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公主,这封情书的内容,您觉得应该如何撰写?”韦凤的脑海中已经开始过滤千古以来,众人以文字传达思念之情的例子。其中大多是诗句,jiù shì 不知道公主是zhǔn bèi 借用前人的诗句,还是dǎ suàn 自己创作。

    澹台凰皱着眉头kǎo lǜ 了一下,然后,将nǎo dài 凑到韦凤的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番。

    韦凤的表情从一开始,还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听到后头之后,就开始越来越古怪,越来越哭笑不得,瞳孔越睁越大,最后竟然隐隐有一种要作呕的迹象!

    凌燕和韫慧,在一旁几乎是惊心动魄的看着韦凤那痛苦到无法言表的神色,心中也生出了几分好奇。

    最后,澹台凰的话说完了。而她本人的表情很正常,好似根本没说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只是写一封信告诉自己未来的夫君,唔,差一步就成为夫君的心上人,自己的思念,也顺便表达一下自己对逃婚的歉意,乞求一下对方的原谅,仅此而已,别无他物!

    但韦凤已经神色扭曲到仿佛不久之前被人施暴,细细看她那表情,竟似是刚刚吞了一只苍蝇进去一般,不,或者区区一只苍蝇,已经无法表达!

    严格说来,是吞下去那苍蝇的同时,该苍蝇还很不合时宜的产下了几只蛆虫!——总之,说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她僵硬着表情,嘴角十分抽搐的道:“公主啊,虽然属下很理解在热恋之中的人,都很喜欢拿肉麻当有趣,但是您不觉得这也太肉麻了一点吗?属下严重觉得爷看见了,八成……”

    要吐饭!

    “很感动?”澹台凰挑眉,十分乐颠颠的说着。话说她还没有写过情书呢,虽然刚刚对着韦凤说的那些,很能抒发自己心中的爱意和绵长的思念,但是她也承认里面掺杂了不少水分,有点……咳,好吧,是有很多过度夸张!

    这话一出,韦凤的脸色已经成功的从路边摊上的廉价麻花,扭曲成了皇宫里头御厨们精心制作的顶级麻花!均匀和精致程度提升了无数个百分点!

    好吧,感动。!

    也不知道是公主的三观扭曲了,还是公主的思想发展得太快,她有点跟不上步伐!

    终于,她已经不再对这封情书的内容抱有任何可更改的期待,只bsp;mò 了一会儿,然后十分无语的道:“那公主,您是否可以告诉属下,这封情书里头的哈尼和达令,分别是什么意思?属下也好做一下注解,避免爷看不懂!”

    她也算是博览群书了,从来就没看见过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词汇!她也相信,爷八成也是看不懂的……

    “呃,那你就把里头的达令,全部换成亲爱的,哈尼全部换成甜心!”澹台凰容色端正的点头。

    这下子,别说是韦凤了,就连没有听见情书里头其他内容的凌燕和韫慧,表情都开始很有点怪怪的,为什么要这样恶心的称呼那位……可怜的北冥太子?应该是可怜的对吧,除了zhè gè 词儿还有别的词儿可以表达她们的同情之情吗?

    然后,韦凤的嘴角又抽搐了几下,开口道:“公主,我手疼,您自己写吧!”这内容别说是写出来了,jiù shì 在脑子里面过一遍,她都觉得非常恶心!还,苍茫的天涯,辽阔的大地,天边最亮的星,空中最耀眼的太阳,啊,都比不上我爱你的……一丢丢。什么玩意儿啊!也不嫌渗人……

    “呃……”澹台凰又飞快的扭过头,看向凌燕和韫慧二人,“你们帮我写?”

    她其实是来古代久了,很多事情都是旁人代劳,自己亲自做的事情越来越少了,所以都已经习惯她们这些人给自己帮忙了。现下也是很条件反射一样,可以别人做的事情,绝不自己做!

    凌燕和韫慧飞快的摇头,看那两人的mó yàng ,几乎是想落荒而逃,开什么玩笑,bāng zhù 公主写那称呼恶心,韦凤听了一遍就好似吃了大便的情书?!还是不要这样折磨她们脆弱的神经了吧!

