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府,这天下午开始,就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寂。即墨离也没心思追求澹台凰了,也没心思去计较君惊澜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无端端陷害自己了。他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冷锐的眸中满是深思,像是等着审判一般。

    笑无语在一旁站着,容色淡淡,伸出一只手放在他的肩头,开口劝慰:“不论zhè gè 局是赢是输,我都陪着你!”

    “谢谢!”即墨离抬起头,看向他,令人看不懂的眸中含着淡淡感激。

    这一声谢谢,他们两个都懂,并非仅仅为了今日陪伴这一桩。

    澹台凰在一旁扭过头,十分努力的看着,希望在他们两个的身上找到自己bsp;bsp;了很多天的基情,还有那所谓男人和男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但奈何她看了半天,只从笑无语的眸色中看出了些她读不懂的东西。

    也在即墨离的身上读出了感激和淡淡的xiōng dì 情谊,没有读出确切的基情。呃,难道是她想多了,或者是笑无语的一厢情愿?

    正在她在心中胡思乱想,bsp;bsp;一些八卦来缓解自己内心的无聊之间,即墨离起了身,将手上的人皮面具,端详了一会儿之后,递给了下人拿着。而那封君惊澜的“告密信”,造成了他这么多日子,过得水深火热,生不如死的罪魁祸首,最终在他冷锐的眸色之下,修长指尖,被内力摧折成粉末。

    随后他抬眸扫了笑无语一眼:“陪我下一盘棋,或者是最后一盘!”

    与即墨西赌心!这一局他若赢了,便一生都困在命运的棋局里无法挣脱,若输了,这一生他便不再碰棋了。

    笑无语听罢,笑了声,谪仙般的声线带着点淡淡温暖与宽慰,轻声道:“离,这一局你想赢还是想输?想赢,我帮你赢。想输,我也帮你!”

    对于这两个人来说,一句很普通很平常的话,却成功的叫澹台凰喷了口水:“噗——!”

    这一喷,太不卫生,动静也太大。那两人都扭过头看着她,眼神有点淡淡yí huò ,一旁的下人们也看着她,虽然知道这女人非常凶悍又不文明,嗯?虽然知道?是的,既然他们早就了解zhè gè 女人了,他们还奇怪什么?

    但是即墨离和笑无语还看着她……

    前者雾中花般的瞳孔带着淡淡yí huò ,后者含着点探究和深思,还有一丝不一小心,就容易被察觉出来的杀意!

    澹台凰对笑无语勉强算是了解,但了解的也不过是个表象,也大概能知道zhè gè 人只有在不触犯利益和底线的时候,才可以做朋友。要是惹毛了,说不定他真得翻脸,他翻脸对自己没有好处,所以澹台凰很快摆手:“没!我没笑什么,我只是想起如果我真的养几个美貌的夫侍,君惊澜的表情一定……嘿嘿嘿……”

    这般说着,她自娱自乐的笑了起来。一副正在盘算自己猥琐心思的mó yàng ……

    心下却很是玩味,“离”,zhè gè 称呼很熟悉。jiù shì 那天笑无语在醉酒之后,迷迷蒙蒙喊的名字。看来她这些日子的bsp;bsp;,也并不是完全无厘头!而且,自己到了南齐,笑无语也很快跟来了,这从各方面分析都显得很有问题嘛!

    对于澹台凰时而不时发神经的行为,即墨离算是比较了解的,而且他并不认为方才发生过什么足以令人喷笑的事情,所以他相信了澹台凰的说词。

    旋而回了笑无语的话:“是输是赢,这一次你我且袖手旁观。好了,陪我下棋吧!”

    “好!”笑无语好好先生一样,好脾气的应了一声,随后跟着他进屋了。

    看得澹台凰直咂舌,笑无语恐怕也就只有在即墨离面前没什么脾气了!以前她求他帮忙,偶尔还要威胁他一番!那两人进去了,和即墨离的这场赌局,她也是重要人物之一,所以zhè gè dá àn ,她要陪着他们等!于是她也跟了进去。

    即墨离的棋艺很精湛,不消一会儿,就杀得笑无语片甲不留。

    但澹台凰也支着下巴,在一旁看得奇怪,笑无语就算不如即墨离,也不至于输成这样吧?很快的,她就看出了端倪,笑无语在让,每一步看起来都是在进,其实全是在退,让得不动声色,半点痕迹都不留,若非她在局外观看,恐怕根本看不出来这细节。

    即墨离却笑:“你若再让我,以后便不与你下棋了!”

