是都十分识相的告退:“殿下,臣等先告退了!”

    “嗯!”君惊澜懒散的应了一声,狭长魅眸便微微眯了起来,看向门外。

    独孤城等人,则很快的退了出去。

    无忧老人,严格说来,倒还是自己师祖。

    他们出去之后没多久,便有yī zhèn 轻飘飘的脚步声传来,不一会儿,白胡子老者便几个大步踱了进来!他精神健硕,一双眼眸看似浑浊,实则极为清明,唇畔含笑,腰间别了一个酒葫芦。

    进门之后,便看见躺在床上的君惊澜,几个大步走到他床边,没多话,便径自伸出手探了一下他的脉搏。

    太子爷虽是有严重洁癖,不喜生人触碰,但也知道对方没有恶意,甚至是别有深意,故而没有动作,任由对方为自己把脉。

    无忧老人握着他的脉搏,表情冷凝,足足探了半晌之后,忽然摸着胡子,好心情的笑了笑:“到了这一步,竟然也还活着,得益于你曾经自断经脉习武,身体早已强于常人,再加上命大,这才是保住了一命!”

    南宫锦冷哼了一声,从旁不悦开口:“为什么听你这语气,好似我儿子活着,让你很遗憾一般?”

    无忧老人自然是知道南宫锦不喜欢自己的,他也不以为意,反正当年也是他为了自己的徒弟一命,才怂恿了皇甫怀寒给她喝忘忧水!

    故而,他只是hā hā大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偏头看了南宫锦一眼,道:“遗憾倒是没有,惊讶确实非常!这小子,倒也不愧是君临渊那个臭小子的儿子,比他老子有福气!”

    南宫锦冷冷哼了一声,几个大步走到一旁的板凳上坐下,不再搭理他。这无忧老人分明没将当年的事情和自己的怒气放在心上,她再说也不过是掉价罢了。

    百里惊鸿安抚的看了她一眼,示意她淡定一些。

    君惊澜听完这话,懒懒笑了笑,没再说旁的话,单刀直入:“不知无忧老人前来,有何见教?”

    他这一问完,无忧老人倒也不卖关子,径自从自己的袖口掏出了一个珠子,那珠子是火红色,上面一圈一圈,似乎是诡谲妖艳的光芒。他将那珠子放在自己的掌心,摊开,递到君惊澜的跟前,十分沉着道:“这东西,便是君家之人诅咒的祸根所在!”

    君惊澜看了看,却并未看出一个所以然,单单看来,mó yàng 像是一颗夜明珠,但上面诡异的红色,不知道是血还是别的什么。

    他凝视片刻之后,好整以暇的笑道:“无忧老人莫不是要告诉爷,爷之前从望天崖身受重伤而归,不日前又重伤昏迷,这些都不是人物,而是因为这颗珠子的神奇力量?”

    这话,说起来,就难免有了些嘲讽的wèi dào 在里头。

    无忧老人自然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嘲讽,但也丝毫不以为意,摇头笑了笑:“非也!只是有这颗珠子存在,便注定了君家之人命运多铎。只要命中天女出现,这颗珠子就会诡谲之光大盛,甚至可以说……是篡改君家人的命格!小子,严格说来,你其实已经死过一次了,若是老夫没料错,jiù shì 奈何桥的样子,你也该见过了!”

    这话一出,君惊澜便不再轻视自己的面前zhè gè 人了,前段时间,他倒确实是见到了,只是醒来之后,只以为是一场梦境,因为从干娘口中套话,他能知道父皇是并不希望他出生的,他也查过,父皇在临死之前还下令打落了一个嫔妃腹中胎儿,母妃若不是托了干娘一起,悄悄瞒着父皇,也不可能有他出世。故而,父皇当是不可能劝解他回来。

    所以那日看见的,他都只当成了南柯一梦,可现下,无忧老人却这么说……

    他顿了一会儿,修眉微蹙,终于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这下,无忧老人便又笑了笑:“这便说明了zhè gè 诅咒是存在的,你试想,遇见澹台凰之前,你可曾吃过这么大的亏?不论是望天崖那一次,还是这一次,也都是因为她。你要记着,人可以不信天,不信地,不信神佛,却不能不信命!君家之人,一旦爱上,便没有一个人逃过这样的宿命。可唯独你,在你身上,我看见了一丝契机,或许zhè gè 诅咒,你可以破!”