    “成雅呢?”求告无门,澹台凰开始想成雅。

    最终是韦凤咳嗽了一声,十分诚恳的道:“公主啊,您这封情书呢,属下没料错的话,应该是有什么事儿想请爷帮忙的,虽然属下没看明白您的dǎ suàn ,但一定是有深意在里头的,既然这样的话,属下还是建议您亲自写,比较能够表达您的诚心,爷那么聪明,若是让他一眼看出来不是您亲笔写的,有什么后果,属下几乎都不敢想!”

    作为一个比较仗义的姐妹,她还是赶紧把成雅也解救出来吧,而且她说的也还是事实,要是让爷知道公主一封情书都找人代笔,指不定那笑意得温和成什么样子!

    整个北冥太子府的人都知道,爷素来是越生气,笑得越温和。

    于是,澹台凰也在韦凤的这一席话里头,听出了许多道理,也是,那妖孽阴晴不定,高深莫测,脾气不好,又不容易伺候,要是让他知道这封情书不是她写的,说不准得真的十分生气,那自己的目的就更难达到了!

    最后……

    澹台凰搬了一个板凳,在月光下抓耳挠腮,又好好的重新思索了一番措词,忍受着五月中旬的蚊虫叮咬,认认真真的写了一封情书!其中亲爱的,甜心,bǎo bèi ,爱人,等各种让人反胃的称呼不知凡几。

    最让人感到无语的是,她写完这恶心至极的情书之后,还举着它,站在月光下,十分深情款款、抑扬顿挫的朗诵了一番!直直听的凌燕等人的隔夜饭都差点没吐出来,也登时就对太子爷充满了深深的,无限的,壮士扼腕一般的,同情!

    这得是有多命苦,才能被公主写一封情书这样折腾啊!

    澹台凰的朗诵行为完毕,然后,对自己情书的内容十分满意的深深点头,最终才将它折叠好,交到了韦凤的手中,嘱咐对方jìn kuài 为她送达!

    而这会儿,成雅也终于来了,她一见澹台凰便开口:“公主,奴婢方才打听到了一个大消息,听说上次您走了之后,娜琪雅就疯了!成日叫着大皇子的名字,还说自己应该是可以嫁给他的,搞得宫人们议论纷纷,二皇子殿下亦是震怒,下令将她关了起来……”

    她这样仿佛是得了一个天大消息的mó yàng ,十分兴致盎然的说完,其他人都无趣的耸了耸肩。

    不仅没觉得新奇。反而还多出了不少探究的意思在里头,尤其澹台凰,她几乎是有点诧异的看着成雅:“成雅,这种时候,你还关心他们夫妻之间的小事做什么?”

    就在她们或者是在讨论情书在那妖孽身上压榨出一点东西来,顺便试探一下他的态度,看看他还有没有生自己的气,或者是在讨论十六位首领被抓的当口应该如何应对,成雅竟然在关心澹台灭的家务事,这是不是太离谱了一些?

    她们这古怪的mó yàng 一出,成雅几乎是大惊失色,飞快的跪下,并急速开口解释:“公主,成雅,成雅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担心娜琪雅又搞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才去探查了一番!”

    澹台凰看着她,心里虽然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谨慎些也总是好的,这娜琪雅现下被关着,对我们是没有大妨的,倒是你这么jī dòng 做什么,本公主也没有zé guài 你的意思!”

    成雅听了这话,这才起身,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没再多话。

    在她们对话之间,韦凤已经用信鸽将信件送出去了,倒是韫慧机警,唤来了金雕,载着那信鸽去了,速度提升了不少,也能早点送到君惊澜的手上。

    送走了这封在韦凤看来,几乎是有点惨不忍睹,在其他人只听了个称呼,都只感觉不忍直视的情书,凌燕才问:“虽然是zhǔn bèi 在岑骑部落救人,但是我们现下是留在这里,还是先走?毕竟十六位首领的父母亲人可都在澹台灭的手中,说不准他们就会对我们下手。而且若不是极度危险,拓跋旭也不会偷偷传信出来叫我们走的!属下觉得,我们还是先走了,比较安全!”

    她这话一出,澹台凰便勾唇笑了笑,那笑意很是深沉。凌燕的想法不是没有道理,他们确实是走了比较安全,但……这也是一个可以看出这些人对王兄有多少衷心的绝佳机会,若是就这么走了,她是安全了,但之后呢?

