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这般大气恢弘的一叫,四面没有群情激奋,没有掌声如潮,人民群众也没有以无比崇拜景仰的目光仰望之。倒是隐约能听见半空中的乌鸦,成群结队的飞过,所有人的表情一个赛一个的古怪。

    “太子殿下是中邪了吧?”有人小声嘀咕。

    “可不是中邪了吗?他什么时候这样说过话!”又有人接话。

    随即有人担忧道:“如此情况可不妙,我们要不要请个巫师来驱魔辟邪?”

    有人飞快摇头:“不用,不用,不用那么麻烦,我听中原人说一盆黑狗血浇上去就可以了!”

    “我们谁去找黑狗血……”

    澹台凰:“……”好吧,是她的错,她不应该顶着王兄的人皮面具,发表这样张狂的言论,如此太不符合王兄一贯以来的处事作风,不符合王兄那样风度翩翩,优雅华丽的形象!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屌丝在冒充高富帅的时候,是非常容易出破绽反遭耻笑的,所以我们身为屌丝就做一个老老实实的屌丝,实事求是的做人,不要硬装高富帅。当然,澹台凰这样非装不可的人除外!

    为了避免自己真的被人以黑狗血浇灌,她咳嗽一声,故作镇定道:“好了,不要吵了,吵什么吵!本宫这是男子汉气概,作为男子汉,在姑娘们的面前,要风度翩翩,优雅华丽,恭谦有礼。但在充满杀伐之气的战场,我们要拥有属于男子汉的霸气,粗俗一点算什么?不太文明算什么?越是粗俗,就显得我们越发男子汉!”

    大家一听,成功的被蛊惑,只感觉自己腰板挺直了,精神充实了,人生中唯一缺点:一个忍不住就容易爆粗口说脏话,在此刻也成功的变成充满男子汉气概的优点了!

    太开心!

    云起看着那颠覆人三观的女子,表示无比特别非常十分不忍直视,于是默默的去牵马,以免在这里被过多的“教育”,多了什么不该有的“男子汉气概”!

    众人充满了“男子汉气概”的整装待发,凌燕、成雅也穿了一身军装,充满女子汉气概的跟着跑了出来。听说翠花和小星星打架又上升了一个阶层,目前两个小家伙居然还有点给韦凤面子,所以韦凤没去,留下招呼它们。韫慧武功不济,去不了。

    很快有目光短浅的人,用一种充满质疑的目光看着她们两个,眼神中充满了对女子能力的不信任,更有甚者目光中还有极为强烈的排斥和敌意!

    澹台凰很快的咳嗽一声道:“听说尉迟风的身边有一个女人,我们这些男人打女人总是不好的,所以交给她们两个来打正好!你们这些男人,到时候可别连她们两个女人都打不过啊!”

    前面的话讲的很有道理,后面的话充满了激将之感,而且非常侮辱人!这使得不少男人更加雄纠纠气昂昂,在心中认真的竖起手指头三根赌咒发誓,绝对要大杀四方,让这些女子们都知道他们这些男子汉的厉害!

    于是,士兵们原本的抵触情绪,在澹台凰的几句话之下,轻而易举的变成了蓬勃的斗志!

    战马牵来,战鼓齐鸣,号角吹响,全军出发。

    这会儿,假白莲不知道从那个犄角疙瘩冲了出来,往澹台凰的马前一挡,高声道:“殿下,请让白莲也随军出战!”

    她这话一出,四下之人面面相觑,都不太明白她zhè gè 是想闹哪一出,而真正知道她身份不对的,目前在这里,只有澹台凰和绝樱。云起等人看了她一眼,在澹台凰耳边道:“带上白莲,她如果有难,昭翟部落也许回来相救!而且她若是在战场上出了什么事,昭翟部落的首领也会因此而恨上我们的敌人!”

    然而,澹台凰心里知道白莲要跟着上战场,决计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盘算,这也让她的心中更多了一分警惕,心中又闪过一丝颇为熟悉的异样感,那感觉和遇见殷嫣歌的那一瞬,是一样的!

    她有一种直觉,关于她好像漏掉了什么非常重要的细节!可现下,具体是什么细节,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这种感觉不太好!至于zhè gè 白莲跟着,一定是有大不一样的考量的,带着也好,反正区区一个白莲,目前对她还构不成威胁!

