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光华从虚空流泻,一地的浮光,拉开一场华美的梦境。桃花林中,飘飘洒洒的花瓣落下,光影浮动,粉色缭绕。

    一袭月白色锦袍的温雅男子,轻轻靠在树上,眉目浅淡,却摇动了一地的浮光,透出慑人的气息。

    不远处,一袭紫色锦袍的女子缓步而来,身姿摇曳,直至站在他眼前。此刻她大病初愈,面上有着淡淡的浮白,红唇轻启:“玉璃……哥哥。”一语缠绵,美眸成痴。

    那人微微靠在树上,仰头看着前来的女子,浅笑着开口道:“我将去煌墷大陆!”

    紫衣女子闻言,贝齿咬唇,轻声道:“玉璃哥哥,东陵的登基大典你都没有去,现下去又是为何?若只是联姻,又何必你亲自去?”

    “翸鄀无她,本宫想去找她。昨日方才决定。不去看看,本宫是不会甘心的!”男子垂眸,长长的羽睫覆盖,略显苍白的容颜,像是一块流泻灵光的美玉,漫天那最是霏糜的桃花,却难掩他一身圣气般的清灵。

    女子听罢,美眸中闪过刺痛,咬了咬下唇,风中迷蒙吹散了心头的凄苦,却依旧看着他笑道:“玉璃哥哥,让我随你去!”

    他听了,却看着她,温声笑道:“子汐,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本宫希望,你能好好留在翸鄀大陆,听从左相的意思,嫁人。”

    他话音一落,女子猛然抬头,脚步一晃,竟倒了下去。

    楚玉璃眉心微皱,面色不变,却还是伸手接住了她,由着她靠在他的臂弯。浅浅叹息,温雅的声线还是动听依旧:“你太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寒山极地的药,怎么可能那么好求……”

    “但是我求到了!”她抬首看着他,美眸中是跳跃的光焰,坚韧不拔的,就像是在无边荒漠中开出的小草,那绿色的光芒,叫做希望。

    这样的付出和倔强,叫楚玉璃看着,险些心动。但到底,那颗心早已被其他人填满,再也无法为他人而动,长指拂过,轻声道:“你何苦……”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岂是单单指那药。

    “玉璃哥哥,你就没想过,你梦中的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么?或者她不过是一场梦境浮影而已,一生追逐,你又是为何?”女子的话幽幽然,只是那语气,是从未有过的锋利。

    她这般一说,男子微微敛眸,随后轻叹:“本宫也知道,那或者只是梦境,或者只是无稽,只是……”只是不用尽全力去找,他无法劝服自己放弃!

    “玉璃哥哥,你去吧。其实人jiù shì 这样,越是虚幻的梦境,就越想去追逐,亦越是执着。你我都是,我等着你回来,如果你没找到她,如果她根本不存在。我……”说到这里,她怔了一下。

    如果她根本不存在,我们,有没有希望呢?

    说到一半,见他温雅浅淡的眸光扫来,打断了她的怔忪:“若她根本不存在,若本宫此去煌墷大陆没有找到她,若……有朝一日本宫能忘了她,而你还在。这羽纱之境,将永远为你敞开!”

    羽纱之境,殿下的寝宫,因为常年有风,如羽毛一般拂过的微风,像是灿灿烈日下撩动的纱帘,美到如梦似幻,所以被成为“羽纱之境”。

    漫天桃花,缠在远星夜空中的玫丽,在人间绽开。面对面前的女子,他将要动心,却终究没有动心。

    终而,花雨虚化,变成了……

    他的承诺,她的等待。

    日日夜夜,她怀揣着这样一个梦,等着他从煌墷大陆回来。也等着他,忘掉那个根本不存在的人……

    “砰”的一声,一张纸条到了她的眼前,是他的字迹!华美的梦境瞬间碎裂,她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哎呀……”侍婢的手上端着药碗,被她起身这么一撞,药汁汤汁洒了一地,赶紧问,“姑娘,你有没有被烫到?”

