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听了他这话,顷刻无言,他总觉得,北冥太子对自家主子似乎是没什么敌意,但是学医的事情,那人却也实在是太过分,药粉过敏感染,尤其入了咽喉便是致命的,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一个不察,主上的性命就丢了,可他却对夫人提出这样的建议!

    这样一想,他的表情也冷肃了下来!

    也就在这会儿,又听得前方那人淡薄的声线传来:“他要我学医,无非是希望那药粉感染之下,能要了我的命,没了我,母亲便只有他一个儿子。只是他到底失算了,我没死。那么……既然我没死,该死的jiù shì 他。”

    “可,主上,您有没有想过,这一切或许是误会?”这是无困惑了很久的问题,如果君惊澜是真的是处心积虑的想要主上的性命,甚至刻意去告诉夫人让主上学医,那么为什么现下却对他们一忍再忍呢?难道真的是因为kuì jiù ?后悔了自己当初所为?他总觉得,不会这样简单!

    这话一出,却看到前面的人影,微微颤动了一下。

    他月色般醉人眼眸扫向夜空,眸中闪过困顿和犹疑,而袖袍下的手,却也终于攥紧,清冷孤傲的声线淡薄的响起:“不会是误会。”

    不会是误会,也不能是误会!

    这十多年,他都是凭借着这样一个一股恨意在支撑着自己,支撑着自己不因为母亲的漠视和lěng mò 而崩溃。如果忽然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误会,没有人恨了,那他应该恨谁?恨自己的母亲吗?还是恨上一代的那些他不知晓的所谓恩怨?

    这一瞬间,他忽然乱了。

    如果是误会,如果真的是误会,他该怎么做?

    无看着他微微颤抖的背影,终于轻声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夫人或许会知道,老主子恐怕已经知道了!”这次夫人来漠北帮君惊澜救澹台戟,老主子没来,恐怕也是看出了些端倪。

    他这样一说,百里瑾宸的声线却忽然变得低沉起来,淡淡道:“无,你知道么,我希望她知道,也不希望她知道。”

    这话一出,无募然鼻酸,他恍然明白,自己的主子屡屡和君惊澜作对,不仅仅是为了争当年那一口气,也是为了引起夫人的注意。就像是一个不论做得多好,也得不到母亲一个正眼的孩子,便想着,如果自己调皮捣蛋,能不能引起她丝毫的在意。可是这调皮捣蛋,就伤害了其他人,所以这恐怕,也是主上一直迫自己坚信当年的事情不是误会的原因之一!

    他正想着说句什么ān wèi 一下他,一道黑影忽然从天而降。落到他的脚边,开口禀报:“主上,皇甫轩的兵马兵分了两路,一路往北冥,一路往漠北了!夫人传信,说……说……”

    “说北冥战乱,惊澜哥哥或者国库不够充盈,让我将夜幕山庄的钱财奉上,助他一臂之力是么?”百里瑾宸寡薄的唇勾了勾,头也不回的淡淡询问。

    他这一问,那黑衣人还没说话,无的表情便变得有些不愉!夜幕山庄是老主子交给主上的,这些年来在主上的手上近乎是扩展了数倍有余,就这般交出去?!

    那黑衣人听他这一问,终于低下头:“是!”他心中也奇怪,夫人那个一个爱财如命的人,怎么这样舍得。

    “知道了,你派人去送吧。”寡薄声线听不出丝毫温度,竟是头也不回的开口吩咐。

    “是!”黑衣人退下。

    无却上前一步:“主上,那是我们数十年……”他不是在意那些身外之物,而是夫人这么做未免太偏心了些!

    他话未说完,前方之人已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微风撩起他如墨的长发,沉如夜色,那声线也如同云中歌一般清冷动听,吐出的话,却极为落寞:“无,我早已不争了。”

    不争了,是因为早就死心了。

    君惊澜不需要做什么,就能得到母亲所有的关注。而自己不论做什么,她都视而不见。他早就不争了也不再奢求了,只是仍旧有怨,仍旧有恨。

    “或许,我是真的想杀了他。或许,只单单是想要她后悔。也或许……不过是让她记起来,自己还有我这一个儿子罢了。”

    但到底是因为什么,其实这么久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很多时候,有些东西在心中埋藏了太久,太久太久了之后,人自己都会忘记自己的本来目的。目所能及的,便只剩下前面一条路,只有那么一条路,不知道是对的还是错的,却还是要坚持走下去。

    或许前面是万丈深渊,或许前面是耀眼而刺目的光明。

    但,管它是什么呢,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么?

