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ē hē ……”澹台凰但笑不语,学着妖孽玩深沉。

    妖孽又仔细看了一眼小星星的惨状,然后在心中开始计算,如何做才能保证不怀孕,保证自己不会如同爱宠一般形状凄惨。现下虽然一样伺候着她,但是现下的约定到底只有一个月,虽然难熬,可勉强还是能熬过去,怀孕九个月,这般熬下去恐怕要吐血!

    正在两人各怀心事,十分莫测之间,拓跋旭匆匆忙忙的赶来,开口禀报:“启禀女皇陛下,澹台灭的三十万大军,已经有五万不降伏诛。三万死于战火,十万投降于我军,敌方只剩下十二万老弱残兵,但今早收到最新线报,澹台灭已经开始张罗部署,zhǔn bèi 给我们最后一场反攻!”

    这是澹台灭频死的最后一击!

    澹台凰沉吟,却猛然想起那日王兄说的话,敌军的人马也大多是衷于自己的主子的,这归降的十万兵马,是真的投降,还是假的投降?这是个问题!想着,她直接便偏头看君惊澜:“你觉得投降的事情是真是假?”

    “真的!”太子爷很干脆的答话,然后jì xù 给大爷煽风,鉴于自己昨天晚上占足了便宜,今日倒也干脆,开口为她解说,“澹台灭那边帮手众多,可是有这么多帮手,自然也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那么多人,都想着如何为自己谋求最高利益,所以一定会有矛盾,矛盾激化,便是面和心不合。故而,有投降之举,是符合常理的!”

    东篱在暗处听啊听,看啊看,很想冲出去把爷手上的扇子抢过来,由他来给太子妃煽风。爷堂堂一国太子,现下被太子妃当成奴才似的使唤,这像话吗?他都已经看不过去了好吗?!

    澹台凰点头,对君惊澜的见解表示十分满意。现下有了用兵如神的王兄,也不用她费尽心机去想什么破敌之策了,当即便对着拓跋旭道:“此事你去请示王兄便可,由王兄制定战策,我们实施便罢!”

    虽然她生性鸡婆又事多,但是能偷懒的时候,还是偷懒吧!也好享受一下午后的静谧时光!

    “摄政王殿下他……”拓跋旭表情有些犹疑。

    “他怎么了?”澹台凰诧异抬头,看他表情中隐隐带着叹息,慢慢也明白过来,终而叹惋一声,“他还在为连峰的事情……”

    拓跋旭点头,苦笑道:“那是一定的,连峰是由殿下一手培养起来的。整整十年的xiōng dì 情分,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更何况殿下还亲手杀了他,殿下从昨晚起,就一直坐在营帐里没出来。而连云十八骑的十七位首领也受了不小的打击,现下正一起在连峰墓前祭拜!”

    澹台凰面色微冷,连云十八骑的首领们现下去祭拜,绝非明智之举!连峰是背叛者,死后得到厚葬已然引人侧目,现下还去祭拜,这样会让其他人有恃无恐,觉得就算是背叛也没有什么。

    见她面色不豫,君惊澜叹了一声,懒洋洋的笑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这话一出,澹台凰便也不动了。君惊澜是最能理解王兄和连云十八骑心情的,因为炎昭……他这样狠辣的人,在炎昭的事情上都选择了给一次机会,连云十八骑不过是去祭拜一下,罢了……他们应该知道分寸!

    既然罢了,澹台凰就笑眯眯的转过头,并十分状若不经意的晃动了一下自己袖子里面的检讨书,开口道:“亲爱的小澜澜,那部署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语气是温和的,眼神是阴沉的,笑容是叫人毛骨悚然的。一切都在传递一个讯息,你不答应你试试看!

    太子爷扫到了那封检讨书,这会儿自然也不好再提什么条件,一线红唇微微勾起,笑得高深莫测:“再等一会儿吧,不到今夜子时,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澹台凰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但对他的实力和判断力,是不需要有半分怀疑的。是以当即便点头道:“听你的!”

