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之畔,融化的坚冰,随着皑皑高山潺潺留下,一直汇聚到山底,形成一条小小的溪流。

    而溪水岸边,雪地之上,蜿蜒着艳红的鲜血,即便是夜间,看起来也极为刺目。

    雪地中俯着一人,紫银色的锦袍已然看不出原色,血迹斑驳。上古名剑,躺在他的身边。形成一副支离破碎,断壁残垣般的景象。

    远远看去,那人应该是死了。然而却并没死,一双狭长魅眸微微眯着,像是努力地聚光,欲透过眼前雾霭,看见心之所向。精致的唇畔,溢出一条凄艳的血线,与眉间朱砂相映,一眼望去,竟像是开败了的彼岸花,一瓣一瓣,散落在人间。

    半晌,他轻笑,叹息:“终究不如天算!”

    算准了七天,他回来,楚玉璃当将她奉还。可,当他一路而来,奔赴山下,远远看着他们应当所在之地,一眼看去,便知那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所以,他们应当是上山去找他了,所以错过了。

    那么zhè gè 赌,他似乎是输了。

    也就在这会儿,yī zhèn 梅花踏雪般的声响传来,踩在雪地里,很轻很浅,也很熟悉,至少对于他来说,是非常熟悉。

    微微偏过头一看,便见一双莹绿的双眼,在暗夜里闪闪发亮,银色的毛发在雪地中散发辉华,似是一支射出的利箭,以极为快速的速度飞驰而来。

    “嗷呜!”小星星到了他跟前,仔细打量了一下,呜咽一下,竟然落泪。

    它从未看见主人这幅mó yàng ,浑身都是血迹,衣衫也尽数被鲜血染红,一双狭长魅眸微微眯着,但里面的光华已经散了,像是看了很久,都凝聚不出一个点。

    这样子,像是一株惊世的帝王花,开败了。

    只剩下一点微弱的气息,因为生命里的最后一点坚持,在努力支撑着。

    小星星悲伤之下,坐在他跟前,又发出一声:“嗷呜!”狼的眼泪,竟像是不要钱一般往下掉,不同于它以往自怜自哀,似真似假的忧伤。而是悲痛到极致的伤,因为在主人身上,星爷已经快感觉不到气息了。

    它这般悲伤的情态,自然感染了整片雪地,还有他,最终使得君惊澜轻笑出声:“放心,爷没事,不过置之死地而后生罢了!”

    星爷虽然很聪明,但是一时间完全不能懂他这句话的意思,置之死地而后生,嗯?

    它眨眨眼,表示自己不明白。

    君惊澜也没指望它明白,只伸出手,轻轻触摸了一下它的皮毛,疲倦道:“小星星,七天之期快过了,爷现在走不了了,这一场赌局,将输了!”

    “嗷呜!嗷呜嗷呜嗷嗷嗷……”你跟星爷说zhè gè 做什么?难道你以为星爷有本事把你背着去找澹台凰吗?星爷这么体弱娇小,而且星爷的老年风湿一直没有好,这主意不太妙。

    小星星一边表达着反对意见,一边伸出一只蹄子抹眼泪。

    “hē hē ……”太子爷轻笑出声,整个人已经没有什么lì qì ,却还是保持着往常那令人不敢冒犯的尊贵,如玉长指拂过它的皮毛,评价道,“小星星,你还是那么蠢!”

    “嗷呜!”星爷不fú qì 的瞪大眼!

    他又接着笑道:“爷不能过去,你便也不能将她引来么?”

    这般一问,星爷眼睛一亮,表示对主人的说法非常认同,很严肃的发出一声:“嗷呜!嗷呜呜……”星爷一点都不蠢,你说的zhè gè bàn fǎ 其实星爷早就想到了,星爷一直不说,只是想考考你而已!嗯,是的!

