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听完,一副了解的样子点头,又十分和蔼可亲的问:“你的意思,是我不在的时候,你爬了他的床对么?”

    炎玉一愣,冷不防见她如此平静,心中有点吃不准,而澹台凰这话问的也的确极是难听,可到了这一步,她也没bàn fǎ 不回答。挑起眉头,十分张狂道:“女皇何必说得那么难听,是太子殿下开口要我,我区区一个小女子,又岂敢不从?更何况太子绝代风华,能伺候他是我的福气!”

    韫慧冷笑一声,高声道:“不愧是炎昭的妹妹,跟你哥哥一样不要脸!”

    “你……!”炎玉冷不防的被这样一骂,当即偏头看向她!眸中火焰狂烧,她原本是在北冥得尽赞誉的美好女子,如今在爱情面前碰壁,最终变得丑陋不堪!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没bàn fǎ 挽回也不指望再挽回了,所以看向韫慧的脸色极为狰狞!

    每每想起炎昭那个登徒子,韫慧都是一肚子的怒气!自然没有一句好话,这会儿能骂骂他的妹妹,心里自然是tòng kuài 的!见炎玉大怒,她一挺胸脯,上前一步,十足挑衅道:“我?我怎么样啊?我说错了吗?”

    “贱人!你搞清楚,我是炎家的大小姐,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对着我大呼小叫!”炎玉傲然的抬起下巴,一副看奴才的mó yàng ,扫着韫慧。

    韫慧挑眉:“真是笑话,我韫慧乃是漠北第一军师!二品将军衔,我算个什么东西?是你算个什么东西吧?你有什么资格对着我韫慧大呼小叫?请问这位姑娘,炎家大小姐,您在北冥官居几品啊?”

    炎玉见她跟在澹台凰的后面,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婢,没想到竟然是个官!现下被这样一问,一下子被堵得说不出话,她是望门闺秀,什么官居几品?北冥从来就没有女子为官之说,有的也jiù shì 公主、郡主和诰命夫人,她一个都不是!

    那半晌没吭声,素来便是冷美人一名的绝樱,这会儿也在一旁不冷不热的道:“这位炎家大小姐官居几品,倒是没有听说过,但是关于她的建树,我倒是听到过一些传言,比如盗取兵布图,通敌卖国!”

    “你——”炎玉一下子把脸都气绿了,这消息整个北冥官方都是不承认的,只是一些市井流言在传!可即便这是事实,她也并不容许就这样被人说出来!

    她身后的侍婢看情况不对,赶紧扯着她的衣摆,开口道,“小姐,我们还是先huí qù 吧!”

    人家毕竟是女皇,身边随便一个也是将军官衔,这哪里是她们两个人能得罪的!jiù shì 皇上知道澹台凰来了,也要亲自中皇宫里头出来迎接,小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借了胆子,竟然敢跟她干上!

    炎玉好不容易遇见情敌,岂可轻易罢休,冷睇了韫慧等人一眼,看向澹台凰道:“亏你还是堂堂漠北女皇,你jiù shì 这样管教你手下的狗的吗?”

    澹台凰勾唇一笑,随后,突然出手——

    “啪!”

    “啪!”

    狠狠煽下去!随后,两个巴掌印,不负众望的浮现在炎玉的脸上!

    澹台凰冷笑:“这两巴掌,是告诉你知道尊卑!竟敢对着朕大呼小叫,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激怒了朕,后果,朕怕你承担不起!”

    澹台凰虽然没吃几天猪肉,但是常常看见猪跑!时常看见皇甫轩那霸气的样子,还有慕容馥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大概她也能明白皇帝可以是什么样的,比如现下她这嚣张样!

    炎玉被打了两巴掌,当即不服,想要顶嘴:“你……”

    “啪!”

    “啪!”

    又是两巴掌!澹台凰又狠狠的煽了下去,同样是半点情面都不留,笑容更加冷冽:“你是个什么东西,敢与朕顶嘴!”

    凌燕冷笑一声,道:“陛下,jiāo xùn 这种贱人,何须您亲自出手,您只吩咐一声,让我们来就行了!”

    凌燕说完,转过头对着言语一声冷喝:“跪下!”

    炎玉气得面色铁青,原是想动手,却见凌燕的手已经按到了剑鞘之上,显然是zhǔn bèi 拔刀了!她在心中飞快的盘算,对方到底是女皇,自己不敬,就算是杀了自己,也没人能为自己讨公道,这些人自己也打不过,这会儿也只得咬了咬下唇,忍辱跪下!

