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一路跑来,一个身穿白色衣袍的女子,在前方飞快的奔逃,后面跟着一众漠北的士兵,看他们身上穿的衣服,是澹台灭旗下的人!

    澹台凰和君惊澜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同样的讯息!

    这些人,留不得!

    明显他们是误闯才到了此处,但是澹台戟就在此处修养,如果留了活口,他们出去走漏了风声,后果不堪设想!

    这样的念头一出,澹台凰扬手一挥,yī zhèn 罡风飞扬,像是一条巨大而冷冽的弧线,形成了一把镰刀的形状,“轰!”的一声,将地面上的雪花炸开!

    雪花飘散到空气之中,飞快的凝结成一把一把冰刀,排列组合,在半空中定型!

    旋即,又是袖袍一甩,几十把冰刀对着那些士兵飞驰而去!

    “噗……”

    “噗——”

    冰刃没入血肉的声音响起,这三十多个人,还没走到澹台凰等人的跟前,甚至都没看清前面是什么样子,有什么人在前方,就这般无端端的没了性命!

    这一招,极为狠辣而霸道,几乎是丝毫不容情面!就这般一出手,便轻而易举的收割了三十多个人的性命!

    就连陈轩画,也侧目不已!偏头看了澹台凰一眼,对公主的印象,她还是很深刻的,在娜琪雅那件事情之中,可以看出公主是一个凶悍却心地善良的女子,凡事都会给别人留下余地,娜琪雅那般对待她,她最终也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手下留情,没有真正伤她性命!

    但,到今天,这一招,就这般轻而易举的夺了这么多的性命,是什么改变了她?

    她这般奇异的眼神看向澹台凰,眸中的情绪泄露的太过分明,澹台凰微微偏过头看了她一眼,一瞬之间便明白了她眼神的意思,她没回话,只轻笑了一声,看向屋内,床上躺着的人!

    这眼神一扫,陈轩画顿时明白了过来!是的,一切都是为了太子殿下,为了太子的安全,她才会变得这样……几乎是心狠手辣!她又想了想太子对澹台凰的那份心思,忽然明白了什么!

    公主不是她想象的那样简单善良的女子,她是别人给她一分好,她便会全力回报的人,即便改变自己的初衷和本性,就这般毫不犹豫的杀人,她也会去做!太子爱上她,似乎也不是全无道理。

    陈轩画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君惊澜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他狭长魅眸微微眯了眯,扫了澹台凰一眼,也十分给面子的轻哼了一声。

    澹台凰自然是不晓得这货又是哪里不好了,白了他一眼,便看向白茫茫的雪地之中,那些士兵都死了之后,前面那名被人追赶的白衣女子,也似乎是虚脱了一般,脚下一软,便栽倒在地!

    她雪白的纱衣上沾染了不少血迹,但看那样子,血迹并不像是她的,澹台凰瞅了君惊澜一眼,眼神示意,怎么办。

    君惊澜的眼神还没回过去,倒是方才那哭得还凄惨,挂着一脸泪水的陈轩画,远远看着,十分惊异的“呀!”了一声!

    这一声惊呼,自然也将澹台凰的眼神引了过去!

    她顿了顿,开口询问:“你认识那个人?”

    陈轩画点头,却并没过去,开口回话:“认识,但是并不熟悉,只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宮宴之上见过几面!那是昭翟部落的公主白莲,不过好端端的,她怎么会被澹台灭的人追杀?”

    “昭翟部落?”她知道漠北有十大部落,各自有自己的子民,相当于藩王一样拥兵自重,但知道的比较多的是矫暨部落和赟隐这两大部落,因为这等于是对立的两个党派之首,也是除王族之外实力最雄厚的部落!

    澹台凰一问,陈轩画便马上开口解释:“昭翟部落是中立派,以前归属于我父王这边,但自从上次公主您和娜琪雅发生的矛盾,父王站出去和矫暨部落撕破脸之后,昭翟部落就离开了父王这边,因为他素来就不喜欢跟任何事情牵扯上,死心塌地的想保持他的中立,所以也不想加入父王和赫连镇的斗争之中!”

    她这话说着,面上隐隐有些不屑的意思在里头。草原上的人最喜欢的是勇士,最为尊崇的便是强者为尊,对昭翟部落这样胆小怕事的,自然是不喜的!

