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的下巴有一瞬间合不上,刚刚笑无语才嫌弃了她以身相许bsp;bsp;的狗血恶俗调调,这会儿即墨离忽然开始变得狗血起来,这……

    她僵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飞快的思索了片刻,接着开口道:“zhè gè 佳人,是指怀念中的女子、理想中的女子及有才情的女子。我zhè gè 人看似是个女子,其实品行什么的,和女子都完全不沾边!所以佳人这两个字儿跟我也不沾边,不知道王爷理想中的女子是什么样的,本公主很愿意出去为你寻觅一番,找来一位你想拥的佳人!”

    佳人么,意思多的很,泛指美女,但是在古代,jiù shì 她刚刚说的那些意思,只希望即墨离听了她如此有见地的言论之后,终于决定换一个建议。

    这话一出,即墨离很快便笑了声,看向澹台凰的眸光也多了几丝打量和不可思议的兴味,他倒是第一次见着女子这样说,自己的品德和行为,都与女子不沾边?

    冷锐幽暗的眸中,似笑非笑的睨着她,却忽然不冷不热道:“公主和北冥太子似乎是有婚约?”

    “呃……”忽然问zhè gè 做什么?“是,只是上次婚礼中出了些yì ;,所以延期了!”

    这话一出,即墨离便伸出手,自棋盒中拿出一枚白子,轻轻的放在棋盘上,澹台凰也很快的偏过头一看,一眼望去,不过是区区一盘棋,竟能叫人看出金戈铁马,杀伐果决来,处处是阴谋,步步是杀机,她对棋艺虽然没有精到即墨离这样的地步,却也能看出一二,叫人忍不住赞叹!

    正在她欣赏之间,那人又沉声开口:“不知上次,东晋和楚国险些一战之事,公主可有耳闻?”

    这话一出,澹台凰当即微微蹙眉,心中生出了些不妙的预感,若是提起那件事情,君惊澜似乎和即墨离有些过节!

    见她不说话,似乎已经想到,他带着硕大宝石戒指的手,微微握紧,又拈起一枚棋子,竟然径自在手中捏成了粉末状!冷锐的眸抬起,眸光竟似一条眼镜蛇一般,阴凉而暗沉,透着致命的危险!

    看得澹台凰心中一突,这才明白了自己面前zhè gè 人,不仅是不好说话,而且是非常不好说话。原以为他能在皇宫的门口对着自己打招呼,应当对自己没什么恶意,可……她竟然忘了这一茬!这下,她袖袍下的手也微微攥紧了一些,忽然觉得自己今天是不该贸然来的。

    在她开始有点紧张之时,那人又十分突兀的笑了声,性感的薄唇微勾,殷红的色泽,透出一种惊人的艳丽,眸色冷锐依旧,叫人猜不透他现下到底是喜是怒。极长的睫毛覆盖住眼帘,终而冷声道:“上次,北冥太子的算计,到了今日,本王依旧十分生气。那么公主,本王有什么理由,去bāng zhù 仇人的女人呢?”

    这话,把澹台凰噎了一下,上次楚玉璃设计破坏她和君惊澜的婚事,那时候君惊澜为了抄了楚玉璃的路将楚长风引来,便对南齐的小皇帝下了毒,牵制住了即墨离,她对即墨离虽然不太了解,但从上次从君惊澜和楚玉璃的话中,就能听出来zhè gè 人是喜欢将天下当成棋局操控的,那就意味着他喜欢将一切都控制在自己手中,所以那件事情,他定然极为愤怒!

    她想着,嘴角忽然抽搐了一下:“你别说是因为你和君惊澜有私仇,所以方才才提出那样一个条件!”拥佳人一夜,不jiù shì 想给君惊澜戴绿帽子吗?

