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奔袭,烟尘四起!草原上的泥土翻飞,澹台灭心中的急切之情,已然无法用言语表述!

    第三日,míng rì jiù shì 第三日!偏生的今天晚上出事,再加上这些日子以来,他心中莫名的不安,一切都在指向一件事情——这一切都是澹台戟设计好的阴谋,若是自己料的不错,他今夜就会逃跑!

    zhè gè 想法一出,他心中是又惊又疑又怕!澹台戟若是逃走了,后患无穷,以自己的能耐,断然不可能duì fù 得了他!只是若真的是这般,那澹台戟就应该是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这样的计策,为什么不当天晚上就逃走,却偏要等到今天呢?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他还没逃!是的,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飞马到了天牢的门口,看着大开的天牢门,他心中登时就咯噔了一下!翻身下马,极快速的往天牢里面奔去,他身后的护卫也都赶紧跟上!

    可是,一进门之后,便看见天牢的守卫都躺了一地,有的已经死了。有的咿咿呀呀的喘气,别说是站起来了,就连说话的lì qì 都没有了!一看见澹台灭带着人回来,登时挣扎着要开口……

    澹台灭几个大步过去,一把揪住其中一人的衣领,指着大开的牢房,高声怒喝:“人呢?关在天牢的人呢?”

    他脸色通红,显然已经气急,双眸也瞪得很大,硬生生气得要吃人一般。耗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抓到的人,就这么跑了!叫他如何不生气,而且父王、母后,澹台戟,连云十八骑都跑了!

    这岂不是等于……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父王应当很快的出现在民众的面前,甚至于告诉大家,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圈套。而澹台戟还是那个漠北bǎi xìng 拥护的太子,自己则从登上王位的美梦中彻底清醒,再不可能为王不说,还有可能很快的被澹台戟带人覆灭!

    这样的想法一出,险些叫他发疯!

    那人原本就只剩下半口气了,再被他这样一扯,险些没直接一命归西,恍惚间都能看见死神在对着他挥手帕了!咳嗽了几声,好不容易顺过了气,方才万分艰难的开口:“启禀,启禀二皇子殿下,人,人都跑了!”

    “跑了?他们怎么出去的?谁给的钥匙?”澹台灭气得额角的青筋都爆了起来,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逃出天牢,那把锁,分明是千年玄铁打造,没有钥匙绝对开不了!

    那狱卒被他掐着,硬生生的呕出了一口鲜血,这才终于又缓过了一口气,这才又断断续续十分艰难的接着开口:“是太子,太子的手上有钥匙,那钥匙古怪的很,不仅仅开了他们牢房的门,就连天牢,天牢的大门也给打开了……”

    澹台灭深呼吸了一口气,已经是怒极!一松手,抛下了他,任由那狱卒狠狠的摔到在地,险些没折了腰,他才大步离开:“都还愣着做什么!追!料想他们无论如何也跑不了多远,追!追到了不必回报,就地格杀!”

    “是!属下等领命!”士兵们应了一声,旋即飞快的冲去追捕,所有人的表情都十分肃穆!

    他们都是澹台灭的亲兵,现下这看似捉拿叛贼,实则谋反的事情,事实上他们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而接下来,他们若是能完成任务,若是将那些人都射杀了,荣华富贵指日可待,若是没有,等待他们的jiù shì 灭顶之灾!这已然不单单是二皇子殿下一个人的问题,这还关系他们自己的身家性命!

    澹台灭阴沉着一张脸站了良久,今日也是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明明抓了连云十八骑的首领,还控制了父王,他这王位是坐定了,偏偏就因为不知满足,因为贪欲,还想收服连云十八骑,还想父王名正言顺的把王位给他……贪心不足蛇吞象!

    得到了,不知满足,想求得更多。最后连原有的也一并失去,许多人间遗憾与追悔,jiù shì 这样造成。澹台灭今日,也当真是得到了一个极为惨痛的jiāo xùn !