    几句话,就轻轻松松的jiāo dài 了昭翟部落的立场,和其首领的品性,也表明了为何陈轩画认识白莲,却并不过去跟她打招呼!

    澹台凰听明白了之后,便举步往白莲的身边去了。

    到了她跟前,她才明白白莲的名字是由何而来,这姑娘面色清雅,眉宇之间却隐隐有风骨傲然,唇红齿皓,一袭雪白色的衣袍更衬得她肌肤赛雪,而衣袍上的血迹,就这般淡淡看来,丝毫不损她一身干净圣洁之气,倒颇有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

    只是,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这一点,让澹台凰心中咯噔一下,又认真的看了几秒,可再看,对方已经垂下了眼帘,没了旁的神色!并飞快的起身开口:“多谢太子殿下相救!”

    澹台凰现下是易容成了澹台戟的mó yàng ,白莲自然是认不出来的。

    也就在这会儿,君惊澜和陈轩画,也上前来,站在澹台凰的时候静静看着她。

    澹台凰笑了笑,虚扶了她一把,缓声开口:“公主不必多礼!”面上十分客气,说话也很是和善,但眸中却藏着些冷光,没给白莲瞧见!

    她和君惊澜过来看王兄,正巧澹台灭的人就把白莲追杀到这里,是真的如此凑巧呢?还是根本jiù shì 一场有预谋的跟踪?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并不是表明看起来那样凑巧的,毕竟现下是多事之秋,必须谨慎一些,所以她心中存着疑虑,但也并未戳破。

    白莲起身之后,便又是一副弱柳扶风,十分柔弱的形状,神色凄凄,眉梢微蹙,似乎是有什么难解之事。

    陈轩画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方才开口道:“白莲公主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问,白莲的面上便浮现出一丝愤恨,咬牙切齿的开口:“还不是澹台灭那个乱臣贼子,想我父王帮他,我父王不愿意,他便想抓了我去胁迫我父王!偏生的我今日也是倒霉,听人说雪山有灵狐,来了兴致便想带人来抓,接着就遇见了澹台灭的人,我带来的二十多个勇士,就这般死在他们手上!”

    她说着,纤纤玉指指向远方,而那一处,澹台凰极目望去,也看见了不少尸体纵横其间,艳红的鲜血在雪地里面极为刺目!他们所处的位置,虽然是离开的雪山,但也就在这周围附近,所以离白莲遇袭的地方并不远!

    她这般一说,澹台凰便将眼神看向陈轩画,表示询问,毕竟她对漠北的局势并不太了解,这话可信不可信,恐怕陈轩画比她更能què dìng 其程度!

    而陈轩画见她眼神扫过来,极轻的点了一下头。

    澹台凰眸中的冷光这才散了一些,尤其灵狐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貌似自己营帐里头的那一只jiù shì 。所以这女人这些话的可信度,还是不小的,敛了神色,淡看向她道:“既然这样的话,公主就huí qù 吧!本殿下和北冥太子来这里谈公事的事情,并不希望其他人知晓,还请公主保密,不要告知其他人!”

    按照她的谨慎,zhè gè 白莲也不能留!但是对方身份特殊,毕竟是一个公主,要是她下手杀了她,这件事情被昭翟部落的人知道了,那无疑便是把昭翟部落推到了敌方,所以也不能杀!但是王兄,就必须马上转移了。

    白莲一听这话,登时就产生了一点犹豫,她看着澹台凰道:“太子殿下,要不您就收留臣女一些日子吧,臣女不敢huí qù !”

    她这般一说,又微微低下了头,似乎极为苦恼。

    澹台凰倒是不很乐意,是以语气不太好的询问:“不知公主为何要本宫收留?可是担心在路上又遇见澹台灭的人?本宫可以借几个人护送你,一定将你安全的送到昭翟部落!”

    如此,也算是买了昭翟部落一个人情了,届时对方jiù shì 不帮他们,不站到他们这边,也应当不会与他们为敌!

    她话音一落,白莲却忽然跪了下来,在她脚边凄凄哀哀道:“太子,您就收留臣女一段时间吧,臣女跟着您,父王也会有几分忌惮,他定然不会跟您作对,而且臣女也会想bàn fǎ 说服父王来帮您的,你就收留了臣女吧!”

    这话,无疑是在自请到澹台凰的身边做质子,用来威胁自己的老爹!澹台凰虽然怎么看她,都感觉有点动机不纯,但是她的主意确实很不错,有人主动送上门来当质子,他们应该感到gāo xìng不是吗?俗话说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啊呸!是羊入虎口,必当好好接纳!

