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士兵很多,手拉手可以绕冰山两圈!咳咳……原谅澹台凰的心情因为从地狱奔到天堂,一时间太开心了按耐不住,而进行的对人多这件事儿的逗逼形容吧。

    澹台凰看了敌方的人,多得令人咂舌!她刚刚发完高烧没多久,身体不宜打架。

    楚玉璃还在重伤之中,估计也没多少战斗力。君惊澜现下还等着百里瑾宸救治,百里瑾宸一个人也没希望duì fù 这么多人,所以分析的结果jiù shì 他们是一群老弱残兵,楚长风手下的人都已经吃饱喝足,说不定酒足饭饱之后还思了一下淫欲,并且在来之前,已经各自将之解决好了。

    这样算起来,要是真的动手,他们貌似除了挨打,还是挨打。

    澹台凰眼珠转了几下,忽然想到了一个突破口,于是伸手把一旁扛着君惊澜的百里瑾宸往前面一拎,对楚长风道:“你què dìng 你要跟我们打吗?你一定不认识我身边zhè gè 人吧?他是你未来的大舅子,你真的想得罪他吗?”

    这话一出,楚长风嘴角一抽,看着楚玉璃的眸光收回,顺着澹台凰的话,看向百里瑾宸。

    一袭白衣,淡薄如月,不染世俗,沾一身月华。还有一双银灰仿若月色般醉人的眼眸,是不是自己的大舅子暂且不知,但是和传闻中神医百里瑾宸的形象,倒是颇为相近。

    百里瑾宸听了这话,寡薄的唇畔也微微抽搐了几下,若不是没bàn fǎ 对君惊澜见死不救,他就直接甩手走人了。这女人,对他来帮忙这件事情一点感激之心都没有就算了,出了点事儿,竟然把自己抓出去迎敌,他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样的!

    如果说君惊澜是天下第一腹黑,这女人jiù shì 天下第一奸诈!

    横批,天生一对!

    澹台凰自然不晓得百里瑾宸已经默默的在心里为她和君惊澜写了一副对联,还笑眯眯的指了一下百里瑾宸,道:“我得告诉你,百里家的男人,一般都比较腹黑,他们家的女人,也很记仇!你要是真把百里如烟的哥哥抓了,你这辈子就别dǎ suàn 娶到百里如烟了!”

    她从君惊澜那里了解过,楚长风可一直都是跟屁虫一样,跟在百里如烟的后头,那深情不寿的状态,还当真就似“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这会儿拿百里瑾宸威胁一下,正好……

    就在澹台凰话一落下,楚长风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龟裂和迟疑,诧异问:“百里如烟……你是说……?”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里带了眼中的森然切齿!百里如烟他是知道的,是南岳前皇帝皇后的女儿,也是百里瑾宸的双胞胎妹妹,这女人这话的意思,该是那个丫头,jiù shì 百里如烟?

    所以,她说自己家道中落,被仇家追杀,才躲到翸鄀大陆,可怜兮兮的请求他不要去探查她的身世,是假的?

    目的是为了阻止他去她家提亲?

    所以,她把自己贪财的原因,归结为小时候爷爷生病,家里没有钱治疗,最终死亡。也是假的?

    目的是引起他是怜惜,将自己皇子府账房和宝库的钥匙全部交给她?

    百里惊鸿之父,是被上官谨睿所杀!这件事情当年是皇家辛秘,随后天下皆知。那丫头哪里来的爷爷生病没有钱治疗所以病死?更匡仑南宫锦和百里瑾宸都是神医!

    所以,还有很多所以。

    一个身世的曝光,牵扯出了百里如烟对自己的各种欺骗!而这些欺骗的最终目的,最终不是想骗他的东西,jiù shì 想逃避他的婚事!

    这样一个认知一出来,他那张酷似钟汉良的脸,呈现出严重的青灰色!说不清是挫败的感触多一些,还是愤怒的情感多一些!