    “既然这样,白莲公主也跟上吧,只是公主要想好了,战场之上,刀剑无眼,若是出了什么yì ;,本宫或者来不及营救!”还是先把话说清楚,可别到时候白莲出了yì ;,账没算到别人头上,却算到他们头上了!

    白莲点头:“白莲在战场上出了任何事,都与殿下无关!”

    “嗯!”澹台凰颔首,于是这白莲,也跟着一起上了战场。

    这一战,选在漠北的圣地,金草地!草原广阔无垠,大风怒气而云飞扬,四面狼烟,烽火高燃!

    尉迟风失了火药,此刻是戴罪立功之身,所以这一战他只能胜,不能败!而澹台凰,不论是为了守住这一片草原净土,还是为了报自己的私仇,这一仗也都同样是许胜不许败!

    大漠孤烟起,人间杀气盛!

    三方人马,在战地之上个各立一边,澹台凰一边,澹台灭一边,尉迟风一边。这将是一场极为直观的血战,所有人都拼上了各自的主力军力量,在这浩然苍野之中几相对峙!

    最终,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对战方式!澹台凰微微一眯眼,就能清楚的看见不远处,坐在尉迟风的马匹旁边,一名脸上蒙着面巾的黑衣女子,只一眼,她就能看出对方的身份,慕容馥!

    在她看向慕容馥的时候,慕容馥也看着她,那眼神,颇为似笑非笑,似乎是在对她暗示着什么,隐约看着,还有几分难掩的得意。澹台凰徒然心中一惊,刹那间脚底发凉!

    她想起来,想起来自己错过了什么!殷嫣歌知道她的身份,知道她是澹台凰而不是王兄,那么也就说明——慕容馥也知道她的身份?!

    这样一个想法一出,叫她浑身的血液都已经冻结!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一战根本jiù shì 一个阴谋!待她把所有的人都召集起来,一齐带上战场,他们就可以在这种时候拆穿自己的身份!这些士兵对成雅和凌燕上战场都心有排斥,要是让他们知道,带领着他们打仗的人,是个女子,而且是他们漠北从来就声名狼藉的公主!

    这时候,他们还会听从她的指挥吗?军心涣散之下,就可以被敌方的人马一举歼灭!

    更重要的是,澹台灭在这里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是不知情的人,还是早已就和慕容馥那边有了勾结?而这些,她几天之前应该是可以拿到dá àn 的,但是被君惊澜和楚玉璃这两个比箭术的混蛋给破坏了!

    四下沉寂,尉迟风看向澹台凰那边,戴了人皮面具的澹台凰他也认不出来,但是凌燕和成雅他还是认识的!只一眼看去,他就想起自己初恋被人戏耍的痛楚,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竟是:“她在哪里?”

    她?谁?

    澹台凰慢慢会意,心中既是为自己未来的情况和这场战争的走向忧虑,又是觉得十分搞笑,这尉迟风到现下还惦记着君惊澜呢?不知道会不会从此为了君惊澜,其他任何女子都看不进眼中!如果会的话,哦,卖糕的,那真是太逗逼了!

    尉迟风这般一问,所有人的眼神都齐刷刷的看向澹台凰,这会儿就连慕容馥也没有吭声。澹台灭其实也早已有所耳闻,知道他们那一行人曾经是炸掉了尉迟风的军火库,据说有绝美女子一名,还有体弱多病的男子一名,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戏,这才成功的混入了尉迟风的军营!

    那体弱多病的男子,暂且bsp;bsp;是楚玉璃,jiù shì 那女子到现下都没人知道身份,这已经成为当代几大未解难题之一!当然,让整个草原深深震动的是,尉迟风将军在上书呈情请罪之后,发现自己彻夜辗转不能眠,每日都惦记着那位美人,据说还有几次在梦中呼唤对方的名字,被传了出来,一时间成为多国军方的笑谈!

    据说就连东陵皇皇甫轩也知道了这件事情,都深为震动,并表示若能攻破漠北,不论那女子身份为何,也一定为尉迟风和那女子赐婚!这样一个口谕下来,瞬间让尉迟风的人生充满了力量,一定要将漠北骑兵踏碎在自己的马蹄之下!

