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人们群众,人类以及动物类,都在为楚皇后对便便的谬赞,十分无语的憋笑,感叹着人类的品位种类繁多之时,楚皇后已经雍容华贵的又吃了一块“糕点”。

    微微抚了抚发端,笑容满面道:“还是长风知道我的心意,有长风这么个儿子,乃是本宫一生最大的幸事!”

    一旁的侍婢一听这话,赶紧弯腰何符合道:“三皇子孝心动天,盖因皇后娘娘慈爱之故,母慈方能子孝。皇后娘娘享此天伦,奴婢真为皇后娘娘gāo xìng!”

    话往这儿一说,楚皇后登时心情大好,还很有了一种被人说到心坎里,心花怒放的感觉,于是开口道:“说得好,赏!”

    “谢皇后娘娘!”侍婢躬身开口,面上笑得开怀。

    楚皇后赏赐完她之后,又偏过头看向澹台凰,笑道:“也赏!”

    “呃……谢皇后娘娘!”澹台凰很配合的dào xiè ,顺便默默的在心里对这件事情做了总结。

    大概可以概括为:楚皇后被喂了屎,由于楚长歌府上的厨子,技术实在是太高超,以至于她吃了屎太gāo xìng,还四处打赏。嗯,这件事情是这样子的对吧?

    楚皇后一块接着一块,兴高采烈,心情愉悦,充满着人生中对母慈子孝美好愿望与向往的吃完,十分优雅的在下人的伺候下,漱口,擦嘴,往贵妃榻上一躺,大气道:“厨子,也赏!”

    一旁的侍婢恭敬了应了一声:“是!”

    那姑姑是楚皇后的心腹,一看皇后今天心情好,得到赏赐也将很容易,于是大着胆子笑道:“皇后娘娘今日吃得不少,让三皇子殿下知道了,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楚皇后容光焕发的道:“嗯!子风一片孝心,本宫怎好不吃完呢?”

    说完没提赏赐的事,那姑姑心情有点忧伤。

    也就在这会儿,站在一旁,那伺候皇后吃夜宵的任务已经完成,按照原理来说,应该急速滚蛋的澹台凰,这会儿却没有走,只笑着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掏出来一个盒子,笑容满面道:“皇后娘娘,这东西jiù shì 今晚这糕点的主要材料,奴婢想给您看看!”

    “哦?”楚皇后没料想她还不走,留下却又说出这种话,这自然令她有了些好奇,微微从贵妃榻上抬起身子,看着盒子。

    然后,澹台凰把盒子打开。

    让楚皇后清楚明白的看见了,盒中那一坨……

    是应该用坨形容的东西吧?在里头静谧的躺着,看形状很是眼生,但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

    联想的结果是楚皇后的脸色慢慢呈现出青灰色,细细一闻,竟然能闻到yī zhèn 哄臭味,单单从mó yàng 和qì wèi ,很容易令人辨认出来,这jiù shì 某种动物的排泄物!

    楚皇后的胃部徒然开始痉挛,翻涌,似是下一刻,就要吐出来一般。

    但,她到底还是压抑住了胃部的酸意,敛下了容色,开口问道:“这东西,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澹台凰一听便能明白,这女人还是做了某些不切shí jì 的幻想,有些动物的粪便,的确是对人的身体有益处,楚皇后之所以这样问,不过是因为她心中也抱着这样的期待罢了。以为是楚长风寻了什么珍贵动物的便便来为她养生!

    但是,她既然是来收拾这女人的,这时候自然不会说些善意的谎言来ān wèi 楚皇后已经被凋零的心灵。

    “深意jiù shì 喂你吃屎!”澹台凰很无情的吐出彪悍的话语。

    楚皇后嘴角一抽,条件反射就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玩笑,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方才那华美芬芳的糕点,怎么可能和面前这东西扯上任何关系?

    尤其这丫头现下这一句话,分明jiù shì 在找死,哪有人会如此蠢笨,当着她的面,讲出这种话来?

    但,她毕竟是皇后,该拿捏的架子,自然得要好好拿捏着,秀眉一挑,一巴掌拍在桌案之上,柳眉横倒,怒喝一声:“放肆!谁准你这样跟本宫说话?”