    这话一出,即墨离徒然睁开眼,瞳孔也忽然毫无预兆的睁大了几分,性感的薄唇勾出一丝轻嘲:“男人之间的事情,牵扯到女人身上,本王还没有那么卑鄙!本王提起这件事,只是想告诉公主,严格说来,你我是有私仇的,所以一切都是讲求公平的好,能够满足本王的条件,本王就同意给你一副棋。要知道白玉暖棋是天下四大名棋之一,剩下的三幅,也都在本王一人之手!”

    他这般一说,澹台凰倒是来了兴致,悠哉悠哉的喝了一口茶,方才问道:“本公主一点都不觉得摄政王殿下会对本公主有兴趣,却为何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来?”

    一面之缘而已,zhè gè 条件,不仅仅强人所难,而且十分突兀。

    她这一问,即墨离冷锐的眸中才多了几分极致墨黑的wèi dào :“因为公主求棋,棋乃本王生平挚爱,若是想要,自然也该拿公主看得同等重要的东西来换才是,这般,才算是公平,你说呢?”

    嘴角一抽,澹台凰的表情忽然变得深沉起来:“本公主认为摄政王的想法极为不妥!”

    即墨离一愣,冷锐的眸中闪过半丝兴味,似笑非笑道:“愿闻其详!”

    “按照摄政王殿下的说法,你的手上有三幅和白玉暖棋差不多的棋,可以送与本公主的,这三幅对于王爷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但是本公主还是个十分单纯,万分纯洁的黄花大闺女,尚未和北冥太子有过夫妻之实,这第一次还在,摄政王却忽然提这种要求!你有三幅棋,本公主却没有三个初次,这显然不公平!”澹台凰凤眸一片纯粹,看起来纯洁极了。

    但是即墨离严重被噎住了!

    像是看怪物一样看了她很久,虽然她这歪理听起来,很有点道理,但是:“公主,本王可否请教你一个问题?”

    “问!”澹台凰倒也干脆,直接便应下。

    “煌墷大陆的女子,说话都如同你一般……豪放吗?”分明两块大陆的民风都是差不多的啊!而“豪放”,已经是出于一种非常含蓄,并十分努力的尊重对方,不伤害其自尊心的说法了。

    他这一问,澹台凰的面上没有半丝他预料的不好意思,或是羞愧的表情出现,眨了眨眼睛,十分诚恳道:“我刚才已经说了,我zhè gè 人看似是个女子,其实品行什么的,和女子都完全不沾边。你忘了吗?”

    说着,眼睛又咂巴了几下,好似是在嘲笑即墨离的记忆力。

    即墨离:“……”果然不沾边!

    顿了一会儿之后,他算是终于放弃了与她对峙,似笑非笑的摇摇头:“算公主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本王就换个条件!”

    澹台凰很快的正襟危坐,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mó yàng 。她现下感兴趣的,已经不仅仅是求一副棋了,更多的是想借此探探zhè gè 人的性子。

    很快的,即墨离便开口了:“不知漠北风光如何?”

    “呃……本公主自然认为是极好的!”不会是想要地吧?但是一副棋而已,即墨离应该不会这样天真才是!

    这话一出,他轻轻闭上眼,带着硕大宝石戒指的手,在棋盘上轻轻敲打了数下,像是在思索着什么。足足有半盏茶的时间,澹台凰几乎都以为他快睡着了,他才终于睁开了那双冷锐的眸,刹那之间,从他眸中澹台凰竟似乎看见了一种对于自由和大自然的飘渺向往。

    然而,那样的眼神稍纵即逝,很快便找不到任何踪迹,快的澹台凰几乎以为自己是看错。那人才终于开口:“一块牧场,数百只牛羊,若是有一日本王要,公主能给吗?”

    澹台凰被他问的莫名其妙,禁不住偏头看着他的眼神,暗沉之中带着似笑非笑,和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颜色,属于上位者的眼神,却不知他为何会有这样的要求。

    但,这样的条件,对于澹台凰来说,并不难办!是以,她十分干脆的点头:“没问题!不知摄政王殿下什么时候要?”

