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无语摔成了狗吃屎,澹台凰没去扶他,因为在她心里笑无语这jiù shì 心虚的biǎo xiàn ,心虚之后摔了一个狗啃泥,那都是上苍因为他不肯诚实的面对国民和自己的内心而给他的报应。按照神棍学说,她要是把笑无语扶起来,反而等于与老天爷为敌!

    所以这项扶人起身的伟大任务,就交给夜星辰来做了。

    她一路上哼着小曲儿,扯了摄政王府的不少花草,泼妇骂街一样在半路上以自言自语的模式诽谤了即墨离此人的种种,充分的即墨离展现着自己的蛮不讲理和凶悍。

    其中类似于“即墨离这么大了还没有女人要,是不是不行”之类的话不知凡几,让摄政王府上上下下都为十分摄政王殿下羞耻,恨不能找个袋子把自己的脸给装着。

    即墨离在自己房中听着下人禀报的这些话,性感的薄唇也是一再抽搐,直觉这女人现下的fǎn yīng 是不简单,绝对不单纯的是因为闲得无聊,所以抓自己过过嘴瘾,但这其中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有点想不明白!

    因为他根本不可能明白君惊澜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陷害他!明明是君惊澜对不起他南齐在先,他都没算账,对方还又算计过来了。

    正在他沉吟之间,下人进来禀报:“摄政王殿下,退婚的国书已经发出去了。相信不日之后楚玉璃就会收到!”说这话的时候,下人的心里是非常开心的,楚国的那个公主啊,别说摄政王殿下能不能消受了,他们现下想起她日前重重凶悍泼辣的行为,也表示不能忍受啊,要是以后有这样一个王妃,他们都不想活了,退婚好啊!

    “嗯!”即墨离随意的应了一声,容色依旧淡淡,南齐和楚国的联盟必须存在,楚玉璃不可能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跟他计较,正好他那皇帝侄儿对自己不放心,让楚玉璃再选个年纪hé shì 的公主,直接嫁给皇帝,也算是皆大欢喜!

    摄政王好心情的盘算完,又好心情的把自己研究了数日的这盘棋下完,随后又好心情的端起茶杯zhǔn bèi 饮茶。

    喝了一半之后,门口冲进来一个下人,禀报:“启禀摄政王殿下,那个恐怖的女人来了!”

    “噗——”即墨离的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这么多年良好的宫廷教养之下,今日算是他人生里第二次如此失态!第一次是那个女人突然狼吼唱歌,第二次是今天!他发现自己的形象似乎就跟那女人有仇似的!

    嗯,她来做什么?

    素来睿智沉稳的摄政王,这会儿竟然没往自己素来敏锐的政治上面想,而是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某女昨天用晚膳的时候,说了还要教他唱歌的言辞!这般一想,他雾中花一般的面孔上浮现出一瞬间的空白……

    随即飞快起身,不小心撞到了茶几,上面掀翻了不少东西,茶壶滚落到地上,还有水渍就这样洒落在他的衣摆。

    但他此刻根本顾不得这些,也顾不得自己的绅士风度,当即便对着下人吩咐道:“就说本王有事,不在王府!”

    下人顿时变成一张苦瓜脸:“殿下,小的是从院门口进来通报的!”他很理解摄政王殿下不想见那个恐怖女人的心,但是他身为一个守大院的,不可能连殿下有没有出去都不知道啊,现下已经说了进来禀报,再出去说不在,不是明显的骗人吗?

    他这样一提醒,即墨离也很快的fǎn yīng 过来,他又慌忙道:“就说本王正在沐浴!”那女人总不会在他沐浴的时候,非要见他不可吧?

    下人默默的扭过头,默默的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这会儿快到中午,说晚浴吧太早,说晨浴吧太晚,您沐浴个啥玩意儿?难道您也dǎ suàn 学习北冥的那位太子殿下,兴致好的时候一天沐浴数十回吗?

    下人这样一看,即墨离也很快的了解到了自己zhè gè 说法的不合理性。

    正当他蹙眉,想着应该再想个什么托词,把澹台凰那个恐怖的女人拒之门外的时候,那女人已经进来了!正大刺刺的要从自己的正门进入。

    即墨离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认命了一样,对着下人挥挥手:“你先出去吧!”

    他早就该料到了,zhè gè 凶悍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按常理出牌,也不可能按照礼节在门口等待,所以门口的守卫也根本不可能拦住她,她站得不耐烦了,自然也就进来了!