    “自然是能压制皇后娘娘之人了!”澹台凰的面上半点畏惧之色也无,四面的宫婢看澹台凰这样子,开始面面相觑,不知道应不应该将她拿下,她这目中无人的样子,是该拿下的,但是皇后娘娘现下没有吩咐,她们也不敢妄动。

    澹台凰这话,充满了挑拨离间的wèi dào !能压制皇后之人,普天之下,自然也只有皇帝!

    就让他们两个从此以后狗咬狗好了!

    澹台凰说着,又扫了那盒中之物,开口道:“皇后娘娘,圣命不可违!这盒中之物,圣上也让奴婢监督您吃掉!圣上的意思很明白,您身为后宫中人,插手不该插手的事,这些是你要受的惩罚!”

    如此言论,等同于是在提醒楚皇后今日下午,她神神秘秘的去太子府的事情,已经被皇帝知晓。

    而楚皇现下的目的,是给她一个警告!

    但……楚皇后思索了一下,即便楚皇是真的想这般duì fù 她,也绝对犯不着让她吃这种东西!楚皇后并不蠢,所以并不相信,但她现下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严重的怀疑中,怀疑的内容,是关于自己刚才到底吃了什么!

    但,可以què dìng 的是,面前zhè gè 人,对自己是绝对没有半分善意的!

    这样的想法让她心中一禀,若不是自己这边的人,真的有可能给她吃了那种东西!这样一想,楚皇后的心中极为愤怒,但她仍旧没有发作出来,袖袍下的手早已紧握,将要掐出血迹来!

    她从来明白,在敌人的面前biǎo xiàn 出自己的恼怒和无能,是一种极为不智的biǎo xiàn !所以,现下就算再暴怒,也不能失了风度,让zhè gè 女人看笑话!

    是以,她咬牙忍住了呕吐的欲望!凝眸扫向澹台凰,阴冷的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方才的糕点和长风没有丝毫关系?”

    楚皇后的镇定,有点出乎澹台凰的意料!她原本以为zhè gè 女人会气得面色通红,甚至于暴跳如雷,呕吐不止,却没想到她这么淡定,这让她有点微微的……失望!

    吃了大便还能这么淡定的人,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她面前zhè gè 奇葩了吧?

    她这般情态fǎn yīng ,也让澹台凰失了兴致,而眼角却冷不防的扫到了她握紧的拳头,嘴角扯起一个讥诮的弧度,这楚皇后,假装没事儿人装得挺像啊……

    既然这样……

    她没回楚皇后的话,却是徒然伸手,将楚皇后的手臂往背后一扯!这般飞速,叫楚皇后惊恐的瞪大的双眸,一旁的宫婢,正想高声尖叫,澹台凰的另外一只手扬起一拂!

    隔空点穴!

    第一次用,效果,很好。

    所有人保持着惊恐的表情,定格在脸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楚皇后想说话,却因为性命控制在澹台凰的手上,于是没有吭声!她太明白,敢在皇宫里面给她吃屎,最后还堂堂正正承认的,要么是因为她不要命,要么是因为她艺高人胆大,有恃无恐!

    面前zhè gè 人,明显属于后者!她没有任何胆量拿自己的性命来赌!

    所以,她没吭声,逼视着澹台凰,用眼神询问对方的目的。

    澹台凰扯唇一笑,讥诮道:“我知道,对于你这种满脑子就只知道权势的人来说,对尊严的侮辱,才能最让你生不如死!吃狐狸和狼的混合粪便的感觉,爽不爽?”

    她语气十分张狂,眼神也极为睥睨,那是一种在漠北做女皇的时候,努力练习出来的王八之气!咳,是霸王之气!

    楚皇后心中已然要呕血,但面上还是一副十分自然的mó yàng ,淡淡道:“你以为,给本宫吃了那种东西,本宫就能怕了你不成?”

    这般淡然的mó yàng ,眉宇之间的微微冷凝,让澹台凰侧目。这样看楚皇后,倒和楚玉璃平日那清浅淡然的mó yàng ,很是相似。只是楚玉璃的淡然,是温雅之下透出一方华光美溢的美玉,而此人是淡雅之下透着满溢阴暗之光的张牙舞爪!

    澹台凰轻笑了声,语气很有点温柔的道:“自然不会,皇后是如此端庄得体之人,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而怕了我这样一个小人物呢?不过话说回来,既然皇后都不在乎zhè gè 了,多吃一坨也没关系吧?”