    澹台凰后退了半步,仔细端详着她,长得的确是国色天香,即便被自己毫不留情的煽了几巴掌,一身动人妍丽还是不掩,倒也不愧为北冥第一美女!这般看着,她还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你是女皇,自然可以叫我跪下!等殿下回来,你一定会为你的愚蠢后悔!”炎玉顶着几个巴掌印的面容,虽是颇为难看,却还是一副高傲姿态。

    “呵……”澹台凰不屑冷笑,“他能如何叫我后悔?你què dìng 他是叫我后悔,而不是叫你后悔?”

    炎玉一听这话,面色一怔,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眸中也并无慌乱,依旧冷声道:“澹台凰,即便你是女皇,也不能如此不要脸吧?我话都说到zhè gè 份上,你还不走,殿下根本就瞧不上你!你就算自己不要脸,是不是也该顾忌一下漠北的颜面?”

    “朕问你,你的意思,是我不在的时候,你爬了他的床对么?”澹台凰没理会她的话,只重复问着自己的问题。

    炎玉咬牙,冷笑道:“怎么?不能接受吗?还是你以为殿下会一生忠于你一人?我也不怕告诉你,那晚是我下药,殿下那天晚上叫的是你的名字。但我炎玉好歹是炎家的大小姐,无论如何他也会给我一个名份!”

    见她越说越深入,却半天都没回答到点子上,澹台凰有点不耐烦的询问:“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的意思,是我不在的时候,你爬了他的床,是,还是不是?”

    她这问题很难回答么?这女人有必要把圈子兜这么久?

    一句话都问了三遍,炎玉也终于明白,自己不回答她这问题,澹台凰是不会再对自己说旁的话了。于是肿着一张脸,咬牙道:“是!”

    就算承认这句话,显得自己不要脸又怎么样?只要能达到最后的目的,她不惜一切代价!

    “嗯,承认了就好!”澹台凰满意点头。

    她这话一出,莫说是炎玉不明白她是什么情况了,就连凌燕和绝樱都没明白!

    尤其凌燕,虽然从来都很冲动,但到底是长了脑子的,当即扯了一下澹台凰的袖子,小声道:“女皇,你不要相信她的话,最少问一下北冥太子之后再做定论!”因为这女人讲的话根本前后矛盾,一时间说太子喜欢她不再喜欢澹台凰,一时间又忽然变成晚上叫着澹台凰的名字,这合理吗?

    澹台凰没理会她,只冷笑了一声:“拿棍子来!”

    “啊?”韫慧、绝樱,成雅,凌燕齐齐偏过头,拿棍子来做什么?

    “没听到?”澹台凰语气不太好的问话。

    “呃,听到了,臣马上去拿!”韫慧应了一声,飞快的去拿棍子,也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女皇以前还是公主的时候就凶悍得很!打人什么的,那都是家常便饭,今天忽然要棍子是想干嘛?不会又想打人吧?

    炎玉也吓了很大一跳,怔怔然看着她,见她面上含笑,看着自己的目光极为和蔼可亲,直直的让她的头皮有点发麻,很不明白对方是想做什么。难道,是想打自己?

    不一会儿,韫慧的棍子找来了!澹台凰瞄了一眼,十分不满道:“这么细的一根棍子,你觉得能把人打成半死吗?”

    还要打成半死?!

    所有人全部惊悚!她们都知道澹台凰的凶残,尤其见识过澹台凰殴打娜琪雅的凌燕和成雅,已经直接开始咽口水了!她们仿佛已经看见炎玉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惨状!

    韫慧反正是极为讨厌那个炎昭,现下对他妹妹也是连带厌恶!现下这女人又来挑衅澹台凰,自然也将她气得不轻!于是一听说要打到半死之后,瞬间gāo xìng了!飞奔而去,去找粗壮的棍子!

    不一会儿,她就拎着棍子回来了!十分急切的递给澹台凰:“给,陛下,这跟棍子够粗吧?”

    澹台凰扫了一眼,长度有一米左右,直径有零点八分米的样子!又拿在手上敲打了一下,很厚实,打到人的身上,效果一定相当不错!掂量好了之后,方才偏头看向炎玉,十分温柔的问:“炎玉啊,你抢我男人是吧?”

