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撅着屁股看了半天,觉得自己没有那么高超的能力,能够支持她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附带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百里瑾宸救走。

    但是见死不救吧,显得不仗义,而且还不能知晓对方的那句“你会后悔”,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于是,澹台凰产生了一种巨大的矛盾和挣扎,也顺便开始估量如果出手,自己成功的几率有多少!

    还有,倘若放走了百里瑾宸,惊动了这里的人,那百里瑾宸是逃了,自己就会被南宫锦开涮!愁啊愁……因为太忧愁了,所以她默默的从袖子里面掏出来一个瓷瓶,然后吗,灰尘般的粉末扬空一洒。嗯……

    这里高手有点多,高手们对药性是有一定抵抗力的,但是两个时辰之后,再牛逼的高手也会神不知鬼不觉的睡着!这可都是从楚长歌那里顺来的好药。只能zhè gè 样子了!

    刚刚将一切都干完,将瓷瓶收好,一名下人出现,乃是一副历尽千辛万苦,才终于找到她的mó yàng ,愉快的出现在她眼前:“漠北女皇,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夫人正到处找您呢!您这,您这是……”

    下人看见她十分不雅的撅着屁股,看着百里瑾宸的寝宫方向,表示非常不能理解!

    呃……

    反正还有两个时辰药效才起,暂时只能先撤退了!澹台凰摸了摸自己的腰,十分“痛楚”道:“我是走到这里腰闪了一下,所以正在弯腰抚摸!待会儿见着夫人,你千万不要说是在这里看见我的,夫人疑心重,说不定会怀疑我想放走瑾宸!要是那样的话,我可就惨了!”

    澹台凰似真似假的说着,顺便避免下人多嘴,在南宫锦跟前暴露了她的意图。

    下人赶紧点头:“女皇陛下您请放心。小的是决计不会如此多嘴的,夫人正等着您,请吧!”他哪有胆子打太子妃的小报告,又不是不想活了!

    “嗯!”澹台凰应了一声,揉着自己的腰,跟着下人一起到了南宫锦的训练基地。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的吆喝声传了进来,正是南宫锦的声音无疑:“站好了,须知你们脚下的踩着的都是一寸千金的鞋,身上穿的是一尺足有一个县官三年俸禄的衣衫,小碎步给我走起来,若是你们的衣服和鞋子在训练过程中有任何损毁,淘汰出局!还有,你们这一身服装的银钱,我只是暂时给你们垫着,到时候要将银子送来给我的知道吗?”

    “啊?”一名青衣女子,结结巴巴的站出来,开口道,“夫人,我们家家境勉强还算是富裕,但是这样一身衣服和鞋子,这要将所有的家当全部都变卖了,才,才不知道能不能还得起啊!”

    南宫锦和蔼可亲的一笑,看着她道:“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问题,现下没有银子还给我,不代表你以后也没有,你以后没有银子还给我,不代表你的子孙后代也没有!来来来,我们写下一张欠条,不过你最好是早点还给我,因为这是要算利息的,拖欠得越久,利息费用越高!”

    这……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忽然对那位姑娘充满了同情!而那位姑娘也一样,对自己的处境也同样的充满了悲凉……

    最终也许是想到了让自己的子孙后代来还钱,其实是一件挺不靠谱的事儿,到时候自己都死了,谁还能què dìng 这欠条是真是假,说不准就赖账成功了!

    于是,捂着自己的心脏,低下头认真的写下了zhè gè 欠条!心中雀跃的想着后代这么遥远,八成是不用还了,所以看见巨额的利息,她也放心大胆的签了。

    结果,南宫锦收到欠条之后,笑眯眯的看了几眼,然后开口吩咐:“来人!”

    话音一落,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此处。

    随后,南宫锦将自己手中的欠条交给他,那上头的利息,已经高得基本上和高利贷没有太大的区别了,然后,开口吩咐道:“把这张欠条拿去,到这位姑娘的户籍所在地的衙门进行公证!请县官必须留下档案传袭下去,并且要说清楚,这笔帐不能无限期的拖延,每个月必须要偿还一定的金额数!”

    南宫锦这是一张欠条,要人家把自己下半辈子还有自己子孙后代的人生,全部签出去了!