    话音刚落,一只海东青飞来,上面是北冥太子府的标记。

    东篱当即现身,伸出胳膊,不一会儿,那只海东青便如同有灵性一般,落在了他的肩头。东篱伸手取下它脚腕上的纸条,随后恭敬的弯腰,将它递向君惊澜。

    太子爷放下手中给大爷煽风的折扇,伸手去取那纸条,如玉长指展开,旋而狭长魅眸中染上喜意,并将纸条递给澹台凰看,并悠然评价道:“子风那臭小子,不错!”

    澹台凰接过来,飞速看了一眼,当即也是眉眼俱笑:“七七有孕了,这倒真的是近来唯一的一个好消息!等míng rì 之战jié shù ,我们先去恭喜她,我再去翸鄀大陆给王兄求药!”

    皇甫轩给的三月之期,还有两个多月,足够去南海了,只希望那边的事情不要太复杂。

    “翸鄀大陆,爷陪你去!”君惊澜倒也干脆,径自说出自己的dǎ suàn 。

    澹台凰先是点头,又看了一眼那张纸条,刹那又变得伤感起来了,他们和上官子风、楚七七的婚事,原本定下的日期没差几天,可人家都怀孕了,他们到现在婚都没结成!真是恼火!不过没成亲也好,她现下自由自在,没有相夫教子的职责,小日子过得也还不错,要不干脆就别结了……

    见她眼珠滴溜溜的转,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他当即领悟过来,凉凉道:“别以为上次逃了,你便能逃一辈子,爷迟早要用一纸婚书,将你绑在爷身边!”

    “你以为一纸婚书就能绑住我?”澹台凰挑眉。

    “爷来绑住你的人,婚书来绑住名份!你想飞多高,飞多远,爷都能帮你,但想从爷身边飞走,你想都不要想!”君惊澜魅眸微眯,眸中有寒光闪烁。

    澹台凰不知道怎么就嘴贱,问了一句:“如果我一定要飞走呢?”

    “那爷就亲手将你的翅膀扯下来,叫你以后只能依附爷而飞!”他语气森冷,是不容置喙。权掌天下,若他不惜一切代价破坏,没有任何人或物,能挡住他的脚步!

    澹台凰很明白这心狠手辣,貌美心黑的家伙是说真的,所以借给她一个胆子也不敢造次,当即往他怀里一窝,十分悠闲道:“你想得美,凤凰栖梧,老娘好不容易找到一棵参天的梧桐树,当然是要好好抱住,你赶都不走!”

    “哼!”他轻哼一声,对她的识相很是满意。

    是夜,整个草原上除了风声,再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帐篷之中,风华绝代的太子殿下,正因为那封检讨书,在给澹台凰大爷揉肩捏背。如玉长指极为灵巧,让澹台凰深深的感觉到全身舒爽。

    也就在这会儿,门口忽然听到yī zhèn 轻微响动,两人同时察觉到异样。

    澹台凰扬手一吸,门口的一块裹着纸张的石子,就这样飞到了她的手上。君惊澜也于同时伸手一吸,yī zhèn 强大的罡风扬起,整个帐篷里面的空气都被挤压,似乎连帐篷都要被这风刮走!

    风行三百米,终于将前来送纸条之人,从门外扯了进来!重重一下,摔在营帐之中!

    澹台凰咂舌评价:“亲爱的,你太残暴了!”

    君惊澜浅笑,不置可否。

    澹台凰一边说着,一边僵将自己手上的纸条打开,上面是澹台灭最后一次进攻的部署图。和上次那提醒粮草被烧是假的,是同一个人的字迹。她扫了一眼,君惊澜也扫了一眼。

    那被内力吸进来的人,此刻正跪着,不停的颤抖。

    澹台凰看完之后,看向跪在下头的人:“是谁让你来传信的?”

    “陛下,小的,小的不能说!”那人不停的抖动着身子,几乎不敢抬头去看澹台凰的眼睛。

    不能说?澹台凰不甚在意的笑笑:“不能说,我就猜猜看,是白莲对不对?”

    “您……”那人猛然抬头,语气和眼神中有一丝惊愕,似乎没料到澹台凰竟然能猜到!但抬头看见对方眼神中的笑意之后,也明白了对方是早已料到。于是他反而镇定了下来,“女皇的心中既然已经有了定论,又何须再问?”

