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日子,太子爷吃不好了,睡不香了,生活质量也直线下降了。但是这些事情澹台凰都是不知道的!

    南宫锦知道澹台凰怀孕了,这下子也不逼迫自己的倒霉儿子了,一心一意就跟在澹台凰的后头做全职保姆。澹台凰也是很需要南宫锦给自己帮忙的,因为她最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目标——带坏楚末吟!南宫锦也是很有这方面潜质的!

    楚末吟是即墨离的未婚妻,那个两面三刀的伪绅士嫌弃她凶悍,她就给丫培养个更凶悍的老婆,让丫的下半辈子都活在无穷无尽的痛苦里!

    所以这一路上,她都十分热心的和楚末吟套近乎,一下子她多了很多爱好,而且这些爱好和楚末吟的爱好正好一致,楚末吟的价值观,也非常巧妙的和她吻合了,于是两个人就好像是从没见过面的知己,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再于是,聊着聊着澹台凰也知道了一个消息,原来楚末吟对即墨离一点意思都没有,反而很喜欢皇甫轩!这样一个消息对澹台凰是标准的喜闻乐见到足以喜大普奔!

    所以对楚末吟提了一个“我非常讨厌他,反正你也不喜欢他,那我们两个就一起玩死他”的意见!楚末吟是一个在深宫住了多年的女子,人生里第一次遇见澹台凰这样“值得深交”的好友,便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热情,要好好的做朋友!

    为了维系这一段友情,使她们的闺蜜情谊能够长久,她十分果决的选择了和澹台凰握手,一起玩死即墨离!

    第二天的正午,收到了国书的南齐小皇帝,派了南齐使臣来迎接,于是使臣大人穿着厚厚的官服,顶着正午的烈日,戴着令人汗水直流的乌纱帽,在下人的bāng zhù 下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远远的望着皇城的门口,等待着他们未来的摄政王妃前来视察,啊呸!不是视察,是前来游玩观光!

    澹台凰因为和楚末吟的友情有了很大的进展,于是成功的从随从变成了侍女。到了皇城的门口,便扶着楚末吟的手,以一种领导来了,你们快来跪迎的姿态,出现在了南齐人民群众的面前!

    南齐使臣一见着她们,当即笑眯眯的前来,弯腰开口道:“臣是国务寺卿,奉吾皇之命,前来迎接公主殿下下榻驿馆。接风的酒菜早已备好,公主休息好了之后,臣会带公主在我南齐游园赏光,愿令公主宾至如归!”

    话说的很好听,笑容不疏离也不过分谄媚,是个很适合搞援交的,啊,不,呸!是搞外交的!

    楚末吟事先已经和澹台凰商量好了要收拾即墨离,这会儿自然也没兴趣游什么园赏什么光,国务寺卿的话一说完,她当即秀眉一蹙,十分不耐烦的道:“fèi huà 少说,本公主现下就要见摄政王殿下!我楚国什么风景没有,需要本公主长途跋涉来南齐赏景?不去!还有那什么驿馆,本公主不住,本公主要住摄政王府。本公主是南齐未来的王妃,他即墨离难道还要本公主在外头住着吗?”

    楚末吟说完之后,就流着冷汗,悄悄的给了澹台凰一个“我说的怎么样,语气神态是不是很屌”的眼神!屌zhè gè 词儿,是一路上澹台凰教导给她的。

    澹台凰悄悄的给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这大拇指竖起来之后,楚末吟登时变得很有底气,高高的抬起了自己的脖子,整个人看起来又凶悍了不少。

    那位倒霉的国务寺卿,成为了楚末吟练习凶悍的第一个被涮者!他擦了一把自己额头的汗水,顶着满心的纠结开口道:“公主,这,您还是先去驿馆下榻吧,按照礼节来说,你若是这样贸然去摄政王殿下的府邸,这于礼不合,空遭人非议啊!”

    毕竟楚末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怎么能贸然就去摄政王殿下的府邸住着呢?