    是以,她故作为难的沉吟了一会儿,才终于开口:“虽然不知道公主为何这般见识想跟着本宫,但看公主的样子,定然是有为难之事,本宫不收留公主,也似乎显得不近人情,既然这样的话,本宫就派人送公主去连云十八骑的大营吧!绝樱!”

    她话音一落,一名姿容绝美的黑衣女子便落地,冷冷的表情看不出旁物:“在!”

    “帮本宫护送白莲公主回军营!”澹台凰点头吩咐,也于同时给了绝樱一个别样的眼神,绝樱很快的会意,公主的意思,不仅仅是将这姑娘送到军营,还要监视她!

    白莲料到了对方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却没料到他们竟然不将自己留下,待会儿一起带huí qù ,而是要先将自己送走!这让她的心中产生了巨大的狐疑,不由得多看了那竹屋几眼,总觉得里面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她这眼神一扫,登时就看见澹台凰的眼神冷了下来,那般犀利的眸光,像是一把冰刀,看得她心中一颤,这眼神,好似是在告诉她,若是再窥探不该窥探的东西,等待着她的jiù shì 死路一条!她慌忙避开了澹台凰的眼,赶紧转身跟着绝樱走了!

    那两人走出了几百米之后,澹台凰方才偏头看了一眼陈轩画,然后一边往竹屋里面走,一边开口询问:“你怎么就觉得白莲那会儿的话可信?最是天家无情,各大部落,也相当于是一个一个的小朝廷,昭翟部落的人当着会因为一个公主手钳制,还能引得澹台灭亲自派人来抓?”

    抓个少主,不是比抓个公主有价值多了吗?而且最为古怪的是,现下漠北这么乱,昭翟部落的首领没可能不知道外面现下是危机四伏,就这样任由自己的女儿在外头瞎跑在,这可能吗?

    澹台凰的yí huò ,陈轩画自然是知道的,她敛下了眸中哀伤,方才强撑着笑意开口:“白莲跟我们不一样,她是昭翟部落首领的独女,首领之后这么一个女儿,因为首领在年轻的时候,战场之上受了些伤,以至于没有bàn fǎ 再有子嗣,所以就只有白莲这一个!”

    原来是独女!澹台凰点头表示了解,又接着问道:“那你觉得白莲这样死乞白赖的跟着我们,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她也如同陈轩画一般,深深的爱慕着王兄,把自己错当成了王兄,所以很坚定的要跟着?

    这话一出,陈轩画又是一笑:“公主,您可能不知道,二王子十五岁的时候就说过,非白莲不娶,若不是娜琪雅中途来了这么一出,二王子要迎娶的对象一定是白莲!看白莲的样子,倒也不喜欢二王子,但是以昭翟部落的实力,想把公主嫁给太子殿下,也是不可能的,所以除了二王子,她不会有更好的前程。而白莲虽然也知道配大王子是配不上,加上她素来心高气傲,嫁与二王子,将来也能算是天下第二尊贵的女人,所以她便算是mò rèn 了和二王子的事!而这些人抓她,除了是想威胁昭翟部落的人,或者也是澹台灭的心意!”

    这般一说,澹台凰更是侧目:“那若是这般,现下澹台灭谋反,形势看起来也是他们强些,她既然心高气傲,为何不怂恿自己的父王加入澹台灭的阵营呢,到时候澹台灭若是成事,她不就可以成为……”

    说到这儿,澹台凰顿住了!顿时一下子也就明白了过来,是了,白莲心高气傲,现下澹台灭已经娶了娜琪雅,喜欢不喜欢,矫暨部落现下也是他最大的助力,他能捆了娜琪雅,却觉得不能休妻!加上娜琪雅还有孩子,若白莲当真是心高气傲,便决计不可能与人做小!而且一个说不准,娜琪雅的肚子里头还怀着儿子,那必定jiù shì 未来的储君!她若跟了澹台灭,不仅自己要做小,自己的儿子也会矮了娜琪雅的儿子一头!

    这般想透了,也就轻笑着摇了摇头。

    陈轩画见她面上隐隐有笑意,便知道她已经明白过来,又接着解释道:“昭翟部落人少,也就三万多人,她现下若是huí qù ,澹台灭真想要她,几乎是易如反掌,所以她来投靠我们,也不过是寻求庇护罢了!”