    连云十八骑的首领,一定会对王兄失望!认为王兄这是不信任他们的biǎo xiàn ,一旦寒了心,jiù shì 原本宁可不孝都要拥护王兄的心,定然也就这样崩溃瓦解了!到时候投靠澹台灭的可能,就大大的增加,就算在他们投靠的过程中,她已经帮忙把人救出来了!

    最终,他们因为心中的愧意,也断然没有脸面再回到王兄的阵营,一个说不好,身甚至就自尽了来在证明自己!

    这样的结果,是严重的有些过分的!所以即便现下有再大的风险,他们也不能走!

    想透了之后,她便开口:“不走!现下便回营帐中,跟他们好好的商量这件事情!”

    这般说着,她又一边走,一边问韫慧:“对了,你们是怎么和拓跋旭接洽上的?”

    “您还没带着人回来之前,我们就和拓跋旭接洽上了。而这次将您和那些人都从天牢接应出来,找那些牛的时候,也多亏了拓跋旭帮忙,才给我们省下了不少事情。但是他们现下也惨的很,澹台灭谋反,各大部落的首领为了自己的性命和利益着想,要么就带着人投靠了澹台灭,要么就保持中立,一边都不站。表示只等着结果出来,就拥护为王的那一边!可偏偏陈轩画在这种时候,偷了兵符带着大队的人马去在找人了,就等于是公开和澹台灭为敌,现下澹台灭的兵马正在围剿他们,看样子是要杀鸡儆猴!”韫慧很快的将这件事情汇报给澹台凰知道,语气里面含了不少同情和叹息的意思在里头。

    “哦?”澹台凰微微挑眉,倒多了些兴致,先前在漠北的时候,就知道赟隐部落,几乎是第一中间派!和漠北除去王族之外的第一大部落,矫暨部落的力量几乎是同等的,大王兄出了事儿,她倒也没dǎ suàn 指望他们帮忙,但是澹台灭去围剿他们,不jiù shì 将他们推到自己这边了吗?

    韦凤一听,当即便开口:“公主,这是我们绝佳的机会,现下澹台灭有矫暨部落帮忙,还有赫连镇带了几个部落投靠,手上已经有了二十多万的兵马,若是我们能将赟隐部落拉拢过来,也不失为一大助力!属下认为,您可以派人去劝导一番,或是带兵去帮帮他们,届时因为您的施恩,他们一定会投靠我们!”

    韦凤的分析,按理说是在情在理的,但澹台凰却是笑了笑,颇为不以为然:“你以为拓跋邬是傻子?我们派人去游说,他定然也知道我们是为了拉靠山,可以què dìng 的是,即便陈轩画带兵去找人了,拓跋邬也没有半点想站到王兄这边来的意思,他仍旧是想保持他的中立,不然早就投靠过来了。而若是真的听你的,在他们陷入危难的时候去救,他们也会觉得我们别有用心,最终救了他们,我们也不过是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罢了!”

    拓跋旭么,几乎是不用怀疑的,定然是站在他们这边,但是拓跋邬现下才是赟隐部落的真正掌权人!

    她这样一说,韦凤才深切的认识到自己是太乐观了!但,她又觉得,就这样放任着不拉拢,确实是太过可惜。是以开口道:“那公主,我们就这样放弃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吗?拓跋邬到时候如果招架不住澹台灭的兵马,选择投靠澹台灭了怎么办?”

    这下,澹台凰倒是十分深沉的笑着摇了摇头:“放心!不会!草原上的儿女,都是烈火一样的性子,素来也都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要是澹台灭能将他们逼到那一步,就一定是杀了他们不少人,草原上的部落都是一体同心的,杀了他们部落的那么多人,你认为拓跋邬还能拉下脸去投靠澹台灭吗?jiù shì 他同意,他手下的人也不会同意!所以,最后……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两条路,第一,被澹台灭彻底绞杀,第二,投靠我们!”

    这话一出,韦凤眼睛一亮,心中登时生出了几分钦佩来!是了,让拓跋邬坐以待毙,那是一定不可能的,所有最终一定会有一个选择!而比起他们现下眼巴巴的过去,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求着人家来投靠他们,还不如就这样不冷不热的搁置着,等着他们主动来投诚!那时候,还何愁他们不忠心?何愁公主还要看他们的脸色?

