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回来了,门口的下人们自然是跪了一地迎接!

    这般巨大的响动,屋内的澹台凰等人自然都是听到了。于是也各自收了手,没再接着打,但是炎玉现下已经倒在血泊中,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了,这种情形下,若是君惊澜再回来晚一点,当真是没有人会天真的以为她还能坚强的活下去!

    众人看见澹台凰收了手,都开始在心中感叹,唉,太子妃也总算是知道些事儿的,看见爷回来,还知道收手,到底是明白自己这凶狠的mó yàng ,不能给人瞧见,尤其不能给爷瞧见!

    只是……大家都看了炎玉一眼,更加深重的叹息!都被打成zhè gè 样子了,太子妃就算现下收手也没有用了啊,凶狠的形象是没bàn fǎ 挽回了!

    太子殿下往那门口一站,一身风华刹那夺取所有人的心神,看向澹台凰眸光带着微微暖意,笑意融融的扫过去,最终收获了恶狠狠的目光!

    嗯?恶狠狠的目光?

    他这一进来,满眼也只看得到澹台凰了,根本没注意旁的,这会儿看见她眼神不对,当即也敛下了心神,凝眸四下一扫,便也见着了那血泊之中的人。只是一眼看过去,他就能明白其中大概,刹那间眉梢染上冷意,笑意也温和了起来。

    而他这眼神一扫过去之后,下人们的心中都开始频频摇头,唉!太子妃,看你好端端的当什么母老虎,现下好了吧?太子殿下八成会被你的凶悍惊得目瞪口呆,最终明白选择你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然后你就变成弃妇了,唉!

    在大家都在心中为澹台凰的前途表示深深的忧虑之时,只听得母老虎冷喝一声:“拿板凳来!”

    小苗子两边看了一眼,先瞅瞅君惊澜,又瞅瞅澹台凰,到底是伺候了两代王者的人,自然很有眼色。赶紧飞奔去给她们拿板凳,心下也是不断的打颤,炎玉被打成这样,炎将军那边不好jiāo dài 啊,也不知道太子妃是哪根神经不对,好端端的殴打人家做什么!爷不是早就跟太子妃解释过了那株玫瑰花是个误会吗?难道是为了玫瑰花的事?

    一声吆喝,下人们在小苗子的带领下,不仅仅为澹台凰弄来了板凳,还弄来了桌案,茶几和茶杯,外带茉莉花混合野菊茶,给她清火!

    澹台凰往板凳上面一坐,然后翘起二郎腿,神色不豫的看着门口。

    君惊澜一下也吃不准她心中在想什么,所以站在门口还没动,等着她招呼!虽说他跟炎玉没什么,但是好端端的这女人跑到自己的府邸被她撞见,不知事的下人竟然还不拦着炎玉让她进来,就凭这一点,以这小狐狸的脾性,应该也不会轻易饶了他!

    这会儿……

    太子殿下冷艳的容貌,还是一眼看过去,就能夺去人的心魂的。

    太子殿下一身风流逸扬之气,还是远远观之,就能令人心醉心折的。

    但是,太子殿下的表情,是生平第一次有点发虚的,还有些隐约的忐忑。就在皇甫轩对着她献殷勤的情形之下,他的府中被她撞上了其他的女人,这般一对比,莫说是澹台凰会有什么样的心情了,jiù shì 太子爷对比完,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炎玉发丝líng luàn ,衣襟也在大家斗殴之间被撕毁!凄然抬头,脸上又是巴掌印,又是棍棒印,鼻青脸肿,鼻管下面和嘴角还含着血迹!看起来好不凄惨,她见君惊澜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当即便也认为他这是被澹台凰的凶残吓到了!

    当即往地上一趴,掩面而哭:“呜呜呜……殿下,我……”

    “哭什么哭!我批准你哭了吗?哭之前先打报告!”澹台凰一棍子往旁边的桌案上重重一敲,震天之响叫人头皮发麻,一句话噎得人哭笑不得!

    一下子把炎玉吓得面无血色,颤抖着身子看着她,摄于那根棍子的威力,竟是哭也不敢哭了,报告也不知道怎么打!

