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这消息的时候,澹台凰是有点震惊的,因为潜意识里楚玉璃跟这妖孽都应该是同等人物,不可能如同木偶一般让人轻易摆布。废除太子之位,楚玉璃若是并不在意,坦然接受是很有可能的,但被软禁,这一点似乎……

    君惊澜偏头看她,闲闲笑道:“这里离楚国都城,约莫一个时辰,我们快马赶到之时,当是楚国散朝之刻,到了王城,就知道这件事情是真是假了!”

    “嗯!”澹台凰点头,这会儿苍昊已经zhǔn bèi 好了马匹前来,君惊澜上前,在她脸上轻轻的摸了几下,又在自己的脸上小小的修饰了一番,二人这般容易引起过多关注的容貌,才这般被遮盖了起来。

    澹台凰看得新奇,开口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等本事,跟韦凤学的吧?”

    他闻言,轻笑摇头,却也不置可否。韦凤是跟他学的,这一项是他亲自培养,培养的时候,自然是同时培养了不少人,但韦凤极有天分,早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所以他现下也没有必要强调谁是师父,谁是徒弟的问题。

    见他不答,澹台凰也没有过多追问,一把扯住缰绳,翻身上马。

    偏头看向君惊澜,见他也翻身上马,姿态洒脱,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风流,即便容貌做了修饰,看起来极为普通,却还是令人忍不住为他心醉心折。

    “走吧!驾——”澹台凰心满意足的赞叹完,笑着招呼,便策马而去。

    君惊澜笑笑,也慢慢的跟了上去。

    这一路疾风如电,澹台凰的赶路很快,两人一直到了皇城的门口,这才停了下来。两匹马并肩而立,看向楚国的都城。上书两个大字,是前世澹台凰一点都不陌生的城市——邯郸!

    但是此邯郸非彼邯郸,虽然也很有古城的庄严肃穆吗,但终究是不同。他们一路赶来,身上都只出了点薄汗,微风拂面,气候得宜,这里倒是和福建的气候差不多,四季如春。

    bǎi xìng 穿衣的风貌,和煌墷大陆并无什么不同。唯一差别是,翸鄀大陆的衣物,大多大气华美,飘逸风流。而此处男子们的物,大多类似晋魏名士之风,世族身份的彰显,古朴矜傲。

    澹台凰自己的身上,也穿了这样一身,做了男装打扮。

    在楚国皇城的门口这么半天的扫视,澹台凰自然不仅仅只是为了看风貌,而是有些话,到了喉咙边上,她不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和君惊澜开口。

    明睿如他,即便她不做这么半天的迟疑停留,他也知道,她心中是有话想说的。

    等了半天,没见她开口,他狭长魅眸微挑,懒洋洋的笑道:“想说什么就说吧!”

    如此这般,一点都不遮掩的让澹台凰知道,他已经知道她有话想说,甚至能猜到那话的内容。这样的侧面告知,让澹台凰的心里又多了几分kuì jiù 。

    可,若是不说,她心里只会更加kuì jiù !偏头看他,轻声开口道:“我此番是为了来求药,也是为了来提醒楚玉璃!但,现下局势如此,或者关于楚玉璃的消息是真的……我绝不希望自己卷入楚国的内政,也没dǎ suàn 插手他国之事,但若是危急到楚玉璃的性命,我会出手相救!”

    出手相救,以他们现下的身份,潜入进来不被发现就已经很难,若还出手救人,要冒着怎样的风险,彼此都是聪明人,自然也都明白。

    而她所忧虑的,并非这样的危险是否能令人坦然承受,也并非是不是会连累君惊澜的问题,而是明知如果插手,会危急自己的性命,却还是要插手,对楚玉璃的这一份在意,君惊澜也许并不喜欢。

    他魅眸含笑,扫向她,容貌虽然被遮盖,但澹台凰却还是能透过那双眼,看见他冷艳无双,似笑非笑的神情。他淡淡bsp;mò 一会儿,方才开口笑道:“若是我不准,你也一样会这样做,那又何必告知我?”

