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长歌听了她这话,在原地傻愣了很久,吃屎?嗯,吃屎?呆愣很久,找到神智之后,当即高声道:“等等!”

    等等?

    澹台凰扭头看了他一眼,表情十分凶残,莫不是这楚长歌出于母子情分,不想让她下这种手?不过,即便楚长歌不愿意让她去,她也还是一样要去的!

    但是很快的,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楚长歌叫住他们之后,缓缓的进了自己的寝宫,让澹台凰和君惊澜在门口等着他。

    过了约莫半盏茶的时间,他终于出来了。

    手上拿着一件宫女服,是那种御膳房的宫女服,随后,笑着将之递给她,笑得眉眼弯弯,风流写意:“与其逼着她吃进去,不如让她心甘情愿的吃进去,你说呢?”

    你说呢……

    呃,宫女服,现下貌似正是吃夜宵的好时候。

    澹台凰琢磨了一会儿,有些奇怪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楚长歌,好歹是他老娘,怂恿她去揍他爹,又bāng zhù 她喂他娘吃屎,这楚长歌他没事吧?

    不是想坑她吧?!

    怀着这种奇怪的想法,将楚长歌上上下下看了半晌,但见他薄唇含笑,一副心情极好的mó yàng ,似乎让澹台凰去收拾一下楚皇后,喂她吃几坨粪便,是他这辈子希翼了很久的事!星眸含笑,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正在她bsp;mò 之间,楚长歌又笑着提出自己的建议:“本王的府里,有不少厨子!将这东西捏碎了,让他们做成苏式糕点,给母后送去!她生平最爱吃的jiù shì 苏式糕点,说不定zhè gè 新鲜品种,会让她吃得爱不释手,吃光之后还想吃!”

    他这话一出,小星星和翠花童鞋飞快的捂着自己的屁股!要是吃完还想吃,它们岂不是要经常拉?暴饮暴食暴拉对身体很不好啊!

    如此,很是不妥!

    见澹台凰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没有动,楚长歌又是笑,笑得眉眼弯弯,几乎是有点邪恶的道:“澹台凰,相信本王,这世上不会有人比本王更希望看见那女人吃屎!”

    可惜啊,他这么多年,竟然没想到如此好的对策,今日还真是多亏了澹台凰的提醒!

    “她不是你娘?”澹台凰奇怪的问,的确觉得很奇怪,楚玉璃被欺负成那个样子,也还顾念着这一份亲情,今日更是对楚皇后百般退让,还真的想过用自己的性命,去成全楚长风的大业。

    但是楚长歌目前还没怎么被折腾,就说出这种话,实在不怪澹台凰会这样想。

    楚长歌笑了笑,笑得眉眼弯弯,洒脱不羁,开口回话:“是不是本王的生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本王不喜她,非常不喜!倘若早点知道zhè gè 主意,她或者已经在本王的bāng zhù 下,吃了很多次……了!”

    中间那个词,不说也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澹台凰嘴角一抽,看这样子,楚长歌对楚皇后的怨念很深,不是一般的深。对他的怀疑,毕竟也只是一时,楚长歌是敌是友这一点,这么长的时间过来,她也还分得清,他应当是不会坑她的。

    于是,澹台凰在瞥了君惊澜一眼之后,收到对方含笑点头的神情,终于同意了楚长歌的建议!把小星星和翠花的屎,做成糕点,送给楚皇后吃。

    接下来,楚长歌便开始十分热心的告诉他们,皇宫里头的换班状况,以及一般吃夜宵是什么时候。

    个中细节,具体到让澹台凰咂舌,心道楚长歌不愧是皇宫的惯偷,居然知道得如此详细。

    楚长歌解说介绍完之后,澹台凰有点似笑非笑的看他,开口道:“你收留我们两个住在这里,还将皇宫的构造、换班情况全部都告诉我们,你就不怕我们是来捣乱的?或者是别有居心,比如想刺杀你父皇什么的?”

    这话一问,楚长歌当即便笑:“我信你!倘若本王信错也无妨,即便你说要杀他们,本王也不会拦!杀了他们也挺好,人活着总是要承受那么多纠结与苦楚,夫妻相争,父子相残,母子离心。他们未必就有他们表面上看起来那么gāo xìng,若是死了,反而是成全了他们!”