    ——老子是求月票,瑾宸其实也很苦逼的分割线——

    漠北草原,雪山边缘,竹屋之中。

    那躺在床上的人,微微偏过头,看着陈轩画缓步往门口走的背影,忽然轻声开口,叫了她一声:“画公主!”

    “殿下!”陈轩画脚步一滞,心中一慌,低下头站在原地,没敢抬头看他。

    他实在太敏锐,敏锐到在他面前,她只觉得自己几乎无所遁形。而上次从那间竹屋离开,到了这间竹屋,他便十分直白的忽然问了她一句——那床上的血迹,是不是你的?

    她当时故作镇定的回答了,说是殿下自己身上的血,并不关她的事。但他似乎并不相信。

    而此刻,他忽然开口叫住她,这叫她心中也有些害怕,难道殿下是想问些什么?还是问那件事情?

    她心跳如雷,不敢抬头,整个人局促不安,已然想就这样奔逃出去。

    就在她万分担忧之间,那人优雅华丽的声线缓缓响起,贵气依旧,却问出了一个似乎有些离谱,却并不算是离谱的问题:“本宫想请教画公主一个问题!有一只牧羊犬,它极为喜欢牧羊者。但牧羊者却并不需要它陪在身边,所以牧羊犬来了几次,最终都被牧羊人赶走了!终于有了一天,牧羊人无意中取走了牧羊犬最为贵重的东西,心中有愧,便有意让牧羊犬留下,但牧羊犬却jù jué 了,你知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这一问,看似无厘头,却几乎是叫陈轩画遍体生寒!

    他问的问题,只要稍稍一想,便明白几乎jiù shì 在说他们的关系。她顿时也明白了,尽管自己一直不承认,但其实他猜到了!

    她顿住,咬了咬下唇,几乎是将唇畔咬出了斑驳血迹,方才抬头看着她的眼,将自己的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殿下,也许是因为那只牧羊犬,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它想留在牧羊人的身边,却并不希望那是一种施舍!”

    她这话说完,还有那晶亮得过分的眼神,让澹台戟瞬间便明白了。也是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她终于是告诉了自己dá àn ,她那那牧羊犬一般,因为有自己的骄傲,所以不需要他的施舍!

    陈轩画说完,便感觉整个屋内的气温和空气都稀薄了几分,叫她心中万分难受,看着他的眼神也慢慢有些退群,是以飞快的转过身,想往门口而去。

    没走几步,却听得屋内的人开口:“画公主,牧羊人愿意为自己做下的错事负责,也会好好的对待牧羊犬。或者没有爱,但是他会履行自己的责任。请你记住,这话,永远有效!”

    他话音一路,陈轩画鼻子一酸,泪水瞬间便弥漫上了眼眶。

    她知道,自己没有爱错人,他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做下的事情,他都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会有丝毫逃避。所以,他也告诉自己,虽然他对自己没有爱,但是他愿意负责,也愿意尽好一个丈夫的义务。而她,随时可以找他履行他今日的诺言!

    世上有多少人做错的事,不敢承认,或是不想承认,最终选择装作不知和逃避,甚至一路错下去。可他,不是那样的人,做错了,他便愿意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她哽咽了一声,轻声开口:“殿下,臣女记住了!”

    语落,大步而去。或者有一天,她会因为再也控制不住那分爱意,已然无法顾忌那么多的骄傲和尊严,来开口要他履行对自己的承诺。但现下,她还不想。

    最终,她听见他轻声叹息从风中传来:“对不起!”

    她脚步一滞,心中一抽。又接着抬步而去:“殿下,你是个好男人!”明明可以逃避不用负责的,但他还是坚持对自己说了这样一番话。或者最开始是他的错,但那时候他神志不清,如何能控制得了自己?她也从来未曾怪过他。

    直到陈轩画彻底走远,澹台戟方才收回了看向门口的眼神,目光飘向窗外。旋而,那樱花般的唇畔扯出一抹苦笑,原本,他和凰儿就不可能。现下,更是半分妄想都不该再有了。他欠了一个女子一生一世的幸福,还有什么脸面再去爱其他人?