    她要问,君惊澜将他抓进来,自然都是有理由的。

    澹台凰放下了敌军的部署图,十分严肃的开口道:“接下来我问的问题很重要,你必须诚实的回答我,否则这张图,朕不敢贸然使用!”

    澹台凰的语气太认真,以至于那人也不敢再发言表示抗拒,低下头道:“女皇有什么吩咐请直言,小的只要能回答的,一定会回答!”

    “你的主子,在知道这消息之后,是如何将密信传给你的?”澹台凰凝眸锁着他。

    那人闻言一愣,他原本以为对方要问的问题,是例如他的主子目的是什么,zhǔn bèi 干什么,是否是不臣之心,没想到问题是zhè gè !简单得他有点懒得回答。

    见他不说话,澹台凰又接着问:“朕在问你话!”

    “呃……哦!启禀女皇,小的的主人,是用了飞鹰传信给小的。”那人赶紧答话。

    澹台凰蹙眉,接着问:“上次也是?”

    “啊,上次?哦!是的,上次也是如此!”上次jiù shì 关于粮草的那一次!

    澹台凰叹了一口气,点头淡淡道:“你出去吧!”

    “是!”那人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被放过,心下yī zhèn 雀跃,飞奔而出。

    他退下之后,澹台凰方才看向君惊澜,沉声问:“用飞鹰传信出来,澹台灭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这么大的一只飞鹰,他没理由这都看不见!我觉得,他可能已经知道部署图外泄!”

    “但上次粮草被烧是假的消息,是真的!”君惊澜懒懒笑着点出一个重点。

    澹台凰蹙眉,接着道:“是!所以这一点根本说不通,白莲其实没多少做内应的本事,能蠢到用飞鹰传书,不被敌军发现是不合理的!而敌军发现之后,应该给我们换上假消息才对,可上次的消息是真的!”

    所以这事儿就没bàn fǎ 解释了!翻译过来,jiù shì 澹台灭知道白莲是内应,白莲往外头传递军情,他还不拦着,他是脑子有毛病吗?

    “所以,澹台灭是自愿的!”君惊澜淡淡评价。

    自愿输?

    澹台凰愕然抬头看向他,若澹台灭想输,就不会主力军全部出击,昨夜和他们发生一场恶战。可今日,又发现他放纵白莲将那边的军情传递过来……

    “他不想输,所以有能力就会认真一战。但心爱之人要他输,所以他只埋头做自己该做的事,白莲做了什么,他都当做没看见。该打还是会打,该部署同样部署,他要对得起自己这一搏,对得起自己的野心!却也没有去干涉白莲,如此,也算是两全!”君惊澜意味深长的叹息。

    澹台凰扫向他:“你是澹台灭肚子里的蛔虫吗?”是真的在猜,还是在瞎掰?

    “呵……不过是bsp;bsp;,你让韫慧先派她的朋友去查探,鸟儿盘空,看看是不是这般部署,不就结了?”他笑得莫测。

    澹台凰点头,是的,鸟儿到底智商有限,看了敌军的部署之后回来,没bàn fǎ 回来描述,但是已经有了图,让它们看了图之后,再去看看是不是如此,应当并不难!这般想着,她很快的派人去吩咐韫慧。

    也在同时,拓跋旭求见,将一张图纸送了进来:“陛下,这是摄政王殿下画好的行军图,殿下说您只要按照zhè gè 图猛攻,不出三日,澹台灭必败!”

    他话音一落,一旁的东篱也捧上一张图纸,显然是君惊澜事先就画好的。

    两张图纸打开,澹台凰细细一看,只有细节上诧异,大体上几乎是一模一样!又将白莲传来的部署图一看,咽了一下口水:“你们两个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白莲的部署图是现下才传来的,但是这两人的图显然是之前就已经绘好。而这两张图,竟然就活生生的像是根据白莲的密信制定的进攻之策!这也太……厉害了吧!

    这jiù shì 说,就算没有白莲的部署图,他们两个也一样有能耐取胜?

    君惊澜听闻表扬,也并不得意,笑得漫不经心,缓声评价:“并非我们聪明,而是澹台灭的确不适合为王!”

