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澹台凰怔忪看着君惊澜离开的方向,楚玉璃微微挑眉,温雅的声线缓缓响起:“那个人,你们认识?”

    他一问,澹台凰一怔,秀眉也拧了起来。诧异的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竟然不知他能这样敏感,然而,她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未回话,因为她自己也不能què dìng 是不是那个人!

    楚玉璃见她不说话,倒也没有接着再问,他永远是那样,知道把握尺度和分寸,丝毫不会叫人为难也不会令人厌烦。

    澹台凰原本是问楚玉璃紫罗珠的事情,现下也没有心思再问了,眼神一直看着君惊澜离开的方向,她若是没料错,那妖孽和那个人的武功应该是旗鼓相当的,这一战,胜负未可知!

    楚玉璃见她神色凝重,浅浅笑了笑,温声道:“放心,这世上能伤了君惊澜的人,还没有!”

    似乎突兀的一句话,却点到了中心,让澹台凰不知不觉的松了一口气,偏头看向他,轻声道:“你道似乎很了解他!”

    “最了解自己的,往往是自己的敌人!本宫与他,算不得敌人,却能算是对手!”其实,也算是情敌!但是楚玉璃的性子,素来便是温雅如玉,定然不会讲出如此凶残的字眼的。

    楚太子的处事之道告诉我们,有些不和谐的想法,放在心里就行了,没有必要广而告之让天下人都知晓,这样容易找到机会见缝插针。

    澹台凰点头,微微放心,她武功不及那个人,所以没有跟上去,怕自己反而成了君惊澜的累赘,但既然楚玉璃都这样说了,应当是没有大碍的。

    等了半个多时辰,君惊澜方才回来了,看他的样子不似打斗过,但面色却是有些不豫,以至于他唇边笑意都温和了几分,眉间的朱砂也似血一般艳丽。

    大步到了澹台凰跟前,不由分说就将她推着转了一个圈。

    “喂——干啥!?”不是没抓到人回来拿她出去吧?

    她这般问着,他没回话,推着她又转了一个圈之后,才què dìng 了她没被伤到,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眼神却又冷冽了几分,已然是极为愤怒。

    看他的样子,澹台凰也fǎn yīng 了过来,一把挥开他的手:“行了!行了!我没事,想知道我有没有事儿不能问吗?瞎推个啥玩意儿!”

    “你素来蠢钝,或者自己伤了都不知道,爷还是自己验查一番的好!”太子爷闲闲说着,唇际含着似笑非笑的情绪,嘴里说着无比犯贱的话语。

    澹台凰原本担心他安全的心,登时也消磨殆尽,咬牙切齿的怒骂:“不长眼的混蛋,老娘是哪里蠢钝了!”

    话一说完,伸出手也非常不客气的将他推着转了两圈,嘴里念念有词:“你素来愚蠢,说不定你受伤了你自己也不知道,我也来查看一番!”手劲极大,若不是君惊澜说这话的时候就有防范,便能被她一下推倒在地!

    楚玉璃在一旁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提醒那两个几乎已经浑然忘我,自顾亲热的人。

    澹台凰表情一僵,收回手,不推了。太子爷狭长魅眸好整以暇的看了楚玉璃一眼,眸中有极为可疑的挑衅和得意之色。楚玉璃只浅浅的笑了笑,对他的眼神并不以为意。

    澹台凰不再和贱人闹腾了之后,便偏头看向楚玉璃,接着问:“你刚刚说到楚长歌,他怎么了?”刚刚那个人的事情,等huí qù 和君惊澜私下说,现下还是先找楚玉璃把其他的事情问清楚。

    楚玉璃朗目含笑,接着道:“本宫是说,大皇兄或许有bàn fǎ ,父皇最宠爱的是大皇兄,若是他去求,或者还有几分希望!”

