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瑾宸就这么被绑了进来,从眸色不难看出他心情不太好,只是淡薄的表情依旧,单单从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他月色般醉人的眼眸往屋内轻扫,却没将旁边的任何人看进那双冷而傲然的眼中,只径自看向南宫锦,淡薄的声线亦缓缓响起:“放开。”

    这放开,说的自然jiù shì 百里惊鸿和冷子寒,让他们放开钳制了。

    这两人倒也好说话,没与他为难,说放开便放开了。随后一齐走到一旁坐下,容色尴尬而充满歉意,一句话也不说,脑后都是巨大的汗水,南宫锦的意思,他们不能不做,但就这样将瑾宸绑来,他们这做长辈的也显得太为老不尊了!

    南宫锦一见此,当即冷眸一扫那两人:“谁准你们放开的?”

    百里惊鸿的脑门后头顶着一面黑线墙,淡淡道:“没……没放开。我们点了他周身大穴,暂时动不了。”

    素来狂傲邪肆的冷子寒,这会儿竟然也像是不敢面对百里瑾宸一般,眼神都不敢往他那边扫,尴尬的偏头,四处乱看。感觉到百里瑾宸冰凉的视线放在自己身上,出于一种自责和内疚,以及对南宫锦处事的不认同。

    他终于顿了顿,随后点漆般的眼眸微闪,流着冷汗开口建议道:“锦锦,婚姻大事,还是让瑾宸自己决定比较好。父母逼迫,即便成婚了,也没什么意思!”

    南宫锦斜眼一扫,对有人在这时候提出反动意见十分不满,颇为不悦道:“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放任他下去,让他自己去寻找属于他的人生幸福?”

    “的确!”冷子寒点头,虽然觉得南宫锦的话充满了讽刺意味,但他想要表达的也的确jiù shì zhè gè 意思,所以很坦荡的点了头。

    于是,南宫锦的笑容开始变得和蔼可亲起来,凑到他跟前,非常不友好的说了一句:“然后让他和你一样婚姻自由,自由到四十岁也不娶亲。还整天跟个大你十岁的男人混在一起?”

    冷子寒:“……锦锦,我和墨冠华,只是对头!”为何从她口中说出来,好像他跟个断袖似的,甚至给人一种他似乎和墨冠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反正你和墨冠华在一起快乐的玩耍了这么多年,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你喜欢的还是女人!”南宫锦毫不留情的吐槽。

    这话一出,他点漆般的双眸闪过一道柔光,静谧而深重的看着南宫锦,这般柔情似水的眼神,也很难不相信这么多年,他心中装着的依然是南宫锦!

    南宫锦终于感觉到尴尬,不再说冷子寒的事情了,转而看向门口的百里瑾宸,他虽然被几根绳子捆了,但那一身清冷孤傲之气依旧不掩,眸色淡薄,一言不发。

    澹台凰瞄了一会儿,百里瑾宸之前虽然跟她有恩有怨,但最后又帮她救了楚玉璃,到底是恩大于怨,所以澹台凰这会儿也没bàn fǎ 见死不救!

    她偏头看向南宫锦:“呃,董郎!我们到底也是先进的新新人类,不该走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悲催老路。所以我觉得……”

    “你觉得?”南宫锦一个眼刀扫过去,看向澹台凰,身为老乡就应该和自己在同一条战线上!这跟自己唱反调是什么意思?是以颇为不悦的接着开口,“你觉得什么?我离开漠北军营的时候和你约定过什么?七夕相会,带着孩子,你怀上了吗?”

    澹台凰一听,嘴角一抽:“……还,还没有!”

    画圈圈!大家都是穿越者,为毛她要是自己的长辈?真是伤不起!发表一下意见,还要被埋怨肚子不争气,哭瞎!

    看她表情沮丧,太子爷很快的抓住她的手,狭长魅眸笑看向她,用密室传音道:“你还是别说了,干娘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即便我们现下有了孩子,她也一样能找到话将你堵回来。”

    澹台凰瘪嘴,总之是不吭声了。她总不能跟南宫锦说他们之前做了几次,都不在受孕期,最近的一次离现在也才几天,怀孕不可能这么快吧?估计她好意思说,南宫锦也不好意思听!