    笑无语倒是满不在乎:“反正我让不让,一样输!我从来以为,让自己输的不着痕迹,并且一个子都不留,才是棋艺上的最高造诣!你就当是在成全我罢!”

    他这话没说错,下棋他的确下不过即墨离。

    即墨离一笑,正想回话,一道黑影从虚空中掠了进来,他到达之后,单膝跪地,开口禀报:“摄政王殿下,不好了!楚国兴兵来犯,十大将军都按照您的意思,奔赴前线。而今日楚玉璃传了密信给皇上,皇上和众大臣商议之后,决定答应楚玉璃的条件,将您除掉,代价是南齐的三座城池!他们甚至已经有人已经开始煽动bǎi xìng ,bǎi xìng 们群情激奋,说您是乱……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都预备大开城门,bāng zhù 敌军逼您自尽!”

    他话说完,即墨离拿着黑子的手,定格在半空中,手指上的硕大的扳指,发出yī zhèn 阵刺目耀眼的光。

    随后——

    “噗!”的一声,他唇际划出凄艳的血线,艳红的鲜血仿佛血雾飘洒,在空中散开,最后落在棋盘上,接着,他整个人软倒了下去……

    “离!”笑无语大惊失色,高喝一声,抱起他飞快往外冲去,并大声吼道,“快去请大夫!”

    下人们赶紧急急忙忙的去请。

    澹台凰起身,随后又坐下,有笑无语在,她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回首看着棋盘上散落的鲜血,是即墨离悲愤之下吐出,那仿佛是那人的心头之血!即墨离其实是有心理zhǔn bèi ,皇帝会这样选择。但他却没想到,最终的结果,不仅仅是皇帝,还有朝臣,甚至是bǎi xìng ,全部都要他死!

    不仅仅是他的君王背叛了他,他的国家和子民也抛弃了他。

    不仅如此,这些年的筹谋,一步不错的踏出,也抽干了他所有心血。最终换来这种结果,若是心理脆弱一点的人,或者会崩溃……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地方,楚国如是,南齐也如是。她仿佛是一个看客,因为几味药材的牵引,才有幸见识到这些。看到世间百态,看到皇权倾轧之下的一片赤诚,也看到这赤诚被人践踏!

    她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袖和衣摆,缓步出去了。是往即墨离房间的方向,她想南齐的小皇帝,终究会为今日之事后悔!楚玉璃之所以掺合到这件事情里面来,除了为她,也该是为了他自己的大业!南齐没了即墨离,便会成为他楚玉璃刀下鱼肉,先利用南齐一起来对抗东晋,时机成熟了将东晋南齐都一口吞并!

    从上次君惊澜和楚玉璃的对话,她就能隐隐看出这两个人先前有过商讨。都不是简单的人,自然也不会做简单的事!

    即墨离走了之后,楚玉璃成了最大的赢家,而她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午夜魔兰!但最后,当楚国的铁骑真正进入南齐皇城的时候,无人可挡,那时候小皇帝会后悔,一定会!

    她确信!

    沿着回廊,到了即墨离的房间门口,大夫在那里说着:“东晋国师放心,摄政王殿下不会有事,这不过是气急攻心,忧思过度,只要修养片刻就能好起来,约莫晚上就会醒!”