    “什么于礼合不合?谁敢非议本公主,本公主拔了他的舌头!你听好了,本公主现在就要见即墨离,你马上去给我叫!晚了一步,我让我皇兄扒了你的皮!”楚末吟语气更加恶劣了一些,她前半生从来都不知道假装悍妇,是一件这么舒服的事情,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脉都张开了!真的是说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这,臣,臣,臣……臣马上派人去办!还请公主等等!”国务寺卿说完,扭头看了一旁站着发愣的小侍卫,怒吼一声,“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摄政王殿下!”

    要是让这公主回楚国告自己一状,说自己招待不周!楚玉璃一个国书发来,皇上还不得扒了他的皮。反正人家公主都不在意自己的名节了,他还在意什么,请就请!

    “是!小的马上就去!”侍卫赶紧应了一声,说完之后一扭头,跑了。跑了几步之后嫌跑得太慢,又回来骑马跑了!

    骑着马又跑了几步,楚末吟泼妇一样的狂吼一声:“速度点,还想不想要命了!”

    然后马变成火箭冲出去了……

    澹台凰深深的握了楚末吟的手,代表人民群众给了她极大的赞扬!嗯,这么一整下来,不仅有即墨离受的,而且她们现下已经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进入摄政王府,不必忧心之后要是即墨离不来驿馆看楚末吟,他们该如何应对。

    ……

    摄政王府中,即墨离听到zhè gè 消息的时候,有些微愣。

    他低下头,对着棋盘看了很一会儿,才沉吟着问道:“来的人的确是楚末吟?”

    侍卫几乎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跪在他的脚边,高声道:“摄政王殿下,请您千万不要怀疑属下的话,来的人jiù shì 楚国的公主,仪仗和画像国务卿大人都看看过了!绝对不会错的,您还是赶紧去吧不然小的和国务寺卿大人一个年轻的生命和一条有着光辉bsp;làn 前途的生命马上就要夭折了……”

    侍卫因为太jī dòng ,导致他接下来话,说得十分顺畅,并且很有点过于顺口,标点符号都不带,一溜烟就给说完了!

    楚末吟那绝对是他人生中见过的最恐怖的公主,张口闭口jiù shì 扒皮,表情又十分残暴,不似娇生惯养导致的任性,就像是天生本性嗜血凶残,谁撞上谁死!

    即墨离并不是一个那么关心守城的士兵,和国务寺卿性命的王爷,他听完这些话,依旧沉吟着。雾中花一样艳烈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yí huò ,半晌之后那yí huò 变成了然,手中的棋子,也准确无误的落下了一个位置!

    随后又拿起一枚棋子,开口询问:“公主的身边,是不是跟着一个极为美艳的女子?”

    “呃……”侍卫呆愣,同时也在心中腹诽……我伟大的摄政王殿下,这种时候您还有心思操心公主的身边是不是跟着一名美艳的女子,公主能带着一名美艳的女子前来见自己的未婚夫吗?嗯,不对,好像是有一个!

    “启禀摄政王殿下,公主的身边的确有一名极为美艳的女子!那是公主的侍婢!”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问完我们赶紧去吧……呜呜呜!

    即墨离唇角微微扯了扯,还轻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当初被那女人敲打过的地方,虽然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会儿一明了她来了,竟然还能感觉到淡淡的疼痛。起身,很随意的将手上的棋子抛掷一旁,举步往门外而去……

    楚末吟如此,十有八九,是被那个女人带坏了吧?或者,不过是为了有足够光明正大的理由,住进摄政王府……

    可,任由摄政王殿下再聪明,也不会想到这一切,只是因为无良的太子殿下摆了他一道!而且他接下来会非常倒霉……

    ……

    城门口楚末吟坐着,澹台凰有孕在身,自然也是坐着比较安全。但是她这会儿的身份,作为侍婢是不能随便坐的,所以为了让她坐下来没有违和感,她昂着头,十分趾高气昂的坐下之后,开始给楚末吟扇风,摆出一副狗仗人势的mó yàng !

    这样就没有人感觉到奇怪了!