    不过这些事情,澹台凰都是不知道的,要是给君惊澜知道了,十有八九也得气得吐血!她想了想,君惊澜扮了女人的事情,是一定不能说的,看着那尉迟风一脸愤怒纠结复杂,眸中却难掩深情的眼神,让她的心里也产生了很浓重的同情,于是决定非常善意的成全了尉迟风对于自己心中女神的向往!

    “那个女子,当初在半路上险些惨遭山贼非礼,我们出手相救,她为了表达感谢,尽管心中百般不愿,还是跟我们一起算计了将军你!待到事情jié shù 之后,她走了,说是罪孽太深,要出家为尼,常伴青灯古佛,以赎清自己的罪孽!”澹台凰一副极为叹惋的mó yàng 发表。

    “什么?!”尉迟风的脸色瞬间煞白,一听心上人居然出家了,整个人都有点发傻,喃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我就知道,这些日子我都错怪她了……”

    凌燕和成雅对视一眼,两个人的表情都很古怪,活生生的像是吞进去了一只苍蝇!看来这尉迟风倒还是个痴情种,jiù shì 不知道zhè gè 事情给北冥太子知道了会怎么样,也不知道他晓得了自己喜欢了很久的女子,其实是个男人之后,又会怎么样!

    澹台凰有点想笑,这尉迟风打仗有两把刷子,没想到面对感情这么迟钝而二逼。

    慕容馥这时候却大声呵斥道:“尉迟风,你忘了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吗?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

    这一声吼,尉迟风终于回过神,他也不明白为何总是只要涉及到心中之人,他就会这般方寸大乱,但他到底是旷世名将,很快的就能找回打仗的状态,虎目微沉,这下看着澹台凰的眼神也更加阴沉了几分!

    “这一战,本将军会让你们对戏耍我的行为,付出深重的代价!”尉迟风冷声宣誓,表达自己的雄心壮志,随即又冷笑一声道,“但是本将军很奇怪,怎么漠北无人了吗?竟然要让个女人上战场来打仗!”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不明其意。

    澹台凰心中明白他在说什么,这时候却也只能假作不知,充满嘲讽的笑道:“尉迟将军你是瞎眼了还是不会数数?这里分明有好几个女人!”

    这话一出,大家先是看了白莲,成雅,凌燕一眼,随后齐刷刷的发出一声巨大的哄笑!充分的表达自己对尉迟风的嘲笑鄙薄之情。

    尉迟风当即被呛得脸上yī zhèn 红yī zhèn 白,但他也没有失去理智,很快便道:“澹台凰,你少给本将军左言右而顾其他!你知道本将军是什么意思!”

    这话一出,不仅仅是澹台凰手下的士兵狐疑的抬头,澹台灭那边不少将士奇怪的眼神也看了过来。

    她斜睨了尉迟风一眼,不太亚雅观的掏了掏耳朵:“尉迟将军,你是因为失恋了,所以眼睛花了,脑子也不好使了吗?本宫和王妹有什么关系?”

    现下她能做的,只有装疯卖傻,死不承认!若是身份在这种时候被揭穿,后果不堪设想!

    可,她话音刚落,一旁的澹台灭就将话接了过去:“哦?你当真是本殿下的王兄,而不是本殿下的王妹?”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心沉到谷底!澹台灭果然跟慕容馥勾结在了一起,澹台灭的心中应该一直是矛盾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和自己合作好,还是除掉自己的好,而当自己真正的身份被澹台灭知道之后,这恐怕才真的让他下令了反戈一击的决心!

    她面色发沉,狠狠的盯着澹台灭:“王弟可别忘了,你与我是签订了协议的!若出尔反尔,你就不怕遭致天下人耻笑?况且,国难当头,是你一个的个人私欲重要,还是整个漠北的安危重要,这还要本宫教你吗?”

    她这话一出,澹台灭手下之人也目露不赞同之光看向澹台灭,要是国都灭了,还争什么?

    但澹台灭丝毫不被这些眸光所影响,他笑了一声,接着道:“这些道理,本殿下都是明白的,可本殿下也绝对不能容许我漠北的未来,就这样毁在一个女人的手上!若是王兄,本殿下与他合作杀敌是应该,但若是你澹台凰,从小便是飞扬跋扈不学无术,要是真的让你指挥兵马,我漠北危矣!”

