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漠北草原,几日赶路,出了沙漠之后,所有的马车都被换成了马匹,而为了方便起见,这些日子澹台凰穿的都是男装。

    太子爷作为一个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侍从,面临的人生,jiù shì 与众士兵一起在路上行走,有时候前方的澹台凰或者楚玉璃,一时间起了策马扬鞭的心思,他还得跟着众护卫们一起跑一跑。

    东篱在暗处抹了一把同情的泪水,虽说太子爷从小到大,并非是娇生惯养,但那也是绝对不论做点什么,都是前呼后拥,众人伺候,哪里有过这样的人生境遇。

    但是让太子爷比较满意的是,这一路上那个女人还算是老实,几乎都没和楚玉璃说什么话。人类的成长和发展史告诉我们,往往心灵上的满足,比身体上的满足更加重要。所以心情尚好的太子殿下,并未对自己的境遇有太多的恶性感触。

    可是,在他们进入东陵的境内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一件很不好的事。

    天色已晚,客栈之中。所以人都安然入眠,享受着人生中难得的不必工作,不必勤勤恳恳为生活奋斗的美好时刻。但是楚太子殿下失眠了,因为太过居心叵测,导致晚上睡不着觉,所以半夜三更的弹琴!

    当然,这只是北冥太子殿下对情敌的恶意揣度。

    事实上,楚太子殿下素来便爱琴,若是来了兴致就会弹奏一曲。这也便是澹台凰初遇楚玉璃的那日,他正好便在弹琴的原因,所以zhè gè 晚上,客栈之中,琴音靡靡,高山流水,云野飞鹤,林中青竹,山间清泉。都在那双修长白皙到近乎透明的手中,潺潺流泻。

    使人心情愉悦,令人心旷神怡。

    于是,澹台凰被这样动听的琴声惊醒,一时间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被这样的琴声所惑。于是披衣起床,寻着琴声下楼。

    客栈的后院,一株樱花树,粉白色的花瓣漫天飘飞。

    那人弹琴的手,带动轻舞的袖袍,便见樱花雨风一样的卷席,月色点点,摇曳满地人间春色。

    他月白色的锦袍,铺洒在那边樱花地上,时而不时,有几片花瓣飘洒而上。

    而比这漫天的樱花雨更醉人的,是他江南烟雨般朦胧,仿若画卷一般的容颜。远远的,便看得澹台凰呼吸一滞,这样一个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却给人一种太不真实的感觉。

    尤其,看着他长长的羽睫,像是蝶翼一般,轻飘飘的盖住眼帘,遮掩住了他眼中看穿万物的眸光,却又在浅淡的月光下,衬着略显苍白的容颜,牵出淡淡的忧伤。

    zhè gè 人,此刻,几乎是美到虚幻。像是误落凡尘的精灵,终将消弭在漫天星辉之下。

    澹台凰便站在后院的门口,微微瞪大了瞳孔,久久无法回神。从前几天的对话,她知道,楚玉璃zhè gè 人是有故事的,但却不若今日一般,感觉zhè gè 人似乎随时就要离开人间一般。

    又是yī zhèn 樱花瓣卷席,一路飘飞的屋顶,在空中卷席,却也在同时,扬起yī zhèn 箫声。

    箫声呜咽,却偏偏在这人之手,吹出沧海巨浪,烈日炎炎,九天之龙,风云逆转,铁马金戈,杀伐铮铮!澹台凰和楚玉璃都是一愣,被这般存在感极强的箫声打断!

    和楚玉璃是完全不同的曲风,奏出的却是同样令人心折的曲子。

    澹台凰第一感觉,jiù shì 那妖孽也来了,但是抬头一看,对方穿着一身侍卫的衣服,她眸中微微掠过失望。那妖孽,偏爱紫色和银色,任何时候都是那一身朦胧闪闪的衣饰,又自恋,怎么可能穿侍卫的衣服。

    但,却见那人在屋顶之上,满载日月光华,逆着月光,却黯淡了半天的远星,浩瀚银河,也在刹那黯然失色。

    那人,甚至不需要艳绝的容貌,不需要任何姿态,就能轻而易举的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

    今夜,几乎是一场音乐界的盛宴,澹台凰很有一种自己在听现场演奏会的感觉,而且还是一场世界顶级的演奏会,并且不需要花大钱买门票的那种,所以她心中除了浓重浓重的欣赏之情之外,还有十分严重的雀跃之情。

    那是走在半路上被烧饼砸了nǎo dài ,低下头又捡了银子的快乐感。

    而屋檐之下,东篱正在回忆自己方才和自家太子殿下的对话:“爷,您看楚玉璃,穿的那一身,长的那样子,您就打扮成zhè gè 样子出去,是一定会被比下去的啊!”

