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楚皇结结实实的给愣了一下,打自己,还打皇后?他没听错吧?观音大士竟然下这种法旨?

    正在他十分犹豫万分怀疑,并预备仔细打量一下澹台凰,看看是真的有神仙还是有人在装神弄鬼之时,浩淼沧澜,慢慢飘飞出更加蛊惑人心的梵音,那声音听起来,对澹台凰和南宫锦这两个从小被《西游记》灌输长大的人来说,那真是太熟悉了!

    尤其君惊澜进来虽然不能动武,却可以动用内力,内力之下,这梵音从四面八方而来,根本找不到发声的起源处,活脱脱就像是从西方极乐世界的大雷音寺里头传出来的,让她们这两个出来冒充的人,听着都要信以为真,把自己真的当成神仙了,更何况楚皇!

    也就别说她们身后的墙壁下头,为了给她们制造这场仙境的真实感的百里如烟,她发现自己从小学到大的武功,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用内力在下面蒸发冰块,给她们两个制造如梦似幻的仙境感。

    亦禁不住抹了一把辛酸泪,为什么在上头假装神仙的美差轮不上她啊?在下头蒸冰是怎么回事儿啊?难道她从小到大学习的那些内功,jiù shì 被拿来这么用的吗?哭瞎!

    早知道就不偷溜回来了,跟着那个大木头跑了算了,呜呜呜……

    翠花和小星星也不轻松,尤其是怀孕的翠花,如今还得鼓着个肚子,嗷嗷的嚎叫,嚎叫出一种因为神仙下凡,它们这些动物也十分崇拜而憧憬的wèi dào !

    所有的外力都zhǔn bèi 得太好了,加上澹台凰和南宫锦这两人的演技也不差,于是楚皇狐疑了一会儿之后,还是低下了头,相信了这jiù shì 神仙,还在心中斥责了一下自己,居然连观音大士都敢怀疑!

    可这么多士兵都看着,他又不好真的往自己脸上煽,毕竟人类都是好面子的动物,更何况还是做皇帝,高人一等的人类!自然也更加好面子了,于是很为难的看了四下一眼,又充满暗示的叫了一声:“菩萨!”

    澹台凰其实很想让众人观摩他自打耳光,但他毕竟是皇帝,真的如此他未必愿意,而且若是恼羞成怒了反而不美!

    于是她四面一扫,露出一副俯览苍生的慈悲佛像,悲悯的开口道:“善哉!善哉!天下苍生,本应以善为念,却奈何误入歧途,本座和佛祖看见,都颇为不忍!地狱有十八重,阿修罗地狱专惩心怀恶念之人,我佛慈悲,却不忍楚皇死后受此大难,便让本座来命你生前偿还一二,以免影响转世!打吧,其他人都背过去,本座也不看!本座观世界百态,是为了看人间何处疾苦,断然不会偷看人自我惩治的,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澹台凰叽里呱啦的说,说到后头发现自己表达的有点狗屁不通,容易被人看出端倪之后,又十分果决直接而快速的在后头加上了几个佛家常用语,阿弥陀佛和罪过罪过,其实还有善哉善哉的!嗯,真是几个好词,待会儿要是不小心又说露馅了,就赶紧把这几个词加上,来起到一下模糊试听的良好作用!

    是的!澹台凰在心中自我肯定的认真点头。

    就在这般情态之下,四下之人都很听从观音菩萨的话,各自扭过头,十分不礼貌的把雏菊对着他们身后的楚皇陛下!

    楚皇在地上跪了一会儿,又犹豫了很一会儿,在古人看来,死后得到安宁是一件大事!转世投胎更是大事中的大事,也jiù shì 因为这些事,都实在是太大了,使得他犹豫bsp;mò 了很久之后,终于决定答应上仙的要求!

    “啪!”一巴掌抽上自己的脸,或者也知道神仙就只是眼前,不能蒙混过关,所以巴掌打得也相当的响亮!

    这一巴掌下来之后,澹台凰和南宫锦就险些笑场!这些古人还真是迷信,让丫打他居然真打,不过这样发展实在是太澹台凰的合心意了,这下子,不仅仅成功的让楚长歌带着独孤渺混进去了,而且楚玉璃和他们上次在冰山被莫邪算计的仇,也一起在报,怎一个爽字了得!

    澹台凰站在高处,看他打了一会儿之后,忽然闭上眼,学着笑无语那神棍往常的mó yàng ,伸出一只手来装模作样的掐了掐,然后忽然“咦”了一声!

    这一声“咦”!让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毕竟神仙在人类的眼中,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这会儿就连观音菩萨都发出了一声“咦”,那就说明的真的发生了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于是,他们都等啊等啊,等着菩萨说出接下来的话。到底在“咦”什么呢?