    数十万士兵,在漠北的皇城抓人,搅得整个皇城都是鸡犬不宁,动荡不安。只说是捉拿逃犯,在bǎi xìng 们家中挨着搜查,原本传言说太子殿下谋反,他们心里就几百个不信加万分阴郁,现下还来他们家里翻箱倒柜的找,这下也更加是民怨不止!

    可,翻找了大半夜之后,却是什么成果都没有!

    待到一拨又一拨的士兵到澹台灭跟前禀报,说没找到人的时候。澹台灭在极度愤怒又惊慌之下,终于再次想起了那个细节——对了!三天,澹台戟要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他bsp;mò 下来,站在城楼之上,看着无边夜色,静静思索了片刻,终于眸中神色一暗,想起了自己漏掉的细节:“翻土!地上找不到人,不可能已然飞出天外!定然有地道,马上去翻土!”

    他这命令一下,下人们赶紧领命去翻土。

    而这时候,澹台凰等人,全部都在地道之中急速qián jìn !澹台灭的智谋虽然是比不得澹台戟,但也绝对不蠢,那么多人搜索不到,自然也能很快的想到地道上来!所以澹台凰现下,也jiù shì 抓zhè gè 时间差,只要澹台灭晚想到一会儿,他们就多安全一些!

    现下整个漠北,唯一安全的地方,就只有连云十八骑的阵营!进入营地之中,澹台灭就不可能轻易将他们如何,只是营地毕竟离天牢太远,直接奔逃,定然会被澹台灭遍布在漠北的那些人追上,所以也就只能走地道,这也是澹台凰为何要三天时间的原因!

    三天,两天让凌燕她们挖出这样一条密道,一天去zhǔn bèi 那些牛,并制造出数万兵马的假象。这么算下来,便是三天,刚刚好!

    这一路,所有人都神情紧绷,没有说一句话,只埋头往前!

    足足两个多时辰之后,才终于到了地道的终点!上头的盖子,很快的被韫慧和韦凤揭开,伸出手将澹台凰从里面接了出来!

    半点星光,很快的从地道口照了进去,所有人皆是会心一笑。这光亮,在这时候,也还当真是意义非凡,该是所有的云雾终于被拨开,澹台灭也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的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吧?

    唯独澹台明月和赫连亭雨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怎么说话。

    百米之外,jiù shì 连云十八骑的军营,到了门口,大家也都不敢懈怠!澹台灭的人,现下已几乎是遍布了漠北,也都不知道这附近是不是也有他的人潜伏着,故而大家都飞快的往军营跑去。

    澹台凰的马拉松优势也再次派上用场,跑了这么久都没觉得累,这说明我们要勤于锻炼身体,这样不仅仅打架不会输给别人,逃跑也会比一般人利索!

    跑到军营的门口,守卫们当即上前,举着长戟便是一声防备的怒喝:“什么人?”天色太黑,看不清楚。

    “睁大眼睛看看清楚老子是什么人!”云起的脾气最是不好,第一个发飙!

    这一吼,zhè gè 场面沉寂了片刻,士兵们便开始大声高呼:“首领,你们回来了?太好了!你们终于回来了!”

    众人方才拥簇着进了军营,澹台灭的人就风风火火的杀到了!

    可惜,到了这军营门口,只得堪堪停下,不敢跨越半步!连云十八骑的人,到了战场上,那可都是些野兽,他们就这样贸然冲进去,除了找死之外,不会有第二种解释!

    怀着一种无比忧伤的心情,后退了数步……然后,十分伤心而又灰头土脸的huí qù 禀报澹台灭zhè gè 苦逼的消息了。

    进了军营,韦凤当即想叫:“公……”

    却见澹台凰的眼神扫了过去,示意她暂且别吭声!先观望再说,现下局势对他们原本就不利,父王的态度也未明,若是贸然传消息出去,让大家知道大王兄现下还生死不明,他们这边的人,也一定会像无头苍蝇一般的乱窜!甚至是不战自溃,所以她现下,还是以王兄的身份待着好!

    也能免了澹台灭又丧心病狂的去搜山!