    这话一出,澹台凰狐疑的挑眉:“你父皇最喜欢的是楚长歌?他把太子之位都传给你了,他不是最喜欢你吗?”这货不是不想给她帮忙,所以要把责任都推给楚长歌吧?就楚长歌那个不成器的样子,楚皇最喜欢的会是他?开什么星际玩笑?

    一语问出,楚玉璃面上的笑意微僵,顿住了片刻,悠远浅淡的眉眼也慢慢掠过一抹自嘲,没有解释澹台凰的这句话,却看着她的眼眸温声道:“你当知道,若能帮你,我会竭尽全力的!”

    只是一眼,就看出了澹台凰的怀疑,不是他要把责任推给楚长歌,而是他真的没bàn fǎ 。

    澹台凰听他这样一说,脸上浮现出一点点尴尬的笑,嘿嘿的傻笑了一声,避开了他的眼神,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倒也是,楚玉璃为了帮她,jiù mìng 的药都拿出来了,怎么会舍不得紫罗珠。还是她有点小人之心了!

    在她尴尬低头之中,楚玉璃又接着道:“笑无语此人你当是见过,也该是有些交情,但是迦叶砜太贵重,若是没有让他满意的条件,他应当不会给你。至于午夜魔兰……”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似乎是在沉吟着什么。

    君惊澜轻笑了一声,将他的话接了过去:“即墨离爱棋成痴,天下人无敌手,若是谁能赢他一盘棋,自然是要什么给什么!”

    澹台凰一听这话,当即一拍大腿,兴高采烈而又无比狗腿的围着他们两个人转了几圈,神态谄媚,看着他们的眼神,好像是看着每个月给自己发工资的再生父母,十分谄媚的道:“矮油,你们两个不是据说是泛大陆最聪明的人吗?并世双雄呢,要不你们谁帮人家去下一下?”

    “人家”两个人,具有强大的杀伤力,成功的让这两人几乎遍体生寒,看着她那故作羞涩,矫揉造作的样子,两人的表情都微微有点僵硬。

    终于,是楚玉璃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看着澹台凰,十分诚恳的道:“术业有专攻,即墨离最喜棋道,日夜钻研,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好duì fù !三年前国宴之后,本宫与他下过一局,输了半个子!”

    这下澹台凰的表情就变得苦逼起来,苦hā hā的看着楚玉璃,怀揣着最后一丝幻想,眼中含着晶莹的泪水,可怜兮兮的问道:“他是否趁你不注意,偷偷使了什么心计?或者你只是一时大意,暂时不小心输了,只要再来一次,你一定能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看着她那满怀期待,十分可怜的mó yàng ,楚玉璃嘴角微微一抽,偏过头咳嗽了一声,这才十分残忍的打碎了她不切shí jì 的幻想:“三年前那一局,本宫输得心服口服!”

    这话好比一记重锤,打到了澹台凰的身上,她很快的扭过头看向君惊澜,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亲爱的小澜澜,我是那样的爱你,我知道你也是很爱我的,所以一定愿意为我发愤图强,在棋局上拍死即墨离的对不对?”

    下棋她是会,但也只能称得上中上罢了,因为她根本对下棋没什么兴趣,跟那个即墨离下八成放下去的第一个子jiù shì 错的!所以还是请外援好了。

    听着她一口一个亲爱的,还爱来爱去,尤其那个小澜澜的称呼,莫说是太子爷了,就连一贯温和无甚情绪波动的楚玉璃,嘴角都微微抽了抽,若是她选了自己,那给自己的称呼是……小璃璃?这样一想,他美如山水墨画一般的容色,忽然开始有点扭曲。

    君惊澜先是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旋而低笑着开口:“即墨离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下的不是棋,是南齐的江山社稷!即便爷真的为你发愤图强,与他一战,也不过是一场双方都无路可走的死棋罢了!”

    死棋,便是下到最后双方都不能再走,是为平局!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表情顿时就变得很嫌弃:“这点用处都没有,还一天到晚那么拽。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语气中的唾弃和鄙夷,无法用言语表述。好不容易有机会打击他,必须抓住!至于打击他可能面临的下场,咳咳,再议,再议!