    这下子别说是炎玉了,就连一旁的侍卫们都吓了一跳!太子殿下都回来了,太子妃还这么凶狠!这太子府女主人的位置,她到底还想不想要了?

    他们这吓了一跳之后,条件反射的直接将眼神放到太子殿下的身上,等着殿下给出一个fǎn yīng 来,呃……怎么也该呵斥一下太子妃吧?好歹人家炎玉姑娘上门来是客啊。

    谁知,他们还没听到太子爷大发神威jiāo xùn 一下太子妃,就听到了太子妃的一声呵斥:“君惊澜,你给我滚过来!”

    “……”

    全场寂静无声,众人只感觉头顶上滚过去一片天雷!

    完了!太子妃死定了!死定了!漠北女皇死了,马上北冥和漠北就要开战了!完了!

    有几个心理脆弱的,脚下一软,险些没直接躺倒!幸好平日里和身边之人相交甚笃,于是被身边之人搀扶住了,这才没有在太子殿下的面前失态!

    这一声吼罢,太子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双狭长魅眸开始扫视他与澹台凰之间的路程。扫视了很一会儿,在大家都以为太子是站着思考如何jiāo xùn 太子妃,让她明白太子威严不可冒犯的时候,他终于缓步走到了澹台凰身边。

    在众人嘴角抽搐,眼角抽筋的情形下,十分恭顺的低下头,开口道:“太子妃,爷目测良久!从太子府的门口到太子妃的身侧,路途之中有三处障碍,以爷的身高,无法滚过来!故而只能走过来,还请太子妃原谅!”

    “咚!”小苗子直接摔了!

    太子爷在澹台凰面前,那从来都是充满着大男人气概,说有多霸道就有多霸道的,可偏生的上次那封检讨书的事儿还没完,这会儿炎玉又跟她杠上,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他这边频频出状况的同时,情敌们都在卖力的献殷勤!

    这风尖浪口上,如果他不做小伏低,下场恐怕相当惨淡。

    门口的侍卫们齐齐扭过头,嘴巴微微在风中张开,这么一大群人十分整齐的在风中凋残了!他们会不会是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以至于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幻觉吧?

    “hē hē ……”澹台凰但笑不语。

    但是这笑容就足以说明很多,比如……她现下真的十分特别非常不是一般的生气!

    这会儿,太子爷也终于是明白了自己现下的行为有多么明智,若是他如往常一般,十足狂傲的走过来,还说几句逗弄她的话,估摸着这小狐狸一生气直接掉头走人了!

    炎玉皱眉,只觉得不可思议!在她眼中,太子殿下从来都是睥睨风华,狂傲冷冽无人可及,何时见过他这等mó yàng ,甚至还对着那个女人低下了他尊贵的头颅!这……难道外面的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太子其实……惧内?!

    她狠狠咬牙,袖袍下的手也于此刻攥紧,殿下能对一个女人好到如此地步,纵容到如此地步,可为何那个女人不能是她炎玉?

    在她不甘心之间,君惊澜就这般恭敬的站在澹台凰的身侧,紫衣玉带,银冠墨发,风华灼灼,尊贵无比。只是唇边从来温和的笑意,于此刻深敛,不敢露出任何忤逆女霸王的表情!

    “坐!”澹台凰笑意盈盈的一指旁边的椅子。

    小苗子赶紧飞速遣人在上头垫上垫子,铺上一层华缎,以迎合太子殿下的洁癖。

    君惊澜含笑坐下,面色也终于变得坦然。到底他也没真的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一时间的敬畏可以biǎo xiàn 出自己的歉意,但是长时间的恭顺,就反而显得他是做错了事情心虚了,若是因此被怀疑,反而不美!

    对于这些分寸和尺度,太子爷从来都拿捏得很好。只是进来之后,除了纵观全局的时候扫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人,就没再多看炎玉一眼,似乎对她的死活毫不关心。

    澹台凰看他很快又huī fù 了这肆意mó yàng ,斜眼瞟他:“我想请你看一场戏!”

    “哦?”他挑眉,笑看想她,一线红唇微微勾起,似乎对她将要说事情非常感兴趣。

    澹台凰又偏过头,给了凌燕等人一个眼神。

    凌燕当即会意,拿着棍子往前头一走,就这一步踩出来,就将炎玉吓得往后头缩了一下!刚才挨打的时候,这女人下手最狠!现下一见便叫人发抖,不能不往后缩!