    “或许要,或许不要!”即墨离似是而非的答了一句。

    然后澹台凰的嘴角成功的抽搐了一下,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要还是不要,还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或者只是单纯的在捉弄她?

    见澹台凰的表情开始变得有点阴沉,他笑了声,戴着扳指的手打了一个响指。

    不一会儿,侍婢上前来,将一个盒子恭敬的送到了澹台凰的跟前。

    澹台凰纳闷的打开一看,晶莹剔透的棋子,虽不若白玉暖棋一般摸上去就觉得指尖温暖,但流光璀璨,一眼看去,极为美好,像是纹波一样动人。

    这该jiù shì 自己要求的棋了,但……她奇怪的抬头看了即墨离一眼,这一会儿,她是真的没明白zhè gè 人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说了这么些话,对方真正想要什么,目的是什么,还有时而冷锐却又忽然变得极好说话的态度是为何,竟然都像是蒙着一层纱一般,叫她半点都看不透!

    见她还怔怔盯着自己,似乎是发愣,即墨离性感的薄唇又勾了勾,眸色微凉:“公主,你想要的东西已经拿到了!至于午夜魔兰,公主肯现下就与本王一决胜负么?”

    他说着,便低头看着桌案上的那盘棋。

    澹台凰还没有脑残,现下要是真的和他下棋,基本上和自取其辱没两样,于是很果断的摇头:“还是不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吧!本公主还有些事儿,就不打扰王爷了!”

    说着,便起身告辞。即墨离也不留,只淡淡说了一句:“请!”

    话音一落,澹台凰礼节性的笑了笑,便出了屋子。

    而她出去之后,即墨离又接着自己下起棋来,雾中花一般朦胧的声线响起:“是不是很奇怪,本王为何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这声线中,带着半丝薄薄笑意,殷红的唇畔,也微微上扬。

    他这一问,屋内的帘子,便被人掀开,笑无语从里头走了出来,谪仙般出尘的眸看向他,轻声道:“你的心思,这天下何时有人看懂过?”

    若是能轻易让人看懂他的目标是什么,看懂他想做什么,他便不是即墨离了!

    ……

    澹台凰出了即墨离的寝殿,脚步还是走的极快,zhè gè 地方起初进去的时候,像是进入了英国中世纪绅士们的城堡之中,给人一种极为舒适的感觉。但是和那个叫人琢磨不透的男人多说了几句,她只觉得里面像是一个笼子,里面养着一条极为优雅的眼镜蛇!

    它正不断的巡视着自己的领地,谁也不明白它会选择何时出击,而在它出击之前,你也摸不准它是想咬哪里!这男人,危险指数高的很!

    她这急匆匆的出来之后,将手中的棋子递给的凌燕,稍稍一抬头,却在不远处看见了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有着江南婉约之风的女子,可那双眼眸之中又充斥着帝王的霸气,不同于先前那一身玄色的龙袍,而是一身明黄色的凤袍,衬得她多了几分身为女子的妩媚。

    慕容馥!

    她看着慕容馥瞬间,对方也一直盯着她,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她在此处,刻意等着。

    对于zhè gè 女人三番四次的派人刺杀自己的行为,澹台凰虽然没死成功,但到底是知道些对方的动向的。所以这会儿看见慕容馥,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上前一步,将她上下打量半晌之后,充满戏谑的道了一句:“怎么,女皇的腿已经好了吗?”

    她是知道慕容馥的腿好了的,但总能刺激一下这女人不是?

    果然,她这一问,慕容馥的面色瞬间铁青,在北冥太子府,被这女人设计被狗咬的事情,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是以,她狠狠咬牙,吐出了一句话:“已经好了,不劳公主挂心!”

    不过,其实这件事儿真的和澹台凰真的是冤枉的,都是小星星童鞋干的好事儿。

    见她的脸色已经青了,澹台凰已经感到心满意足,眼见慕容馥堵在她要离开的大路中央,往前走了几步,站到她跟前:“不知女皇……不,不知东陵皇后有何指教?”

