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彼岸,楚国旭王府。

    大红花轿临门,四面张灯结彩,楚皇陛下为了表达对自己zhè gè 儿子的重视,亲自从皇宫出来主婚。甚至从来都该是婚礼先开始,皇帝后至,这一场婚礼,皇帝陛下却早早的就到了。

    不似一个帝王看自己的皇儿成婚,倒似寻常bǎi xìng 之家,父亲看自己的儿子成亲一般jī dòng 还带着隐隐紧张。

    四十多岁的年纪,却如同百岁老人一般,眸中隐有泪光闪烁。这样的皇帝,是楚国朝臣这么多年以来,从未见过的。

    “小尡子,出去看看,回来了没有!”皇帝陛下对自己的内侍下令。

    内侍赶紧低头,应了一声:“诺!”旋而,几个大步出去。

    在场的大臣们无不侧目,这已经是皇帝陛下第六次让内侍出去看了,旭王殿下成婚,就能将皇上gāo xìng成zhè gè 样子吗?一旁的皇后低下头看着自己华美的指套,一双明艳的眸中闪过一丝怨毒。

    “哎,大木头,那个是你爹吧?”角落里,一个小厮装扮的娇俏女子,指着楚皇,戳了戳自己跟前一袭黑衣,刚毅俊朗的男子。长得和那个楚长歌很有点像啊!

    楚长风几乎是有点无语的转过头看着她,那张和钟汉良极为神似的面孔中流露出一丝;:“那是本殿下的父皇没错,但本殿下不是大木头!”这女人,他追她就跑,今儿听说旭王大婚,她又迫不及待的跑来,谄媚的要他将她带来,但“大木头”zhè gè 称呼,他真是不敢恭维!

    念生童鞋远远的看着百里如烟的背影,默默的咬手指!原本殿下身后第一的位置应该是自己的,可是被zhè gè 用三个铜板买走了殿下初夜的人占了,真叫他伤心欲绝!他的存在感啊,谁来还给他!

    “哦,老木头!”百里如烟眨眨眼,没往心里去。

    楚长风:“……”

    随着吹吹打打之声,那门口终于迎来了一对新人,楚长歌一马当先,俊美无俦的面上满含玩世不恭的笑意,而他身侧,站着一个侍卫,头低得很下。叫人看不清容貌。

    楚长歌这一下马,楚皇便迎了出来,一见即墨离和笑无语,那两人也十分有礼貌的行礼。楚皇满意的点头,却当众道了一声:“杰出的男儿,倒很是不少。摄政王和国师大人,都是英雄出少年,唯独朕那个不成器,不识体统的太子,这么重要的日子都没回来,朕看他zhè gè 太子是不想当了!”

    这话一出,四下都是bsp;mò 。皇帝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有了易储的心思,看来这消息要早点传到太子殿下那里,不然这楚国真的要改朝换代了!

    百里如烟看楚长风的眉头微微皱着,伸手戳了他一下,笑眯眯的道:“是不是听见你父皇说换太子,心里太gāo xìng了?”换太子,他就有希望了嘛!

    话音未落,楚长风的大手很快的捂住她的嘴,开口斥责道:“本殿下没有这样的想法,jiù shì 有,大庭广众这样说,你不要命了?”他真是不知道这丫头的父母是什么样子,为什么能教出一个zhè gè 古灵精怪,思想异于常人,还格外要钱不要命,胆大包天的丫头!

    百里如烟吐了吐舌头,却像是猫儿一般,舔到了他的掌心。楚长风心下微动,却徒然想起在北冥客栈,那个令人难忘的夜晚……

    楚长歌牵着皇甫灵萱的手,从轿子上下来,一回头就听见了楚皇这一番话,当即便笑道:“嗯,是,此番的东陵相遇,二皇弟说了,zhè gè 太子他现下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只想在漠北过几天无忧无虑的生活,父皇把储君之位给三皇弟就行了!”

    这话一出,仿佛平地惊雷!一颗巨石投入湖中,叫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都惊疑未定的看着楚长歌,看了一会儿之后,又回头看向神色复杂眉头紧皱的楚长风。

    所有人都被这句话惊呆,唯独楚长歌本人还是那副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的mó yàng 。铜钱童鞋默默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殿下这兴风作浪,无事生非,火上浇油的性情又发作了!