    表达完毕,一扭头飞奔而去,去寻找澹台凰的踪迹。

    它飞奔而去,君惊澜静静伏在雪地中,半晌,一深一浅的呼吸,在四下寂静一片幽沉的夜色中,显得极为清晰,一下一下,敲入耳膜。眼前也慢慢失去了焦距……

    ……

    澹台凰一路飞奔,在路上不知道踢到多少块石头,摔了多少跤,甚至颠簸之中,不知道在雪地里打了多少个滚,险些跌落山崖,最终都被楚玉璃救下。

    爬起来之后,又急速飞驰而去。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所指引的地方到底对不对,但除了往那个方向走,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楚玉璃劝了很多句,说了什么,她一句都没听清。

    直到她再一次跌落在雪地里,摔得脚腕都崴了之后,楚玉璃大力拉住了她,温雅的声线,带着从未有过的怒意:“够了!你这样,也于事无补,冷静一点!冷静一点才更有可能找到他!”

    冷静一点!

    这四个字吐出,像是导火索一般点燃了她心中所有的惊慌和悲愤,她大力挣脱了楚玉璃的手,一双凤眸猩红,近乎疯狂的嘶吼:“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他生死未卜,你叫我怎么冷静?若我知道最后会变成这样,我才不会管你的闲事……我……”

    说到这儿,看见他受伤的眼神,就像是一根钉子刺入他眸中,流露出黯淡如死水的眼神。

    澹台凰终于清醒了过来,有泪滑下,她咬唇,低声道:“楚玉璃,对不起,我不是zhè gè 意思!我只希望出事的是我,即便为你舍了性命,我也不会有半分后悔,我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很茫然,像是在这些日子里,失去了所有生存的价值和希望。于是在心底萌发了极为自私的念头,她不畏死,却不能接受君惊澜死。而这话,更多的,不过是慌乱之下的口不择言!

    茫然的环抱着双腿,傻愣愣的坐着,眼泪不断的往下掉,不断的重复:“对不起楚玉璃,我不是zhè gè 意思……”

    楚玉璃轻叹了一声,伸手环抱住她,试图让她镇定下来:“我明白,我明白的!”

    在她心中,楚玉璃比她自己的性命重要,君惊澜比一切都重要!

    他从来都明白的。

    他的声音极为轻柔,带着一种奇异的安抚力量,澹台凰这才慢慢的冷静下来,方才那一路飞奔,因为她的魂不守舍,以至于一路摔跤过来,摔倒了不少次,路却没有走出多远。

    偏头看着楚玉璃了然和包容的眸色,她知道,楚玉璃是真的明白她的意思。

    “没关系的,在他心中,你也一样!”楚玉璃淡淡笑着安抚,在人的生命中,总有些比人的本身、性命更为重要的东西,比如道义,比如责任。却也往往有些东西,是凌驾于道义责任甚至一切的,那是深入灵魂与骨血的情感。

    楚玉璃,只是澹台凰的道义。而占了她那一部分情感的人,是君惊澜。

    他此刻告诉她,没关系的,在君惊澜心中,她也是一样的,谁的闲事都可以不管,谁的性命都可以不要,只要她好好的。其实,他也想告诉他,在楚玉璃心中,她也是一样的。

    父皇,母后,师父,纳兰,甚至……子汐。谁的闲事,谁的性命,他都可以不管,只要她好好的!

    人jiù shì 这样一种自私的生物,很多的重要,里面总有一个可以舍弃一切去守护的最重要,甚至能忍住所有良心的不安,去漠视对自己真心以待的人。他不zé guài 她,因为若换了他楚玉璃,也是一样!

    只可惜,他不是她所偏执守护的最重要之物,所以他的真心,没必要令她知晓。

    他起身,月白色的锦袍收拢了一束白月光,在皑皑雪地里对她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温声道:“起来,我带你找他!”

    七天。

    和君惊澜的七日之约,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带她去找他,是他彻底的退出。其实,即便不退出,他们两个之间,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让他插足!