    这话,笑意融融,并没有zé guài 的意思在里头。而现下要掩藏身份,自然也不能自称“爷”的,只能自称我。

    澹台凰一时语塞,是的,无论如何,作为朋友,她没bàn fǎ 对楚玉璃见死不救,尤其是对自己有jiù mìng 之恩的朋友。她bsp;mò 了一会儿,表情冷凝,半晌之后,才是终于明白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旋而开口道:“我是要你明白,想帮他,是出于朋友之谊。楚玉璃与我相交,多番相助,除初见他设局,之后便未再做出任何不利于我的事,君子之交,莫过于此。虽然我无论如何不会见死不救,但提前告诉你,是因为在乎你的感受。”

    她很直白的剖析自己和楚玉璃的关系,也并不避讳的让君惊澜知道,她和楚玉璃以朋友身份相处之时,彼此心中都是很舒服的。所以才能谈到“君子之交”zhè gè 词,毫无遮掩,毫不避讳,坦荡荡,反而没有什么需要再怀疑。

    而最后,也表明了她的态度。无论如何会救,却并不希望他为此不开心,所以提前说明,希望得到理解。

    他闲闲点头,眸中带笑,似乎叹息道:“横竖你心中人很多,我早已习惯!”

    “呃……”澹台凰扭头看他,一时间不知他的话,是真的不满意,还是有点旁的什么。

    “开玩笑!”懒洋洋的吐出了三个字,眸中带着狡黠笑意,显然是对能捉弄到她很是开心,“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楚七七联姻,你不曾疑我,炎玉胡言,你亦不曾疑我。你帮楚玉璃,我自然也不会疑你,这是信任!”

    只是,还是有点淡淡的……不爽。

    听他这么一说,澹台凰自然是放心了,扫了一眼城门口,笑道:“那我们进去吧!”

    “嗯!”太子爷笑意融融的答了一声,与她一同下马入城。

    门口的守卫们没见过他们,张口就问:“站住!你们是哪里人?”

    君惊澜含笑道:“我们是南齐人,在下与xiōng dì 前来,是奉了母亲大人之命,前来接已然出嫁的妹妹回家省亲,还请行个方便!”

    这时候的君惊澜,和往常澹台凰认识的他是完全不同的。平日他嚣张而睥睨,似乎永远站在九天之上,却从未曾见过他仿若世家公子一般,翩翩有礼,看起来颇能蛊惑人心的与人交流。

    他这般贵公子的做派,很快的让门口的守卫放下戒心。南齐和大楚,历代以来,都是姻亲之国,这姻亲不仅仅是在皇族之间,在世家大族,贵族门阀之间,也是有的。而君惊澜现下的biǎo xiàn ,也的确像是一名贵公子,若是他妹妹在皇城里面嫁的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家,得罪了他,jiù shì 给自己找不tòng kuài !

    守卫很快的分析好了利弊,这下子不但不再问,反而竟然十分恭谦地道:“公子请!”

    这般的态度转变,让澹台凰咂舌!然而进入了皇城之后,听了君惊澜的解释和分析,她才算是明白过来。心中对君惊澜也充满了敬佩,连zhè gè 都能想到。

    楚国王城,亦十分繁华,四周小贩,商人,络绎不绝。两边街道之上,也是高耸的棋馆、酒楼、客栈,乃是一座颇为繁华的城市。

    只是今日,所有人的表情都有点不对。

    虽然只是平头bǎi xìng ,但是他们也都隐约听到过一些传闻和风声,所有人都忍不住过一会儿便看向皇宫门口的方向,颇为担心,政权的更替,往往意味着军队调动,甚至战争!这是每个王城中人都知道的事情!

    苍昊将马牵走,澹台凰便和君惊澜徒步在路上前行,虽他一身气度风华不能掩,但易容后的平凡容貌,加上刻意的低调,混入人群之中,人们也都是看了一眼,便各自收回了目光。

    日上中天,早朝终于该是散了。

    皇宫的大门口,没有走出来大臣,却率先缓缓步出了军队,澹台凰眉心一皱,难道真的是楚玉璃被下令软禁?

    正在她yí huò 之间,军队从两边罗列,人人面上不见半点恭谦,甚至还有些嘲意。看那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保护,而像是……押送!

