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面色之凶狠,形状之可怖,叫人不忍直视!

    种种表情充分的体现了澹台凰现下极为不愉的心情,那小树条抽得虎虎生风,一下一下的响,好在她在动手之前,就找了一个比较偏的地方,所以现下即便动手,没有被其他人看见,不然的话,今日之后,漠北太子和北冥太子的绯闻就要传得满天飞了!

    澹台凰下手几乎是毫不容情,狠狠的抽打着,太子爷的表情则从起初露馅的心虚,慢慢变成玩味,最后开始有点阴沉!

    但是澹台凰太生气了,还没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就这样十分凶狠的抽打,直直的打到她手都酸了之后,才算是停了下来!而停下来后,那表情也恐怖的几乎要吃人!

    “打完了?”太子爷阴凉的声线缓缓响了起来,单单听他的声音,还听不出其中心绪,但不知道为什么,澹台凰听着听着,忽然就抖了一下!

    凝眸一看,她下手确实是狠,将他那价值不菲的锦袍都抽开了几条口子,但她到底也还没有生气到丧心病狂的地步,所以还不至于打出血来,听着他这不阴不阳的一问,澹台凰先是yī zhèn 底气不足,毕竟使用暴力似乎不好,但是想起他上次抽自己的那根小竹棍,登时就有了底气!于是,她又重新挺直了腰板,瞪着他道:“打完了!怎么地?”

    她这话一问完,他便笑着上前一步,吓得她条件反射的后退,这一退,就靠到了背后的树上,与他魅眸相对,就近了看他那张脸,微微恍神。

    旋即,他如玉长指微张,支在她的身侧,宽大的广袖沿着袖袍下滑,露出一截比玉色暖比月色美的肌肤,那上面是澹台凰的鞭子方才抽出来的痕迹,青一条紫一条,看起来相当狰狞可怖!

    太子爷又往前凑近几分,两人几乎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澹台凰看着他魅眸中的冷冽之色,顿时开始有点头皮发麻!呃,一生气就打了,忘记了这货是个不好欺负的货色,这……这不会被打回来吧?

    zhè gè ,貌似她的武功现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啊,如果动手的话,这,这……

    她眸中细微的惊恐之色,终究是传到了他的眸中,精致的薄唇勾出一抹懒散而魅惑的笑意,幽凉的目光扫着她,旋而,那三分温和七分冷冽的声线缓缓响起:“打够了么?”

    “是你自己皮痒,怪不得我!”澹台凰心里是发虚的,但俗话说鸭子死了嘴还硬,她jiù shì 属于嘴硬鸭子里面的高档品种!

    “哦?”他轻轻挑眉,那双深不可见底的眸中看不出半丝喜怒,看了一会儿她的脸之后,终于是恼了她贴着的这张人皮面具,伸手扯了下来!澹台凰一惊,正要制止,面具已经到了他的手上!

    她赶紧四下一看,方圆百米的地方都没有人,还好!然后,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人皮面具就这样一扯,要是被人发现了,她就惨了!

    她一问,他倒也没回答,伸出手,那如玉长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暖而舒服,像是温泉水流过一般,令人心情澈明,旋而,手下一个用力!

    将她的脸颊轻轻扯起一边,微微鼓着,像是一个小包子,她的皓齿也被他这一扯,露出来些许!

    澹台凰一怒,扬手就想挥开他的贱手,虽然她的身段容貌都尚可,但是:“瞎扯你妹!要是扯狠了不能还原怎么办?”那不叫胖了一圈了吗?!

    颊上的肉被他揪着,说话也变得口齿不清起来,但是眼中的怒火极为明显。

    “哼!”太子爷见她愤怒,冷冷哼了一声,这才算是放了手,旋即,懒洋洋的笑道,十分犯贱道,“不能还原,无非是更丑一些罢了,反正你已经够丑了,再丑一点也没什么关系!”

    这话一出,澹台凰手上的小树条又抽了过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只是这一抽,被他轻轻避过去了,长指一伸,将她手中的小树条扯了过来,往旁边轻轻一掷,落入草丛,再也看不见了。

    这样一个举动,这般笑意温和的神态,让愤怒的澹台凰童鞋心中开始十五个吊桶打水,各种七上八下。咽了一下口水,看着他笑得诡谲的面孔,皱眉开口:“你堵着我做什么?堵着我就能够改变你皮痒找抽的事实吗?”

