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这是皇甫轩的声音,冰冻如三尺之寒。

    澹台凰回过头,看着那如阳光凝练而出的帝王,非常从善如流的道:“那,请问皇上,我想走你同意吗?”

    “呵……”楚玉璃禁不住失笑,水墨凝香般的面上,绽出一抹笑,极是清浅动人,让姑娘们禁不住又捂住了自己的鼻孔。

    皇甫轩却很有点笑不出来,几乎是有点不可思议的瞅着zhè gè 女人,她说话和听人说话,总是这样抓不住重点吗?自己的意思翻译过来,应该是他没同意,她就别想走吧?

    她现下赶紧问一句他同不同意……呃,好吧,皇甫轩已经成功的把自己绕晕了。

    敛了心神,抬眸凝锁住她,灿金色的眸中并无任何敌意,声线却依旧冰寒:“若是朕不同意,你待如何?”

    “不同意,自然只有硬闯!”澹台凰四下一扫,守卫的人并不多,楚玉璃方才在即墨离寝宫前的那一手,显然也堪能和皇甫轩一战,硬闯成功的几率也并不小。

    这话一出,皇甫轩冷冷哼了一声,就伴随着他这一声轻哼,四下很快便有无数侍卫围了上来,手上还拿着长弓,将他们团团包围。

    “硬闯,那你便试试看!你不要命,你带着的这些人,也不要命了么?”

    帝王的意思,永远都是不允许任何人违逆的,尤其,是永远不能接受明目张胆的违逆。

    这下,澹台凰入目可见,便都是尖尖的箭尖,一字排开,杀意极浓。而她再扫向皇甫轩,清晰的看见了对方眼中的冷冽之气,显然,对于一个从来没有被人违逆过的帝王来说,她若是真的要玩命的抵抗他的意思,出于帝王的威严和自尊,他真的能下令杀了她!

    想透了,也便不再坚持要硬闯,因为她素来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于是很快便看着他道:“皇上,您能把那会儿问我的问题,重新问一遍吗?我保证不再说硬闯之类大逆不道的话,惹您生气!”

    这话一出,皇甫轩冰冷的唇畔扯出一抹笑,虽然极淡,却极为耀眼。很配合的道:“若是朕不同意,你待如何?”

    “我抱着你的大腿哀求,你可以同意可以吗?”澹台凰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来硬的不行,咱来软的总可以吧?

    皇甫轩:“……”

    故事的最后,为了不至于硬闯出去,导致英勇就义,澹台凰选择了妥协。妥协的结果,是被软禁了,软禁在皇甫轩寝宫旁边的寝宫,方便皇帝陛下就近看管。

    君惊澜不在,自然是指望不上,被软禁之前,澹台凰曾以求救的眼神看了一眼楚玉璃,因为她清楚,现下除了楚玉璃,恐怕没人能帮她。

    而楚玉璃则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让她到现下都还没有想明白:“用信任,去换自由!”

    信任和自由?

    脑细胞不够用,所以只能支着下巴冥思苦想,而皇帝陛下显然也是对楚玉璃预备带着她一起走的行为很不满意,所以吩咐了下人,谁都可以探望,独独不允许楚国太子进去见她。

    楚玉璃知道zhè gè 消息的时候,也很稳得住,只温雅浅笑,似是早已料到。

    纳兰止第一次看见自家主子没有为澹台凰玩命,很是欣慰的道:“主上,原本就不关您的事,您不必插手!”

    楚玉璃好看的眉头轻锁,却是淡笑道:“本宫倒是想插手,可这毕竟,是皇甫轩的地方。解铃还须系铃人!”若是有旁的法子,他自然会舍命为她争一争,只是,以皇甫轩现下的执着,恐怕是大军打到皇宫门口,但凡那个男人还有一口气在,也决计不会放手。

    纳兰止嘴角一抽,就知道对殿下不能有什么过高的指望。沉声问:“那您dǎ suàn 如何?”左右zhè gè 事儿也是咱们解决不了的,不若过几天就回楚国去吧!纳兰止在心中摇旗呐喊……回楚国吧,回楚国吧!