    凌燕冷哼了一声,不屑的扫了她一眼,随后把棍子一扔。站好!她今日穿了一身英姿飒爽的衣服,袖口都已然扎好,十足的江湖侠女范畴。她从来也都是张狂冷冽的性子,模仿起炎玉的mó yàng ,看起来也颇为搞笑,只见她把手一挥,但是没有炎玉那样的广袖可以用脑浮动,但是架势已经做足了!

    高高昂起头,模仿着炎玉的样子,像是一只骄傲的花孔雀,捏着嗓子,十分得意的装模作样道:“您jiù shì 漠北女皇吧?我正想告诉你,太子殿下说了,要给我侧妃之位!你不在的这几天,都是我在伺候殿下!”

    “噗……”澹台凰先险些喷水!凌燕装得也太搞人了……

    凌燕这话一出,君惊澜却很笑不出来,狭长魅眸中瞬息闪过一道寒光,直射瘫倒在地的炎玉!这下,炎玉原本就颇为苍白的面色,这会儿又白上了几分。连唇色也开始发白,整个人也忍不住发颤!

    而绝樱闻言,当即便上前一步,学着那会儿自己的神态,整个人重重的一怔,惊愕道:“什么?”

    安然坐着饮茶的澹台凰,闲闲的勾唇一笑,慢吞吞的道:“侧妃之位?你的意思,是君惊澜想坐享齐人之福?”

    太子爷登时就觉得自己有点坐不住了,想开口解释,却又觉得她应当明白自己不会如此,解释是没有必要的,但是不解释,又偏偏觉得心里有点堵!

    凌燕又摆出一副高傲孔雀的样子,扬起自己的下颌,更加得意的模仿炎玉道:“那是自然!您也不想想,若非如此,这北冥太子府,我进得来么?我也不怕告诉你,太子殿下早就说了,你生性凶悍善妒,远远不如我体贴善解人意!jiù shì 床上功夫,你比我也是远远不及!若是识相的,你就快点离开!省得殿下回来之后给你难堪!”

    炎玉慌忙摆手:“不!我没有说过这种话,殿下,是她们污蔑我,我真的没有说过这种话!我进来之后,就遇见了漠北女皇,只上前打了招呼,请安,我没有说其他任何话!殿下,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殿下!”

    她说着,浑身血迹青紫的往君惊澜身边爬。小苗子很快的站出来,挡在她前头,尖细着嗓音道:“炎小姐,别怪咱家没提醒你!爷的洁癖是天下皆知,您què dìng 你要这样爬到爷的身边去?”

    爷和炎昭将军都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若不是看在炎昭的份上,他就直接让她爬到爷的身边,被爷一掌了结了算了!

    小苗子这话一出,这凄凄哀哀想爬到君惊澜身边,展现自己柔弱无依的炎玉,就这样顿住了!是了,太子殿下的洁癖,是众所周知的,她怎么忘了?要是真的将自己这一身血迹染到他身上,恐怕自己的小命,直接就jiāo dài 了!

    炎玉咬唇,俯趴在原地不敢动,却还是没忘记大声开口狡辩:“殿下,是她们污蔑我,我没有说过这种话!”

    “真是奇了怪了,有人说了那些话是你说的吗?”绝樱抓着nǎo dài ,一副“我很困惑”的样子。

    随后,韫慧又十分“惊愕”的道,“难道这jiù shì 传说中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炎玉懵了!的确,她们虽然是这样在说话,但是并没有很直白的说,那些话jiù shì 她说的,她现下的行为,的确还是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可,只要长了脑子的人,也能明白这她们是在影射她不是么?

    澹台凰冷笑一声,嘲讽道:“慌什么,这戏不是还没演完吗?咳……朕问你,你的意思,是我不在的时候,你爬了他的床对么?”