    都专程来堵人了,这指教估摸着还不小吧?

    她这话一出,慕容馥当即抬起自己高傲的下颌,睥睨而不可一世的看着澹台凰:“本宫是来告诉你,这东陵,你不该来,但是你既然都不知死活的来了,本宫作为东道主,也不好不满足你求死的愿望,届时,可别怪本宫没有提醒你!”

    她这话,说得嚣张而突兀,却叫澹台凰失笑:“其实我真的奇怪,既然你已经嫁给皇甫轩,就注定这一辈子只能是东陵的皇后,而我,是一定会嫁给君惊澜的。你我的婚姻,皆已成定数,各过各的日子不好么?你为何一定要刁难我不可?”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慕容馥便是一肚子的怒气!竟然一点形象都不顾的指着澹台凰破口大骂:“为何一定要刁难你?不若你来说说你为何一定要与我为敌?我喜欢君惊澜的时候,你偏生要嫁给他做什么太子妃,我喜欢皇甫轩的事情,又叫我知道他的心上人是你!你却来问我为什么要来刁难你?”

    这下子,竟然是一点身份形象都不顾了,自称也从本宫变成了“我”,显然已经气急了!

    还不待澹台凰开口,她又十分尖锐的道:“本宫只希望你死了才好!你根本jiù shì 老天派来克我的,只要有你在一日,本宫这辈子都不能指望过上好日子!”

    看着她几乎已经癫狂的mó yàng ,澹台凰募然觉得;又好笑!这世上总有那么多人,自己日子过得不开心不快活,不想想自己的原因,却总喜欢将所有的责任都栽到别人身上,仿佛这样就能让自己得到一些宽慰,最后也无非是让自己更加生气罢了!

    她极为无语的瞅着慕容馥,相当不客气的道:“皇后,你对被本公主的怨恨,本公主已经知晓!既然你一定认为这一切都是本公主的错,所有的问题都在本公主身上,本公主也不与你狡辩了,你要做什么只管放马过来!随便也奉劝皇后,多想想如何提高自己的个人魅力,不要自己没男人喜欢却把责任往旁人身上栽!”

    她几乎很少这样恶毒的讲话,但是对于慕容馥这样一个没有一天不想要自己命的人,她实在是没什么好话可说。人家处心积虑的想要自己的命,她还需要讲什么客气?

    “借过!”冷冷说着,便从慕容馥的身侧擦了过去。

    慕容馥飞快的转过头看着她,那眼神几乎是不可思议,整张脸也因为生气而变得十分扭曲狰狞:“澹台凰,你竟敢这样对本宫讲话,你就不怕本宫杀了你?”

    “怎么,如果本公主现下跪下来求你,你就会放过我吗?”澹台凰艳丽的红唇也勾起一抹讥诮。

    这话一出,成功的将慕容馥噎住!这女人很聪明也很明白,知道即便她示弱,自己也不会放过她,所以,也索性不再强作友善,还能讨些嘴上便宜!

    她狠狠瞪着澹台凰的背影,那眼中的怒焰几乎要将对方的背脊烧穿,直到澹台凰已然带人离开了她的视线,她才终于冷冷哼了一声,收回了目光。

    韦凤到底有些忧心,跟在澹台凰的身后道:“公主,您猜这慕容馥,又想做什么?”那女人几乎是已经丧心病狂,他们来东陵的路上,短短五天就遭遇了四起刺杀!现下公主到了她的跟前,只怕更不能平静!

    “随便她想做什么,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韦凤,你将这盘棋带回驿站,晚上那人来取,你便将棋给他!我还有事情要做!”她容色有些冷沉,其实这件事情她也不想做,但是不得不做!

    韦凤见她表情严肃,现下皇宫也是人多眼杂,什么话也不好多问,便点了点头,开口应了一声:“是!”旋即,便率先出去了!