    “等!”一个字落下,手中的茶杯也放下,温润的唇畔浮现出一抹淡笑,却是胸有成竹的wèi dào 。

    “等?”纳兰止皱眉。

    这会儿,宫人端了药碗进来,恭敬的上前,弯腰送到楚玉璃的眼前。

    浓黑的药汤,伴随着让人作呕的wèi dào ,让纳兰止都深深皱眉。但楚玉璃却早已习惯,端起碗,眉头都不皱的一口饮下,下人也马上递来拭嘴的丝帕。

    朗目微扫,见纳兰止还未动,等着自己的dá àn ,楚玉璃温声道:“等,等她明白本宫那句话的意思!”

    这世上的东西从来都是对等的,想要自由,自然就得付出点代价。

    纳兰止虽为天下第一谋,但到底是精于朝堂算计,这些男人和女人之间复杂的问题,他想不明白,索性也不再想了。却开口提醒道:“主上,臣下认为您不宜再去漠北,尊者既然在漠北,见您插手,难保不会为难!”

    这话一出,楚玉璃缓缓闭上双眸,羽睫盖在如玉的面庞之上,唇角轻轻扯起:“本宫也想知道,他这么多年……如此作为,到底是想让本宫为他做什么!”

    所以,为她也好,为自己也罢。这漠北,还是要去的!

    ……俺是君子江山的分割线……

    被软禁的日子,往往是无聊的。而在她无聊之间,伴随着东篱的一声:“小祖宗!”的轻呼。

    一团雪白色不明物体,从窗外飞射了进来。它身后,还有一团银色的不明物体……

    那正是小星星童鞋和翠花,由于这两货最近惹事儿的能耐不断升级,导致东篱等人现下对它们的称呼,已经成功的升华为了祖宗。

    星爷进来之后,就自顾的去找水果吃。而翠花童鞋则十分“忠心耿耿”的站在澹台凰的面前:“嗷!”主人,花爷是来bāng zhù 您的,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

    它这mó yàng ,成功的让澹台凰惊讶了,嘴角一抽:“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衷心护主?”想想它以前的德行,像是那能为主人抛头颅洒热血的吗?难道是小星星最近对它产生了良性感染?

    这样想着,她倒是十分赞赏的看了小星星一眼。星爷成功的曲解了她的意思,当即高高的抬起下巴:“嗷呜……”你终于知道星爷长得帅了?不容易啊你!

    澹台凰嘴角又是一抽,很快的被翠花拉过去了心神。

    翠花童鞋拍着自己的胸脯,十分霸气的发出一声:“嗷!”花爷虽然看起来不地道,但是从来衷心护主,愿意为主人作出任何牺牲!

    “嗯!”澹台凰终于被自己的爱宠感动,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它的nǎo dài ,开始说出了自己的决策,“待会儿出去之后,你飞快的引开所有的弓箭手,然后让你主人我潜逃!对你的衷心,我一生都不会忘却!”

    翠花狐狸嘴一抽:“嗷~!”花爷去引开弓箭手,那是会被射死的啊!

    “你不是很衷心护主,愿意为我做出任何牺牲吗?”澹台凰挑起眉头,看着自个儿眼前的狐狸。

    翠花听完之后,很快的掉过头,留给澹台凰摇曳着九条尾巴的潇洒背影:“嗷……!”世界已经如此虚假,对花爷的话,你又何必太认真,认真你就输了!花爷的血统高贵,注定不能为了人类轻易牺牲,不然主人是要遭天谴的,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呀,我的主人……

    然后,澹台凰嘴角一抽,忽然想起那日在望天崖,君惊澜有难,小星星这货可是同生共死的!于是似模似样的仰天长叹:“宠物比宠物,真是气死主人!”

    “嗷!”翠花深深地握了一下小星星的爪,这年头想冒充一只衷心的宠物,实在是太难了!你这些年到底是如何伪装的?教教我吧……

    东篱扶额长叹。

    现下漠北的局势不知道是何种境况,澹台凰只觉得自己各种坐不住又站不稳。皇甫轩并不知道她jiù shì 现下的澹台戟,其实也该是没有理由扣住她才是,一直到这会儿,她都没想明白皇甫轩的心里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她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这要如何应对?