    澹台凰伸出手,被他拉起来,一起往东南方而去。

    这时候,他们一起前行的姿势,已经不像是男子牵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包容,宽厚和守护,已经大于一切,一路上他紧紧攥着她的手,却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如同君惊澜一样,给她安定的力量。

    他依旧浅浅的笑,温声开口:“我带你找他,以后,楚玉璃只会出现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这一役过后,他对她,只剩下守护,再没有必争之心。

    澹台凰心里很乱,所有的思绪,都已经被君惊澜的安危占据,却也明白自己已经在狂躁之下出口伤人。

    她在絮乱之中,bsp;mò 着回握了一下楚玉璃的手,沉声道:“楚玉璃,其实你也很重要!虽然他出事,让我有点后悔,但若时光从来一次,我还是会帮你,哪怕最终困在莫邪阵法中生死不明的人是我,我也还是会帮你!只是帮你之前,我不会再让他介入。”

    “有这句话,已然足够!”楚玉璃浅笑。

    冰山上的冰雹,在夜间凝化成了雪。

    他们之间的情谊不及她与君惊澜,却已经比命更重,既如此,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此间情谊,不必再说。旦以命相交,不弃风月,彼此都已懂,也必将互相珍重!

    澹台凰的脚崴了,可这一路上,竟然也没感觉到痛感,在楚玉璃的牵引下,径自往前方走,一步一步,脚步很稳,似是没事人一般。而那双凤眸也慢慢敛下,缓缓射出寒芒,她明白她现下的惊惶对寻找君惊澜一点用处都没有,不如镇定下来,反而能更快的找到他。

    其实没什么,他生,她生。他死,她给他报了仇,再死。他们总是在一起的,没什么。

    这般想着,她心里也没那么慌了。

    可,在看见远方两个莹绿色的点,对着她的方向飞驰而来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禁不住亮了一下!在暗夜里,那么闪,那么亮!那是小星星,小星星回来了,它不找到他是不会回来的,那么一定是找到了!

    这般一想,她脚步快了些许,不自觉的挣脱了楚玉璃的手,飞奔到小星星跟前,将它举起来,欣喜而又担忧的询问:“你找到他了是不是?是不是?”

    “嗷呜!嗷呜嗷呜!”fèi huà ,星爷没找到星爷能回来吗?你个蠢货,还不放开星爷!

    澹台凰听不太明白它在说什么,但是它狼脸上的嫌弃,她倒是看明白了。赶紧将它放下来,小星星也没跟澹台凰fèi huà ,转个头,便飞窜而去,澹台凰等人赶紧跟上。

    第一次,看着这总是跟自己作对的小星星,澹台凰是用了一种极为欢喜的眼神。

    然而这一路上,她眸中的欢喜也慢慢散了。

    血,到处都是血!

    暗沉的血液,在雪地里,能叫人看得极为分明。而她看到这血,心中便蚀骨一般的绞痛,她知道,这血是他的,没来由的就知道,是他的。

    君惊澜,君惊澜,君惊澜。

    一遍一遍,在心里念着他的名字。只盼望他没事,千万不要有事!

    雪地里是他走过的痕迹,处处是血,触目惊心!那是下山的方向,他是要huí qù 的,因为那个七日之约。可是他们都上山来找他了,便就这样错过了。

    待澹台凰跟随着小星星一路下山来,在溪涧边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惊呆了!

    雪地之上,他浑身染血,伏在上面。墨色的发,和雪花血液交融,已然看不出原色。那把从来不离身的剑,也无力的躺在他身旁。最重要的是,他躺在那儿,静静的躺在那儿,紫银色的衣摆散开,像是已然散尽的月华。

    他,死了吗?

