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长歌一听这话,面上的笑意微微凝固,不复方才的漫不经心,挑眉看向楚皇,见对方眸中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他才明白对方说的是真的,那药是真的有问题。

    握紧的双拳,最终颓然的放开!他没bàn fǎ 了,他只能帮到这里了。

    为什么今日来临之前,他要将王府所有的人都赶走,jiù shì 因为他没有把握,在父皇知道真相,知道自己早已知晓当年真相,却gù yì 瞒着,让他们互相伤害这么多年之后,还依旧愿意放过他!

    他没有把握自己能活着离开,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他已经回不了头了。如今,澹台戟的生死,也只能看他们的造化了!

    手,无力的松开。他这一次相帮,恐怕是帮了倒忙……

    澹台凰看他一副颓然的mó yàng ,原本是想想个法子告知他,但势必会惊动楚皇夫妇,君惊澜亦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等事情jié shù 之后再说。现下若是贸然打断,反而摧毁了楚长歌zhǔn bèi 了zhè gè 多年的一场大戏。

    “轰隆隆!”

    一道闪电从半空中劈下,照亮了楚皇后凄艳的面孔。

    她惨然笑起来,仰头看着楚皇,轻声道:“那一日,马踏飞燕,长箭破空。我独自一人离家,去天下游历。路上跟师父走散了,就救了你!那时候你赞我气质若兰,不观容貌便知是绝色。我蒙着面,你没认出我,我认出了你,楚皇的大皇子,本该坐上太子之位,却因为生母身份低微,被其他皇子压制!公孙公子,翩翩惊鸿,那日我说我要嫁给你,从此放弃了我的自由,放弃了我的江湖,huí qù 告诉爹爹,我要嫁给楚昭德,你也答应,十里红妆,前来娶我!”

    楚皇听罢,整个人完成被震惊,几乎是不敢置信的伸出手指着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你……那个蒙面女子,是你?”

    那是他一生里见过最美的女子,从天边飞来的那一刻,她仿若从天而降的仙女,没有见着她的容貌,却看见了那样一双明艳的眼,明艳到一生看过,就再也不能忘怀的眼!

    一眼见过,他便说要娶她。

    楚皇后看他面色怔然,嘲讽一笑,不知是嘲讽他,还是嘲讽自己,幽幽叹息:“难为你还记得,我以为你早就忘了!”

    因为那一场邂逅,她放弃了自己一生所有的追求。但最后,这男人负了她……

    就在楚皇完全被zhè gè 消息怔傻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回应之时,楚皇后又开口了,目光怀念,诉尽当年:“我满心欢喜的回了皇城,好不容易求得父亲的同意,让我嫁给你!却听说你出游的时候,爱上了北冥的一个平民女子,你不惜冒犯天颜也要娶她,可我不甘心,我偏要嫁给你!让我父亲上奏,最后换来两边的妥协,皇上同意你迎娶那个女子,但她只能是侧室,我是正妃!”

    她这话说完,楚皇在原地摇晃了几下,最终脚下一个踉跄,跌落在满地的泥泞里坐着,抬头看着楚皇后,看着面前自己恨了十七年的人,那一双眉眼,竟能和当年重合,只是他为何一直没发现呢?是因为一心一意想着宓妃,还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屋顶上的澹台凰听了一会儿,大概明白了点什么,这莫不是类似于美人鱼的故事?楚长歌的母亲欺骗了楚皇,嫁给了王子,可惜楚皇后不是善良的美人鱼,她杀了楚长歌他娘,最后他娘说出了真相,让楚长歌放弃了报仇?

    但,事实远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

    “hē hē 呵……”大雨滂沱中,忽然响起楚长歌的笑声,他用尽全力将自己支撑起来,半靠在自己身后的刑具上,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水,星眸看向楚皇,笑道,“我母妃早就对你说过,她不是,可你偏偏要说她是!”

    他的语气,此刻变得很淡然,一点恨意都没有,如风一般洒脱。

    可淡淡如风这话,却像是给了楚皇更重的一击,令他双眸瞪大,牙关也咬紧,他看着楚皇后,那眼神说不清楚是怀念,是爱,是恨,还是zé guài ,声音却苍老了几十岁,几乎含泪道:“可你指着桥下的那家面馆,说那jiù shì 你家!”

    楚皇后从楚皇异样的表情,终于明白了其中或者有什么不对。面馆,北冥,平民之女,难道……她猛然一怔,徒然落泪,颤抖道:“师父回来找我,我不敢说破我的身份,一来有碍名声,二来想给你一个惊喜……”

    “难怪,难怪朕当年找到宓儿,她说她不是!朕却以为她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不愿意嫁入皇家,硬娶了她!”偏生的两个人身型又是那么像,他相信了她的话,因为那jiù shì 她家,最后偏执的毁了另一个女子!