    这话无疑是把楚皇噎了一下,一张脸登时又难看了几分。倒是楚皇后眼睛一亮,很快就想开口进言,可惜还没吭声,楚长歌那似笑非笑的眸光就扫了过去:“可都别当真,本王开个玩笑罢了!”

    众人:“……”

    开这样的玩笑,若是换了一个人,就能直接被人拖下去砍了!

    百里如烟在楚长风的身后眨了眨眼,纳闷道:“以前遇见他时感觉他挺没用的,现下看起来,倒是小看他了……”随便几句话,就把在场所有的人都戏耍了一顿,不仅深知什么话能影响人心,还能让人体会一下天堂地狱的感觉。

    但,所有人也都明白,这句话能掀起的波澜,已经不止于此了。

    尽管还没得到自家殿下的指示,楚玉璃一派的人,已经默默地把怀疑的目光看向了楚长风。而追随楚长风的武将,也已经开始跃跃欲试,现下太子不在,说不定三殿下真的能坐上太子之位!

    “好了,本殿下要拜堂了!”楚长歌执着皇甫灵萱的手,大手包裹,笑意盈盈的告诉大家,已然可以闪一边去了,让路!

    红盖头之下的皇甫灵萱,唇角很快扯起幸福的笑意,跟着他一起往府内走。

    经过楚长风的旁边,楚长风几乎是面色铁青的在楚长歌身边开口:“短短一句话,轻而易举的让二皇兄的人和臣弟的人对上,大皇兄,你到底意欲何为?”

    他从来就没想过皇位,比起在庙堂之上高高坐着,远远不如在战场上厮杀能给他洒脱舒服的感觉!可面前zhè gè 人这一句话,几乎是陷害他于不义!

    他这般质问,楚长歌只淡淡扫向他,扬唇浅笑,眉眼弯弯:“意欲看你们争得你死我活,本殿下在一旁看戏!”

    轻声说罢,便牵着身型微微顿了一下皇甫灵萱,走入了礼堂。

    百里如烟看楚长风的脸,原本就很是难看,现下竟然更难看了,又没听见这两xiōng dì 方才说了什么,于是十分关心的凑上前,问:“瞧瞧你这痛不欲生的mó yàng ,你皇兄刚才是不是叫你还钱了?”

    楚长风:“……”他怎么发现,有zhè gè 丫头在跟前,他竟是生气的精力都没有。

    那两人拜堂,楚皇很快的坐上了主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迫不及待,脚步十分匆忙,于是一个不小心,和楚长风身后那怂着肩膀上前,猥琐说话的百里如烟给撞了一下!

    同时,楚皇的袖口之中,不知道掉出来一个什么玩意儿,到了百里如烟的脚边。

    百里如烟慌忙跪下,努力的将自己扮演成一个贪生怕死的小厮,飞快的道:“皇上,奴才不是gù yì 的,奴才知错了!”说话之间,已经偷偷的将那个瓷瓶shōu rù 了自己的袖口之中,皇帝身上掉出来的东西,绝对值钱,嘿嘿!

    楚长风一见她闯了祸,也很快弯腰道:“父皇,今日是大皇兄的婚礼,您就饶了他一次吧!”

    楚皇也不知是不是急着去受新人的大礼,竟然没注意到掉落的瓷瓶,冷哼了声,转身拂袖而去。

    楚皇走了,百里如烟收了手上的瓷瓶,默默的站了起来。笑得一派奸诈……

    而大门口,那个一直低着头的侍卫,看着楚长歌牵着皇甫灵萱进去拜堂的背影,竟然怔了,久久看着,不能回神,眸中晕染出一丝淡淡的悲凉。

    门口很快的,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其他人都进去瞧热闹,或去做自己的事了。有人冷嘲:“一个小倌,伺候了旭王殿下,就该觉得荣幸了,还堵在这里站着做什么,还指着旭王殿下牵着你进去拜堂不成?”

    讽刺了一声,几人成群结伴,冷笑着走了。

    墨千翊缓缓抬头,白瓷般的面容上浮出一抹苦笑,长长的羽睫恍若蝶翼,一张俊秀的面孔上隐隐有些阴柔之气,这样的人儿,只是一眼看去,便叫人忘了他的性别,只想捧在手心疼惜的。

    他看着楚长歌的背影,想起在东陵皇宫的缠绵,竟似痴了。角落有人叫他:“翊公子!翊公子!”

