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澹台凰的嘴角不可抑制的抽搐了一下,以至于发出的zhè gè 音节,也是前所未有的二逼。除了一个“哈”字,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应该是听错了吧?

    摄政王殿下见她一副已然呆傻的mó yàng ,显然是没明白或是不能接受自己的话,于是很热心的重复道:“本王说,本王将追求你!自然,是否接受是你的自由,本王绝不勉强,也不强迫。”

    说追求,是他自己的决定,而是否接受,也全凭女士决定!这话说得十分绅士而有礼。

    澹台凰听完这话,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又轻微的抽搐了几下,早知道告诉即墨离最后一招是她自己想到的,代价是换来这么一句话,她就骗他说自己其实是个啥都不知道的草包,一切都是君惊澜在指挥好了!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千万不要随随便便的出风头,出风头虽然很有面子,但是也容易惹麻烦!

    她咳嗽了一声,严肃的道:“那个啥,我已经名花有主,所以……”

    “你嫁人之前,本王应该有公平的竞争机会!”即墨离应对从容,笑意朦胧。

    这下倒好了,好端端的把女汉子澹台凰给搞尴尬了,直接跑了以后jiàn miàn 更尴尬,最好是这会儿解决掉!随后她忽然想起自己肚子里面的小包子,很快地道:“对了,我怀孕了!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这话令即墨离一怔,旋而似乎是认真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她的mó yàng 应该不像是说谎,于是开口道:“谁的?”

    “当然是君惊澜的!”澹台凰理所当然的说着,端起茶杯喝茶。

    即墨离沉吟了片刻,雾中花般的面孔,忽然到了她跟前:“你告诉他,孩子是我的!”

    “噗——”澹台凰一口茶水喷了出去!别说她不可能这么逗逼了,这种话要是对君惊澜说了,不用想她都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直到今天她才晓得即墨离也是个逗逼!

    茶水喷出去之后,她赶紧擦了一把,无语的看着他道:“你开玩笑的吧?你别忘了,我可凶悍了。谁要是娶了我,那等于是舍己为人,为万民除害啊!”

    澹台凰这是一边劝即墨离打消zhè gè 可笑的念头,不要让彼此尴尬得以后没有bàn fǎ jì xù 做朋友,甚至话都没bàn fǎ 平静的说。一边不可抑制的想起了他写给君惊澜的那封犯贱的书信,一时间整个人都是不好的,忽然有点想揍人!

    即墨离微微蹙眉,的确是有点奇怪她为何有如此清醒的自我认识,此等观念甚至能与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对她的看法不谋而合!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开口道:“本王已经习惯了你的性情,只将你当成一个男人看待就足够了!”

    这不知道是深情还是刻意在贬低澹台凰的一句话,成功的让澹台凰的嘴角又抽搐了几下!她虽然很多时候看起来很不女人,但是也不至于被完全当成个男人吧?要知道这女汉子的前提,也是一个“女”呢!

    不过现下正是贬低自己,以达到让对方放弃可笑念头的时候,她自然不会纠结这些,bsp;mò 了一会儿之后,貌似很拜金的自我污蔑道:“要是这场赌局你输了,你就要去漠北草原放羊了!我zhè gè 人向来嫌贫爱富,是不可能嫁给牧民的,所以还是……”

    话没说完,被他性感的声线打断:“若是这般,本王可以放弃先前的dǎ suàn ,为你jì xù 留在南齐做摄政王!”这话一说完,他自己都愣了一下,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然而他也很快的回过神。

    澹台凰没想到这丫能整出这么一句话来,一般男人不是都讨厌嫌贫爱富的女人吗?想罢当即便拿出自己的杀手锏:“要不我教你唱摇滚乐吧?”

    这话一问出来,毫不yì ;的看见他的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但这抽搐只是一瞬,很快他便道:“本王的确想学学,那首关于自由的歌,如何唱!”

    于是澹台凰彻底被他打败了!僵笑着站起身,选择了直接jù jué ,虽然直接jù jué 有点伤面子,但是没bàn fǎ 了!她起身挥了挥手:“那个啥,我jù jué 你的tí yì !为了避免以后jiàn miàn 尴尬,今天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你说过!好了,我先回房吃饭了,你自己开心!”

    说完一溜烟跑了!

    搞什么飞机,虽然不知道即墨离这货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但是在他的地盘上,忽然被他表达这种想法,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儿!她还是有多远跑多远比较安全!