    那姑娘一听完这话,登时就感觉两眼一抹黑,险些没晕过去。

    南宫锦看她表情悲惨,又很快的对她补充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承担这张欠条,现下就可以退出这场培训,你们也如是!”

    她这话一出,当即就有三个姑娘打了退堂鼓,和那青衣女子加起来一共是四个,战战兢兢的换了自己的衣服转身跑了!这么多竞争者在这里,成功的几率也不大,要是最后没选上还欠了一屁股债,太不划算了!

    澹台凰看了一会儿,不太认同的进来,皱眉开口:“我觉得你这样不太好!”这不是标准的嫌贫爱富么?

    南宫锦摇头,偏头看向余下的二十一名女子,看她们有的人面上是得色,有的是嘲讽不屑,有的人是隐隐紧张,还有人眸中藏着狡黠的笑意。

    随后,偏头看向澹台凰,吩咐了其他人好好的练习小碎步,才把澹台凰拖到角落里。

    开口笑道:“这是一场考验,她们身上的衣服,其实并没有那么值钱,只是我忽悠她们的!现下留下来的二十一位姑娘,有七人表情不屑,显然是因为自己家中有钱而瞧不起穷人!对于金钱的渴望,和人类对银子的不可抗拒性,可以使我们格外愿意亲近有钱人,甚至认为自己有钱是一种骄傲。但却无论如何也不该看低没钱的人,这样只会显得没有素质,没有涵养,人品欠妥。故而单单是这一点,我待会儿便会找理由将她们排除!”

    澹台凰行军打仗是一把能手,揣度人心却是远远不及,对人性也远远没有比她多活了二十年的南宫锦看得透彻,这会儿倒是认真的聆听,或者以后对她处事能有bāng zhù !

    南宫锦说完,见她没有反驳,又接着笑道:“有三人的面上是得意,显然是家中有钱。但是人类这种生物,大多缺什么就喜欢炫耀什么,却不知道为富者又想立于俗世之外,就该财不外露,方能活得长久。你应当不会忘记,洪秀全的太平天国,手下有一位天王,jiù shì 因为运输了太多银钱,被人瞧见,最后遭致了杀身之祸!夜幕山庄对各国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若是我们过于高调,过于炫耀自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这三个女子,也不能留?”澹台凰慢慢的已经明白过来。

    南宫锦点头,最后笑道:“再有,便是我们家旗下bsp;yè 无数,她们脚上穿的鞋子,是大叶紫檀所制作,但我报的是小叶紫檀的价格!小叶紫檀远远比大叶紫檀贵重,那四个被吓退的姑娘,走了,是因为她们没有鉴赏能力。连大叶紫檀和小叶紫檀都分不清,那就别指望她们能辨识昂贵的珠宝玉器了,这样的少夫人,将来若是当家,是会有麻烦的!诚然,我可以找人训练她们的鉴别能力,但是你看她们一听说要还钱,跑得这样快,想给我当儿媳妇的诚意,我是一点都没瞧见!”

    说到这里,澹台凰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悄悄指着方才有几个面露紧张之色的姑娘,笑道:“而这几位姑娘是,一脸紧张,显然是没有辨认出来!家中也没有过多的银钱,但是由于太想嫁给瑾宸,所以再大的风险和代价都愿意承担,她们的诚意是很足的。所以你也会给她们机会!至于那几个目露狡黠之光的,则是看出了这东西价值的,却没有拆穿,显然是知道这不过是你下得一个套,拆穿了会惹得你不tòng kuài ,所以都保持了缄默!这般聪慧的女子,你也是会认真kǎo lǜ 的!”

    “没错!”南宫锦笑着点头,“这世上没有多少事是做不成的,最重要的是你肯不肯去做!那四个丫头没有必须嫁给瑾宸的决心,所以不愿意承担失败的风险,既然如此,我自然也是不留。或者我的看法过于偏颇,但既然是给自己选儿媳妇,当然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听你一席话,获益匪浅!”人生最是开心的事,莫过于得良师,交益友。南宫锦这么小小一个计策,就将面前这些女子都试探出了一个七七八八,这样的看人本事,她的确要好好学学!