    “本国师知道了!滚!”笑无语怒喝。

    这是澹台凰第一次看见神棍发脾气,她在门口站了半晌,犹豫了半晌之后,没有进去,寝殿内的人也都被笑无语赶了出来。

    隔着珠帘,她看见一袭飘飘欲仙白衣的男子,紧紧抱着已经昏迷的男子,那背影似在颤抖,从前出尘飘逸的声线中满是心疼:“离,离,不必在意他们,你还有我!他们背叛你,抛弃你,我永远不会。你若生气,我就杀了他们,我把他们全杀了,你别难过……”

    即墨离此刻昏迷着,不可能听到他的话。

    而澹台凰,不知怎么忽然哽咽了一下。从前对笑无语只是bsp;bsp;和调侃,如今见他如此,她忽然觉得自己以前的调侃,是对他感情的一种亵渎。她没觉得任何突兀,也没纠结他们的性别,因为感情这种东西,从来不是人自己本身能掌控自如的,笑无语也未必希望自己喜欢上的是个男人。

    这一刻,她没进去问笑无语什么,却已经自己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即墨离因为自己的责任,即便不愿意也甘心留在南齐做摄政王。而东晋,原本是最强大的国家,以其国力,想弄死楚国和南齐,恐怕七年之内就能完成,却因为笑无语莫名其妙的出现,东晋一点一点的崩塌,没有再攻打他国的主动权。

    那日笑无语醉酒,说了很多话,说自己为了一个人,辜负了一国之人的信任。如今一切都通了……

    因为即墨离要守住南齐,他要帮他守,所以去毁了东晋!只是有点不通的是,不明白他当初为什么要专程去煌墷大陆,接近他们。

    想不通也不再想,她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之后,走了,回自己的房间去收拾东西。即墨离该走了,她也应该离开了,即墨离如果走了,笑无语也会走吧?

    那到时候,楚玉璃一统翸鄀,便只在经年之内了!

    ……

    到了夜间,她正zhǔn bèi 休息,却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从气息和脚步声来辨认,像是即墨离。

    她没问是谁,也没问他为何来,便径自上前开了门。她看到的是一张苍白的脸,墨发划过他的侧颜,依旧如往昔一般魅惑,可他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仿佛浑身的气血都已经被抽干,看着澹台凰一笑,他轻声开口道:“午夜魔兰,本王已经命人去取了,后日一早便能送到!你拿到之后,就赶紧走!”

    澹台凰啥多余的fèi huà 都没问,直接点头:“好!”

    他这话说完了,便没再开口。于是澹台凰觉得他应该是没事了,就zhǔn bèi 关门,关了一半,他忽然道:“本王日前的话,是真心的!本王的确对你动心了!”

    澹台凰手一抖……

    脑海里很不合时宜的浮现出笑无语拿着砍刀追杀她的画面!她尴尬又直接的道:“你我并不可能!我也不过是比一般人聪明一点罢了,这点小小的理由,不值得你动心,而且……”

    而且我觉得你还是和笑无语比较hé shì 啊我滴个妈!

    她话说了一半,被即墨离打断,他浅笑道:“不是这样的!不仅仅是因为你能猜到我的心思,从东陵回来之后,本王就经常莫名其妙的想起你,本王不知道缘由,也从未深究,只当是被你吓狠了。但现在本王明白了,起初是觉得特别,所以回来之后一再想起,而如今……”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又接着道:“君惊澜的计策,杜绝了你喜欢上本王的可能。却令本王对你动心了,你算计本王报仇的时候,苦大仇深的说本王两面三刀时候,甚至教唆楚末吟跟本王对着干的时候……很可爱!”

    “噗……”澹台凰的心里像是有一百只翠花在疯狂乱抓,不是因为心动,而是因为尴尬!

    那按照这么说,即墨离què dìng 自己心动,是在君惊澜的计谋被拆穿之后?汗……人类产生感情的方式,真是复杂多变,种类繁多!

    正在她琢磨着如何回话的时候,面前之人已然再次开了口:“令女子为难,素来不是本王的作风。本王知道你心有所属,不可更改。今日说这话,不过是因为有些东西想令你知道,仅此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

    不令女子为难,不让她尴尬之下,思索如何答话,是极为绅士的做法。澹台凰必须感谢他的体贴,也没忘记建议:“多谢摄政王谅解,笑无语他……”

    “本王欠他很多!”即墨离垂眸,随后低声道,“他为本王做的事,本王知道。他的心思,本王如今也约摸是懂了!这些年为了南齐,本王刻意装作不懂,还存了利用他的心思,然而……”

    他顿住,澹台凰接了下去:“然而其实他心里也明白你在假装不懂,甚至在刻意利用他,却还是甘心被你利用!”