    他回过头,是自己的侍者。淡淡笑了声,转身跟着侍者走了。

    原本就不该有痴恋,却为何还是忍不住痴想?

    ……

    婚礼jié shù ,百里如烟攥着那个瓷瓶,耷拉着nǎo dài 跟着楚长风往外走,十分失望的道:“大木头,你在朝中一定一点势力都没有!”

    “嗯?”楚长风刚毅的眉头微挑,十分yí huò 她为何会有这样一番话。

    “如果你很有势力,那作为你的小厮,也jiù shì 贴身跟班的我,这时候不是应该已经收了很多要讨好你的官员的礼物了吗?”然后拿去卖很多钱!要不是为了zhè gè ,她怎么可能有兴致跟着来?

    楚长风:“……”他素来刚直,根本不可能有人送讨好的礼物给他好么!顿了顿,接着道,“你刚刚在父皇身上捡到了什么?”

    这一问,百里如烟当即很是防备的看着他:“什么都没有!”

    楚长风的面色微微冷了半分:“给我看看!”

    ……

    龙辇之上,小尡子偷偷看着楚皇的侧颜:“陛下,三殿下府中的那个小厮,似乎是太子殿下身上所中之毒的解药……”那解药,天下间唯这一份,陛下怎么可能让人捡走?

    “朕知道!”楚皇冷冷笑了一声,那双威重阴霾的眸中散落半丝冷意,“唯一的解药,有了这解药,楚玉璃便不必再受朕的毒药牵制!可莫邪昨夜传信给朕,他在楚玉璃的身上下了离合蛊!”

    而你解药,正好和离合蛊相冲!楚玉璃若是真的吞下了这一份解药,最后的结果jiù shì 生死命殒!

    小尡子一惊,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您这是要三殿下把药拿给太子?”原本以为是解药,最后却是催命的毒药,太子若是吃了,三殿下jiù shì 杀了他的凶手!

    楚皇眼眸微微闭上,沉着开口:“小尡子,你跟了朕几十年,你应该知道长歌对朕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为了zhè gè 儿子,任何东西他都可以舍弃!

    而楚玉璃和楚长风,虽然也是他的血脉,他心中却从来只有楚长歌这一个儿子!

    小尡子听罢,默默的垂下了头。

    他自然知道大皇子对皇上来说意味着什么,陛下,也不过是红尘之中的一个痴人而已。

    可,一举除掉太子和三皇子,他就当真半点不心疼吗?

    ……

    旭王府中,红烛帐暖。俊美无俦的男子,轻轻俯身,压在美艳的女子身上,极为温柔的开口:“紧张吗?”

    面色极是温柔,温柔却不达眼底。

    皇甫灵萱面色一红,低下头,什么话都没说,意思却不言而喻。

    楚长歌低低轻笑了声,扯下了帘帐……

    缠绵之中,皇甫灵萱忽然看着自己身上的男子,轻声问:“殿下,你喜欢我吗?”

    楚长歌抓了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不喜欢,本王怎么会娶你?”喜欢么,这世上的美人,他全都喜欢。

    皇甫灵萱红了脸,将自己的红唇凑了过去……

    ……翌日,她一觉醒来,身边已然没了楚长歌的身影。想起昨夜,脸色募然一红,在下人的伺候下穿衣起身。下人告诉她,殿下素来放浪不羁,所以今日不必去宫中请安,让她想做什么,就自己去做。

    她点头,梳妆,描眉,褪去少女的青涩,眉宇间多了几分属于少妇的妩媚。在镜中看了看自己,满意的点头,这才出去寻他。

    带着自己的陪嫁丫鬟,走过了几条长廊,便见着那人一袭华衣站立的背影。她正欲上前,转角处却忽然走出来一名男子,几个大步到了楚长歌的跟前,冷笑了一声:“王爷娶了王妃,就将本庄主忘了是吗?”

    楚长歌玩味一笑,伸出玉骨扇挑起他的下巴:“怎么,吃醋了?”

    那人偏过头不看他,显然是生气了。楚长歌笑了声,容色温柔,笑得弯弯的眉眼依旧没有什么温度,低头覆上他的薄唇:“本王就喜欢你这吃醋的样子!”