    凌燕学着炎玉的mó yàng ,冷笑一声,然后十分得意的道:“怎么?不能接受吗?还是你以为殿下会一生忠于你一人?我也不怕告诉你,那晚是我下药,殿下那天晚上叫的是你的名字。但我炎玉好歹是炎家的大小姐,无论如何他也会给我一个名份!”  戏演到这里,炎玉的脸色全白了。长长的指甲因为害怕而深深的掐进了肉里,虽然殿下有多喜欢zhè gè 女人她不知道,但是殿下从来不喜欢被人算计她是知道的!从小到大,跟在殿下和哥哥的身边,可是清清楚楚的看见那些算计殿下的人,最终全部都死了,无一幸免!

    自己这些话,恐怕已然把殿下的底线踩到烂了!原本她以为自己张狂的说几句话,她们jiù shì 找殿下告状,也难免说不清楚,没想到他们竟然用这种法子来揭穿自己,直接情景重演,这般下来,所有的一切都明了,殿下会如何看她?

    这样想着,她只觉得自己头皮yī zhèn 发麻,尤其能感觉到那人狭长魅眸扫在自己身上,像是无数把冰刃,狠狠刺入,要将自己削成数断,甚至于五马分尸!

    澹台凰听凌燕说罢,偏过头看向君惊澜,十分和蔼的笑道:“你被下药了?”

    “你说呢?”君惊澜不答反问,容色沉寂。

    澹台凰轻哼了一声,收回了眸光,她自然了解君惊澜的德行,且不说炎玉那些话根本jiù shì 前后矛盾,jiù shì 君惊澜的脾性,要是真的被人下了药,还能容忍那女人活着嚣张?

    以他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至于为了一个据她自己描述她床上功夫了得的炎玉,改变自己一贯的处事风格,留下她一命?这根本jiù shì 不合理的!所以从一开始,炎玉说她和君惊澜有关系,她就不信!

    加上后来这女人说这些话,几乎是说一句暴露一句自己是在胡扯,澹台凰也懒得陪她玩了!但是既然她这么觊觎她的男人,甚至于毫不避讳的承认,她希望趁着自己不在爬上君惊澜的床!

    那么,对于这种贱人,她还客气什么?打了再说!

    但凌燕到底是个乖觉的,到了这会儿,她眼珠一转,又学着炎玉那嚣张的样子开口道:“殿下说了,只有我炎玉才配为殿下诞下子嗣,只有我生下的孩子,最终才能成为北冥的王!你区区一个漠北蛮女,怎么可能成为北冥母仪天下的皇后!”

    这话一出,莫说是炎玉惊呆了,就连澹台凰的嘴角都抽搐了一下!貌似炎玉小贱人那会儿没有说这么志向高远,都涉及王权的话吧?

    绝樱也不笨,很快便配合道:“胡说!殿下承诺过我们的女皇一生一世一双人,怎么可能将你的孩子扶上王位?”

    炎玉整个人都崩溃了!她虽然不够聪明,但是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蠢笨到这种境地,莫说太子殿下还没有登上帝位,这种话传出去就等同于谋反了!jiù shì 殿下已经登上了皇位,她哪怕作为皇后,也是决计不能讲出这种话的。

    之前的话她是说了没错,但是这话她绝对没说!当即一下子被冤枉得六神无主,甚至有点泪流满面,疯狂摇头:“殿下,那些话我没说,我真的没说,您千万不要相信她们!”

    这种话,莫说殿下知道了会不会处置她了,jiù shì 传出去被皇上知道了,她也难逃一死!

    凌燕又接着道:“殿下随口一提,你们竟然也当真,真是笑话!殿下说了,一个漠北蛮女,没有资格诞下北冥的龙裔!”

    澹台凰开始端着茶杯咳嗽,这真是标准的自黑啊有木有!自己人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然后嫁祸给别人,半真半假的告状,以达到彻底弄死对方的目的!

    这会儿,对她手下的几个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该赞扬还是该无言了!囧!

    “够了!”太子殿下懒洋洋的打断,又似笑非笑的看了澹台凰一眼,见她面色尴尬中带着无语,也明白凌燕她们编造的这一段,并不是这小狐狸授意。

    炎玉的性情虽然为他不喜,但炎玉到底长了些脑子的事情,太子爷还是知道的。这种话,说出去是满门抄斩的大罪,她没有这么傻。

    但,对于她编造自己的那些,太子爷也表示心情十分不愉,所以凌燕等人往她身上多泼了几盆子脏水的事情,他也懒得为炎玉平反!