    直直的让太子爷笑得非常好看,叫人毛骨悚然。

    楚玉璃在一旁咳嗽了一声,化解了君惊澜的尴尬,毕竟三年前下棋的时候,自己也是即墨离的手下败将,要是君惊澜都被澹台凰鄙视了,自己不是被瞧扁到地底下了吗?于是,他温声开口道:“即墨离是南齐摄政王,此人以皇叔身份挟天子以令诸侯,寻求的是一个平衡,他的棋盘,是南齐的政局,不可错一步,故而他从来不会输,若是会输,这世上早就没有即墨离zhè gè 人了!”

    步步为营,一步都不会走错!这下,澹台凰的表情也肃穆了下来,她挑眉道:“所以你们两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非也!本宫说了,他的棋盘,是南齐的局势!”楚玉璃又笑着强调了一遍。

    他这一强调,澹台凰便也终于明白过来了!所以,即墨离是把整个南齐的局势控制的极好,只要有他在,外敌轻易不可入侵,内政也不会乱,但是想走出南齐去别闯一番天地,一统天下却是不可能,因为南齐这一盘棋虽然被他下得极好,但却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精力!

    但是她面前的这两个人不同,他们几乎都是天生的王者,都有足够的实力和雄心去扩展一番新天地。一个如烈日一般耀眼,终将破出北冥在天下撒下他张狂而夺目的光辉。一个形如美玉心有城府,也将是包揽天下的一只手,令人无法抗拒。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麻烦了!

    看她愁眉不展,君惊澜笑了声:“船到桥头自然直,而且也不是完全没有bàn fǎ !有爷在,你安心便是。更何况现下漠北局势混乱至此,我们也没有时间去求药,一切都要等眼前的事情终结再说,你又何必急着操心?”

    这话说的句句在理,也像澹台凰透漏了一个讯息,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几乎是惊奇的道:“你有bàn fǎ ?”

    太子爷闻言,好整以暇的环胸,狭长魅眸看向她,扫着她那满怀期待的mó yàng ,十分坏心眼的凉凉道:“虽说下棋未必能赢,但是bàn fǎ 么,还是有的!不过太子妃方才说对爷太失望了,爷现下也不好贸然叫太子妃重新对爷燃起希望!”

    “……”什么叫现世报,这jiù shì !

    澹台凰虎着一张脸看了他很久,心底无比郁闷纠结,这丫的总是不肯吃一点亏,她不过找到一点机会小小的打击了他一下,马上就报应到自己身上来了!“其实我对人失望了之后,就喜欢和对方保持距离,最好是把住处都相隔十万八千里!”

    她这话一出,君惊澜绝美的面色一顿,隐有不豫,眸色也冷了几分,对视了好一会儿,见她似乎是在说真的,冷哼了一声:“太子妃放心,到时候爷会让你充满了希望!”

    这样一说,便是答应了。

    楚玉璃在一旁笑了笑,忽然十分突兀的道:“公主,倘若你不喜北冥太子这般斤斤计较的性子,可以kǎo lǜ 跟从本宫,本宫也是有bàn fǎ 的!”

    话音一落,两个男人就对视到了一起。

    楚玉璃的意思简单而明白,这是在给君惊澜示警,意思是他若是对她不好,让她心里不tòng kuài ,他楚玉璃不介意横插进来。他一心想守护的东西,绝不会让旁人欺凌。

    他的意思,君惊澜岂会不明白。

    他凉凉笑了声,魅眸盯着楚玉璃,似乎突兀的道:“楚太子放心,只要本太子活着一天,你是不会有机会的!”他的女人,他自然会照顾好,不会给其他人留下任何空隙。

    这话音一落,抓着澹台凰的走,大步去了营帐。

    身后,楚玉璃带笑的声线飘来,浅而动听:“但愿!”