    太子爷闻言,先是轻轻笑一声,方才开口道:“可,按照您方才的说法,似乎本太子的父皇也是人中之杰,为何他却没破?”

    他不否认那个诅咒可能是真的,但他也明白即便是真的,最最重要的,也还是人为。能造成伤害影响局势发展的,定然是人为,那所谓的诅咒,该是祸根!只是,他虽然相信人定胜天,却并不信父皇没本事去破解,唯独他一人可以。

    无忧老人摇头,眉宇中也生出了一丝叹惋:“你父皇或许是可以的,但是他败,就败在一出生便有顽疾,败在从一开始命格之中就诸多磨难,故而……”

    他这样一说,君惊澜微微抬起头,狭长魅眸看向他,散出一种极为锐利的光芒:“父皇的事情,您知道?”

    他只知道,传闻之中,尤其在皇族。无数人说父皇是多么不堪,为了王权委身臣下。但,他并不相信,可,也一直求不出一个结果!问干娘,干娘也只是模棱两可的说一句:“你父皇若是活着,不会希望你知道那些!”

    然后,便不肯再透漏一个字。

    所以,他一直都很想知道当年的事情,虽然已经猜到了一些,但到底也都是些模糊的影像,得不出确切的dá àn 。他若能确切的知道当年所有的事情真相,知道父皇并没有欠人什么,或者也能对那个人狠心一些,不再放纵。

    他这样一问,南宫锦登时就不悦蹙眉!当年的事情对于君临渊来说,根本jiù shì 一场噩梦,她并不希望任何人将这件事情重新翻出开说,君临渊人已经不在了,何必还要去挖开他生前一旦触及便是鲜血淋漓的伤口?

    无忧老人顿了片刻,眼神也沉寂了半分,旋即,忽然像是一个长辈看着一个孩子一般,看着自己君惊澜,沉声开口:“你父皇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只是当时我不在煌墷大陆,赶不及回来。具体如何,我也不愿多谈,你只要知道,你父皇一生没有欠任何人,倒是别人欠他颇多!”

    他这话,无疑的在告诉君惊澜,上一代的恩怨之中,他的父皇是施恩的那一个,所以他并不需要怀有半分kuì jiù 。或者……也是在暗指,让他对幕后一再出手之人,不必再手下留情!

    君惊澜定定的看着他的眼,两人眼神对视。良久之后,他终于看懂了无忧老人眼中的颜色,点头:“本太子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你一再忍让,人家也未必感恩。反而会觉得……你是心知自己欠了他,所以才处处退让,让他的所作所为,越发不加收敛!”无忧老人这般说词,便是对君惊澜现下的境况也很了解了。

    南宫锦在一旁听着他们打哑谜,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玩意儿,正想转过头问问百里惊鸿,却看见了他若有所思的神色。手上持着白玉杯,微微低着头,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她心中咯噔一下,难不成身边是发生了一件什么事,大家都能探知,唯独她不知道?

    那边那两人,把说到这里之后,无忧老人便伸手,将手中的珠子递给他,轻声道:“若有一日,这珠上血色尽褪,诅咒便会破开!希望你小子,不要让老夫失望!”

    他话音一落,便不再等君惊澜回话,大步踏了出去。

    君惊澜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闲闲的问了一句:“本太子倒想知道,跟我君家诅咒有关的东西,为什么会在您的手中!”

    这话一出,无忧老人的背脊僵直了片刻,却没回话,大步去了,慢慢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太子爷看了看无忧老人明显有些异常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上光芒诡谲的珠子。顿了片刻,微微使力,似乎是想将它捏碎!若是碎了,不就也看不到什么血色了么?