    楚末吟也是个极聪明的,当即便对着那一个劲的流汗,汗里面有热汗也有冷汗的国务寺卿吩咐道:“还不找人来给本公主,和本公主的丫头扇风?”

    “是!是!臣马上就去!”国务寺卿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慌慌张张的去安排了。

    过了一会儿扇风的就来了,就在等待即墨离到来的这一段时间,楚末吟要了人扇风,又在大夏天要求敷冰块,还在澹台凰的怂恿之下,提了各种根本不可能办到jiù shì 在考验人的耐心的要求,而且过程中神态十分不容置疑,面色各种趾高气昂!

    让国务寺卿充分的明白了伺候姑奶奶是什么意思……

    等了约莫有半个时辰,在门口迎接的群众都充分的认识到了活着真辛苦,要不要集体去自尽之后,他们伟大的,至高无上的,神秘的摄政王殿下,终于来了!大家一生里从来就没有觉得摄政王殿下的形象像今日这么高大过,也从来就没有觉得摄政王殿下的身影像今日看起来那么qīn qiē 过!

    正在他们感怀之间,即墨离总算是到了。

    仍旧一袭黑衣,墨发松散的系在脑后,有一缕划过面颊,雾中花一样朦胧令人想要探寻其间美好的面孔。他看到楚末吟和澹台凰,他微微弯下腰,是一个极为绅士的姿态,声线也依旧朦胧动听:“本王来晚了,还请公主原谅!”

    以他摄政王的身份,自然是不需要行如此大礼的,但是他偏偏行了,不令人觉得他卑微,反而只觉得他温文有礼。

    这下jiù shì 楚末吟也有点底气不足了起来,人家这么温柔好说话的来迎接,她要是接着发难,会不会显得太无理取闹了?但是澹台凰给了她一个“加油,不要被打败”眼神之后,她马上又充满了底气,近乎是十分无礼的道:“怎么摄政王殿下也知道自己来晚了吗?本公主都在这里等了半天了,你们南齐的待客之道,实在令本公主叹为观止!”

    说完也不需要谁带路,仰天便趾高气昂的往前头走了!澹台凰马上屁颠屁颠的跟上,南宫锦也在他们后头,至于百里瑾宸,早就在知道澹台凰有孕,母亲不会再为难自己之后溜掉了,那两个公主也锲而不舍的跟着追去了!

    楚末吟没有礼貌的话说完,从即墨离身边侧过。反正这门亲事她也不想结,要是即墨离一生气,退婚,那再好不过。

    她就这样趾高气昂的过去了,这下即便是绅士如同即墨离,也不由得微微蹙眉。

    但只是一会儿,他便又绽出了雾中花一样的笑容,并不十分在意。跟姑娘家斤斤计较,并不是他的风格……

    摄政王殿下带着人走了,国务寺卿等人也解放了,各自告辞,并在心中深深的景仰了楚国是如何培养出如此刁钻的公主之后,飞奔回了自己的府邸。下次楚国公主再来,他们一样要装病告假,以免自己英年早逝!是的!至于把这么一只母老虎接huí qù 的摄政王殿下,接下来会有什么下场,他们只能默默的祝福了……

    这一场迎接之中,即墨离的眼神和澹台凰的眼神始终没有任何交汇,因为交汇之后会引起一些人的关注,便索性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

    半路上,澹台凰也在悄悄的在袖子里面拆开了君惊澜给的白色锦囊,展开,上面的内容看得她有点蹙眉:求即墨离给午夜魔兰,软磨硬泡,威逼利诱!

    她看完之后,马上便将信纸折叠好,收起来。心下的yí huò 却更重了,软磨硬泡什么的,即墨离根本不可能答应啊!那妖孽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但毕竟是他想的法子,横竖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所以澹台凰心下虽然yí huò ,但还是决定按照这锦囊中所言行事。

    一行人进了摄政王府,门被关上,里面便都是即墨离的人。

    澹台凰这才开始打量自己要待上一个星期左右的地方,南齐的摄政王府,和以往见识过的风格也很是不同,不同于北冥太子府的金碧辉煌,不同于楚国太子府的如梦似幻,而是一种黑暗系的色调,可偏偏这色调给人的感觉不是沉重,而是神秘。

    整个王府处处都透着神秘,就跟即墨离zhè gè 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这进来了,里头也没有了外人,澹台凰便也不用再伪装自己的身份了,即墨离亦是上前一步,微微弯腰行礼:“见过漠北女皇陛下!”