    韦凤身为君惊澜手下,情报组织的第一人,自然善于察言观色,很快的明白了澹台凰的意思!便也不再称呼她为公主,见众人有些狐疑的眼神扫过来,她便接着笑道:“是公主让我们来帮您的,她带着我们一起来,可惜在路上摔了腿,怕耽误行程,便叫我们先来了!”

    这话一出,云起便大笑了起来:“不愧是我们的草原之花,果真是重情重义!只是不知那一万连云十八骑的人是怎么回事!”

    他这样一说,韦凤就把事情的大概都跟他们说了,唯独隐下了澹台戟其实是澹台凰易容而成的。

    众人听完,都大感钦佩!时间,计谋,人心,算计得分毫不差,尤其能算计到澹台灭听到只来了一万兵马,定然会亲自带兵去围剿立威。这一点心态都抓得极好,叫他们不得不佩服!

    众人赞口不绝,澹台凰却是淡笑不语。虽然君惊澜那贱人,曾经说在他身边,他一定会多多提点她,为她拔高智商,这一点让她很想把他一脚飞到天边!但她却也不得不承认,跟在他的身边,她确实是学会了不少,尤其是揣度人心!

    只是,王兄到现下没有消息,实在叫人忧心。

    他们这边是无比愉悦,而澹台灭几乎已经吐血。当然,他的吐血,是不会得到澹台凰半分怜惜的。只能噎噎自己而已……这件事情也很告诉我们,生气气坏的是自己,而你的敌人知道你在生气之后,却能开心到欢欣鼓舞,所以永远也不要为你的敌人生气!因为没有价值还很自伤。

    ——老子是月票涨涨涨,澹台灭吐血中的分割线——

    茫茫星河,一条银色的丝带,横挂在繁星之中,像是一条浅浅的河流,将很多人,很多事,都这样隔断。让痴情望断的人儿,都只能各自行走在自己的海岸,遥遥相望。

    而心中,纵然有再多的情义,也只能自己小心翼翼的收好,自己珍重。

    楚玉璃静静立在草丛之间,原本便十分浅淡的眉眼,现下更是看不到什么颜色。尤其仰望那空中一条银河,竟莫名觉得,淡淡的酸楚。

    他身后不远处,几匹马,上头是几个风姿卓绝的男子。

    楚长歌漫不经心扫了一眼他的背影之后,便不再看,只摇了摇扇子,回头看向楚长风:“三皇弟,那个给你破【和谐】瓜的姑娘还没找到,你这就跟我们回楚国了?”

    这话一出,楚长风面上的肌肉不动声色的抽搐一下,显然对楚长歌如此形容十分无言!但,他刚毅的唇角微抿,只冷冷哼了一声:“她逃到翸鄀大陆了!她也定然想不到,翸鄀大陆是谁的地界,若是到了南海对岸,再想逃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楚长歌闻言点头,当即便是愉悦而笑,十分幸灾乐祸:“也是,三皇弟好端端一个清白的男儿家,被三个铜板侮辱,生气也是很正常的!三个铜板,连个烧鸡都买不到……”

    楚长风也知道自己zhè gè 大皇兄不喜欢自己,没事儿就喜欢言语间打击一番,偏生自己也不喜欢斗嘴,是以没理会他。

    倒是一旁那飘飘欲仙的国师大人,看着楚长歌,淡笑着开口:“别说他了,倒说说你。就这么走了,她现下还在漠北,局势混乱,你就能安然放下吗?”

    zhè gè 她,彼此自然都明白是谁。

    大皇子殿下闻言,不甚在意的摇了摇自己手上的扇子,笑得风流不羁:“有什么放得下放不下?人生中之所以有那么多放不下,不是真的放不下,而是不想放下!一切看开看淡之后,自然什么都放下了。至于她,本殿下既然已经说了退出,便不会再去管她的闲事,护着她,是君惊澜的事,本殿下可没有往自己身上揽事的习惯!”