    按照王宫的地形,和四面八方的建筑,以及他们对澹台灭的了解,很快就能摸透对方若是行军布阵,大抵会如何部署。而一个出色的王者,是决计不会轻易被人看透的。可澹台灭在他们面前,当真单纯的就如同一张白纸,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他话音落下,韫慧就带了几只鸟儿飞进来,看了部署图之后,很快的退了出去。

    两个时辰之后,她回来了,敌军的部署,的确和白莲给的密信一模一样。这时候就没什么需要再犹豫的了,澹台凰当即高声开口:“派各大将军主战,让韦凤暂代连峰的位置,告诉她,倘若biǎo xiàn 好,连峰的将军之位jiù shì 她的!”

    拓跋旭当即高声道:“属下领命!”

    澹台凰又接着吩咐:“着凌燕带领特战队小组出击,目标在赫连镇和耶律倍,他们两个人,至少给我除掉一个!若能成事,特战队将拥有独立番号,封为‘特战精英部队’,成为漠北铁骑的骄傲,但凡我漠北将士,都将以进入精英部队为荣!以凌燕为主将,成雅为副将,绝樱为上将训练官!”

    “是!”拓跋旭又应了一声。

    澹台凰眸光扫向韫慧,接着道:“韫慧多番有功,我漠北军营人才济济,唯独没有军师!大战之后,若能得胜,你将是漠北第一军师!”

    “谢陛下!”韫慧跪下领命。

    澹台凰唇角勾起莫测的弧度,她必须要在军队里面安插自己的人,不仅仅是想证明给zhè gè 世界看,女人也能闯出一番天地,也是在培植自己的势力!只有在军营有自己的人,她才能拥有基本的被尊重!

    这女皇,她没dǎ suàn 做一辈子。但但凡她还在位一天,就不容人小觑!

    君惊澜见此,狭长魅眸中划过淡淡赞赏,她已然拥有了足够的政治觉悟。深知这些日子以来,漠北将士大多面服心不服。给特战队超然的地位,再将韦凤安插到连云十八骑之中,只安插一个人,也不多安插,不容易引起反感,却已经是一根钉子,深深的陷了进去!最终,她的势力也将浸透到军营之内!

    漠北三百六十四年,倾凰女帝元年,六月末。草原之上,展开漠北分裂后的最后一战!

    女帝亲自培养出来的特战队,在战斗中伏杀漠北矫暨部落首领赫连镇,澹台灭手下第一大将耶律倍成功,一战成名!女帝笑言其别号为“专业谋杀将军队”,从此天下主帅,闻风色变!

    连云十八骑骁勇善战,第一骑连峰背叛伏诛,女将韦凤临危受命,破敌千军,直取王宫!同样一战成名!

    行军千里,途中生变,遇截杀!一名十五岁左右的女子,夸夸奇谈,寥寥数语,破解危机!漠北第一军师,韫慧大名从此打响!

    是以,凌燕、韦凤、绝樱、成雅,并列为天下四大女将,韫慧为漠北第一军师!

    至于这一切,自然都少了不了太子殿下和澹台凰的默默造势,比如为什么耶律倍和赫连镇同时死的,死在两个不同的地方,而当时凌燕和绝樱在一处,传言里却说她们是分开行动,一同得手!dá àn 么,是其中一个人被太子手下的苍昊带人干掉,一切功劳全部归咎到特战队身上!

    比如韦凤破敌千军是没错,jiù shì 不太明白为毛她直取皇宫的时候,门口的守卫都是晕倒的!其实zhè gè 事儿澹台凰这边的人也不明白,韦凤自个儿也不懂,但是既然他们正好晕倒了,所以……啊,韦凤将军破敌千军,还毫无半点障碍的直取王宫,真厉害啊,真厉害!还不给本将军到处赞扬……

    再比如太子和摄政王行军布阵如此厉害,和韫慧一起前行的部队,为什么好端端的会遇见敌袭?因为太子爷和女皇陛下早就知道那里有敌人埋伏,根本没有告知,韫慧倒也没有叫他们失望,用计破了敌袭!最终得以成名……

    这四大女将和第一军师,jiù shì 这样诞生的!澹台凰今日才终于明白了,所谓英雄,其实一半是实力,剩下的一半都是被人抬起来的!这会儿她想培植自己的势力,抬出几个英雄,君惊澜当然要帮她抬!