    这话一问出,他忽然低笑了声,笑容之下,直直叫这天光都黯了几黯,慵懒的声线带着严重的凉意:“爷的太子妃,看来爷是假失忆,你是真失忆!”

    “嘎?”什么意思?澹台凰愣了一下,表情和眼神都十分迷茫,表示询问。

    她这一懵,他暖玉般的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似乎温柔的看着她的眼,闲闲问:“太子妃,你似乎忘记了,不日之前,逃婚的那个人是谁,给爷写了一封巧言令色,虚情假意的情书却是为了求爷帮忙的人是谁?要混淆皇甫轩的视听,想求爷,却听从了楚玉璃的建议,直接将事情搁置,等着爷来给你收拾烂摊子的人又是谁?”

    呃……

    澹台凰的心中顿时涌起yī zhèn 心虚,十分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呃,那个,逃婚你知道,我也是出于;,王兄他……”

    “嗯,还有?”太子爷虽然脾气不好,也勉强算得上是通情达理,所以这一点就不dǎ suàn 跟她计较了。

    还有,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还有啥?那个情书的事情,谁说我是虚情假意了,我字字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出于对你浓烈的思念和爱意,还有……”

    她闭着眼睛信口胡诌,登时却只感觉自己身边的气温越来越冷,小脸也吓得有点微微发白,瞅着他笑意温和的脸,小心肝打颤了半天,最后为了防止自己再胡扯下去激怒了了他导致发生什么yì ;,于是默默的选择了噤声!睁着凤眸,怯怯的看着他。

    看她终于是知道怕了,太子爷心中的阴云才算是被吹散了不少,语气却还是十足冷冽惑人,“温柔”的看着她道,凉凉道:“编,接着编!”

    “呃,好吧,其实那封情书的内容有百分之八十都是真的,只有百分之二十是我夸大其词!”澹台凰回视着他,状若十分诚恳的回话,只是那个心虚啊,等闲语言已经不足以表达!

    她话音一落,他剑眉又微微挑了些许,好整以暇的笑了笑,凉凉开口:“接着骗!”

    看他笑得越发美艳动人,眉间朱砂也好看到让人脚软,她终究耷拉着nǎo dài ,低下头自首:“好吧……其实百分之八十都是夸大其词,只有百分之二十是真的!”

    跟聪明讲话jiù shì 辛苦,你会发现你扯谎的水平直线下降,说任何假话都是在自掘坟墓!

    她这般一说,太子爷顿了一下,好好的回忆了一下那封情书的内容,表情微微泛白,似乎还是想吐,但细细思索了一下其间的成分,才勉强相信了她的话,那封情书的真实度,十之一二还是有的!

    是以,他的容色终于缓和了半分,冷睇了她一眼,接着道:“还有呢?”

    还有,说的自然jiù shì 楚玉璃的这件事情了,这件事情是完全没有bàn fǎ 抵赖的,澹台凰也不dǎ suàn 接着在这货的面前扯谎,因为扯谎的下场必定是被戳破,是以开口道:“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解释的,其实是我想找你帮忙,楚玉璃说即便放着,你也会帮我处理掉。不必亲自跟你说,所以我才……其实这几件都是小事,但我觉得像爷您这样心胸宽广的男人,是不会跟我计较的!”

    她jiāo dài 完自己的话,还没忘记往太子爷的头顶上甩一顶高帽子,哪,心胸宽广的男人是不会计较的,如果你一定要计较的话,就只能说明你心胸狭窄了!

    她最后这几句一补充,让太子爷的唇边懒散的笑意又深了一分,一线红唇微张,一字一顿的开口:“太子妃所言极是,这点小事情,一个心胸宽广的男人是不应该计较的。但是这些小事加起来之后,是否还能被称为小事呢?”

    这话,成功的把澹台凰噎住了,正在心中思量对策,又听得他慵懒声线复又响起:“而且,是谁告诉太子妃,爷是一个心胸宽广之人的?太子妃莫不是忘了,爷素来小肚鸡肠,尤其在你我之事上喜欢斤斤计较,锱铢必较!心胸宽广……呵,太子妃怎么会有如此不切shí jì 的奢想?”

