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凤在门口是偷听了半夜的墙角,在听说爷因为太迈力又经验不足,最终导致出血之后。由于实在无法掩饰自己的内心的震惊和jī dòng ,还有对八卦的热衷,于是没有掩饰。把这件太子爷的丰功伟绩,以一种龙卷风的形式,从凌燕、韫慧、成雅等人开始,再从太子殿下手下的管理高层,一路卷席到底层。

    人人听了zhè gè 消息之后,个个面色通红,目瞪口呆,心中满盈着崇拜,各自对自家太子爷刮目相看!

    好吧,他们是因为太鄙视,爷作为一国太子,居然经验不足,导致太子妃在过程中出yì ;,这像话吗?这像话吗?!真是丢脸……

    随着这件大事件卷席下来的,还有一个小道消息,jiù shì 他们的公子,神医大人,原来是个闷骚货,据说他在当日夜晚,讲了很多令人颇为难以启齿的话,他甚至还问了爷一句“春宫图看了不少,但其中精髓还未能领会吧?”

    天知道他们晓得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多震惊!简直无异于突然发现自己身边那个清纯的美女,其职业居然是青楼里的头牌姑娘!以至于百里瑾宸一大早起来,就被诡异的目光一再洗礼。

    闷骚啊,闷骚。公子啊,您以前藏得真是太深了,我们都小看您了!

    而澹台凰的营帐之内,太子爷还非常恭谨的站着,紫衣飘飘,衣摆浮动,如同东边长空迎来的王者之辉,银冠束发,仪态风流。虽然是做错事,但姿态还是极好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刚完成作业的优等生,此刻正拿着自己的作业成品,等着老师检查。

    澹台凰偷瞄他瞄了大半夜,最终因为太困倦了,非常无良的睡着了。

    于是,太子殿下无比恭谦的站了约莫有半个多时辰,腿脚已经快麻了之后,澹台凰终于是醒了。醒来之时,身上还颇有点不适,于是关于昨夜的事情,意识很快的回笼,看向君惊澜的眸光也开始变得极为不友善,只是不友善的之下掩藏着奸诈!

    扭头看他一副正在等着夫子教诲的小学生mó yàng ,将自己手上的一万字检讨书,微微低头高举,等着澹台凰接过。

    澹台凰当即冷着一张脸,对着他不悦的伸手:“拿来!”

    然后,一叠厚厚的,很有几十张的,长达一万字的检讨,就这样交到了澹台凰的手上。随后太子面色惭愧,又隐隐含着担忧,双手拢于袖中,十分关切又自责的问她:“凰儿,还疼吗?”

    “我批准你说话了吗?”澹台凰一个刀眼扫了过去,女皇架势摆得非常到位。

    尼玛,农民翻身做主人的感觉太开心啊,太开心!

    太子爷薄唇轻扯,似乎是在抽搐,但终于不敢再问。等着女皇陛下批准他说话,毕竟这次自己的罪过太大,即便不是gù yì 的,也是造成了难以忽视的损伤。于是,更加bsp;mò 而自责了一些……

    澹台凰忍着雀跃得意的心情,冷着一张脸展开检讨,然后发现上面竟然洋洋洒洒的写着行书字体,行书这东西有个最大的优点是如龙似凤,张扬飘逸又十分美观。而有个最大的缺点jiù shì ,不懂行书的人,看着这种草书根本不认识!

    这封检讨上的字,龙飞凤舞,张扬而睥睨,却也在每一个字迹的最后落笔出,锋芒敛藏,显示出点点弱势来,不难看出是因为自责和内疚。而这些字,澹台凰都不太认识,好不容易认出了几个字,居然还是按照古代的风俗拽得文言文,理解起来实在太费力!

    昨天他在桌子上写的三个字是楷书字体她都认识啊唉,今天为毛要用行书?也是,一万字的检讨写下来,应当用自己最擅长的字体,这样才能快些写好写完。

    女皇陛下皱眉思考了一下,觉得坦诚自己竟然不认识自己未婚夫最擅长写的字体,将会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于是装模作样,貌似认真的皱眉视察了一遍,一页一页纸翻下来,表情十分严肃,似乎是在认真看着!

    只有天晓得,十个字她有八个不认识!心中怨恨这丫为毛好好的用什么狗屁的行书,原本是想好好让他吃瘪,最终倒把自个儿噎着了!

