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傻呆呆的抬起头,近距离看着他冷艳慑人的面孔,十分天真可爱的问了一句:“你很困吗?”

    “……”太子爷的表情忽然有看一瞬间的僵硬,以至于唇角那一丝温和的笑意,也微微的凝住了。从来都高深莫测,如深海之晖的魅眸也有些微怔。

    整个人看起来透出一种异于往常的蠢萌!

    澹台凰一问,见他不说话,整个人还仿佛傻了一般,十分体贴的伸出一只手,在他的面前晃荡了几下:“怎么了?看来是你是真的困了!”

    晃了好几下,也没见他回神,于是澹台凰就把他归结为实在是太困了,所以精神都开始恍惚,于是十分体贴的道:“是不是赶过来太累了?要是这样的话,你先休息吧,这事儿我自己能处理的来!”

    这话一说完,就不管他了,低下头开始jì xù 研究自己的作战方针,心中隐约窃喜,这货困了,当真是好说话,太好了,那会儿她说的那些话都不用计较了!噢耶!

    心下雀跃,面上还是十分淡定,无比认真的扫视着地图。

    可,头顶很快传来某人慵懒中满含阴沉的声线:“爷一点都不困!”

    “你也不必强撑,还是身子要紧!不用陪我,我能行的!”澹台凰研究的太认真,没体会出他语气中大大的不正常,以至于直接把某人的话理解为了jìn kuài 现下非常困,但却还是想陪伴她。于是很是关切的建议对方先去睡觉!

    太子爷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头看着某女垂眸思考的mó yàng ,一时间也不知道她是真的没听懂,还是假装没听懂!狭长魅眸微微闪了几下,很半天之后,才从自己的喉头卡出了字节:“太子妃,这些东西不能明天再看吗?”

    “为什么要明天再看?”澹台凰狐疑的抬起头,看着他醉人的面孔,嘴角忽然抽搐了一下,“难道你要告诉我,你一个人睡不着?”

    一天到晚和打仗打交道,也难为了澹台凰的思想逐渐退化,男女之间的事情,她一时半会儿都想不过来了。

    太子爷唇角微抽,幽幽叹了一口气,似真似假的道:“嗯,没有太子妃,爷晚上睡不着!”

    这话一出,太子爷的心思是极为龌龊。但是澹台凰想的是很单纯的,她嘴角一抽,顿时感觉自己瞬间鸡皮疙瘩溢满了全身,伸出一只手颇为受不了的搓了搓,方才满怀嘲讽的道:“那你岂不是失眠数十天了!”

    要不要这么肉麻,讲情话的时候,能不能稍微估计一下她的感受!今天晚饭都还没吃,再给他多恶心一句,还吃饭不吃饭了?还没有她睡不着,呕——!

    这话一出,太子爷当即伸出手,如玉长指轻轻包裹住她的,像是石子投入湖中,激起春日中的涟漪。

    两人双手交握,暖意融融,太子爷唇畔微微勾起,那笑容也煞是好看,但不知道为毛让澹台凰看出了很多毛骨悚然的wèi dào ,心下也终于开始为自己的不理智后悔,好端端的讽刺这妖孽做什么,她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德行,小肚鸡肠,从来不肯吃亏!

    这下好了,浑身的寒毛都吓得倒竖了!“呃,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这样拉着我的手,我很不习惯!”

    澹台凰努力的想把自己的蹄子从他手上抽回来,但是抽了半天,完全抽不出来,还被他握得更紧了一些。

    “太子妃不在身边,爷一个人还是可以睡着的,但是太子妃到了身边之后,轻而易举的,便睡不着了!”他语调幽幽,暧昧的笑意之中多了不少悚然的wèi dào ,眉心的朱砂此刻也极为艳丽,如血一般鲜红,衬着那张潋滟如画的容,显得又勾人了几分。

    要是暗示到这里,澹台凰都还听不懂的话,她基本就可以被塞入轮回的轨道,回炉重造了!若是平常,倒也还没什么,但是在今日自己犯了那么多错误,这货还阴森森恐怖怖的握着她的手的情形下,危险指数都拔高了几百个百分点!要是还不能引起她小心翼翼的gāo dù 重视,她会死的渣都不剩!