    梦子汐摇头,偏头看向他,张口便问:“玉璃哥哥呢?玉璃哥哥是不是在这里?”

    “啊?楚国太子?他在啊,他……”侍婢话还没说完,那女子就yī zhèn 风一般,从帐篷内跑了出去。

    “欸,你还没喝药呢……”好急躁的性子1

    梦子汐从帐篷里头出来,四处寻了半晌,也四处问了半晌之后,终于看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远远看着他身边站着一名紫衣男子,还有一名红衣女子,向自己的营帐方向走来。

    他容色淡淡,白皙的容颜像是一张白纸,显然伤得不轻。而梦子汐在看见他平安之后,终于放心,放下心来,心下绷紧的一根弦断了,就这般又晕了过去!

    “姑娘……”澹台凰远远看见了,当即便加快看步伐过去。这姑娘路上怕是吃了不少苦,以至于站了这一会儿都承受不住。

    太子爷见此,笑得是十分玩味,偏头看了楚玉璃一眼,似乎感叹的道:“这姑娘一看见楚太子,就jī dòng 得晕倒了,当真是深情的很,楚兄,你说呢?”

    言语中的影射含义简直惊人,要是听他说这话的人,联出能力再稍稍丰满一点,就能发现一些“奸情”!

    对于情敌在感情这方面,总喜夸大其词,无事生非的行为,楚玉璃早已习惯。但毕竟公子如玉,心若琉璃,代表的也不是什么圣洁的心灵,他浅浅笑了一声,温声道:“得北冥太子送出玫瑰的那名女子,想必看见北冥太子,会更加jī dòng !”

    这话,说的自然jiù shì 炎玉了。听着这两人的唧唧歪歪,前方的澹台凰嘴角一抽,深深地觉得这两个人简直幼稚!所以谁都没理会,径自扶了已经晕倒的梦子汐进了帐篷。

    君惊澜和楚玉璃两人相视而笑,各自眼含寒意。也随后进入,纳兰止也跟着进去。

    进了帐篷之后,楚玉璃浅淡的容色,一直都晕染着淡淡的复杂看着床榻上的人,面上似乎是有叹息,还有一些几不可见的;。

    澹台凰待他们进了之后,指着梦子汐便问:“这的确是你的熟人,不会有问题么?”她担心会是敌军派来的奸细。

    楚玉璃点头,忽然眉心一皱,掩唇咳嗽了数声,才缓声笑道:“的确!”

    “太子妃,既然楚太子已经承认这jiù shì 他的老相好,我们还是退出去吧,不要打扰人家了!”太子爷刻意曲解意思,然后抹黑情敌的行径,做起来总是那样不遗余力!

    这下别说是澹台凰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就连楚玉璃看他的眼神,都有点惊诧和难言的古怪。

    两双眼睛扫过来,暗处的东篱也默默抚了抚额头,太子爷终于明白自己太急功利近了,以至于说话过了,但是一看见有女人来找情敌,他实在无法抑制自己抹黑对方的强烈冲动!

    熟人和老相好,zhè gè 跳跃的弧度未免也太大了吧!

    场面陷入短暂的bsp;mò ,不过君惊澜的“老相好”三个字,虽然太夸张了一点,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楚玉璃有熟人来找,他们似乎应该回避才是。

    于是澹台凰起身笑道:“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你……”楚玉璃薄唇轻启,看着她似乎是想解释几句,但当眼神扫到君惊澜的身上,又终于发现了其实并没有解释的必要,浅笑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没有留。

    太子爷愉悦的牵着澹台凰的手出门,并且十分暧昧的看了楚玉璃和梦子汐一眼,眼神充满了暗示意味,又更加有暗示意味的补充了一句:“我们就不打扰了!”