    小星星亦是不敢置信的“嗷呜”一声,围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扯着他的衣摆和袖袍,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主人方才才说他没事的,怎么会……

    东篱和苍昊,也都吓了一跳,想上前去,却被楚玉璃拦住。

    唯独澹台凰一个人上前去了,而最该惊慌失措哭泣的她,却没有哭。一步一步,镇定而又木然的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没有。

    再探。仍然没有。

    如同当日从望天崖回来,他魅眸紧闭着,没有呼吸,没有生气。

    她不悲伤,不知道为什么,jiù shì 不悲伤,她觉得他没有死。即便他这样没有半分气息的躺在她面前,她还是觉得他没有死。

    楚玉璃见此,便也不再拦着东篱和苍昊,让他们上前去,也随着她探了一下,还没探到……

    “滚开!”澹台凰厉声呵斥,一把将君惊澜扯入他怀中,对着他们怒吼,“他没事,你们探什么?滚!都给我滚!”

    她此刻凶狠,看起来也极为癫狂,却没有说找大夫。一刹之间,东篱和苍昊都已经明白了过来,双拳紧握,没有再上前。他们已经在第一时间求瑾宸公子过来,但已死之人,即便是公子,也不可能救得了!

    将所有人都挥退,澹台凰才伸手擦掉他面上的血迹,她没有哭,却落了泪。一点一点将他面上的血液擦拭干净,轻声开口,喃喃道:“你从来是最爱干净的,如今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脏呢?”

    她的一根头发,落入他的浴桶,他也会生气到想杀人的。如今,却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

    她仰头,泪水沿着鬓角滑落,悲鸣直插云霄——

    “啊——!”

    “啊——”

    悲彻凄厉的怒号,撕心裂肺的呼喝!

    楚玉璃愕然看着她,看她魔化了一般,满头青丝在风中散开,一寸一寸染白,刹那间寸寸成雪!

    爱入骨,情难绝。三千青丝,寸寸雪!

    她落泪低头,伸手在他面上划过,风撩起她如雪的发丝,从眼帘飘过,她一怔低笑,轻声到:“那日你从望天崖回来,也是这般!可那时候我却没痛成这样。许是因为那时候,爱的不够深罢!”

    “澹台凰……”楚玉璃上前一步。

    她抬头看他,一双凤眸已经是猩红的颜色,双臂紧紧抱着已经没有气息的人儿,lěng mò 回话:“你放心,莫邪不死,我不会死!我会给他报仇的!”

    冰山上,所有的人物都已经虚化,只余下她和他。

    仿佛整个世界都只余下她和他。

    她跪坐在雪地里,紧紧抱着他,整整一夜。手臂冻僵了,腿麻了,她完全没什么知觉。

    其他人都只在不远处看着,看着白发女子,紧紧抱着怀中仿佛已经睡着的男子。看起来那么唯美的一幕,却叫人想落泪,只远远看着,便觉得那jiù shì 悲伤。

    天色破晓的时候,第一缕阳光撒到她身上。她笑:“君惊澜,你看,天亮了呢!”

    天亮了。

    她却觉得,她的天空,从此黑了。

    她轻轻哼起了歌,很不着调的,却想唱给他听,于是也不知道唱了些什么,轻轻浅浅的,像是哄孩子睡觉一般,断断续续的唱着。

    这般场景,即便是楚玉璃看了,也不由得眼眶泛红,偏过头去。

    可就在这会儿,yī zhèn 寒风扬起,清冷如月的孤傲气息,如同散开的波浪一般,在雪地里扩散,一下一下,蔓延开来。

    众人回过头一看,便见一袭白衣男子,手持长剑,缓步而来。那是百里瑾宸,但众人看过之后,便都收回了目光,有的人不认识。而认识的人却想着,神医来了又怎么样?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却也都很自觉的给他让了路,让他从中间走了过去。

    他来,澹台凰没有拦。毕竟百里瑾宸是他弟弟,他从来很纵容的。

    百里瑾宸在看见澹台凰那一头白发,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敛下心神,到他们身边,蹲下身子给君惊澜诊脉。探了一会儿之后,好看的眉头忽然舒展开了,淡薄道:“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死。”

    “什么?”