    澹台凰沉寂了一会儿,在楚皇愕然抬头的目光之下,用一种很慈祥,貌似奶奶对孙子讲话的语气开口:“阿弥陀佛,方才佛祖传信于本座,说楚皇在自我谴责之时,动作虔诚,去没有虔诚的言语,如此便不能让佛祖知晓,你是否真心悔过了!”

    这话一出,楚皇心里非常恼火!从做皇帝起,就没有一天像今天这么窝囊过,可偏偏对方是神仙,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澹台凰的“法相”,这一眼看去,一下子心里的恼火几乎是以光速转变成了对神仙的景仰和崇拜,还有淡淡自责,于是看完之后,也不敢再发表什么反对意见!

    再牛逼的皇帝,逢年过节什么的,没事儿也要祭祭天,在寺庙拜拜了!心里对神仙大多是供奉着的。

    于是,接下来,所有的侍卫们全部转着身子,在澹台凰的命令下各自背对着楚皇,听着自己的身后传来的响亮的耳光声!一巴掌一巴掌,并且伴随着他们的皇帝陛下不断重复的那一句话:“朕有罪,朕不是人!”

    一下一下敲击着他们的耳膜,所以人的心里都既是开心,又是害怕!开心的是他们的人生中竟然能遇见这么逗比的事情,听见皇上一边甩自己耳光,一边说自己不是人!害怕是因为他们今天听到的太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面临被杀人灭口的凄苦待遇!

    澹台凰看着楚皇那一脸红彤彤的巴掌印,已然是憋笑憋到了肚子疼的状态,再配上他那几句“忏悔”,更是令人笑到浑身抽搐!

    眼角已经憋出了泪花,手上还要苦逼的举着,保持自己观音大士的高贵冷艳神态,别提多痛苦了!

    当然,比她更加痛苦的人,是楚皇!

    楚皇陛下在把自己打了这么多巴掌,尤其隐约之间,竟然听到有人敢嘲笑于他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偏偏菩萨现下就在这里,他憋了一肚子的火,也不敢就此发作。

    人在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地儿撒的时候,整个人就会非常狂躁,甚至很想借什么东西,来将自己那一肚子狂躁的烈焰散发出来,否则甚至会狂躁到想把自己都给砍死!

    楚皇现下jiù shì 这样的心理状态,他极为生气,极为恼怒,揍起自己来也极为不遗余力!但是谁都不想真的这样对待自己,他只想这样对待别人!

    就当他心中满是这种需要转移的狂躁怒气之时,一声太监的高呼,伴随着长长曳地的凤尾长裙,迎来了zhè gè 国家最为尊贵的女人,楚国皇后!

    澹台凰和南宫锦都眼尖的看见楚皇的眼睛亮了一下,就像是掠食者看见自己的猎物一样,十分晶亮的亮了一下!楚皇后前来,是因为听说皇宫里面来了神仙,虽说古人都敬神,但大多数人还是很明白神仙是稀有品种,不是满大街随处可见的!

    于是她怀着满心的yí huò 来了!再于是……

    当她看到屋顶上的澹台凰之时,整个人有了一瞬间的呆愣,nǎo dài 里面的反射弧暂且都没为此做出什么fǎn yīng ,也没反射出来zhè gè 人是不是眼熟,还有到底应不应该相信对方是神仙之前,那极为狂躁的楚皇已经飞身而起!

    一下子把楚皇后按倒在地,狠狠的几十个耳刮子,毫不留情的左右开弓了上去!

    “啊……皇上!你做什么?”楚皇后高声尖叫,纵使她一生聪明绝顶,也绝对想不到如此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别说那是不是神仙了,不论那是不是皇帝也不该是zhè gè fǎn yīng 啊!

    如果是神仙,不是应该请到什么地方去供奉着吗?如果不是神仙那jiù shì 刺客,也该派人拿下!皇上这是在做什么?

    她没到的时候他在抽自己,她到了之后又就抽她,皇上是中邪了吗?

    站在屋顶上的澹台凰和南宫锦,几乎是情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看见楚皇疯狗一样对着楚皇后扑了过去,yī zhèn 猛抽,这是她们完全没想到的情况!就算貌似这命令是澹台凰自己先前发出的,也没想到楚皇会疯狂到如此境地!

    楚皇后这一声尖叫过后,没得到楚皇的任何回应!而且楚皇听了她的话,不仅仅没有手软,接下来的几巴掌抽得还更加用力了,直直的把她牙槽的血都打了出来!

    “唔,皇上!皇上,你放开臣妾,您到底是怎么了?”她觉得自己这顿时间真的特别倒霉,先是莫名其妙被一个女子喂了动物的粪便,又被另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人赏了一顿鞭子!自己拼了命想扶上位做皇帝的人,竟然也给了自己致命一击!