    就在这会儿,门口传来下人们行礼的声音:“旭王殿下!”

    “嗯!”楚长歌那风流纨绔的声线传入,随后极是畅通无阻的进来。

    一看澹台凰那要死不活的样子,当即便笑了一声:“怎么,公主这是太想念本王了,所以如此魂不守舍?”

    这话一出,两人皆是愣了一下。

    相识不过几个月,便已然经历了一场生死。而这种类似于调戏的话语,已然很久没有出现在他们之间了,尤其,是在望天崖那次之后。

    “是啊,我想你,所以魂不守舍!”澹台凰毫不犹豫的赏了他一个大白眼,跟这货若是放开了相处下来,倒还真的很有点哥俩好的意思。

    楚长歌失笑,倒也不问她是如何狼狈的被抓回来,倒是没事儿人一般,坐在板凳上长吁短叹,似真似假的哀怨:“唉,本王真是命苦!人生中第一次婚礼,你竟然参加一半就走,也实在是太不将本王当成朋友了,可怜了本王为了你,一张桃花面,日日渐消瘦啊!”

    “噗……”澹台凰禁不住失笑,这楚长歌真是个活宝,倒是搅得她郁闷的心思都没有了,无语的瞅着他,给彼此倒了茶,讽刺道,“我看你倒是胖了不少!”

    见她到底是开怀了,楚长歌便又是笑,摇了摇手上的玉骨扇,轻声叹道:“你不回漠北也好,皇甫轩不让你走,也是为了保护你!”

    “此话怎讲?”保护她?难道不是扣下她做人质吗?

    做人质,这是唯一的解释,但是想起昨夜的事情,她又不是很愿意这样想。

    这一问,楚长歌面上的笑意,也越发的玩世不恭起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星眸倒是雪亮:“现下漠北战乱,你虽然素来就不像是女人,但也到底是个女人,作为一个男人,是绝对不放心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放到那样烽火连天的地方的!毕竟,太不安全!”

    风流纨绔的话音一落,见澹台凰的面上浮现出点点不以为然。他又接着补充:“你要明白,这世上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如君惊澜一样,能将你宠得无法无天!不论是二皇弟,还是皇甫轩,都不会轻易让你涉足战场,因为不放心!”

    只有君惊澜,愿意担着那一份不放心,去给她绝对的自由。任由她天上地下的折腾!

    这下,澹台凰终于是不说话了。她和皇甫轩之间,不过是一场巧合,若一定要问他为什么会喜欢上她,恐怕唯一的解释,jiù shì 在他最脆弱的时候,恰好自己就在他身边,也拉了他一把。如果可以,这样的孽缘,她和皇甫轩,都不想要!

    楚长歌和皇甫轩,都是不知道自己现下处境的,所以全然无法明白自己的焦灼和一定要huí qù 的原因。

    顿了顿,她问道:“皇甫轩不让我走,若是这一战,我王兄输了,他就不怕我留在东陵,什么时候刺杀了他?”

    这一问,楚长歌便悠哉的放下茶杯,又极为潇洒不羁的摇了摇手上的扇子,勾唇笑道:“问题的重点就在这里了,历代以来,国破之后,殉国的公主虽然不多,但数量也不少!你虽然看起来不像是有高尚情操的,但性子却烈,皇甫轩不放心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可偏偏,这漠北他又不得不攻打,所以最好的法子jiù shì 将你放在身边,等到漠北国破,仇人就在眼前,你想的自然jiù shì 如何杀了他,而不是自尽了!”

    这下,澹台凰便不说话了。皇甫轩算计的的确是深,这些她根本一点都没想到,或许是智力有限,也或许是当局者迷!只是……她扫了楚长歌一眼:“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笑无语说你是这世上看似最放荡不羁的人,却也是将一切都看得最通透之人。起初我还不信,今日不得不信了!”