    她是笑着的,即墨离也是笑着的。

    一个笑得奸诈,一个笑得虚假。

    下人们很快上前,将即墨离刚刚起身不小心牵动的桌子板凳全部都收拾好,即墨离也十分有礼的微笑道:“虽然让姑娘家等着本王,有些失礼,但是本王这一身,看起来也更加失礼!请容许本王失陪片刻,换身衣服再来!”

    他这般说着,看着自己衣摆上的水渍。嗯,一般来说,男子说了这样的话,表示自己的要换衣服,姑娘家无论如何都会觉得不好意思,会起身告辞,道自己下次再来。即墨离这样幻想着……

    但澹台凰从来就不是一般的姑娘家,她很好说话的挥挥手:“去吧,去吧,我等着你!”

    于是即墨离嘴角抽搐了一下之后,认命了,去换衣服了。他怎么忘了,这女人早就说过,她基本和男子没什么区别……

    他去换衣服,澹台凰便坐在首位上吃水果,刚刚一口咬下去,忽然想起南宫锦说的孕妇在少吃生冷的东西,然后十分郁闷的吐出来了!当妈真是件不容易的事!

    无聊的坐了很一会儿,即墨离才算是回来了!

    一进门就看见她十分不雅的翘着二郎腿坐着,即墨离有点;的叹息,这女人!可这叹息之下,已然没有先前的浓重恶感,和不能接受的感觉了,这只能说明在澹台凰的锻造之下,他的心理已经逐渐变强大了!

    澹台凰看他回来了,当即咧嘴一笑,开口道:“摄政王殿下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什么吧?”

    他不可能知道自己只是来找他下棋的,这一招叫先声夺人,令他自乱阵脚!

    果然,即墨离腿一抖,脚步很有点在原地僵住的迹象,抬眸看着澹台凰,冷锐的眸中有一丝丝不自觉的忧虑,她不会是真的来教他唱歌的吧?

    不想学习唱歌,于是只能装傻:“本王不知,还请女皇陛下明示!”

    这会儿屋子里面就他们两个人,也不必担心暴露了澹台凰的身份。澹台凰看着他那貌似镇定,其实有点脚软的mó yàng ,坏心眼儿的转了一下眼珠,开口道:“我是来教你唱……”

    果然,话说了一半,即墨离便开始有了一点要流冷汗的迹象。

    满意的看到他被吓成这样,澹台凰话锋一转,笑眯眯的道:“今天还是不了,改天再教你吧!嗯,上次你说如果我能在棋盘上赢了你,你就会将午夜魔兰给我,所以我们今天还是先对弈一局如何?”

    “好!”说起下棋,即墨离倒是答应得很干脆。

    眼神一扫,下人便很自觉的送上棋盘,和棋子,两人对坐!

    即墨离率先落子,不用教唱歌了,所以摄政王殿下也心情平静了,便也于此刻笑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女皇如此,不觉得是在做无用功吗?”

    这话,说得是这盘棋,也是澹台凰来求午夜魔兰的行为!

    术业有专攻,论起下棋,他即墨离自认天下间无人能及。

    澹台凰听了,也落下一子,她虽然下棋不如即墨离,但也算是学过,不算顶尖,但已经是上成。这一子落下去,十分扎眼的,有点凌厉而势不可挡的落在中间,随后笑道:“摄政王此言差矣,这世上的事,从来不在能不能做成,而在你肯不肯为做成它而努力!若是去做了,好歹也有一分希望,总好过直接放弃不是?”

    她这般一说,即墨离冷锐的眸中闪过半屡深思,旋而化作笑意。的确,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子,只是:“今日这一局,女皇输定了!若是本王没料错,后日女皇前来,便要找本王赌心!可这主意,不是女皇的吧?”

    有主见,从漠北之事也能看出她有实力,但谋划这方便,似乎是弱了些。

    早就知道一定会被他看破,所以澹台凰听着他这话,也并不慌张。澹台凰自然也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不过讽刺自己是个没头脑,什么都要别人教的花瓶,她不甚在意的一笑:“我虽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但也绝对算不上蠢!”

    她说着,便从袖中掏出一个纸条。

    正是那个红色锦囊里面装着的,原本zhǔn bèi 烧了,但是看着纸条后面那一小行字,便没舍得烧,只收好了。

    上面密密麻麻,写着的不是决策,不是计策,而是资料。

    从即墨离出生,到为摄政王多年,所做的事情,和身边发生的事情!君惊澜只挑选了几件事情写在上面,但是一叶能知秋,单单凭借那几件事情,澹台凰就能看出很多!

    即墨离此刻也有些微愣,纸条上面只是他的资料,那便说明来求午夜魔兰,这最重要的一步棋,是她自己摸索出来的!而君惊澜也猜到了她能摸索到,所以很放心的只给了资料!