    然后,君惊澜那双狭长诡谲的魅眸扫向他,似笑非笑的嗤了一声:“你以为爷是要和楚玉璃比?”

    “呃……”东篱呆头鹅一样,看着自家主子。

    接着,听见他说:“爷只是要那女人明白,一个侍卫吹奏的,都和楚玉璃的水平差不多,故而她不必那样痴痴然的看着!”

    “……”爷这还真的是为了黑情敌,不惜自降身份,无所不用其极。

    漫天樱花洒,屋檐之下,一名黑衣女子静静站着。

    仰头看着从屋檐的那一边,飞过来的樱花,微微伸出手,接住了几片飘飞的花瓣。粉色的,白色的,落入手心。

    她静静看着,低笑了声:“东陵的樱花,竟然五月就开了。”

    又是yī zhèn 风扬起,将她手上的花卷席而起,慢慢扬在了空中。她一愣,原是想伸手抓回来,最后那花却还是飞走了……

    她怔在原地,唇畔扬起的,竟只剩下一抹苦涩笑意……樱花又开了,可是那个人的承诺,他已经忘了。

    暗夜中,凌燕有些急躁的声音传来:“绝樱!”

    她收回思绪,唇边的笑意已经消弭,冷冰冰的看向那个白衣女子的身影:“燕子,怎么了?”

    “哦,没怎么,半天找不到你,以为你出事了!昨天晚上斗蛐蛐,你输了你知道吗?”凌燕认真的问。

    绝樱嘴角一抽,无语回话:“知道!”她不过是想跟着澹台凰,这样就有机会再看见自己想见的人,但是为什么会遇见这么一群逗比!大半夜的不睡觉,硬扯着她斗蛐蛐就算了,输了还找出来。

    这话一出,墙角探出好几个nǎo dài ,韦凤,韫慧,成雅,小星星,翠花。一起明着偷窥……

    然后……

    “她们说你输了,应该爆你的腚中花!”凌燕表情单纯的接着道。

    绝樱:“……”

    这是一个满地逗比,想伤心,都不能好好伤心一会儿的年代!

    而不远处的大树之上,却有一种暗沉诡谲的眸,像是地狱撒旦一般夺人心魄的眼,定定看着她的背影。那正是不日前完成了任务,从南海回来的半城魁,他原本是想去找澹台凰的,但却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漫天飘飞的樱花,看见那个女人,便再也挪不动步伐。因为……那个女人的背影,看起来真的很熟悉。

    就在她们或逗比,或深思之间。澹台凰这边屋顶上的箫声,终于是停了。

    那人一双狭长魅眸,让澹台凰熟悉到几乎能刻入梦中的眼,漫不经心的睨了睨他们,旋而,收了自己手上的箫,眉眼中透出半丝隐约不豫,这才后退数步,从屋顶上下去。

    楚玉璃愣了良久,方才浅浅勾唇一笑,那个人终究还是来了。是不放心自己和她待在一起吧?

    澹台凰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那么熟悉的一双眼,那样张狂霸气睥睨的气势,还有那难以模仿的漫不经心的表情,她就不相信这世上能有第二个这样的人!让丫好好跟着他不干,还打扮成侍卫,真是辛苦他了,这几天跟着在路上跑,累坏了吧?

    君惊澜这一曲的目的很明确,是为了黑情敌。

    但楚玉璃却不然,他不过是一时来了兴致,抚琴一曲罢了,也没想到会将澹台凰引下来,更没想到会引发君惊澜这一系列的行为。但到底还是有些散了兴致,便慢慢起身,让下人收了琴。

    澹台凰看了楚玉璃一会儿,有点尴尬,便飞速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人家好好的弹一会儿琴,因为自己的出现,被君惊澜砸了场子,她能不尴尬吗?

