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命真是技术活!”澹台凰苦逼的感叹,尤其是在这么多士兵的围剿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命,的确是一件很玩命的事儿!

    澹台凰和南宫锦两只航空母舰,在一片漆黑的官道上用生命在奔跑!因为穿着这一身衣服目标实在太大,所以两人在路上是一边跑,一边脱,把外面的几件全部脱了,只穿着单衣,又换了一条道路奔逃,楚国的士兵追杀了半夜,也就找到了几件衣服!

    两人在夜色中飞奔,路上有什么人险些发现她们,都被百里瑾宸和百里如烟无声无息的解决掉。

    小星星和翠花也跟着跑,它们已经从澹台凰和南宫锦的身上,也充分的明白了原来很多时候,两条腿的动物比四条腿的动物跑得还要快,比如两条腿的澹台凰、南宫锦和四条腿的它们!

    一路飞奔到一间客栈的门口,两人正要飞奔而过,里面传来独孤渺的声音:“进来,进来!”

    两人脚步一滞,仰头一看,旋即飞身而起,从客栈的窗口跃了进去!

    客栈之中。

    楚长歌悠哉悠哉地靠在椅子上,笑得一派风流的摇着手上的玉骨扇,桌上放着一个方形的盒子!眉眼弯弯,笑着开口:“紫罗珠在里头,你们拿着东西之后,就从城西出去,路上如果有人拦,就出示本王事先给你们的虎符!”

    他笑得一派写意风流,而澹台凰看着那盒子,心中jī dòng 到狂跳不止!南宫锦上前去,打开锦盒,里面装着一颗月白色的珍珠,而那珍珠散发着淡紫色的光辉,看起来极美。

    南宫锦拿着它端详了一会儿,又放到鼻尖闻了闻之后,嘴角慢慢勾起,点头开口:“的确是紫罗珠无疑!”

    她都这样说了,东西就没问题了!

    澹台凰点头,对着南宫锦道:“那东西你收着,其他两样东西,什么时候拿到了,我什么时候再给你!”

    “嗯!”南宫锦也不跟她啰嗦,直接往怀里一揣。

    “好了,你们走吧,再过一会儿,君惊澜也该追上来了!你们赶紧离开,紫罗珠对父皇来说,比性命都要重要,这东西没了,他会将楚国掘地三尺,也要给找出来!到时候怕是本王的府邸都要被搜查,你们在这里躲不住!”说着极为严肃的话语,他脸上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笑意。

    澹台凰有点犹豫,毕竟她说过要帮楚玉璃报仇的,就这么走了,那jiù shì 一句空谈了!

    楚长歌一眼便看出了她心中疑虑,慢腾腾的从袖中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她,笑道:“楚玉璃让本王转交的!”

    澹台凰并没见过楚玉璃的字,接过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几行字:拿到紫罗珠之后,马上离开。报仇之事,我早已部署好。

    她本来也不是纠结的人,既然楚玉璃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再多留,对着楚长歌点头:“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楚长歌亦笑着点头。

    城西有焰火燃起,南宫锦沉声开口:“是惊澜的,他们已经到了城西的城门附近,等我们去会合!”

    澹台凰点头,又对着楚长歌道了一句:“保重!”随即从窗口跃了出去。

    南宫锦和独孤渺马上跟上……

    客栈之中,便只剩下楚长歌一人,还有守在门口的铜钱。

    俊美无俦的男子,看着她们离开的方向,缓缓的笑,旋而将手中的玉骨扇扔到一边,痛饮了几杯酒。门口有人在敲门,他亦没太在意:“进来!”

    门推开了。

    一袭红衣,是一名极为张扬艳丽的女子。永远都高高昂着自己的头颅,彰显着自己高贵的身份,东陵皇室,从来都是尊贵和高傲的象征。

    楚长歌偏头一看,见是皇甫灵萱,勾唇一笑,弯弯的眉眼带了几分玩味,却也有几分叹息:“王妃,你也走吧!看在你是东陵长公主,皇甫轩胞妹的份上,父皇不会动你!”