    南宫锦不甚在意的摆手:“若不是想让我教你点东西,惊澜那小子也不肯让你跟着我来!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两个,今日有点不和谐的矛盾气氛,以他的聪明自然是明白这种事情越早处理越好。但现下肯放行,也说明了我身上或者有什么,是他认为值得你学的,借了zhè gè 机会来学到!那臭小子都起了这样的心思,我岂能不成全!”

    澹台凰点头轻笑,这会儿才算是真正的把南宫锦当成了长辈!虽然她们来自同一个时空,但南宫锦到底比她多活了二十年,资历和经验都是她不能比的。尤其坐上女皇之位之后,她最烦闷的事情,便是不知如何辨别自己手下之人的是否衷心,今日跟着南宫锦看了这一出,日后也将得心应手!

    那妖孽,算是有心了!

    但是:“你别说,你贪财的事情,全部都是装出来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装得太像了!

    南宫锦白了她一眼:“我聪明,有智慧,会看人,懂试人。这并不代表我不爱钱财,所以我最看好的还是那三个有钱有势有庞大嫁妆体系的公主!”

    说到最后一句,南宫锦的表情变得十分羞涩,好像前面有无数银子在对着她招手,她还不好意思过去一般。然后不再管澹台凰,过去教导了……

    澹台凰见状失笑,一时间对南宫锦也有点改观,甚至隐隐有点佩服起来。

    从南宫锦的身上,她得出了一个结论:你可以是一个贪财的女人,也可以是一个现实的女人,但是你必须有能力有智慧,这样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

    这边训练,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而北冥的时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动荡。

    自当年五王之乱被平定,藩王们老实了很久,但到如今,终究又按耐不住了想出来作死了。

    太子府的议事阁,各大文臣和十几名将军都在此处,基本上全部支持出兵,还有人tí yì ,再由太子殿下亲征,敌方人马,听到殿下来了,恐怕就已经闻风丧胆,各自奔逃了!

    但炎昭表示反对,如今各家藩王虽然势力坐大,但是他认为还没有到需要殿下亲征的地步。而且那些人,充其量也只敢试探,绝对没有真刀真枪干的胆子和本事!

    但君惊澜此刻,却有些微的bsp;mò 。

    沉敛在高位之上,如玉长指漫不经心的端着茶杯,淡淡扫视,终而懒洋洋的笑了声:“不必管,放任。若试探,我们便示弱!”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炎昭当即开口:“若是这般,他们倘若真要谋反,这不是……”

    他这话一出,君惊澜将手中茶杯搁下,闲闲笑道:“爷jiù shì 要他们反!这一次,他们反了之后,爷要一劳永逸!”

    这话一出,在场之人个个面色怔然,显然都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惊吓之后,也慢慢fǎn yīng 过来太子殿下的意思……一劳永逸?

    殿下的意思,是想削藩?

    这想法一出,武将们大多跃跃欲试,他们看不惯那些拥兵自重,一有他国进犯不是病了jiù shì 没粮草了,闲来无事还想找朝廷麻烦的藩王不顺眼很久了!削藩了最好!

    但文臣们总是顾忌的比较多,老太傅上前来,弯腰开口:“殿下,削藩固然对朝廷有利,但是这些藩王,大多都是跟着太祖皇帝打江山,传袭下来的。臣认为,若是我们削藩的话,会被人病垢!”

    司马清上前一步,开口辩论:“太傅此言,言之有理。但若是藩王先行谋反,jiù shì 他们不义在先,岂可怪我们不仁?而且这些藩王,狼子野心路人皆知,若是不除,才是我北冥大患!”

    “zhè gè 道理,老夫自然是明白。只是各家藩王,素来是守望相助,如今有异动的不过三家,若是我们贸然出手,七家都会一起行动起来,到时候又是一场浩劫!殿下固然有能力扫平,只是bǎi xìng 遭殃!老臣认为,还是应该想一个万全之策才是!”老太傅低下头辩驳。

    君惊澜听罢,不置可否。

    只偏头看向独孤城,闲闲笑问:“独孤,你看呢?”

    独孤城一直沉吟着没做声,君惊澜这一问,他便也赶紧起身,开口答话:“启禀殿下,臣下认为,两位大人的话都有道理!削藩是一定要做的,但是必须从长计议,须得有万全之策,否则大战下来,最终消耗的是北冥国力,会给东陵以可乘之机!”

