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的哀怨之气实在太浓,以至于就连那空气中都满是酸味,这不是醋意,而是各种求而不得的心酸,各种心灵哀怨的鼻酸。

    那歪着脖子倒在地上等ān wèi 的小星星童鞋,等着主人抚慰给自己报仇的悲催星爷,一听见这话,原本就只剩下了半口气,现下剩下的那半口气也咽下了!成功的厥了过去!

    东篱同情的看了两眼,终于因为实在不忍直视而默默的侧过头。谁都未曾想过,那风光无限的星爷,会有这一天!从天上摔落到泥泞里的人,往往能引起人更多的同情和叹惋!

    翠花毕竟不是人类,比爪画蹄了半天,也不能准确的将自己的意思都表达出来。

    最终,是独孤渺站在一边进行了解说,他是所有过程的观摩者:“事情是这样的,刚刚草原之上,有了身段极好的姑娘,从此处经过,她体态玲珑娇小,所以弯下腰之后,小星星正好能够到!”

    这般一说,大家都诧异的偏头看向他,等着下文,尤其被君惊澜一句话雷的半天没嗝出一个屁的澹台凰,也十分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让小星星被干掉了不说,还搞成zhè gè 鬼样子!

    话说小星星的毒牙和速度堪比武林高手啊,难道翠花这么厉害!

    “这只狼和所有的色狼一样,都非常喜欢身段很好的女人,于是猥琐的冲上去,保住那女人的后腰!你不要误会,那女人的衣物都穿得好好的,所以和小星星并没有什么肢体接触,但是它笑得非常开心bsp;làn ,一张狼嘴长得很大,眼睛已经因为过度开心而眯到不见了,九条尾巴也耸上天……”独孤渺十分有耐心并十分具有画面的感的描述小星星那时候猥琐的样子。

    这下,所有人都看向躺在地上快死不死的某只狼,素来就知道它好色,见着女人就喜欢埋胸,倒还不知道它还有这种技巧钻研!好色猥琐程度已经超过了一个猥琐的人类!

    而他在描述之间,翠花也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头上雪白的狐狸毛都因为生气而竖了起来,一张狐狸脸也凶狠的鼓着,像是里头放进去了一个气球!

    韦凤在独孤渺的后头,默默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郁闷道:“唉,都怪回漠北的时候,我没有看好它们,它们偷偷去青楼转了一圈!看这样子是学坏了!”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瞅着独孤渺,接着问:“然……然后呢?”难道是猥琐得太gāo xìng,一兴奋晕过去了,最终被翠花摧残?

    独孤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唉,然后,被翠花看见了,它爪上藏了一块大板砖,小星星因为太开心,没注意到,一步三摇,风情的走到了小星星的身后……”

    在他这般动情描述,很不知道这样啰嗦下去,还要磨叽多久的情形下,一旁树上的半城魁终于忍无可忍,简单粗暴的打断了他的fèi huà ,几句话非常简洁的吐了出来:“突然袭击,一板砖拍上去,小星星被打晕!然后翠花拖着它去了那片草地,天色太黑,具体是如何摧残的我们没看清,等我们看清的时候,小星星已经被这样拖出来了!”

    再给独孤渺描述下去,恐怕还有突然一伸手,小星星过于开心,所以没有没有发现,最终被敲晕!如此这般唧唧歪歪的扩展,说不定还要描述一下草地是如何波动。还是他简洁的说清楚好了!

    但是,被他打断的独孤渺就非常不开心看,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吗?”

    “我现在知道了!”半城魁从善如流!

    独孤渺:“……”

    可,比他们更加生气的,是小星星童鞋!它原本已经晕得差不多了,忽然听见这样的话,登时气得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一只前爪叉腰,一只前爪恶狠狠的指着他们,头上líng luàn 的银发在空中乱舞,整只狼看起来狼狈又愤怒,瞪大眼恼火的发出一声:“嗷呜!”

    ——你们这两个该死的,看见伟大的星爷,被人家敲晕,还拖走这样对待,你们居然见死不救!你们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这一生气,一张狼嘴上下翻飞,无数口水从嘴里喷射出来,一点形象都没有。泼妇骂街外带一场口水雨!

    原本它先前对那个姑娘做的事情,就够让他们咂舌了,现在还来这么一出,半城魁和独孤渺几乎是看呆了!现在的动物都怎么了?都怎么了?!

    强撑着精神力骂完了往地上一倒,又呈瘫尸状!