    看她表情依旧沮丧,君惊澜顿了顿,又懒洋洋的笑道:“无妨,你要相信爷的能力!今晚我们再奋……”

    战!还没说出来,澹台凰就狠掐了他一把!他终于自觉的选择了闭嘴,唇角却微微勾起,显然是心情不错。

    冷子寒和澹台凰这两人求情失败,而百里惊鸿从来是一切都按照南宫锦的意思行事的,但到底对儿子如今的惨状不忍,偏头看向君惊澜,给了一个眼神示意。锦儿素来是很疼惊澜的,说不准他说得话能有用。

    其实他也没指望能有用,只不过是死马当做活马医而已!

    干爹的眼神都扫过来了,君惊澜jiù shì 知道求情无用,一旦开口必定被干娘讥讽,比如冷子寒被讥讽和墨冠华的关系,凰儿被讥讽孩子的事情,他心中明白的很,自己开口也一样是被讥讽的下场,毕竟干娘是个外热内冷的性子,傲慢的很,素来也不喜人违逆。

    但是……在百里惊鸿的眼神扫射之下,他不得不给zhè gè 面子,掩唇轻咳了一声,闲闲笑道:“干娘,瑾宸也还小,不及弱冠之年,你也不必如此操心……”

    “要不是你无用,我犯得着操心吗?你和凰儿认识比子风和七七认识早,决定成婚比他们早。最后呢?最后他们成婚了,孩子都有了,沐姐姐这几日在我面前,总是一副神采奕奕吗,容光焕发的mó yàng !可你们呢?孩子没有,婚事还不知道在哪里!但凡你们两个争点气,我也不至于来为难瑾宸!”就算是自己素来便最是疼爱的干儿子,要发表反对意见,南宫锦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的打击。

    这世上能这么跟太子殿下嚣张说话的女人,除了澹台凰,也就剩下南宫锦这么一个了。

    于是,太子殿下也不说话了,说话之后会面临这种下场他早已料到,只含笑的眼神看向百里惊鸿,眼神表示曰:我尽力了!

    一屋子人求情全部失败,身为正主的百里瑾宸本人,倒是没什么表情,只淡淡看向南宫锦,清冷如月的声线带着冷意:“闹够了么?”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嘴角都抽搐了一下!从来就知道百里瑾宸拽到不行,没想到在他娘面前,他也还是这么拽,不知道又会面临南宫锦怎样的讥讽。

    南宫锦一听这话,当即便是面色一变,显然是想发脾气的,但是眼珠一转,顾虑到现下相亲到底是要这小子点头才行,于是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怒斥,十分和蔼可亲慈祥的道:“瑾宸啊,你看看,这么多姑娘,都是娘亲为你安排的!娘亲是多么为你着想啊,看,这边一排是名门闺秀!那边一排,是江湖侠女!燕瘦环肥,各种类型的女子,应有尽有!你赶紧选一个,也好为我们家开枝散叶!你也不用对娘亲为你做的一切太感动,这都是我这为娘的应该做的!”

    被绑成这样来相亲,还要感动?在场所有人的嘴角都微微抽搐了一下……

    百里瑾宸无言,但他到底很了解自己的母亲,也非常了解她嗜钱如命的性格,淡薄陈述道:“家中多了一个人,便多了一个人用你的钱。”

    果然,这话一出,南宫锦当即面色大变,飞快的站起身,并十分防备的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里面藏着不少银子,又防狼一样的四下一扫,看向那些姑娘们:“你们成亲之后,会用我的钱吗?”

    这样子,加上这话一搭配而出。在场的人齐齐扭过头表示不忍直视!就连澹台凰都觉得坐在这屋子里头,表示自己似乎是南宫锦的亲戚,也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

    倒是那些姑娘们很给面子的起身,一齐弯腰开口道:“若有幸嫁给公子宸,我等定然不会沾染夫人半分银钱!”

    其实也不是她们不想保留一点作为女人的矜持,但是没bàn fǎ ,百里瑾宸的行情太好了,她们严重担心矜持的后果是什么是排队的资格都没了,自然只能飞速起身开口回话。

    天下几大美男子,君惊澜已然有了澹台凰,漠北女皇的人她们可没胆子争。皇甫轩有了慕容馥,还有一个闻名天下的皇贵妃。楚玉璃虽然没娶,但身边跟着一个梦子汐。楚长歌已经娶了皇甫灵萱,家中还养了一堆美人。楚长风追着一个女子跑了很久。即墨离和楚王室公主定下婚约,笑无语是国师,曾经说过做国师一日,不娶妻一日……

    总之美男子们都已经瓜分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了百里瑾宸,而且百里瑾宸还不是排在美男子榜单末席的,乃是和楚国的那位冠盖京华的太子,并列天下第二美男子!这样的相公,要是不抓住,她们的后半生只能在无限的悔恨中渡过!不赶紧应答不行啊……

    南宫锦听了这话,当即便笑眯眯的四下一扫,认真点头,十分愉悦道:“难怪我一见你们,就觉得特别投缘!”