    澹台凰被这两人搞的有点尴尬,所以没有多话,偏头看着君惊澜似乎不太好的脸色,心情也有点忐忑。

    进了营帐之后,他忽然一把将她按到帐篷的墙上,狠狠一吻啃了下去,夹杂着狂风暴雨般的怒气。

    澹台凰顿感莫名其妙,想推开他,却没成功,最终在他的攻势下渐渐软了下来。

    直到这会儿,他方才罢手,狭长魅眸死死盯着她,如玉长指轻轻描过她微微红肿的朱唇,咬牙切齿的警告道:“太子妃,你给爷记好了!再敢招蜂引蝶,爷咬死你!”

    “……”咬死她?他是狗吗?咬死她!?

    看着她古怪的眼神,太子爷终于明白自己在急怒攻心之下,说错了话,导致严重失言。心下微微尴尬,以至于面色也有点熏红,咳嗽了一声,又补充道:“你知道爷的脾气!”

    对zhè gè 间接性疑妻综合症患者,而时而不时幼稚病发的“儿童”,澹台凰表示十分无力!近距离瞅了几眼他潋滟如画的面容,她一把将他扯过来,很霸道的回了他一吻!

    “再敢怀疑我,我也咬死你这混蛋!”

    竟生生的像是一场战争,彼此都很生气!他生气那些莫名其妙出现在她身边的优秀男人,她生气他竟然为这么一点无关紧要的小事发怒,她的心思,那会儿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战争落幕,两人呼吸都絮乱了些,可再互相看着,眼中便只剩下了笑意。很多话,不必说的那么清楚,彼此便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澹台凰一把将他推开,大步走到床边,落坐:“好了,别闹了!刚刚追那个人没追到?”

    “他一箭射出之后便走了,轻功与爷相若,他不想让爷追到,那么即便追到míng rì ,也还是一场持久之战!”既然追下去没什么结果,他便回来了!

    澹台凰bsp;mò 了片刻,犹豫了好一会儿,一副支支吾吾,想说又不好说的mó yàng ,就那般沉吟这看着他。

    看她这般,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想问什么就问吧!”

    “是百里瑾宸对不对?”这一句话问出来,她也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极快,几乎是要从胸口跳出来!她比任何人都不希望是百里瑾宸,那个人不仅仅帮过他们,而且还教过她武功,算是半个师父!可是,那边绝佳的武功,加上能让君惊澜如此生气也没有戳穿,基本上天下都只剩下四个人!

    百里惊鸿,那是他的干爹,应当不可能。冷子寒是他的师父,也当不会。而半城魁,说了欠了自己一条命没还之前不会杀她,今日就不会对她动手。那就只剩下……百里瑾宸!

    尤其,她脑中忽然十分突兀的想起那天他在草丛那边说的那一番话。“我有时候,真的希望自己是个极有同情心的人。”

    还有几次他出现在自己面前,似乎是巧合,却总给她一点gù yì 的感觉。包括那一次在望天崖取灵芝草,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可最后却有人炸山!而百里瑾宸也是知情者之一!

    所有的事情这般一想,她越来越觉得可疑!

    她这般一问,他当即bsp;mò 了下来,心下也有些絮乱而烦闷。看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似乎是必须要求得一个dá àn ,他终而看似极轻,实则极为沉重的点了点头:“是他!”

    这话一出,他轻轻的舒出了一口气,也像是一个在心中埋藏的多年的秘密,终于吐露,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原来,有些重担,吐露出来,多一个人分担,就会轻松这么多,只是说出来了,她的心中,应当没有这么轻松了。

    果然是这样!

    心中的bsp;bsp;被验证,看着他几乎是颓然的mó yàng ,她又yí huò 的开口:“如果真的是他,那他为什么要帮我们?”上次君惊澜后背伤了,他将药拿出来,几乎是毫不心疼的用了,若真的是他,他何须如此?