    这一道,韫慧胆子比较小,忍不住问了一句:“它怎么了?”

    澹台凰看了一会儿,见那小星星童鞋再也木有爬起来的架势,终于得出结论,并开口评价道:“也许是回光返照!”

    说完之后,看向君惊澜,眼神有点发虚,毕竟这小星星是他的爱宠,翠花是她养的,这就整成了这副德行,他作为主人,如果要给个jiāo dài ,似乎是一件挺麻烦的事儿!

    而太子爷这会儿,还蹲在身子,那如玉长指也还搁在翠花的头顶,狭长魅眸看向翠花,那慵懒声线中满含赞赏:“简单,粗暴,做得好!你到底是个聪明的,若是如爷一般,怕是十几年都指望不上!”

    这般说完,又微微偏过头,狭长魅眸中含着隐隐的幽怨,充满暗示的看向澹台凰。

    澹台凰嘴角一抽,默默的四下看看,做出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mó yàng 。倒是旁边的凌燕等人很会意的偏过头,在澹台凰看不见的角落偷笑,北冥太子这该是憋狠了!

    等了好一会儿,星爷的御用兽医才算是来了。真就当是折腾孩子一样,折腾了半夜,清洗干净之后包扎,然后凄凄惨惨的躺在床上,一副已然不行了mó yàng ,狼嘴之中时而不时的哼唱几句歌:“嗷呜嗷,嗷呜嗷……”小星星呀,地里黄呀,十五岁呀,没爹没娘呀……

    眼泪也是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仿佛已经饱经了风雨的摧残,承受了所有的世间苦楚。银色的皮毛也因为它的凄惨,也失了光泽。

    翠花在一旁吃香蕉,嗤笑:“嗷!”你明明只有十四岁好吗?

    星爷愤怒的抬起上本身,伸出一只爪指着它,一指,狼脸一僵,腰闪了,“砰!”的一声,倒了下去!然后开始接着哭:“嗷呜呜呜……”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就连主人也不给星爷出头,就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咳咳……”澹台凰在一旁看着,就连素来不太喜欢这只狼的她,这会儿也不禁有些同情,浑身上下都缠着绷带,这也太惨了!是以,她十分不赞同的看了翠花一样,眼神曰:干得好!但还是下手太重了一些!

    也就在这会儿,她身后那某人,忽然伸出铁臂,拦住她的腰。

    暧昧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看着小星星,充满暗示和威胁意味的道:“爷真想把你也摧残成它那样!”

    澹台凰通身一抖,背脊已经僵直,yī zhèn yī zhèn 的阴风从背后卷席而来,扣住她腰的手,力道也重了几分。她微微倚在他怀中,十分实事求是的道:“我和小星星可不一样,我没有抱着任何男人的腰……呃……”

    接下来的话她说不出口,却没忘记加上重点:“我没有犯这样严重的错误,所以你也不需要这样摧残我!”伤不起,从前是人类影响动物,现下怎么就变成动物影响人类了呢?

    她这话一说完,颈间像是被蚂蚁轻轻咬了一口,又蛰又痒,还有软软的舌头微微舔舐在上头的感觉,没引起她的任何欲望,反而整个人更加僵硬了一些。

    旋而,听到他低沉了几分,又十足惑人的声线从耳畔传来:“但是爷很喜欢它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

    这话一出,她只感觉自己的脖颈又麻了一些:“你稍微离我远一点,离得太近了空气不畅通!”何止是不畅通,基本已经吓得头皮发麻了好吗?

    话音一落,他忽然执起她的手,放在他身上,满意的看到她通身一僵,旋而暧昧开口:“太子妃,真要憋坏了!”

    “嗷呜呜呜……”小星星开始玩命的哭泣!声音极大,足以将屋顶掀翻,那两人刚刚酝酿起来的暧昧情愫,也很快的被破坏了个一干二净!

    澹台凰一把将他推开,脸上着火了一样,飞快的奔出了帐篷。还颇有种把自己的手剁掉的冲动!她隐隐有一种预感,她若是真的和那妖孽发生点啥,估计她现下的情况比小星星更惨!

    但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之后,又觉得这样似乎是太残忍了一些,于是陷入了深度纠结!

    而帐篷之内,太子爷杀人般的目光扫到了小星星的身上,魅眸眯起寒光,极为冰凉慑人,凉凉开口呼唤了一声:“小星星!”