    澹台凰yī zhèn 风一样刮走了,而坐在原地的即墨离,也陷入了困顿之中。

    方才的话,没多想就说出口了,是真心还是假意,他自己也不清楚。不过,说爱上绝不可能,但好感应该是真的有吧?擅博弈者,都会喜欢聪明的女人。澹台凰只看了他的资料,便能看透他,就足以证明她够聪明……

    随后他冷锐的眸,扫过方才那盘棋,笑容有点暗沉。

    赌zhè gè 局是他自愿,但并不代表他喜欢君惊澜和楚玉璃,擅自替他设局!盯着棋盘看了良久,也沉思了良久,思索着是否该回敬一下这两人,毕竟他即墨离,也不是任人算计的软柿子。然而,各种想法都在他心中过了一遍,足足沉寂了半晌之后,他终于抬手,将面前的棋盘掀翻……

    黑子,白子,散落一地。

    罢了,何必去纠结谁算计谁,一切也不过是为他寻求一个dá àn ,一个值得,或者不值得的dá àn 。zhè gè dá àn ,他也期待很久了,不是么?这报复,根本没有必要!

    而且,他报复之后,南齐必然被反报复。届时他若抽身离开,谁来应对?谁能应付?即便要放下俗世一切,到底也不愿意临走给南齐留下祸端。

    想必君惊澜忽然楚玉璃在算计之前,也算好了自己是没心思报复的。这般想着,即墨离不禁笑得有点自嘲。南齐国内,该懂他的人,一个都没懂,而不该懂他的,都懂了!

    敛了思绪,猛然想起澹台凰方才分析自己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虽然我很不喜欢你”?嗯?

    不喜欢,就表示是真的不喜欢,而“很不喜欢”,翻译过来应该jiù shì 讨厌了!自己曾经做过什么惹人讨厌的事么?摄政王殿下有点yí huò ,yí huò 之下便起身,决定去探查一番。直接问她是不会说的,那么……

    而澹台凰奔出去之后,在花园撞见了笑无语,冲上去就的大声开口:“笑无语,你家即墨离思春了!你快去满足他!”

    笑无语:“……澹台凰,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思什么春?”

    ……

    两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眼瞅着míng rì 楚玉璃的开战书,就该来了。澹台凰今日却在摄政王府遇见了一个熟人!

    一个让她看到之后,直接扭头就走的熟人!

    此熟人看到她之后,却是不依不饶,飞快的追了上来,在她的背后絮絮叨叨道:“姑娘,你我又jiàn miàn 了!哎,姑娘,你为什么跑啊?上次你用砖头拍了在下的头,在下治了很久,病情才有所好转!姑娘,我说这话的意思不是为了让赔偿医药费,我只是为了告诉你,为人处世,应该讲求文明!有什么事情我们应该好好说,而不应该直接动手,动手太暴力,它是不对的!哎,姑娘,你走慢点,等我把话说完!”

    澹台凰的脸全黑了,妈蛋,真是倒霉,怎么会遇见zhè gè 啰里八嗦的男人,上次zhǔn bèi 从东陵跑路的时候,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怎么又遇见了!还是在即墨离的府邸遇见他了!

    澹台凰没有回头,也没有回话,只埋头往前面走!没想到摄政王府的花园构造很有点复杂,于是那货绕了个道,逼到她前面来了!

    澹台凰嘴角一抽,避无可避,终于忍不住不耐烦语气也不太好的道:“话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我跟你根本就不熟,那副棋我也还给你了!呐,你刚刚也说了,你被我砸了头,并没dǎ suàn 要我赔偿医药费,那你还跟着我做什么?你……”

    她说了一般,忽然顿住了。

    因为面前那人,眼眸看起来如同雾中花一般朦胧,很像即墨离,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说了这些话之后,他的眼中快速的爬满了水汽,一片氤氲,似乎将要哭泣。

    呃……她是不是说得太难听了,刺伤人间的自尊了?看着这丫仿佛下一瞬间就要掩面而哭,澹台凰的心里终于涌起了一眯眯kuì jiù ,支吾道:“那个啥,你可别哭啊,我刚才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不过这位公子,你刚刚要表达的意思我都明白了,你想告诉我,有事情我们用语言来解决,不使用暴力,是吧?是这样吧!我已经明白了!啊,不知道你还有别的指教吗?”