    “……”得了,都不用想应对之策了,人家风华绝代的太子爷都说了自己小肚鸡肠,喜欢斤斤计较锱铢必较,她还能有什么词句为自己脱罪?看着他潋滟如画的面容,她已然死心,不再狡辩,颇为壮士扼腕一般的咬牙开口,“那你说吧,你想把我怎么样!”

    还能要了老命不成?大不了拼了!

    “想把你怎么样?”他闲闲笑了声,狭长魅眸定定看着她,端看了她半晌没说话,只是这眼神直直的看得方才还底气十足,一副要火拼架势mó yàng 的某女,秀眉微微挑了挑,心中隐隐没底。

    他双臂展开,两手放在她的两侧,几乎是自成了一方天地,将她困住,入目之间,都是他,身侧耳边也都是他身上淡淡的香气。这样绝对性一面倒的强弱对比,很明显能看出两人之间,谁才是强者!

    但,这所谓强者的眼神里面,却并没有属于shèng lì 者高傲自大的姿态,那双狭长魅眸只定定看着她,久而不言。

    直到又是yī zhèn 轻风吹来,将他们二人的发丝吹起,飘扬在空中,又慢慢纠缠在一起。他终于看着她防备的容颜,轻笑着开口:“爷想怎么样,爷能把你怎么样呢?”

    呃……

    这是要算账,还是不要算账,还是要往死里算账?澹台凰表示心里很没底!

    就在她心中已经没底到极致之刻,他终于收回了手,重重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似宠溺似;:“把你怎么样?你不jiù shì 吃准了爷舍不得将你怎么样,才敢这么猖狂吗?”

    鼻子捏的很重,澹台凰险些被他捏出鼻涕来,但听他这样一说,她愣了一下。

    看他还是在笑,仍旧似夺目天光一般慑人,仍旧温和到令人胆战心惊,但却还带着不少自嘲的意味。她心中一软,竟像是什么地方坍塌了一块,撞得心口一疼,直直的埋首扑入他怀中,话没多说,眼眶却已经红了。

    对一个人好,其实并不难,但无条件的去包容一个人,却太难太难。他不说原谅,也不再责备,只因为舍不得将她怎么样,便几乎是忍气吞声,什么都不与她计较,这样一份心思,她岂可不动容?

    他微微低下头,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上似乎有水雾,低笑了一声,又开始犯贱找抽:“太子妃,爷虽然不跟你计较了,但爷仍旧很生气!你可不要以为你这样小小的投怀送抱一番,爷就能原谅你!毕竟你这般姿容,连爷的十分之一都不及,叫爷如何因你投怀送抱而心软!你下次还是先好好的化个妆,认真的修饰一番……”

    这话一出,澹台凰额角青筋一跳,就知道zhè gè 贱人说不出好话来!她这样煽情的时刻,他居然也不忘记自我褒奖外带玩命找抽?抬头吼了一句打断了他:“你给老娘闭嘴,嘴巴是用来吃饭的,不是用来放屁的,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可这一抬头,唇被劫掠。她募然瞪大眼……

    辗转反侧,由浅而深。

    太子爷心满意足之后,方才退开,懒懒道:“嘴巴么,除了吃饭和说话,也还是有其他妙用的!”

    然后澹台凰飞快的脱了自己的长靴,扬手一甩:“鞋子么,除了穿着之外,也还是有其他妙用的!”

    长靴一飞,太子爷堪堪避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懒懒道:“太子妃,你我好歹是要做夫妻的人,但凡小小亲密一番,你的fǎn yīng 便总是如此激烈,这叫爷如何是好?”

    这话一出,澹台凰脑中忽然想起什么,关于貌似夫妻之间应该做的事情,又看了这妖孽一眼,登时面上一红,霞光一起,原本就绝美的容颜也更美了几分。话说,大婚当日,她都只想着嫁人,还没想到这一层来。要是真的成亲,岂不是要zhè gè ,那个,呃,合卺?