    楚玉璃看着她的背影,却亦只是淡淡笑了笑。

    而纳兰止却忽然在他耳边开口:“殿下,尊者来了!”

    “师父?”楚玉璃微微挑眉,似是有些诧异。

    纳兰止口中的尊者,是在整个翸鄀大陆,人人都避之不及的莫邪尊者。此人性格诡谲,喜欢养毒物,食人花,血蝙蝠,无所不涉,世人原是想骂他,但是又畏惧,便不得不称为尊者。而他,也jiù shì 楚玉璃的师父,楚玉璃的武功,也是他一手所传!

    纳兰止皱眉,冷冷道:“殿下,那个人教您武功,也不过是为了拿您试药,还逼您……您还将他当成师父!”

    楚玉璃浅淡眸中闪过半丝自嘲,旋即不甚在意的摇头,浅浅笑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有怨,但也有恩。只是他来煌墷大陆的目的,恐怕不简单!”

    自己的师父,自然是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的。

    纳兰止闻言,点了点头:“尊者什么时候做过简单的事,我们的线报只查到他到了煌墷大陆,却并不知道他现下具体在何处!只是臣下觉得,煌墷大陆的水已经越搅越浑了,不若我们还是huí qù 吧!”

    再不huí qù ,恐怕太子一派的人,都要急匆匆的另投他人名下了。

    楚玉璃沉吟了片刻,终于道了一句:“去查!查查他现下在哪里!”

    于是,纳兰止明确的知道了自己说了半天的话,对方又没听进去。灰头土脸,心情苦闷,表情抑郁,一肚子怒火的退下……

    而另外一边。

    原本应该住在侍卫房中的人,却住着天字一号房,并且就在澹台凰房间对面的太子爷,此刻正在沐浴。静静靠在浴桶之中,端着精致的下巴发呆。

    而东篱,正在一旁禀报消息。这一路上,意图刺杀他们的人来过四拨,天下人都知道来的是澹台凰,所以漠北倒没有凑zhè gè 热闹。基本上都是慕容馥派来的人,而也已然全部被打杀huí qù 了。

    东篱又十分敬业的禀报道:“对于时刻想暗算太子妃的人,属下等也按照您的吩咐,派人去东陵皇宫刺杀她,给了她一些jiāo xùn !”若不是有个皇甫轩在,世上早就没有慕容馥zhè gè 人了。

    正当他看着自家主子容色朦胧,不知道有没有在听的时候,那人终于是闲闲开了口:“澹台灭身边那个人的身份有没有查到?”能轻而易举的将换脸这种事情都看出来的人,决计不简单。不仅仅是深知岐黄之术,而且还当有一双能看透灵魂的眼睛。

    “那个人极为神秘,身边不要任何人伺候,任何能够近身的人都没有。所以无法准确的探知他的身份,只是……按照资料来bsp;bsp;,他很有可能是莫邪尊者!”这话一出,他当即深深的低下了头,素来他们查来的消息,都是准确无误,不带任何疑点的,而这次给爷的消息,是……bsp;bsp;!

    “莫邪?”君惊澜兴味挑眉,也微微提起了些兴致,闲闲道:“有空的时候,爷便去会他一会!”

    这话一出,却忽然感觉yī zhèn 狂风起,哀风怒号。

    君惊澜剑眉一挑,飞快从浴桶中起身,扬手一扯,便将衣物穿好。眸色微冷,眉间朱砂的艳丽,定定看着窗口!

    旋而,又是yī zhèn 风起,窗口被吹开,屋内的蜡烛也慢慢的偏离了轨道。

    他剑眉微微一蹙,心道不好,飞快出门,往对面澹台凰屋内而去。而澹台凰此刻眼神也隐隐冷冽,颇为防备的看着那扇窗户,她刚刚似乎看见外面有人,但只是一个黑影,完全看不清!

    看不清,就表示对方的武功修为在自己之上,所以她没有出去找死。

    眼见门被撞开,那人似是方才沐浴完毕,发丝还有些微湿的贴在颊边,却也不知道是不是过来的太急,竟然也没有戴人皮面具。狭长魅眸扫向她,见她无事,这才微微放心。

    而这会儿,又是yī zhèn 阴风从窗口进来,吹得澹台凰微微蹙眉。他大步上前,从窗口掠了出去,只留给她一句话:“别怕!”