    一切事情已经说清,少了几句炎玉的张狂之言,和澹台凰的凶狠之语,为了弥补zhè gè 不完美的缺憾,凌燕也十分体贴的编造了几句莫须有的事情,和绝樱配合陷害!

    炎玉倒在地上不断的发颤,那些话有一半真的不是她说的,但是又有一半是她说的,她想说自己是清白的,这一切都是污蔑,但是又很忧伤的发现自己似乎并不完全清白!这样在折磨,险些直接让她疯了!

    她还没完全想清楚这话该怎么说,君惊澜便已然起身,站到她跟前,笑意温和却找不到丝毫温度,那三分温和七分冷冽的声线亦凉凉响起:“你què dìng ,你对爷下药了?”

    这一问,炎玉当即疯狂摇头!她怎么能què dìng 这种事,别说根本就没发生了,就算是发生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殿下的面承认自己下药,那也一定是死路一条!

    澹台凰挑眉,放下手中的茶杯,十分悠闲倒:“那你的意思,是你之前说的那些话,全部都是骗我的?”

    炎玉咬唇,不甘心就这样认输!但是殿下已经在这里,她没bàn fǎ 再jì xù 胡扯,尤其现下殿下那一双魅眸正冷冷扫视着她,若是她还是不知道轻重,jì xù 胡说八道,那下场,她自己都不敢想!

    于是,也只得低下头道:“是!”

    一个字,承载了太多的不甘,和太多的难堪!她原本以为自己这样说几句,以传闻里澹台凰的傲气,一定会气得转身就走,这样殿下jiù shì 她一个人的了,可是没想到她不但不走,还不由分说的带着人就这样打了自己一顿!这跟她原本设想的一切完全不同!

    于是,故事的最后,她不仅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还似乎将自己逼上了绝路!

    可,炎玉接着高声道:“我是骗了你很多,但是刚刚你手下之人说的那些话,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从未说过什么皇嗣的问题!”

    澹台凰冷笑:“怎么,就许你编故事来骗我,就许你破坏人家的感情,不许我手下的人为你加油添醋一番?”

    虽然凌燕等人的行为,并非她授意,但是她的确认为凌燕等人做得极好,duì fù 贱人手段完全可以比对方更贱,一报还一报,你无耻我比你更无耻!

    若真是澹台凰授意,出手只会更狠!只是她刚刚实在是生气,所以没想到这儿来。倒是凌燕乖觉,不需要她吩咐,直接就想到了。

    澹台凰就这样毫不避讳的承认,倒让炎玉有些发怔!抬头看向对方的眼眸,那双凤眸平静浩瀚,却是一眼便能望到底,坦荡荡。

    和自己一样,彼此都用了阴谋诡计!但不知为何,她能显得如此坦荡若君子,可自己就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这样的情绪,甚至让她有种淡淡自卑!

    这会儿,君惊澜勾唇而笑,笑得人心中发颤,闲闲垂眸,问:“编排爷,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炎玉抬头一看,当即浑身一颤,她自然知道如果被戳破,下场是很惨的!正想着如何开口,门口便有下人来报:“爷,炎昭将军在门口……”

    下人这话一出,炎玉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哥哥来了,哥哥是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死的!

    韫慧当即冷哼了一声,因着对炎昭的厌恶,竟然也不顾及身份问题,开口便道:“一定又是为他妹妹求情的!炎家的人,真是无耻到令人咂舌!”

    知道那个蒙面人jiù shì 炎昭的君惊澜和澹台凰,对韫慧的话,自然是但笑不语。

    而太子爷,亦微微挑眉看向前来禀报这件事情的侍卫,等着他的下文,炎昭虽然极为疼宠炎玉,但是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即便炎昭,也当不会再有脸面来求情才是!

    事实证明,太子殿下的预料,是永远都不会错的。

    侍卫看了炎玉一眼,似乎有点同情,随后低下头道:“炎昭将军说,炎小姐实在不知分寸,一再犯错,冥顽不灵。请殿下随性处置,不必以他为念!”

    炎玉一听这话,只感觉天都塌了!从来做什么事情,都有哥哥帮她,为她出头,现下连哥哥都不顾她的死活了,那她……她该怎么办?她今日不是死定了吗?