    “皇家,从来就没有简单的人,唯独你是个例外!”也许就因为她是个例外,所以这些人,都情不自禁的被吸引。

    然后,澹台凰很快便道:“那请问这位不简单的人,你有没有什么bàn fǎ ,bāng zhù 我逃跑?”以前在东陵皇宫和楚长歌倒是一起跑过一次,可是最后失败了。

    她这话一问,楚长歌当即便笑:“你若同意与本王私奔,本王就能助你离开这里!只是,你的手下,本王无能为力!”若是要跑,他们两个人还是能跑出去的,但是被分开关押的凌燕韦凤等人,就很难说了。

    澹台凰白眼一翻,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水,zhè gè 楚长歌,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你别忘记了,你是来娶亲的!”还私奔!

    “那又如何?”楚长歌挑眉看向她,眉宇间满是漫不经心。

    那又如何!好吧,楚长歌原本jiù shì 个纨绔不化的,逃婚什么的,对于他来说,应当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你不喜欢皇甫灵萱?”

    这话问的突兀,却也是澹台凰为他可惜,皇甫灵萱那样一个高傲的女子,甘心嫁给他,也算是难得了一腔真心了。作为朋友,还是喜欢他们两人能成事儿的!

    “自然喜欢!”楚长歌倒也不避讳,看澹台凰有些奇怪的看向他,他又不以为然的笑着,补充了一句,“只要是美人,本王都喜欢!”

    所以,只要是他喜欢的美人,也都不过是玩玩而已?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本王就先huí qù ,寝宫还有佳人等着!”说罢,便起身,大步走了。

    澹台凰也没起身送他,却看着他的背影摇头叹息,皇甫灵萱按照礼节,现下是不可能跟他jiàn miàn 的,但是他寝宫却有佳人!说明不是在皇宫勾搭的,jiù shì 从楚国带来的,娶亲的这几天还做这种事,确实是太过了些!皇甫轩也不知是不知道,还是刻意视而不见。

    他这前脚刚走,笑无语后脚就来了。

    国师大人又穿了他那一身白袍,各种飘飘欲仙,但神色却和往常那吊儿郎当的市井流氓样很是不同,进屋之后,瞅着澹台凰的第一句话jiù shì :“昨夜醉酒,本国师说了什么?”

    澹台凰存心捉弄,于是十分猥琐的笑道:“说楚玉璃和即墨离都这样好,我到底是选哪一个才好!”

    她没忽视,笑无语眸中一闪而逝的杀意。也的确,昨夜那种话,他如果不是醉酒,也该说不出来才是,毕竟攸关身家性命!所以,她最好也是打hā hā,别激得笑无语对自己动手!

    笑无语:“……”虽是极度无语,但是眸中的杀意到底还是消弭了一些,“本国师要听真话!”

    “真话是你没说什么,但却叫了一个人的名字,离!嘿嘿,你老实说,是楚玉璃还是即墨离?”貌似她现下除了猥琐一下别人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

    笑无语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给摔了!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难道老子喜欢的就不能是一名女子?”

    澹台凰听罢,摇了摇头:“你连我这样优秀的女子都不喜欢,怎么可能喜欢上其他的女子?”哎呀,难怪那妖孽没事儿就喜欢臭不要脸的自我褒奖,因为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呀!

    笑无语终于不说话了,慢慢的想起了澹台凰往日的德行,也不像是那种会揪着人家的把柄做坏事的人,尤其自己多多少少还算是帮过她。于是,那眸中杀意也慢慢散了!

    “楚玉璃说,如果我想走,必须拿信任换自由。虽然我聪明绝顶,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神棍,不,国师大人,您能明白吗?”见他眼中杀意没了,澹台凰才开始虚心求教!刚刚没问楚长歌,是因为不想将他扯进来,但笑无语应该是知道自己的情况的,可以作为军师问问。

    笑无语答了一句:“你若是能全心的信任皇甫轩,就有机会让他放你走,这jiù shì 楚玉璃的意思!”

    说完,白色的袖袍掠过,人走了。

    澹台凰凤眸眯了眯,开始认真的思索他们几个人的话。东篱忍不住在暗处道:“太子妃,不若我们通知爷,让爷来想bàn fǎ ?”