    君惊澜听罢,先是赞赏一笑,才闲闲开口:“独孤所言有理。尤其这三家有异动,压制住之后,主动权便在爷的手上,即便要杀他们,各家藩王也当无话可说。而这时候就能迫得他们退让,那么,独孤,zhè gè 万全之策,爷就教给你去想了!”

    “臣领命!”独孤城低下头,躬身应答。

    随后,君惊澜又看向炎昭,平静道:“炎昭,你应当知道,对这三家放纵的尺度!”

    炎昭点头,弯腰开口:“殿下放心,末将明白!定将明面示弱,暗中部署,若他们异动,末将定能极快擒拿!”

    “很好!”对炎昭的话,君惊澜表示很满意,随后懒懒笑着吩咐,“散了吧!”

    “是,殿下!”众人逐一退下。

    待众人全部退下,君惊澜揉了揉眉心,显然有些疲惫,小苗子赶紧端上茶,开口道:“爷,既然事情都交给丞相大人和炎将军,您就不必在再多操心了,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君惊澜听了,慢悠悠的笑起来,懒懒道:“你以为爷是在为国事忧心?”

    这一问,小苗子也愣住,的确从未看见爷为国事忧心过。这会儿也愣了,轻声问道:“不是为国事,那是为何?难道……”

    说到这儿,便见君惊澜的面上有了一丝冷意。

    他很快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当即弯腰禀报道:“启禀爷,奴才已经问过那些不知死活的蠢物了!他们将炎玉小姐放进来,是因为炎玉小姐说有重要的消息要禀报给您,关于上次兵布图是失窃的真相,下人们觉得此事太大,不敢妄动,就将她放进来了,那时候奴才奉了您的命令,去广陵王府送礼,一回来便见着太子妃到了,所以也不知道此事!”

    知道兵布图失窃内情的人,并不多。下人们也不知晓其中情况,所以被炎玉这般一说,那群下人们就直接相信了,又在炎玉的几番威胁之下,将她给放了进来!

    见君惊澜不说话,小苗子又低声道:“爷也不必再生气,那些个连门都守不好的蠢物,奴才已经让人处置了!太子妃的性子虽然是……凶悍了些,但到底也不是不讲理的,您好好解释一番,最终当无事!”

    “凶悍”zhè gè 形容词用出来,只有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勇气!想想炎玉小姐被打得那个惨状,他的头皮到现下依旧发麻。

    “不解释,她亦懂,只是……”只是懂,不代表她不会给他脸色看!不论如何,这也是他单方面的失误。

    “那您……”zhǔn bèi 怎么办?太子妃那可是不生气则已,一生气……

    太子爷沉吟了一会儿,终于叹息道:“看来爷要出点狠招,来寻求原谅了……”

    出狠招?

    小苗子表示困惑……

    ……

    训练室内,澹台凰感觉自己简直要疯了!

    这不,就这会儿,南宫锦忽然神色娇媚,尖着嗓子作指挥:“矮油,不要这样嘛~!”

    澹台凰嘴角一抽,抖着一身的鸡皮疙瘩,不断的搓着自己的胳膊,看着南宫锦带着人在那里发神经。

    那群姑娘们,十分努力地跟着南宫锦学习,尖着嗓子,矫揉造作的挥了一下手帕,又学着南宫锦的mó yàng 扭动了一下身子,旋而齐齐道:“矮油,不要这样嘛~!”

    最后一个音,一个拖的比一个长!个个表情娇媚,看得澹台凰,看得澹台凰想吐……

    几个大步,飞快的上前,去扯了几下南宫锦的袖子:“呃,那个啥,你们这是干啥呀?”

    南宫锦烦躁的将她的手挥开,十分不耐烦的道:“瑾宸那臭小子不是要不凶悍的女子吗?我自然是在教这些姑娘们细声细气,动人心弦的说话!你听听,矮油这两个字,显得多么柔弱无依,又娇羞无比,如果这样说话,还能觉得和凶悍沾边吗?”