    她走后,澹台凰又偏头看向凌燕:“你去皇甫轩那里说一声,就说今晚御花园,老地方,我等他一起喝一杯酒!”

    凌燕也不多问,很快的转身而去。

    老地方,自然jiù shì 自己绑了他,他又找她表白的地方。御花园,假山之后……

    ……

    是夜,澹台凰站在屋檐之下,仰头看了一眼的天上的明月,月色孤冷,苍凉十分。她容色微冷,看了很半晌之后,才终于下定了决心,狠狠的攥紧了拳头!今夜,也只能赌一把了,赌那兵布图,皇甫轩没有带在身上,而是放在其他地方藏着!

    她双手交握,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终于大步往御花园而去。

    远远的,便看见皇甫轩背对着她站着,一袭明黄色的龙袍,衬得他丰神俊秀,月下傲然而立,身姿挺拔!他的确是一个极为出色的男人,待自己也是极好……但是,尽管不想,她却不得不算计他!

    听见脚步声,皇甫轩微微转过头,灿金色的眼眸看向她,也很快的抓住了她眸中一闪而过的kuì jiù ,却恍若不觉,径自上前一步,率先坐下。

    石桌之上,有一个酒壶,和几个杯子。

    澹台凰也上前落座,故作无事,率先开口笑道:“东陵皇,好久不见,今日也算是终于给本公主找到机会,能够与你叙叙旧!”

    皇甫轩冰冷的唇角微勾,伸手给他们二人都倒了一杯酒,静静对坐,冰冷的声线亦缓缓响起:“上次在北冥一别,也的确是有些时日了,只是没想到,公主今日会亲自相邀!”

    “不过一起叙叙旧而已,谁邀请谁,也没有什么区别不是?倒是当初东陵皇离开北冥的时候,都没打招呼,本公主还奇怪了yī zhèn !”澹台凰好兴致的端起酒杯轻啄。

    两人月下而饮,偏偏都是千杯不醉的人,喝了半天之后,彼此也都没什么醉意,也就面色都微微熏红了半分。

    喝酒之间,便是谈笑,天南地北,诗词歌赋,时局风貌,近乎是无所不谈。皇甫轩性格使然,话很少,大多数时候,基本上都是澹台凰在说,而他便只是用那双灿金色的眼眸凝注着她,那眼神在月下之下晶亮得可怕,冰冷的薄唇微勾,饶有兴致的听着她畅谈的声音。

    足足两个时辰之后,她方才看见天空中艳红一点,一只火红色的鸟,从天空掠过,是事先商量好了的信号,表示,独孤渺已经得手了!而下一瞬,又是一束红色的焰火,在半空炸响。

    澹台凰握着酒杯的手,忽然轻轻颤动了一下,杯中酒从里面溢出了些许。几滴,微微洒到了石桌上,皇甫轩却忽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紧紧攥着,叫她不再颤动。

    灿金色的眼眸微微抬起,看向她的凤眸:“你在kuì jiù ?”

    这眼神太过犀利而明锐,叫她几乎无法闪避。是,她在kuì jiù !她料定了自己约他出来,他便一定会出来,然后让独孤渺去偷兵布图。但,她偷的并不是东陵的兵布图,而是北冥的!所以,为的不是自己,是他!

    君惊澜说,布防的问题,他一个月便能处理好,但是她到底不放心!若是为了自己,她也许做不到这样自私绝决,毕竟皇甫轩是真心待她的朋友,虽然他不肯为了她做任何关于江山利益上的退让,但,终究是朋友。

    可,为了君惊澜,她却不得不做。就如同他对她一般,为了对方,是没有什么事情不能做,不能割舍的。尽管,似乎有些卑鄙。

    看着他的眼神,她声线一颤,终于低下头轻声道:“对不起!你应该能猜到,兵布图到了我的手中,便一定会烧掉!而你,其实也知道我今日找你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引开你,可你还是来了!”所以,她才有这一声对不起!