    看澹台凰那认真视察的样子,君惊澜在一旁站着侍奉,不知为什么,太子爷总觉得澹台凰的脸色有点隐约的纠结,于是十分体贴的开口道:“若是哪里写得不好,太子妃可以提出,爷很愿意整改!”

    太子爷是不会想到,这小狐狸居然不认识行书的。

    澹台凰嘴角几不可见的一抽,心下抑郁。哪里写得不好,这些字她根本都不认识,怎么知道哪里写的不好?

    于是,装模作样的看完,又似模似样的咳嗽了一声,十分深沉地鬼扯道:“不错,甚好!反省颇为彻底,我觉得有了今次的jiāo xùn ,你但凡有点脑子,以后也该不能再犯才是!”

    太子爷听得领导满意,当即含笑接话:“谨遵太子妃教诲!”不生气了就好,他还以为以她往日的脾性,一定会揪住这件事情不放!

    但,太子爷显然是太乐观了。

    因为这封检讨,澹台凰没有看懂,嘴上虽然没好意思说,她心里却是很郁闷的,于是她的郁闷大抵就全部被转移到太子爷的身上了!当即便冷笑了一声:“可是光说不练,那是假把式,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好好biǎo xiàn ,这一个月你若是没有biǎo xiàn 出任何知错的诚意,后果你是知道的!”

    这话一出,太子爷狭长的魅眸就微微眯了眯。这一个月来好好biǎo xiàn 认错,估摸着jiù shì 一切都要听从她的差遣,唯夫人之命是从,虽然他从来都是宠着她,纵着她,但到底主导权一直在他的手上,偶尔占便宜吃豆腐,都是一件极开心的事。

    但如果要biǎo xiàn 一个月的诚意,那就说明……这一个月,自己几乎是什么事情都不能干了,任何威胁她心情的事情,比如测探一下她胸部如今成长的如何了,那更是想都不要想!于是,太子爷产生了一会儿的犹豫,因为他觉得,不仅仅方才那些。而且如果放纵一个月下去,这小狐狸定然会更嚣张,以后逆他的意思,也会更加不遗余力!

    看他犹豫着没吭声,澹台凰一副“我很痛苦”的样子,往床上一躺,抬头看着帐篷顶,夸大其词十分凄婉道:“好痛,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遭受这样的对待,有人还总说要对我好,结果……若是换了温柔的楚玉璃,一定不会zhè gè 样子对我!”

    澹台凰说着,又是yī zhèn 长吁短叹,整个人已然是无比苦楚,像是一朵被暴风雨反打磨过的花,没有半点生机,还在暴风雨的洗礼之下,很后悔的样子。啊,不知道君惊澜听了她这句话,会不会说,早知道他就选别的女人,个个都比她温柔体贴,囧……

    太子爷自然是不会这样打击她的。

    于是,便听见太子爷隐约磨牙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一句话:“行,这要求爷答应,不许再提楚玉璃!若你喜欢温柔的男人,要多温柔,爷能有多温柔!”

    呃,温柔?还是算了吧!这货要是改了嘴贱的脾性,变得温柔,恐怕第一个不习惯的jiù shì 她自己!但是,偶尔折腾一下,还是不错的哈……

    于是澹台凰点头道:“如此,甚好!朕觉得身上有点不舒服,小澜子,过来给朕揉揉肩!”

    刹那间女皇陛下的自称变得高端大气上档次,还相当的白富美,但是高华清贵的太子殿下,就被称呼成了一只华丽丽的太监!

    太子爷嘴角微抽,却还是叹笑了声,上前去给大爷揉肩,他手势和力道都把握的极好,按摩起来倒也令人觉得非常舒坦。并语气十分“温柔”的问:“太子妃,舒服吗?身上还疼吗?”

    “嗯,勉强!疼还是有点的……”大爷的语气拿捏的很到位,架子端得也很足。其实按摩得非常舒服,昨晚那个不小心做出来的擦伤,在这丫体贴的极快退出之下,伤得不重,所以现下已经不疼了。

    但是,这样的事情她会告诉他吗?她不会!能利用这妖孽的kuì jiù 之心,让他供她驱使,是一件多么让人快乐的事。她当然还是接着疼比较好……

    她这一说,太子爷当即不吭声了,她身上的伤瑾宸都没能开药,也只能等着自然好,这一切都是他造成,他还敢说什么?