    楚皇后颤抖着双唇,红唇微微张着,想说一句话,却始终说不出来。

    “我怎么就没想到,她那么柔弱,怎么会是当年救了我的女子,怎么会?”楚皇近乎在喃喃自语,因为这些年自己的错爱,到如今,他只知道自己当初是认错了人,可对宓妃完全没有爱吗?或者也是有的!

    他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颊,指缝里传出他支离破碎的声音,带着一种蚀骨的绝望和悔恨:“宓儿和你身型那么像,朕以为她jiù shì 你!起初她不承认,朕以为她是不想嫁入皇家,可后来朕知道了,她有了一个未婚夫!是在‘认识’朕之后有的,朕勃然大怒,认为是她背叛了朕,移情别恋之后还假装已经不认识朕,于是便命人杀了她的未婚夫,从此她郁郁寡欢,直到长歌出生,她才说愿意原谅朕!”

    澹台凰听到这里,很想对着楚皇甩一鞋子!人家都说了自己不是,他偏要说人家是,有这样的吗?他脑子没事吧他?

    君惊澜却很能明白,只轻笑着在她耳边道:“若是现下你告诉爷,你爱上楚玉璃了,或许爷会忍痛成全!但若你现下先告知爷,你不是澹台凰,不认识爷,随后又让爷知道你爱上楚玉璃了。爷一样会和楚皇一样,抢了你,杀了他!”

    因为若是说自己移情别恋,情之一字,原本身不由己,或者楚皇会原谅。可宓妃说自己不是,随后又让楚皇知道她心中有了别人,那么在一个男人看来,已经不单单是背叛了感情,更是一种逃避和欺骗!

    当年的宓妃,就错在否认身份,若是她聪明一些,冒认自己jiù shì 救了楚皇的人,告诉他自己已经不爱了,爱上了别人,以楚皇的深情,或许会选择成全!

    澹台凰bsp;mò 了一会儿,算是明白了,点头:“因为楚皇爱得太深,宓妃的‘欺骗’已经令他疯了,所以才会如此!”

    “还不太笨!”如玉长指敲击了一下她的脑门,魅眸染上薄薄笑意。

    楚皇后已然完全傻了,她没想到她当年对自己的身世撒的一个谎,竟然是造成如今这些事情的根源,这么多年以来,她只知道宓妃的家人被楚皇保护着,所以根本都没去认真的探查对方的身份,只知道是北冥的平民,竟没想过jiù shì 那家面馆!

    她是该恨自己愚蠢,还是该笑造化弄人?

    而楚皇,整个人也陷入了半癫狂之中,二十多年的爱,却忽然告诉他爱错了人,伤了二十年恨了二十年的女人,才是他真正该爱的人,这样巨大的变故,将他心中所有的认知搅了一个天翻地覆!

    他爱的是谁?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了。只记得那一年春日,他爱上了一株桃花。终而带回来一朵夏荷,多年的思慕,也全然是为了那株夏荷。说他从没爱过宓妃吗?或者也爱过。说他心中一直只有皇后一人么?这么多年的恨之后,那些爱又被扭曲成了什么?

    他忽然看不懂,看不懂zhè gè 变故,也看不懂自己。

    侍卫们冷不防的在旁边听了这么大一件事,站着动也不不敢动,不敢上前去拿楚皇后。冷汗往外直窜,担心被杀人灭口……

    直到这会儿,误会解开了,他们两人之间,是爱多一些,还是恨多一些,彼此也看不透了!能知道的,便是当年的宓妃和她的未婚夫,都是无辜的,宓妃本该恨,本该要报仇,楚长歌也该要报仇,可他为什么没有?

    这是楚皇后在yí huò 的问题,也是澹台凰在yí huò 的问题,她奇怪的看了君惊澜一眼,想听听他的看法。他只闲闲笑着道了一句:“宓妃的死,或者是宓妃自己设计的!”

    这是楚长歌不报仇唯一的解释!

    事实证明,太子爷的bsp;bsp;总是英明神武,不会有任何差错的。

    楚皇后看向楚长歌,平静的问:“本宫想知道,你既然蛰伏了这么多年想报仇,为何到了脱离本宫的掌控之后,有能力报仇之后,却放弃了呢?”

    楚长歌从怀中掏出一张已经被鲜血染红,却保存得极好的遗书。写在牛皮卷上,是宓妃不太熟练,却十分娟秀的字迹。

    随后他笑道:“这东西,是本王想动手报仇那年,在母妃生前心腹的暗示下,从母妃寝宫下的床板中无意找到的!母妃说,她原本是一介平民,与心爱之人青梅竹马,只想幸福美满,不求荣华富贵!可最终却被父皇错认,抢了来做皇子侧妃。外公外婆也是简单了一辈子的人,不愿意掺合到皇家,所以母妃嫁来了,他们还留在北冥!母妃入宫之后没多久,心爱之人外出归来,便知道了此事,想来皇宫说理,最后被父皇知道了身份,丢了性命!”