    看她面色微醺,倒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容色,太子爷心中一动,微微抬步,到她耳畔,似笑非笑的戏谑开口:“怎么,几日不见,太子妃倒学会害羞了?”

    这语中戏谑调笑意味实在太浓,又太过欠抽,好像jiù shì 在讽刺她从前都无比厚脸皮不可救药,所以永远不知害羞似的!

    于是,成功的刺激的澹台凰敏感而脆弱的神经,她三步并做两步,去捡起小树枝,对着他yī zhèn 猛抽:“混蛋!老娘从来都是一个含羞带怯,摇曳生姿,百年难得一遇的淑女,大家闺秀,小家碧玉说的都是我!我从来就很害羞!”

    这话说着,正巧叫zhǔn bèi 过来找她的为韦凤成雅等人听了一个全,远远的看着一身着男装的绝美女子,疯婆子一样的拿着一根小树条,十分凶残的追打一风华绝代的男子,举止粗俗,形容可怖,并大言不惭的自吹自擂,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说自己是一个……淑女?!

    大家闺秀,小家碧玉?

    四人同时一抖,只感觉yī zhèn 寒风刮来,几乎能够直直的将她们冻成冰雕!

    这真是历史上少有的……淑女。

    ——老子是月底了,月票快交来的分割线——

    太子爷被丧心病狂的淑女澹台凰又拿着小树条抽打了yī zhèn ,然后就开始凄凄哀哀的呼痛,说自己身上疼,于是,澹台凰消气了之后,又给他上药,将那些小树枝打出来的痕迹,全部都仔细的涂抹了一番。

    接着又把那根小树枝,也学着君惊澜的,当着他的面找了个盒子装上,封好,贴上纸条一张。曰:小澜澜的最爱!

    太子爷薄唇微抽,几乎是情景重演一般,重复了一下澹台凰当日的话:“爷以为,自己最爱的是你!”

    于是,澹台凰学着他当日的,大笔一挥,在前头加上几个字:不听话的小澜澜的最爱!

    “……”遥想自己当初用来jiāo xùn 了她的小竹棍,今日再看这树枝,太子爷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

    小星星童鞋在一旁抱着自己的零食看着,眼神很是幸灾乐祸,主人哪,看你还敢背着星爷养别的宠物,这都是报应……

    给他把伤口处理完之后,澹台凰才看着他的眼眸保证:“以后我会注意!”看似突兀,实则彼此都明白她的意思!

    他给的宠爱,并不是她放纵的资本,她该想的是如何回报更多,而不是恃宠而骄。

    见她这般认真的保证,太子爷轻笑了声,旋而懒洋洋的点了点头,一把将她扯到自己怀里,犯贱道:“知错了就好,也总算是闲下来了,爷来看看太子妃这几日身段是否有所突破!”

    “滚!”澹台凰大骂!

    yī zhèn 异动,顷刻之后,见他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她,眸色诧异,似乎想着什么难解之事。

    澹台凰一巴掌狠狠的呼过去,高声怒喝:“看你妹啊看,老娘已经c了!已经c了!”哭瞎!她为什么会遇见这样的贱人,她真是红颜命薄!

    然后。

    他说:“如此,甚好!”

    “……”澹台凰嘴角抽了抽,一脚将他踹开,“好你妈个头,滚犊子!我去看王兄,你去不去?”

    “去!”虽然不喜欢zhè gè 大舅子,但是再不喜,也仍旧是他的大舅子不是?

    ……

    竹屋之中,南宫锦jiāo dài 完要给澹台戟喝什么药,便出去寻药了。这雪山是个好地方,运气好或者可以寻到雪莲之类的东西,来了一趟,这般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

    她出门之后,这屋子里,便只剩下陈轩画和澹台戟二人。

    澹台戟这些日子,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病情极不稳定。陈轩画步到桌边,将那碗药端起来,一路到了澹台戟的跟前,用汤勺舀起,从他的薄唇喂进去。

    整个竹屋之之内,都是yī zhèn yī zhèn 药香,还有朦朦胧胧的熏香在桌面袅袅升起。

    陈轩画正在喂药,看着他那张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魅上几分的面孔,不由有点失神,他眼角泪痣一点,此刻看来,竟如一株曼珠沙华,妖艳而美丽。

    正失神间,他忽然动了动。

    陈轩画一惊,当即叫了一声:“殿下!”叫着,也赶紧将手中的药碗搁下,极为迟疑的看着他。

    下一瞬,他妖媚的桃花眸睁开,看向虚空,似乎是有神,也几乎是无神。陈轩画愣了一下,伸出手去探他的额头,一碰上他的额头,灼烫的热度吓了她一跳,与此同时,他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自己身上一扯!