    也许,这jiù shì 命。命里有遇见,命里终将错过。

    ——

    漠北,连云十八骑的营帐门口。发生了如下让人嘴角抽搐,眼角崩裂的事情。只听得一声戚戚然然的哭声而起……

    “嗷呜呜呜……”澹台凰,你死得好惨啊!小星星童鞋在澹台凰的帐篷门口,一边拍大腿,一边凄凄哀哀的嚎丧。

    嚎了一会儿,澹台凰没出来,它又从自己身后背的包袱里面,拿出来好多白花花的冥币,开始漫天抛洒,再次大哭,那哭的叫一个肝肠寸断,如丧考妣。

    这会儿,君惊澜正收到炎昭的密报,说是皇甫轩的四十万大军兵分两路,已经有一路去攻打北冥,而好在他们之前早有zhǔn bèi ,才没有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也就在这会儿,听见了门口的哭嚎之声,哭得很有点惨淡。

    澹台凰嘴角抽搐了一下,掀开帘帐走出去,就有一张冥币非常精准的贴上了自己的额头,她嘴角一抽,将那玩意儿从脑门上扯下来,瞅着小星星,忽然有种一脚把门口这货踹到天边的冲动!

    见大仇人出来了,小星星哭得更迈力了,而且挥舞着自己的蹄,大声“嗷呜!”作出一副父老乡亲,你们都要为我做主的样子,对着一旁的士兵yī zhèn 狂挥!

    士兵们看着那它那人性化的mó yàng ,还有在半空中飘舞的冥币,嘴角都十分整齐的抽搐了几下,非常有节奏感。但毕竟那是在太子殿下的帐前,借他们的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过去围观,只是偷偷的眯起眼睛,十分猥琐的窥探。

    澹台凰挑眉,极为不豫的看着它,十分不耐烦的问道:“你又是哪里不好了?”

    一大清早的到她的帐篷门口甩冥币,这丫的还想不想活了?真想一盆子狗血泼死它!

    这会儿,君惊澜也从帐篷里头出来了,方才出门,便看见了漫天飘飞的冥币,登时那唇畔的笑意也温和了几分,不冷不热的看着小星星,等着它的下文。

    星爷一看见主人表情不对,虽然心中发毛,但还是飞快的扑上去抱大腿:“嗷呜呜呜……”主人,你要给我做主啊!那个眼泪稀里哗啦的往外流,就似那不要钱一般!

    “哭够了么?”太子爷颇为不耐的看向它,狭长魅眸中有些明显的嫌恶,看样子很是担心小星星把鼻涕抹到他的身上。

    这一问,语气冰寒的很,小星星童鞋登时就明白了主人这是不gāo xìng了,于是放开了他的腿,接着,它潇洒的一拨流海:“嗷呜!”想当年,星爷是多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一只狼啊,天地之色都为星爷倾倒!

    发表完毕,又转过头,把屁股对着澹台凰,左前爪深沉的支着自己的狼头,右前爪往后甩了三十度!又是一迈克杰克逊的经典姿势:“嗷呜!”不仅仅如此,星爷就连思索的表情和神态,都是那么的令人心醉心折!

    最后,一只前爪叉腰,狼头呈现吟诗状看向半空:“嗷呜!”可是为什么,自古英雄多磨难,还要总是被小人暗算!

    “呼啦!”

    它这怨天尤人的仰头之间,它刚刚抛洒的一张冥币,准确的被风刮到了它的狼头上贴着!

    “嗷!”星爷愤怒的把冥币从脸上扯下来,还用狼蹄狠狠的踩了几下!方才转过头,指着澹台凰愤怒开口:“嗷呜呜!”主人,其实是她偷了星爷的私房钱!

    指责完毕便开始满地打滚:“嗷呜呜呜……”你不把私房钱还给星爷,星爷跟你没完,没有钱的星爷,如何能挺起腰板做狼!

    澹台凰嘴角一抽,貌似她昨天晚上跟君惊澜说了百里瑾宸的事情,就一直没从帐篷里面出去,怎么可能偷它的东西?无语的看着它开口:“你没搞错吧?你有人证物证吗?”