    澹台凰默默的拿起了一旁的扇子,默默的把自己的脸遮着,谢绝被人认为自己和南宫锦有任何关系。太子爷表情有点似笑非笑,虽说不太认同干娘的行为,但也乐得看戏。

    百里瑾宸淡淡扫了她们一眼,旋而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眼神未在她们身上做任何停留。显然是一个都没看进眼中!

    但,这会儿,南宫锦忽然扯了一下嘴角,扬手一指:“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四个,可以离开了!”

    “啊?夫人,为什么?”四女大惊,十分不解的看向南宫锦。

    南宫锦斜眼一瞟,冷冷道:“你们刚刚,眼神是怎么在看?说说看,是我儿子英俊,还是惊澜英俊?”

    四个女人表情齐齐僵住!这一进来,忍不住就两边多看了几眼,严格说来,这两个男人根本没bàn fǎ 比的,因为气质完全不同。但单单论长相,其实是不相上下的,于是她们忍不住就两边看,没想到就这么看了几眼,就被南宫锦看了出来,并且被毫不留情的驱逐!

    她们正想为自己说情,眼见澹台凰似笑非笑的眼神扫了过去,再加上外面盛传的关于太子惧内,漠北女皇的性子十分可怖的传言,让她们浑身一颤,屁都不敢放了,赶紧夹着尾巴飞快的跑了出去。

    “哼,当老娘是死的!”

    “哼,当老娘是死的!”

    澹台凰和南宫锦齐齐冷哼!

    然后,君惊澜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愉悦,好整以暇的以暧昧眼神对着澹台凰扫射,显然对自己被她如此重视,感到非常开心:“太子妃一片真心,爷很感动!”

    澹台凰白了他一眼:“我只是最近手痒想打人,她们谁敢撞枪口,我就揍谁!跟你没关系,你只是让我有了一个名正言顺殴打人的理由!”

    太子爷终于不说话了,因为这小狐狸的biǎo xiàn 不难看出,她还是有点生气。因为先前炎玉的事情!

    南宫锦表情沉敛下来,看向百里瑾宸,道:“这些个姑娘,我觉得都是不错的,你看看哪个hé shì ,我们明天晚上就把婚事办了!下聘,摆宴席的事情以后再补,明天晚上必须先给老娘圆房!”

    啊?

    澹台凰、君惊澜、冷子寒、百里惊鸿齐齐一愣!条件反射的一齐偏头看向百里瑾宸的脸色,而这会儿,百里瑾宸的眉宇之间,也终于浮现出不少戾气,若非全身大穴被点了,恐怕早就走的影子都没了,那剑八成也出鞘了好几回。

    倒是姑娘们,一个赛一个的开心,有几个害羞的已经低下头在绞手帕。

    南宫锦又十分体贴的对着姑娘们补充道:“你们放心,你们家里那边,事后我们会处理好!只安心给我儿子做新娘子便是!”

    “是,夫人!”姑娘们个个含羞带怯,都红着脸不敢再看百里瑾宸。

    随后,一个红衣女子站出来,十分关切道:“夫人,公子他被这样绑着,难免血液不畅通。依我看,还是给公子解开吧?”

    南宫锦一听这话,当即握着她的手,满意点头:“嗯!还没过门就知道心疼相公,如此甚好,不错不错!难怪我一看见你,就觉得我们特别投缘!”

    这话一出,一个蓝衣女子浅笑一声,上前道:“听说夫人喜欢金银之类的饰物,我娘家还算是丰厚,届时嫁妆一定能叫夫人满意!”

    这下,南宫锦抚摸红衣女子的手,当即也抚摸不下去了!一下将人家的手丢开,然后扭过头抓着那蓝衣女子的手:“你这丫头,长得的确是国色天香,配得上我的儿子!难怪我一看见你,就觉得我们特别投缘!”

    澹台凰的脑后滑下一条黑线,她这未免也太容易投缘了吧?