    炎玉一个大家闺秀,就算是落魄被发配的这一个月,也没有吃过什么苦头,这会儿猛然看见澹台凰è bà 一样拿着棍子威胁她,成功的让她的小心肝儿开始打颤!

    “女皇,你这是……你想打我?的确,妹妹做了侧妃,姐姐想打妹妹,也是有资格的,毕竟姐姐是正室!”炎玉咬唇,还不忘记给澹台凰下套。

    潜台词,你想名正言顺的打我,可以!但是你若是打了,我zhè gè 侧妃就坐定了!

    澹台凰是十分深沉而叹惋的摇头:“不!你错了,我不是jiāo xùn 妹妹,我母后只给我生了两个哥哥,没有妹妹,我是zhǔn bèi jiāo xùn 一个跟我素不相识的贱人而已!”

    炎玉嘴角一抽,要是照她这么说下去,岂不是自己挨打了也是白挨?“你堂堂女皇,难道要无缘无故的打我?你就不怕被人病垢?”

    澹台凰抬脚,踩在一旁的石头上,拿着棍子的手,搁在膝盖之上,笑眯眯的道:“我今天决定跟你普及一个知识!你知道什么叫做母老虎吗?母老虎,jiù shì 女性è bà ,这种人做事从来只管自己开不开心,丝毫不在意是否名正言顺!别说今儿个是因为你想抢我男人了,jiù shì 真的无缘无故,打了又怎样?你要知道,母老虎这种生物,对于得罪自己,让自己不开心的人,从来都是直接动手打就行,其他都不在考量范围之内!恰好,我jiù shì 一只母老虎!”

    炎玉面色僵直,活生生好像已经被人打了一闷棍!有这样的吗?母老虎?

    “我刚刚那些话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澹台凰说着,将手上的棍子捅到她颊边,微微抬起她的下颌,一副女霸王的样子!

    炎玉咬牙,咽了一下口水,看着澹台凰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她此刻不知道是说自己听明白才能逃过一劫,还是说自己没听明白才能逃过一劫!

    见她不说话,澹台凰又十分屌炸天的将棍子扛回肩头,又接着道:“对了,我忘了告诉你,像我这样的è bà ,身边的人也基本上都是è bà !而且我们想jiāo xùn 一个人的时候,都不会直接殴打,我们喜欢群起而攻之!”

    澹台凰说着,斜眼一瞟,凌燕等人当即会意,飞快的奔去,然后一人拿了一个粗棍子回来,将炎玉围了起来!

    炎玉小脸一白,瞬间六神无主!扭头四面看了一眼,连逃命的突破口的没有!颇有一种娘家妇女出门,被流氓包围的感觉。不过都是些女流氓,目的不在劫色,而在殴打!

    “你,你若是打我,你……”炎玉想威胁一番,但是人家是女皇,她威胁了一般之后,十分悲惨的发现她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威胁的!因为这女人显然什么都不怕,而且听了自己的话之后,竟然是一副一点都不在乎殿下是否真的和她有了关系的样子,就只单纯的要打她!

    这要她如何威胁?

    澹台凰咧嘴一笑,接着她的话道:“我若是打你,我现下郁闷的心情会变得非常好!别说君惊澜不可能背叛我了,jiù shì 真的背叛我了,我要做的的一件事儿也是先打死你,再宰了他!谁跟你姐姐妹妹,欠揍!”

    一语落下,毫不留情的一棍子打了下去!

    “啊——好痛——”

    “啊——jiù mìng 啊,jiù mìng ……”

    “啊,真是欠揍!”凌燕难得的好心情,一棒子一棒子跟着澹台凰打得虎虎生风!

    绝樱也点头道:“jiù shì 要让她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我们一群人在这儿,她竟也不知死活的叫嚣,手有点酸,换一只打……”

    炎玉的丫头上前来挡,被成雅一脚飞到一边,和韫慧过去一起jiāo xùn 了:“你家主子不知事儿,都是你这做丫头的平日没有好好劝诫!罪犯株连,一起打了吧!”

    炎玉被打得全懵了,拼了命的往太子府的门口逃,但是澹台凰在她屁股后头,举着一根棍子没命的追打:“你跑什么跑!不是要跟我抢男人吗?全国人民都知道我是一只母老虎,你还敢跟我抢男人!敢抢你就别跑啊,小贱贱!”