    扬手一扯,那两人就到了假山之后,旋而,便是暧昧的声音传来,和男子的闷哼之声。

    皇甫灵萱呆呆站在原地,如堕冰窟!她忽然想起来,皇兄的警告:“嫁给楚长歌,你定会后悔!”

    她忽然想起来,那一日父皇母后逝世,他递给她的一方手帕。

    她忽然想起来,昨夜他不达眼底的温柔笑意。

    她却忘了,zhè gè 男人是世上最多情的男人,也是世上最无情的男人。他可以对着每一个的人说喜欢,也可以对着每一个人温柔,她皇甫灵萱,不过是他喜欢众多美人中的一个而已。

    这天下男女的心,任由他一人撩拨,他却从未以真心相付。风流薄幸,名满天下!从前,她怎么就没想到这八个字的份量呢?

    侍婢轻呼了一声:“公主,我们……”这可怎么办,新婚的第二天,驸马就……

    皇甫灵萱徒然闭了眼,死死的咬着下唇,却还是因为生性高傲,留下了屈辱的泪水。攥着侍婢的手,轻声道了一句:“扶我huí qù !”

    可,为什么,心里扎得这样痛,却半点都不后悔嫁给他呢?

    侍婢应了一声,赶紧扶着她转身走了。

    而假山之后,正在交缠的两人之中,忽然有一人抬头,看向皇甫灵萱离开的方向,笑道:“王爷,你的王妃走了,似乎很伤心!”

    “若是本王放下你,去追她,你会伤心吗?”楚长歌轻轻伸手,捏着他的下巴,笑得玩味。

    那人一怔,旋而笑道:“王爷还是留下吧!”话一说完,亦是主动献吻,缠绵火热。婉转承欢,楚长歌没走,他眸中却还是有水光闪闪。

    这世上,爱上了他的人,注定只能伤心。因为他是楚长歌,是风流薄幸名满天下的纨绔皇子!他的心永远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或者,只是因为他……无心。

    可,他却不知,他所以为没有心的zhè gè 男人,曾经也动过心,也想过为人停留。

    只是,这世上。

    每个人都会有遗憾,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无能为力,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即便是楚长歌,也一样。那么,既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便一直堕落下去吧……

    ……

    打滚一万次,是个体力活儿。也是个挺损形象的活儿,太子爷在门口打滚,澹台凰在帐篷里头画地设防。

    和皇甫轩的约定,也必然是要彻底将尉迟风的人打huí qù 才行,所以她现下是半点都不容懈怠,很不想理会门口的那只妖孽。

    但,耳边时而不时传来某人的哼唧之声,幽幽然若大海波折,一点一点从帐篷外头传入,澹台凰扶额长叹!初见时那个高冷莫测的太子殿下到哪里去了?就算现在改走蠢萌路线,也不必撒娇打滚吧?

    真是倒三观,各种节操碎一地!

    太子爷裹着被子,在门口打滚无果,又开始捶地,咚咚咚的声音,足以将人吵疯。门口防守的侍卫,看见太子殿下这苦逼的样子,心中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和极度的无语!

    这还是他们的太子殿下么?虽然捶地打滚的时候,依旧是高华清贵,不损形象,也记得裹着被子滚来滚去,没给他们看见什么狼狈的样子,但这件事情根本做起来就很二逼啊!

    澹台凰忽然想起当初在东陵的时候,门口那货就说过,要是父王不同意他们两个婚事,他就要漠北的王庭门口打滚一万次。没想到今儿个还玩起真的来了!

    正在她抑郁之间,门口捶地的声音更大了,她终于忍无可忍,几个大步出去,掀开帐篷,无语的看着他:“你闹够了吗?”

    “还没有!”太子爷支起精致的下颌,好整以暇的扫着她。

    澹台凰被成功的噎了一下,低头看着那某人,嘴角一抽再抽,终于道:“你要是再闹,这辈子就都别想了!”

    于是,太子爷面上慵懒的笑意成功顿住,然后眼睁睁的看见澹台凰放下了帐篷的帘子,回帐篷去了。旁边的侍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同情,居然大着胆子开口劝慰:“殿下,毕竟你们还没有大婚,太子妃这样,也是正常的!”

    他们都是殿下的亲卫,现下已然明白了帐篷之内那个人的身份,但长久的训练之下,他们自然也都很知道闭嘴,这样的消息若是外泄,是会死人的。

    这话一出,太子爷微微挑眉,抬头看向他,低声道:“是么?”难道是zhè gè 原因?