    说到这里,他本人并没什么感觉,以为他跟那个人,其实半点关系都没有。

    随后,他又望着天空,散漫道:“母妃知道zhè gè 消息的时候,近乎崩溃,但是她怀上了我,也无意中听到皇后抱着楚玉璃喃喃自语,说父皇负心,忘了当年种种!所以当年的真相,母妃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但是她心爱的人已经死了,这些事情说出来也没有价值了。于是她想报仇,从生下我之后,便刻意每日张扬,甚至私下命人去羞辱王玟之,目的jiù shì 逼迫王玟之杀了她!最终让你们两个人互相怨恨,相斗相杀一生!她想报仇,她失去了心爱的人,也不想你们好过。她也知道,嫔妃自杀是大罪,会祸及满门,所以如此报复,很好!”

    说到这里,他声音开始变得很轻,一字一顿的,看着楚皇,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评价:“如此很好,报了仇,不会连累父母,也会令你终身kuì jiù ,将对母妃的愧意和爱意都转移给我!”

    他的母妃,的一个聪明的女子。或者开始不聪明,后来在皇宫中变聪明了,因为恨变聪明了。于是对自己死的一切,都计算得很好。

    只是不知道她当年算计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的儿子,会怀揣着这些恨,活了这么多年。对着自己的杀母仇人卑躬屈膝,只为了能活下来给她报仇。她又有没有算过,她自己一个人潇洒的走了,留下三岁的他在皇宫,即便有父皇疼爱,他要如何才能避过皇后下杀手?

    世人都说他楚长歌幸福,一届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却因为命好,投胎在帝王家。华贵的紫金冠,一出生,就这样束上了他的头顶,半世潇洒,一生无忧。

    可他楚长歌,不过是一个被母亲抛弃,被父亲错爱的可怜虫罢了。嗯,或者还要加上认贼作母这一条……

    一道闪电,划破了虚空,将地上那卷牛皮纸的最后一句话,照得通明。

    “长歌我儿,母妃之死,是自己一手造成,也要那两人尝尽世间苦楚。你若要为母妃报仇,便在未来揭开这一切,让楚昭德看清楚自己犯下了罪孽!”

    那是一个女人的恨,莫名的被卷入一场爱恨之中,莫名的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人,最后一手设计了自己的死,要仇人相斗相杀十七年的恨!

    澹台凰摇头,低叹:“宓妃很自私!”

    是的,很自私!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而死后要儿子给自己报仇,也是以这样的方式。她该是知道的,这一切说破,以一种报复的形式说破,楚皇会恨楚长歌,因为楚长歌早知道而不说,却拿来报复,他定然会恨zhè gè 自己从小疼爱到大的孩子!曾经有多疼爱,如今就会有多恨!

    而这恨意之后,会不会对楚长歌下杀手,谁都不知道!宓妃当年怕也算计到了这些,可她最后却还是要楚长歌以这样的方式报仇!

    不要他杀人偿命,只要这两人直面血腥的现实,痛入骨髓,生不如死!她只想要楚长歌为她报仇,没kǎo lǜ 过楚长歌说完这些话,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楚长歌该是知道的,但是他今日还是说了。

    果然,楚皇听完他的话,瞬间双目赤红,恶狠狠的瞪着他道:“这些事情,你早就知道?你gù yì 瞒了这么多年,jiù shì 为了给你母妃报仇?”

    楚长歌听完他的责问,面部表情很平静,敛了双眸,满不在乎的轻笑了声:“起初的确是想报仇,可最后……不过是想完成她的遗愿罢了!毕竟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恨也好,爱也罢,都与我无关。今日说出来,我便再也不必叫zhè gè 女人母后了,你知道的,即便是决定不杀她了,可不能原谅,亦无法抑制厌恶!”

    这样淡然随性的楚长歌,才是澹台凰所熟悉的,他心中是有恨的,但什么都抵挡不住他肆意洒脱的性情。恨过,了悟,深藏,最后罢了。红尘万丈,一切与他无关!

    楚皇沉怒,喝道:“你就不怕朕杀了你?”

    这话一出,楚长歌反而笑了,眉眼弯弯,洒脱不羁,纨绔风流的声线满含笑意:“杀便杀,来此之前,所有的一切我已经打点好。从生到死,我也没什么牵挂,生也好,死也罢,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很淡然,不是那种看透了生死,觉得活着没有意思、没有价值而产生的淡然。

    而是他根本就不在乎!