    她这般一说,澹台凰心中的疑虑便又淡去了几分。忽然想起这么半天,君惊澜都没怎么说话,她偏头看了他一眼,优美的轮廓之下,那双狭长魅眸微微眯着,似乎是在思虑着些什么。

    澹台凰心中咯噔一下,也问了他一句:“你怎么看?”

    这一问,太子爷当即偏过头看了她一眼,双手抱臂,似笑非笑道:“爷没有看法!”

    眸中恍然有笑意,很明确的告诉澹台凰,他心中另有高见,只是不想说。

    于是,澹台凰嘴角一抽,盯着他惑人的眼,不冷不热的道:“你真的没有看法?”她这么觉得这货又有点找抽的意图?

    她这般一问,君惊澜大步往竹屋里面走,一边走一边懒洋洋的道:“看法么,确实是没有!但是如果太子妃亲爷一口,爷gāo xìng了,或许就有看法了!”

    他话音一落,澹台凰狠狠磨牙,咬牙唾弃:“那你就把你的看法烂在肚子吧,你以后想说老娘我也不欲听了!”

    陈轩画看着他们这两人,登时就有些想笑,可又想了想自己,唇边的笑意僵直住了,微微低下头,伸手去把地上澹台戟的那些衣服都捡起来。收拾好了,才垂手在一旁坐下。

    澹台凰进来之后,便直接伸手探了一下王兄的额头,温度正常,并无任何发热的迹象。她稍稍放心,便将手缩了回来,然后,太子爷就在一旁闲闲感叹:“想当日,爷被山石砸了,身受重伤,高烧不退,也没见太子妃如此关心过!如今这一幕看了,真叫爷好生嫉妒!”

    这话貌似是吃醋,其实酸意听不出,但是威胁的冷意却不少。

    澹台凰尴尬的抽搐了一下嘴角,没回他的话。太子爷原本还想说什么,床上躺着的人却忽然动了动,先是手颤动了一下,随之是睫毛颤动了一下。

    澹台凰心中一喜,十分jī dòng 道:“王兄醒了?”

    “睡了这么多天他还不醒,那不jiù shì 在质疑老娘的医术了么?”南宫锦在门外说着,几个大步就踏了进来。

    而她这一进来,表情有些冷肃,问了一句:“除了你们,还有人来过了?”

    “嗯!”澹台凰点头,又补充道,“王兄恐怕要转移了,这里已经被外人知晓!”

    南宫锦没多话,倒是看了君惊澜一眼,冷冷“哼”了一声,没搭理他。这小子竟然还是来了,也不顾及一下他身上的伤,不知道还要命不要,太子爷也是理亏,没跟南宫锦对视。

    “水……”躺在床上的人,终于是醒了。

    澹台凰还没动,陈轩画就匆匆忙忙的将水递了过去,水喂入他口中,不一会儿便清醒了过来。他先是看着床顶回忆了一下,隐隐觉得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旋即,便是云雨巫山的场景,入了他的脑中。

    凰儿……

    他匆忙偏过头,桃花瓣般的容颜上有了一丝慌乱,而这一看,看见了君惊澜陈轩画,还有……另外一个自己?!

    见他眼神惊异,澹台凰也知道为何,笑着道:“王兄,是我!”

    这熟悉的声音一出,澹台戟见她眼中满是盈盈笑意,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便又看了君惊澜一眼,见他也是神色从容,便轻声问了一句:“凰儿是现下才来的吗?”

    “嗯!来了一会儿了,不过刚刚才进来!”澹台凰不疑有他,很快的回答了澹台戟的问题。

    见她这样一说,那便当是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他轻轻笑了笑,便躺回了床上,大抵……不过是一场梦境吧!

    南宫锦哪里知道他心中这么多事,上前一步,从下面掀开了他被子,便看见光洁的腿,她嘴角一抽,狐疑的看了澹台戟一眼,没想到这货还喜欢光着身子果睡!

    没再所多想,伸出一只手在他膝盖上,被纱布缠着的地方,轻轻按了一下,问:“疼吗?”

    澹台戟剑眉微蹙,点了点头:“疼!”

    南宫锦又往小腿的部位按了几下,接着问:“现下呢?疼吗?”

    “不疼!”澹台戟的表情有些茫然。

    旋即,南宫锦又抓了一下他脚,重重的点了几处穴道,接着问:“有感觉吗?”