    “哼!那算个什么!”一名紫衣女子出列,站在中央道,“我乃南齐公主即墨湘,当今皇帝是本公主的胞弟!本公主封地极广,御赐珠宝无数,若是要出嫁,皇弟一定还有厚赏,本公主的嫁妆,恐怕除了东陵的那位萱公主,天下无人可及!”

    澹台凰看着即墨湘摇头,百里瑾宸原本jiù shì 个淡薄的性子,素来不喜麻烦,大抵也不会喜欢红尘争斗。但是这南齐的公主,显然是个好勇斗狠的性子,和百里瑾宸的性格并不hé shì 。相信南宫锦也该能看出这一点,所以也应该不会给儿子找zhè gè 个性完全不搭的娘子才是!

    谁知,她实在太高看南宫锦了!南宫锦根本jiù shì 个认钱不认人的!一听完这话,分分钟把蓝衣女子的手丢开,又扭过头,动情的握住即墨湘的手,笑眯眯的抚摸道:“原来公主身份如此高贵,跟我的儿子正是绝配!难怪我一看见你,就觉得我们特别投缘!”

    “……”

    这下别说是澹台凰等人表示对南宫锦不能直视了,jiù shì 即墨湘的嘴角都抽搐了一下,僵硬着手,给南宫锦抚摸,久久不语。

    南宫锦见场面忽然沉寂,到底也明白了自己把“特别投缘”这句话说了几遍,的确是诡异了一些!于是握着即墨湘的手又道:“虽然这句话我今天已经说了几遍了,但是只有在跟你说的时候,我才觉得能够引起自己身心的共鸣,说起来比较舒心,所以你一定能是我们百里家的好儿媳!”

    “她即墨湘的嫁妆算什么,我楚梦云是楚国三位皇子的嫡亲胞妹!谁人不知南齐真正掌权之人是摄政王即墨离?一个傀儡皇帝的妹妹,岂能跟我比?父王母后素来对我疼爱有加,莫说是区区嫁妆,除了紫罗珠,我jiù shì 要国宝,也能给本公主送来!”虽说自己那三个嫡亲兄长,竟然放着自己zhè gè 亲妹妹不疼,更加疼爱那个从民间找回来的楚七七,但血缘关系就在那里,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不管自己的终身大事!

    “楚梦云,你大胆,竟敢辱我南齐皇帝!”即墨湘当即便是大骂。

    楚梦云也不是好相与的,只冷笑了一声,淡淡道:“本公主不过说出一个事实,南齐与大楚,多年以来都是姻亲之国,合力抗东晋!还能为了你区区一个即墨湘,就与大楚反目不成?”

    这会儿,一旁一个bsp;mò 了半天的黄衣女子,上前一步,温婉笑道:“两位姐姐何必动怒,大家都是嫡公主,身份地位财富权势,也自然都是相当!你们又何必争得不愉快呢?不如由妹妹来说个和。夫人,本宫是东晋公主,钟离苏!乃皇后所出,亦是东晋太子的胞妹!”

    其实原本听说百里瑾宸招亲,东晋第一个就派出了钟离苏前来!大楚和南齐,原本没dǎ suàn 凑这热闹,可东晋都出了手,百里瑾宸在两块大陆的威望都是极高,加上夜幕山庄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若是让东晋和百里瑾宸结亲,对于南齐楚国来说,自然会是不小的打击,于是也各自派出了自己的嫡公主!

    给她们的使命是,即便她们无法联姻成功,也一定不能让他国联姻成功!

    而恰好这三位公主,君惊澜是不用想了,这一见百里瑾宸,当即三魂少了七魄,不遗余力的争夺了起来。为了国家也好,为了自己也罢,不争不行!

    澹台凰咂舌,zhè gè 钟离苏也是个人物,半晌不吭声,等楚梦云和即墨湘争得形象全无之后,再风情婉婉的出来说和,同是公主,很快就显得她气度不凡。

    就看南宫锦欣赏哪种女子了!即墨湘是个争强好胜的,楚梦云是个性子高傲的,钟离苏是个温婉有心计的!三个公主争成zhè gè 样子,其他姑娘们自然也不好吭声了,人家可是公主,她们拿什么比?

    澹台凰虽然因为炎玉的事情,对君惊澜有点恼火,这会儿也忍不住问了他一句:“你觉得你干娘会选谁?”