    然而,这一使力,那珠子却是半点面子都不给,一动不动,稳如泰山。用了内力,仍旧是一动不动。

    终而,他淡淡看了一会儿,忽然眼神扫到不远处书橱上的一个锦盒之上,扬手一扔,将那珠子稳稳的放在扔到了锦盒之中,力道有些大,“砰!”的一声,锦盒容纳了珠子之后,自己合上了!

    小苗子在一旁看的惊奇,讶异的开口:“爷,您不信?”

    就这般随便的扔到锦盒里面收起来?

    太子爷轻轻“哼”了声,魅眸缓缓闭上,慵懒声线亦随之响起:“信,也不信!”

    信,是因为之前发生了太多事情,似乎都是在应验无忧老人的话,应验那个诅咒。不信,则是在从小到大,在想要什么都必须自己付出同等的代价去抓握之时,一切都必须自己去努力方能求得之时,忽然有人告诉他,因为这一个莫名其妙的诅咒,他其实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这似乎……是太离谱了一些!

    他这话音一落,那知道主人已经醒来的小星星童鞋,也欢腾鼓舞的从门外跑了进来,进门之后,第一眼看着床上的主人,第二眼就看见小苗子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个盒子!

    然后,星爷蹦蹦跳跳的到了君惊澜的跟前,举起自己的两只前爪卖萌:“嗷呜!”主人,星爷的爪子最近变细了你看见了吗?都是这些日子,整日整夜的为你烧香拜佛啊……所以你才能醒得这么快啊我的主人!

    看着某狼那谄媚的小眼神,太子爷忽然饶有兴味的笑了笑:“又是在打什么主意,嗯?”

    这话一出,小星星童鞋赶紧欢腾的往书橱那里跑:“嗷呜……”主人,那个锦盒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好吃的零食啊!

    “呵……”君惊澜懒洋洋的笑了声,凉凉道,“零食么,那里面没有,倒是下头的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你的最爱!”

    嗯?

    小星星童鞋皱着眉头过去,两只前爪将那盒子打开,瞪大了莹绿色的眼看了一会儿,然后默默的关上,再然后撒欢一样跑到君惊澜的身边,羞涩挥爪:“嗷呜……”

    讨厌,干嘛忽然给人家看那种东西!

    小苗子捂着嘴低低的偷笑,星爷小时候不听话,盒子里头抓着的是爷拿着jiāo xùn 它的小竹棍,星爷好些年没见着它了,方才看见一定还颇为怀念。前几日下人收拾东西的时候,似乎发现爷给太子妃也配备了一个小竹棍……

    到了这会儿,天色是已经晚了,南宫锦留下了药粉,开口冷嗤道:“亏的是养了快一个月才又伤了,不然你这后背怕得留下不少疤痕!接下来几日好好用药,哪里都不许去,小苗子你给我把他看牢了,若是他敢乱跑,你就直接来告诉我知道吗?”

    这话一出,君惊澜便是轻声苦笑。干娘也着实是了解他,知道自己躺不住,顷刻便想去漠北帮她,竟还叫了小苗子看住他。

    小苗子赶紧开口:“欸!夫人您放心,奴才一定寸步不离的守在爷身边!”

    “嗯,你这伤不养一个月,动都别想动,你不若不想英年早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南宫锦说完,就跟着百里惊鸿出了屋子。

    他们出去之后,小苗子犹犹豫豫的站在屋内,迟疑了很一会儿。方才大着胆子道:“爷,您重伤当日,奴才去找过他了……”

    这话一出,君惊澜狭长魅眸微微眯了起来,偏头看向他,似乎不悦。然,看了一会儿之后,见小苗子的脸上虽然有些惧意,但并无愧色,轻轻一叹,收回了目光。

    小苗子毕竟也是为了他的安危着想,才会这般自作主张。顿了片刻之后,方才闲闲问:“他承认么?”

