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贱人,亏她还想好好ān wèi 他来着,一张口就犯贱!

    但是犯贱这种事情,一旦发生起来,往往是没有什么下限的。太子爷狭长魅眸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的看她,笑若三月之花,懒洋洋的道:“生气做什么,不是迟早要给爷看的么?”

    澹台凰真是被他气笑了,她就没见过这么无耻厚脸皮不要脸的人!但,她也并不是好欺负的,于是,也微微偏了头,看向天边的远星,眸色深沉,不知道是在想什么旷古烁今的大事

    太子爷微微一怔,见她也是一副深思的mó yàng ,似乎并不gāo xìng,便低声笑问了一句:“想什么呢?”

    这一问,澹台凰也学着他的,微微偏过头,凤眸含笑,似笑非笑的装逼道:“想你今天的亵裤穿的什么颜色!”

    你以为这世上就你一个人会犯贱?!就你一个人会犯贱?!

    她这话一出,君惊澜看着她的眼眸瞬间变得有点叹息和;,终而状似害羞的偏过头,熏红着白玉般的面颊道:“这种事情,怎么还需要太子妃费尽心思的猜呢?爷一直很愿意脱给你看!”

    “……”一脸空白的澹台凰!他还敢更不要脸的一些吗?“太子爷,您不是一直很纯洁吗?”

    贱话是他说的,纯洁的也是他!也不知道他每天放屁之前,有没有想过前后是否矛盾,以及逻辑是否通顺!

    这话一出,他好看的眉头微皱,笑容无辜,眨巴着狭长的丹凤眼,懒懒笑道:“怎么,太子妃说zhè gè ,是希望爷不再纯洁吗?”

    他这一问,还没等澹台凰回话,便又偏过头看着无边月色,一副“妾将拟身嫁与,一生休”的mó yàng ,害羞开口:“爷愿意!”

    “……你赢了!”她嘴角抽搐了几下,终于不再试图跟他斗嘴了,因为在说下去,要么jiù shì 噎死自己,要么jiù shì 见识一下人类厚脸皮的街机模式和最高潜力值!

    两人都没说话,却能看见狂风吹起他的衣摆和墨发,在月色之下显出寂寥的侧颜,轮廓永远是那般精美优雅,看得人如痴如醉。

    有些东西,也不是想掩饰就能掩饰的下去的。而有些人的眼眸,天生便是为了敏锐捕捉心爱之人的情绪而生,澹台凰微微叹了一口气,将这贱人刚刚说的那些找抽的话,全部从脑海里头甩出去,才能让自己不计前嫌的抓着他的手,想ān wèi 一句,被他刚才那一搅合,发现自己成功的无法开头了。

    月色明艳,月色孤冷。

    不远处,一袭月白色锦袍的男子,看着那两人,在原地站了良久,方才微微咳嗽了一声,转身回了营帐。

    而更加不远处的地儿,一只狼和一只狐狸,两只后蹄蹬地,一只前爪握着,另一只各自挥舞,学着澹台凰和君惊澜现下的状态,十分搞笑的站立着。

    翠花在澹台凰的指导下,学会了追求公狼的bàn fǎ ,那jiù shì 一步一步接近,先从朋友做起。

    但是……如果它事先就知道和小星星做朋友的代价是忍受着五月的蚊虫叮咬,神经病一样在这里摆人类的poss,它宁可从此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从此相见不相识!

    那两人站立着久久不动,这两只动物也站立着久久不动。

    前方之人在微风的吹拂下,衣袖翻飞,意境高远,仿佛神仙眷侣。

    后方两只动物在寒风吹拂下,毛发倒竖,表情纠结,仿佛两个逗比。

    百里瑾宸从帐篷里面出来之后,看见的jiù shì 这一幕。寡薄的唇畔微微抽了抽,从那两只动物的身畔走过去,于是翠花彻底哭瞎,被看见了,一定被看见了,花爷在美男子面前的形象荡然无存了!