    紧接着,一袭月白色锦袍的男子,从皇宫大院走了出来。

    澹台凰呼吸一滞,她一生都不会忘记,他从皇宫门口出来之时,那般mó yàng !依旧是那个如琼的公子,依旧是那张水墨般的容颜,浅淡的朗眸噙着淡淡的笑意,可……

    他头顶的发,披散着。

    不像是早上便未梳头,而像是被人取走了发冠。如墨青丝,淡淡飘飞,不见半分狼狈,也不见半点洒脱。

    就像是……一个死人。

    一个唇角含笑,浅淡眸中却找不到丝毫温度的死人。除了浅笑,没有表情,没有喜怒,甚至没有气息。

    如果不是他在走,澹台凰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君惊澜见她表情怔忪,握着她的手,低声道:“传言非虚,楚皇做的很难看,竟然当朝取了他的太子玉冠。这对一国太子,尤其对于强者来说,已经不仅仅是夺取,更是羞辱。楚皇料定了金銮殿上,楚玉璃不会反抗,才会有如此作为!只是今日之后,楚玉璃恐怕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诚然,作为情敌,他极为不喜欢楚玉璃,甚至不止一次心理阴暗的希望自己的情敌能发生点yì ;,全部死掉。但从来他将楚玉璃视为对手,也极为欣赏对方的谋断之术,如今如自己齐名的人被羞辱,他也同样面上无光。

    只怕楚玉璃,是没有料到自己的父亲能狠心至此吧?夺走了他的健康,夺走他的权势,甚至连尊严也要一并夺走!若是他料到,决计不会……

    也是,谁会想到呢?

    而那四面的bǎi xìng ,有的是拥护他的,有的不过是瞧热闹的。但更多的,则是有心人派来的人,在人群里头交头接耳,甚至于时而不时的讥笑出声,刻意讥讽的。

    澹台凰扭头看向君惊澜,开口问道:“寻常废太子,都是这样吗?”

    即便楚玉璃的确是犯了错,没有及时回国,需要软禁,但也绝对不至于如此羞辱吧?

    “除非太子的罪业是谋反,否则……”不会如此!

    澹台凰听罢,凤眸之中迸出戾气!除了今日楚皇的刻意羞辱,加上之前梦子汐对自己说的话,如今,不过是对于楚皇来说,楚玉璃身为挡箭牌的价值已经没有了,所以便到了卸磨杀驴的时候!

    但,即便兔死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楚皇也该知道士可杀不可辱的道理,楚玉璃也是他儿子,他为何要这般羞辱?

    见她眸中戾气越发的深重,君惊澜有些不是滋味的握了一下她的手,澹台凰奇怪的偏过头,便见他淡淡看着她。

    她当即会意,轻声开口安抚:“在那里的是楚玉璃,所以我气愤。若是你,我现下就闯进宫宰了楚皇!”

    她这般一说,他才终于心情好了。

    整个街道,此刻都只有小声交谈的声音。曾经在他们心里冠盖京华,如神一般的太子,如今已然从高高的神坛跌落,像是明月沉入沧海,明珠落入尘土。

    不该是这样的!

    不该是这样的!

    楚玉璃缓步经过,他并未太在意路人的眼光,却忽然动作不甚连贯的抬起手,遮挡着眼睛,看了一眼天上的烈日。

    澹台凰知道,他动作如此艰难,并不是因为他受了太大的打击,而是他肩骨的伤,并没有好全。

    忽然yī zhèn 冷风至,他掩唇,迎风咳嗽了数声,艳红的血,如往常一般落入掌心。太子身子弱,是谁都知道的事情,这会儿看着,也的确是令人忧心。

    然而他身边的侍卫,却不耐烦的开口:“快点走!磨蹭什么,我等还要回宫复命!”

    态度十分不客气,不像是对曾经的一国太子,不像是对王族皇子,就像是对待一个落魄的犯人。

    澹台凰四下扫了一眼,没由来的为楚玉璃心凉。他像是一个孤独浪人,在尘世间浮游,所有人冷眼看着他从高处跌落到泥潭,没有人记得他曾经为楚国付出过什么,没有人记得倘若不是有他在,即墨离不会放弃东晋而与楚国合作,也没有人记得他曾经为bǎi xìng 做过多少事。

    他们就这样冷眼看着,即便心有不忿的,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就连辩驳身边之人那些贬低性言论的话都没有。

    澹台凰不知道楚国人都是怎么了,但是没来由的为楚玉璃觉得悲哀。也许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坦然接受太子之位,心甘情愿的给自己的兄长做挡箭牌起,他就从未想过,要得到什么回报。

    可最终,他所有呕心沥血的付出,和不争夺不怨恨的宽厚,换来的是世人的冷眼和对尊严的践踏!