    “承认!”小苗子叹了一口气,谁都不愿意相信那个人会是他,就连自己去找那个人的时候,也是怀了九分的què dìng 和一分的yí huò 。没想到那人竟然就轻轻松松的承认了!

    承认。

    zhè gè dá àn ,太子爷还是比较满意的。懒懒挑眉,闲闲道:“既然承认,便表示他还算是光明磊落,至少是心中无鬼!”

    “奴才也这样以为,但是他到底太极端了一些,偏生的就认为是您欠了他的!”小苗子说着,叹息之意更重了。

    君惊澜凝了凝眉,若有所思。

    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口便有下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爷,炎小姐,炎家大小姐醒了!”

    他表情十分惊喜,只因他对主子们的事情并不知道多少。便也听信了谣言,以为自家主子和炎玉有些前缘牵扯,是以十分开心的进来禀报了这样一个消息……

    这话一说完,小苗子心里就咯噔一下,为zhè gè 不知死活的下人捏了一把冷汗,旋即又忐忑的看了君惊澜一眼。就这样大刺刺的为了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进来打搅爷,也不知道他还要命不要……

    果然,便见着太子爷的神色冷了几分。凉凉不豫道:“跟爷有关系么?滚出去!”

    若她只单纯是炎昭的妹妹,醒了他或者会为炎昭觉得开心。但她对自己存了一份不该有的心思,那么醒了,或是没醒,便都跟自己都没什么关联。

    “呃……奴才知错!”下人后退了一步,登时吓出了一声冷汗。

    炎家大小姐醒了,爷难道不开心么?

    ……

    漠北天牢之中,澹台凰自然还不知道北冥发生了关于诅咒的这许多事,只静静的看着窗口,想着君惊澜那货是不是还在生她的气,也想着王兄现下到底怎么样了。

    心头沉重,便也jiù shì 浑身不适。

    回头看了一眼昏迷中的澹台明月和赫连亭雨,忽然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两个人,装得还真像。若她是王兄,真恨不得不顾他们的死活才好!偏生的他们对自己还不错,也是自己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叫她不能不顾他们的安危……

    时间一晃而过,轻轻松松的,便是一天过去了。

    进来天牢的人,都是澹台灭的死忠之人,也是知道内情的。所以看见澹台明月和赫连亭雨在牢狱里面,也并未露出异色。

    放下食物之后,状若不经意的看了他们一眼,起身便走。澹台凰却忽然叫住他们:“去告诉澹台灭,父王和母后昏迷之中,本宫无法为他劝服,让他马上送解药来!”

    这话一出,那送饭的人也没回应,直接往外去了。但澹台凰清楚,他们一定会把自己的话带到!

    “劝服?太子殿下,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连云十八骑的首领们一听这话,当即便无法容忍了,赶紧上前一步询问,尤其这询问还带了不少责问的意思在里头!

    澹台凰的凤舞九天已经破了第七重,耳听八方,对于她来说自然已经不是什么问题,对于角落之中的微末响动,也能听得清清楚楚。这天牢现下,有人监视着他们!

    为了能将时间拖到三天,她自然是要好好的演一场戏给澹台灭看:“还能有什么,如今我们已经落到了澹台灭的手中,为了你们和父王母后的安全,唯一的bàn fǎ jiù shì 让父王认可澹台灭,你们也臣服于他!”

    “殿下!”一个面容清秀,还微微带着些稚气的小将领站了起来,十分不悦的看着她。也因为年纪在这些人里头最年轻,所以说话也最冲,“殿下,您在说什么,我们既然发誓誓死效忠您,就算是死,也不会臣服与于他人!殿下如果一定要逼我们投靠那个乱臣贼子,还不如给我们一刀来的tòng kuài !”

    这话一出,其他人bsp;mò 了一会儿,一个年级稍长些的英挺男子也开口:“云起这话似乎是不敬,但末将也认为很有道理,末将跟云起是一样的看法!”

    “末将等也是!”其他人都齐刷刷的符合!