    星爷抹了一把眼泪,凄苦的看着他:“嗷呜!”叫星爷做什么?

    “gù yì 的吧,嗯?”语气又冰凉了几分。

    星爷把狼头摆过去,发出一声愤恨的:“嗷呜!”当然是gù yì 的,星爷现下这样惨,你不ān wèi 星爷就算了,还想当着星爷的面春风得意,星爷如何可能让你得逞!

    太子爷见状,声线很快的冷了几分,冷哼了一声,道:“这一年的零食,你都不必吃了!”

    “嗷呜!”星爷很生气,不吃就不吃!

    “想必翠花是会很喜欢吃的,爷真是越来越喜欢翠花了……”太子爷偏头看向翠花,眸中赞许之色极为浓重,对它今日简单粗暴的行为,进行了最为gāo dù 的赞扬和褒奖。

    这下,小星星基本是哭瞎了!不敢置信的扭过头,便见着主人十分温柔的抚摸着翠花的头,然后开始非常怀念大明湖畔的那根上吊绳,呸,是在东陵用过的上吊绳。

    被美男子抚摸nǎo dài 的感觉,是让花爷非常满足的,听说还有零食,更开心了!是以,给了小星星一个极度挑衅的眼神!

    星爷接收到眼神之后,白眼一翻,终于成功的被气晕了!伟大的星爷,在被强行交配之后,不仅没有得到任何ān wèi ,还将要走上被抛弃的道路,这让它如何有勇气活下去!

    澹台凰在帐篷门口站了半天之后,终于深呼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加油打气!管他的,早死晚死都是死,今个儿翠花和小星星都成事儿了,她再磨叽,这不是太温吞了么?显然不符合她处事果决的风格!

    而且,要是真的让那妖孽对她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那不是坑爹了吗?

    于是,在综合kǎo lǜ 之下,她终于决定拼了!握起拳头,狠狠的给自己打气,然后扭过头,十分霸气的往帐篷中,是了,现在吃了那妖孽,她还是掌握主导权的,要是真的将他逼急了,情况就对她不妙了!

    这般想法一出,脚步更是虎虎生风,女霸王扬手一掀,帐篷开了!屋内绝色男子身长玉立,墨发轻扬,绝美的侧颜叫人呼吸一滞,见她竟然回来了,薄唇勾起,魅眸中更是笑意满溢:“太子妃,想通了?”

    话音一落,她忽然冲上前,一把将他扯住,往墙壁上一带,俯首便吻了下去。行动,永远是最好的回答!

    翠花都能有的魄力,她澹台凰能没有么?

    君子兰的香味,永远是那般醉人心脾,缠绵相往,缱绻相缠。衣襟渐落,太子爷今日看在她主动的份上,也没有争什么主导权,竟如同酥软了骨头一般,任她施为。

    狭长魅眸中慢慢染上浓浓焰火,极为灼人。

    半晌之后,澹台凰忽然捂着肚子顿住了!

    “怎么了?”太子爷的心中顿生了不好的预感,低下头睨着她,微微计算一下,上次从东陵回来的半路上,发生的那一次yì ;,似乎也就大概是月初月尾的时候。

    澹台凰苦逼的抬起头,眸中隐隐有泪光闪烁,一头栽倒在他光洁的胸口,上面还有她刚刚留下的红痕。咬牙忍痛道:“我今天其实是真的想吃了你的,但是实在不好意思,我大姨妈它不同意!”她也没想到会这么巧!

    他低下头一看,一片嫣红。顿时一张冷艳的面容之上闪过各种情愫,当然,最最严重的难熬的隐忍!她倒真会挑时间,将他撩拨到无法隐忍的时候,忽然来这一茬!

    看她表情越发疼痛难忍,也到底是记得她是会痛经的,凝聚了内力在掌心,轻柔的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但魅眸中的火焰更为明显,闭上眼平息了半天,也没隐忍下去,整个人已经挫败到极点!抱住她因为疼痛而颤动的身子,几乎是从牙缝里面磨出了一句话:“太子妃,跟你在一起,爷时常有挥刀自宫的冲动!”

    或者,迟早有一天他憋得不需要挥刀,也与已经挥刀无异!

    澹台凰趴在他身上,也因为过于尴尬,额头滑下冷汗一滴,默默的举起一只手发誓:“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出yì ;,下次就算有天大的事儿,房子着了火,我也不再这样对你!”