    于是,怀着这种满心的害怕和忐忑,澹台凰又开始发挥自己的鸵鸟精神,咽了一下口水,道:“原来是zhè gè 样子,我知道了!但是你也不用这样握着我的手啊,给人家看见了多不好?”

    “放心,爷进来之前,已经让人清场了!说是今夜与漠北大皇子有机密要事相商,任何人不得靠近你我营帐的百米以内,门口也都是爷的人守着!”太子爷十分体贴的进行解说。

    澹台凰心中一突,这才fǎn yīng 了过来,难怪那会儿回到营帐的时候看见门口那些守卫的士兵穿的衣服不一样,她为毛有了一种落入虎口的节奏?

    心思微沉,脚底发麻,咳嗽了一声,故作镇定的道:“那就好,我还担心我们说了什么话,声音大了些,被不该听的人听去了!”

    见她如此不上道,太子爷的心中也微微有了些恼意,徒然伸出手一扯,她面上的人皮面具瞬间没了,露出一张看似镇定,实则嘴角微微抽搐,神情十分紧张的脸,于是……太子殿下的心情刹那间好了!

    她原来是明白的,只是在装作不懂。人皮面具被扯掉,澹台凰皱了眉头,不太满意的呵斥:“没事儿总扯人皮面具做什么?”不知道她现下心中紧张又害怕,很需要人皮面具来遮掩尴尬吗?

    这话音一落,他如玉长指忽然伸出,从她白瓷板的面颊上温柔划过。轻若鸿羽,却叫澹台凰禁不住有些轻颤,第一次在他面上看见温柔的神色啊,就像那传说中的狼外婆啊哎呀妈!

    “扯了人皮面具,自然是想看看太子妃的脸,怎么zhè gè 问题,现下也需要问么?”他魅眸微挑,面上笑意更是明显。

    “hē hē 呵,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澹台凰开始尴尬讪笑,眼神左右漂移,jiù shì 不敢看他。

    在她心中十分忐忑之刻,他又忽然开口提醒道:“太子妃,你可还记得,爷从东陵走的那天晚上,对你说过什么?”

    说过,这一次来了,是要索的。

    澹台凰自然是记得的,这货还让她多多研究春宫图之类的东西来着,但是,这种叫人毛骨悚然的情况之下,jiù shì 借给她一个胆子,她也不敢说zhè gè 事儿啊,于是她开始打hā hā:“啊,是说炎昭的事情吗?不知道这件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你回国之后,亲自审问之下,他招供了没有了……呃……”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伸手一扯,将她扯入怀中,困于他的胸前和腿膝之间。慵懒魅惑的语调,从她的耳畔缓缓响起:“太子妃,你一定要这样转移话题,激怒爷么?嗯?”

    最后一个字,语调悠长,慢慢咬住她的耳垂,微沉的呼吸在她的耳边轻绕。

    澹台凰通体一僵,整个人进入僵尸状态!赶紧颤巍巍的开口:“那个啥,睡觉的事情我们还是先等吃完饭再说吧,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饭哪,啊,真的好饿啊!”

    “呵……好!”太子爷还是很好商量的,轻应了一声,微微偏过头,对着门口吩咐,“送饭进来!”

    “是!”门口有人领命,多余的话都没敢说一句,很快的就去zhǔn bèi 食物。

    背后是他温暖而宽广的胸怀,耳畔是他轻轻浅浅的呼吸,甚至还能感受到他身上灼人的火热,澹台凰的心情无比忐忑,咽了一下口水:“呃,你不饿吗?”

    “饿!”慵懒的声线传来,却又加了一句,“想吃人!”

    “……”她可不可以说自己不是人?