    小星星童鞋却是风骚的拨了一下流海,笑得见牙不见眼,方才星爷那潇洒帅气的mó yàng ,一定被百里瑾宸看见了,都是公的,他一定很嫉妒自己!嫉妒星爷的帅气……

    百里瑾宸到了那两人身后,君惊澜听见脚步声,似是早有预料,微微偏过头来。

    两人四目相对。

    一人狭长魅眸妖冶,若彼岸花开,曼珠沙华尽绽。

    一人淡薄魅眸冷傲,似月华洒下,雪莲破冰而开。

    两人对视良久,终而,百里瑾宸淡淡开口:“我想单独找你谈谈。”

    “好!”君惊澜闲闲笑着应了一声,澹台凰两边看了看之后,自觉滚蛋。

    一路扯草走过去,便看见那两个逗比在寒风中模仿他们的姿势站着,嘴角一抽,正想着是不是赏它们一脚,那两货就已经十分整齐划一的猥琐一笑,掉头跑了。

    她嘴角又是一抽,发现翠花在小星星的带领下,已经很有点不正常了!

    摇了摇头,回营,刚刚快进自己的帐篷,却想起前几日凌燕他们对自己说的成雅的事,皱了皱眉,便入了成雅的帐篷。

    她此刻正在一盏孤灯之下,不知道是在编什么玩意儿,一听见门口的脚步声,抬头一看,便吓了一跳!很快的把自己手上的东西往背后一藏:“公主!”

    澹台凰笑了声,倒也不问她藏在身后的是什么,只上前一步,找个位置坐下,好声好气的开口问:“这几日似乎没怎么见你,整天窝在帐篷里面不闷吗?”

    作为公主的贴身侍婢,她自然是应该时时刻刻侍奉在身侧的,所以听见澹台凰这一句话,她当即腿脚一软就跪了下去:“公主,奴婢该死!奴婢……”

    这般说着,竟然落下了泪。像是心中有什么特别为难的事情一般。

    澹台凰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她扶了起来,这才发现她手上是一个手环,像是扯了自己的头发编造出来的,乌黑细密,仿若丝绸一般,轻声道:“起来吧,本公主也没有zé guài 你的意思,只是想问问你最近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心事?”

    这一句“本公主”,是给她一些压迫,成雅这丫头不仅重情义,而且十分衷心,她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果然,她这样一说,成雅的表情变得更加动摇,看澹台凰定定的看着自己,似乎是真的必须要一个dá àn ,她咬了咬牙,方才开口:“公主,奴婢只是心里难过,奴婢之前对您说过,奴婢的心上人在漠北,可是……”

    见她表情越发为难,似是极为难解,澹台凰很快的猜出了大概:“难道他在澹台灭那边?”

    “是的!”成雅这样一说,便又是跪下,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公主,奴婢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您的事,奴婢只是编了zhè gè 手环,希望有一日可以送给他,奴婢绝对没有想过要背叛公主!”

    她这般声泪俱下的一说,澹台凰便又伸手将她扶起来,不甚在意的道:“好了!别哭了,等战争jié shù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为你饶了他一命!”

    “真的吗?”成雅眼前一亮,她知道,最终公主是一定会赢的,不仅仅是公主给她这样一种自信,还有北冥太子和楚太子帮忙,根本没有任何理由会输。

    澹台凰一边点头,一边道:“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他是谁,等到了战场上,要是不小心将他误杀了怎么办?”

    说到这里,成雅的面上浮现出半丝迟疑,最后低着头是,似乎不好意思的道:“到时候公主就知道了!”

    “你这丫头,你就què dìng 他能喜欢你?”澹台凰将她手上的手环拿过来,仔细研究了一会儿,看编造的程序,其实看起来并不难,但确实是用了不少心。

    成雅摇头浅笑:“公主,我只想把zhè gè 手环送给他罢了,他喜欢不喜欢我,都并不重要!”

    “这手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澹台凰又奇怪的扭着看了半天。

    成雅好像是生怕被她扯坏了,所以赶紧伸手夺了huí qù ,脸已经是完全红了:“公主,你还戏耍成雅!谁人不知道姑娘家用自己的头发编造了手环,送给自己心爱的男子,jiù shì 表示愿意结发一生不弃的意思,您还gù yì ,gù yì ……”

    她说到这会儿,澹台凰算是明白了,点了点头,笑了声,表示明白,便起身了:“好了,你的心事也了结了!míng rì 可以出去转转透透气,韦凤她们都很想你!”