    “选谁爷还拿不准,但选择的法子,你很快就知道了!”君惊澜笑得意味深长,看向百里瑾宸的眸光,也越发的幸灾乐祸。

    澹台凰纳闷,扭头看向南宫锦。

    然后,她很快就明白了君惊澜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见南宫锦烦躁的挥手:“好了,别争了!别争了!我比较好奇的是,梦云啊,你估计你父皇给你的国宝,能值多少钱哪?”

    一句“梦云”,叫得非常qīn qiē 。问到重点的事情,澹台凰的表情也十分和蔼可亲,只是眸光闪烁,里头全是对金子的渴望!

    澹台凰嘴角一抽,无语看向君惊澜,眼神询问:“这靠谱吗?”

    怎么就跟卖儿子似的!

    君惊澜似乎早已料到,回了她一个叹息般的眼神。眼神回话:“干娘在谈到银子的时候,就从来没有靠谱过……”

    澹台凰的嘴角已经抽搐不动了,这会儿,门口有下人来禀报:“爷,夫人,风世子和风世子妃来了!”

    还没等请他们进来,上官子风带笑的声线就传来进来:“姑母,瑾宸表兄相亲的事情,如何了?”

    这话刚问完,就看见了被五花大绑,在大堂中央的百里瑾宸,上官子风俊美到嚣张的脸孔,也产生了一瞬间的空白!当初自己和七七的婚事被父母反对,他一直便觉得父亲母亲当初很残酷,这会儿把百里瑾宸一看,他真是太幸福了!

    小萝莉楚七七一进来,看见百里瑾宸,就惊愕的长大了嘴!然后扫到了一旁的人,当即就对着澹台凰飞奔而去:“三哥哥,七弟弟好想你!”

    “哎!七七,慢点跑!”上官子风赶紧呼喝,即将当爹的男人,jiù shì 这样鸡婆!

    澹台凰看见楚七七也是很开心的,当即便起身将她迎接过来,楚七七这会儿也看见了楚梦云,甜甜笑道:“皇姐!”

    “皇妹!”楚梦云点头,虽然对兄长们过度偏爱楚七七不满,但楚七七的性子单纯,她自己也喜欢。

    上官子风过来jiù shì 一声斥责:“七七,你肚子里面有孩子,要小心!伤了孩子是小,伤了你的身子是大!哎,板凳为夫来搬,你坐着就好!煽风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亲自来,坐好了为夫来伺候……”

    上官子风这样鸡婆的关心,让南宫锦的脸全绿了!她深深的认为这一对小夫妻jiù shì 沐月琪派来膈应自己的,反复提醒他们已经有孩子了,沐月琪将要有孙子了,再让南宫锦自行对比自己的儿子还是个光杆司令!

    这让南宫锦更加坚定了明天晚上,就要把洞房花烛夜搞定的决心!

    澹台凰想了一下翠花,又看了一眼楚七七,忽然觉得怀个孩子真的挺好!太子爷虽然不希望自己也变成子风那个鸡婆样,但若是要孩子,她就少不得让他在榻上多努力,她也不会再对床底之事有那么多的抗拒,这样算起来,还是很划算的!

    南宫锦冷着脸,问完了这些个姑娘们,随后看着百里瑾宸道:“瑾宸,我觉得这三位公主都挺好,决计是配得上你!你看看,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百里瑾宸听了,眼神都没往她们身上看,淡薄道:“我若是都不喜欢呢?”

    这话一出,三位公主都觉得自己面子挂不住!其他的姑娘们,则是心中yī zhèn 窃喜,不喜欢这三位公主,那喜欢的八成jiù shì 自己了!啊,有希望……

    正在她们心中愉悦之刻,南宫锦冷哼了一声:“那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

    “不贪财,不聒噪,不凶悍。”百里瑾宸很无情的吐出了九个字。

    这下jiù shì 淡漠如百里惊鸿,都惊诧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子是不要命了?什么话都敢说!这不贪财,不聒噪,不凶狠,不jiù shì 冲着他娘去的吗?

    君惊澜、冷子寒,上官子风,看向百里瑾宸的眸光,也有些不可思议!不喜自己母亲的性情就罢了,竟然还敢说出来。

    曾经被百里瑾宸嫌弃聒噪的澹台凰,默默的在心里扎他的小人!

    南宫锦的脸色yī zhèn 青yī zhèn 白,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这小子是冲着自己来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楚七七,又看了一眼面前的燕瘦环肥,莺莺燕燕,当即冷笑了一声:“好!老娘就给你培养出几个不贪财,不聒噪,温婉贤淑的,míng rì 正午你自己选一个,若还是选不出,就由老娘帮你选!”