    皇甫灵萱听了,没说话,薄纱轻拢,缓步到他面前坐下。昔日高傲张扬的声线,今日带着点微微笑意,美眸看着他,伸出手覆盖住他握着酒杯的手,笑道:“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楚长歌,是生是死,我都陪着你!”

    楚长歌听了,竟是微微一愣,挑眉而笑,笑得颇为玩味:“同生共死么?”

    这世上愿意跟他同生共死的人,不在少数。所以他也并没有特别感动,只是眼前之人是他的王妃,是最该有权力拥有他的爱,却眼睁睁看着他为别的女人将自己的性命放在不què dìng 之地的王妃!同生共死,她就不怨,不恨?

    “从澹台凰来,从王爷将府中所有真心待你之人赶走,本王妃就知道这一天会来!本王妃若是要走,早就走了,何须等到今日?”她皇甫灵萱,可不是一个花瓶般的公主,这些权谋,只要她想懂,就没什么能难住她。

    对她的聪明和敏锐,楚长歌也并不奇怪。只看了她一会儿,轻笑了声:“也罢,临死还有美人作陪,本王也算不枉此生!只是……值得么?王妃,本王从没爱过你,一点都没有!”

    他这般说着,那双笑得弯弯的眉眼,定定的看着面前之人,星眸之中满是坦诚,半点不曾掩饰他内心的想法。

    从没爱过,一点都没有!

    血腥而残酷的现实!

    皇甫灵萱微微闭上眼,避开了他的眼神,没有落泪,面上也不见半分怅然,只淡淡道:“同生共死,是我的选择,爱上你,陪着你,也是我个人的事情,你爱或不爱,并不重要!”

    很多时候,爱情都不过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那位左相家的梦小姐是,她也是。也许就因为如此,她们才能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这世上爱而不得的人何其多,她们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对方爱不爱,她们没bàn fǎ 去扭转,但她们爱不爱,是她们自己说了算。

    楚长歌轻叹,伸出手,倒出两杯酒,一杯在她跟前,一杯在他自己跟前,轻笑道:“本王倒是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子,也罢。既然如此,那么是不是与本王同生共死,也是你自己的事了,本王劝解也是无用。既然这样,那便不劝了!”

    楚长歌从来都是简单直白的人,想做什么就去做,明知道做了没用的事,便不做。

    两人执起酒杯,对饮,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wèi dào ,慢慢融入了空气里。

    皇甫灵萱饮下数杯酒之后,忽然将辈子搁下,笑问:“王爷此番盗取紫罗珠和兵符,皇上定不会饶恕,而王爷也早已料到自己恐怕难逃一死,便遣散了府中不少人。如此作为,是因为……爱过?”

    “不知道!”楚长歌的话回的倒是很轻松,弯弯的眉眼,不难看出他此刻心情不错,薄唇扯起,似嘲讽的道,“爱过没爱过本王是真的不知道。或许是因为爱过,也或许,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出一口气。”

    出一口气,什么气?

    皇甫灵萱不懂,却也没dǎ suàn 再问。耳畔,听着yī zhèn 脚步声,从客栈底下传来,饮酒的两人,几乎是同时放下了茶杯。

    不一会儿,御林军统领进来了。看楚长歌的眼神,有一丝叹惋,旭王殿下在天下人眼中都是风流薄幸的代名词,但他从来都明白,旭王殿下是好人,他有美人无数,却没有一个是强迫。他看上什么人,人家不愿意,他也不会强取豪夺。

    在他心目中,旭王殿下是一个清风一样的人,他风流薄幸,撩动了一地的人间春色,却从来站在世外。

    这世上不会有比他更无心的男子,这世上也不会有比他更洒脱的男子!

    如今皇上震怒,却也并无几人真心为他求情,没来由的,他为面前zhè gè 人感觉到悲凉!他或者,根本不该身在皇家。

    见他前来,楚长歌漫不经心的抬头,摇着手上的玉骨扇,笑得一派风流,仿佛问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悠哉道:“父皇dǎ suàn 如何处置本王?”