    因为没有成亲,所以她才百般推脱?但,若是zhè gè 原因的话,他似乎是应该尊重她。这般一想,心头烦躁之感顿生,若要等婚礼,看现下的情况,他还当真不知道要等多久!

    侍卫很诚实的点头:“殿下,是这样的,哪有姑娘家还没成婚,就……要是被发现了,是要浸猪笼的!”

    澹台凰没听见外面在说什么,只是没听到那恼人的打滚捶地之声了,心情这才算是平静了一些。对着门口叫了一声:“让韫慧来见我!”

    门口有人答了一声:“是!”

    然后顶着太子殿下诡谲莫测的眼神,很没出息的抖了一下腿,呃,就这样回答“是”了,要是真的把那个韫慧叫来,爷想侍寝的事情不是更加没戏了?颤巍巍的看着太子爷,等着对方的眼神回复。

    他这般凄凄哀哀的看着,太子爷终于冷冷哼了一声,示意他可以去。

    他飞奔lí qù ,君惊澜便也起身,魅眸一扫,凉凉警告道:“你们今晚都看见什么了?”

    众人飞快摇头:“我们什么都看见!”这年头,做人不仅要学会装聋作哑,还要学会适当装瞎!

    然后,太子殿下看了一眼地上的被子,面上隐隐露出嫌恶之色,一旁的侍卫们当即会意,马上奔走去拿新的被子来。

    不一会儿,韫慧就到了。

    到了门口,看着君惊澜面色不太好看,咽了一下口水,行礼,然后飞快的奔进了帐篷。

    她进去之后,东篱也在这会儿到了君惊澜的跟前,先禀报了莫邪的事情,才说起殷家之事:“爷,属下已经确认,殷嫣歌带来的是殷家的众位长老,也有暗线查到他们已经得到了慕容馥的授命,看样子,是冲着这场仗来的!”

    “江湖中的人……”太子爷好看的眉头微皱,一时间也略微有些头疼。江湖和庙堂,是两个不同的地界,各有各的生存法则,当初师父冷子寒,是魔教教主,也算是无冕之王,可现下他隐退了,现下江湖中人参与到争战之中,倒还真是有些麻烦了。

    顿了一会儿,终于沉下眼眸,魅眸中闪过锐利的冷光,如同冰刃,凉凉开口:“派人从殷家总部切入,最快的时间之内,拿到殷家所有的资料!若是殷嫣歌一定要涉足这场争战,便血洗殷家!”

    不知江湖中人是何种生存法则,便以最血腥的手段处理!

    东篱赶紧低头,答了一声:“是!”便以极快的速度消失。

    而帐篷之内,韫慧和澹台凰也已然商讨完毕,表情凝重的出来了,一副肩上担当了大任的样子,倒让君惊澜有些诧异。敛了各种关于侍寝的心思,进了帐篷,澹台凰却没什么好脸色对他:“不打滚了?不捶地了?”

    君惊澜轻笑了声,几个大步上前,与她对视,懒洋洋的笑道:“打滚,捶地,求侍寝,爷的颜面今日算是丢光了,太子妃就这么一点面子都不给么?”

    “你明知道我心烦!”尤其莫邪忽然对她出手,现下澹台灭的态度也变成了一团迷雾!

    “莫邪离开了澹台灭的营帐,与尉迟风并无任何交涉!”君惊澜很快的将自己收到的消息告知她。

    澹台凰微微蹙眉:“那你的意思,是这次对我出手,应该只是莫邪的个人行为,和澹台灭没有关系。而澹台灭应当还是zhǔn bèi 与我合作?”离开了澹台灭那边,又没有和尉迟风勾结,也许都决定一个人离开漠北了,预计她八成是想太多了!

    太子爷微微勾唇,笑得高深莫测:“这一点,爷并不能què dìng !毕竟澹台灭如何想,都只是他个人的心事,人只能猜,却不可què dìng !以他的蠢钝,还是想duì fù 你,是很有可能的。但能够què dìng 的是,莫邪这次的行为,和澹台灭没有关联!”

    这话一出,澹台凰才微微放下心来!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云起便来求见,云起是知道她的身份的,倒也不必遮掩,她对着门口道了一声:“进来吧!”