    只是:“这样,似乎是有点残忍了!赟隐部落的人,也许会被杀掉不少!”

    “所以,赟隐部落还能保存多少实力,就看拓跋邬什么时候醒悟了!他若是醒悟的早,他们就可以少丢些人,若是醒悟的晚,那便也不能怪我们了!”不能怪她心狠,成大事者,不可妇人之仁!这种时候,她没有时间先拉拢拓跋邬过来,再去散发自己的人格魅力开解他!

    凌燕叹了一口气:“这似乎对拓跋旭也有点残忍了,毕竟他一直都在帮我们,而他也jiù shì 赟隐部落的少主,赟隐部落没了,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所以,你们就要马上告诉他,好好规劝他父王!拓跋旭是聪明人,若是他父王冥顽不灵,最终jiù shì 死也不愿意站到我们这边,拓跋旭知道该怎么做!”这下,澹台凰的唇边方才勾起了一丝诡谲的弧度。

    其他几人却看得心中一惊!登时就明白了她的想法:“公主,您的目的,也有一部分,是为了让拓跋旭夺权?”

    是了,若是拓跋旭最终选择了夺权,那赟隐部落,几乎jiù shì 抓在他们手上的了,定然是会站在他们这边的,比拓跋邬当zhè gè 首领,可要牢靠多了!

    澹台凰也半点都不隐藏自己的意图,很诚恳的点头:“是!反正拓跋邬也只有拓跋旭这一个儿子,不把首领的位置传给拓跋旭,他还想闹哪样?我们袖手旁观,拓跋邬冥顽不灵,最终也不过是加快了他们的实权更替进程罢了!”

    “可是这样对拓跋旭,会不会有点不仗义?”倒是年纪最小的韫慧,轻声发表了一下反对意见。

    不仗义么?澹台凰细细思索了一会儿,终究摇了摇头:“说不得不仗义,我要的,不过是赟隐部落彻底站在我这边!说句不好听的,若不是看在拓跋旭的面子上,对于这种冥顽不灵的中立派,在这种时候,不能为我们所用,其实最好就应该彻底消失!换了其他任何中立派现下被澹台灭攻打,我都是会想法子落井下石的!”

    对这样不què dìng 的因素,当然是狠心一些除去,方能安心!澹台灭二十多万兵马,他们十万连云十八骑的精兵,连云十八骑以一敌二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他们还有胜算!而这些不què dìng 的因素,若是没了,才能真正让她安心,否则若是投靠了澹台灭……

    更何况:“以拓跋旭的聪明,一定会知道我的意图,到时候他若是对我失望,选择投靠澹台灭,出于这番歉意,届时我也无话可说。所以,我们也是担着风险的!”这样的做法,她已经是真的手下留情了!

    毕竟,在家国大义面前,个人得失,都算不得什么。

    这会儿,拓跋旭的声音,忽然在她们身后响起。

    他语中带笑,其实并不十分在意:“公主没有在这时候落井下石,对拓跋旭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公主的恩德,拓跋旭自然也是记着。也请公主放心,公主易容成太子殿下的事情,拓跋旭不会透漏出去半分!父王那边,拓跋旭也会jìn kuài 劝服他的!毕竟显然,澹台灭他并不适合做一个皇帝!”

    这番话,已经是大不敬了!但确实是他的心声,这一点父王也看得分明,不然早在太子殿下出事的时候,他们就投靠澹台灭了。

    “与公主一样,拓跋旭也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情义固然重要,但是再重,也重不过家国大义!公主之大义,拓跋旭可以理解!”这话,拓跋旭说的十分诚恳。

    澹台凰闻言,先是一怔,最终倒是笑了:“你说的很是,倘若澹台灭适合做皇帝,我也好,王兄也罢,都不会拦着他!毕竟做皇帝,也是一件辛苦的事儿!而现下,我便会一心去找王兄,找到了之后漠北待不下去,就一起去北冥。但,他不hé shì ,他做皇帝,对于他这样的蠢货,君惊澜定然不屑与他合作。所以,说不准过不了多久,漠北就被皇甫轩带人覆灭了!故而现下,是为了给王兄报仇也好,为了漠北的bǎi xìng 也罢。漠北的王权,我都不能轻易交到澹台灭手上!而这一路,不管做下多么残酷的事情,我也将不会有半丝退却!”