    澹台凰一听这话,似乎是生气了,面色十分难看,冷冷问道:“那你们这般,可曾想过那十万将士,你们要知道,你我的性命,在十万人的面前都算不得什么!若是我们全部都死了,那些将士们将由谁驭?他们若是反了澹台灭,那便是一场滔天灾祸,届时漠北就毁了!你们明白吗?”

    这话一出,那十八个人虽然还是个个面色不忿,但都bsp;mò 了下来。

    澹台凰“劝服”到这里,也似乎是见好就收,冷冷道:“本太子今日就劝解你们到这里,是你们的忠诚比较重要,还是千万将士的性命比较重要,你们自己想清楚吧!”

    她这话一出,那些人的表情开始变得极为痛苦挣扎。他们也实在不明白,殿下为什么会这样悲观,当年创建他们连云十八骑的时候,太子殿下绝对不是这样的……

    所有人陷入短暂的bsp;mò ,暗处那人自然也退走了。

    澹台凰听到响动之后,拿着自己的筷子,在地上轻轻的写了一个字,眸中带笑,隐晦莫名。

    十几个男人一看,便目露惊喜之光。

    那个字,是“装”。

    这下,他们登时就开心了起来,心下欢乐,面上却还是一副十分不甘愿,苦大仇深,似乎“澹台戟”这一席话是要屠杀他们父母的样子。看起来那叫一个悲愤莫名。确实是悲愤,被澹台灭那个卑鄙小人欺骗,才将他们全部拿下了,他们已经悲愤很多天了,所以现下演起戏来也是驾轻就熟!

    澹台凰看着,轻轻笑了笑,没吭声。

    一群人又这样在牢房里头待了一天,澹台凰这几日也一直竖着耳朵听着牢房之外人的对话,看能不能听到关于王兄的消息。按理说自己易容成王兄到了这里,澹台灭应该不会再去搜索王兄了,但是她心中还是很不放心。

    “他要父王和母后的解药?”澹台灭的表情有一丝迟疑。

    下人开口:“是的!昨日您去了军营,下令任何人不得打扰您,所以属下到今日方才前来禀报!”

    澹台灭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始犹疑。按理说父王、母后、澹台戟,连云十八骑都掌握在他的手上,他应该十分放心才是!却完全不知道为何,心中总是有些不安。

    在书房之内踱步,两头走了很一会儿。又细细的思索了很一会儿,才终于洗下定了决心!几个大步到桌案上的机关口一按,取出了那瓶子解药,将它递给那下人:“送进去吧!告诉他,他的要求,本殿下都做到了,只希望他不要让本殿下失望!”

    现下,也只能是有求必应了!

    “是,属下这就去!”下人应了一声,急匆匆的拿着解药去了。

    澹台凰收到了解药,自然也听到了澹台灭那一席话,只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冷冷道了一声:“叫他放心!”

    下人听罢,锁上门,转身就走。

    给澹台明月和赫连亭雨喂了药,没过多久他们就醒了。澹台明月看了澹台凰一眼,先是一怔,旋即桃花眸中闪过半缕深思,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澹台凰淡淡闭着眼,看不出半点想说话的意思,他倒也没有开口。只是眼底的神色,更加复杂了一些!

    等到第三日的晚上,澹台凰才终于开始有点焦灼了。

    míng rì 一早,jiù shì 自己答复澹台灭的日子,不知道凌燕、韦凤她们,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一直等到了晚上,夜幕完全落下,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才终于在窗口看见了三只一齐飞来的云雀,还笔直的摆成了一条线,澹台凰当即面上一喜,终于来了!这是韫慧和她商量好的暗号,三只云雀并排齐飞而来,表示一切都已经zhǔn bèi 好!

    接着,便听到密道之外,王宫之中,yī zhèn 惊慌失措的响动,还有看守大狱的人,也都全部跑了出去。“连云十八骑的人造反了,听说来了一万多人,快点!我们也去为二王子护驾!”