    这话一出,她眸中闪过依稀水光,微微偏过头,已然不敢再看他的眼。她是给了他机会的,因为他很聪明,知道他不愿意,这图自己绝对拿不到,但是他来了,就等于是mò rèn 了自己的行为。

    看她kuì jiù ,皇甫轩冰冷的唇角微微勾了勾:“你就不怕,那兵布图朕已经看过了,能记得清清楚楚?”

    “我能做的,只是尽人事听天命!”她不是没有想过,皇甫轩会不会已经将图看过,甚至能精准的记得兵马分布的地方,但是她这样做,如论如何,也都还有一丝回旋的余地。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皇甫轩笑了笑,那双灿金色的眸中竟也没有一丝zé guài ,低低叹息:“你可知道,那张兵布图,不过是废纸一张?君惊澜一个月,便能将布防重新调整好,但北冥的国门,没有三个月绝对不可能破?破了国门,这图才能派上用场,所以这张图,不过是废纸!”

    若真的那般有用,君惊澜早就派人来取了,岂会等到她来动手。

    这话一出,澹台凰一愣,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呆呆的看着他:“既然这般,你还要这张图做什么?”

    “朕也是看过才知,君惊澜早已将所有退路都设计好!而朕留着它,是知道你一定会找机会来取,果然,今日便是朕的机会!”他冷声说着,便也收回了自己的手,又自顾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张兵布图,换得她陪了他两个时辰。

    澹台凰瞬间bsp;mò ,这一刻,心中的kuì jiù 变成复杂的情愫,不知道是她算计他,还是他算计她。她到底是小看他了,小看了zhè gè 能和君惊澜成为对手的人。

    这件事情,是她开的头,但是她却没有料到结尾。

    “朕方才一直在想,倘若你今日要的,不是北冥的兵布图,而是东陵的兵布图,朕是给还是不给!”而最终,是红色的焰火染了起来,表示盗走的图,是北冥的那张。

    他这话一出,澹台凰募然抬头看向他:“那你想到dá àn 了吗?”她看似镇定,其实袖袍下的手早已紧握,甚至已然微微颤动了起来。

    yī zhèn 风微微吹起,皇甫轩亦抬眼看向她,看了许久,冰冷的薄唇轻启:“今夜,你想让人去取什么,朕都给!兵布图,虎符,玉玺,你想要什么,朕都给!”

    今夜,也独独只是今夜!

    所以,那些东西,今日他一样都没有带出来,全部放在一起。他也清楚,她吩咐了人去取东西,定然是她要什么,那人才敢取什么。

    他这话一出,澹台凰仓皇起身,她能算计人心,他也如是,今夜,他们不过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彼此都算计到了对方的心思,最终她试探出了他对自己的情有多深,而他试探出了她对君惊澜的情有几分。

    但,他这样厚重的情义,她承担不起!

    她站了起来,他仍旧坐着没动,却轻声问:“君惊澜,对你真的就这般重要?为了他,什么都肯做?”对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用他对她的感情来赌,赌自己会同意以这种形式将那张图纸给她,这绝对不是她素来坦荡和护短的性格能做出的事。

    澹台凰点头:“是,很重要,重于一切,重于性命!”但,她也到底是有底线,倘若皇甫轩今日不知自己的目的,她不会去让独孤渺去取,因为如果那样,就等于是她利用了他对她的感情,将他骗来引开。这样的事情,她做不出来!

    她要的是皇甫轩明知是计还来,便等于是自愿将那张兵布图给她,而不是欺骗、利用和盗取。

    她话音一落,他俊美如同阿波罗太阳神一般的面孔上,绽出一抹苦笑,轻声自嘲道:“朕不该问的!”这话一出,便又灌了一杯酒下肚,是不该问的。明知道结果不会是自己想要的,却还是问了。

    最终,澹台凰深呼吸了一口气,承诺一般,郑重的对着他开口:“你且记住了,这一生,我不会再伤你!除非,你踩到我的底线!”