    澹台凰从前的名声的确不好,即便后来做了草原之花,在娜琪雅的后续渲染之下,一切也被扭曲,人性如此,总是比较容易相信负面的东西,宁可相信片面之词,而反对自己看到感觉到的,诸多质疑。这便是所谓的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现下澹台凰就面临着受名声所累的尴尬境地!

    见她不说话,澹台灭又接着道:“而且,你好好婚事不结,却跑回漠北来参与征战,更是频频与北冥勾结,你居心何在?”

    问到这一步,还当真是让她有些重复姬公主当年的处境,她一时无言,然而平静下来之后,颇为冷静的开口:“那好,你口口声声说本宫不是澹台戟,你有什么证据?本宫不是,难道你是?”

    太子圣颜,是任何人都不得冒犯的,故而不可能因为他们这样丝毫证据都没有的两句话,就上前去澹台凰的脸上扒,看有没有人皮面具。

    而澹台灭显然早已zhǔn bèi 充分,一伸手,耶律倍便递上一个锦盒。

    锦盒打开,里面是一把古老的神剑,在这一刻散发着极为炽烈的威严,让所有的漠北士兵都肃然起敬!传闻里,那是属于苍狼神之物,更是真正能得到苍狼神认可,能成为漠北王者之人,方才能够拔开的宝剑!

    这把剑,一直放在皇宫,所以也在澹台灭的手上!

    他扬手,以内力一递,将手上的圣剑对着澹台凰扔了过去:“王兄,当初你将这把剑交给父皇之时,父皇带着你来了金草地,在各位部落中首领的面前拔开过这把剑的事情,你不会忘记吧?如果你真的是我王兄,那么现下,就请你拔开这把剑,来证明你的身份!”

    苍狼圣剑,落到了澹台凰的手上!这是第二次,而第一次,她没有拔开。这一次……

    她抬头猩红的双眸看向澹台灭,眸中有种极为深重的仇恨,而澹台灭却丝毫不为所动,挑了挑眉,好整以暇的等着她接着动作。

    拔剑——

    现下所有人都看着她,等着她拔剑,证明自己的身份!

    她已经没的选择!

    万众压力之下,她的手,只得轻缓的放在剑柄上,狠狠攥紧,然后……抽动!可,那剑,还是岿然不动。她的心慢慢的沉到了谷底,连云十八骑的士兵也开始乱了起来,开始议论纷纷,语中满是怀疑:“什么,她竟然是公主,不是太子?”

    “那她带领我们来打仗,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难道真的是为了北冥?”

    底下乱糟糟的吵成一片,尉迟风见敌方军心以乱,士兵猜忌主帅,如此机会,机不可失,当即大喝一声:“杀!”长剑破天,成千上万的士兵对着他们扑杀而来!

    白莲这时候,高声道:“公主别慌,我去找我父王来帮忙!”说罢,飞快的策马而去。

    澹台凰只堪冷笑,她终于知道白莲来是做什么的了,在这种时候说自己去搬救兵,jiù shì 想让自己不要逃!在这里安心等着她的救兵,实则送死。可,白莲跑了,她却腾不出手追……

    而连云十八骑的人,已经不再听她指挥,澹台凰的心,慢慢堕入了冰窟!完了!军心大乱,即便云起和拓跋旭奋力指挥,也都无法挽回败局!

    也就在这会儿,营帐之中,半昏迷中的君惊澜,徒然睁开眼,狭长魅眸看向帐篷顶,心中一片阵刺。

    总觉得,要出什么事!“东篱!”一声冷喝。

    东篱很快出来,单膝跪地:“爷!”

    君惊澜起身,心下略微发慌,却不知原因为何,头部依旧晕眩,身上筋骨的磨折之感也越发浓烈,却依旧强撑着精神力道:“你给爷说清楚,殷嫣歌找上她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东篱愕然:“爷,当时她们两个人说的话,只有她们知道,我们的人根本没追上!”

    难道,爷是担心殷嫣歌其实早已知道太子妃的身份?

    这样的想法让他也惊了一惊,若真的是这样的话,太子妃现下就危险了!

    “带上不死神兵,随爷跟上!”虽然不知道自己的bsp;bsp;到底对不对,但是zhè gè 险他冒不起,漠北最终如何没有关系,若真的出事,他现下赶到,至少可以救她一命!

    “是!”