    这般说着,将举着发誓完毕的手,十分心疼的拂过他潋滟如画的面容,表情非常温柔,心中yī zhèn 暗爽!这绝对是这王八蛋威胁她要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最后遭遇了报应!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看似心疼,实则心中比谁都gāo xìng的心思,;的叹了一口气,去给她找干净的衣裤和月事布。

    又折腾了约莫三炷香的时间,终于一起躺到床上开始了盖棉被纯聊天的岁月。澹台凰十分愉快的窝在他温暖的怀中,顶着满头的黑线,听着来自头顶的他幽幽的叹息:“再这样折腾几次,爷怕是要跟着小苗子混了!”

    “最后一次,我发誓,绝对是最后一次!”澹台凰飞快的举手保证!

    如玉长指微微撩过她的青丝,忽然俯下身,十分暧昧的在她耳边道了一句:“要不,我们试试后面?”月事,对zhè gè 是没影响吧?

    “滚!”澹台凰的回答也十分简单粗暴!

    于是,这半夜,太子爷十分耐心的开始循循善诱,希望澹台凰能同意他的建议。

    直到澹台凰给回了一句,你不怕我正好拉屎之后,表情变得十分惨绿,似乎想吐,以至于眉间朱砂都隐隐失了颜色,闭上嘴,抱着她的腰,没敢再吭一声。

    ……俺是山哥保证这是最后一次yì ;,下次绝对让你们心满意足的分割线……

    翌日,一大早。

    漠北的青葱草地之上,是悠荡的风。澹台凰肚子疼了半夜之后,倒也好了不少,顶着人皮面具,去和云起等人商量国事去了。

    避风坡上,一道月白色的颀长身影,站立在此处。他微微抬起头,看向天边舒展的白云,薄唇微微扯出半丝浅淡的笑意,倒也是心情舒爽。

    身后,忽然传来yī zhèn 脚步声,听那懒散之中带着一丝凌厉的步调,他大概便能猜到来者是谁。头也不回的道了一声:“北冥太子好兴致,竟也有趣和本宫一起看景么?”

    这话一出,君惊澜剑眉微挑,缓步到了他身边,亦仰头看向天空,只是,他看见的不是云,而是飞鸟。懒洋洋的勾唇,闲闲道:“玉璃兄不觉得,你该回国了么?”

    楚长歌的婚礼之上,楚皇当众说的话,他都收到了,他不信楚玉璃不知。

    楚玉璃扯了薄唇,倒也没露出什么失落的颜色,只反诘了一句:“北冥太子,这是在赶人了吗?”

    “岂会!”即便是赶人,以太子爷那高华清贵的形象,是永远都不会承认这样的说词的,但话锋一转,却又道,“本太子不过是为玉璃兄的前程挂怀,玉璃兄即便不担心自己,难道也不挂心楚长风被人推上风尖浪口吗?”

    君惊澜显然是将一切相关事件都打听好了,非常热心的向楚玉璃分析了楚国的局势,并充满了友谊的告知他现下的情况,暗示他该huí qù 了。

    楚玉璃轻笑了声,看向晴空飞鸟,轻声道:“上次在东陵,你我没有断出一个胜负!”

    这事儿,便是说上次在东陵比箭,原本是几场几场的下来,楚玉璃和君惊澜也是有一局对战的,但是因为澹台凰的那一句,好大一只蚊子,和拍打了皇甫轩的行为,让一切事件全部泡汤!

    “本太子也正有此意!”君惊澜闲闲笑了声,魅眸中也眯出半丝冷光。

    两人这话音一落,暗处的隐卫们,都飞快的上前,将弓箭恭敬的递给他们。一个精致华美,布满了宝石,只一眼看去,便能知道价值连城。一个轻若鸿羽,蚕丝造弦,同样名贵异常。

    两人看向远远往这边飞来的一群鸟,眸中都闪过隐约寒光。

    一支镶满了宝石的箭,搭上弦,冷艳男子慵懒的声线也随之响起:“若本太子输了,便再不对楚太子行为难之事!”所以,也将不会再主动挑衅,更不会刻意让对方难堪。

    楚玉璃也扬手搭起箭羽,看向半空,温雅的声线淡淡响起:“若本宫输了,便即刻启程回楚国,再不让北冥太子心中烦忧!”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话音一落,竟于同时放出箭羽!明明都是一支箭,到了半空中却化出虚影,虚影一样能杀人,自然也一样能夺取这些飞鸟的性命!