    这话一出,楚末吟都愣了一下!只知道这女子是皇兄心爱之人,却不知道对方竟然有这样的身份,漠北女皇?那个传闻中代替自己的王兄统一漠北,赶走外敌的女子?那个传说中培养出特种部队的神奇女子?那个巾帼不让须眉,令天下男儿尽折腰的女子?

    强大的震惊之后,楚末吟的心中没有产生浓重的敬佩,而是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澹台凰,又想想她这一路上的猥琐德行,明显的……不像啊!

    就在她怀疑之间,澹台凰已经对着即墨离摆了摆手,满不在意的开口:“南齐摄政王不必多礼,朕前来,想必摄政王殿下也知道缘由!”

    澹台凰的这句话,是磨着牙说的!每每想起面前zhè gè 贱人写给君惊澜的那封信,她就恨不得咬死他,要不是顾虑到自己现下是有求于人,她一定把这丫的揍得面目全非!

    即墨离自然是知道她前来缘由的,但是饶是他再聪明,也不能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为什么要磨牙!印象里自己对zhè gè 女人,勉强算是有恩的吧?她这态度,还真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心下虽然yí huò ,但他人还算是理智,当即便笑了笑,性感薄唇勾起:“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女皇也应该明白本王的规矩!本王也不怕直说,午夜魔兰一直是母妃一生想要寻得的东西,可惜她生前未能完成此等心愿!本王得东晋国师馈赠,便将那东西放在母妃的陵墓之中。此物对本王而言,意义不比寻常,故而不能轻易拿出来交给女皇,还请女皇陛下谅解!”

    原来那东西是即墨离他娘身前最喜欢的,那按照这么说,就不能zé guài 他小气了!但是还是要zé guài 他犯贱的,zhè gè 混蛋贱人王八蛋,居然那样诽谤她……

    澹台凰心里恼火,面上却是半点都没表露出来,只笑眯眯的道:“原来如此,只是摄政王殿下,就不能小小的通融一下吗?”

    这话说的无比谄媚,很符合君惊澜告诉她的,软磨硬泡,威逼利诱。

    “不能!”即墨离笑得很随意,说得很坚决。随后道,“房间已经备好,请陛下和公主移驾去休息吧!”

    这话不容置疑,澹台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了,体力不太好,所以特别容易累。这会儿也站得nǎo dài 有点发晕,加上一路的颠簸,也确实是需要休息。于是便听了即墨离的安排,去休息了!

    楚末吟还听从她来之前就jiāo dài 好的凶悍,在即墨离家的院子里面踢了几盘花,“凶狠”的jiāo xùn 了奴仆,又“凶悍”的提了很多类型老娘今天晚上要摘星星,要是摘不下来老娘就把你们这些人全部砍死之类的诡异决策!

    让整个摄政王府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不一小心惹上了这头凶狠的母老虎!对楚末吟的院子也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唯恐自己变成了被指使着要去摘星星的那个人……

    即墨离也对此很是yí huò ,按照先前得来的资料,楚末吟此人堪称贤良淑德之典范,心中也十分认为女子不该干政,并十分不赞牝鸡司晨之类事情发生!是以和楚皇后的关系也不太好,这便是他没有选择楚梦云,而选择她联姻的理由!

    因为这样的女子会本分,很本分!待在后院不会给他找麻烦,也能达到和楚国联姻的目的。但是她目前的biǎo xiàn ,实在是太古怪了一些!一个人的性情,是绝对不可能几天之类就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的!即便是有了澹台凰的影响,应当也是不可能!