    她说完之后,没等拓跋旭回话,便大步走了。

    拓跋旭徒然怔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她一身男装,看起来十分清秀的背影,却是异常的坚毅,甚至是……睥睨而挺拔!

    一个女人,却能有这样智慧,有这样狠辣果决的心思……他看了一会儿之后,轻轻笑了。

    自言自语一般,说了一句:“若是有你一日,你要破开女子不得为王的惯例,成为泛大陆的第一个女皇帝。拓跋旭一定——第一个支持你!”

    ……

    澹台凰进了军营之后,便看见了那十几只热锅上的蚂蚁气得铁青的面孔,他们一看见澹台凰,当即跪下开口:“太子殿下,我们正在派人找您商量对策!澹台灭卑鄙,竟然抓了我们的父母,这件事情,您看应该如何处理?”

    这话一出,澹台凰倒没急着说出自己的对策,反而先问:“那你们先告诉我,你们是如何想的?是dǎ suàn 将本宫交出去,还是无论如何,也都拥护本宫?”

    她这话一出,这些汉子们几乎是脸都急红了!当即就大声道:“殿下,您说的这是什么话,自古忠孝难两全,父母也是从小就教导我们,断然不可因为自己个人得失,便置家国大义于不顾!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是忠于殿下的!”

    “好!那本宫就告诉你们法子……”

    澹台凰便开始说道……

    ——

    三个时辰之后,北冥太子府中。

    不得不说,金雕的飞行速度是真的非常快。仅仅半夜,就到了太子府。

    夜鹰看见了那只金雕上的白鸽,以及白鸽脚上的印信,当即就知道了是韦凤让人传来的。吹了一下口哨,那鸽子就落到了他的手臂上。

    把信件取下来,打开,看了一眼。

    然后,表情开始很有点好看,还有点抽筋,还有很多要作呕的迹象。最后,忍着浑身的不适感,将信件拿着,交给了小苗子。

    十分中肯道:“公公,这封信件,属下方才看了一下,是太子妃亲自写给爷的情书!”

    “哦?”小苗子兴味的挑眉,很快就想将信件打开来看看。

    但夜鹰很快的拦住他,看着他的眼,诚恳的道:“公公,您还是别看了吧,属下担心您看了会吃不下饭,呕——”

    他这一说,一下没憋住,直接转过头去吐了!

    小苗子一愣,嘴角也抽搐了一下,看着他这吐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觉得这情书的恶心程度,恐怕会有点严重。

    于是他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没有看,直接将这封信带了进去,预备交给爷。

    然后。

    躺在榻上养伤的太子爷,听说澹台凰有情书给他,登时心情大好,却没直接接过来看,而是吩咐了一声:“让颜夕念给爷听!”

    颜夕是太子爷手下的一名能人,擅长口技,只要是她听过的声音,就都能模仿。

    “是!”小苗子应了一声,便传令去召颜夕来。

    不一会儿,颜夕就来了,她面无表情的将信件打开。

    便也在同时,听得太子爷躺在床上,端起茶杯,一边喝水,一边开口吩咐:“模仿太子妃的语气和声线,念给爷听!”她无法亲自念给他听,他便也只能另外想法子了!

    这法子,也当还不错。

    “是!”颜夕恭谨低头,然后,将信件一扫,表情忽然变得十分古怪,终而,抽搐着嘴角和眼角,咽了一下口水,十分抑扬顿挫的开口朗诵,“啊——!亲爱的夫君小澜澜……”

    “噗——”太子爷的一口茶水成功的喷了出去。

    小苗子也在一旁拼命的咳嗽……这是什么称呼?!

    颜夕也是脸色扭曲,爷没让她停下,她也不能停,只得又接着念道:“上次逃婚,是;之举,相信爱我的你,是一定会理解人家的,是不是啊我亲爱的小甜心!”

    呕——好想吐!