    晴天白云,艳阳高照,无比和煦的天气,却生出了这般凌厉的杀气在空中。

    那般飞翔的鸟儿,一只一只,死于强大的剑气之下!而箭羽屠杀了这些鸟儿之后,竟然也未有丝毫停顿,两只箭自逼半空中,翱翔天际的那一只雄鹰!

    一声凄厉的鹰鸣,在半空中响起!

    半瞬之后,方才那只还威风凛凛的寻视着自己领地的鹰,就这般从空中倒头栽了下来!载落到草地之中!

    两人都收了箭羽,下人们则飞快的上前,去将那只鹰捡过来,看看两位太子殿下的成果!但,不远处的韫慧,看着这一幕,脸色很快的就白了!面上原本的笑意,几乎是在瞬间敛下,然后跌跌撞撞的冲进了澹台凰营帐……

    下人们看完之后,几乎是惊奇,飞得那么高的雄鹰,这两人能射下来就已经是箭术卓绝了!竟然还射的如此精准!

    赶紧拎着那扑腾着挣扎了几下,最终死掉的老鹰,上来禀报:“殿下,两只箭羽都正好射中了鹰眼,并且透过鹰眼穿身而过!”

    这般,不仅仅需要极为出众的箭术,而且还需要极好的眼力,这两人竟然都能射中!实在叫人叹为观止!

    整个草原之上,箭术能跟这两人媲美的,恐怕也jiù shì 只有他们的太子殿下了!可惜太子没能跟他们一起比,不然也能叫他们见识见识!

    这样的结果,似乎是在情理之外,但是也在意料之中。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彼此眸中竟也都有了隐约笑意。被誉为并世双雄,若是有一日,真的到了战场之上,他们之间,当是谁胜谁负?

    正在彼此凝望之间,澹台凰几个大步飞快的冲了过来,一把将他们两人掀开,飞快的奔向他们身前,睁眼一看,几十只鸟全死了!登时她的一张脸就红黄白绿交错,难看到了顶点!

    转过头看着这两人,实在是没忍住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你们两个贱人,真善射啊!”

    太子爷眸色一顿,狭长魅眸中微微眯出了几丝困惑,通常她骂他贱人的时候,是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之时,今日不过比箭,这是……?

    楚玉璃,楚太子殿下,更是第一次被她用这样的称呼问候。贱人?这让他浅淡的朗眸也微微挑起,十分诧异的看着她。

    见这两人犯罪了还不自知,澹台凰咬牙切齿的开口怒喝:“昨夜我吩咐韫慧,让这些鸟儿去澹台灭那边探查消息!看看澹台灭和尉迟风之间是否有联络,或是澹台灭是否是真的要跟我合作,而私下有没有藏着别的心思!毕竟这样机密的事情,人很难找到破绽得出结论,但是动物却不同!尤其这些鸟儿基本上都能无孔不入!你们倒好!”

    说着,劈手夺过那只鹰,走到这两人贱人的跟前!拿着在他们两人的面前晃荡:“这只鹰方才带着消息回来,就被你们射死了!你们两个的箭术既然这么高超,为什么不互相射啊?这样既能比较,而且好玩又刺激!”

    这下子,君惊澜和楚玉璃都不说话了,两个高华清贵,绝世独立的男子,成功的被她吼得一个字都说不出。

    澹台凰基本就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可以说这么久以来,她的性子算是比较豁达的,就没有这样人认真的生过气!原本是dǎ suàn 让韫慧帮她探查dá àn ,这样她就能准确的知道澹台灭到底是敌是友!

    这两个贱人倒好,一大早的比什么箭术,给她把dá àn 也一起射死了!“射啊,接着射啊!你看看你们的箭术,多么出色,正中眼睛啊,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们啊,就射了这一箭,你们不觉得没有达到你们比拼的效果吗?来,接着射!这次对准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可比鹰大啊,好射多了,你们再来!”

    生气的女人,是不可理喻的,尤其在大姨妈期间生气的女人,那根本jiù shì 暴躁到令人不能直视的!澹台凰现下活脱脱的jiù shì 一副着火了的mó yàng ,恨不能将他们一口咬死!

    两个让天下人有敬又畏的男人,就这样如同两个犯错的小学生,被她这样恶狠狠的jiāo xùn 了一顿!一旁伤心抹泪的韫慧,这会儿才终于有了一种出了一口气的感觉!这两个男人她是一个都没本事招惹,但是公主有本事啊!真是太解气了!