    他们是澹台灭的死忠之人,这时候自然也无法淡定!所以都飞快的奔了出去。反正“澹台戟”这些人都被关的好好的,没有钥匙也不可能逃出去,jiù shì 无人守着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话一出,监狱之中的几个首领,都微微愣了一下,连云十八骑,没有他们的命令是不可能异动的,尤其他们传递命令的方式极为隐蔽,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他们想着,都十分奇怪的偏头看了澹台凰一眼!难道是太子殿下的计策?

    澹台凰神秘一笑,来的,当然不可能是真正的连云十八骑,而是……

    只是她并未解释,当即起身,大声开口:“走!”

    走?!

    她这一说,天牢剩下的护卫也愣了一下,他们牢房门口那锁是千年玄铁所制,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怎么走?

    接着,便眼睁睁的瞪大眼,看着澹台凰从袖子里头掏出了楚长歌送给她的万能钥匙!大刺刺的将锁打开了……

    天牢中防守的人,只剩下了一小半,他们一见此,当即便惊慌失措的冲上来想要拦着。

    但澹台凰、澹台明月、赫连亭雨,连云十八骑,个个都是高手,就剩下这一百多个防守的护卫,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有人想跑出去通风报信,没跑出几步,就被澹台凰素手一扬,气流涌出,直接一掌解决了!

    出手毫不留情,让澹台明月又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接着,便是yī zhèn 打斗,他们个个下手狠辣,这些守卫倒地之后,莫说是追了,就连爬去通报的lì qì 都没有了!直到最后一个人被打趴下,他们方才往门口奔去!

    到了门口,澹台凰又使用了一下万能钥匙,成功的逃出了天牢!

    出去之后,便见着天牢之外,不远处五十多米处,有yī zhèn 幽光闪动,正是凌燕她们这几天挖密道的地方,而那幽光也jiù shì 信号。澹台凰面上一一喜,当即带着人飞快的冲了过去……

    而此刻,澹台灭听说连云十八骑只来了一万多人,根本没放在心上,并且还突发了雄心,专程带着人出去亲自剿灭,也好立威,让那些人都心生忌惮,再也不敢跟自己作对!是以也没有把连云十八骑的首领带出来威胁他们。

    岂知,等他带着十万兵马大刺刺的围剿,围着那一万兵马所在的地方,好好的包了一个饺子之后!派人进去一看,就插着几十根棋子,而那所谓的一万兵马,是几百头牛,尾巴上系了树枝,往前头奔袭来着……牛们跑了一段路,被横着的栏杆拦住了,所以就在原地拖着树枝不断的跑,于是造成了灰尘漫天,兵马无数的假象……

    这下,澹台灭的脸色很快就绿了!他们就这样大张旗鼓的跑来,轻而易举的被人家耍了?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是哪个废物谎报军情,给本殿下滚出来!”

    “殿下,是,是小的,小的……”一个斥候颤抖的跑出来,哆哆嗦嗦的满嘴就只剩下“小的”、“小的”,呜呜呜,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啊!

    澹台灭一见他,心中一怒,狠狠一鞭子就抽上了他的背脊!“没用的东西!”

    一鞭子抽下去之后,他面色一怔,很快的想起了什么,那透绿的脸色很快的就青了:“遭了!中计!”

    话音一落,带着兵马就往回赶……

    ------题外话------

    啊,今天被下令改文一整天,总算是赶上更新了,大家久等了!另外,哥明、后两天的考试是在校外,考整天(早上七点去,晚上八点回),还有上几本书仍旧在审核屏蔽中等着哥去解救。所以这几天即便有更新,也估计是每天晚上十一二点踩点更,而且字数可能就五六千。哥先跟你们说一声,免得到时候又骂我o(╯□╰)o……

    最后,万分感谢在这种整个书院的书基本都被屏蔽,哥也因为章节整改等一切乱七八糟的原因,更新时间变得如此坑爹,大家还在投月票给我!灰常灰常谢谢你们,太爱你们了,muma!也谢谢大家送的那些钻石、鲜花、打赏和五星级评价票等等,哥哥会努力的嗷!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