    就在他万分恼怒,脸色经历了各种微妙变化之间,澹台凰眼尖的看到这一队侍卫中,某个穿着侍卫服的娇小的身影,对着她的方向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蹑手蹑脚的后退,那mó yàng ,酷似做贼,而那容貌看起来,jiù shì 百里如烟无疑。

    呃……

    澹台凰眨眨眼,她是不是不小心说漏了什么容易引起人家情侣之间矛盾的秘密?看百里如烟的样子,好像是的!

    显然,百里如烟在往后面躲,百里瑾宸也看见了她,很快便能bsp;bsp;到什么,以至于他原本就淡薄得没有温度的眼眸又冷了几分。作为兄长,自然有权力管着妹妹,而她此刻出现在这里,还有这番biǎo xiàn ,都说明了一点……!

    好,很好。

    跟着楚长风一起来,其实目的是为了一起来抓他吧,从小打不过自己所受的气,今日想讨回来?

    这对兄妹之间的事情,和澹台凰的理解完全不在一个范畴!要是换了她和王兄,那定然都是没命的维护的,但是看这百里瑾宸和百里如烟的样子,貌似是百里如烟还想整百里瑾宸一顿的样子!

    纳闷的看了一会儿,然后在自己心中作出了一个总结,这世上,兄妹之间的关系模式真是多种多样!

    接着,整个场面陷入一种诡异的bsp;mò 。

    作为楚长风传说中未来大舅子的百里瑾宸,没有说话。

    而他们的战神大将军,像是知道了什么足以让他疯狂的事情,以至于面色铁青,双拳紧握,还带了一丝丝咬牙切齿,似乎想把什么人给撕了!

    大人物都不说话,他们自然也不敢说话。原本想抓自家老哥过一把瘾的百里如烟,也悄悄溜号了。

    百里瑾宸没出言拦她,楚长风没看见。

    在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大家都开始怀疑他们两个是否经过长时间的对视,产生了一些类似断袖之类禁忌感情的时候。楚长风终于还是隐忍下满腔的怒火,弯下腰,开了口:“见过兄长!”

    嗯?

    兄长,哪个兄长?态度恭敬,显然是对着百里瑾宸的方向。

    百里如烟既然跑了,那定然是不想嫁给楚长风的。百里瑾宸fǎn yīng 过来之后,寡薄的唇畔反而向上扯了扯,淡淡道:“有礼。”

    这般淡漠的fǎn yīng ,在百里瑾宸这儿,对一个陌生人已经是最好,甚至还有点qīn qiē 的fǎn yīng 了!他的性子楚长风自然是知道的,于是楚长风一愣,明白了对方的善意,便很快的顺坡下驴道:“在下楚长风,对令妹心仪已久!不日之后,意欲想登门提亲,届时还请兄长在岳父、岳母大人面前美言几句!”

    侍卫们在一盘听着,抓头的抓头,望天的望天,看脚的看脚。

    不是奉命来抓人吗?为什么变成认亲戚和谈婚论嫁了?

    百里瑾宸闻言,点头,寡薄的唇畔吐出两个字:“一定。”

    澹台凰默默的在心里为百里如烟点了一根蜡,事情太明显了,百里如烟想整治自家老哥的事情被看穿,于是被百里瑾宸反戈一击!

    要不是这闷骚货上次想诓骗自己误会君惊澜,她今日也不会这般简单的猜到他内心的企图。百里家的男人啊,腹黑啊腹黑……

    这边大舅子和妹夫来了个喜相逢,得到百里瑾宸首肯的楚长风,心情大好,至于那小丫头骗他的账,zhǔn bèi huí qù 之后再一笔一笔的算,现下暂且搁下,所以他的脸色也没那么难看了!敛眸看向楚玉璃,叹息着称呼了一声:“二皇兄!”

    yī zhèn 风扬起,楚玉璃掩唇,轻咳了声,方才微微笑道:“你què dìng ,你要拿我?”

    “长风不敢冒犯,而且二皇兄的兵马,也早就守在百米之外了不是么?”楚长风十分淡然的回话,刚毅的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却有淡淡的敬意。

    是对兄长的敬意,也是对强者的敬意!

    他早已料到了自己若是能安然离开雪山,父皇和母后定然不容,便早就做了部署。这样一分心思也谋划,他怎能不敬?