    ……只是,素来料事如神的太子爷,这一次,竟是小看了澹台凰。

    战场之上,鲜血遍地,好好的天也忽然下起了雨,这是一场屠杀,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连云十八骑的人,全部都被澹台凰的身份惊住,没有一个人再认真的反抗,jiù shì 打杀,也失去了原本该有的锐利!

    但求生的本能,却依旧支撑着他们搏斗!只是,已经没有任何组织纪律性可言,乱如一盘散沙,不再具有军队任何的战斗力,在敌方的进攻下,不堪一击!

    豆大的雨水砸落在众人的面上,澹台凰拿着刀杀得眸色一遍猩红,可她一个人,终究不能将所有的敌军都杀尽!凌燕和成雅,也只是奋勇杀敌,什么都不管不顾,面上全部浸染了血色!

    呐喊,厮杀。身边,耳边,也是yī zhèn yī zhèn 喊杀声震天!

    可,被杀的都是他们的人,澹台凰的面上都是水,沿着脸庞滑落,她自己也分不清是血水还是雨水!可抬头之间,就只看着澹台灭手下的漠北士兵,尉迟风手下的人,狰狞的笑着,屠杀着他们的人!

    那些倒下的人之中,有无数曾经陪着她一起杀敌,陪着她去戏耍澹台灭,陪着她冒着漫天的箭羽抵御尉迟风的进攻!

    他们的心中都有着爱国之心,有着为漠北抛头颅撒热血的激情!

    可现下,却一个一个无力的倒下,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因为她的欺骗!

    欺骗?她从没真正想过欺骗他们,可她也确实骗了!这一切,这些人死,都是她一手造成!

    这般魔障般的想法一出,她心中悲怒,仰天怒指!

    “啊——”一声长啸,声震九霄!“哇”的一口鲜血,也从口中喷洒而出……

    “公主!”

    “公主!”

    云起和成雅高声怒喝,飞快上前扶着她,云起抓着澹台凰的胳膊,只得对着她高声道:“公主,您先逃吧,逃往北冥!漠北的事情您不必再管了,逃吧!”

    他吼得声音很大,但四面的厮杀声几乎要盖住他的声音!

    这一句吼完,见她不答,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又接着道:“公主,你听我说,您先逃,去北冥!有北冥太子在,您一定不会有事的,您为漠北做的已经够多了!您走吧!是我们对不起你,是我们这些男人对不起你……”

    铁血男儿,说着这话,却落下泪来!是他们对不起她,公主为他们做了这么多,可到了现下,就因为他们这些男人对她的不信任,才把战局变成这样!

    而他云起,身为将军,身为男人,却也无能为力!

    他嘶吼之间,又有两个人,被人砍杀,就这样软软的倒在他们跟前,临死之前,那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澹台凰,似乎是问,她为什么要骗他们!

    这般眼神,叫澹台凰五内俱焚!心中之怒,像是一把疾火燃烧,将她整个人都点亮!

    她一把推开云起,手中高举着那边苍狼圣剑,仰头看向万里长空,泣血而喝:“苍狼神,若你真的在天有灵,请你让我拔开这把剑,救救你的子民!”

    她一声怒喝,扬手飞拔!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拇指按着剑柄上那双苍狼的眼,而那眼在这一刻也变得火一样的红,仿佛也与她一般——

    泣血!

    石破天惊,震地而裂!

    漫天金光四射,从她手上的长剑中飞射而去!像是烈日破开了云霞,像是雷电撕裂的夜空,像是天下间所有的光辉,全部聚集于她之一手!

    所有人瞪大双眼,齐齐看着这一幕——苍狼圣剑,拔出来了!

    那把代表着漠北至高无上王权的剑,就这样拔出来了!

    所有漠北士兵,心头齐齐一震,全部都呆愣在这漫天金光之下,终于,一齐跪下,向这把剑臣服!

    苍狼神选定的漠北之王,除了有超凡卓绝的能力,为君为帝的狠辣,还要有心怀天下的悲悯!

    而这一刻,澹台凰终于是有了心怀天下的悲悯!在看见一个一个漠北士兵倒下的时候,她终究有了这份属于仁君的仁慈!

    君惊澜带着人赶到的时候,看见的,jiù shì 这一幕!凤凰惊天,长唳九霄!他手中的凤凰,他曾预言终将有一日,她会向zhè gè 世间展现她夺目风华的凤凰,终于在此刻,破开九重天,翱翔天际!