    就凭,他竟然将玉玺和虎符,都没有带出来,任由她去取。这一份情,她已然无法再下手去伤!

    他闻言,冰冷的容色不变,眉眼却含笑:“好!”她岂会知,只要他还活着,只要她和君惊澜在一起是事实,于他来说,便步步是伤!只是这一刻的承诺太美好,他舍不得说不要。

    只是,他们两个人,谁都不知道,再美的誓言,也终究有被现实踏破的那一天。尽管彼此都不想,尽管彼此都不愿……

    “对不起,谢谢你!”她说完,转身便走,不留一丝眷恋。

    对不起,不论结果如何,我终究是有了算计你的心思。

    谢谢你,谢你这般,明知会受伤,却还是出来,甚至将一切都搁在我面前,任我去取。

    ……

    她走了,皇甫轩还在石桌旁坐了很久。

    而澹台凰,也没有huí qù ,翻身上了屋顶坐着。抱着膝盖看月亮,从来没有一刻,心绪这样复杂过,皇甫轩那一双冰冷而深情的眼,几乎叫她不敢回忆。

    正在怔忪之间,yī zhèn 扑鼻的香气传来,笑无语将一个纸包对着她扔了过去。

    打开一看,如同他们当日,从漠北往北冥的途中,她听说君惊澜要另娶,坐在屋顶,他给她买来的好酒和叫花鸡。这神棍,倒是体贴!

    笑无语走到她身侧坐下,将手中的酒坛递给她:“在kuì jiù ?”

    这话一出,澹台凰仰头便灌了一口酒,火辣辣的感觉,从咽喉灌入,竟似一把火撩动,头也不偏的道:“何必明知故问?”

    “你情我愿的算计,也值得你这样kuì jiù ?而且皇甫轩也算计了你!”笑无语轻声笑着开导她。

    也许,也就只有皇甫轩也算计了她这一点,能让她心中稍稍好过一点了!

    见她不说话,笑无语禁不住笑出声:“本国师觉得,你算计皇甫轩之前。料到的应该是更糟的结局,若事实上,全是你的算计,而他没有算计你,你岂不是会kuì jiù 到死?可明知会kuì jiù ,又何必去做?”

    他这一问,却见澹台凰偏过头看向他,毫无预兆的落下泪来:“为了他,我没bàn fǎ 不做!”

    zhè gè 他,是谁,显而易见。

    下一瞬,她飞快的将泪擦干。

    笑无语几乎是一怔,他极少看见她软弱的样子,更匡仑是落泪了。

    不待笑无语开口,她又狠狠的往腹中灌了一口酒,任由身上的衣襟被打湿,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砰”的一声,将自己手中的酒坛甩出去了老远,摔得粉碎!沉着声音开口:“你知道吗?君惊澜为了爱情疯了,皇甫轩疯了,我也疯了!疯了,彻底的疯了!”疯了,才会做出这种事!

    看她几乎是发酒疯的行为,笑无语飞快的扯住了她的胳膊:“好了,够了!你若是后悔了,以后不要再这样做就行了,皇甫轩不会怪你,君惊澜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你!再说,如果时光从来,你就不会这样做吗?”

    他忽然很后悔自己大晚上的为什么不睡觉,要出来陪zhè gè 疯婆子闹,他也真是闲的!