    而楚长风对军事的敏锐度,他若是认第二,天下没人敢认第一!严格说来,也就只有漠北的澹台戟,能跟他比上一比。如今明知道进入冰山,就会面临楚玉璃的反包围,最终却还是这样做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楚长风是gù yì 的!

    gù yì 假装不知道外面有楚玉璃的人,gù yì 入山被人反包围,目的jiù shì 为了给楚皇和楚皇后看——不是我不听你们的命令来抓楚玉璃,而是我根本就斗不过,这不,我刚刚进来就被人反包围了!斗不过啊,没bàn fǎ ,抓不来人啊,所以谁能抓到,你们派谁来抓吧!

    楚玉璃浅笑,温声道:“多谢!”

    楚长风不甚在意的摇头:“母后想给的东西,长风不想要!但如今,长风却必须和二皇兄说清楚一事,皇位如何,谁胜谁败,长风都并不在乎,但有长风在,任何人休想动母后分毫!”

    楚长风高声说着,也是表明自己的态度。

    澹台凰是可以理解他的,楚皇后和才楚玉璃之间再多的不愉快,也只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而对于楚长风来说,楚皇后还是好母亲,所以他便趁着今日,对楚玉璃表达自己的态度。

    楚玉璃听了这话,容色没什么变化,不说自己承诺不会对楚皇后如何,也不说旁的话,只微笑道:“本宫明白了!”

    也只是明白了,没有其他的承诺。

    楚长风却明白,楚玉璃的心中会有衡量,一抬手,示意自己手下的人让开一条路,让他们通过!

    侍卫们尽管很郁闷,但也还是很自觉的让开……一大清早吃了早餐就在这里守着了,他们容易吗他们?最后白守一场!可惜他们是士兵,只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没人会kǎo lǜ 他们的感受。抱头哭……

    楚玉璃微微颔首,便带着一众人离开冰山,往山脚下的竹屋而去。现下,百里瑾宸需要地方,给君惊澜治伤。

    澹台凰焦急的等着,而楚玉璃看着她的发,浅淡眸流露出淡淡的心疼。可澹台凰本人没有这方面自觉,看楚玉璃一直盯着自己的头发,只以为八成是自己现下的形象看起来太奇怪,以至于楚玉璃一时之间不能接受。白毛女,一般人都是不能接受的!

    笑了声,道:“没事的,或者百里瑾宸有bàn fǎ 拯救,没bàn fǎ 也无所谓,白发也挺酷的!”

    挺酷是什么意思,楚玉璃不明白,但是她并不在乎自己发色的事情,楚玉璃却是明白了,便也淡淡敛了眸,没再多话。

    等了好一会儿,约莫两个多时辰,百里瑾宸才算是收了针。

    澹台凰赶紧上前:“他没事吧?”

    “没死,也差不多了。身上的骨头裂开七处,肋骨也断了两根,全是假死之后被莫邪打出来的。他需要修养,一个月之内不能动武。否则骨头都会散架。”若非是身体底子好,早就没命了。

    修养就说明最后是能好,澹台凰放心的输了一口气。而这会儿,百里瑾宸又睨了她一眼那满头的发,淡薄道:“你的头发,现下已经变白了的,我没bàn fǎ ,但我有bàn fǎ 保证你接下来长出来的是黑发。”

    澹台凰嘴角一抽,瞬间明白。jiù shì 说,她必须等着的新一轮的黑发长出来,然后将白发剪掉?也jiù shì 说,她要保持几年纯白发和半白发,一直到新的头发长出来?

    这会儿她心中不由得抑郁起来,早知道这妖孽没事儿,她至于崩溃到这种境地吗?这下好了,白崩溃了一场。

    但聊胜于无了,总比一直当白毛女好!于是点头:“那好,那就多谢你了!”

    “至于你现下的头发,可以暂且染黑。”百里瑾宸又补充。

    澹台凰嘴角一抽:“为毛不一次性说完?”害她白纠结一场!