    这般说着,她一把拔下皇后发间的凤钗,在楚皇后几欲呕吐的目光zhù shì 下,将盒子里面的一坨,插入,举起来!其实澹台凰做这一切的时候,心里也是很恶心的,但是想想心里更加恶心的楚皇后,这一切的恶心,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楚皇后张口大呼:“来人,唔,来人,你竟敢……咳咳……”

    可她叫到一半,那坨不明物体,已经被澹台凰迅雷不及掩耳的塞入了楚皇后的口中!她双眸瞪大,愤怒欲死!恨不能将澹台凰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以消心头之恨!

    知道自己不当心吃了便便,心中更多的是恼火,而不是恶心。但知道那是便便之后再吃,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只感觉自己嘴里含着一坨让她想死过去的东西,整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努力伪装了这么半天的镇定和淡然,也再也伪装不下去,疯了一样的呕吐起来!

    澹台凰不太在意的笑笑:“忘了告诉你,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有同党!你宫门口的侍婢已经全部听不到屋内的声音了,所以也没有人能bāng zhù 你,你叫来人也没用!”

    “你……呕!”楚皇后仰着头呕吐,看得澹台凰yī zhèn 反胃,索性便放开了她。

    而这会儿楚皇后也已经顾不得和澹台凰生气,顾不得警告,只趴了下去,一个劲的呕吐,恨不能将自己的肠子和黄胆都给吐出来!

    整个寝宫里头,所有宫婢都是有意识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皇后被喂了大粪!不可抑制的,以前被皇后的残戾欺凌过的宫女们,心中都有点压抑不住的狂喜!

    出了一口恶气啊,哎呀喂!

    她一袭华丽的凤袍之上,全部都是她自己吐出来的污秽物,曳地的裙裾上布满了乳白色的液体,还有她方才吃进去的精致糕点!

    澹台凰瞄了她一会儿,十分坏心眼儿的问:“皇后娘娘,这一坨的wèi dào 怎么样啊?是不是酸而不过,甜而不腻,带着一股异香,还好吃至极尔?”

    这一番话,正是楚皇后方才用来形容糕点wèi dào 的,澹台凰十分残酷的在她面前重复了一遍!成功的让楚皇后险些呕血……

    想着自己方才是这样赞美那几坨粪的,还颇为享受的吃了一块又一块,一口鲜血已经奔上了喉头,和着口中的污秽物一起吐了出来!

    半晌之后,楚皇后已经成功的吐到虚脱!也不知道是不是肚子里面没有装东西之后,能够使得人神智清明。她吐完之后,偏头看向澹台凰,有气无力的道:“你是楚玉璃的人?”

    只有这样一个解释!

    楚皇如果下手,绝对不会用这样的方式!那么剩下的人,就只有楚长歌和楚玉璃,而面前zhè gè 女人,方才暴露了一点,说出了她的目的是想践踏自己的尊严!

    世上从来不会有无缘无故发生的事,既然要践踏她的尊严,自然是为了给别人讨回尊严!而如今需要讨回尊严的,只有楚玉璃一人而已!

    澹台凰斜睨了她一会儿,知道她能猜到这里来,一定是早已有了极为周密的考量,自己再狡辩也不过是做无用功,索性也干脆没狡辩!冷哼了一声:“你倒是聪明,不愧是楚玉璃他娘!楚玉璃脾性好,不和你这样的人计较,但是老娘的脾气不太好,所以……”

    说着,她抬脚,十分张狂的踩在楚皇后的脸上!

    一字一顿的道,冷笑道:“你信不信,我出去之后,即便整个楚王宫的人都出动来抓我,也奈何不得我!他们甚至连我的影子都不会找到!”因为楚长歌告诉了她整个皇宫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密道!

    楚皇后被踩了脸,还压住了嘴,想回话都不能回!

    澹台凰踩了人家的脸之后,犹觉得不满意,还十分不地道的在她脸上用力的碾了几下!接着补充:“那传说中的世外高人,说的jiù shì 我这样的人,知道吗?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代号是‘一枝梨花压海棠’!楚玉璃,我罩着!知道么?”

    如此貌似地痞流氓è bà 的一串话,从她嘴里一溜烟的吐了出来!

    嗯,一枝梨花压海棠。zhè gè 代号挺好!

    楚皇后咿咿呀呀的想说话,结果嘴巴被她的脚堵住,美眸中满是阴毒的光芒,她一生从未受过如此大辱!