    紫银色的身影翩然而出,风怒号,外面很快充满了凌厉的杀气。澹台凰为了测试一下以自己的武功修为,会不会一出去就被人一刀砍死,于是把床上那睡的鬼神不知的翠花童鞋,从窗口扔了出去!

    “嗷……”为何要打扰花爷睡觉!

    翠花没死,于是澹台凰终于放心了,也从窗口掠了出去。于是聪明的翠花,很快的明白了澹台凰这样做的原因,登时一张白色的狐狸脸就这样气绿了!

    澹台凰出来之后,飞身上了屋顶,便看见两人在屋顶上静静立着。一个是君惊澜,一个是楚玉璃,然而看见她出来,两人几乎是同时回头,也十分一致的开口:“你进去!”

    澹台凰秀眉一蹙,大概也明白了自己站在这儿说不准没有用,还会拖后腿,正zhǔn bèi 走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阴冷的风,从前方吹到人毛发耸立,而不远处,一个黑衣人徐徐落地,那一双幽深的眼眸,直直的看向澹台凰,而一眼下来,便很快的收回了眼眸。眼底闪过半死令人几乎看不清晰的失望。

    旋即,那人看向君惊澜和楚玉璃,桀桀笑了起来:“当真是后生可畏!”

    这声音,像是从古井里面的石磨上打磨出来的一般难听,十分刺耳,带有金属一般的质感。君惊澜懒洋洋的笑了声,偏头看向楚玉璃:“你去保护她!”

    楚玉璃点头,面前zhè gè 人的身份,他已经认出来了。正是他的师父,以君惊澜的修为,打起来应该不会输。

    他后退了数步,站到了澹台凰的身侧。

    莫邪一笑,不冷不热的看向君惊澜:“你以为,本尊要做什么,有人能拦得住?”现下漠北的局势很复杂,但是他却已经算出来了,只要杀了那个女娃娃,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他原本是隐世之人,虽然和无忧老人作对了……他也不知道算起来到底有多少年,但是煌墷大陆的天下之争,他却并不想介入。因为他感兴趣的东西在后头,而且他希望君惊澜和澹台凰在漠北之争中赢!可偏生十年前和无忧老人打了一场,他输了,澹台灭那蠢物,无意救了他一命,他素来有恩报恩,所以也不得不来帮他。

    君惊澜闻言,漫不经心的笑了声,狭长魅眸睨着他,那眼神像是上位者怜悯的看着一只蝼蚁,薄唇微勾,闲闲道:“想在我君惊澜手下抢人,也无疑是痴人说梦!前辈若是一定要自取其辱……晚辈素来心善,定会成全!”

    “你!”莫邪被气得一怒,怒极之下竟然笑了起来,“hā hā哈,好狂的性子,本尊就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他话音一落,手上的龙头拐杖,就对着君惊澜打了过去。

    天光四射,jiù shì 澹台凰,也几乎是完全看不见他们手上的兵器,便只看见君惊澜广袖翻飞的背影,被风扬起的长发,照进银河上的星光点点,没一个动作,都是yī zhèn 力与美的收束,行云流水,华丽优雅!

    但那黑衣人也并不好duì fù ,手腕翻转之间,竟然还有黑气在涌动。没一拐杖砸下去,都十分凌厉,近乎要打散了人的骨髓!

    见澹台凰看得忧心,楚玉璃在一旁淡淡提醒:“不必担心,君惊澜在剑术,在他之上!”君惊澜是能和剑术天下第一快的百里瑾宸打成平手还尤占上风的人,上次在漠北草原他便看得清清楚楚。而师父毕竟年纪大了,却又不如那些武林老者一般,年纪越大修为越高,反而骨架越发腐朽,行动也越发的缓慢。

    这一点是为什么,直到现下,他都没有看清楚原因。

    果然,楚玉璃的话是正确的,不一会儿,莫邪就慢慢的败下阵来!几乎已经开始招架不住君惊澜的攻势,手上的龙头拐杖,也在交战之中,“砰!”的一声,被君惊澜的剑成了两断!