    君惊澜刚刚才被茶水呛到,现下更是表情诡谲,唇边笑意隐晦不明。禁不住捂着唇,轻轻的咳嗽了起来……

    接着,颜夕又十分有感情的朗诵道:“爱人,几日不见,你可知道,我有多么思念你!因为,苍茫的天涯,辽阔的大地,天边最亮的星,空中最耀眼的太阳,啊,都比不上我思念你的……一丢丢。所以,那苍茫的天涯,辽阔的大地,天边最亮的星,空中最耀眼的太阳,啊,也比不上我爱你的……一丢丢!”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还因为所以,但是这两者之间有什么逻辑联系吗?还有,太子妃这是不是形容不当了?可是这描述实在太古怪,她真的说不上来不顺畅在哪里,反正jiù shì 怪怪的!

    太子爷听了,狭长魅眸微微眯起,也是一副要笑不笑,好整以暇的mó yàng 。

    小苗子已经快吐了……

    “哦——!”颜夕又高声感叹,感情丰富的接着念道,“我亲爱的小甜心,你一定不知道,这几天因为想念你,我已然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亲爱的,我已然因为思念而消瘦,消瘦,消瘦,君知否?”

    这最后一句吧,乍一看是在作诗,仔细一看……还真没见过这么没文化水准的诗!

    于是,太子爷那要笑不笑的样子,也终于开始变得有点僵硬。

    小苗子的表情,就好似被人用闷棍打了一顿……

    表情扭曲的颜夕,又模仿着澹台凰的语气,万分动情道:“亲爱的bǎo bèi ,我相信你也深深的思念着我,就如同,我那样深深的思念着你一般!是否,你睁开眼、闭上眼,都如同我一样,仿佛能看见你在跟前,快活的跑来跑去,又跑去跑来……”

    颜夕的脑后划过了一条黑线,这是马儿在撒欢吗?还两头跑!

    太子爷听着,bsp;mò 了很一会儿,那张冷艳至极的潋滟之容,也空白了很久之后,终于开口道:“你还是直接把最后一句念给爷听吧!”估摸着她若是有什么事情想找他帮忙,一定在最后一句。

    颜夕闻言,大感解脱,赶紧动情的把最后一句念了出来:“我的bǎo bèi ,你可知,我已然为你患上了相思病,日日心悸,难受至极!漠北所有的大夫都对我的病束手无策,亲爱的,恐怕这时候,只有你的救我,甜心,对着我伸出你的援手吧,因为……我是那样的爱你!——此情书来自爱你的小凰凰!”

    天哪!她今天真的不用吃晚饭了,这都是写什么玩意儿啊,太子妃这是在逗爷吗?还相思病,这不是神经病吧?!

    最终,太子爷bsp;mò 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有点;,而且不仔细听,还听不太出来。

    那如玉长指伸出,示意颜夕将信件给她。

    颜夕递给他之后,如获大赦,扭过头就拔腿跑了……下次这样的任务,拜托千万不要再交给她了,简直是要命啊,昨晚吃的饭,呕——

    小苗子此刻已经被恶心到面色惨白,站在一旁木然着表情问——

    “爷,听了之后,您有何感想?”

    太子爷闻言,拿着那封情书,又仔细的扫了一遍,最终慢条斯理的收好,放在自己的床头。

    动作十分优雅贵气,最后,闲闲的叹了一口气,薄唇勾引,懒洋洋的道:“内容过分夸张,语句华而不实,其中虚假言论颇多。但爷依旧心情愉悦,只是看完之后,爷已然三日不欲进食了!”

    “难不成您是因为感动?多看看这封情书就饱了?”小苗子嘴角抽搐着问。

    “不……爷是反胃……”他还没有那么恶趣味,看见这样的内容,还能感动到饱了!

    ------题外话------

    呃,字数到了,再不上传今天更新时间也来不及了,只能写到这里了。王兄安全的消息,明天一定送上,别抽别抽!但情书是送到了!所以山哥虎着脸看了众人一会儿,忽然躺倒在地——打滚求月票,不给月票不起来╭(╯^╰)╮……

    嗯,大家今天给力的月票,还有那些投票的可爱妹子潇洒的会员名,哥哥也都看见了,太感谢你们了,爱死你们了么么哒!

    然后,还有捂着月票的妹子也赶紧投给哥,天气渐渐炎热了,一直捂着是容易生出痱子的嗷呜……哥哥说这些只是关心你们,只是关心!(⊙o⊙)…

    另:也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打赏和五星级评价票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