    这微愣只是片刻,他很快的收回了眸光,轻笑道:“是本王失礼,小看女皇了!”

    的确是小看了!zhè gè 女子,粗中有细,不若她外表那样大大咧咧,心思极为细腻,论起谋划,也似乎并不比他们差。沉吟之间,又落下一子,已经缓缓在棋盘上摆开了zhè gè 大局,南齐之局!

    澹台凰现下是要办正事的人,所以暂且说服自己抛却了对即墨离zhè gè 人的讨厌。这会儿便也一边随着他下棋的步骤走,一边开口叙述:“摄政王乃是太宗皇帝幼子,十年前皇兄登基。四年前皇帝驾崩,传皇位于幼子,封阁下为摄政王!”

    zhè gè ,是天下都知道的消息。澹台凰说的很平静,即墨离听的也很平静。

    然而,澹台凰忽然话锋一转,语气冷厉了下来:“然而,摄政王殿下独揽朝政,把控王权这么多年,按理说该是醉心权势之人,却偏偏令人看不出半点想要谋反和想当皇帝的迹象,这世上不可能有人醉心权势却不想当皇帝,不知摄政王能不能告诉朕,这是为什么?”

    这一问,即墨离雾中花般的面容上绽出一抹笑,眸色冷锐依旧,并未答话。

    澹台凰也没zhǔn bèi 他答话,很快她又道:“天和元年,你杀了妄图谋反的大将,小皇帝连夜便让你将兵符送去!显然是在昭告天下,对你并不信任,然而你却还是将兵符交给了小皇帝,随后的日子里依旧勤勤恳恳,为南齐谋算!也并未表露出任何不满,不是为了权势,按照年龄来算,也不可能发生你深爱着小皇帝的母亲,所以要bāng zhù 他这种狗血的事情,资料显示,你和你的皇兄也并无太深厚的情谊,那该是为了什么?”

    即墨离捏着棋子的手,微微一顿,冷锐的眸看向她,不答反问:“你以为,本王是为了什么?”

    若她能步好这步棋,就该能猜到自己是为了什么!

    “不是为权势,不是为感情,那自然jiù shì ……为了南齐的江山社稷!”澹台凰张口便吐出了这句话,随后在他平静的目光中笑道,“即墨离,虽然我很不喜欢你zhè gè 人,但因着这一点,我的确敬佩你!你心中无任何私念,只一心为国,尽管皇帝不信任你,尽管天下bǎi xìng 猜忌你,你依旧故我,做着你认为该做的事。因为你心中太明白,南齐没有你,便没有人能支撑起zhè gè 大梁,没有顶梁柱,自然会轰然倒塌!所以你不在意皇帝猜忌,不畏惧天下人议论,只默默的扶持着幼帝,扶持着南齐。因为你对国家的责任,是也不是?”

    即墨离,是权倾天下的摄政王,但也是……忠臣!与其说他忠于皇帝,不如说他忠于他的国家!

    否则,在大权在握,小皇帝还各种蹦跶的时候,他早就推翻了小皇帝登上皇位了!反正如今这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名声已经很不好,也不在意多夺位这一条,而且澹台凰也相信,以即墨离的能力,也能和楚玉璃一样,把夺位处理的神不知鬼不觉,不给世人病垢!

    只单单评价纸条上的消息,就能猜到这些,即便即墨离,也禁不住自嘲般的评价:“女皇的确是一个出色的政客!”

    南齐的每一个朝臣,都知道澹台凰所掌握的资料,但是那些在政场沉浮了一辈子的大臣们,却没几个能看清他的心思,还整日帮着他那侄儿盘算,要如何除掉自己zhè gè “乱臣贼子”!

    他盯着棋盘,此刻黑子和白子交错,尽管他的心已经乱了,但却也绝对不会输。

    然而他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像是累了一般,累了这倾轧,累了这权谋,累了这伪装,扬手将自己手上的棋子抛了出去,扔在棋盘中间,引出yī zhèn 脆响。

    随后他收了手,没有看澹台凰,闭上冷锐的眸,疲惫的道:“四年了,本王早已累了!跟自己博弈,跟天下人博弈!独揽大权,万人之上,可无人知本王一生夙愿,不过去一个像漠北草原那样辽阔的地方,过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日子。世间权势,与本王无关,南齐政务,本王也不想管!可偏偏本王身在皇家,本王是他的皇叔,没bàn fǎ 不管!”

    即墨离,在外人看起来,一个谜一样的男人!没多少人看懂他下一步想做什么,也没人能看懂他登上如此高位,却为何不问鼎帝位。更不可能有人看看懂,他醉心棋道,不过是逼着自己的统筹天下之局。而他的心,从来向往着自由!