    御林军统领bsp;mò ,那两个字卡在喉间,久久说不出来。

    又是半晌bsp;mò 之后,楚长歌的笑容忽然变得玩味,勾唇道:“让本王猜猜,以那糟老头的性子。为了皇家的颜面,不会将本王斩首,皇子身首异处,对他来说也很是打脸!凌迟处死,他恐怕也还有点不忍心。那就应该是……杖毙?”

    御林军统领咬牙,终于点头,bsp;mò 伸手在前面引路:“殿下,请吧!”

    恐怕这声“殿下”,是自己最后一次称呼他了。

    ……

    皇宫之中,楚皇坐在王座上,等着侍卫们去将楚长歌带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方才那一腔的气也消了,然而他刚刚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便有禁卫军飞马来报,那群人逃了!

    从皇城西面的城门逃了,用的是禁卫军统领的虎符。

    禁卫军统领知道这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飞奔到皇帝面前自首!自己的小命是不指望了,只希望皇上看在自己自首的份上,能饶了自己的家小。

    于是楚长歌又被供了出来!

    楚皇勃然大怒,下令出城追杀!而下人来报:“启禀陛下,旭王殿下已经带到,您是否要亲自审问?”

    之后。

    一语问出,先是紫罗珠,又是虎符,楚皇龙颜大怒,狠狠拍着桌案,怒道:“不必见朕!将那个孽子杖毙在门外!”

    “是!”谁都知道,这一次楚皇是动了真怒了。

    ……

    澹台凰等人一起出了皇城,不知为什么,心里一直有种隐约的不安,至于不安在哪里,她又说不太上来。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君惊澜也看出了她的心神不宁,牵着她的手,好看的眉梢蹙起,低声询问:“怎么了?”

    “没怎么,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原本没dǎ suàn 走,但楚长歌将楚玉璃的信件给我看了,我……”澹台凰越说眉头皱得越是厉害。

    话说了一半,君惊澜骤然打断,沉声问:“你是说,楚玉璃给了楚长歌一封信?”

    “嗯,怎么?有问题吗?”不过说起来,她觉得有点奇怪,楚玉璃素来是沉稳隐忍的人,原本她以为他的字,应该是包罗万象,叫人看不出棱角。但是楚长歌给她的那封信里面,楚玉璃的字迹飘逸潇洒,狂肆如风,不像楚玉璃,倒是跟楚长歌zhè gè 人的调调差不多!

    等等,楚长歌的调调?

    她眸色忽然一暗,猛然想通了什么,抓着君惊澜的手,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那字迹应该是楚长歌的,他写一封信将她骗走是为了什么?难道……

    就在她bsp;bsp;之间,君惊澜缓声开口,印证了她的猜想:“他出事了!”

    楚玉璃不可能将信件交给楚长歌转交,他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永远不可能将任何把柄放到别人的手上。这封信,一样会是把柄。

    楚皇对楚长歌的宠爱,是天下皆知!如今楚长歌都在计算自己死期将近,那么唯一的解释,jiù shì 紫罗珠对于楚皇来说,太重要!

    君惊澜声线一落,忽然下起了雨,像是老天也在印证他们的猜想一般,淅沥的大雨,苍天也在哭号。

    澹台凰深呼吸了一口气,偏头看向南宫锦,伸出手:“紫罗珠给我!”

    南宫锦也没犹豫,直接拿出来给她。

    随后她看向君惊澜,咬唇道:“对不起,我没bàn fǎ 知道他出事还离开,我必须huí qù !如果这东西能救他一命……”王兄的事情,就只能再议了!她没bàn fǎ 眼睁睁的看着朋友为了帮她而死。

    她话音未落,君惊澜便已然牵着她的往回走,缓声笑道:“你没bàn fǎ 看着朋友死,而安然离开。爷同样不愿意欠人这么大的人情!”