    澹台凰又接着道:“从今天开始,一个月之内。我坐着,你就只能站着,没有我的吩咐,你别想坐下!”

    太子爷嘴角一抽,从小到大,即便在君皓然的面前,他也没那个“荣幸”来享受这种待遇,如今……他微微迟疑,澹台凰很快的拿着那封检讨,在他眼前晃啊晃,用作提醒!

    于是,太子爷的眼角又微微一抽,答应了:“谨遵太子妃之命!”

    然后澹台凰又道:“其实我zhè gè 人,也是很好伺候的,你也不必把我想得太难应付,就约摸是你扮演慰安妇,去尉迟风的军营那次,我伺候你的时候那个样子就可以了!”

    hā hā,她其实是很好伺候的,就像伺候太后老佛爷的那个样子伺候她就可以了!

    太子爷遥想起当日她的谄媚,端茶倒水,还伺候摇扇搀扶。再想想自己去做那个样子,登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偏生的上次是她有求于他,而这次是自己犯错在先,不答应似乎是很说不过去。于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答应了:“遵命!”

    接着,太子爷就跟一个高级仆从似的,服侍了澹台凰一个早上,那封长达万字的检讨,也成了澹台凰手里的威胁武器,只要这妖孽有一点不听话,给她按摩的手有一点不规矩,甚至想反攻,她分分钟就拿出此检讨,在他面前晃荡几下!然后妖孽就会偃旗息鼓,非常惭愧的低下头,乖顺的听从她的差遣!

    该起床了,太子殿下伺候女皇陛下穿好了衣物。而昨夜出事儿了之后,他也没来得及沐浴,就开始挑灯夜战作检讨,所以到现下,他浑身上下都是不舒服的。澹台凰也知道他昨夜该是累了,于是,“吩咐”,注意,陛下是在对他吩咐,而非关怀发言:“沐浴之后吃点东西,就休息一日吧,好生养着,才能更好的在朕跟前侍奉!”

    态度十分傲慢,语气也是不容置喙,现下太子殿下还就必须听从她的指挥,让他睡觉也只能睡着,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太子爷听了,微微弯腰,鞠躬,一副绅士对女士的mó yàng ,恭敬道:“是!谨遵太子妃之命!”

    然后,澹台凰揣着太子爷的检讨,趾高气昂的出去了。

    暗处的东篱同情的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刚回来没几天的苍昊更是直接便道:“爷,太子妃心情似乎太过得意,您也太过委屈!”在他看来,爷身份高贵,尊贵而强大,昨夜虽然无意犯错,但写了一夜的检讨,再大的错也应该被原谅了!而爷的行为,也应当已经是一个男人能做的最大让步,可太子妃还不依不饶,要爷伺候她一个月,而且是没脾气的伺候她一个月,这似乎有点得寸进尺!

    岂知,太子爷听了这话,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懒洋洋的笑道:“谁说爷委屈?”

    暗处的东篱默默扶额,他是近身跟着爷的,对爷再了解不过。现下伺候太子妃,是因为被威胁,所以做出再掉身份的事情,也不会损坏爷的形象,所以爷心里可乐意了!

    苍昊微诧,等着下文。

    太子爷又接着笑道:“正好借此机会知道,她希望爷如何待她,才能令她最为满意!”太子爷笑得颇为愉悦,方才的种种“犹豫”,不过是gù yì 做样子给她看罢了,他一个男人,总得犹豫一下,才能给自己留点尊严不是?

    苍昊险些摔了,十分悲伤的看着他道:“爷,难道您以后zhǔn bèi 就这样伺候太子妃下去吗?”

    “谁说的?”太子爷挑眉,旋而双手环胸,端着下巴,薄唇扯起,笑得十分诡谲,“一个月不是很快就过了么?爷这些日子对她的压迫,若有什么不满和憋屈,爷这日渐狭小的心胸,都会为太子妃深深的记上一笔!等一个月之后,再用太子妃的身和心来抚平自己的所受的创伤!”

    苍昊和东篱齐齐咽口水,太子果然腹黑,太子妃显然不是对手!