    澹台凰嘴角一抽,默默的为百里瑾宸抹了一把冷汗!这样的确是不跟凶悍沾边了,但是这跟神经病已经严重关联了吧?感觉就像是变态一样……

    她正想劝导几句,南宫锦又烦躁的把她往旁边一挥:“你要是不帮我,你就在旁边站着,起码别给我搞破坏!”

    澹台凰本来是真心实意想帮的,但是看见她这样搞,于是深深的觉得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完全没有bāng zhù 南宫锦的能耐!所以默默的走到一边,坐下!

    接着,又听见南宫锦开口教导:“你们要记住,作为一个温柔动人,贤淑美好的女子,千万不能自称老娘,也最好不要自称我!”

    钟离苏笑笑,上前来,先是弯腰施了一礼,随即轻声笑道:“夫人,这一点本公主自然明白,若是做了百里家的儿媳,莫说是老娘和我了,即便本宫这两个字,我也不会用来自称!在相公的面前,一定自称妾身!”

    澹台凰在一旁点头,不错,不错,倒是个知事的。身为公主,这般放低身段,的确是极好的,也算是有心了!

    谁知,她是点头表示满意了,但是南宫锦她老人家一点都不满意!

    当即便皱眉摇头,烦躁的摆手:“自称妾身是不对的,这样会给人一种太过相敬如宾的感觉,于是不能体会到夫妻间的恩爱!”

    澹台凰嘴角一抽,那她想怎么样?不会是想……

    果然,她猜对了!只见南宫锦媚眼一挑,一副是十分害羞的mó yàng ,拿着手上的帕子把脸一遮,羞涩道:“应该自称……人家!”

    “砰!”澹台凰伸出一只手,重重的拍上了自己的脑门!整个人险些没晕过去……南宫锦以前不是说她是做杀手的吗?天下居然能有如此逗逼的杀手?她一直以为自己有时候脑子脱线就已经够二逼了,没想到南宫锦是个更二逼的!

    最让她无法容忍的是,这群姑娘们听了南宫锦的鬼话,竟然都深以为然,十分害羞的整齐道:“人家!”

    接着,南宫锦又带领着她们在屋子里面走小碎步,并左后摇晃着身子,十分动情滴左边一句:“矮油,不要这样嘛!”

    扭过头之后,又对着右边说一句:“讨厌,人家多不好意思!”

    就如同容嬷嬷带领着一群姑娘们,nǎo dài 扭来扭去的说话,偏生的表情还一个赛一个的严肃,活脱脱的像是谁欠了自己八百万没有还!

    澹台凰默然无语,这哪里是在给百里瑾宸培训媳妇,这根本jiù shì 在给世界培养神经病!

    这群人在屋子里头走来走去,晃荡了很半晌,直直晃荡的澹台凰满脑子都是这两句话,头晕眼花,她们才终于停顿了下来!

    南宫锦满意点头,对着澹台凰笑道:“怎么样,我的淑女培养计划,进行得不错吧?你看看这些姑娘们,现下可是一个赛一个的温婉!”

    澹台凰嘿嘿的傻笑,昧着良心点头表示赞同,心中却已经决定,她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之内,帮百里瑾宸逃掉!就算没有他的求助,没有那个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威胁,她也一定要bāng zhù 百里瑾宸逃掉!

    不然她就只能默默的为百里瑾宸点一根蜡烛了哀悼了!

    南宫锦又笑眯眯的道:“好了,不凶悍培养完毕!下面我们再来进行不聒噪培养计划!”

    这下,澹台凰也忍不住认真的聆听起来,百里瑾宸说她聒噪,她一直不以为然,但是聒噪到底是人的天性,有的人jiù shì 喜欢说话,怎么样都改不掉,这要如何培养?

    有几个姑娘站出来,十分温婉的笑道:“夫人,我们素来jiù shì 极为沉寂的性子,不太喜欢说话,应当不会让公子觉得聒噪!”

    剩下的几个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下都十分忐忑,她们素来就喜欢说话,突然一下叫她们以后不要说话,这不是要人命吗?

    正在大家都十分困惑之时,南宫锦终于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决策:“其实zhè gè 嘛,倒也没什么!就和那培养不贪财是一样的,这世上没有人不喜欢钱财,就要看你们懂不懂掩藏!这聒噪也如是,所以以后,没有什么价值的话,你们就努力的憋着,不要说!但是如果实在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呢,我教你们一个绝招!”