    “他与爷一样,都不想让干娘知道,也并不想捅破彼此这层窗户!”他说着,坐到了她身边,那张美过万里山河的容颜上,没有了一贯慵懒的笑意,只有淡淡的疲累。

    于是,澹台凰便想起那一日,似乎也是百里如烟说了有那个药之后,百里瑾宸才拿出来的,若是百里如烟当时不在……她忽然感觉yī zhèn 后怕。

    旋而,又听得君惊澜低声开口:“而且,他自己也很矛盾!”

    所以,他才一直没有跟他撕破脸,只有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不会对她做什么。自己状若无事的找他帮忙,他也不会jù jué 。甚至会帮她练功,因为他自己心中也极为矛盾,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澹台凰皱眉看向他,她觉得真的是有点离谱:“可是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这一问,他徒然伸手,一把将她揽过来,一如往昔一般霸道。铁臂将她紧紧圈着,精致的下巴搁在她的肩头,微微咬唇,吐出了一句话:“因为爷抢了他一样东西!”

    这话一出,澹台凰募然觉得自己脖颈处一凉,像是什么滴了上去。她心中一慌,才知他是落泪了。

    她见过他失落的mó yàng ,却没有见过他脆弱至此。心中一疼,回抱住他,却没有提及他的泪,他抱着她,jiù shì 不想让她看见,所以她不会去提,只紧紧抱着他,无声ān wèi ,又轻声问:“什么东西?”

    “娘亲!”

    澹台凰心口一滞,一种疼痛至骨髓的感觉,慢慢弥上了心尖。终而咬牙抱着他,泪水也禁不住自面上滑落,只一个劲的重复一句话:“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

    不需要他多说,她便已经明白。他是从小就无父无母的孩子,最是没有的东西,便最想奢求。南宫锦给了他母爱,那样的温暖到了跟前,便会忍不住想伸手去抓,但是他心中一直清楚,那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他抢来的是原本属于别人的东西!

    “是爷的错,爷欠了他!”从小,干娘对他便是最好,好的几乎是忽视了自己的儿子,而如烟或者因为是女孩子,才得到了她多一分的纵容,而原本该是瑾宸的东西,却全部被他抢走了。这如何不是他的错?

    “你不知道,干娘真的很偏心,六岁的时候,我们在上林苑打猎,我和他一起摔了,干娘便只顾着我,丝毫没注意他。十四年前,干娘养的狼和狐狸生下了小星星,干娘便抱来送给我防身,而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足足守了那白狐几个月,才等到小星星出生,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就被干娘送到了我这里……”

    “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爷便也知道自己欠了他。所以有一日,爷看着他捧着一盆药草,皱眉看了很久,爷觉着他该是有兴趣,所以在干娘要将神医门的医术传给爷的时候,对干娘说爷没有兴趣,让她传给瑾宸,因为神医门历代只能传一个人!只是有些孽债,是还不完的!五王之乱之时,生死一线,爷方才明白,那些不属于我的温暖,其实没有什么可以贪恋的,我注定是要走一条洒满血腥杀伐的道路,那些阳光温暖,都不属于我!所以,那一战,回来之后,爷便很少跟干娘jiàn miàn 了!”

    但,瑾宸还是恨着他的。尽管他已经很努力的淡出干娘的视线,以至于这几年每次干娘看见他,都会骂上一句没良心的臭小子,这么久都不去看她。但,终究因为他当初的自私贪求,没有早一点离开,才导致他和瑾宸走到这一步!

    这下,澹台凰已然是无言了,只是无声落泪。此刻,对百里瑾宸,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同情多一些,还是zé guài 多一些。

    “他恨我!明明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却对别人的孩子嘘寒问暖,反而将自己弃之不顾。你说,他怎么能不恨我?”他的语气第一次这般颓然,若说他这一生欠了谁,便也独独只有百里瑾宸一人了!