    旋即,太子爷便预备去沐浴,也不忘记幸灾乐祸般的叹息一声:“爷教导过多少次了,太子妃却还总是这样……动辄gāo xìng得太早,行事不顾及后果……”

    于是,东篱和苍昊,齐齐为澹台凰未来可能面临的悲惨生活,抹了一把同情泪。

    太子妃啊,节哀吧……

    ……

    澹台凰兴高采烈,得意洋洋的出了营帐,还不晓得自己以后的人生也许非常悲催。这一出门,远远的就看见了百里瑾宸,脸色一红,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昨夜的事情尴尬!于是飞快的转了一个头,zhǔn bèi 换条路走。

    谁知,百里瑾宸淡漠的声线却传了过来:“白莲的脸已经帮你换好。”

    “嗯,她人呢?”澹台凰站住脚步,转头对着他走过去,努力的将昨天的事情,全部从脑海里面丢出去。

    “她走了,只留下一句话,她会报答你。至于具体怎么报答,她没说,我亦没问。”百里瑾宸淡淡回话,容色极为淡薄。

    澹台凰是知道他的脾性的,对任何事情都不太感兴趣,像这种跟他没什么关系的事情,他定然也懒得问。于是点了点头,却笑着开口dào xiè :“还未曾谢过你,这些日子是真的麻烦你了!”

    这话一出,百里瑾宸寡薄的唇畔微微僵硬了一下,似乎嘲讽道:“dào xiè 不必,只要不再夜半十分,将我从床上拖起来,去治些莫名其妙的病,于愿足矣。”

    “呃……”澹台凰尴尬的抽搐嘴角,很有点说不出话来。但是看着百里瑾宸的容色,好似是有点淡淡的生气,这家伙应该不至于为了昨天被从床上拖起来这一点小事情就生气啊!

    澹台凰表示十分yí huò ,于是yí huò 之下,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有点生气,为什么?”

    她这话一问完,忽然眼前yī zhèn 刀光飞溅,太阳照射到锋利剑上的光,让澹台凰眼睛一花,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挡着眼睛。

    待她回过神来,他的长剑已经shōu rù 剑鞘,速度快如光影!看着澹台凰的身后,美如清辉的眼眸寒若十丈飞雪,冷声淡薄道:“记住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若非你们是女子,这一剑会划破你们的喉咙。但,我的宽容,不会有第二次。”

    说罢,转身拂袖而去。

    澹台凰愕然的扭过头,这才看见自己身后有人!看见韦凤、凌燕、韫慧、成雅,跟前齐齐掉了一束头发。四个人的表情这时候都是呆滞的,显然都是在百里瑾宸淡薄而凶残的行为之下受了极大的惊吓!

    而且这头发被削得有多有少,其中韦凤的最多,凌燕的最少。已经来不及感叹百里瑾宸的剑术,竟然能牛逼到zhè gè 程度,她虽然内力能与他相抗,但剑术远远不行,都没看见是怎么出手,她们就隔了这么远削了发。

    咂巴咂巴嘴,澹台凰问:“你们是怎么得罪他了?”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韦凤艰难道:“昨夜,我……啊,不,没事!”我的天!好险!她差点就告诉女皇自己昨夜去他们帐篷附近听了墙角,然后回来还四处传播了,并且还给公子宸打了一个“闷骚”的标签,好好的宣扬了一顿,看这情况,是传到他耳中,最后激怒了他!

    由于这些话都是自己最先说出来的,所以她的头发被削得最多。而凌燕虽然冲动,但到底做杀手的,本质lěng mò ,所以说得最少,于是头发被少削了一些。

    暗处的绝樱,冷美人一个,从来对这八卦四人组的事情不敢兴趣,所以保全了自己!

    澹台凰觉得蹊跷,但是看她不想说,也没强问。只点头:“你们还是小心些的好,那个人看似淡薄,其实狂傲得很,别惹得真的把脖子削了!”

    “嗯!”四人齐齐点头,年纪最小的韫慧险些没吓得落泪,zhè gè 人还能得罪吗?一出手吓得她们脸都白了!