    这话的确很有一种,楚玉璃要洞房花烛,他们不方便再打扰的wèi dào 。

    纳兰止无言,恕他见识浅薄,实在不明白天下间为什么会有人有北冥太子那样,打压情敌毫无风度之人!

    澹台凰的心里也是很无语的,从他的那句“姘头”,到现下的“老相好”,还带上“不打扰”,明示暗示的,他心里想的什么,她自然是再清楚不过!jiù shì 因为太清楚了,所以无语到想死!

    两人刚刚出了营帐没多久,里面的人就醒了。

    那女子睁开眼,便看见了眼前的楚玉璃,晶莹的泪珠很快沿着眼角滑落,颤声道:“玉璃哥哥!”

    一旁的纳兰止,不忍的偏过头去。皇后中毒,即便皇后不喜欢殿下,殿下却依旧忧愁,而梦子汐贵为左相之女,听说了寒山极地有救治的药,竟以单薄之躯,亲自上山去取,回来之后,足足病了两个多月才好转。

    他也还记得,四年前殿下毒发,所有人都以为是殿下与生而来的旧疾。她也这般以为,于是,这位左相家的这位大小姐,在听说临仙寺的那棵树很灵,能将人的心愿传达到天际之后,在树下冒雨跪了一整夜,祈求上苍能放过殿下。最终也是大病一场,险些去了半条命!

    她和殿下的约定,他也是知道的。在殿下离开楚国的时候,他也曾经问过殿下:“倘若找不到您梦中之人,回了楚国,您真的会和梦小姐……”

    “这世上真心真意对本宫好的,唯独她一个。这世上永远都不会背叛本宫的,唯独你一个。你们对于本宫来说,都是很特别的存在,明白么?”殿下当时,是这样的回答的。

    于是,纳兰止懂了。

    如果殿下真的找不到自己梦中之人,如果殿下这么多年的梦境只是无稽之事。就因着梦小姐这么多年的一腔真心,即便不动情,不动心,殿下也会娶她。

    可是,纳兰止也不会忘记,两个月之前,殿下亲笔写下的书信,让他遣人送huí qù ,给梦小姐。

    上面只有淡淡的五个字:我找到她了。

    五个字,击碎了一个人所有的梦想,击碎了她这么多年的期盼。他也记得殿下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再加上一句什么,是抱歉,是宽慰,还是……最终,什么都没加。就这样一封单薄无情的信件,被送到了梦小姐的手中。

    看她落泪,楚玉璃又是轻叹:“子汐……”“玉璃哥哥,你不必说!我明白!”梦子汐这般说着,眼中的泪却落得更凶了,她近乎有点凄然的道,“玉璃哥哥,我不甘心!不甘心……我很痛,很痛……”

    很痛,心被碾碎一般的痛。

    她守了十几年的一个梦,从来没想过自己能触摸,于是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就这样守着他,看着他也好。可,当终于有一天,他看向她,给了她那样一个承诺,捧起了她满心的希望。

    她的爱恋,她的希望,她的等待……最终,却还是支离破碎。狠狠的捧起,又重重的摔下!

    楚玉璃垂眸,闭上眼,缓声道:“子汐,是本宫对不起你!”如果当初,他没有给她希望,如今她也不会伤得如此之深。

    命运弄人,十几年的寻觅,没有任何结果。当他终于zhǔn bèi 来煌墷大陆寻找,为自己做最后一搏的时候……也因着这么多年的无从觅得,让他原本就没揣着多少希望。那时她又为了母后,从寒山极地险些丢了命回来,所以,他才许下了承诺。

    若他找不到她,若他能忘记她,就huí qù 迎娶面前zhè gè 女子。可偏偏,就在这种时候,他找到了!

    他没有回楚国,是因为想帮澹台凰,是因为整个王宫没有人希望他huí qù ,也是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眼前的zhè gè 女子。

    她一腔真心,终究被他辜负!