    那几个丫头,近日一直是怀疑成雅有问题,出去散散聊聊,缓解一下也好。

    成雅点头应了一声,便欢喜的将澹台凰送出了门,回来之后脸红红的扯着那手环,开心的上榻而眠。

    倒是澹台凰出门之后,忍不住扯起自己的一束头发瞄了一眼,然后脸色有点发红,然后……然后回自己的帐篷开始找剪刀。话说,迄今为止,他送过她一幅画,她却还什么都没送过他呢!

    ——

    草原之上,狂风猎猎,两名男子及腰的长发都在空中飞舞,一人持剑站着,一人负手而立。

    忽然,百里瑾宸扬手一抽,手中的利剑沿着白月光反射出一道耀目的光芒,那流光灿灿,似乎能刺瞎眼!旋而,他美如清辉的眼眸看向君惊澜:“我们打一场。”

    他这话音一落,君惊澜便懒懒挑眉:“点到即止?”

    说起来,他们两个也确实很多年没有一起练剑了。

    “点到即止。”他话音一落,便率先出招,像是一只踏着月光翩然而至的仙人,剑光上反射出他一双淡薄如月色的眼,美轮美奂。

    他这般一出手,君惊澜也抽出腰间软剑迎了上去,扬手一挥,便是明月星辰,都映照在利刃之上,气吞山河,天地间的一切,都似乎在瞬息之间,被他掌握在手中!

    白色与黑色的剑气相撞,是御龙归和麒麟诀灵魂上的碰撞!上古神功,即便点到即止,也足以叫人看得眼花缭乱!

    然而,下一瞬,百里瑾宸的剑忽然快了起来,一下一下,割开凌厉的刀锋,在暗夜里闪现出冷冽的锋芒,还有无限澎湃的杀意!

    君惊澜见此,狭长魅眸微微眯起,手中软剑也如同一条蛇一般,一点一点的撕扯开来,将百里瑾宸手下的剑光一点一点的打散,尽数散开,变成片片幻影,似乎花瓣在半空中与雪花纠缠,终而缠绵落地!

    而与此同时,百里瑾宸忽然剑锋一转,竟像是不要命了一般,半丝都都防护,只拼了命的像君惊澜刺来!

    君惊澜抬手相迎,两人的剑,在半空中平行,波光四射,焰火惊人!甚至于半空之中,像是出现一个碗状的透明结界,将他们两人一齐包裹其间!外人只堪看着,却半点都不能进入其间!

    漫天的波光和焰火,都是绝世高手相斗的见证!而柔和的比剑,在百里瑾宸的杀招之下,只剩下漫天杀气,如火焰一般烧灼的杀气!

    点到即止,在这一刻,竟然变成了性命相搏!

    百里瑾宸寡薄的唇畔微勾,又是一股内力恍若白色月光,灌于其间!拼尽全力的内力,若不以同样的内力相扛,君惊澜必死无疑!

    他狭长魅眸徒然冷了几分,看向百里瑾宸的眼神,似乎有些zé guài !

    而这点zé guài ,让百里瑾宸心下一顿,觉得自己的dǎ suàn 仿佛已经被他看透!

    君惊澜终于,也没有让他失望,同样用上了所有的内力,拼死一搏!

    然而,就在利剑两两相对,只要其中之人一个疏忽,便会命殒的情形之下!百里瑾宸豁然将剑一收……

    而君惊澜的剑,便再无阻碍,对着他的胸口而去!

    用尽了内力出的这一剑,若是收回,一定会反噬!君惊澜死死咬牙,几乎是拼尽了lì qì ,才将软剑收了回来,只是……

    “噗!”的一声,那剑,仍然刺入了对方的胸口。

    “噗——”

    两人几乎是同时吐血,一剑当胸,只是在君惊澜的收势之下,只刺入了一寸!并不致命!

    百里瑾宸美如清辉的眼眸淡淡扫着他,都没有低头去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寡薄的唇畔微微勾起,轻声道:“为什么不杀了我?”宁愿受自己的内力反噬,承受万箭穿心之痛,也不愿意杀了他么?