    楚玉璃到底和澹台凰相处的时间短些,不了解她的脾气,率先开了口:“不若让韫慧再……”

    韫慧终于忍不住插了嘴:“玥璃太子,这些鸟儿帮我探查消息,却落了这样一个下场,您觉得还会有鸟儿给我帮忙吗?”

    兔死狐悲,更何况是同类死了。楚玉璃登时也不说话了,澹台灭和尉迟风之间若是真的有交涉,当真没有任何探查的方式,能比这些动物查到的更加真实,因为如果他们去查,对方也极有可能放出假消息让他们知晓。

    于是,北冥太子殿下和楚太子殿下,都已经深切的认识到他们两个一大早争风吃醋的行为,闯祸了!

    君惊澜毕竟是做错了事儿,有点心虚,尤其昨夜他还亲眼看见韫慧一副担当了大任的样子,从她的帐篷里面出来,今儿个却没往那边关联,和楚玉璃就这样比了箭术,以至于他一贯慵懒的声线多了一丝讨好:“凰儿……”

    “不要跟我说话!看见你们就生气!”澹台凰愤怒的把手上的鹰一甩,几个大步转身策马走了,还没忘记回头警告,“谁都不许跟着我!”

    话音一落,便策马扬鞭而去,是要策马舒缓一下心中的郁闷,今日也必须要去看看王兄。所以就顺便给他们一人一个冷脸好了,让他们,尤其那妖孽知道一下厉害,别总以为她澹台凰好欺负!

    这样愤恨的策马而去,太子爷终于知道事情大条了,楚玉璃也隐隐显出无助的神情来。

    来了大姨妈的女人,暴躁起来也是不一般的,这两人今日也算是踢到铁板了!楚玉璃现下的身子,到底是经不住骑马奔波,便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澹台凰策马走了。

    太子爷微微叹了一口气,约莫也知道她是要去哪,没管她的警告,策马跟了上去。

    ……

    一路飞驰,澹台凰心中的恼火之感才慢慢散了一些,也不怪她暴躁,都到了眼前的dá àn ,就这样被这两人弄没了,她能不生气么?尤其这一下射了,以后都没有准确的探查机会了,这更让她恼火!

    到了竹屋的附近,她下了马,几个大步进去。

    刚刚走到门口,里面的情景就让她惊了一下。金色的日光笼罩之下,树荫斑驳,轮椅之上坐着一名美艳无双的男子,他长长的睫毛改在玉色的肌肤上,眼角的一滴泪痣,也呈现出淡淡的粉色。微微敛着眸,看向前方的树影。

    这样的王兄,是她从来未曾见过的,几乎是褪掉了所有的凌厉杀伐之气,只剩下月光般的柔泽在他身侧萦绕,月桂一般的清雅,醉月一般的柔和。这人,还是王兄么?

    她这般微怔着看着,那人却已然被她的脚步声惊醒,微微偏过头,一看是她,当即便勾唇笑了声,那张比女人还要艳丽三分的面容上,绽出来的笑意,是足以慑人心魂的,优雅华丽的声线也响起:“凰儿,你来了?到王兄跟前来!”

    这一瞬,她几乎有些迈不动步伐!王兄身上这么大的转变,绝对是经历了什么,而唯一有可能的,不过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腿出了事。

    可,为什么不是生气,为什么不是愤怒,为什么不是怨恨?却是……笑?

    就如同,认命了一般。

    这样的想法,让她心口有如针扎,猛然蛰痛了一下!她在原地站着,那人却还是在笑,等着她过去。

    微微咬了咬下唇,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终究还是举了步,可每走一步,就越发有落泪的冲动。王兄那样骄傲的人,就这般平静的接受了不能站立,他心中不痛吗?

    不,一定是痛的,一定比她更痛。却还这样笑看着她。

    到了他跟前,她蹲下身子,仰头问:“王兄,最近身子好些了吗?”

    澹台戟伸手,如同兄长一般疼爱的轻抚她的发,优雅华丽的声线亦缓缓响起:“好些了,过了这几日,便可以出去见风了!你不必挂心,倒是辛苦你了,这些日子为王兄奔波……”

    “不辛苦!”澹台凰说着,头微微靠上他的膝盖,竟有一种雏鸟恋巢的感觉,低声道,“王兄,相信我,你的腿我一定会想bàn fǎ 治好!”