    时势造英雄,六个女人的传奇,就这般诞生在煌墷大陆!威名显赫,堪称煌墷大陆六大母老虎,咳咳……总之这么厉害的传奇女人,一般的男人是不敢娶了!

    以至于澹台凰后来总是感叹,这世道啊,女人没本事,你们说我们不独立。女人太有本事,你们那诡异的自尊心又出来作祟,好像不如自己的媳妇儿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于是退避三舍!

    得出结论:做女人真是太难了!

    漠北王宫被攻破,一场大战,仅仅三天便如狂风卷落叶一般落下帷幕。而澹台灭早已离开的军营,在王宫的龙椅上坐着!

    他身上穿着龙袍,穿着他追求了一生,却无法实现的梦!整个皇宫的防卫体系早已崩溃,韦凤的人还没进来,这些人早已全部倒在地上。这件事情的确十分诡异,澹台凰带着人,走进大殿之后,与高位上的澹台灭对视。

    澹台灭似乎极为眷恋自己座下的龙椅,伸手摸了几下,方才起身。负手从龙椅上下来,他的眼眸扫向澹台戟,近乎自嘲的笑道:“王兄,我到底还是还是输给你了!”

    澹台戟桃花眼柔光闪闪,优雅华丽的声线缓缓响起:“你没有输给我,你输给凰儿了!”

    澹台灭一怔,偏头看向澹台凰。看向自己从小便一直厌恶瞧不起的妹妹,此刻也是一身龙袍,英姿飒爽的站立,眉宇间透出薄薄的英气,凤眸沉敛,如同天生的王者。

    脑中募然想起金草地一战,她拔出苍狼圣剑,那一刻的睥睨狂傲,让人从心底臣服!

    终于勾唇一笑,粗狂的面容上是认命般的颜色:“的确!我是输给她了!”

    他话音落下,yī zhèn 脚步声响起,众人偏过头,是白莲前来。她的脸上没有戴面纱,面上是淡淡的柔色,手中端着一杯茶,递给澹台灭,温声道:“二王子殿下,用茶!”

    从她出现,澹台灭眼中闪过淡淡温柔,伸手接过她手中的茶杯,揭开一看,缓声笑道:“绝命散!”

    白莲一听这三个字,当即通身一震,咬唇看着他。她的确下了毒,这……

    她紧紧盯着,却见澹台灭只笑了一声,当着她的面,端起茶杯,一点一点将杯中的茶水饮尽。

    澹台凰蹙眉,原本想着要不要上去拦着,却终于在君惊澜的眼神示意下没有动!也罢,澹台灭的罪,也逃不过一死!

    “砰!”的一声,澹台灭手上的茶掉落,白莲咬着下唇的力道也变大,看他唇角缓缓溢出鲜血,她颤声问:“为什么……”明知道她端来的是毒药,为什么还要喝?

    澹台灭笑得柔和,重复道:“为什么?是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将粮草无事的消息传出去,我明知,却放纵。为什么你把行军部署图传出去,我明知,却未拦。为什么你在水里下药,将宫内所有守卫全部迷倒,我明知,却视而不见!白莲,这一仗,我是一定会输的!因为,你要我输!”

    澹台凰一颤,君惊澜没有料错,他果然都知道!而皇宫的守卫,竟然也是白莲做的,若非如此,这皇宫不会这般轻易被攻破,至少三天!

    白莲闻言,整个人已经惊呆了,近乎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你知道,你,我……”

    澹台灭这般说完,毒性终于发作,脚步一晃,就倒了下去!白莲竟然腿脚不听使唤一样,飞快的上前扶住了他!

    澹台灭倒在她怀中,呕出了一口血,凝眸看她:“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因为……因为你这一双眼,因为这不甘的眼神!你与我一样,命运从来没有公正的对待过我们,我们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心比天高,却一样的……能得到的太少!”