    哭瞎!为什么zhè gè 迂腐书生一样的人,还能心理脆弱到想哭啊?这是神马世道!她要是几句话把一个大男人都气哭了,这也显得她太过分了,所以她只能说服自己暂且忍一忍,劝解他一番。

    她这话一出,那人眸子里的薄雾,这才慢慢的散了,却还是呜咽道:“在下,在下不过是三次都见着了姑娘,觉得我们有缘,可以做个朋友!”

    “啊,好!做朋友就做朋友,你千万别哭!”额滴个娘,一个大男人呜咽着讲话是怎么回事啊!

    “好!”那人抽搭了几下鼻子,似乎终于在巨大的心理创伤中平复下来,问澹台凰道,“在下是摄政王的食客,因为棋艺出众,被摄政王欣赏,才留在这里,不知道姑娘是?”

    澹台凰第一次见这货,手上就拿着棋,而即墨离在外人面前,素来就很喜欢棋。所以他这话,她还是信的,但也只信一半!一般善博弈者都善心计,此人虽然迂腐,但也很可能jiù shì 即墨离的谋臣。

    但,很快的,澹台凰颠覆了自己的认识。

    在她给自己瞎编了一个身份之后,这人开始拉着她qīn qiē 的谈天说地,让她充分的认识到了一个男人碎嘴的极限是多少,如果说一个女人jiù shì 五百只鸭子,那么她面前zhè gè 男人绝对堪比五千只母鸡!

    比如他发现摄政王府的谁和谁,似乎有一腿,哪个丫环又和哪个小厮可能有私情,每次澹台凰听得有点不耐烦,想告辞,他就用自己那小鹿一般,满盈着水雾的眼睛看着她。然后她又不好意思就这样伤害一个对自己貌似有善意的人脆弱的心灵……

    所以听着他杂七杂八说了很多,也让澹台凰觉得这丫是个心理很单纯的家伙!然后不知道怎么,他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即墨离的身上,这丫把即墨离天上地下的赞美了一番,充分的biǎo xiàn 了自己对摄政王殿下的崇拜。

    说了很半天之后,澹台凰实在是没忍住打断了他:“得了吧!我告诉你,你jiù shì 被即墨离的表面蒙蔽了!那个人看起来神秘又绅士,其实两面三刀,常常当着人一套,背着人一套!总是前一刻还笑得开心,下一刻就往人家背后捅刀子!”

    澹台凰的这段话,堪称是说得咬牙切齿,但观其貌,像是恨不得将即墨离给一口咬死!

    即墨离又装扮成这副mó yàng ,又跑出来这半天天南地北的说,自然也都不过是为了降低她的警惕,最后达到诱导她说出这次为什么对自己充满了敌意的目的。因为用自己的身份来问,她是肯定不会说的!

    而这会儿看澹台凰这气得咬牙切齿的mó yàng ,显然并不是单纯的想诽谤自己的名誉,而是其中有什么内情,导致她真的对自己充满了厌恶!到底是什么内情?

    他做出一副实打实的迂腐书生mó yàng ,充满不赞同的摇头,jì xù 试探:“胡说,摄政王殿下并非这等人,姑娘此言必须拿出证据!否则便是诽谤,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不诚无以立足天地之间。你若拿不出证据,便一定要随在下去向摄政王殿下道歉!”

    我滴个妈!跟迂腐书生说话jiù shì 费力,澹台凰看他一副她不拿出证据,就真的要拎着她去找即墨离道歉的样子,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最终无语的道:“我其实不是个喜欢说人是非的人,但是得罪了我的人除外!即墨离zhè gè 人啊,哎,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你看完这封信就明白了!”

    澹台凰说完,那君惊澜给的那封告密信拿了出来!这封信她本来是zhǔn bèi 撕了的,因为看着太生气,但是kǎo lǜ 到留着,什么时候找即墨离算账的时候会比较有底气,所以就没有撕!

    将信件递给他,咬牙切齿地道:“看吧!这是你们摄政王写给我未婚夫的东西,他平日里见着我一副很礼貌,道貌岸然的样子,背地里就这样捅我的刀子!”

    那人将信件接过,仔细端详了片刻。眸中冷锐之色越发强烈,最终沉声开口道:“本王没写过这种东西!”

    “呃?”声音好熟悉!“本王”?

    澹台凰扭头看他,然后看着他缓缓伸出手,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扯掉,冷锐的眼眸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重复道:“本王没写过这种东西,字迹的确和本王很像,但并不是本王写的,这是陷害!”

    “嘎?”眼见即墨离的正面目露了出来,澹台凰完全傻掉!伸出一只手指支支吾吾的指着他半天,不知道是震惊zhè gè 迂腐书生是即墨离的好,还是生气自己被骗了的好!