    陈轩画登时吓了一跳,想反抗起身,却又担心碰到他伤口,尤其南宫锦说他的腿现下情况很不乐观,轻易不可触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迟疑之后,天旋地转,他薄唇忽然覆住她的,无意识的叫了声:“凰儿!”

    这一声,陈轩画登时瞳孔睁大,疯了一样想推开他:“殿下,我不是公主,我是陈轩画!”

    “你是!”此刻,澹台戟优雅华丽的声线,此刻近乎染上了嗜血的wèi dào ,猩红的双眸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凰儿,你在生气!你是在zé guài 王兄是么,因为王兄被澹台灭的人设计,坠崖,你不得不逃婚来救王兄,所以你心中怨恨王兄对不对?”

    陈轩画整个人几乎是疯了一样,想要推开他,口中大叫着:“我不是公主,我不知道公主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殿下你先放开!”

    她尽管是想推开他,却还是顾及他腿上的伤,没敢有太大动作,只希望自己多叫几声,叫他清醒过来!

    澹台戟却没把她的话往心里去,只看着她,自顾的低声开口:“王兄是gù yì 的,王兄没想毁了你的婚事,只是不想看着你嫁给旁人!澹台灭想要王位,我给他,他想要我的命,我也给他!就这样死了,也总好过眼睁睁的看着你同别人在一起……可是,你生气了,你生气了,凰儿,王兄是不是做错了?”

    他这般痴痴傻傻的问着,叫陈轩画的眼角徒然落下泪一滴!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她便说,他如此智谋,怎么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人算计!甚至身中三箭都无还手的余地,即便再厉害的高手,也断然不可能将他伤成这样。原来从一开始,他根本jiù shì 想死!

    见她不说话,却落了泪,他伸出手将她眼角的泪擦去,十分温柔的开口:“你哭了,你爱我的是吗?”

    “是!”陈轩画点头,毫不犹豫的承认了自己的感情。她是爱他的,飞蛾扑火一样的爱着他,尽管知道他爱着的人是澹台凰,但这份情谊,从未有过丝毫退却。

    她这般点头回应,他便勾唇一笑,桃花瓣般的容颜顷刻间美得惊心动魄。倾身一吻,撕裂了她的薄衫:“凰儿,王兄也爱你!王兄也爱你!”

    “不!殿下,放开,我不是公主,我不是!殿下,我不是!”陈轩画几乎是疯了一样的嘶吼!

    她希望自己成为他的人,但她也有作为女人的尊严和骄傲,她不要以任何人替身的身份来获得他的疼惜!她不要!

    “凰儿,不要jù jué 王兄!”澹台戟打断了她,丝毫未停。

    “不,我不是,我不是……”

    “殿下,我不是……”

    ……

    这半日,泪水似乎流干了。陈轩画痴痴然看着屋顶,床边是散了一地被扯烂的衣襟!

    这半日,她终于得到了她这十几年来心心念念想要的,可,也偏偏是她最不想要的!她以为自己只要跟在他身后,哪怕他不爱她不喜欢她也好,至少她心中还有抱有一丝绮念,希望自己有一日可以感动他,将最好的自己,完整的交托到他手上。

    却不知道,这一日来临,竟然是以别人的身份!

    她飞快起身,穿好了衣服,看着榻上那一抹残血,看着那面色已然正常下来,躺在薄衾中,再次昏睡的人,捂了唇,大步冲出了竹屋……

    澹台凰和君惊澜来的时候,一到门口,便看见陈轩画奔出竹屋的这一幕,三人相撞,君惊澜看着陈轩画那泪眼朦胧的样子,又看了一眼屋内地下散落的澹台戟的衣襟,还有陈轩画外衣上的几个裂口,顷刻间明白了什么,薄唇动了动,却一声不吭。

    澹台戟神志不清之中,有可能做出一些什么事,但看着陈轩画的样子,似乎是不甘愿。可陈轩画对澹台戟的心思,谁都看得出来,现下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不甘愿?唯一的可能,jiù shì 她被当成了别人的替身!