    他说着,伸手去触摸白莲的眼,白莲听着,那面上闪过尴尬,难堪,却最终落下泪来,滴落在他掌心。

    他笑得眷恋,触着她的眼道:“从看见这双眼的伊始,我便知道,这一生都逃脱不了!你恨我,我知道,因为我被娜琪雅设计,最终害你丢尽了脸面,如今这一切不过是你要报复!为你所遗失的高傲和自尊报复。如今我死了,你该开心了……”

    这一番话,说得白莲脸色煞白!没错,她说报恩,其实不过是为了卖给澹台凰一个人情,让澹台凰能善待他们昭翟部落!最终目的,是为了报复!报复自己当日从高高在上,人人羡慕的准二王子妃,因为娜琪雅设计了澹台灭,以至于她白莲,成了整个漠北草原的笑柄!

    她生性高傲,怎能容忍这般羞辱!她早就立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报了zhè gè 仇!换回脸之后,她就来了澹台灭这里,终日羞辱已经疯癫的娜琪雅,费尽心机的探查情报,jiù shì 为了让澹台灭输!

    “你恨我吧?”她笑得如风一般肆意,一字一顿道,“你说的没错,我只是为了给自己讨回一个尊严!我的确高傲,的确不甘,为什么我偏偏不是大族部落的公主,没bàn fǎ 成为漠北最尊贵的女人!就如同你一样,一生因为上头压着一个王兄,不能做王上!现下你妹妹当了女皇,都轮不上你……”

    她说着,狠狠一扬手,一把刀子从袖中掏出,插入了澹台灭的腹中,血光飞溅!她面上泪落得汹涌,笑容几近疯狂:“不甘心又如何呢?这jiù shì 命!你的爱,在我遗失的自尊面前,不值一提!”

    澹台灭含笑,一个为了尊严要杀他女子,偏偏他爱上的jiù shì 她那样过度维护尊严性情!世间因果,不外于此。

    他深呼吸一口气,撑起精神力,偏过头看向澹台戟,开口哀求道:“王兄,稚子无罪!娜琪雅腹中的孩儿,求你为我养大,臣弟不希望他走上臣弟的老路,请让他就做一个平平常常的bǎi xìng ,远离这些皇家纷争!”

    他知道,澹台戟比澹台凰心软,求他会比较有用。

    稚子无罪!这句话,是无错的,更何况是还没出生的孩子。

    澹台戟bsp;mò 了一会儿,那双桃花眼扫着他,看着自己的亲弟弟如今垂死,到底也是不忍,终于点头:“好,王兄答应你!”

    他答应了,澹台灭这才是笑了,咽下喉头的一口血,到死,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这些年的执着,不过都是虚妄而已!缓声开口:“王兄,其实我从没想过和你争,我……我也并不那么想要王权,我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命运的安排,不甘心为何最好的东西总与自己无缘,不甘心明明都是父王的儿子,所有的荣誉和赞美却都属于王兄,不甘心白莲最初想做的大皇子妃,求而不得才成为了世人眼中mò rèn 的二皇子妃。不甘心……太多太多的不甘心,终于变成执念,明知道自己不如他,却偏偏要拼了命争!

    “只是,不甘心又怎么样呢……”他缓缓垂眸,却忽然飞速拔出了自己腹中的刀子,一扬手,对着白莲的胸口,狠狠地刺了进去!

    澹台凰一惊,没料到他会突然出手,想出手去拦,却到底慢了一步!

    “噗——”四散的血,在他脸上绽开,他看着白莲笑道,“我不恨你,一点也不恨。但我想和你在一起,生和死……都在一起……”

    他语落,唇角含笑,终于闭上了双眸。

    匕首穿心,白莲再无活路可言!澹台凰僵直站着,只觉得眼前一幕荒谬至极,甘心被心爱女人设计,却不甘心一人赴死,二王兄……

    白莲被这一刀子穿透了胸口,她抱着澹台灭的尸体,却只是笑,一只素手缓缓拂过他的脸颊:“你真傻,你不杀我,我也会死的。因为那毒,我也吃了……”

    对她白莲来说,世上没有什么,比她高傲的尊严更加重要。为了尊严杀死了爱她的人,也杀死了自己的心!人无心,必然会死……

    良久。

    那两人在大殿之中,终于成为恒定的姿势。

    “砰!”的一声,门口忽然跌进来一人,她神色慌张,是刚刚从军营那边执行任务之后,赶过来的成雅!一进门,便看见了屋内的这一幕,刹那间整个人一抖!