    梦子汐咬唇轻笑,笑得凄艳:“玉璃哥哥,我不甘心,但却谢你。谢谢你曾经给过我等待梦想临近的机会,你不知道,等你回楚国的那段时间,是我这一生最开心的时刻……”

    梦很远,梦临近,梦终将醒。

    “你为何会来?”楚玉璃轻声询问,她这一身褴褛,显然在路上遇上了不少事,能安然到达,已属不易。

    他一问,梦子汐又落下泪来,哽咽道:“因为一场梦,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玉璃哥哥受了重伤。我心里害怕,所以瞒着爹爹偷偷来了……”

    楚玉璃刹那失语。

    就因为一个梦见他受伤的梦,她就有这么大的胆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孤身一人万里跋涉而来。尽管她知道,他找到了自己的梦中之人,他们不再有任何可能。

    “对不起!”除了这句话,楚玉璃已经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一切,只能叹天意弄人!如果他早点找到来煌墷大陆,早点找到她,或者一切,都会不同……

    梦子汐闭上眼,整个人已经慢慢平静,玉璃哥哥没有错,也没有隐瞒过他不爱她的事实,那个承诺,他许下的时候也是认真的,只是上苍没有给他实现承诺的机会。只是偏偏在这时候,上苍让他找到了那个她……

    她很平静,没有哭诉自己这些日子赶来,在路上受过多少磨难,又有多少次,险些遭人轻薄。也没有指责楚玉璃的无情,在找到了自己心中之人,给她的信件,就连ān wèi 也不曾,只有那简单的五个字。

    沉寂了良久,终于轻声笑问:“玉璃哥哥,她对你好吗?”如果他过得很好,也好!

    “她……”楚玉璃迟疑,犹豫了一下,却终于还是坦诚道,“她已经有了要相守一生的人,本宫来晚了!”

    梦子汐闻言,徒然睁眼,眼泪落得更凶,眸中盈满了心疼:“玉璃哥哥,你也很心痛对不对?和我一样,很痛很痛!”

    他浅浅笑了一声,缓缓点头:“对,很痛很痛。只是我是男人,痛也不可说!”

    “玉璃哥哥……”

    楚玉璃缓缓叹息了一声,终于起身道:“你好好休息,míng rì 我们一起回楚国!”

    “玉璃哥哥,你要回楚国,那她……”梦子汐觉得有点不能理解,玉璃哥哥既然喜欢她,又怎么会要离开。

    她这一问,楚玉璃又是淡淡的笑:“她现下,并不需要我!”他也答应过她,若是伤能治好,就不再管她,否则君惊澜,会吃醋……

    话音落下,便zhǔn bèi 离开。

    梦子汐却忽然伸手扯住他的手,颤抖着问:“那玉璃哥哥,她和她心爱的人在一起,我们……”

    “不能了!”楚玉璃敛眸叹息,看着她抓着自己的手,缓声笑道,“我说过,若是找不到她,我能忘了她,你我便……可,我找到她了,也忘不了她!子汐,我们……不能了!”

    梦子汐听着,抓着他的手,慢慢的滑落下来,流着泪看着他一步一步离开。

    却终于笑了,笑得满面是泪,那泪,火焰一般灼人。

    不能了,再不可能了……只是,有什么关系,不会是她,也不会是别人!她还能守着他的,不是么?

    ……

    楚玉璃离开了她的帐篷,站在强光之下,脚步有了几分轻微的晃动,纳兰止赶紧扶着他。

    他淡淡问:“纳兰,本宫是不是太无情了?”

    “殿下,您只是遵从自己的心意做事,梦小姐是聪明人!”虽然纳兰止很支持自家殿下和梦小姐在一起,也非常不赞成殿下和澹台凰那个只要跟她沾上关系,就要倒霉的澹台凰有任何关联。但殿下的心思,他却明白。

    “但愿她能懂……”叹了一声,开口道,“陪本宫走走!”