    “嗷呜!”没有!但是知道星爷有私房钱的只有你,主人都不知道星爷有私房钱!

    一众士兵们就看着一只狼在那里跳脚怒骂,狼嘴上下翻飞,唧唧歪歪,又在地上打滚,他们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越看那货越像是得了羊角风,搞得他们心里也忽然有点忐忑!

    澹台凰其实也不太明白它到底在说啥玩意儿,只隐约知道它似乎是在纠缠自己拿了它的什么东西,在她还不知道如何解释的时候,一只雪白的狐狸,忽然从一旁的草丛踱了出来。

    它很不愧是一直优雅的贵族狐狸,每一步都走得十分端庄,即便前爪拿着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在啃……

    嗯?白花花的东西?

    澹台凰定睛一看,正是一锭银子!翠花正在啃食中,小星星也是眼前一亮,眸中怒火和惊喜交织。于是,澹台凰大概明白了,敢情是翠花偷了小星星的银子,八成还以为是吃的,所以现下还在瞎啃。好吧,说起来翠花现在算是她的宠物,它偷了小星星的银子,自己也有责任,所以一大早被人家甩冥币也不是完全无辜!

    翠花啃了几口之后,终于发现这银子没什么好吃的,亏得它还在三十米外的大树下头的石头下面刨了三米土,才将那玩意儿挖出来!原本是闻到yī zhèn 异味在地底下才挖的,没想到挖出来是这样的结果。

    正zhǔn bèi 扔了,一抬头,就看见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帅哥哥!登时整只狐狸都傻了,眼中开始冒星星,十分jī dòng 的盯着小星星!

    星爷见它如此痴迷的盯着自己,十分潇洒的拨了一下流海,散发着自己的雄性魅力,一步一步的对着翠花童鞋走了过去!

    澹台凰看着,嘴角忽然抽了抽,莫非这两货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看对眼了?回过头看了君惊澜一眼,却看他眸中含着些;的戏谑,似乎并不像澹台凰想的那样乐观!

    果然,星爷一路对着翠花抛媚眼过去,终于十分安然的走到了翠花的面前。翠花暂且还被迷惑着,站在原地没动!

    然后,两只大眼对小眼,四目相对!星爷微微伸出前爪,对着翠花伸去,翠花一见,害羞的闭上眼,偏过头……

    接着,星爷忽然一扯!把翠花爪子上捧着的银子扯了过来:“嗷呜!”还来!

    然后,然后,抱着自己的私房钱转身走了。

    这下子,莫说是澹台凰和翠花了,就连一旁站岗的那些士兵,也为小星星童鞋的不解风情深深的汗了一把!那还是一只狼嘛?以后谁再用“色狼”来形容好色的男人,他们跟他急!

    翠花的表情的狐狸脸也变得很不好看,忽然生气的捡了一块石头,对着小星星的背影砸了过去……

    然后——打起来了!

    澹台凰抽搐了一下嘴角,正想对君惊澜说句什么,云起却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到了他们跟前,先是弯腰行礼,才将自己前来的目的说出来:“殿下,我们的人探到澹台灭的人果真在塞纳河畔设伏,他们的人已经事先埋伏在那里了,恐怕也是担心我们先行一步,埋伏在雪山的攻击,我们现下如果过去大队人马的话,一定会被澹台灭的人发现,怎么办?”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面色很快的冷了一下!澹台灭zhè gè 蠢货,竟然还是想着先剿灭了他们再去与东陵开战,他就没有想过,没有连云十八骑的力量,他完全不可能是尉迟风的对手吗?

    看她如此生气,他不动声色的握了她的手。宽大的袖袍之下紧握,其他人根本看不出。

    一如既往的温暖,包容,安定。

    澹台凰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才算是平定了心绪!怒气却再也无法遮掩,原本王兄之事她就忍了澹台灭一次,没想到他竟然还想假借和谈暗算她,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冷冷盯着云起的眼,一字一顿的开口:“必须给我把人弄到雪山!这一次,我不仅要澹台灭的计划落空,还要反将他一军!看是他命大,还是我命大!”