    在她愤怒之间,澹台凰又慢腾腾的蹲下身子,近距离的和她对视,慢慢的道:“不要质疑我的话和手段,今天看在你是楚玉璃亲娘的份上,就给你这么个开胃菜,若是还有下次!算计他,胁迫他,利用亲情欺骗他,我就把你扒光了吊在楚国的皇城门口,我说的出做得到!”

    话音一出,凤眸中迸出犀利的寒芒!从一开始她就dǎ suàn 这么做,但到底顾忌她是楚玉璃的亲娘,若是真的如此做了,楚玉璃也会面上难堪!

    不然岂会就请她吃屎又踩几脚这么简单!

    她眸中寒芒太过冷厉,让才楚皇后瞳孔中的愤怒,一点一点的土崩瓦解,最终变成恐惧,爆炸开来!能轻易的进了皇宫,这样整治自己,绝对不会是寻常人!而这么半天,莫说是有宫人进来,就连巡逻的侍卫都不曾经过,也说明了面前这女子同党的可怕!

    她纵横后宫多年,勾心斗角,弯弯道道,处理开来从未有过败阵的记录!但忽然面对这么一个手段直接,不fèi huà ,不玩心计,直接用暴力解决问题的女子,这让她完全没bàn fǎ 应对!

    满意的看到她眸中的恐惧,澹台凰终于收了脚,冷哼了一声,如风一样的从窗口掠了出去。

    她出去之后没多久,屋内侍婢们的穴道便自行解开了,看着楚皇后脸上那个大大的脚印,所有人都是各种想笑不敢笑。却还要十分惊恐的开口尖叫:“来人,抓——”

    “闭嘴!”楚皇后一声呵斥!

    她铁青着一张脸,从地上爬起来!恼怒的开口:“今日看到的一切,你们谁若是说出去一个字,本宫便将你们全部杀了,九族也不可幸免!”

    她王玟之还丢不起这么大的人!

    告诉侍卫什么?抓刺客?刺客喂皇后吃了屎,还在皇后的脸上,不客气的踩了几脚?踩了不算还碾了几下?这种事情传出去了,她以后如何统率六宫?

    她这般一呵斥,宫人们赶紧称“是”,各自闭了嘴,飞快的退了出去。

    岂不知,就在楚皇后决定咽下这口恶气,吃个哑巴亏的同时,一名小宫女的身影在皇宫里面飞快的穿梭!高声尖叫:“啊,不好了,有刺客啊!皇后娘娘被刺客喂了粪便啊,刺客还在皇后娘娘的脸上踩了几脚啊,踩完还碾了几下啊,那个刺客的名字叫一枝梨花压海棠啊!快点啊,快来抓刺客……”

    她yī zhèn 风一样,尖叫着跑过了楚王宫的每一个角落!

    “什么?”后宫嫔妃们欣喜若狂的打开了自己的门,然后飞快扭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梳妆台,飞奔过去化妆描眉,她们要赶紧去皇上面前露个脸,说不定下一个皇后jiù shì 自己!

    就算不是自己,去嘲笑一下那总是压着她们一头,仗着娘家的势力,趾高气昂的皇后也是好的,出一口恶气!

    “什么?”侍卫们齐齐大惊,拔腿飞快往凤仪宫飞奔而去,他们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如今没有保护好皇后娘娘,不会因为失职之罪而被处死吧?哭瞎!

    “什么?”宫女太监们齐齐咽了一下口水,在心中拼命的告诫自己,一段时间之内,都不要再出现在皇后娘娘的寝宫门口了,要是被迁怒了就完蛋了哎呀吗!

    “什么?”几位正在一起,互相比拼讥讽的公主,一听这消息,齐齐扭过头看向楚末吟!楚国的皇后所出的公主有两位,其中已经和南齐摄政王定亲的楚末吟,就在眼前!皇后丢了这么大的脸,这消息要是传到南齐去,八成这婚事也是没戏了!定亲也原本是因为两国邦交,而非两情相悦。

    哎呀!公主们一同起身,匆匆告辞!南齐摄政王殿下雄才伟略,英俊不凡,又邪魅过人,楚末吟没戏了她们不就有戏了吗?嗯,赶紧huí qù 打扮一番,说不定南齐摄政王亲自来退亲,然后看见了她们的花容月貌!再然后……哦hē hē 呵……

    楚末吟面色微冷,看着那几个女人兴高采烈lí qù 的背影,冷冷嘲讽道:“一群蠢物!”南齐看上的是她楚末吟长公主的身份,与几位皇子都是一母所出,不论那三位皇子谁做皇帝,娶她,便也是也是与帝王最亲的胞妹结亲,岂会换人?