    “什么?”

    澹台凰愣了,其他人也愣了!没死?百里瑾宸是说他没死?飞快抓住他的手腕询问:“你说什么,你说清楚!”

    看她抓着自己的手,百里瑾宸眉梢淡淡挑起,显然不悦。但到底知道她是太担心,倒也没太计较,缓缓抽出手,淡淡道:“他没死,我想,他是刻意让莫邪出手杀他,避过要害之后,自断心脉之后吞药假死,他身上的伤,大多是假死之后莫邪留下的。天机门之人都懂,人死后六天,jiù shì 神仙临世也不能救醒。却不知还有以极为巧妙之术自断心脉假死之法,十天之内得道救治就会醒,而他之所以能中途醒来,并撑着走这么长的一段路,是因为流了六天血之后,养血蛊再次作乱,强制性让他醒来一段时间……”

    这话一出,即便楚玉璃浅淡眸中也划出一丝赞叹。

    算无遗策!

    先迫莫邪出手,假死。也算到了莫邪会守他六天,更算到了莫邪的性子,会在他假死之后,还对他的“尸体”动手!甚至恐怕都为莫邪计算到了如何出手,才能让养血蛊正好在第七天发作,支撑着他醒来,下山找他讨要不能割舍之物。

    奈何他什么都算到了,jiù shì 没算到结界破了之后,澹台凰没等到第七天jié shù ,他从山上下来寻她,而是直接上山找他,就这样错过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人算不如天算。可能算到这一步,即便是楚玉璃,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能以重伤之躯,从莫邪的天罡大阵中走出来的人,君惊澜是第一个,如无yì ;,也会是唯一一个!

    澹台凰完全呆愣,像是一只傻鸟,奇怪的将君惊澜研究了很半晌,纳闷感叹:“这丫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百里瑾宸闻言,将君惊澜扛起来下山,不冷不热的看了她一眼:“你该先想想你的头发怎么办。”

    “你肯定有bàn fǎ !”澹台凰跟在他的屁股后头。

    “没有。”

    “有!”以这货的性子,没有会说?

    “没有。”

    “有!”

    置之死地而后生,原来是zhè gè 意思,小星星抓了抓狼头,星爷今天也涨姿势了!嗷呜……

    君惊澜没死,气氛也活络了。一路上jiù shì 澹台凰和百里瑾宸在“有”,“没有”。可这一下山,他们就被士兵包围了起来,不仅仅是他们被包围,是整座山都已经被人包围!而为首之人,是楚长风!

    此刻,他刚毅的唇角抿着,在看到楚玉璃的那一瞬,默然开口,带着些微微歉意:“抓你们,是父皇和母后的意思!”

    ------题外话------

    山哥说:你们想看见刀捅莫邪吗?你们想让楚皇夫妇明白神马叫不作死就不会死吗?想的话就投月票吧,(⊙o⊙)…

    众山粉:狗山!每天这样引诱我们投票,你上瘾了是不?

    山哥:讨厌,人家哪有,人家只是……卧槽!有话好好说成吗,别动手啊,喂——!卧槽,打完就走了?走了?!我说你们打完起码给张月票安抚一下啊,难道你们不想看莫邪被捅了吗?难道你们不想让楚皇夫妇明白人生的艰苦了吗?

    【注】:最近有妹子在问,借题外话告知一下大家,后援团没有踢人,因为前段时间又有人闹事,哥实在是疲累不堪,所以干脆将群解散了。并非踢人,大家不要多想么么!

    【荣誉榜更新】:恭喜【舞蝶依雪】童鞋升级贡士,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谢谢弟兄们的钻石、鲜花和月票么么哒!(⊙o⊙)…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