    这话一出,一股怒意和傲然的霸气迸发而出。云起面色有些为难,相当支支吾吾的道:“可是殿下,那么多人,我们……”

    “不管用什么bàn fǎ ,都得给我把人弄过去!”她就不信,他们这些人在草原这么久,会想不到找别的上雪山的bàn fǎ 。

    她这般一说,云起终于咬了咬牙,开口:“末将尽力一试!”bàn fǎ 还是有的,但是赶的和谈之前将军队放到通往雪山的岔道之上,时间实在是紧了一些!

    他正zhǔn bèi 转身走,却忽然听得君惊澜懒洋洋的笑了一声,那声线极为悠闲,似乎是在告诉他们,他已然有了bàn fǎ 。

    澹台凰奇怪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十分怀疑的将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纳闷问道:“你有法子?”

    这一问,他闲闲笑了笑,忽然伸出手,如玉长指夹住了空中一张飘飞的上冥币,旋而,那双狭长魅眸看向她,似笑非笑的道:“小星星不是已经告诉我们bàn fǎ 了么?”

    一张雪白的冥币,夹在他的指尖,还有无数冥币在半空中飞舞,澹台凰皱眉看了一会儿,忽然眼前一亮:“你是说……?”

    她竟然没想到,小星星童鞋这吃饱了撑得来挥洒一下冥币,倒还正好给了他们破敌的灵感!只是:“这样到底还是有些风险,倘若一个把握不好……”

    “这一场博弈,端看你敢不敢赌!”君惊澜放开了夹着冥币的长指,任由它在空中接着轻舞。

    澹台凰犹豫了半晌,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转瞬便有了更好的计策!

    她赶紧挥手召回了云起,在他耳边唧唧歪歪说了一些话,听得云起的嘴角不断的抽搐,并不断的咽着口水,还时而不时的将狐疑的眼神扫向澹台凰,太子殿下怎么会想到这儿阴损的招数,这还是他们以前那个美艳无双,风华卓然的太子吗?

    但是看着她的脸,似乎是的啊!可,这近距离一看,云起募然瞳孔一缩,他看见澹台凰的鬓角处,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粘合着,如果不是非常近距离,非常仔细的看,根本看不出来!

    他心中惊涛骇浪,直至微微有点失神,澹台凰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这才召唤回了他的神智,并成功的吓了他一跳:“啊!太子,您刚才说什么?”

    见他这魂不守舍的mó yàng ,澹台凰又来着性子把自己方才说过的话,对着他十分耐心的又说了一边,云起这才算是听明白了,但心中的惊惶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述。zhè gè 人,他不是太子,那他是谁?

    而他zhè gè 主意,虽然冒险,但也无疑是极好的,按照原理来说,也该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但是……他心中千转百回,yī zhèn yī zhèn 的后怕,想着君惊澜和楚玉璃来的莫名其妙,还屡屡bāng zhù 他们,又想着这几日北冥太子和自己面前zhè gè 人似乎是真的过于亲密,随之又想到这人容貌体型和太子相若,但平日说话的习惯都并不相同!

    所有的怀疑,全部挤压到心中之后,他又开始想着,如果zhè gè 人不是太子,那太子又应该在哪里?

    见着云起的表情有些僵直,似乎是又走神了,澹台凰有点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云起将军,你又是怎么了?”

    “啊!不,末将没什么,末将只是在想,这样的计划到底能不能实施!风险实在是太大了,末将有些担忧会出yì ;!”云起几乎是语无伦次的飞快的像澹台凰解释,但具体在说什么,他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澹台凰看着他的脸色,心中越发奇怪,正想说什么。云起却看着她的眼眸,忽然道:“殿下,您是真的希望漠北好吗?”他想着这些日子,面前zhè gè 人做什么事情,也好像全部都是为了漠北的局势着想,或者,是可以相信的人,不然王上那么聪明,一定不会看不出来,还将王印交给他!

    他这般一问,加上这几乎是想看透她内心的眼神,让澹台凰的心中觉得十分古怪,但却还是回了一句:“那是自然!”

    她这样一回答,云起看着她十分坦荡的双眸,眼中闪过一丝微微的犹豫,但也慢慢的坚定了下来,点头沉声开口:“殿下,末将信您!末将这就下去zhǔn bèi !”