    “不用,他自己也够烦了!”她可没忘记他曾经说过,炎昭跟他几乎是“青梅竹马”的交情,现下北冥出了事儿,炎昭却牵扯了进来,还不肯说出凶手,这样的背叛,足以给他致命的打击,不在智谋,而在心上,被信任的人背叛的滋味儿,他离开那天虽然不说,但她也能感觉到!所以这种时候,她还是不要烦他好了!

    东篱却道:“属下不通知,爷迟早也是要知道的,还是知会一声吧!”

    澹台凰这才点了点头,疲惫了揉了揉眉心。其实她希望zhè gè 问题能自己解决,并不想什么事情都指望他。

    不过这一刻,她是真心的觉得那几个男人不是一般的惹人讨厌!尤其是笑无语和楚玉璃,说话就不能说清楚一点吗?就这般云里雾里的,什么自由信任的,什么意思?

    她大步走到门口,对着侍卫们开口:“去请你们皇上来,说本公主要见他!”左右通过楚长歌已经知道了他的目的,到时候见招拆招好了!

    侍卫很为难的看了她一眼,道:“公主,皇上说了,这里面的任何人都不能出去,只要出去,一律射杀!所以不仅仅是您不能出去,属下也不能出去!”

    澹台凰嘴角一抽,暗骂了一声。这皇甫轩真狠,这是得不到宁毁之,自己不给他保护,他就宰了自己的节奏吗?

    她瞟了那侍卫一眼:“你就不能走到门口,不出去,只探出半个头,再让苑门口的侍卫去通传吗?”

    “噗通!”一声,侍卫跪下了,在她脚边如秋天凋零的落叶一般不断的颤抖,“公主,属下上有八十老母,下有……”

    “行了!行了!”澹台凰无语的退了回来,十分鄙视唾弃道,“贪生怕死!”

    那便正在玩爪子的小星星和翠花,斜瞄了她一眼:“嗷呜!”你既然不怕死,为什么你不自己出去,让人家侍卫替你出去送死?

    澹台凰:“我虽然不怕死,但是我更想活!”

    星爷和翠花:“……。”

    今天来看她的人倒是不少,就连即墨离也进来了一趟,陪她下了一盘棋,说是为她缓解一下无聊,省的她太无聊了在皇宫唱歌扰民,所以过来陪伴一番。最后将她杀了一个片甲不留,输的非常惨!这时候她才知道自己上次和楚玉璃下棋,对方有多么手下留情!

    不过,为了膈应他,报了这货平常很有绅士风度,下棋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的仇,在他走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今天笑无语来过了,向我求教如何追求你!”

    然后,即墨离脚下一个踉跄,墨黑着表情走了。澹台凰终于感觉到tòng kuài !

    支着下颌想着对策,最后也没想清楚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却朦朦胧胧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昨夜酒喝了太多,一直在现下她的nǎo dài 都是晕的!

    宫人们没敢吵醒她,就只在她身上盖了一层薄衾。

    临近了夜间,宫门口才出现了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下人们原本是想行礼,但被他微微抬手制止!一袭明黄色的龙袍,即便是在夜间,看起来也依旧是尊贵高雅,不可冒犯。

    他缓步踏入屋内,屋子里面点了些安神的熏香,加上澹台凰昨夜实在是喝了太多酒,所以也没醒。

    东篱见情况不对,正想着是不是跳出来,却听得皇甫轩冷冷道了一声:“龙影!”话音一落,暗处yī zhèn 轻微响动,殿内便已然失了东篱的气息。

    龙影,是东陵历代帝王的亲卫,数百名高手,自然不是东篱一个人可以抵挡的。碍事的人,还是先绑了好了!

    翠花童鞋原本也是想冲上来衷心护主,免得澹台凰遭遇轻薄的,但是想了想自己实在是太高贵了,真的是不能轻易灭绝,所以假装没看见,扯着小星星的尾巴,歪着nǎo dài 睡觉。

    唉,其实俺翠花一直是一只衷心护主的狐狸,俺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担心自己死了,主人会遭受天谴!是的!