    不在乎世人为他遗落真心几许,不在乎谁的恩怨谁的情仇,不在乎自己是生是死。十丈软红,百丈尘寰,他没有牵绊,轻如落羽,洒脱如风。

    澹台凰瞟了君惊澜一眼,笑道:“我真有点羡慕他!”

    有人能活成zhè gè 样子,一切都不放在心上,没有任何负担和累赘。永远轻松快活,这样的人,不管自己是贫穷是富贵,是生是死,都不会在意的吧?

    唯一能令他动容的,恐怕只有……

    ……

    最终楚皇没有杀他,也没有放过他,选择了终生监禁。

    不关虎符的事,不关紫罗珠的事,只是因为他激烈的为自己的母妃报仇,激烈的一手主导,揭开了当年的真相。

    谁都知道,这一场监禁是真的,不同于以往楚皇下令禁闭,楚长歌能自己翻墙出来。是真的要将他关一辈子!整个旭王府,重兵把守,被围得水泄不通,楚皇还请来了武林排行榜上的几大高手坐镇,谁都没bàn fǎ 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救走,一旦进去,必然惊动那些高手,最终被千军万马射杀。

    皇甫灵萱也回了王府,她回来之后,不少真心爱着楚长歌的人,也冒死回了王府。

    澹台凰和君惊澜,站在不远处的屋顶,看了楚长歌几天。他一直在王府,品美酒,看歌舞,醉生梦死,拥着佳人谈笑风声。

    但从他的眼神里,澹台凰知道他不快活。他是一个不在意生死富贵的人,但他是世上最潇洒肆意的风,他在意的是他的自由。是他无论是生是死,都不能失去的自由!

    可如今被困着,仍然是高贵的亲王,仍然享有从前能有的一切,却独独没了能令他在意动容的自由。

    君惊澜微微叹息:“楚皇,眼神很准!”

    他很明白,剥夺了什么,才能真正影响楚长歌。所以他给了楚长歌最宽容的惩罚,也是最残酷的惩罚。

    澹台凰的袖子里面揣着紫罗珠,她不会圣母玛利亚的把楚长歌现下的一切责任全部归咎到自己的身上,然后捶胸顿足的说“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了你”!因为她不来,楚长歌也迟早会说破当年的事情,最终也一定会变成这样,她来,不过是给了这件事情一个发生的契机。

    可,也不能说她没有责任!而且,他是朋友,就算她没有责任,也不能放任他不管。

    于是她眨眨眼,又眨眨眼,忽然毫无预兆的扭过头抱大腿,不,准确的说是抱胳膊,抱着某人的胳膊,整个人扭啊扭啊,扭得像麻花:“亲爱的小澜澜,你一定有bàn fǎ 帮他的对不对?人家知道你最聪明了、最爱我了,矮油……讨厌,你就帮帮你最爱的人家嘛!”

    呕——

    一边说,一边自己反胃!她绝对是被南宫锦带坏了!

    她这般矫揉造作的扭捏,让太子爷潋滟如画的面容有了点微微的菜绿,猛然还联想起了她曾经的那封令他呕吐的情书,一下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终而,如玉长指伸出,一把按住她不断扭动的身子,叹息道:“看来以后不能让你和干娘走得太近!”

    因为他一点都不想自己的下半辈子,无止境的听到“矮油”和“讨厌”!

    澹台凰挥手,然后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那个不重要了,亲爱哒,求求你了,好不好嘛?”

    他;的扬唇轻笑,安抚的握住她的手。

    旋而,眼神凝扫。魅眸所及之处,是万物皆在手中的睥睨风华,似乎世间所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眉间朱砂,也缓缓绽出妖艳的色泽,一线红唇微微勾起,像是神祗吐露预言一般,平静地道:“好!今日,楚长歌脱困,皇位换人!”

    ------题外话------

    大部分的妹纸赞同八九点更,今天开始实施,不过不管几点,总归更新时间稳定了值得开心不是?所以支持其他点的妹纸也不要纠结么么哒!话说这一章写下来,哥还是最爱牛逼的太子爷,但也真的好爱自己客串的楚长歌,我爱死楚长歌了,我爱死自己了!噢,我爱楚长歌,我爱自己!

    众山粉齐齐呕吐:滚!

    然后——

    山哥害羞扭捏道:亲爱的们,你们一定有月票对不对?人家知道你们最爱我了,矮油……讨厌,你们就把月票投给你们最爱的人家嘛!

    众山粉面色菜绿:你够了!

    山哥扭成麻花状:矮油,亲爱哒,求求你们了,好不好嘛?(⊙o⊙)…

    【荣誉榜更新】:恭喜【1351958135】、【xujun1026】升级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谢谢大家昨天的月票和鲜花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