    但是韦凤开始想,公子宸都这么快就知道她们四个是流言的散播源,爷还能不知道吗?等爷知道了,她还能活吗?哭瞎……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做事说话永远都不要光图眼前开心,要多kǎo lǜ 一下下场和后果。

    韦凤甩开这件事情,才开口tí yì 道:“陛下,最近小星星和翠花打架越发的狠了,属下昨夜思考之后,认为可以将它们两个,想bàn fǎ 弄到澹台灭的军营,要是真的闹起来,说不定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这话一出,澹台凰沉吟片刻,觉得颇有道理,于是马上便道:“想bàn fǎ 捉一只母狐狸来,再告诉小星星只要它和这只母狐狸,一起多玩几天,就能把它的大仇人翠花气死!小星星肯定配合,最后把这只母狐狸和小星星一起骗到澹台灭的军营,再告诉翠花它们在那里幽会就可以了!”

    澹台凰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把自己的宠物和君惊澜的宠物分析并算计了个彻底!几人嘴角一抽,都深深的认为翠花有这种无良的主人,是一种关于狐生的悲哀!

    绝樱武功最高,赶紧去执行。

    白莲所谓的报恩,来的很快,当天中午,昭翟部落就派了使者来,表示愿意臣服。于是,澹台凰这边又多了一个力量,昭翟部落一来,加上舆论一面倒的骂着澹台灭,又有几个还在观望中的小部落,也选择了在澹台凰跟前称臣。

    他们也总归是要有个最后选择的,昭翟部落的归顺,是给他们指了一条路。

    形式一片大好,敌军的人马虽然还是比他们多,但澹台凰这边士兵们都是战气高燃,唯一比较奇怪的是,昭翟部落的人都来了,但独独没看到白莲,问部落的首领,他也只是转移了话题,看样子有点;,却并不肯说。

    形式大好了,所以澹台凰深深的觉得,现下他们作威作福是机会来了!皇甫轩给了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几天,要抓紧了。潜伏游击作战,对于诛杀人数多于自己的敌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bàn fǎ !

    于是,这一日,澹台凰秘密下令,做迷彩服!

    迷彩服是什么东西,大家都不太清楚,但是在澹台凰的画纸之下,这东西在他们面前成型,主打绿色,在这草原之中很利于潜伏。

    她等于是要成立一个古代版本的特战队,所有队员都由武功高强,箭术出众的弓箭手担任。出色的弓箭手,在现代可以等于优秀的狙击手,用来潜伏作战,并配合主力部队偷袭敌军将领,在这种时候,无疑是最为hé shì 的存在,有了他们,所有的事情都将事半功倍!

    而这一批人,将由澹台凰亲自训练,最终交给凌燕、韦凤和成雅这几个武功或箭术不错的人,分成三组,直接负责!接下来连着四天,都在秘密训练之中,由于挑选的都是精兵,还有不少都武功高强,所以训练起来并不是很难,成型的速度也极快!

    第五天,便将在澹台凰的带领之下,进行第一次实战训练!目标是一百人出击,暗杀澹台灭手下第一猛将,也是矫暨部落的后起之秀和首领之位继承人——赫连牧!

    此人武功并不十分出众,但是有极好的军事才能,和非常敏锐的第六感及危险探知能力!这一次的实战训练能否成功,将决定这一看便要打上几年的战局,能不能在一个月之内,落下帷幕!

    太子爷是知道澹台凰今日要冒险亲自去潜伏杀敌的,于是向澹台凰长官请命,表示自己也要去。澹台凰也好说话,有君惊澜一起,他随便指点一下,也能叫自己手下那些士兵获益匪浅,于是派人送了一套迷彩服,到了他的军营,示意他要去的话,得换衣服。

    日晒三竿,澹台凰的古代版特战部队,将整装而发!到了时间,所有人都在这里集合,澹台凰一偏头,暮然看见一身军装的太子殿下走来,险些没直接喷鼻血!

    军装威严,而君惊澜从来都是慵懒魅惑之气,和这身迷彩服该是无论如何都不搭调的!可偏生的,他薄唇紧抿,天生的王者之气,硬生生的比那身军装还要威重几分!芝兰玉树般的身型,在迷彩服的贴身收束之下,笔挺而修长!

    最让人流口水的是,居然似乎,貌似,大概,能透过这一身军装,看见他极好的身段。还能联想到那个胸肌,那个腹肌,那个啥……看得澹台凰yī zhèn 狼血沸腾!没想到这丫穿迷彩服这么帅,分分钟从一个慵懒魅眸艳绝天下的古代版美男子,变成了一个身段笔挺威重帅气的阳光帅哥!

    哦!卖糕的!