    他募然后退一步,险些堪堪涌出一口鲜血,而再看向君惊澜的目光,便似是染血了一般!咳嗽了一声,赞叹道:“好!好!看老夫的这一招,你是否招架得住!”

    他话音一落,扬手一挥,巨大的光圈在他手上燃起,却是一个极大的黑球!球被他一抛,在半空中散开,竟然变成无数只虚化的血蝙蝠,对着君惊澜飞来!

    这便是天下人说莫邪尊者饲养血蝙蝠的原因,那蝙蝠并不是真的,而是一种上古邪功!由内力虚化而成,和凤舞九天近乎是同一个类型的武功!

    而澹台凰清晰的看见,在这些血蝙蝠飞出来的同时,楚玉璃的面色,竟然瞬间煞白如纸,几乎是连血管和都能清晰看见!

    可君惊澜,却是半点都不慌,扬手破天,一道白光扬起,竟像是一天飞龙直插云霄,通体雪白的龙。在半空中发出一声凶狠而张狂的嘶吼!金光四射,那些血蝙蝠,已然不能再靠近半分!

    这样的毒物,最是怕光!

    刺目的金光之下,无数只虚幻的血蝙蝠,在半空中发出一声一声凄厉的惨叫,节节后退,最后被这些白光射得消失在半空之中!而剩下的虚幻之光,则对着莫邪重重的撞了过去!

    莫邪后退了数十步,好不容易,才堪堪稳住了身型,又是一口黑血涌了出来!

    他看向君惊澜的目光,终于开始变得不敢置信:“御龙归?你居然练到了第九重?”

    御龙归和麒麟诀,也是上古神功,但二十多年前,尽管百里惊鸿和冷子寒这两人天纵奇才,也只在二十二岁的时候,才神功大成!这小子分明二十岁都不到,怎么可能!

    他幽深的眼眸看向君惊澜,君惊澜便也只是冷笑了一声,将软剑收起。狭长魅眸冷冷扫向他:“若是没有必胜的把握,爷岂会夸下海口?”他君惊澜素来便不是会大意轻敌的人,面前zhè gè 人,武功虽然阴邪,内力也深不可测。但,他君惊澜却也不是吃素的!

    莫邪平稳了胸中的一口浊气,后退了一步,这才开口:“下次,老夫定然一雪今日之耻!”

    话音一落,转身便飞跃而去。

    身后,传来君惊澜笑着对澹台凰说话的声音:“太子妃,你看见了么?这世上总是有那么多人,输了也不好好的承认说自己输了,偏生的还死要面子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来,这话说了,不过是输得更加狼狈,也没有风度罢了!”

    澹台凰一听这话,就忍不住“扑哧”笑了声。

    倒是那飞奔了一半的莫邪,险些没气得从半空中掉下来!这些小辈,竟然都如此毒舌!?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简直岂有此理!

    莫邪逃了,君惊澜没有追,因为追上了也没有用,反而他隐隐有种预感,zhè gè 人现下虽然是跟他们作对的,但最后却有可能帮到他们。因为对方身上那股阴邪之下的气息,某种程度上,和无忧老人有些像!

    而且,既然能被整个南海大陆之人,恨极了却奉为尊者,便一定还有暗招,逼急了对方,也并不是明智之举!只是,有了今日的jiāo xùn ,澹台灭的事情,对方应该不敢随便再插手了!

    看了一会儿对方的背影,旋而偏头看向楚玉璃,那双狭长魅眸中含的情绪有点似笑非笑。

    而楚玉璃的面色,几乎是从莫邪使出那一招之后,jiù shì 白的,一直到现下,还是惨白一片。浅淡眼眸看向君惊澜,第一次,他看向自己的情敌,看向zhè gè 和自己一样,声名享誉天下的男人,眼神竟然带了一些哀求。

    似是希望对方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其实,是不要说给澹台凰听!

    澹台凰不太明白这两货为毛要深情款款的对望,两边看了一会儿,才见君惊澜缓缓收回了放在楚玉璃身上的眸光,显然是已经算是答应了对方去请求。太子爷虽然素来是为了整倒情敌而不择手段,甚至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很不要风度,可是也不至于完全没有气度。

    将剑收好,缓步走到澹台凰身边,倒也没顾上自己似乎应该在漠北养胎,上前一步便将她扯入怀中,懒懒笑问:“怕不怕?”