    他这般大力一扯,澹台凰才终于是清醒了几分,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缓缓仰头:“是,如果时光从来,我依旧会这样做!”她是疯了,疯得愿意为了他一人负尽天下人。即便给她从来一次的机会,在她不知道那张兵布图无用的情况下,她还是会这样做。

    但,很快的,她又摇了摇头:“以后不能了,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尽管她可以ān wèi 自己皇甫轩是甘愿的,但却到底是伤了一个真心待她的人。

    “笑无语,我是不是做错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错,只觉得自己很自私,甚至是践踏了人家的一片真心。

    屋檐之下,凌燕等人看见笑无语陪着她,互相看了一眼,便先退了下去。

    笑无语也拿起酒坛灌了一口酒:“没什么错不错的,我与你一样。不……我比你更过分,为了那个人,我去做东晋的国师,背叛一国之人对我的敬仰和信任,师父将我养大,一手教我的用来造福苍生的东西,我却拿来害人性命,若是师父泉下有知,恐怕会气得活过来杀了我zhè gè 不孝徒儿!你说,若是你这算是做错了,我这又算是什么?”

    zhè gè 晚上,笑无语也喝多了,最终醉的比澹台凰还厉害,说了很多醉酒之言。澹台凰的nǎo dài 也是晕的,所以也既不太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

    只隐约记得他说过的两句话。

    “爱情这东西,生来jiù shì 自私的,它就该是为了心爱之人去负尽天下人!”

    “疯了,疯了才是真爱。若总是理智,总是清醒,总是记得自己做人不可踏破的底线去行事,那便不是真正的爱情!”

    最后,澹台凰zhè gè 被ān wèi 的人,反而跌跌撞撞的将zhè gè ān wèi 她的人,一路架回了他的寝宫,朦朦胧胧,听着他似乎在低喃一个人的名字:“离……离……”

    澹台凰nǎo dài 一个激灵,很猥琐的把zhè gè “离”字,玩命的往即墨离的身上套,套完之后又往“楚玉璃”的身上套,反正都是一个音。也不管笑无语醒来之后,知道她又在猥琐的bsp;bsp;他和男人之间的事情,会不会被气得吐血!

    笑无语那两句话,说的很是,总有为了爱情行差踏错的时候,甚至去做些违心之事的时候,才算是极致的爱情。若总是那般清醒,又谈何真爱呢?只是既然觉得自己做错了,以后……改jiù shì 了。

    把笑无语扔回他的寝宫门口,刚刚到门口,他就被夜星辰给接了进去,然后,夜星辰十分紧张的看着澹台凰那个左摇右晃,仿佛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十分关心的问:“倾凰公主,要不要属下派人送您huí qù ?”

    “不用,我没醉!”澹台凰虽然是千杯不醉,但今天到底还是喝高了,嫌恶的挥了挥手,自己跌跌撞撞的走了。夜星辰是个不喝酒的人,所以一点儿都不知道只有醉了的人,才会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没醉,于是就以为澹台凰真的没有醉,而只是脚步虚浮,所以也没送她。

    一路上的宫人侍卫,也都因为今日失窃之事,往御书房和各大宫门那边去捉拿刺客了,皇甫轩此刻还在御花园一个人喝闷酒,除了近身的内侍,谁都不知道他在那儿,所以也没有去制止下人们搜查。

    于是,导致的结果jiù shì 喝醉了的澹台凰,一个人在半路上跌跌撞撞,左摇右晃,也没有一个宫人来扶一把!东篱也因为小星星和翠花打架,闹的太严重,把人家的驿馆都给拆了一半,所以huí qù 处理善后了。

    再于是,澹台凰迷迷蒙蒙之间,就撞了一个人,听到一声低笑,她抬眼一看,只看见漫天有好多的星星!她伸出手指了指,嘟囔道:“一个星星,两个星星,好多,好多……星星……”

    然后——晕菜!

    ------题外话------

    万更奉上,无比感谢妹纸们的热情,然后,瞄了一眼月票榜,俺似乎要开始琢磨明天还是后天来个两万更表示谢意了啊嗷!么么么,谢谢大家!

    【荣誉榜更新】:恭喜【楚末吟】童鞋升级贡士!恭喜【逃爱精灵】、【天璇澜】童鞋升级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万分感谢大家的钻石、鲜花、五星级评价票和伟大的月票么么哒!

    另外推荐2014年度最牛逼追妻秘史(该作者的自我描述):《宠妻之早见晚婚》!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