    只有在王兄这里,她才能找到亲人的感觉,这样的温情,她永远不想割舍。而这样重要的人,也定然要尽全力去守护!

    见她这般依赖,澹台戟面上的笑更是明显,淡淡点头:“王兄相信你,只是凰儿,你有没有想过,做漠北的女王?”

    这一问,澹台凰几乎是飞快抬起头,直视着他,见他眸中没有丝毫对自己的怀疑,这才明白这一问不是出于怀疑,而只是真心想知道。她摇头:“没有!冒充你几天我都觉得累的要死,还做女王!”

    澹台戟禁不住笑出声:“你这丫头!倒还是玩性不改!”

    笑完之后,却又接着道:“做女王也没什么不好,你的性子和本心,也定能守住漠北这一方天地!而且那些药的难求,王兄是知道的,说不定我一辈子都不能站起来,到时候……”

    “王兄!不许说,我不想听!你一定会站起来!”她秀眉蹙起,语气极为愤怒!她可以代替王兄做任何事,但却不喜欢他这样自暴自弃,做女王?她还真的没往这边想过,她想,即便有一天做了,也该不过是为王兄顶替几天罢了!

    见她语气极为厉声,澹台戟终于不再说了,只点头轻笑,优雅如常:“好!我不说!”

    这一个布满了晨曦之光的早晨,兄妹二人谈着些细碎的琐事渡过,澹台凰一直把nǎo dài 伏在他的腿上,一种雏鸟情怀。陈轩画远远的看着,也禁不住笑了起来,这样淡淡的温情,也是殿下想要的兄妹之情吧?

    在这里待了一个上午,澹台凰也很生气的把那两个贱人的所作所为,十分生气的讲给澹台戟听!

    澹台戟见她说的眉飞色舞,面色恼怒,也只是浅笑。君惊澜和楚玉璃那两人的性情,都不是会做些无意义之事的人,至于没有价值的箭术比拼,更是不可能存在,若是真有,也无疑是因为争风吃醋,互相攻击罢了。

    只是凰儿被他们坏了事,所以格外生气!

    待澹台凰将这事儿讲完,又讲到自己骂人的那一段之后,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气也消了一半,用过了午膳,跟澹台戟作别,便欲回军营了。

    澹台戟也没留,笑着目送她离开。

    澹台凰刚刚出了竹屋没多远,就看见了某人那瞬间黯淡了天光的身影,永远是万物中心,永远是焦点一样的存在,只是一眼,就能很快注意到。

    看他这样子,已经等了很一会儿了,知道她生自己的气,所以没有进去打扰她和王兄聊天。

    见她出来,他便策马上前,潋滟如画的面上不复往日的懒散,倒还有一丝极为明显的试探:“凰儿……”

    “一边去!”澹台凰一见着他,想起早上那档子事儿,就很是嫌恶的吐出三个字!

    然后,转过身策马就走,毕竟心中的气虽然消了一些,但是严重没有消完,好好的事儿就被这两人这么搞砸了,想起来就心烦!

    瞅着她无情的侧颜,太子爷狭长魅眸中似乎有水光,如玉长指伸出,小媳妇儿一样扯了扯她的袖子,忐忑的叫了声:“凰儿……”

    澹台凰嘴角一抽,被他搞的寒毛都竖起来几根,正zhǔn bèi 转过头叫他滚粗,可这一偏头之后,却忽然眉梢一挑,看见了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题外话------

    山哥站在山岚之上,不断的招手,招手,招手……

    山粉问:山哥,你在干啥呢?

    山哥:我在召唤!召唤月票,召唤妹纸们来团购群参加实体购买,啊,对了,团购群号你知道吗?是305750348

    山粉:我知道,不过我们都很奇怪,听说你的出版笔名要改成君子江山,应该是猥琐江山才对啊,这不是欺骗广大读者吗?

    山哥:因为出版编辑认为山哥拥有君子般的浩然正气,圣洁的华羽,美貌与清灵兼具的神识,所以君子江山特别hé shì 。

    山粉甲:有点想吐!

    山粉乙:编辑眼没事儿吧?

    山粉丙:编辑是蒙眼来的!

    山哥:哦,那些只是我对出版编辑的心态揣摩。

    众山粉:(⊙o⊙)……

    山哥接着招手,招手,召唤……你们看见了吗,哥今天万更了啊,月票来啊,团购来啊……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