    一灯如豆,影影绰绰。

    皇甫轩灿金色的眸,扫向她的容颜,慢慢晕出点点暖意。今日没制止那些人进来,是因为他知道,他们中总有人,是一定会将自己的目的告诉她的。有些话,还是别人替他说的好,帝王的尊严,让他说不出太深情的话来。

    只是,他也没忽视,尽管她知道自己是想保护她,却还是想走。

    有力的大手伸出,微微触上她的脸颊,低叹了声:“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放她走吗?若是战场上,她出了什么yì ;,又该如何?若是这一战东陵胜了,又该如何?

    甚至,若是澹台戟在这一战中殁了,她会不会因为失控,独闯入千军万马中找死?

    这些问题都困扰着他,以至于他昨晚在御花园,整整坐了一夜,最后才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既然担心她出事,就将她困在身边,就近看着。

    正在他思虑之间,睡得迷迷糊糊的澹台凰,忽然伸手,一把将他在自己脸上轻触的手挥掉:“君惊澜,别闹!”

    五个字,皇甫轩心中一突,面色也瞬间煞白,几乎是褪尽了血色!

    君惊澜,君惊澜,她即便在梦中也只有君惊澜,那他算什么?他这般费尽心机的谋算又是为了什么?

    烈焰自那双灿金色的瞳孔中烧起,他一把将澹台凰抓了起来,冰冷的薄唇覆上……

    “唔!”这下,澹台凰终于是被吓醒了!迷蒙着睁开眼,便看到一张放大版的俊美容颜,还有他灿金色眸中的熊熊怒火!“你干什么?”

    这一声吼,却将他的舌放了进去。

    她正要推开他,却冷不防被他擒住了双手,扣在身后,动弹不得!终而,她眸中戾气一闪,狠狠一咬,刹那间满口都是血腥味!

    可,这却更激起了他的愤怒,不仅没退开,唇上的力道更大。

    直到她眸中恨意满盈,他终于放口,冰冷的唇畔是被她咬出的血迹,灿金色的眸狠狠瞪着她:“你给朕看清楚,朕是谁!”

    她凤眸含怒,恨不能出手将他宰了!却也不明白,他到底是在发什么疯!

    终而,她收回了自己满是杀意的眼神,看着他的眸,一字一顿道:“放我走!是生是死,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如果是昨天,她还能将他当成朋友,但是现下,她心中确实愤怒!这男人,今日是疯了么?软禁了她不算,现下还……

    这话一出,虽然是没了那恨意满溢的眼神,却依旧是激怒了皇甫轩:“朕要不要管,是朕的事情,也不必你干涉!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等着东陵和漠北之战jié shù 的那天!你最好是乖乖听话,别逼朕对你做出什么!”

    帝王之怒,不是等闲能够承受得起的,澹台凰尽管愤怒,却也没敢再挑战他的底线。

    但,她冷冷笑了一声,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道:“我是一定要走的,你非得困着我,你不怕君惊澜带兵来?你的人一半去了漠北,他若来了,你招架得住么?还有,你这般行径,就不怕我自尽?”虽然她很珍惜生命,但是如果留在他身边的代价是没事儿就被强吻,她不如死了算了!

    咳,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有节操了,为了贞洁甘愿死,咳咳!汗!

    皇甫轩自然是不知道她心中想着这么多事,只冷冷盯着她的眼,一字一顿道:“你给朕记清楚,朕不是父皇,不会为了江山社稷放弃朕心爱的女人!即便他君惊澜现下兵临城下,打到皇宫,只要朕还有一口气,你也别想朕放你走!至于自尽,与其放你死在战场上,还不如就死在朕的身边!”

    见她微怔,他又冷睇着她,一字一顿接着道:“你给朕记好了,要死你也只能死在朕的身边!如果你非要考验朕的耐性,朕不介意让你现在就成为朕的女人!”

    ------题外话------

    哎呀,小轩轩被激怒了,妹纸们快点送上月票给他消消气,他一消气了,然后明个儿就放小凰儿走了,肿么样呀肿么样?(⊙o⊙)…

    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五星级评价票和可爱的月票,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