    君惊澜扬手一抽,收回软剑,上面已经染血,刺目的艳红,更衬得他的面色苍白如雪!狭长魅眸冷冷睨着他:“你便一定要如此绝决吗?”

    “你不懂,有时候人知道自己错了,却只能一往无前的走下去,不能回头,也不能低头道歉。因为……骄傲。”他的骄傲,不允许他站在君惊澜的面前认错,所以,他便采取了极为极端的方式,让对方刺自己一剑,若能一剑夺了性命,他便也再无亏欠!

    不论是望天崖的事情,还是北冥山道上的事情,都可以在自己的命殒之下了解。可是偏偏,自己已经选用了这样的方式骗他出手,迫他用尽全力,到了最后一步,他却是宁愿自伤,也不愿意真的杀了自己。

    他这话一出,君惊澜竟然也没再跟他纠缠zhè gè 问题,却是闲闲笑着道了一句:“那么这一剑下去之后,你便不欠我的了!”

    这臭小子,他怎么会不知道他的脾性,这世上最是高傲的人,他这样的性子,即便是死也不会低头道歉,也决计不会容忍自己欠了别人的人,所以才会选择这样极端的方式。

    “对的。”胸口的血还在留,染红了那一身雪白的衣衫,他看着君惊澜,眼中已经没有了半分疏离和先前的恨意,反而,还有点暖暖的,终而,淡薄开口,“哥,我会去南海游历,父亲和母亲,会与我一起。”

    这一句一出,君惊澜募然笑了起来,这一瞬,便是漫天的星辰月光都再也找不到半分颜色,而那双狭长魅眸中,也染上了徐徐水光,点头道:“好!”

    “哥”。这样一个简单的字眼,整整十六年他都没有听到过了。这一刻,竟都不知是久违的亲人重逢,还是几世的恩怨化解。

    而明明,就在方才,他的剑,刺伤了对方的胸口。

    “我给你留下了一个隐患,聂倩儿,我救了她,在漠北草原随便抓了一个姑娘和她换了脸,就将她放走了。也没管她去了哪里,现下她在何方我也并不知,你只能自己小心了。”说起这件事情,他心中便又是yī zhèn 愧意。

    君惊澜闻言,也只是懒懒笑着点头:“嗯!你且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百里瑾宸当即炸毛,说完之后,见对方眼神戏谑,微微偏过头,脸色有些熏红,似是被人看穿了心事的尴尬。从袖中掏出一个药瓶,对着君惊澜扔了过去,“再重的内伤,吃了它,两日便能好。”

    君惊澜倒也不跟他客气,扬手便接了过来。

    百里瑾宸又淡淡看了他一眼,这才终于想起自己的伤一般,伸手点了穴止血,然后淡淡道了一句:“保重,若是什么时候需要我帮忙,可以传信。”

    最后一句话一说,他又自己偏过头,看向另一边的夜色,却把自己熏红的脸颊更加展现在君惊澜的面前。

    君惊澜倒也只淡淡点了点,懒懒笑着,道了一声:“保重!”

    百里瑾宸转过身,踏步而去,却也因为胸口有伤,脚步并不稳。不一会儿,无从半空中出来,落地,便扶着他一路走了。

    那两人走远,君惊澜咳嗽了一声,又咳出了一口鲜血,被自己的内力反噬,等于是承受两倍的创伤,的确是极为难受。那被打了板子,修养了三天,终于能站起来回到君惊澜身边伺候的东篱,也站了出来:“爷,您明知道公子今日找您比剑的意思,却为何还要……”

    还要弄到这一步,最后两个人都伤了。

    君惊澜低笑了声,颇为;的开口:“那小子的脾气你不懂,爷今日若是不伤了他,他便一生都觉得亏欠。而这戏,如果不演得逼真一些,他也不会相信!”

    这般说着,便也将瑾宸给的药,吞了下去。

    东篱皱眉,;叹道:“公子的脾气确实是硬了一些,您其实可以不管的!”

    “爷是哥哥,让着他也是应该的!”他闲闲笑了声,却忽然觉得有点疲倦,揉了揉眉心,顿时感觉yī zhèn 晕眩,“看来,爷要昏迷一夜了!”