    看南宫锦那隐隐发青的脸,显然是被气得狠了!

    百里瑾宸听了,面上依旧没有丝毫表情,微微敛眸,似乎已经懒得看她。

    这mó yàng 把南宫锦一口气堵得不上不下,开口怒道:“无,把公子带下去,严加看管!要是他不见了,唯你是问!”

    无默默的站出来,默默地流着眼泪,默默的带着百里瑾宸走人!

    随后,南宫锦大喝一声:“凰儿,你去南海的事情缓一缓,明天陪我监督完瑾宸的洞房花烛夜再走!今天晚上跟我一起调教出符合这臭小子要求的姑娘!”

    澹台凰想了想,要是百里瑾宸的人生就这样jiāo dài 了,她明天不在也说不过去,于是点头:“好,我们缓缓再出发!”

    刚刚应完,百里瑾宸冰雕一般的视线扫到了她的身上,薄唇微动,用密室传音,给她一个人传递了一个消息:“帮我离开,否则你会后悔。”

    然后,被无带出去了。

    澹台凰一怔,虽然不明白百里瑾宸zhè gè 闷骚货,为毛要这样对自己说,却明白对方绝对不是信口雌黄的性子!如果她不帮他,十有八九真的能出什么让她后悔的事儿!

    但是她又纳闷,为毛他不找君惊澜他们帮忙,独独找自己?

    在她失神之间,楚七七端起一杯茶水要饮,上官子风赶紧道:“喝茶的事情,怎么能你亲自来,还是……”

    南宫锦终于忍无可忍的打断:“还是你帮她喝了吧!”她儿子不jiù shì 慢了一步么,至于这么反复膈应她么,至于么?

    说完愤怒起身,无视了君惊澜,一把抓起澹台凰,让她去帮忙训练姑娘!

    上官子风莫名其妙的被膈应了一句,愣着半晌无法回神。他只是想说,喝茶这种事情,应该由他来伺候,为什么会变成他自己喝了算了?

    剩下君惊澜、冷子寒、百里惊鸿三人面面相觑。

    终于是百里惊鸿咳嗽了一声,十分务实的道:“若是她们两个训练,你们觉得,能训练出不凶悍,不贪财,咳……不聒噪的姑娘么?”

    那两个女人根本一个比一个凶悍,一个赛一个聒噪,也jiù shì 澹台凰不贪财,南宫锦贪!姑娘们要是从她们手下出来,还能有达到瑾宸那九个字要求的么?怕是原本有,训练之后也没了!

    冷子寒尴尬的咳嗽一声,以茶杯掩唇,十分诚恳的道:“应该没有!”

    太子爷微微一叹,目光长远的道:“瑾宸怕是完了!”

    瑾宸怕是完了,他自己的事情也没处理好,原本今夜可以好好跟她解释一番,但是她被干娘抓走。这种事,越拖越是麻烦!叹息一声,敛了思绪,偏头看向小苗子:“炎玉处理好了么?”

    小苗子点头道:“舌头已经拔了!炎将军亲自接huí qù ,禁足了,再也不能踏出炎家半步!”

    “嗯!”君惊澜点头。

    ……

    而澹台凰,跟着南宫锦出来之后,以上茅房为由,预备去拯救百里瑾宸!看那货说得信誓旦旦,要是不救,恐怕她自己真的会后悔!

    但是,当她蹑手蹑脚的到了百里瑾宸的院子门口,一层一层又一层的护卫,门口守着的一看就知道是绝顶高手,即便她现下武功高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也是在痴人说梦!

    这可怎么救?

    ------题外话------

    山哥:亲爱的们,你们喜欢把月票投给哪种作者啊?

    众山粉:不贪财,不凶悍,不聒噪。

    说罢,又补充道:山哥,你显然不符合……

    山哥:矮油!讨厌,贪财,凶悍,聒噪那其实都是人家的外表!人家的内心从来都是视钱财如粪土,十分温婉而不凶悍,生性敏感不喜欢说话,跟聒噪也不沾边。矮油,你们说的那种作者jiù shì 我嘛!跺脚,快,月票给我……

    众山粉目瞪口呆:你què dìng ?

    山哥面色阴沉:你们有意见?

    众山粉面色惨白,飞快掏月票:没有,一点意见都没有!给——

    【荣誉榜更新】:恭喜【颜婉馨】童鞋升级进士,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打赏和月票,爱你们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