    她这一问,百里瑾宸便不答话了。只丢给她一枚药丸,随后带着无出门,预备帮她染发,澹台凰选择了先染发,没守着君惊澜,以免等他醒了看见自己的头发心疼。

    而楚玉璃,则陷入了一种矛盾与悖论之中。已然zhǔn bèi 出手,可长风的意思很明白,若是他与母后为敌,长风不会袖手旁观。与父母兵戎相见,于他来说,选择已经是极难,还加上亲弟弟。更是难上加难!

    这般纠结,叫他有些无所适从。

    ……

    一直到了夜间,澹台凰的头发才算是收拾好了,除了浑身上下有股药香味,便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回来之后,看楚玉璃一副为难的mó yàng ,她也没问,直觉就知道是楚长风的原因令他为难了!

    而这样一个要不要跟父母作对,还跟亲弟弟作对的问题,困扰了楚玉璃五天。而这一天,从皇城传来消息,终于让他不再纠结了!

    ——楚皇后为了逼迫楚长风争位,竟将百里如烟设计给抓了!

    抓了不说,听说还用了刑,打了一顿板子,以起到威胁恐吓楚长风的作用。也是因为她并不知道百里如烟的身份,才会动手!

    这下好了,不仅仅激怒了楚长风,百里瑾宸听闻zhè gè 消息,也冷哼了声之后走了。到现下楚玉璃还没动手,皇后的母家就被自己最爱的小儿子,带兵团团包围了,要问出自己心上人的下落,并彻底与皇后翻了脸,表示楚玉璃不论如何duì fù 他们,他都不会再插手。

    私自动用兵马,自然令楚皇大怒!找到了要惩治楚长风的理由,楚长风用尽bàn fǎ 也没问出心上人的下落,更不愿参与皇位之争xiōng dì 相残,愤怒之下又被楚皇逼迫,各方压力,使得他隐约之中已经有了带兵支持楚玉璃谋反的意图!

    而皇后本人,也被一股不明势力控制了。

    澹台凰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咂巴咂巴嘴,很悠闲的评价了一下楚皇夫妇:“这jiù shì 传说的不作死就不会死,如此深刻的道理在警示着我们,他们偏偏往死里作死,这下好了,楚长风也想反他们了!”

    楚长风怒了,楚玉璃唯一的顾忌,也在楚皇后的bāng zhù 下没有了。南宫锦当年是天下第一美相,百里惊鸿更是曾经南岳的帝王,加上百里瑾宸zhè gè 声名在外之人,即便隐退,手上也都该有不容小觑的势力,百里如烟被人抓了还用刑,他们这一家人能不出手弄死楚皇后么?

    对南宫锦的能耐,澹台凰还是很有信心的!从她那天培养姑娘们的淑女气质,就能看出一二。

    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了君惊澜五天,在第六天的上午,他才算是醒了,睁眼看见澹台凰之后,先是顿了一会儿,旋而问出了第一句话,便是:“你们找到爷的时候,第七日过了么?”

    澹台凰把药端到他跟前,语气不太好的道:“喝药,那个问题不重要!”

    这家伙,险些没吓死她,竟然还有心思操心那种无聊的问题!

    太子爷懒洋洋的笑笑,很听话的喝药,也听着澹台凰抒发自己一肚子的不满,zé guài 他装死也不事先通知一声,细碎的念叨之下,却把泪给砸了出来:“你这蠢货,要是假死之后,莫邪不是又击了你几掌,而是直接把你大卸八块了,你怎么办?”

    “嗯……”他魅眸染笑,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zhè gè 问题,最终叹息道,“说明莫邪比较善良,不然一个说不准,爷就真的被分尸了!”

    “你还敢说!”澹台凰恼火的呵斥,心中将莫邪恨到了极致!将他伤成这样不算,jiù shì 假死了也不曾放过,zhè gè 仇,她一定会讨回来!

    正在她恼火之间,莫邪来了。

    是因为知道君惊澜还活着,自己又上当了之后,不请自来了。外面没人能拦住他,苍昊和东篱想拦,倒把自己拦成了重伤。他进门之后,看着床榻上的君惊澜,几乎赞叹的道:“好小子,不错!”