    他这话说着,不见半点厌恶,也不见半点悲悯情怀,只是淡淡陈述着自己的想法。

    “他们要是真的死了,楚国必将动荡!”澹台凰十分实事求是的开口。

    这下,楚长歌更是不介意了,笑着往身后的贵妃榻上一靠,潇洒不羁的摇了摇自己手上的玉骨扇,随后散漫道:“本王一不是楚国的掌权人,二没有拯救天下苍生于水火的志向,楚国乱了,与本王何干?只要最后的皇帝还是姓楚,本王就还是养尊处优的亲王!实在不行,本王卷了钱财跑了jiù shì 了,到哪里不是一样醉生梦死,肆意逍遥?”

    如此不负责任的言论,就这样从他口中吐了出来!澹台凰从来认为皇家之人享受了那么多特殊,就要付出相应的责任,她所认识的皇家人,都是这样,唯独这楚长歌是个异类。而他似乎对于自己是异类这件事情,很是自豪!

    纵观天下皇族,怕是活得最肆意潇洒的jiù shì 他了。所有人都在红尘沉浮争夺,只有他状若陷入醉纸迷金,实则一人在世外逍遥。澹台凰不晓得是应该羡慕他的洒脱不羁,还是鄙视他没有责任心!

    但怎么样都好,话都说到zhè gè 份上,澹台凰也没必要再纠结了,点头应了一声,舒了一口气,就悠闲的闭了眼,躺在椅子上面,等着以小星星和翠花的便便为材料的苏式糕点,新鲜出炉!

    等待是漫长的,楚皇后的前景,目测是很忧伤的。

    ……

    东晋之国,一袭白衣飘飘的谪仙美男,高坐于莲花台中。

    一朵雪白色的莲花,一位出尘绝世的仙人。单观其形,其貌,四面烟雾缭绕,还有他这般姿态,就像是蓬莱仙山上下来的神仙。高坐云端,俯览天下苍生。

    须臾之间,这般绝美仙境被打破,有人慌慌张张,跌跌撞撞的进来。

    他身上满是未干的水,一路风尘仆仆而来,一眼看去,竟然也辨不出他身上的水,是汗水还是海水。他进来之后,便单膝跪地,开口道禀报:“国师大人,不好了!属下无能,我们奉命去拦截他们,但是,但是……”

    一句一句“但是”,说得十分忐忑,接下来的话,在喉咙里面卡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国师大人虽然慈悲为怀,心怀天下苍生,对手下之人从不过分苛责,但是一仰头,看见无边天光,还有国师大人的圣颜,这样的圣光普照之下,让他深深的觉得自己辜负了国师大人的期待,没有完成任务,实在是一件该死到极点的事!

    这样强大的负罪感,使得他已经不敢抬头仰望站在高处的国师!因为再望一会儿,他会有一种自尽谢罪的冲动!

    笑无语听了一半,便微微摆了摆手,一副早已知道的mó yàng ,谪仙般飘逸出尘的声音响起:“不必说了,本国师早已知晓!他二人前来,将是翸鄀之劫,你们去了,却没拦住,一切不过因为天意如此,不可违逆!本国师纵然想拦,也是拦不住!”

    笑无语这般说完,看了一眼蓝天,形容洒脱出尘,似乎颇为感概的叹息:“罢!罢!罢!人力不可扭转,就这般顺应天命便是!”

    他飘逸出尘的声音落下,站在下头的人,眼角已经流出了奔腾的泪水!对自己的无能已然自责到了顶点,国师大人如此心怀天下苍生,为了世界的安定,派了他们前往,可惜他们如此不中用,就这般辜负了国师大人的一番期望!

    越想越是伤心,终于站起身,咬牙一把掏出腰间佩剑,心一横,刀往脖子上一抹——

    血光一溅,然后倒地,然后死了。

    莲花台上的笑无语见状,嘴角抽搐了几下。而这会儿,整个祭坛也只剩下夜星辰和他两人,他扭头看向夜星辰,十分无语的道:“老子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怕吗?”

    他明明已经摆出一副很神仙的样子,一副我已经原谅你的mó yàng ,为毛这些人只要任务失败,回来之后看见他就会相继自杀?

    难道他的表情里面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种让对方自刎谢罪的容色来?

    夜星辰看了他很一会儿,才十分诚恳的道:“国师大人,您的样子一点都不可怕,只是看了您的样子之后,会给人一种很强的罪恶感,令人觉得没有完成您给的任务,是一件十分该死的事……”

    这jiù shì 做仙人的悲哀!在世人眼中他是神仙一样的人物,所以……笑无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问道:“你可有什么bàn fǎ 能改变这种情况?”

    夜星辰迟疑了一会儿,开口建议道:“您从莲花台上下去,不要坐这么高,不要坐在这充满烟雾的地方。然后随便找个板凳坐着嗑瓜子,对着任务失败的人把您的心里话说出来,大抵对方就不会自尽了!”