    在她万分忐忑之中,饭菜终于是被人端上来了,那人也不愧是君惊澜手下之人,进来之后,目不斜视,将手中的托盘放下,便很快的退了出去。

    澹台凰飞快的抓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要十分直观的让自己身后的人明白,她不是在找理由,她是真的很饿,非常饿。

    就在她十万火急的吃饭之间,他如玉长指忽然轻抚她的发,狭长魅眸微微上挑,懒洋洋的笑道:“没想到太子妃如此体贴,竟然知道爷十分饥饿,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所以想着飞快的吃完,再来满足爷的口腹之欲!”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动作当即僵硬住了,于是狼吞虎咽,终于也变成了慢吞吞的吃饭,就差没精确到一粒米一粒米一样的吃。

    见她的动作这么快就慢了下来,太子爷唇际的浅笑自然也更加明显了。手下的动作也微微的轻柔了一些,虽然是希望她快些吃完,但到底吃得太快,对身子不好,这样吓唬一番,动作慢些也无妨,反正他等得起,夜还很长。

    澹台凰吃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一件事儿,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道:“对了,你知道无忧太子和姬公主的事情吗?”

    这话一出,他眸中笑意凝固了几分,挑眉道:“只知道一个大概轮廓,民间的版本不少,但是皇家的史册之中,到底没有太多具体的记载。唯独比较明确的,只有三百年前无忧太子殇,享年二十三岁,留下一岁的皇太孙。仅此而已!”

    毕竟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他只需要知道史书上是如何记载便罢了,因为史家讲求无一字无出处,所以能记载上去的必定都是事实,至于民间的那些传闻和版本,听听便罢了,不足以取信。

    太子爷的性子,是永远都不会将自己没有求证的事情,当成茶余饭后的八卦开与人交流。所以只说到此处,便没有多论!

    但说起zhè gè ,澹台凰倒是颇有了些食不知味的感觉,以至于手上的动作都停滞了半瞬,旋即,怀着一种极为复杂忐忑的心情,叫那日从云起那里听到的话,一字一句的说给他听。

    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完,她方才转过头,仰视着他,心下也十分紧张,还略有点尴尬,很是担心这货嘲笑自己迷信。

    没想到她看了这一会儿,他却只是幽幽叹息了一声,有些;的伸手拂过她的眸,闲闲叹道:“太子妃,难道在听见这些三百年前的往事之前,你就半分都没有kǎo lǜ 过自己的安危问题么?”

    澹台凰一怔,有些不明其意。

    君惊澜见她表情困惑,又接着开口解说:“冒充一国储君,原本jiù shì 重罪。一旦被拆穿,漠北的形势是一回事,你我先不论,可冒充这样的大事,而且还在冒充之后指挥了军政大权,生与死,都是一线至之间的事情!如是漠北的臣民肯信你全是为了漠北,那便生!若是他们认为你图谋不轨,那便死!难道这些问题。太子妃之前,竟是完全没想过么?”

    “没有!”澹台凰很是诚实,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在做好事,所以半点都没想过这后头还有这么多事儿,最多考量到的,也不过是自己的身上暴露了,连云十八骑这边,代表的王兄的这些力量,就没有胜算了!

    根本就没想到什么冒充的话,她自己个人的下场。这样一回答之后,她忽然又觉得有点不对,仰头看着他,十分纳闷的道:“你这么说,是指你早已经谋算好了么?”

    “从你戴上澹台戟的面具,决定冒充的那一天,爷便已经zhǔn bèi 好了所有的退路!”他不甚在意的笑笑,容色中多了一分宠溺,微微刮着她的鼻子道:“你的安危,你自己不知道操心,难道爷也不操心么?”

    他这般一说,澹台凰忽然变得bsp;mò 了,bsp;mò 了一会儿之后吐出来了一句话,不是万分jī dòng ,不是十分感动,也不是其他任何情感,只充满赞赏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显然!经过人类三百年历史的发展,一切都在进化之中,你们君家的血统也一代比一代优良,这导致的结果jiù shì 无忧太子虽然是你的祖先,但是你远远比他聪明,而且思考问题,十分明显的要比他全面很多!”

    这话一说完,低着头接着吃饭,的确是如此。无忧太子当年没想到部署,最后带着姬公主落荒而逃,还受了很严重的伤,但是君惊澜这货显然比较聪明,一切都zhǔn bèi 好了,所以严格说来,他们是安全的。

    果然科学的道理没有错啊,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这种生物果然是越来越先进,越来越有智慧。

    而被她如此褒奖的太子爷,听完这话,面上也没露出什么十分自豪的表情来,反而有点哭笑不得。可,很快的,狭长魅眸中扯过一道冷光,如深海暗泽。当年,无忧太子是真的没有想到要部署么?