    如今她所有盘算尽毁,就连母家也因为被她连累,将要一蹶不振!就在这种几乎是肝肠寸断,伤心欲绝,五内俱焚的情况下,还被楚皇在这有这么多人在的情况下给打了!她实在是不明白自己最近是不是真的得罪了哪路神仙,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这世上还有比她更倒霉的吗?

    就在她心中产生了强大的自我厌弃,和对苍天如此不公平对待她,产生了一肚子的忧伤和茫然之时!楚皇在狂躁之中开口,解答了她的yí huò :“这不是朕的意思,是观音菩萨的意思,菩萨认为你应该被朕抽九九八十一个耳光,方能赎清你这么多年来犯下的罪孽!”

    “什么?”楚皇后被打得眼冒金星,冷不防竟然听到楚皇这么一句话,险些没把她呕出一口老血!

    传闻里观世音菩萨,最是大慈大悲,甚至曾经为了解救黎民bǎi xìng 于疾苦,放弃了自己成佛的机会,永远就只能做菩萨,试问如此大慈大悲仁爱天下之神,怎么可能让人自打耳光不算,还打别人耳光呢?

    眼见楚皇后的嘴角,鼻子都被楚皇那“啪!”、“啪!”、“啪!”的几巴掌抽下去,源源不断的鲜血从里面流了出来,看得人yī zhèn 惊悚!澹台凰和南宫锦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这会儿皇后在挨打是没什么,但是她们两个打扮成这样来,可就换了一身行头,没有易容!楚皇后被抽完了,回过神来,看她们一眼,身份就暴露了!

    尤其南宫锦前段时间嚣张的来打人的时候,人皮面具都没用!这会儿又是本来面目……澹台凰的声音,楚皇后那次受了那么大的侮辱,也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南宫锦是个坑爹的,fǎn yīng 过来之后,转身就zhǔn bèi 溜走,要是给楚皇后认出来了,一声令下,她们就会从俩神仙变成两筛子!所以赶紧逃命:“咳,那个啥,常言道菩萨都是普度众生的,从来没听说过菩萨的侍童也有本事帮忙普度的,所以我先走了,菩萨您自便!”

    说完一溜烟从墙上跳了下去……

    可惜这会儿,楚皇正在一心一意的抽楚皇后,楚皇后正在满心悲戚的挨打,侍卫们先前就被下令转过头去不许看,所以南宫锦这样跑了,都没人发现!

    澹台凰暗恨的咬牙,早知道这丫的不靠谱,好在南宫锦奔走之后,她很快的看见两道人影从楚皇的寝宫里面出来,正是楚长歌和独孤渺无疑!他们两个既然已经出来了,她也不用在这里等着被人发现了……

    于是一扭头,也一个轻跃,消失在夜色之中。

    没过一会儿,就和没命奔逃的南宫锦跑到了同一水平线上,两人都在跑,这会儿也是速度相当。

    南宫锦扭头:“菩萨,您怎么不接着普度众生了?人生难得扮演一次菩萨,这样好的机会你竟然也不抓紧!”

    澹台凰头也不偏,nǎo dài 上观音造型中的白纱,因为逃得飞快在半空中飘飞,头也不偏的回了南宫锦的话:“没bàn fǎ ,本座从来大慈大悲,以普度苍生为己任!普度苍生这件事情,要从普度自己开始,所以我还是先逃了再说……”

    普度苍生是神仙的责任,她还没有那么脑残,假装了一下神仙就真的自我满足,把虚荣心膨胀到认为自己真的成神仙了!还普度众生呢,先把自己普度了再说!

    南宫锦叹息:“唉,众生疾苦,你身为观音大士,就这样跑了,人类没有人拯救,是多么痛苦啊!”

    澹台凰面无表情的回话:“我jiù shì 为了拯救万民于水火,所以才要跑!只有本座活着,才能留有用之躯,化解天下之大悲,大苦。众生都会感激本座的!”

    两人就这般对话这着,一边口口声声要拯救苍生,一边像是两只火箭一样,从皇宫里头飞射了出去!徒留跟在她们身后的百里瑾宸和百里如烟,以及暗处的暗卫们,抽搐着嘴角,无语的看着那两个飞奔的逗逼!

    神仙都跑了,为了她们能安全的跑掉,在她们奔逃的期间,太子爷还在吹奏着梵音。迷惑着芸芸众生,使得皇宫里头的人,还都以为自己是在菩萨的佛光笼罩之下……

    一个信号弹在空中燃起!

    太子爷狭长魅眸微眯,唇角扯出慵懒笑痕,旋而收了手上的笛子,在苍昊和东篱的bāng zhù 下离开。

    梵音停了。

    那打人打得正开心的楚皇,也终于舍得停下来了!仰头一看,屋顶上的“菩萨”不见了,菩萨是不见了,但是莲花台还在,并且还在一闪一闪的发光!