    澹台凰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只感觉怪怪的,十分不妙,难道是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正在狐疑之间,君惊澜忽然一把将她扯过来,在她脸上细细的看了一会儿,从她的鬓角处逐一扫过,终而,狭长魅眸中慵懒的容色忽然冷厉了下来,偏头看向云起,眸中隐有杀机!

    这下,澹台凰终于明白是自己大意暴露了!她看君惊澜神色不对,便抓住他的手腕,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凭借云起刚刚问的话,加上最后的问话,现下多半是选择了相信她,相信她对漠北并无恶意,所以至少现下他不会说出去!

    自己不是王兄的事情,决计不能传出去。云起也是知道轻重的,而现下杀了云起,无疑是最安全的做法,但毕竟他是一员猛将,难得的人才,澹台凰也跟他一同上过战场,就这样杀了他,未免太过可惜!

    见她如此,太子爷也只闲闲笑了声,挑眉道:“你自己想好,可别到时候后悔了抱着爷的腿哭!”

    “滚!我相信他!”这句话,澹台凰说的很认真。

    她既然都这样说了,他自然也不再多话了。

    随之,夜鹰忽然出现在他脚边,将一封密信递给他,他洁白如玉的长指接过,展开,魅眸轻轻一扫,眸色却徒然下沉了几分,开口道:“替爷传信给干娘,北冥国库充盈,不需如此!”

    夜鹰似乎早已料到是这样的dá àn ,应了一声,当即退下了。

    澹台凰偏头看了那信件的上的内容,也是愕然,竟然不知道南宫锦听说皇甫轩的兵马来了,那样一个爱财如命的人,竟然强家荡产的帮他,真是难怪了,她想,如果她是百里瑾宸,她心里也不会好受。现下,他和君惊澜都明白,此时此刻彼此计较的都不是钱财,而是南宫锦的心思。

    见她已然看见了,他也不瞒她,只状若无事的懒懒笑了笑:“爷说过了,干娘是真的很偏心!”

    她握了他的手,轻声道:“不想笑就别笑了,这不是你的错,早晚能解释清楚的!”

    这话一出,他倒是真的笑了,竟不知她如此知他,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拉着她往军营去去。

    随后,连云十八骑的军营里面,发生了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他们风姿卓然的太子殿下,竟然下令他们两日不准换亵裤!这让所有的人都是莫名其妙,但也都乖乖的听话,在太子的号令之下,做了这么一件极为不讲卫生的事情!

    而直到第二日的下午,太子殿下又忽然下令收集他们两日没换,还隐隐有点尿骚味的裤衩,然后在那个风高夜黑的夜晚。太子殿下秘密带着五千人马从军营出去了,他们没有带着极为锋利的兵器,只带了凿山的锤子,冥币若干,又拖了数十万臭气熏天的裤衩出去了!

    她出去之后,两个风华绝代的男子,看着她带人离开的背影,;摇头。

    楚玉璃看向君惊澜,温声问:“你不去帮她?”

    “她给了本太子别的任务!”他懒懒笑了一声,看着澹台凰离开的背影,也极是饶有兴味。

    楚玉璃点头表示明白,又浅浅笑道:“也不知道她的nǎo dài 里都装了一些什么,这样的法子都能被她想到!”

    “这一战,应当有些意思!”确实值得,拭目以待!

    ------题外话------

    其实谨宸这事,是之前看过一则新闻,父母偏心,哥哥一气之下误杀了弟弟。亲xiōng dì 尚且如此,何况他们?这样写也是想给大家一个警示,尤其对于哥的一些有了孩子的读者,不要偏颇。哥希望自己的小说能令人开怀,也希望它可以引导或警醒一下大家可能忽视的现实问题,或者显得过于残酷,但在我看来它已经完成了我赋予它的使命。而zhè gè 不深不浅狗血的误会,是给他们和好的契机!

    其实哥知道解释再多你们也还是想把哥千刀万剐,五马分尸,碎尸万段,最后破草席卷走,弃尸荒野!只希望你们暂且忍耐,等结文了再骂,不然容易将哥骂得羞愧至极,抬不起头来码字o(╯□╰)o!如果实在愤怒,可以拿月票砸到我脑浆迸裂直至豁然开窍,届时一定再也不敢这样伤害你们(⊙o⊙)…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