    ……

    营帐之内,澹台凰在吃饭,而营帐之外。独孤渺正挂在树上,不断的甩着自己的腿,手上拿着一块玉佩,笑得春风得意。

    正在他面上那貌似是思春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之后,同样在树上,看了他半天的半城魁,终于是受不了了!如罂粟一般蛊惑的声线扯起:“神偷这是偷了姑娘的心了么?”

    这声音一传来,把独孤渺吓了一大跳,险些没从树上栽下去!回过神来之后,很快的用杀人般的眼神看向他:“你什么时候上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天下第一的杀手,还有半夜装鬼吓人的癖好!”

    “哼!”半城魁冷哼了一声,双臂抱剑,往树上一靠,半睁着眼看向天空中的那轮明月,开口道,“半夜装鬼吓人的癖好倒是没有,只是有人思春太认真,没有注意到我上来罢了!若要问我什么时候上来的么……大概jiù shì 你从怀里掏出那块玉佩,开始时而不时的傻笑之时上来的!”

    独孤渺嘴角一抽,从来不晓得作为天下第一杀手,能使得人人闻风丧胆的半城魁童鞋,说起话来居然如此堪比毒舌妇,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开始反唇相讥:“别以为你一天到晚没事儿就瞅着那个绝樱的事儿,我不知道!不知道是我思春还是你思春!”

    这话一出,半城魁当即挑眉,手上的剑锋也在刹那出鞘,寒光闪闪,杀气惊人!一个出色的杀手,是能够做到在杀人的时候半点杀气都不外泄的,而他之所以将一身杀气半点都不遮掩,毫无yí wèn 的,就只有一个目的——警告!

    独孤渺瘪嘴,赶紧摆手:“我只是随便说说,大侠饶命!”虽然是半城魁抨击他在先,但是如果还击的代价是从此被天下第一杀手觊觎上的话,他还是果断的投降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面子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见他识相,半城魁这才收了剑!夜色般孤沉的眼眸一扫,冷冷道:“你想得有些多,我不过是觉得那个女人眼熟!”

    是真的眼熟,可心中竟然半点印象都没有!竟好似是相识就在前世一般!

    独孤渺微微挑眉,颇为不以为然,像他这样见多识广,游遍天下的人,什么样的追女人的花招没见过,尤其对于那些登徒子来说,那路上美貌的姑娘,个个都是眼熟的!但是这样的话,独孤小爷会说出来吗?不会!

    树上多了一个人,这思念佳人的事儿,就不能做了,于是他很快的zhǔn bèi 把手上的玉佩,收到自己的衣襟之中。

    可,光芒一闪,半城魁忽然极为惊诧的看着他手上的玉佩:“这东西,是你偷的,还是人家送的?”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小爷就不像是那种能让姑娘一见倾心,以玉佩聊表情怀的人吗?”神偷大人虽然一直都为自己高超的偷盗技巧深深的得意着,但半城魁的这句话,让他觉得非常侮辱!

    他这话一出,半城魁却没回话,一副等着他自己招的样子。

    独孤渺瘪了瘪嘴,终于开口道:“好吧,是我偷的,几次见着她,身上都是这块玉佩,第一次偷了被发现了,还被追杀,小爷就决定此生不偷到这块玉佩,誓不罢休!这次终于被小爷偷到了吧,看那女人还拿什么嚣张!”

    独孤渺也才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血气方刚,不愿服输的时候,所以才会有如此作为。

    “偷完之后没被追杀?”半城魁挑眉,神情忽然有点古怪。

    独孤渺摇头:“没有啊,虽然还是被发现了,但是那女人只警告了一句,你给我等着!只追了一会儿就huí qù 了!”这件事情他也很纳闷,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偷到这块玉佩的时候,那女人一副不追上就誓不罢休的狠劲,这一次却没有接着追,的确是奇怪!

    半城魁心中登时明了,看样子,这块玉佩的主人,是想将玉佩送给他,只是采取了不一样的方式!否则就这块玉佩的价值,那一定是拼尽了全族的lì qì 也要夺回的!