    莫邪身上那如鬼似魔的气势,一般人都是应该怕的。澹台凰却笑了笑:“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这倒是一句大实话,有他在的时候,她是从来没出过什么事儿的!

    于是,太子爷心情大好,低头覆住她的唇,抱着她从屋顶下去。

    楚玉璃轻轻叹了一口气,浅淡眸中闪过半丝黯淡。他就站在她身边,她却说,是因为有君惊澜在,所以什么都不怕。

    看那两人从屋顶上下去,他静静看着莫邪离开的背影看了良久。他是该感谢君惊澜的,没有将这件事情说出去。莫邪练的是邪功,而身为他徒弟的自己……

    即便当年是被对方逼迫,但他不知道,她若是知晓了,会如何看他。世人眼前冠盖京华的楚玉璃,其实不过是一个被逼着和魔鬼做过交易的人,修炼邪功,他比任何人都要肮脏,这样在自己,宁可损毁,也不想让她看见半分。

    澹台凰却是何等敏锐,一看那两人那会儿的眼神就觉得不对劲,正想问他,可两人一从窗口进去,就被翠花打乱了心思。

    翠花童鞋对自己被澹台凰从窗户口扔出去做探路石的行为表示很生气,于是在屋子里面举了一块很大的牌匾,上面是以还给小星星它的一半零食为代价,求那只狼帮忙自己用爪子写的字——

    澹台凰,颁发世上最无良主人奖!

    澹台凰嘴角一抽,一脚飞了它,并十分不给面子的道:“我给该给你颁发一个世上最不衷心,最目无主人的奖!”

    君惊澜闲闲笑了声,正想说话,澹台凰却忽然回过头看着他,充满zé guài 的道:“孩子他爹,你怎么就跑出来了!不是让你在漠北好好养胎吗?怎么我的话你一句都没听进去吗?”

    这该死的妖孽,还害得她以为他生气了不来,在心里郁闷纠结了很多天!

    原以为见着自己了,这女人怎么也该有些gāo xìng,却没想到开口便是这样一句话,还很有点要赶自己走的意思。于是,他眸色微微沉了半分,凉凉道:“你放心,爷会十分小心的照顾好他的,不会出半分yì ;!”

    看他表情不对,澹台凰估计他是有点不gāo xìng了。于是也不再找死一样的捉弄,并且十分故作关切的上前,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幸好你来了,不然我很有可能就被那糟老头杀了!你jiù shì 我救世主啊!来,让我看一下,有没有什么损伤,有没有损失什么零件!”

    说着,就用满怀期待的目光扫向他的裤裆,那里的衣摆处正好有血迹!会不会……这货素来要面子,就算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刚刚楚玉璃在他也不会说!嘿嘿,话说刚刚那刀光剑影的,要是真的少了,嘿嘿嘿,她以后就安全了!

    见她表情猥琐,太子爷也低头扫了一眼,那是那会儿莫邪吐出来的血,虽然自己退避的很快,但到底还是沾染上了。看她眸光期待,于是他十分温柔的道:“少了!”

    “嘎?”澹台凰抬头看着他,眼神既是快乐,又是忧愁,还是郁闷,还有点纠结,而且相当不敢置信。虽然自己也希望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为毛少了他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然后,他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十分温和的笑道:“太子妃不必担心,虽然少了,但是爷身残志坚,绝对不会影响你我婚后生活!”

    “擦!”白gāo xìng一场!

    ------题外话------

    话说山哥从手术室出来,因为医疗设备的问题,还是没给治好,于是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

    众山粉在病床前各种哭瞎:“山哥,你可千万别急着死啊,我们山寨最近资金紧缺,实在腾不出钱来给你开追悼会啊!连买墓地的钱都没有,你一定要撑一撑,撑到我们资金能够周转的那天!哪,这里有月票若干,你快点收下,先把命吊着,呜呜呜……”

    山哥咽了一下口水,飞快接过,艰难道:放心,我一定会为了月票顽强的活着!

    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鲜花、打赏、五星级评价票,还有可爱的月票,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