    殿下如此的身子,时不宜在外头散步的,但殿下的性子,倔强的很,说出去的话,谁都没bàn fǎ 改变。只得点了头,随着他前行……

    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前方空旷的草地之上,紫衣男子席地而坐,红衣女子靠在他的腿上,看起来很是甜蜜和谐的一幕。

    楚玉璃看了一会儿,原本zhǔn bèi 转身离开,却忽然听见君惊澜慵懒的声线响起:“太子妃,还是爷对你专一吧?看看那楚玉璃,总是一副能为你付出一切的样子,可是现下呢?这么快就有老相好找来了!”

    楚玉璃薄唇微抽,没想到自己随便出来散个步,也能听到有人这样不遗余力的抹黑自己。

    比他更加无语的是澹台凰,这句话就这一会儿,这妖孽已经翻来覆去的说了好几遍了!他不累吗?她只得;的重复:“是,是!全天下就您老人家对我最真心,其他人都远远不及您!”

    “是的,都远远不及爷!尤其楚玉璃,从来都是虚情假意!他一直都想将太子妃娶huí qù ,然后再三妻四妾,坐享齐人之福!”太子爷自然是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了,但是这并不影响他要抹黑情敌决心。

    澹台凰的嘴角又是无语的一抽,十分蛋疼的道:“嗯,嗯,嗯!你真是太了解楚玉璃了!”就跟他肚子里的蛔虫似的,连人家zhǔn bèi 三妻四妾这么机密事情,他都能猜到!

    这丫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从那个姑娘来了,一直就在自己的耳朵旁边唧唧歪歪,诽谤人家。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无语了,以至于澹台凰现下都没心思注意身边发生了其他事情,也没能注意到楚玉璃的脚步声。

    旋即,太子爷又忽然道:“太子妃,你胸口那个心形胎记很美,爷晚上还想看!”

    嗯?澹台凰皱眉,她胸口啥时候有个心形胎记来着?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正在奇怪之间,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了一袭月白色的淡雅身影,于是她被迫明白了这妖孽又是想搞什么鬼,这是费尽了心机的让楚玉璃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亲密,甚至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要编造那根本不存在的胎记的地步!

    但是,她作为一个姑娘家,被贱人说这种鬼话,心中的恼火自是不必说。

    楚玉璃也终于到了近前,似笑非笑,而又十分无语的道:“北冥太子真是健谈!”

    显然,这话是为了讽刺对方,胡乱造谣,说他楚玉璃是如何虚情假意,还要揣测他的心思,说他zhǔn bèi 三妻四妾,坐享齐人之福!楚太子只觉得,zhè gè 人联想得真的太多了一些!

    太子爷一点都不谦虚把这一切全部理解为了赞美,反正该说的不该说,他都对着澹台凰说完了,而且已经不遗余力的努力说了几个时辰,该灌输的关于楚玉璃虚情假意的思想,也已经灌输得差不多了!

    所以现下已然满足,懒洋洋的道:“楚太子过誉了!”

    楚玉璃几乎是;的笑了一声,对着澹台凰道:“北冥太子过于健谈,他说的话,还请女皇不要放在心上!”

    澹台凰点头,对这贱人说什么心性胎记的事情,憋了一肚子火,于是十分认真对着楚玉璃道:“嗯,我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因为我知道他从来健谈,贱到什么都谈!”

    ------题外话------

    凌晨五点,写到一半,笔记本键盘上的backspabsp;shì 消除键)忽然不灵了,哥真是哭瞎了,扒拉着一个按着超级不习惯的外接键盘,把时速拖到了500,以至于磨叽到现在也才写了六千多字,但到底摆脱了三千党和五千党,勉强可以交差了,希望下午电脑能修好,让哥再去屎一屎……好了,去吃饭,然后去修电脑,妹纸们挥挥,有月票记得投一投,爱你们muma!

    【荣誉榜更新】:恭喜【颜婉馨】贡献升级贡士,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也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和月票爱抚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