    独孤渺说完,没见着他回应,却也因着极少见他对什么东西如此感兴趣,于是将手上的玉佩高举,研究了一会儿:“质地是绝对极好的,但却也没有排上十大玉器榜,怎么这块玉佩有什么不同吗?”

    “殷家家主的玉佩,你说呢?”半城魁挑眉,面上带了半丝意味不明的wèi dào 。

    “殷家家主?你说是音域海城的殷家?”这下,独孤渺的面上也严肃了起来。很快也想到了其中利害,是了,据闻殷家老家主因为一场家族争斗,重伤而亡,只留下一个女儿殷嫣歌继承家业,此女天赋极高,紧紧十六岁,便学会了家族中最为上层的内功——音杀!

    而那女人的年纪,也的确能和殷嫣歌重合!尤其她竟然能一再敏锐的发现自己偷了她的东西,就更应该是江湖中显赫世家的人!

    可,这想法到了这里,他的面色当即就沉了下来,殷家不是一般的江湖之家,传闻中他们的背后是有西武女皇,也jiù shì 现下的东陵皇后撑腰,是第一个敢明目张胆和朝廷有关系,其他家族却敢怒不敢言的家族!

    只是现下,在这种时候,她出现在这里,是想做什么?尤其,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跟着她的还有不少武功高强的老者。

    这下,他的面色几乎是完全沉了下去,偏头看了半城魁一眼,沉声道:“要不要让澹台凰知道?”怎么说,帮澹台凰也是他自己决定的,现下这样一股神秘力量掺合到战场上来,问题非同小可!

    尤其殷家的音杀大阵,是家族十位长老加上家主一同摆出,能以内力在广袤的地域传播,甚至杀人于无形!

    “那是你的事!”无所谓的说了一声,便微微转过头不再理会。他只是欠了澹台凰一条命,还了情之后还得算账,所以其他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独孤渺轻哼了一声,下了树,大步到了澹台凰的帐篷门口,在下人通传之后进去了。

    约莫一炷香之后,他离开。刚刚吃完饭的澹台凰陷入了沉思,音杀她前世是了解过的,比用内力驾驭琴弦弄出杀招还要专业而可怕!看来慕容馥,是又给她找麻烦来了!

    太子爷听完这话,容色也微微有些下沉,但是他一点都没有忘记自己今日是有目的的,那些所谓的正事,都是可以容后再议的。

    是以,吩咐下人将饭菜撤走。在澹台凰还在发愣之间,懒洋洋的开口道:“太子妃,那些事情míng rì 再想,我们先安歇了吧?”

    “你想侍寝?”澹台凰挑眉看向他。

    他一怔,竟然没想到自己堂堂太子,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会被女人问出这么一句话,简直jiù shì 在折辱他的颜面!但,只要能达到目的,折辱颜面便折辱颜面!于是,薄唇轻扯,笑道:“是!太子妃,爷想侍寝!”

    在某人那十分勾魂的目光zhù shì 下,澹台凰很不给面子又不近人情的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实在没心情!防守的事情没弄清楚,殷嫣歌又来,你让我如何有心情?”

    这话一出,太子爷面色一冷,生气的起身。抱着被子大步走到帐篷之外!

    澹台凰挑眉,啥节奏,闹分居?

    还没想清楚,忽然听见yī zhèn 人体在被子上滚动的声音,和强有力的哼唧从门口传进来:“哼!不给爷侍寝,爷就打滚一万次给你看!”

    ------题外话------

    哼!╭(╯^╰)╮,不给山哥投月票,哥就打滚一万次给你们看!

    关于大家在评论区问到的出版团购的问题,涉及价位如何付款周边福利之类,亲们可以直接加群:305750348,入群之后问管理员就可以了,管理员们会全程指导,并保持和蔼可亲的回答亲们的问题。山哥最近忙着和出版那边交涉,并请教前辈们如何为亲们求得最大的周边福利,加上前天晚上下楼脚崴了还悲催骨折打着石膏忍痛中,所以评论区和微博私信里很多问题都未能及时回复,大家直接加群问管理员们就可以了,她们会全程指导的么么!

    另外,谢谢妹纸们的钻石、鲜花、打赏、五星级评价票和可爱的月票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