    这样一想,他狭长魅眸中徒然眯出了一丝冷光,攥着澹台凰的手也紧了紧,握得她几乎生疼。

    澹台凰奇怪的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陈轩画那哭得惨兮兮的mó yàng ,接着往屋内一扫,登时便瞪大了瞳孔,尖声道:“你们?难道……?”

    “没有!”陈轩画飞快摇头,眼泪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落,却也一点都不想澹台凰知道这件事情,公主若是知道了,有可能会要太子对她负责,如今她最珍贵的东西,便是以别的女人的名义交托给了他,怎么还能因为zhè gè 原因让他娶自己?

    这般,他虽然不甘愿,但也会娶。但是她,却不想要他这样的施舍!

    “没有那你这是?”澹台凰有点纳闷,如果王兄真的跟她发生了什么,看那哭的这样子,八成是被强迫,就古代来说,她应当是要承认了,这样才能让王兄负责,也免了将来无人愿意娶。但是她却说没有,澹台凰认为是不会有女子拿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开玩笑的,所以竟然也信了一半。

    陈轩画啜泣了一下,止住了泪意,才开始胡扯道:“我是想给殿下换衣服,但是他忽然发狂扯了他自己的衣服,还来打我,让我滚出去!瞧瞧我衣服都被他厮打烂了,呜呜……”

    她说到这里,掩面而哭。

    澹台凰知道她对王兄是一片真心,若是王兄真的让她滚,她伤心也是常理。故而见她如此,便十分安抚的笑了笑:“王兄现下不是神志不清么,做了什么你也别往心里去,待到他醒了我说说他,定然让他给你道歉!”

    她这话一出,陈轩画的面色又白了几分。殿下现下神志不清,所以做了什么她都不该往心里去么?这话像是一根刺哽在了她的喉间,即便她的清白,她最珍贵的东西没了,也不该往心里去么?但她心中也明白澹台凰到底是无心之失,故而也没记仇,却更加自哀了几分。

    澹台凰这话一说完,君惊澜便攥了一下她的手,她奇怪的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却并未看出异色。

    而陈轩画这一抬头,便看见了君惊澜那狭长魅眸中看似温和实则冷厉的光芒扫向自己,那双眼,似乎早已将她刻意隐藏的一切看透。而那冷茫,也是在警告她,不能因此对澹台凰做什么!否则,后果她承担不起!

    她收到他的眼神,低低一笑,没吭声。她是真心爱着太子殿下的,所以绝对不会去伤害他心爱的人,北冥太子的担忧,纯属多余!只是……她看了一眼澹台凰的侧颜,想着心爱之人对她的倾心,想着北冥太子对她的维护。

    当真是从来没有一刻……她陈轩画,这样羡慕过一个人!

    君惊澜正以警告的眼神看向陈轩画,又收了眼神看澹台凰,这眼神四扫之下,澹台凰自然也没能看出什么来,便也只当他方才攥她的行为属于神经质,轻声笑了笑,挣开了他的手,大步进屋,zhǔn bèi 去看看王兄。

    可也就在这会儿,竹屋之外,忽然传来yī zhèn 急促的脚步声,几人眸色一肃,很快的偏过头去……

    ------题外话------

    唉,王兄就这样被哥托付出去了。舍不得的妹纸不要哭啊嗷,要哭快来,来哥哥怀里哭,来哥哥怀里,顺便让哥摸摸你们兜里有木有月票(⊙o⊙)……

    矮油,已经月底了呐!再不交月票就要过期了嗷,月票捂太久了会很热,热坏了你们,山哥哥是会心疼滴,来,都交给哥哥一个捂着,哥哥不怕热……(⊙o⊙)…

    一看月票榜第四了!震惊!谢谢大家给力的月票有木有?感动死俺了有木有?俺爱死你们了有木有?!火辣辣的吻献给你们——muma!muma!

    也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打赏和五星级评价票,哥哥都看见了呦,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