    宫女见她面色难看,禁不住劝道:“公主,您不要介意,这……”

    “我介意什么?”楚末吟起身,冷冷嘲讽道,“常言道儿不嫌母丑,但我那母后,身无半分皇后之德,好妒成性,还妄想插手朝政,有母如此,吾之耻也!”

    说罢,拂袖而去。

    宫女摇头,她自然知道公主是不喜欢皇后的,因为五年前的国宴,公主已经心有所属,一见而倾心,那人拥有一双灿金色的瞳孔,俊美如同太阳神,乃是东陵那位不日前登基,冰冷高贵的少帝!但皇后为了拉拢南齐,公主的生辰八字正好hé shì ,于是……

    偏生的那位摄政王也是个无心的!一桩婚事,两人都无心,婚事是定下了,可惜即墨离没商议婚期,楚国这边也不好主动提,最后便不尴不尬了,公主不怨恨皇后才怪!

    “什么?”楚皇听到zhè gè 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几愣!最后心中不可抑制的产生了一种情绪,窃喜!

    前半生为帝,多番受制于王家,对那个女人百般容忍,又无法下令处置!如今这些年,权柄一点一点回到他的手上,不必再忌惮那个女人和王家,但到底那女人如今没什么错处给他抓!

    现下有人帮他羞辱了,实在是太好了!于是,楚皇兴高采烈的下令让人去抓刺客,也没忘记和御林军统领进行心灵和眼神的交流,抓刺客什么的,装一下样子就算了,可别真的抓了!

    于是,在御林军的有意放水之下,澹台凰和君惊澜本来是该走楚长歌告知的密道,离开皇宫的。现下密道都不用走了,基本上可以慢悠悠的晃荡出宫。

    所以,澹台凰干脆没走,dǎ suàn 再把楚皇也一并收拾了!

    君惊澜闲闲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想将楚玉璃拉下水,参与这一场争夺?”

    这话一出,澹台凰扭头看了他一眼,倒也不yì ;他能猜出她的心思,方才皇后问她的身份的时候,她就算没bàn fǎ 反驳,但打打迷踪拳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她没有,就那样坦然承认了!

    君惊澜既然问了,她自然也不会隐瞒,点头道:“是!jiāo xùn 楚皇后只是我来的其中一个目的,最重要的是,我要楚玉璃活着,好好活着!哪怕代价是踩碎他父母的一切,也要好好活着!”

    说出自己是为了楚玉璃而来,便是让楚玉璃不能再一味的退让,逼他反抗!尤其她现下把自己也代入了进去,就算是为了她的安危,楚玉璃也一定会反抗!否则这位叫“一枝梨花压海棠”的大侠,八成也会被皇后母家的势力追杀!在楚国没bàn fǎ 立足,甚至有性命之忧。

    她相信,她把事情做到这一步,楚玉璃是一定会反抗的!而只要楚玉璃愿意反抗,整个楚国没人能奈何得了他!而若是再jì xù 退让下去,他必死!

    而这会儿,这样的大消息,自然也传出了皇宫,事情都暴露了,皇后气得咬牙切齿已经是必然,她所幸也不瞒了,说是楚玉璃派人来,要楚皇处置楚玉璃!楚长歌这会儿又回到了千金笑,同先前那几位将军一同风流快活。

    他知道这消息之后,当即便笑得眉眼弯弯,让几位大人跟着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尴尬不已。

    “一枝梨花压海棠”,“罩着楚玉璃”?hē hē ……也只有那女人当刺客也能当得如此与众不同!

    ……

    而楚玉璃,收到这消息的时候,微微愣了愣,旋即便是浅笑。这是她为他出的一口气,也是她为他做出的选择。

    她希望他活下去,希望他不再逆来顺受,哪怕是为了她的安危,也要他反抗到底。

    这是她的一番心意,他不能辜负。缓缓敛眸,淡淡开口吩咐:“纳兰,去zhǔn bèi 吧!”