    有这一瞬间,她想把楚玉璃扯着离开这里!告诉他:“楚国容不下你,你到漠北去给我做官!凭你的本事,哪里开拓不出一片新天地?”

    可,楚玉璃需要吗?他不需要!

    他也许需要的只是……

    她眼神四下一扫,看见了不远处一个小摊,上头都是廉价的饰物。她放开君惊澜的手,示意对方等她一会儿,随后飞速过去,买了木簪。

    随后运气内力,扬手对着路中央的楚玉璃一抛。

    四下之人以为是暗器,赶紧要挡!却已经被楚玉璃接住,一支木簪,淡淡的,带着一股木材的淡香。他抬头,透过层层叠叠的人群,看见了一双眼,容貌已经被修饰,但是那双眼却能叫他一眼便辨认出来。

    是她。

    是她。只一眼,他沉寂如死水一样的目光,亮了起来,像是坚冰碎雪,都在瞬间融化。

    她笑,用口型道:“尊严,不需要任何人给!我们自己拾起来!”

    他霎时明白,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木簪。

    很便宜,不过两个铜板。

    很贵重,那是她为他拾起的,无价的尊严!

    他浅浅笑了一声,像是晕开的水墨画卷,华光美溢,一如初见。白皙修长的手伸出,挽起一半墨发。轻轻将木簪插入发中。

    一支廉价的木簪,到了他的头上,瞬息之间,便冉冉生辉。

    长发挽起,死一样的沉寂敛下。他如琼般的风华,使人心折。无人再因为他的形状而笑他狼狈,无人再因为他不生不忌,不死不伤的容色而讥笑他故作无谓。

    一只木簪,挽起的,不仅仅是发。还有尊严!

    士兵们在人群里看了一会儿,实在没看出那发簪是谁扔出来的。最终也索性不看了,不过是支援一只木簪,算不得什么大事!于是便也不再计较。

    众人回过神来,jì xù 押送。

    楚玉璃依旧是一副宠辱不惊的mó yàng ,只是嘴角的笑意,到底与先前不同了。

    这一刻,他觉得,爱上一个人,其实不管能不能得到,都是一件幸福的事。甘也好,苦也罢,不论是得是失,不问是劫是缘。只要想起,心中jiù shì 快活的。

    而只要她出现,再暗的天,也能在一瞬间被点亮……

    澹台凰到底身份特殊,再担心他,此刻也不能贸然出去。敛下眸光,感觉到对面的客栈高楼之上,有一束眸光扫在她身上,那眸光带着一丝放浪不羁,和点点玩味,以及欣喜。

    澹台凰即便不上去看,也知道是谁。长街之上,早已没了楚玉璃的身影,她走向君惊澜,却不难看出他此刻并不gāo xìng,十有八九是为着木簪的事情不开心。

    她轻笑一声,走到他跟前,从袖子里面掏出另一支木簪,是方才一起买的:“zhè gè 给你!”

    太子爷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见着那木簪,便懒懒笑着收下,当即也不跟她计较了。那种时候都还记得kǎo lǜ 他的心情,他若再计较,反而显得他太无风度了。

    旋而微微抬起头,狭长魅眸微微眯起,看向对面的客栈高楼。

    看不到什么人,他却知道,那里应该是有一位故人。

    随后,两人对视了一眼,相似一笑,便大步入了客栈,上楼而去。小二哥一看见他们,赶紧来拦:“两位客官,二楼已经被人包下了,你们还是……”

    话说了一般,楼上传来一道风流纨绔的声线,含笑道:“故人前来,本王不曾亲迎。失礼了,请进!”

    他这话一出,那小二哥自然是不拦了,连连点头哈药。低了头请他们进去!

    楼上有一个大包厢,十分清净。门口的守卫将大门打开,恭迎他们进去。

    而这会儿,楚长歌正悠然靠在贵妃榻上,旁边的桌案上,放了不少水果,零嘴。还有两名美女,跪坐在他身侧,这会儿看见有客人来,她们赶紧起身,施了一礼,便退了出去。

    楚长歌,是永远都不会忘记享受的性子!