    今日澹台凰这一番话,咄咄逼人的问,勾出了他心中所有的疲累!忠臣,即便忠臣也会累,他所有的付出,在外人眼中看来都是图谋不轨,他想要扶持的人,却因为不信任而一次一次拆他的台!若他心中无所求,或许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只要掌控到不需要他,南齐也能站立的时候,他安然离开!

    可他偏偏有所求,他无时不刻向往无拘无束的日子,过最简单平静的生活。在自己真正想要的,和责任之间来回挤压,原本就极为痛苦,而即墨西和一众朝臣还在努力的给他找堵,最终疲累感堆积。今日被澹台凰这般戳破,他便也不伪装了!

    随后他睁开眼,冷锐的眸中,闪过一丝向往,很熟悉的,澹台凰曾经在东陵的皇宫看见过的神情。然而很快的敛下,微微垂眸,雾中花一般的声线响起:“本王若是没料错,不日之后楚玉璃会出兵攻打南齐!并传信给皇上,表示愿意与他联手,除掉本王!而代价,恐怕是南齐的土地,矿产或财富。这些年以来,皇上与本王之间的矛盾,都只限于国内,本王只当他年少无知。但,倘若……”

    这般说着,他猛然睁开半阖的眼,眸色凌厉冷锐,沉声道:“倘若在他心中,即便出卖南齐的国土,也要除掉本王!那本王就能放心的说服自己一走了之,这江山倾轧,富贵泼天,都留给他人操心去,本王也不必为国迎娶自己不爱的女子一生相对。离开南齐之后,本王去寻一块牧场,百只牛羊,过自己的自在日子!”

    随后,他看向澹台凰,询问:“女皇可还记得,自己曾经答应过本王的东西?”

    澹台凰一怔,登时明白过来,当日她求棋,他要求的jiù shì 这些,那时候是答应了的!如今旧话重提,自然不可食言!她点头,随后道:“自然记得,牧场,牛羊不在话下!那么按照摄政王这么说,zhè gè 局,你是赌了?”

    赌心!赌楚玉璃出兵之后,小皇帝的选择!

    即墨离沉吟着点头,终而轻笑:“本王赌了!若皇上即便舍弃国家利益也要除掉本王,那便算本王输,午夜魔兰,给你!”

    说完这话,澹台凰感觉自己面前zhè gè 人,似乎已经卸掉了一身的防备。很简单,很纯粹,那层笼着他的雾,也慢慢散了。

    “即墨离,其实对于你来说,这一天的来临,你已经等待很久了,对吧?”澹台凰也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棋子,下棋这一局,不到最后也能自己下不过,即墨离已经不下了,她也没必要再下。

    这一点,即墨离承认的很坦然,点头而笑:“的确!本王有时候,也很想知道自己做的一切,值不值得!”

    他向往自由,和楚长歌一样喜欢自由,但澹台凰知道他们两个人不一样。楚长歌是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在意,无所欲无所求。但即墨离不同,他有责任心,有忠诚,更加贴近生活,他也有所求,想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而楚长歌,恐怕连自己真正喜欢的生活是什么都不清楚。

    澹台凰很快的将他们分析完,也禁不住有点感叹,皇家的人,除了楚长歌那样的奇葩,竟然还有即墨离这样堪比商朝纣王皇叔比干的忠臣,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实属难得。只是即墨离没有一颗七窍玲珑心,给小皇帝去挖。

    不,其实小皇帝这么多年来的敌意和针对,早已将他的心挖得鲜血淋漓了!

    正在她思索之间,即墨离忽然开口了,这一次的称呼不是女皇,而是直呼其名:“澹台凰,昨日你唱得歌,虽然古怪难听。但歌词却是洒脱而不受束缚,唱出了本王想要追求的心声!”

    澹台凰纳闷问:“你是指哪一首?”不是那条神奇的天路吧?汗!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他轻轻的吟出了这几个字。

    呃,的确很巧!这首歌也是澹台凰的最爱,许巍的《蓝莲花》。洒脱,自由,无拘无束,不过昨天唱,是巧合。

    他又接着道:“迄今为止,你是唯一一个能猜到本王心思的人!”

    澹台凰打断:“等等,等等,君惊澜和楚玉璃他们应该也猜得到!”为什么她觉得这货话的走向,开始变得有点奇怪?

    即墨离轻笑:“他们是男人,你是女人!”

    “所以……”男人和女人怎么了?

    他又笑了声,雾中花一般动人的声线响起:“所以,澹台凰,本王将追求你!”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