    心下一万个yí huò ,以他的绅士之风,却也不可能冲上去问楚末吟,为何你如今变得如此凶悍这种不礼貌的话!于是便也只得作罢,先观察看看……

    接下来的两天,他一直饱受着折磨,以至于按太阳穴的频率也不断增加。

    因为澹台凰这女人,只要出现在他面前,就一定会凑上来,如同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眼泪汪汪的瞅他一会儿,哀求他将午夜魔兰给她!然后再由他义正言辞的说出自己不能给的原因,再然后她似乎是明白了,而且因为已经明白而选择了掉头就走。

    但,没走几步,紧接着又回来。仿佛已经失忆一样,再次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哀求午夜魔兰,然后他又义正言辞的重新说一遍原因,再次jù jué 她!

    过了一会儿,她又回来……

    如此重复!令人烦不胜烦,即便他有再好的修养,这时候也忍不住想将这女人从府邸里扔出去。但他终究还是在这么多年良好的宫廷教养之下,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暴躁!

    而楚末吟这几日也是变着花样的嚣张跋扈,就跟一挺大炮似的,各种炮火到处轰炸,让整个摄政王府的人都活在一种水深火热之中!更是令即墨离觉得生不如死!

    要是娶了这么一个王妃,他下半辈子就没有安生日子了!

    终于到了第三天,澹台凰种种哀求无果,但是到了晚上,就可以打开妖孽给的黄色锦囊了!所以她心情总体上还是比较愉快的,如果不算上每天都要面对那个两面三刀的即墨离的话,她的心情的确是非常之愉快!

    而她这几日也充分的认识到了即墨离此人,能神秘到何种境地!她在这里待了几天,从这府邸中的一切综合来看,虽然她无意探查什么消息,但却不难看出,在他的地盘,她要是想探查,也什么都不可能查到!连人带府邸,整个jiù shì 一团迷雾。

    下午,几人一起用晚膳。

    即墨离埋头吃饭,经过这两天的折磨,他已经完全不欲再理会自己面前这两个女人,他现下只等着澹台凰死心了,知道求不到午夜魔兰而后和楚末吟一起离开,然后他马上八百里加急发国书到楚国退婚,向楚玉璃明确的表示自己受不了楚末吟这样,嚣张跋扈堪比澹台凰的公主!

    这郁闷的吃着吃着,一筷子不小心和澹台凰夹到了同一块肉上。

    接着澹台凰十分阴森的抬头,即墨离很是绅士的收手,并十分绅士的说了一句:“抱歉!”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面前zhè gè 女人有多么凶狠,那一夜的歌曲和那只鞋,都说明了zhè gè 女人不能轻易惹,原本以为再见她应该也是有趣,却没想到如此令人恐惧!

    所以他果断的绅士的收了筷子,并表达歉意。

    这一声抱歉里面,带着点微微的笑意,和一点微微的不敢和澹台凰计较的意思在里头。

    澹台凰很快从这句话里头,感觉到了面前之人那纠结而痛苦的内心,以及对自己的害怕,于是也十分直接的联想到了那一封说她凶悍的作死信件!一股火气烧上来,她十分温柔的开口:“无妨!”

    如此温柔,即墨离表示自己很不习惯!但他仍旧一派优雅的拿着筷子吃菜,心中却有了一种突兀又不妙的预感。

    吃着吃着,忽然听见澹台凰站起身的声音,那种不妙的预感顿时升华到将要爆棚,于是他整个人忽然感觉有点不好了。

    再接着,看见澹台凰笑眯眯的走到门口,拿起一旁的棍子。

    随后,她在即墨离微微惊惧的目光下,拿着棍子在他跟前的板凳上,十分有节奏的敲了几下,一只脚踩上板凳,脸凑到他面前,非常热心的问:“即墨离先生,请问你想听摇滚乐吗?”

    ------题外话------

    快快快!要听澹台凰摇滚乐演唱会的妹纸们,赶紧拿演唱会的门票来,然后有秩序的依次进入演唱会场地!啥,没有门票?月票也可以的,来来来……嘿嘿嘿……

    谢谢大家昨天的钻石、鲜花、月票么么哒,爱你们,muma!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