    “坐!”他并未起身相迎,不是因为傲慢,而是因为素来放浪不羁,不受这些礼仪教养的约束。

    澹台凰自然也不跟他讲客气,一个多月不见,在她心中,楚长歌还是那个风流薄幸名满天下的第一纨绔子,是她的朋友。在他心中,她也不是什么漠北女皇,而是曾经在他大婚,有心的送上一份大礼之人。

    是彼此珍重的朋友,那么也没什么话不好说。澹台凰看了他一眼便问:“你今日没有去上朝?”

    “本王素来没有上朝的习惯!”除非他那父皇亲自派人来押,否则指望他出现在朝堂上,根本难如登天。

    既然都开口问了一,澹台凰也不介意再多问几句,她知道这两人之间恩怨的:“你知道楚玉璃今日会被废,所以特意……”特意在这儿坐着,美酒,美女,佳肴,前来瞧热闹?

    楚长歌听了这话,打开玉骨扇,漫不经心的摇了几下,似笑非笑道:“不仅仅本王知道,他自己也知道。但是本王出现在这里,只是巧合!”

    他还没有那么闲,专程来欣赏楚玉璃的狼狈。

    他这般一说,澹台凰没有怀疑,因为楚长歌没有对她说谎的必要。她没答话,他又接着道:“只是,本王也好,楚玉璃也罢,都没想到父皇会做得这么过!”

    这的确是没想到的,也很难让人想到,即便是聪明如君惊澜、楚玉璃,都没想过天底下会有如此狠心的父亲。

    而这会儿,君惊澜正在一旁坐着,静静品茶,忽然抬首,闲闲笑道:“若是旭王事先便知,或当如何?”

    这一问,楚长歌bsp;mò 了一会儿,星眸之中闪过异样情愫。尽管并不想承认,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若是事先知道,他不会让父皇将楚玉璃弄得那样难堪!不喜欢他是一回事,但他对自己zhè gè 兄长的敬重,却是摆在眼前的。亲情不存仁义在!

    看他不说话,dá àn 却已经呼之欲出。

    澹台凰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你能不能……”

    “小凰儿,不要强我所难!”楚长歌称呼的极为暧昧,笑意也是一派的洒脱和风流,但态度,是明确的强硬。

    他若是事先知道,他不会让父皇弄得楚玉璃这般难堪,但事已至此,他也不会去为楚玉璃求情,更不会为他做任何事。他们从出生起,就注定了是敌人,这种时候,他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澹台凰垂眸,她怎么忘了,楚长歌和楚玉璃,是极为不合的。连国宝都能答应帮她弄来,却jù jué bāng zhù 楚玉璃,不是因为他没能力帮,而是因为他不愿意帮。他心里不愿意,说什么都是枉然!

    看她垂眸,似乎失落,楚长歌笑道:“你也不必忧心,这一切楚玉璃早已料到,他若是有心的话,这点小事根本不算难关!”

    澹台凰听了,觉得他这话的下头隐藏着一些意思,但波及太广,显然已经涉及他国政治,她不方便多话。但也没忍住问道:“那你觉得你父皇,会下旨杀他吗?”

    “不知道!”楚长歌很坦诚的回答,若是没有今日这一出,他定然会相信虎毒不食子,但是有了今日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他的父皇,在狠心这一方面,从前都是他小瞧了!

    君惊澜见状,在一旁闲闲笑道:“楚玉璃如果不想死,谁都奈何不了他!”

    这是一种对楚玉璃的信心,也是对自己的自信。能让他称为对手的人,不会轻易让人宰割。

    澹台凰终于放心,瞄了君惊澜一眼,又叹气,抬头看着楚长歌,十分诚恳的道:“虽然我这样说,有点不地道!但是楚长歌,我真的很想进宫去把你父皇揍一顿!”

    把那个老家伙揍清醒!就算对捡来的孩子,也不会这么狠心吧,何况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嗯?难道:“楚长歌,难道楚玉璃不是你父皇的亲生儿子?”

    要是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

    谁知,她话音一落,楚长歌一口茶水“噗”的一声,喷了出来,重重的咳嗽了数声,几乎是不可思议的看向澹台凰,实在是不明白她为何有如此离谱的念头!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无语道:“你想太多了!”