    能想到用这样的法子,除了心思果决到极致,也是狠毒到极致。将自己送上绝路后求生,这般心性和对自己的毒辣,即便莫邪也不禁侧目!

    君惊澜伸手,按住澹台凰想要暴动的手,看着莫邪,闲闲笑道:“前辈过誉,如此,zhè gè 赌局晚辈算是赢了,那么离合蛊,你该解了吧?”

    这话一出,莫邪挑眉:“你并未破解我的阵法,何以为你赢了?”

    “那敢问前辈,何谓破阵?”君惊澜也不急,不疾不徐的询问。

    莫邪深呼吸一口气,开口解说:“破阵,便是解开我是阵法,化有为无,最终从阵法里面出来!”

    君惊澜听罢,又含笑问:“再最终呢?”

    “再最终便是活着出阵法里出来!”莫邪皱眉,不明白这小子是想表达什么。

    君惊澜了然点头,魅眸中含了一点狡黠之光,道:“如今晚辈从阵法里出来,也还活着,前辈的阵法现下已经化有为无,一切都很符合,何以不算破阵?”

    莫邪顿时气结!正想说阵法是他自己撤掉的,但转念一想,要不是这小子算计自己成功,自己也不会撤掉阵法,这样推算起来,还真能算是他破解的。

    于是莫邪的脸绿了!

    澹台凰虽然很想撕了面前zhè gè 人,但这会儿看见君惊澜这样搞他,心里也不免得意起来,不愧是她看上的人,算计起人来能噎到人吐血!

    ……

    莫邪到底不是言而无信之人,尤其不愿在小辈面前失信,于是尽管心里呕得要死,还是以血为引,将自己体内的离合蛊母蛊引了出来。

    引出来之后,楚玉璃的容色也冷凝了一会儿,扎破了指腹,那已经死掉的子蛊,也掉落了出来。

    偏头,便见君惊澜笑看向他,以密室传音道:“蛊毒已解,你为救她险些舍命之事,彻底两清了!”

    聚魄丹的药性已经被他的血化解,而却生生欠下楚玉璃一个以命相救的人情。他君惊澜不欠人情,尤其不愿欠情敌。

    楚玉璃轻轻浅浅的笑,没做声。这一次,是他欠了君惊澜一个人情,若说扯平了,那就……扯平了吧!

    澹台凰起身,往莫邪方向走去,袖中藏着的刀子悄悄拢了拢,笑眯眯的道:“嘿嘿,真是辛苦你了!多谢了……”

    言语之中,很为楚玉璃的蛊毒解了gāo xìng!莫邪不疑有他,也没防备。傲慢的一扬眉毛,转身便走,却冷不防澹台凰突然出手,一把刀子从身后穿过了腹部!

    他通身一僵,不敢置信的回过头,指着她:“你……”

    “你什么你?我谢谢你楚玉璃解蛊,但我没说原谅你对君惊澜做的事!单凭你做的那些,一刀子算是便宜你了!”澹台凰说完,重重一抽手,血光一溅!

    抽手之后,看了一下手上的刀子,眨了眨眼,冷笑一声,又是一伸手狠狠捅去,很逗逼的道:“既然一刀子太便宜你了,那我再捅一刀子吧!”

    ------题外话------

    大家好,山哥今天整天考试,我是上次被一脚踹飞的存稿君!听说你们昨天的要求,比如男主醒来,女主头发变黑,山哥今天都满足了是咩?你们有木有感动到想投上大把的月票表示愉悦?矮油,人家知道其实你们很多人都不喜欢猥琐的山哥,但是你们都喜欢单纯善良可爱害羞的人家,哦hē hē 呵……矮油,既然你们如此喜欢人家,那就不要犹豫了,赶紧把你们的月票拿出来跟人家交流一下,贼眉鼠眼踮脚看……来来来,把月票给人家摸一摸,亲一亲,往口袋里面揣一揣……装好,拍拍鼓鼓的口袋,人家一直都是这样萌哒哒!

    谢谢妹子昨天的钻石、鲜花、打赏,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