    呃,那jiù shì 说,她不仅仅这次被骗了,上次在东陵的时候,也被这丫骗了?这样一想,澹台凰的脸色瞬间黑了!于是不太友善的看着他,先解决眼前问题:“你说这不是你写的,有证据吗?这笔迹看起来就像是你的!”

    “你觉得,以本王跟君惊澜的关系,本王会给他写这种东西?”即墨离挑眉。

    “呃……也是!”他们两个的关系并不好,而且一个男人就算找自己仇人的麻烦,也不该拿对方未婚妻的脾气说事!这下澹台凰的脸色就难看起来了,她当时一生气,居然忘了这一茬,但是,“可是他有什么理由陷害你?”

    即墨离沉吟了片刻之后,眸色一亮,终而了然道:“无非是担心多了个情敌罢了!”

    然后澹台凰的脸色彻底诡异了!因为以那妖孽的德行,干这种事情的几率已经大到超神……她嘴角抽搐了几下之后,阴森森地道:“我作为一个女皇,回国之后应该招几个美貌夫侍!”吓死那丫的!居然敢诓她!

    即墨离正想说什么,而也就在这会儿,笑无语来了,一见即墨离手上的人皮面具,倒也没说什么,只漫不经心地道:“楚玉璃今日已经提前出兵,秘密和谈书也已经送到了即墨西的龙案上。你要的结果,明天早上就会出来!或者,今天晚上就可以……”

    “嗯!”

    ……

    当太子爷知道即墨离,扬言要追求澹台凰的消息之时,正在练剑。

    冰冷的剑光,随着手中龙吟剑摇曳,剑光横扫之中,是一片凝冰碎雪。一剑横空,似万丈孤崖被重重劈开,天光汇聚,破赤焰而来。袖袍挥洒,带出yī zhèn 慑人的王者之香。凝光收束,天地万物也随着他的动作聚拢,振动。随后慢慢散开,各自绽放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染尘埃。

    不远处的百里瑾宸,站在树下凝眸。说了一个月不能动武,这才十天不到,他便又握剑了。zhè gè 人的人生里面,好似从来只有向前,没有等待。

    紫银色的衣摆,如鸦墨发,在空中飘飞。睥睨狂傲,若神祗临世,横扫天下!但,并不难看出他此刻有些薄薄怒意,从树梢掉落下来的叶子,全部在他的剑光之中,被切割,分裂,最终化作淡淡粉末,在空中飘散。

    下面的人还一动不动的跪着,很是担心爷一个生气,倒霉的自己就被当成了一片落叶,最终被横扫了。

    终而,最后一道剑光落下,空气中所有一切都仿佛静止,定格。

    就连刚刚从树上掉下来的落叶,此刻也停滞在空中,直到剑气散开。它方才如同解开禁制一般,缓缓飘落在地。而它落地之后,轻轻撞上地面的那一瞬,竟然也化作粉末,在空中散华……

    随后,太子爷缓缓收了剑,狭长魅眸扫着面前之人,慵懒声线带着点玩味:“你是说,即墨离决定若是败了,事情了结之后,便去漠北草原放羊?还有,他今日对着太子妃表白了?”

    这话是平平淡淡问的,就连太子爷的招牌温和笑容,都没令人展现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下人听着就觉得自己心里毛毛的。而且nǎo dài 里面一再浮现方才那些可怜的落叶粉末。

    咽了一下口水,老实的点头回答:“爷,是的!他找太子妃求了一块牧场,放羊,并表示要追求太子妃!”

    “呵……”太子爷嗤笑了声,随后意味深长地道,“看来他是不想好好放羊了!”

    下人听了,一抖,觉得南齐那位摄政王要是真的来放羊,前景会有点堪虞。

    他又猛然想起一件事:“对了!爷,您那封告密信的事情,穿帮了!”

    太子爷微微蹙眉,虽然知道迟早穿帮,但没想到这么快,想必即墨离是用了什么计策诱导她说了。

    静默了一会儿之后,也不问穿帮的过程,只开口问道:“太子妃怎么说?”应该很生气吧?

    下人咽了一下口水:“太子妃说回来要招几个美貌夫侍!”

    太子爷面色微僵,生平第一次,nǎo dài 一片空白,充分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脚步一晃……

    东篱上前欲扶:“爷!撑住!”

    ------题外话------

    昨天没有求月票,很多人就不投了,伤心到浑身抽搐,~(>_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