    几乎站不稳,她身后的韦凤赶紧扶住她!

    澹台凰回过头,就看见她这慌慌张张的样子,正想问是怎么回事,成雅却仿佛失了魂,她缓缓的从袖口里面拿出那个结发环,然后一步一步,走到澹台灭的身边,蹲下,神色温柔的给他戴上。

    “公主,奴婢的心上人在漠北,只是奴婢的身份,配不上……”

    “公主,我只想把zhè gè 手环送给他罢了,他喜欢不喜欢我,都并不重要……”

    “奴婢只是编了zhè gè 手环,希望有一日可以送给他,奴婢绝对没有想过要背叛公主……”

    她的心上人,是二王兄?

    澹台凰骤然落泪,回想这些日子的事情,才发现这一切不是没有预兆的,那次成雅看着二王兄失神,她看见了,却没在意。那天她突发奇想给君惊澜写情书,所有人都在担心眼前的局势,唯独成雅一个人去打听了澹台灭私事回来。还有娜琪雅算计二王兄的那一次,成雅也是异常的愤怒!甚至骂了娜琪雅一句“想男人想疯了!”

    她早该想到的,可如此局面,她该如何挽回?

    成雅将那结发环,给澹台灭戴好,却回过头,看向澹台凰,愤怒的嘶吼:“陛下,‘等战争jié shù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为你饶了他一命!’,这话是谁说的?”

    “我……”澹台凰失语,成雅当日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心上人是谁,而澹台灭,虽然没有死在她手上,可白莲出手的时候,她到底见死不救了!

    君惊澜攥住她的手,用密室传音道:“澹台灭并非你所杀,你也不知道他是成雅的心上人,不必自责!”

    是的,她有一百个说服自己,这不是自己的错,却不能改变澹台灭已死的事实。成雅那般珍重藏在心中的人,她曾经答应过如果可以,就留下她的心上人一命,可……

    成雅这一声嘶吼落下之后,终于还是平静了,看着澹台凰,随后捂着脸瘫坐的递上哭了起来:“对不起,公主!对不起,不是你的错……”

    她叫的是公主,不是女皇。

    只怪她当初没有说出自己的心上人是谁,不是公主的错,不是。

    韦凤、凌燕、绝樱看得心疼,都偏过头不忍再看。一场战争的shèng lì ,多少人开心,就伴随着多少人绝望。成雅即便喜欢着澹台灭,也帮着女皇来攻打,不难想象这些日子她心中的煎熬,可最终绝望至此!

    澹台凰上前去抱着她,成雅窝在她怀中哭了整整一天,才终于彻底平静了下来。

    这一战,漠北一统。有人笑,有人哭。澹台凰也终于明白,踏上皇位,除了要造就无数成功,还要踩着无数血泪!重修王宫,整顿朝堂,五日之期已到,澹台凰还要整顿两天才能走,君惊澜只得先行离开漠北。

    小星星舍不得主人,但是现下拖家带口,只能留下等澹台凰把漠北局势扫干净了一起走,于是又开始怨天尤人,悲叹自己的命运……为何星爷总是这么倒霉,为何星爷要突然当爹,最重要的是……

    ——为何主人走之前,没告诉星爷剩下的零食藏在哪里?

    漠北大定!女皇陛下两天整顿好了一切,收拾了包袱,非常不负责任的写下纸条一张,将一切政务交给澹台戟,然后带着人和动物一起开溜……

    ------题外话------

    大家好,我是等着审核通过之后与大家jiàn miàn 的存稿君,山哥奉命滚回家陪弟弟中考!近日的一切将由我代劳,很有种老虎不在家,猴子充大王的赶脚啊有木有?!存稿君比山哥可爱,一出现今日就比往常多了一千多字,很可爱啊有木有,觉得人家可爱的快将你们兜里藏着的月票交给人家,这样小的才能常常为你们服务,害羞……捂脸,人家真是不好意思……啥?没有票?!嗷呜呜……小的抱你们大腿还不行吗?小的摸摸你们还不行吗?小的摸你们的口袋……踮脚看看月票还不行吗?小的偷几张……

    谢谢大家的昨天的鲜花和月票,存稿君代替山哥哥一一谢过,muma!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