    毕竟内伤太重,这药也恐怕只能在他晕倒之后,起到一定的调息作用。

    然后,太子爷晕倒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告诉太子妃,爷是因为太想知道她亵裤的颜色,忧思过度,所以晕倒,让他一定要好好伺候昏迷的爷,表示……歉意……。”

    东篱嘴角一抽,估计把这句话带huí qù 给太子妃,以她那脾气,别说是好好伺候爷了,jiù shì 给爷一脚都不为过!说白了,爷也是不想太子妃担心,只是太子妃……又不蠢。

    而那一边,无扶着百里瑾宸,也是摇头道:“主上,您何苦如此,北冥太子是不会跟您计较的。”

    “是啊,何苦如此……”他低低一叹,那人其实知道自己的脾性,也知道自己今日的目的,甚至不惜演了那样一场戏,将自己伤得那般重,来叫自己放下kuì jiù 。

    他何苦如此呢?也许,是想试试那个人,对自己有几分真心和在意。只是,他为什么会忽然想计较这种问题?

    终而,他淡淡道了一句:“其实有个哥哥,也挺好。”

    这话一说完,好像是发现自己失言了,面色微红,偏头看着无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冷冷道:“你听到什么了么?”

    “属下什么都没听到!”无赶紧开口,只是他脑海里忽然响起了那天澹台凰说的话,傲娇闷骚又闹别扭的小孩子罢了。形容的,好贴切!

    很多时候,有些事情,彼此都明白,却互相没有戳穿。生命中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说穿了才能有它的真义,有什么什么都不说,才恰恰是对彼此最好的爱护。君惊澜小心翼翼的为他维护着那一份骄傲和自尊没有说穿。而他知道,却接受了对方这一份不说穿的好意。

    从此,这一份xiōng dì 情,便将无坚不摧。

    ……

    营帐之中,澹台凰听了东篱传回来的贱话,想干的第一件事儿jiù shì 往君惊澜的脸上踩一脚!去他妈的忧思过度!他嘴贱了她还要好好伺候他,还他妈的有天理吗?

    但是瞅着那货面色惨白,要死不活的样子,她终究是忍下了这口气,将他扶到了床上。袖子里面藏着一个手环,没给东篱瞧见。东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顶着满头的汗水,从帐篷里面出去了。

    出去之后,便看见小星星童鞋瘫倒在地,对着翠花挥舞着前爪:“嗷呜……”快,我晕倒了,赶紧把我扶到床上去。

    翠花终于忍无可忍,一坨屎对着它甩了过去……

    帐篷外有两个逗比,帐篷内有一个苦逼!澹台凰咬牙切齿的给这混蛋把外衣脱了,被子盖好,想着自己方才听到的那一番话,忽然又想一脚踹到他脸上!

    可眼神这一扫,却发现他面色有些不对,好像是有点发烧,她伸手一探,发现是有点烧,正zhǔn bèi 收手。他却忽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狭长魅眸紧闭着,如玉长指却攀附着她的,像是溺水的人抓着一根浮木,舍不得松手。

    “母妃……”

    他轻轻一唤,澹台凰心中一抽,原是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这一刻,却是抽不动了。

    “母妃,母妃,不要走,皇儿不做太子……”

    “好!我不走!”澹台凰抹了一把泪,在他床边坐着,由着他抓着在自己的手,覆盖在他脸上。

    他似乎终于心安,眼角却溢出一滴泪,孩子一般抓着她的手呢喃:“母妃,皇儿不做太子,不要离开皇儿。你别把皇儿一个人丢在这儿……”

    澹台凰咬着牙重复:“我不走,你乖!好好休息,我不走!”话是这般说着,眼泪却越掉越凶。

    这一夜,他翻来覆去的呢喃,澹台凰便也只一直重复着“我不走”,直到天色破晓,他才终于安定下来,却是握着她的手,叫了一声:“凰儿……”

    看他是终于平静了,而额头上的烧也已经退了,她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这才算是放心了。

    不一会儿,南宫锦便掀开帘帐进来了,昨夜的事情她已经知晓,看着君惊澜躺着,似乎是没什么事儿了,她放心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对着澹台凰道:“我和惊鸿决定带着瑾宸去南海散散心,你王兄的事情,药找齐了可以随时通知我。瑾宸他现在……你是知道的,我只希望他出去散散之后,开阔一下视野,便会好些!”