    云起便几个大步踏入,看见君惊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行礼,难怪外头的守卫不像是他们漠北的人,原来如此!只是北冥太子这次来了,怎么都没支会他们一声?

    见他还在认真行礼,澹台凰打断了他:“有什么事情说吧,特殊时期不必太拘泥于礼节!”

    “是!”云起应了一声,又接着道,“尉迟风huí qù 之后,又召集了东陵边城的兵马,现下已然拥兵五十万,在金草地之外的祁连山附近驻扎,看他的样子,是不zhǔn bèi 再玩花样,要打一场硬仗了!”

    在草原之上,四处旷野平原,很多战术也根本无法实施,打硬仗虽然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却是最简单有效得出结论的方式!

    这下,澹台凰倒是轻松了不少,丢了手上的笔,抬头看着他:“澹台灭那边怎么说?”若是打硬仗,倒是不用费脑力了,直接用武力解决,省事儿,也不必她再想什么如何防守!

    “二王子那边递了书信过来,在这里!”说着,便递给澹台凰,并接着道,“二王子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合力去打,南北包抄,夹攻尉迟风!殿下,您觉得可行吗?”

    澹台凰看了一下,大抵是明白了,便也点了点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是否联合的事情,我再想想!”莫邪的事情,到底还是让她有点不安,尤其君惊澜如此善于揣度人心的人,也说澹台灭那蠢物很有可能还想duì fù 她!

    云起皱眉:“殿下,您可是还有什么考量?”

    “明后日就会有结果,zhè gè 结果韫慧会给我!”澹台凰红唇微勾,笑得极为神秘。

    见她这幅mó yàng ,云起便知道她该是胸有成竹了,不再多问,道了一声:“属下告退!”便退了出去!

    他这一出去,君惊澜便轻笑了声:“看来你是真的给了韫慧一个了不得的任务!”

    “那是自然!”澹台凰高高扬起下巴,正zhǔn bèi 得意一番,门口忽然闯进来一个人,正是刚走没多久的东篱,“爷,不好了!星爷被翠花,被翠花……”

    “被翠花打了?”澹台凰头也不抬,那两货最近总是打架,谁打了谁也不奇怪!

    “不是!”东篱摇了摇头,面色几乎是惊恐的道,“爷,您还是出去看看吧,星爷已经被摧残的不成狼型了!”

    从未见着东篱如此mó yàng ,太子爷也有些微诧,举步踏了出去。澹台凰很快的把人皮面具戴好,也跟着跑了出去,这翠花不是杀狼了吧?

    等他们看到小星星的时候,它已然毛发líng luàn ,神情恍惚,四只蹄子摊开,平整的躺在地上。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这,这是怎么了?”

    太子爷看了一会儿,又看了一眼一旁昂首挺胸,十分得意的翠花,沉吟了片刻,开口道:“看样子是强行交配了!”

    澹台凰:“……”整个人已经完全惊悚!

    太子爷却忽然缓步走到翠花的面前,翠花咽了一下口水,zhè gè 男人一看jiù shì 人类中不好duì fù 的角色,又是小星星的主人,不会是要为小星星出头吧?想着,往后面退了一步。

    “别怕!”太子爷的语气很是温和,微微蹲下身子,竟也没顾忌自己的洁癖,如玉长指伸出,摸了摸翠花的nǎo dài 。然后,非常低声下气的向动物请教经验,慵懒的声线也十分温柔,“你是如何成功的?教教爷!”

    太子爷已然沦落到要向动物取经的地步了!但,这也是没bàn fǎ 的事,翠花都成功了,他还没成功,这还有天理么?

    翠花:“……”

    ------题外话------

    不造为神马,每次写到那个啥,哥就泄气,你们多甩几张月票,给俺一点写洞房花烛夜的动力嘛,嗷……

    要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近日有犯罪分子在群里冒充管理员和作者,并盗用头像、网名加群友qq进行谩骂、捣乱、甚至欺诈,若遇到涉及金钱问题请大家一律不要理会,团购也基本是货到付款,不会需要你们转账给任何人,请大家提高警惕,以免上当受骗!据推测,也许是山哥最近长得越发像骨头,才会引来这么多闹事儿的那啥,你们懂的!原本写书的竞争就如此大,还有这般无休止的找茬,真叫人心力交瘁,坐地哭瞎……叹气!

    另,万分感谢大家的钻石、鲜花、打赏、五星级评价票和月票支持,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