    君惊澜虽然重伤不能动武,但在澹台凰的bāng zhù 下,飞跃屋顶也还不是什么难事。

    他们没有用自首的愚蠢bàn fǎ ,而是选择直接去楚皇宫看看情况如何,再做定夺!进城比出城容易很多,他们很快便回了皇城,而南宫锦和独孤渺等人则拿着虎符,赶在报信的人之前,一路诓骗着先走。

    夜雨淅沥,不是细碎落下,也不是大雨磅礴。却有雷电轰隆隆的在天际响起……

    当他们飞跃到楚皇宫的屋顶之时,只看见皇甫灵萱被拦在宫门口,无力的跪倒的雨中。头上的发丝、面上的妆容,已经尽数比雨水打乱。双眸茫然的看着宫门口……

    而皇宫之内,是yī zhèn yī zhèn 的棍棒声,还有随着雨水流下的血水。

    而楚长歌趴在刑具上,一直在笑。

    大殿之内,跟随了楚皇多年的总管太监,看着楚皇铁青的面色,也重重跪下求情:“陛下,您就算不顾念大皇子殿下,您也要顾及宓妃啊!宓妃生前最爱的之物,难道在她心中,还比不上大皇子的份量吗?”

    紫罗珠是当年皇上赠给宓妃的,宓妃极是喜欢,一直佩戴在身上。

    这话一出,楚皇徒然愣住。像是被点醒了一般,整个人浑身一僵,随后跌跌撞撞的从寝殿出来,高声叫着:“住手!住手!”

    他这般一叫,屋顶上zhǔn bèi 下来的澹台凰,也收住了脚步!先看看楚皇的决定再说……

    雨夜之中,楚长歌抬起头,在雷电交加,时而不时被电光撕裂的夜幕之下,看起来极为凄艳!俊美无俦的面容早已被鲜血染红,星眸平静无波,只静静看着楚皇,挑眉笑道:“怎么?不打了?”

    这般盛气凌人,完全没有半点做错事的自觉,让楚皇刚刚才平息的怒气,又狠狠的冲上了头顶!屋顶上的澹台凰也皱眉,楚长歌若是示弱求情,楚皇一定会饶了他,可他……

    楚皇被气得重重喘息,指着楚长歌道:“孽子!你还敢问,你还不认错么?”

    “认错,认什么错?”楚长歌讽笑,面上没有半分要认错的形态,像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这下,更是将楚皇全然激怒,他面色铁青,咬牙怒吼:“偷紫罗珠,盗取兵符。件件都是杀头的大罪,你还敢问朕认什么错?”

    他这番愤怒的话一出,楚长歌慢慢伸出手,抬头抹了一把唇际的鲜血,一字一顿的笑道:“紫罗珠算什么?兵符算什么?她jiù shì 想要玉玺,本王也一样偷给她!”

    澹台凰一怔,没来得及感动,便见着了他眼中的滔天恨意。霎时间明白,他并不是在表达对她的真心,而是gù yì 想要激怒楚皇!

    楚皇果然被他激怒,当即怒喝一声:“好!楚长歌,你好!你好得很!给朕打,你今日若是不认错,朕就打死你zhè gè 忤逆不孝的畜生!”

    “噗通!”一声,太监总管跪着到了楚长歌边上,跪着哭求,“殿下,您就认错吧!只要您认错,皇上一定会原谅您的,殿下!”

    楚长歌扫了他一眼,眸中有淡淡感激,开口笑道:“这些年,多谢您了!”

    这话,说得所有人都是莫名其妙,当然也包括楚皇在内!而那总管太监却是明白了,当年他受过宓妃的恩惠,所以在宫中对大皇子总是明里暗里相帮,大皇子原来也是知道的。

    他这话说完,又讥诮的看向楚皇,眉眼弯弯,满不在乎的笑道:“那你就打死我吧,你以为我怕死么?”