    按照他对国师大人的了解,他的心里话绝对不是什么天命难违,而是——真他娘的没用,白白让老子等这么久!滚滚滚滚,别再让老子看见你!

    笑无语听了这话,沉寂了很一会儿之后,kǎo lǜ 了一下对方的性命和自己的形象哪个比较重要之后,终于叹息道:“人之生死,也早已是上苍注定!他们既然要死,本国师素来慈悲为怀,还是不要强拦了罢!”

    夜星辰嘴角一抽,强忍住了吐槽的欲望,开口询问:“国师大人,请恕属下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派人,想将君惊澜和澹台凰拦huí qù ?是真的因为他们来了,便有一场浩劫?”

    笑无语bsp;mò 了一会儿,终于缓缓闭上眼,开口道:“不是,是本国师的私心。若是他们不来,或者还有……罢了,多说无益,横竖已经来了。只是,若是让澹台凰那女人知道是本国师派人去拦她,恐怕……”恐怕会找老子的麻烦!说不准让君惊澜拿着刀,又骑马砍老子一次!

    夜星辰接话:“国师不必忧虑,您并没有取他们性命的意思,即便知道了,也当不会太过恼恨!”

    “但愿……”

    这一声,在浩淼空中飘荡,若有若无,似乎聆天之音。

    ……

    这边,澹台凰已经按照楚长歌给的东西,成功的打扮成了宫女,成功的在君惊澜的bāng zhù 下,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了皇宫,并敲晕了给楚皇后送夜宵的几名宫婢。

    君惊澜好整以暇的站在屋顶等她,她打开盖子,将楚皇后的糕点尽数吃完,十分美味。然后笑眯眯的把改头换面了的小星星和翠花的便便,放了进去,做工十分精美。

    也非常好看,看起来就软软糯糯的,十分好吃。嘿嘿……

    到了楚皇后的寝宫门口,宫婢们看了一眼她身后,皱眉问:“你一个人来的?”

    澹台凰很快的将楚长歌建议给她的说词说出来:“那几个人今日怠倦了,孙公公正在罚她们,所以便让奴婢一个人来了!”

    门口的侍婢对她对自己说话时,那低眉顺眼的mó yàng 表示很满意,虚荣心非常满足,于是点头道:“进去吧,皇后娘娘正等着呢!”

    “是!”澹台凰应了一声,便端着糕点进去了,没抬头看楚皇后,直接行了礼,放在她面前的桌案上,然后将盖子揭开。

    “咦?”楚皇后的声音有点yí huò ,面有怒容,应该是还在为楚玉璃今日的忤逆生气!偏头看了一眼那糕点,迟疑道,“这般糕点本宫似乎从未见过!”

    澹台凰当即开口道:“这是新来的厨子特意为您做的,这厨子还是三皇子从外头请来的呢,都是他对您的一片孝心!”

    楚长歌说,必要的时候提一下楚长风,可以打消对方疑心。

    果然,楚皇后听了在这话,喜出望外,因为楚玉璃而恶劣的心情,瞬间也好了起来:“哦?是长风zhǔn bèi 的?那本宫真的要好好尝尝!”

    一旁的宫婢听了,赶紧用银针试了无毒,楚皇后捻了一块,送到嘴里,在澹台凰偷瞄的目光之中,咀嚼了几下,皱眉道:“wèi dào 有点怪,酸酸糯糯的,本宫倒是从来没有尝过这种wèi dào !”

    那当然,谁敢给你吃屎?澹台凰低下头偷笑。

    楚皇后吃了一块之后,没尝出感觉,犹觉得不满意,于是又吃了一块,这才终于品出了wèi dào 来:“酸而不过,甜而不腻,带着一股异香……”

    那是翠花的狐臭……澹台凰再次憋笑。

    最后楚皇后评价道:“的确好吃至极尔!”

    “噗……”澹台凰再次憋笑。

    跟着一起来凑热闹的小星星和翠花童鞋,一听这话,对视一眼,既然她这么喜欢吃,我们再赏她几坨?

    ------题外话------

    山哥说月票多才给二更,hā hā,其实票多票少一样给二更。虽然貌似到这会儿票的涨幅还是很小,但也绝对不能让已经投了月票,眼巴巴期待着二更的妹子失望!你们若失望,那jiù shì 我的过失,哥是不忍伤害你们的!

    好了,二更已奉上,有月票的bǎo bèi 儿请投一投,哥在这里跪谢了,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