    而且,那个万能钥匙也给她了,那看似不过是个好玩的物件,但事实上真正用起来,用处也不少吧?他所有的bǎo bèi ,可也jiù shì 那件最有价值。到如今,他能为她做的,已经都做完了。他这般无能,现下jiù shì 去了漠北,恐怕也只是给她拖后腿而已,不如说放开便潇洒放开,各安天涯。

    这样说罢,想完,他又吊儿郎当的接着道:“再说了,本殿下的婚期也将近了!本殿下这些日子不在楚国,父皇无人没事就气气他,最近心理防线一定已经慢慢放低,受不得太大的刺激,要是这婚期本殿下没huí qù ,他一个生气一命呜呼,本殿下还得按照规矩给他守孝一年,不能出入秦楼楚馆,这生意也不划算!”

    笑无语一听他这么说,也知道这家伙该是将澹台凰放下了。心下也为他开心,他认识的这些人中,恐怕也就数楚长歌一个人最豁达了!听他这样一说,半真半假道:“你如此为你父皇着想,甚好,他知道了定然会很开心!”

    楚长歌没接他这句话,却笑问:“你呢?也不去帮帮她?”

    笑无语白眼一翻:“本国师已经‘死’了很久了,再不huí qù ,怕是老皇帝都要为我立衣冠冢了!”

    “你很介意衣服被埋?”楚长歌挑眉。

    “不!”国师大人严词反驳,然后端正道,“本国师是怕衣冠冢立下之后,本国师又活着huí qù 了,大家都以为本国师诈尸,这样bǎi xìng 便容易陷入人死可以复生的迷信之中,太上老君知道了,会谴责本国师的!”

    铜钱和夜星辰闻言,深深扶额……

    就在他们这对话之间。

    那站在河畔之人,微风吹起他墨色长发,在夜色中如一块上好的绸缎扬起,暖玉温润,浅而雅致。

    月白色的锦袍,在猎猎长风中作响。

    半晌之后,他忽然微微一笑,轻声开口:“你们先回楚国,本太子决定去帮她!”

    纳兰止皱眉:“殿下!”皇上已经下令让殿下马上huí qù ,这些年来,从殿下登上太子之位,皇上就从来不肯放过他的半点错处,只要找到机会,便大加斥责!这次殿下若是不huí qù ,皇上定然又会……

    “反正楚国,也没人希望本宫huí qù 。”他浅浅笑了声,几个大步过去,翻身上马,径自往漠北而去。

    只是片刻,便隐入月色之中。

    留下几人,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皱眉。他这话,似乎……

    ……

    而也就在这会儿,大半夜的,风华绝代的太子爷,在自己的府邸里面,竟然做贼一般,感应到四下无人,这才偷偷摸摸的从床上爬起来。

    穿衣服,极力避开小苗子,小星星,东篱等一切站在南宫锦那边,反对自己往漠北之人的耳目……

    他倒是相信她有能力处理好这些事,不需要他帮忙。但澹台戟现下生死不明,她恐怕已经快崩溃,却还要强作坚强去处理漠北那些事。而现下,东陵和西武的兵马还没来,他去看她一眼也好。

    只是,这衣服方才穿了一半,门忽然被推开了。亏得夫人有先见之明!

    小苗子公公站在门口,挥了一下拂尘,看着自己从小照看大的太子爷,十分和蔼,又笑眯眯的道:“爷,您这大晚上的,您这是想做什么去?”

    ------题外话------

    今天考试完毕,坐车回寝室的路上,qq中——

    山粉:哥,听说你今天去外校考试了,那学校离你们学校两个多小时车程?

    山哥叹气:是的,如果这次考不过,六、七月份还要奔过去重新考一次!

    山粉:哦!那哥啊,你今天考的怎么样?

    山哥bsp;mò ,旋即深沉道:今天哥考试之余,在该学校参观了一下,发现该校帅哥遍地,美女如云,风景甚好,所以正zhǔn bèi 六七月的时候,再去参观一番!

    众山粉也bsp;mò 了一会儿,然后各自掏口袋:哥啊,我们也没什么能帮你的了,给点月票你去换钱交补考费吧……

    ~(>_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