    这话一出,楚皇彻底被激怒!额上青筋暴起,高声怒喝:“不孝子!不孝子!怪朕将你宠坏了!全都怪朕!”

    “是,怪你!”他几乎已经被打到奄奄一息,空中的电光,照亮他俊美的容颜,而唇际的讽意,带着毁天灭地一般蚀骨的恨,“怪你口口声声说爱我母妃,却在她死后要我认贼作母!”

    澹台凰倒吸一口冷气,君惊澜也微微蹙眉,一直便觉得楚国皇室中人,相处的模式实在奇怪,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些!

    “你……”楚皇闻言,不敢置信的后退一步,颤抖着指着他道,“你,你知道?”

    十七年前的事情,那时候他还是个三岁的孩子,他怎么会知道?

    楚长歌冷笑,面上的恨意更是幽深刺骨,咬牙冷声看着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被人活剐,身上的皮肉被人一块一块的撕扯下来,她在那里凄厉的惨叫,可我没bàn fǎ 去救她!也没有人敢救她!你以为这样的场景,见过之后还能忘记?”

    “你胡说!”这一次打断他的话的人,是楚皇后!

    楚皇后近乎有点惊慌的走过来,她没想到当年的一切,zhè gè 孩子竟然都看到了,可是这些年他又是那么听话,几乎对她的话唯命是从,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知道的迹象,这让她根本始料未及!

    她飞快走过来,面上还是被楚皇打出的痕迹,但是她已经顾不得疼痛,迫不及待的要向楚皇解释自己!

    然而她刚刚上前来,楚皇便赤红着双眸看向她,不敢置信的道:“活剐?王玟之,你不是说你只毒杀了她,她死的时候没什么痛苦吗?”

    楚皇后深呼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努力的让自己的镇定下来,方才咬牙开口:“皇上,你听我说,臣妾当年并没有那样对待宓妃,一个三岁的孩子记得什么,长歌他是记错了,他……”

    “啪!”楚皇用尽了全力的一巴掌,将楚皇后拍到了墙壁上!楚皇后的额头重重的撞上了墙壁,还有鲜血沿着她的额头和墙壁,一起滑落了下来!

    这下,她忽然笑了,笑得无比疯狂!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鲜血,偏头看向楚皇,咬牙道:“楚昭德,你很心痛吗?是!当年我是将她活剐了,一块一块皮肉撕扯下来,比我额头上的鲜血要多得多!那么红,那么艳,开遍了整个寝宫,那是我一生里见过的最美的颜色!”

    而楚长歌这会儿看着她,也只是冷笑,面上的那股怨恨,慢慢消褪,变得平静无波。看着他这样子,澹台凰微微咬牙,楚长歌比楚玉璃,也没有幸福到哪里去,只是她不懂,他为什么不为自己的生母报仇!

    楚皇愤怒上前,一把揪住楚皇后的头发:“王玟之,你zhè gè 毒妇!”

    楚皇后猛然挣脱他,竟似疯了一般,开口笑道:“是!我是毒妇,那也都是你逼的!凭什么我王家为你做了那么多,就不如那个女人的一句话!凭什么我的玉璃明明比楚长歌先出生,却因为皇位传长不传嫡的遗训,要被你瞒天过海,硬说玉璃是二皇子?凭什么那个女人都死了这么年,后宫最好的寝殿,你宁愿空着也不让我住?凭什么?你说!凭什么!”

    ------题外话------

    山哥竟似疯了一样,开口笑道:凭什么哥这么潇洒,你们也没有疯狂的说爱我?凭什么哥这么出色,你们也没有疯狂的投月票?凭什……

    “砰!”、“砰!”、“砰!”一时间臭鸡蛋与烂菜叶齐飞!

    众山粉齐齐怒吼:山哥,你的脸皮真是厚比南山,它的材质是城墙吗?

    山哥抱腿哭:俺只是想要月票……

    谢谢弟兄们的钻石、鲜花、打赏和月票!你们jiù shì 瓦滴爱,muma!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