    澹台凰点头表示了解,百里瑾宸现下是有些轻微的孤僻症,南宫锦这也是担心儿子的健康,长久压抑下去,性格会变得越发孤僻,所以出去散散也好。是以,她轻笑着点了点头:“去吧,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儿,也可以传信回来通知我们!”

    “嗯!尔康,你记得要心想我!”南宫锦深沉的握着她的手点头。

    澹台凰也应了一声:“紫薇,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仿佛生离死别!

    终而,南宫锦走到帐篷的门口,轻呼了一声:“董郎,我去也!”

    “来年七夕,我带着孩子在银河与你相会!”七仙女嘛,澹台凰演得还算是得心应手。

    谁知,南宫锦忽然神神叨叨的笑了一声:“那说好了!明年七夕你来着孩子来!”说完,掀开帘子就出去了。

    然后,澹台凰的脸红了。

    这会儿,那床上的太子爷才终于是醒了,朦朦胧胧听了他们几句对话,醒了之后便颇为暧昧的看着澹台凰,懒洋洋的笑道:“太子爷,原来您已经这样等不及了!”

    澹台凰嘴角一抽,看着他嘴贱的mó yàng ,又对比了一下这货昨夜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比起昨夜,还是接着嘴贱吧!

    门口进来了一名侍婢,问道:“早膳已经zhǔn bèi 好了,不知道两位太子是吃清淡些还是口味重些!”

    “金丝桂花糕,七色琉璃酥,白玉浅点,粥里面放些盐。其他的随便就行!”太子爷率先开了口。

    侍婢应了一声,恭敬的退下。

    澹台凰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刚刚那些,全部是她喜欢吃的糕点!之前在北冥太子府,他从望天崖伤了回来,她照顾他的那些日子,也很偏好这些,他竟然连自己喜欢叫人在粥里头放点盐都记在心上?

    见她这般看着他,他便也笑看了过去,她心下一个尴尬,赶紧往外走,去给他打洗脸水进来。

    没走几步,却听他懒洋洋的笑了声:“太子妃是不是去打水?”

    “你怎么知道?”澹台凰狐疑的偏过头看着他。

    他狭长魅眸微微眯起,眉间朱砂也是淡淡粉色,好看的紧,微微翻了个身,十分厚脸皮而不要脸的道:“爷当然知道,爷jiù shì 这天底下最了解太子妃的人!太子妃每一件衣服的尺寸,和吃饭的口味,以及下一步要做什么的心思,爷都了若指掌!”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那件衣服的尺寸,澹台凰忽然想歪了一下!

    赏了他一个大白眼,扭头就往门外走。然后,听得那贱人闲闲的声调传来:“爷jiù shì 太子妃的贴心小棉袄!”

    “咚——”澹台凰脚下一滑,险些没摔个狗吃屎!转头无语的看着他,她那表情恰似刚刚被人打了一顿似的,扭曲得离开,看他面色坦然,还一副等着表扬的欠揍样!

    她忽然冷笑了一声:“贴心小棉袄?我看你充其量jiù shì 我两天没换的裤衩!”

    ------题外话------

    你是否电脑换了一台又一台?你是否手机不断换代?你是否大吃大喝过着土豪的生活?可是,你又是否知道,这世上还有人住在落后的山沟里,因此而被人称呼为山哥,那人贫穷而悲伤,愤怒又不甘,有手机却没钱冲话费,有碗里面却没有饭!啊,好心人,你们若看见,就为“山哥”zhè gè 充满着爱与希望,满含着人与人之间美好和友善,散播着黎明的光与热的名字投上月票吧,一张,两张,三张,五张……等等,不再多少,全在心意。

    刚刚我已经为zhè gè 名字投上了两张月票,请大家与我一起,把爱与希望传递下去!o(∩_∩)o~

    【荣誉榜更新】:恭喜【m562447687】童鞋成为哥的第二十位状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万分感谢大家的月票、钻石、鲜花、打赏和五星级评价票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