    呃……

    澹台凰尴尬,不再开口,一时间也觉得自己的问题问得莽撞。这关系皇家尊严,别说她没猜对了,就算是猜对了,楚长歌也不会告诉她dá àn 正确。

    不过,楚长歌沉寂之间,到是对澹台凰的tí yì 微微动心,轻声笑道:“不过你方才那主意不错!紫罗珠一直在我父皇的寝宫之中,本王近来盘算良久,也想不出什么法子能引开他!一般的杀手,也无法潜伏入宫!倒是你的武功不弱,若你们是真的能进去,将我父皇拖到别处痛揍一顿,引开了他,那东西本王一定能为你偷出来!”

    呃……何时殴打人,也成了不错的主意了?这楚长歌没坑她吧?

    见澹台凰充满怀疑的看着他,楚长歌也不隐瞒,笑意融融的道:“实不相瞒,对于父皇,本王看不惯他也已经很久了!你们帮本王揍一顿,也挺好!”

    澹台凰:“……不是听说你父皇有三个儿子,最偏爱的jiù shì 你吗?”楚皇做人也太失败了吧!最宠爱的儿子,都对他怀恨在心,还想教唆她去揍他!

    楚长歌听了,不置可否的点头,又摇头嗤笑:“谁稀罕他偏爱,常常芝麻大点事儿,就要本王闭门思过!这些年要不是铜钱帮着本王翻墙,本王腿都不知道摔断了多少次!也不想想,若是没有本王没事儿就气气他,他能到如今还活蹦乱跳活得好好的么?早就老年痴呆了!”

    澹台凰嘴角一抽,虽然很明白楚长歌八成跟他爹还有其他怨恨,这些不过是扯蛋,但还是忍不住嘴角抽筋。

    “那好,如果你有把握的话,我们就这么做,只是退路……”这一点让澹台凰皱眉,邯郸城的守卫十分森严,楚长风那个战神这时候也在王城,得手之后想跑可能没那么的容易。

    楚长歌摇了摇扇子,星眸染笑:“给本王五天时间zhǔn bèi ,退路本王也会助你们一臂之力!只是,即便没有本王,有人也早已为你zhǔn bèi 好了退路!”

    他说着,似笑非笑的望着君惊澜。

    君惊澜不置可否的勾唇,笑得意味深长,不奇怪楚长歌知道他早已有所zhǔn bèi ,但他也有绝对的自信,楚长歌只能知道他做了zhǔn bèi ,却无论如何都不知道具体如何zhǔn bèi 的。是以,只含笑点头,不语。

    澹台凰起身:“既然这样的话,事情先定下!五日之后我们配合你行事!”

    “你们身份特殊,本王建议你们住在本王府上,以策安全!”楚长歌开口相邀,当初在北冥,他也是住过君惊澜的府邸的,总归是有情义在,不会说只收留澹台凰,把君惊澜赶出去。

    君惊澜倒也不推脱,举杯轻笑:“恭敬不如从命!”

    他都答应了,澹台凰自然也点头!随后一把将他抓起来:“那就这么说定了,走吧,我们先去看看楚玉璃,晚上直接去旭王府!”她一个人去看楚玉璃,这小肚鸡肠的又得吃醋!

    楚长歌摇头而笑:“晚上到千金笑去找本王吧!”

    澹台凰也没多问千金笑是什么地方,便点了点头,拖着君惊澜出门了。太子爷跟在她身旁,心下虽然不乐意,但还是将她带到了楚玉璃的府邸。

    正zhǔn bèi 进去,却看见太子府的后门口停了一顶轿子!一身凤袍的女子,在太监的搀扶下,进了楚玉璃的太子府。

    凤袍,皇后?

    澹台凰皱眉,楚玉璃他娘?可来找他为什么要走后门?

    ------题外话------

    今天更得太晚了,我有罪。

    其罪当诛——被一刀砍死!倒在棺材里……

    弟兄们纷纷前来哀悼,往棺材里面抛洒白菊,哭丧声一片:山哥,你死得太早了,呜呜呜……

    一弟兄找到山哥遗书一封:我死后,请为我多烧几张月票,这是我唯一的遗愿……

    谢谢六十四位弟兄们的月票,虽然今天榜单又往下滑了一名,但最重要不在结果,而在我们朝着一个目标一起努力的过程,这是你们为我和这本书做出的努力,弯腰鞠躬,不胜感激!爱你们,么么!也谢谢两位妹子的钻石,两位妹子的鲜花,和一位妹子的打赏!爱你们,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