    楚皇深呼吸了一口气,认为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潜心的认错恕罪,所以菩萨原谅他了,便也离开了!

    看了一眼那莲花台,出于一种恭敬,和对神仙神力的向往,于是他开口吩咐:“去将菩萨的莲花台取下来!”

    “是!”侍卫们应了一声,便各自怀着jī dòng 喜悦的心情,爬上了屋顶,双手举过头顶,恭恭敬敬的将“圣物”莲花台举了下来!

    圣物摸起来质感有点熟悉,圣物的重量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触摸圣物的时候,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感觉到yī zhèn 清圣的光辉笼罩住他们,使得他们听见聆天之音!

    于是大家有点失望,又有点奇怪!

    取下来之后,往地上一放!那莲花台还是一闪一闪的,于是大家有点纳闷,菩萨都走了,它还在闪动什么?难道是菩萨走了,但是法力还在?

    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他们正想崇拜的说一句“观世音菩萨真是法力无边的时候”,忽然一只一闪一闪的虫子从他们面前飞过!是萤火虫,不过怎么zhè gè 莲花台的闪动节奏,跟这莲花台的闪动节奏这么像呢?

    楚皇一下明白过来什么,登时脸色就铁青了!开口吩咐:“拆开来看看!”

    “是!”众人虽然不太敢拆菩萨的东西,但更加不敢违抗皇帝的命令,于是只得应下!

    三下五除二的拆开之后,上千只萤火虫飞了出来!于是楚皇铁青的脸色,瞬间就紫了!一时间面上的神色清白交错,各色光芒四散,活脱脱的像是一张彩虹脸!

    他咬牙偏头看向方才去叫他来的侍卫,愤怒开口:“是你说,那菩萨是从天外来的,看起来很真,绝对不会是假的?”

    “启禀皇上,属下,属下……属下也发现了不对,观音菩萨的手上都是有玉净瓶的,但是她的手上没有,属下也问了,但是她说,她说……”说到这儿,他支支吾吾起来了,因为直到这么半天,他也没明白那个“后勤”是什么东西!

    “说什么?”楚皇在磨牙!

    他深深低下头,硬着头皮开口:“说近来天界经济……经济危机,她的玉净瓶摔坏了,申报后勤部门,还没有批复!属下并不明白什么是后勤,就猜想是一种天界语言,所以……”

    “所以你该死,你zhè gè 混球!”楚皇气得一脸青菜色,把自己刚刚那些巴掌的账全部算到了这倒霉侍卫的身上,于是一刀扬起,狠狠一砍下去!就这般将对方解决了!

    一刀砍杀,侍卫都没来得及为自己求情,就没了性命,直到死他也没明白“后勤”是啥!

    楚皇砍完人一定程度上发泄了怒气,随后咬牙看着那一众傻愣着的侍卫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朕追,追不到你们全部都要死!今天的事情不许透漏半句!”

    “是!”侍卫们领命,为了自己的性命飞快奔走。

    皇后还惨兮兮的倒在地上,nǎo dài 已经被打到晕眩,神志不清中,所以完全不明白现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飞奔而来,看着楚皇惊慌失措开口禀报:“启禀皇上,不好了,紫罗珠被盗了!紫罗珠……”

    “什么?”楚皇双目瞪大!闭上眼平复了一下怒气,又思索了片刻之后,睁开眼,几乎是从牙缝里磨出了几个字,咬牙询问,“旭王今日进宫过吗?”

    “进宫过,方才有侍卫巡逻的时候,说看见过旭王!”小太监忐忑的回答!

    楚皇勃然大怒,高声怒吼:“孽子!又是那个孽子!紫罗珠也敢盗,朕今日非打死他不可!来人,传朕的旨意,将楚长歌给朕带进宫,杖毙!任何人不得求情!”

    “皇上……这……”那小太监吓了一跳,皇上对旭王殿下可一向是纵容的啊!

    “朕意已决,去拿人!”楚皇说罢,甩袖而去!

    “是!”

    ------题外话------

    山哥qq空间的说说动态:这种怅然若失心绞痛的赶脚是为毛?期望越高失望越高?也好,安心码字去吧……

    众山粉:啊hā hā哈,山哥是失恋了吗?

    山哥:是的,寝室的水管背叛了我的爱情!

    众山粉怒骂:水管坏了?你还敢再夸张点吗?搞得我们还以为你失恋了,搞得我们还庆祝了半天!搞得……呃……

    山哥阴森森地道:以为我失恋了,你们居然还庆祝了半天?嗯?

    众山粉:那个啥,那个啥,我们,我们……山哥别jī dòng ,山哥,饶命!

    山哥提刀猛剁桌子:交月票不杀!

    谢谢弟兄们昨天的钻石、鲜花和月票!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