    澹台凰听着,也只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她明白他的感受,就像是饥饿到极点的人看见了食物,那般渴求而舍不得放手。他心中何尝想去抢夺别人的东西,只是到了眼前,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其实,或者也不仅仅是这些的,瑾宸的性子我明白,他心中也许还有其他心结,也许还有什么误会。否则也不会如此决然!”只是,他没有勇气去问!每次站在瑾宸的面前,他便觉得自己欠了他很多,甚至是抬不起头来,他有什么脸面去问对方为何会这般决然?

    听他说到这里,澹台凰才终于明白他为何一直纵容百里瑾宸屡屡下手,恐怕这一次这箭羽不是对着自己来的。他也决计不肯说,因为心中有愧!

    最后,他低声开口:“不要告诉干娘!”

    “嗯!”澹台凰点头,又是禁不住落泪。南宫锦若是知道因为自己无意识之下的偏心,会让两个儿子反目成仇,也一定会自责至极!“那你知不知道,你干娘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这一问,他稍稍顿了一下,才轻声开口:“听说是她欠了我父皇的,具体欠了什么,爷并不知!”这般一说,他语气也低落了几分。

    澹台凰心中又是一疼,他其实不仅仅知道他贪求的那份母爱,是不属于自己的,他还知道南宫锦给他的母爱,也并不是为了他,而是因为多年前欠了他父皇的。却还是放纵自己去求了,zhè gè 在世人眼中天神一般的男人,其实真正渴望的不过是家的温暖,可是他没有!因为没有,所以就抢了别人的!

    后来,她说:“君惊澜,我们会有孩子的,那时候,那jiù shì 属于我们的家,是我们的家,不是别人的!”

    他终于笑了笑,说:“好!那你得给爷生一窝!”

    “你以为老娘是母猪?!”澹台凰暴怒,一把将他推开,旋而,心疼的伸出手拂过他微红的眼眶,轻声问,“那百里瑾宸,你dǎ suàn 什么办?”

    他抓住她的手,沉寂了片刻,眸色微定,终于是下定了决心:“有机会,找他谈谈,若是有误会,是该化解的!”

    纵然有再多的没有脸面去面对,也必须面对!否则最终,最受伤的人会是干娘。而凰儿也会被自己连累……

    ……

    草原之上,皎皎月色之下,清冷孤傲之人手持长弓,站在月光之下,仰头看着而观。

    无站在他身后开口:“主上,君惊澜这次好像是生气了,这次都出来追您了!您……”

    “他要追便追吧,还是你觉得,我会怕他?”淡淡应了一声,不甚在意。

    无皱着眉头bsp;mò 了一会儿,又接着道:“可是主上,我们这样做,真的对吗?要是夫人知道了……而且君惊澜知道一直都是您在幕后做这些事情,却没有戳破,或许他对您并无敌意!”

    “没有敌意?”那人冷冷哼了一声,募然回过头,那双月色般醉人的眸比十丈飞雪还要冰寒,看着无,淡淡道,“母亲对他偏爱便罢了,他既然占了别人的东西,便该心怀感激。可……十几年前,他明明看见我盯着那药草看了许久,眉头也皱着,便该知道我是对那药草过敏。却去对母亲说让我学医,你以为这是没有敌意?”

    是了,全天下人都以为他惜药如命,就连母亲也这样认为。却无几个人知道,他对药草过敏,在他学医之初,任何一种药粉,都几乎能让他呼吸困难,几经窒息。可最终,却因为母亲那句话,他咬牙将一切都咽了下去!

    “瑾宸啊,你是极聪明的孩子,医术你一定能学好的,等你学成了,以后也可以帮帮你惊澜哥哥!”

    这话,像是魔咒一般,从脑中响起,他轻轻一扬手,长弓在空中化成灰烬。眸中的恨意也终于隐下,淡淡转身,看着那轮明月,轻轻道了一句:“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不是投给别人,是投给太子爷和山哥我,嘿嘿!

    另外,谢谢大家的月票,钻石,鲜花等各种爱抚,爱你们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