    见他终于想通,纳兰止兴高采烈的开口:“臣下这就去!”以他们手上掌控的力量,别说是抵御皇上因为皇后的事情,派人来找事儿了,jiù shì 他们现下就zhǔn bèi 逼宫夺位也并非难事!

    “纳兰,这一次,我们不会输!”他眸色浅浅,缓缓开口。随后,在纳兰止微诧的目光之下,微微一笑,道,“人这一生,必须有重心,方可找到活着的意义,生命才能有所依托!她要我活下去,所以,我必须为自己找到一个重心。”

    皇位,责任,将会成为他的重心。

    所以,他不会输。他需要一个重心,也需要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纳兰止垂眸,道:“臣下明白!”

    yī zhèn 狂风,从窗外闯入。将屋内的陈设,吹得哐当响。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腥风血雨,将在楚王城展开……

    ……

    那屋顶上,正在等着侍卫们巡查得弱了,再去收拾楚皇的两人,正十分悠闲的在屋顶看星星,一点身为刺客应该认真逃命的自觉都没有。

    太子爷狭长魅眸微微挑起,忽然想起一件事,慵懒侧卧,单手撑颊,勾唇笑道:“太子妃,我们此番前来,似乎忘了提醒楚玉璃,解药的事情!”

    澹台凰一愣,终于也fǎn yīng 过来,扭头瞥了他一眼:“你不说我还真的忘记了,都是给楚皇和楚皇后气的,待会儿出宫之后再去告知!”

    “爷刚刚收到消息,楚长风已经找如烟要到了解药,去寻楚玉璃了!”太子爷又闲闲笑着补充。

    澹台凰闻言,眉头紧皱,现下他们赶去提醒楚玉璃,也来不及了,但这妖孽既然开了口,他一定有bàn fǎ !是以偏头询问:“那怎么办?”

    太子爷听了,很是悠闲的支起自己的下颌,狭长魅眸挑起,懒洋洋的笑道:“太子妃,你现下就说楚玉璃不过是路人甲,你心里只有爷一个,爷就帮帮你!”

    这一切都在述说一个事实,太子爷吃醋了!所以要澹台凰告诉自己,楚玉璃只是路人甲而已!

    澹台凰嘴角一抽,她心里是只有他一个没错,但楚玉璃是朋友不是路人甲。要是就这样说出去,不是欺骗他吗?

    见她不吭声,太子爷;叹气:“你jiù shì 说谎骗骗爷也不甘愿!”话是这样说,但比起她说些虚假的甜言蜜语,他还是比较喜欢这般宁可不说,也不欺骗。

    澹台凰一时失语,扯了一下他的袖子,说好的互相信任,两不相疑,这家伙现下不过是闹着好玩,但楚玉璃的小命现下可不能用来开玩笑!

    看她这般,他也不再为难她了,懒洋洋的笑笑,如玉长指在自己潋滟如画的面庞上轻轻点了几下,充满了暗示意味。

    澹台凰很自觉的凑上去,“吧唧!”一口,翻了一下白眼:“好了吧?”

    太子爷满意点头,眼角的余光,却扫见一道黑影,往楚皇的寝宫而去,当即便伸手抱起她,也往那个方向掠去。澹台凰纳闷:“喂,刚刚不是说想bàn fǎ 处理楚玉璃的事吗?”

    “嗯,三天之前,楚玉璃就收到了爷在南海海域放出的信鸽,告知解药之事……”太子爷精致的唇角含笑,语气很是悠闲,说出来的话却十分欠扁!

    澹台凰脸色一黑,有种一脚踹死他的冲动!早就告知了还来捉弄她!

    而这会儿,那一道黑影,澹台凰也看见了,看样子是他们久违的“老朋友”,没想到他和楚皇竟然也有关系!

    虽然盯着那一方,但还是没忍住黑着脸咒骂:“君惊澜,你一天不犯贱会死吗?”

    太子爷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笑吟吟的答:“爷一天不睡你才会死!”

    “滚!”

    ------题外话------

    山哥:月底了哎呀喂,月票再不给就过期了哎呀喂,再不把月票交粗来,小心哥……

    众山粉抠鼻:小心你怎样?

    山哥:小心哥在你们家里随地大小便!

    众山粉面色铁青,几欲作呕:你还敢再恶心一点吗?

    山哥:哼╭(╯^╰)╮!

    谢谢妹子们昨天的月票、钻石、鲜花,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