    “没有!”澹台戟优雅华丽的声线,带了半丝困顿。

    南宫锦点头,收回了手,澹台凰却有点慌了,上去问了一句:“王兄的腿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南宫锦应了一声,便开始写药方。澹台凰这才放下心来。

    倒是君惊澜,看着南宫锦看似轻松,实则有些不对的面色,眸色微微沉了几分。

    接着,便说笑了一会儿,澹台凰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澹台戟,也没忘记告诉他父王将王印传给他的事情,澹台戟只是笑着听着,看着澹台凰的眼,时而不时的露出几丝温柔的笑意。而问起当初那个绝世高手,王兄能不能看出来是谁,澹台戟便只是摇头,却别有深意的看了君惊澜一眼。

    君惊澜收到这眼神,袖袍下的手握了窝,容色却不变。

    说了快半个时辰,眼见着天色实在不早了,澹台凰便起身zhǔn bèi huí qù 。嘱咐了澹台戟好好养伤,huí qù 重新挑起漠北的担子,才起身huí qù 。

    出了竹屋,便是南宫锦一路相送,走出了老远,南宫锦方才对着澹台凰的背影,沉声开口:“你王兄的腿,可能没救了!”

    “什么?”澹台凰心口一滞,飞快转过头,失态的上前抓着南宫锦,“你刚刚不是说他没事吗?”

    南宫锦将她的手拨开,看着她的眸,一字一顿道:“因为不能让你王兄知道,他正在病中,如果受不住打击,莫说是腿了,命都没了!”

    “一点bàn fǎ 都没有?”澹台凰盯着南宫锦的眼睛,几乎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她的身上。

    南宫锦顿了良久,先是zhǔn bèi 说没有,但脑中忽然闪过一丝什么,顿了顿,道:“等等,你让我想想!他zhè gè 只是小腿没有了知觉,膝盖都是有知觉的,好像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

    “那你快点想!你快想!”澹台凰十分jī dòng 。

    君惊澜伸手钳住她,一贯慵懒的声线带了几分温柔,抱着她的腰轻声道:“你先别急,干娘会有bàn fǎ 的!”

    但南宫锦沉寂了半天,也没是没想起来,看着天色已晚,最终还是开口:“你们先huí qù 吧,想到bàn fǎ 我会告诉你们的!不用太担心了,我既然是有记忆,就不会记错,待我huí qù 一本挨着一本医术翻,找到bàn fǎ 了通知你们!不过你们要有心理zhǔn bèi ,有些药恐怕很难求!”

    澹台凰还在心神不定,浑身发颤。君惊澜已然握住她的手,无形中传递了安定的力量,轻声道:“放心!再难求的药,我们也一定能找到!”

    他这话,像是一汪清泉,流过她的心中,使她安定不少,点了点头,终于是镇定了下来!王兄看似温和,其实骨子里面极为高傲,若是以后真的不能行走,恐怕比杀了他都叫他难受!这样一想,她又看向南宫锦:“紫薇,你一定帮我!”

    这一句话,看似逗比,其实是在对南宫锦强调她们的老乡情分,让南宫锦一定要帮她!

    南宫锦嘴角抽搐了一下,无语的点头:“尔康,你一定要放心,只要有我在!你的兄长,是一定不会有事的!”

    澹台凰眼眶一热,动情的抓着南宫锦的手,这一瞬其实是真的想哭,即是担心王兄,又是感动有老乡帮忙,还有心爱之人在身边,红着眼眶道:“紫薇,你的恩情,我没齿不忘!”

    “尔康,你实在是太客气了!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bàn fǎ 的!那你是不是要表达一下谢意?”南宫锦的眼神忽然晶亮了起来。

    太子爷在一旁看着,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

    澹台凰思考了一会儿,终于动情开口:“紫薇,我决定再也不找你借钱了!”

    南宫锦顿时热泪盈眶,十分动情的回话:“尔康,你真是我的知音!”

    ------题外话------

    今天一点事情绊住了,只写了七千字,囧!

    明天五一劳动节,俺多劳动劳动万更一下补偿乃们,原谅俺么么!啊,话说,过了十二点就五月了,俺能厚着脸皮求一下五月份的月票吗?囧o(╯□╰)o……

    另: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五星级评价票和可爱的月票么么哒!爱你们嗷呜……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