    “啊——jiù mìng 啊,jiù mìng 啊——”炎玉被打得鼻青脸肿,快要奔到门口,还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摆!

    “砰!”的一声,摔了一个狗吃屎!

    她一摔,澹台凰的棍子又毫不犹豫的挥了上去,打得炎玉惨叫连连,形状狼狈!一下子用胳膊护着nǎo dài ,一下子又护着腰,最后胳膊险些被打折了!两边躲,左右躲,但是澹台凰的棍子耍得虎虎生风,揍得密不透风!

    不管她怎么躲,总是有棍子落在她身上!凌燕和绝樱也不是善茬,那棍子挥得硬生生的比澹台凰还要狠,做杀手的人,总是冷血绝情一些的!

    “啊,jiù mìng 啊——啊,别打了!”

    “啊,求求你们别打了!呜呜呜……”

    “jiù mìng ——”

    一边求饶,一边撅起屁股毫无形象的往门口爬!好像只要跨出了太子府的大门,她就能逃出生天!哭嚎之间,引得太子府的下人们频频侧目,这是什么情况?那五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有这么凶狠的女人吗?

    门口的下人仔细一看,才知道是他们的准太子妃带着手下的人在jiāo xùn 炎家的大小姐!各自吓得面色惨白,炎家大小姐曾经和殿下有一段传闻他们是知道的,太子妃这是旧账重翻,所以要活活将人打死吗?

    女人的嫉妒心和占有欲原来这么恐怖!侍卫们个个吓得面色惨白,决定今天回家之后,赶紧烧香拜佛,祈求祖先保佑,自己将来千万不要娶到这么恐怖的女人!

    侍婢们个个唇色发青,都觉得自己竟然没事儿就做做春梦,在梦里梦见和自家殿下翻云覆雨这实在是太不明智了!这要是被女皇知道她们以殿下为对象做春梦,这不得活活打死啊,那一个大小姐都被打成那样!自己区区一个侍婢,打死了都没人给自己出头呀!

    于是,这一天,太子府所有的男性下人,都大概明白了将来娶妻,哪种类型是一定要列入“宁可断子绝孙,也坚决不娶”的范畴!具体参照请看太子妃和她带来的四个女人!而已经娶了亲,总是嫌弃自家婆娘不够温柔的男人们,今儿个把澹台凰这些人一看,也终于明白了自家娘子其实有多么温婉贤淑,知书达理!

    至于这些侍婢们,慑于太子威严,从来不敢冒犯,也未曾以为自己真能用上什么计谋爬上殿下的床。于是行为从来老实,最多也就只敢做做春梦,这下子是吓得梦都不敢随便做了!

    终于有人fǎn yīng 过来:“快去请太子殿下回来,这不再打要出人命了!炎昭将军那里不好说啊!”

    “是,是!炎昭将军刚刚才官复原职,要是丧妹多晦气,快去请殿下回来!”守卫们说着,就zhǔn bèi 奔去请。

    而这会儿,远远的,几十名身着黑色衣衫,衣摆绣着血色曼陀罗的侍卫,飞奔而来,在路上排好,一人策马而来,紫银色的衣摆在空中划出逸然弧度,眉间朱砂一点,刹那芳华,万里山河瞬息黯淡。

    “殿下回来了!殿下回来了!”众人拍着胸脯,开心呼唤!

    呃,不过以之前殿下对太子妃的纵容,殿下这会儿是会救炎家小姐,还是落井下石?

    ------题外话------

    一脚踢飞假传圣旨的存稿君!山哥吐血而来……故事的情节是这样的,哥早上传文之后,就去陪弟弟中考了,中午打开手机一看,群里说还没更,哥表示很纳闷,打开后台一瞅,瞬间煞笔,早上传错了位置,传入了暂存稿栏!当时在考场门口,屏蔽影响,上传屡屡失败!于是只得打电话找朋友帮忙上传,结果那逗比未经我允许,在题外话加了一句求月票和二更……干完之后,还打一电话找我邀功!哥拿着电话听罢险些没直接晕倒,考场门口晒了一整天太阳,城内外奔波累到半死,晚上坐车从考场回来直接飞奔上楼码字,到现下晚饭还没吃!躺倒……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千万不要轻易相信自己身边的逗比!然后,非常谢谢大家的票!再然后,二更已献上,吃饭,瘫尸,再求月票……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