    这下,不仅仅是众位姑娘们全部都竖起了耳朵,就连澹台凰也情不自禁的等着听听看南宫锦能有什么绝招!

    终于,在大家无比期待的目光之下,南宫锦一跺脚,手中的手帕往前放挥舞,十分娇羞道:“你们就说……矮油,人家方才其实神马都没有说,一切都只是你做了一个梦,快点忘记吧,赶快忘记……哦hē hē 呵……”

    澹台凰:“……!”她已经深深地认为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她应当去茅厕深蹲才对!

    众姑娘:“……”为什么她们越来越有一种自己在被不靠谱诓骗的感觉?这样真的行吗?正在她们心中犹疑之间,南宫锦的那一声声“哦hē hē 呵”还在大殿之内回荡,听得人头皮发麻,浑身不适!

    澹台凰瞅了一下时间,两个时辰也该差不多了,于是道:“尔康,加油训练,容我出去再上个茅房!”

    “懒人屎尿多!”南宫锦不客气的评价。

    澹台凰嘴角一抽,假装没听到,飞奔了出去!出去了之后,整个人的nǎo dài 还是个懵的,满脑子都是南宫锦的那一句句“矮油,不要这样嘛!”

    “讨厌,人家多不好意思!”

    “哦hē hē 呵……”

    一句一句盘旋,她好不容易甩出了脑海,那意识又飞快的回来。哭丧着脸一路到了百里瑾宸的院子附近,远远的,百里惊鸿和冷子寒无意经过,都看见了她,也看见了彼此。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也深深的觉得百里瑾宸的人生不能被这样荼毒!于是,便对澹台凰采取了视而不见的策略!他们今夜并没有在这里经过,也没看见澹台凰跑来了,并且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要救人!

    两人齐齐转过身,大步lí qù 。

    澹台凰几乎是畅通无阻的进了百里瑾宸的屋子,因为外面人全部被她的迷药整倒了一地!进屋之后,百里瑾宸身上的绳索已经被解开,但是穴道被点着,依旧动弹不得。

    百里瑾宸看见她之后,淡淡道了一句:“来了!”

    “矮油,不要这样嘛!”澹台凰羞涩跺脚!

    跺脚完毕,百里瑾宸面色僵直,几乎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澹台凰收到这诡异眼神,终于明白自己被南宫锦影响太深,所以二逼了,瞬间泪流满面!一句话居然完全没有经过思考就这样吐了出来,见百里瑾宸的眸色越发诡异,她赶紧开口解释道:“讨厌,人家多不好意思!”

    百里瑾宸:“……”

    澹台凰完全僵住,抹了一把脸上奔腾的泪水,她干脆啥话都不说了,直接上前去给他解穴道,再说下去,一个说不准,又是在biǎo xiàn 自己的傻逼!

    一边解穴道,她一边动情道:“百里瑾宸,我原本以为自己的使命是帮你逃婚,我现下才知道我是帮你逃命!你真不知道你娘有多牛逼……”

    简直屌爆了!

    穴道解了半天,没解开!

    百里瑾宸淡薄道:“要用你凤舞九天的内力来解。”若非需要上古神功的内力才能解开穴道,无早就帮他解开了。

    至于自己的母亲有多……牛逼,她不说,他也知道。

    ------题外话------

    山哥拿着手帕,捂着脸,左摇右晃的娇羞行走,道:“矮油,人家要月票哪,给了人家今夜一定好好伺候你们!”

    众山粉羞涩跺脚:“讨厌,人家多不好意思!用你zhè gè 聒噪的人伺候,晚上别想睡着了……”

    山哥一挥手帕:“矮油,你们晚上会睡着的,人家方才其实神马都没有说,没有说要聒噪的伺候你们碎觉,快点忘记吧……哦hē hē 呵……只要给月票就好,给月票就好,伺候不伺候都看你们的需要,哦hē hē 呵……”

    【荣誉榜更新】:恭喜【18612759712】童鞋升级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谢谢昨天四十三个妹子数据庞大的月票,还有一个妹子的钻石和鲜花,以及两个妹子的打赏,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