    不仅仅澹台凰是傻了,其他所有人都给惊艳了一把!澹台凰死死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在心中不断的规劝自己不要冲动,千万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持不住扑倒他,千万不能!

    舌尖的痛感,成功的让澹台凰从心情jī dòng 啊jī dòng ,狼血沸腾而沸腾,眼神痴迷啊痴迷中回过神来!故作镇定的咳嗽一声,道:“你来了!”

    “嗯!”君惊澜点头,绷得笔直的薄唇微微勾起,扯出一抹淡笑。

    这笑是他一贯的特性,慵懒散漫,只是那点点魅惑被他收藏起,展露出了几分立于身战场该有的威严与冷酷!以至于从他的轮廓来看表情,线条都是冷硬而精致。

    澹台凰今天才知道自己心中也原来是有花痴潜质的,总之在看见他的这一会儿,她已经完全痴傻了!按了一下胸口,让自己又平复了一会儿之后,她终于开口:“既然都zhǔn bèi 好了,那我们就zhǔn bèi 出发吧!韫慧,地图!”

    韫慧,武功不济。但可以作为游击特战队的第一军师,她有一种军事敏锐度,很善于发现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事,但其间包含的隐藏讯息。这一点让王兄都很是赞叹,只是澹台凰不知道韫慧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她不知道,太子爷却是知道的,最近有个蒙面人,隔三差五的就去教导……

    韫慧这时候也赶紧将地图交上去,并最快的解说了附近可能存在的危险,用何种方式出击,地点选在何处,以及如何方能全身而退,都做出了自己的见解和分析!

    澹台凰时而点头赞同,时而摇头否定,短短三炷香的时间,根据地图和韫慧的建议,再加上自己的见解,制定了作战方案。太子爷又状若不经意的提点了两句,引去澹台凰崇拜又痴迷又贪恋的目光,最终所有的决策制定完毕!

    澹台凰大喝一声:“zhǔn bèi !出发!”

    “是!”所有人面色jī dòng ,这是他们第一次出任务,还是女皇和北冥太子亲自带队,zhè gè 荣誉就不用说了。而赫连牧,号称矫暨部落第一猛将,如果真能刺杀成功,对矫暨部落将是致命的打击!那手下的七万兵马,也将失去一定的战斗力!

    男男女女,都长发结髻,盘在头顶。然后在澹台凰的带领之下,在自己的脸上画上彩绿交织的痕迹,便于隐藏自己。太子爷很嫌脏,但毕竟自己最近在一个月的请求太子妃原谅期之间,必须听从命令,于是也画了。

    但是到最后,出了点故障。所有人都画好了,韫慧又给大家发了帽子,太子爷的帽子澹台凰亲自给。大家都戴着帽子等出发了,唯独太子殿下一个人,如墨长发,用一根缎带系在脑后,手中拎着澹台凰刚刚递给他的帽子,眸色下沉,面色有点不豫。

    澹台凰瘪嘴:“怎么了?还磨叽个啥玩意儿啊,快点戴着啊!你不会是嫌弃这帽子丑吧?放心,你的英姿,是绝对不会被这区区一顶搞出不良影响的!”

    太子爷不豫的将帽子往澹台凰手里一塞,看着那和自己身上的绿色服侍颜色相当的帽子,眉间朱砂都隐隐变了色,十分冷冽而坚决的道:“爷誓死不戴绿帽子!”

    澹台凰:“……!”

    ------题外话------

    最近哥因为家里、学校、出版等各方面的压力挤压得头疼欲裂,身体状态也不太好。以至于最近字数不稳定,更新时间不稳定,评论区回复也严重不合格,有时候在评论区回复了一句,回复完之后才发现哥回复得答非所问,一种神经错乱的节奏。我在努力调整,并顶住各方压力,尽量坚持不断更,群里的妞看我最近太惨,都在建议哥请假调整几天,但山哥的宗旨是,只在剩下最后一口气时候kǎo lǜ 请假,现下还有两口气,所以先憋着。大家最近更新等不及的话可以下午看,造成的不便我先跪下说抱歉,哭!另外不要脸的求月票爱抚……

    【荣誉榜更新】:恭喜【逃爱精灵】升级进士;恭喜【楚末吟】升级会元;恭喜【13002315919】升级解元!

    谢大家的礼物,爱你们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