    “杀!给我杀,将这群东陵人和西武人给我赶出漠北!”澹台凰高声怒喝,而于此同时,她感受到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从手上的剑柄之中,一点一点灌入自己的体内,重重的撞击着经脉,供给着源源不断的力量!

    她的凤舞九天,到了第七重之后不可再进的凤舞九天,在此刻也终于冲出冲冲桎梏,到达巅峰!

    她的耳朵,听得更加清晰,她的眼,也能更加清楚的看见所有人的表情,甚至抬起头,可以看见在天空中盘旋的苍鹰之眼!她终于,能以和君惊澜同样的视角,来俯视这片万里河山!

    “杀!”漠北士兵神情大震,方才那一道破天的金光,一定是苍狼神显灵,要他们听从指挥,赶走侵略者!杀——!

    形式很快的完成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漠北铁骑,天下间最为骁勇!真正杀起来,个个以一敌十!

    这样的转变,让慕容馥和尉迟风心惊,澹台灭和云起等人更是全部傻了!饶是他们想破了nǎo dài ,也没想到澹台凰居然可以拔开这把剑,这简直……

    不可思议!哦,对了,对澹台灭来说,是岂有此理!

    雨停了,阳光也破云而出。澹台凰的凤舞九天到这一刻,已然到了第九重!她猛然偏头看着慕容馥,眸中杀意叫人心惊!

    而慕容馥事实上,其实武功极高,只是一直在隐藏。可这会儿也在澹台凰的内力凝锁之下,动弹不得!尉迟风被云起和凌燕一起缠住,亦腾不开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澹台凰杀神一样的对着慕容馥冲了过去!

    到她跟前,一把将她从马背上拽了下来,往地上一踩!

    “啪,啪,啪!”的几声,几个大耳刮子煽了过去!怒骂,“我叫你搞我,我叫你搞我!老娘今天抽死你!”

    每一巴掌都带着极为浓厚的内力,煽得慕容馥头脑发晕!险些被她几巴掌煽成脑震荡……

    这会儿,独孤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跑到澹台凰身边观摩慕容馥被往死里左右开弓,十分坏心眼的开口:“澹台凰,我刚刚知道了一个消息!据说东陵皇日前迎娶了刘太尉之女,封为皇贵妃,三日不朝,冲冠后宫!”

    这话一出,慕容馥果然受了刺激!愣是在澹台凰的几巴掌之下清醒了,恶狠狠的看着独孤渺:“你胡说!他不会的,他……”他喜欢的人是澹台凰,他早已为澹台凰疯了,他怎么可能再迎娶宠爱别的女人!

    “是不是胡说,你可以huí qù 看看!啊,对了,你暂时huí qù 不了!”独孤渺很是无情。

    澹台凰心中大乐,先是战争得胜,虽不知他们能不能接受她的身份,但到底漠北无忧。又是贱人任由她踩,接着又是独孤渺这样一个虽然不知是真是假,却能让慕容馥伤心到死的消息传来,这让她打得更迈力了一些!

    “叫你瞎跑,叫你瞎跑!这下好了吧,你腿长跑到漠北来,结果男人被人抢了,爽不爽?爽不爽?”澹台凰一边凶残的打,一边问人家爽不爽,把周围的人全看傻了!

    这女人,简直丧心病狂!

    慕容馥一把推开她,怒吼一声:“我不信!你滚开,你到底要把我怎么样?”

    “要把你怎么样?”澹台凰冷笑,一把将她拎起来,飞奔到百米之外的河水边上,狠狠的将她的nǎo dài 往水里压,压进去,又拎起来,又压进去,反复折磨,阴声开口,“我要你死!”

    ------题外话------

    山哥:爽不爽?爽不爽?爽就投月票,不投再也不让你们爽了,哼╭(╯^╰)╮!

    众山粉:二山,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我们最讨厌的jiù shì 被人威胁,抠鼻……

    山哥虎躯一震,当即匍匐在地,爬到众弟兄脚边,抱大腿哭泣: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错了,小的只是跪求而已……只是跪求!

    众山粉:驴子可教也!看着今天的确很爽的份上,呐,拿着票滚吧……

    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五星级评价票,和山哥最爱的月票,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