    君惊澜点头,眸光扫向澹台凰,十分恭谨的询问:“太子妃,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

    如何处置?澹台凰掏了掏耳朵,觉得这贱人已经被自己打成zhè gè 样子了,再让她想想如何处置,实在是有点艰难:“你看着办吧!”是她觉得该给炎昭一个面子,尤其韫慧和炎昭有了这么一层关系,韫慧暂且还不知道蒙面人jiù shì 炎昭,但澹台凰这知道了的,自然要为她dǎ suàn 一番。

    但是就这么放过这种一天到晚想当小三的小贱贱,她实在没那么伟大!

    君惊澜点头,旋而闲闲开口吩咐:“主子犯错,奴婢也不能幸免,将这丫头执以鱼鳞剐!炎玉在旁观刑,至于炎玉这张嘴,既然如此话多,又喜欢胡编乱造,那便拔了舌头,以后不必再说话了!”

    “我,殿下,不!不能!”要是拔了舌头,以后不能说话,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干脆死了算了!

    小苗子看向一旁的下人们,尖着嗓子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好好伺候炎小姐观刑、拔舌?炎小姐,得罪了!”

    他话音一落,便有下人上来执行。

    对于君惊澜提出拔舌的惩处,澹台凰也没什么意见,毕竟这妖孽从来狠辣,这样的惩处也当算不得什么!而且她很què dìng ,要不是碍着炎昭,炎玉的下场只会更惨!

    但是这么残忍的事情,她表示不忍直视。咂巴咂巴嘴:“你们执行,我去外头!”

    说完就走,凌燕虽然杀过人,但是活生生的拔舌也没见过,听起来就觉得头皮发麻,赶紧跟着澹台凰往外走,倒是素来冷冰冰的绝樱,偏头看了炎玉一眼,冷笑一声:“不是喜欢胡说八道么?看你以后再用什么说!”

    “小姐!jiù mìng 啊,这不关奴婢的事啊,小姐,啊……”

    “啊——不要,哥哥,jiù mìng ……”

    凄厉的惨叫,从后院响起!一道声音是炎玉,一道是她的侍婢。

    对敌人仁慈,jiù shì 对自己残忍!所以澹台凰听着这些声音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人家都说乱说话的人,死后下地狱会被拔舌头,他们也不过是在炎玉活着的时候,提前给拔了罢了!省得她那张破嘴又说点什么不该说的!

    炎玉的事情是了了,但是太子爷必须揪着下人们问问,并给出一个炎玉为什么能在太子府出现的解释,也须安抚澹台凰精神上的不愉快!正当他zhǔn bèi 开口,大门口,南宫锦忽然带着一群莺莺燕燕,绕过了堵在门口的炎昭,一起跨入了太子府!

    澹台凰嘴角一抽,问:“紫薇,你在搞什么鬼?”

    南宫锦一见她,很是开心,张开便道:“尔康,你不知道啊,这都是我为瑾宸挑选的相亲对象!惊澜,快点将大堂清理出来,老娘今儿个一定要给瑾宸挑个媳妇!”

    太子爷还没吭声,小苗子就瘪了瘪嘴进去zhǔn bèi 了。

    澹台凰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这些大美女,各家闺秀们,江湖女侠们,十分无语道:“紫薇,你què dìng 你儿子能愿意相亲吗?他不会来的吧?”

    就百里瑾宸那个淡薄的性子,要他相亲?要他的命还差不多!

    南宫锦冷笑一声:“老娘要他相亲,他还有反抗的余地?你且等着看吧!”

    南宫锦说罢,就带着人都进了屋。

    澹台凰和君惊澜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点幸灾乐祸,也都认为南宫锦实在太过乐观,瑾宸那性子,能来才怪了!

    但是,等他们在大厅内坐好,扭过头,看着被脑后顶着巨大汗滴的百里惊鸿和冷子寒,联手五花大绑抓来的百里瑾宸,彻底惊悚了……

    ------题外话------

    山哥觉得,为了小瑾宸的相亲,为了他的终身幸福,你们真的应该投上几张月票……

    百里瑾宸美如清辉的眼眸微扫,淡薄道:请以月票,救我一命。

    谢谢大家昨天的月票和钻石鲜花,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