    这世上,jiù shì 有一种感情,令人明知是陷阱,却还要往里面跳,明知是火,却还要去做那飞蛾!

    即墨离点头,叹息:“欠他太多,以后有机会,就慢慢还吧!若是没有,便只能一生欠着他了!”

    他说完,没再和澹台凰说旁的话,转身走了。背影看起开有点落寞……

    澹台凰很想冲上去告诉他,还笑无语的情很简单啊,他jiù shì 喜欢你以身相许来还人情啊,你就成全了他吧!但是她还是憋住了,因为看即墨离这样子,也不会采纳她的tí yì !

    第二天,她安心的睡了一个大觉。

    然后听见南宫锦说了一些消息,即墨离今天出门了,没事儿人一般出去了,好似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盘算着他的这条命。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短短一日,便令楚国退兵了。

    当天晚上他一整夜没睡,在自己的书房叫来了些文武大臣,jiāo dài 了很多事情,收拾了南齐的残局。大臣们心中都在为自己先前想算计他,杀他的想法担忧害怕不已,这晚上见他只jiāo dài 政务没说别的,也不像是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盘算要收拾他们,这下大家才算是放了心。

    后来他们各自回了府邸之后,才恍然惊觉,为什么他们觉得殿下是把所有的权利,都分散放到他们和皇上身上了?

    京城的bǎi xìng 们,看见摄政王殿下如此雷厉风行的解决好了外敌入侵,想着不日前自己以为楚国大军来了,心里一害怕就想把摄政王殿下推出去的想法,也不由得羞愧。

    但第三天早上,即墨离走了。走得很干脆。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待到去找他的时候,只见桌子上放着他的朝服和玉冠,还有他从前习惯的戴在手指上的戒指。

    他走了,所有的东西都留下,除了自己,什么都没带走。

    那人走得潇洒,留下的人却是怅然。那戒指,不是什么信物,却是象征着财富和身份,如今他也没要,挣开了一切束缚,就这样洒洒脱脱的走了!比澹台凰走的还快一步!

    这天早上她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午夜魔兰。

    随后笑无语来了,面色有点颓然,显然即墨离走,也并没通知他。他看着澹台凰,开口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你拿到午夜魔兰之后,我再告诉你,给你迦叶砜的条件?”

    澹台凰点头:“我还没有患上失忆症!”

    “澹台凰,你很聪明!肯定已经明白了什么,也联想到了什么。若是本国师没料错,那晚在东陵醉酒,本国师恐怕也说了些不该说的,才让你bsp;bsp;起来如此顺利!其实那日你们来翸鄀,海上拦截的人,是我派去的!”笑无语丢出了一个大炸弹!

    把澹台凰雷得一懵,惊悚询问:“为毛?”

    到了这会儿,笑无语也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需要隐瞒了,摸了摸鼻子,忽然变成了一个痞子:“老子能知算天命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算到了你要是再来离一定会对你动心,所以才想把你赶huí qù !可惜天意如此赶不动。之前专程到煌墷大陆帮你们,撮合你和君惊澜,也jiù shì 这原因,让你们两个早点成事儿,就轮不上离什么事儿!你也不用这样奇怪的看着我,老子不喜欢男人,只是喜欢上的那个人恰好是个男人罢了,不,起初老子以为他是女的!”

    笑无语说起zhè gè 事儿,貌似有点龇牙咧嘴,还非常悔恨!

    随后在澹台凰yí huò 的目光之下,十分郁闷的开口道:“那年师父翘了,死之前没经过老子同意就把毕生功力传给我,还把老子从山上赶了下来!可是老子当年那小身板,根本受不住那么强大的内力,于是给晕了,偏偏还好死不死的下了一场暴雨,让老子躺在泥泞地里发高烧,那时候他弯腰看老子死了没有,老子仰头一看……他长得很美你知道的,神秘朦胧如同雾中花一样,老子发着高烧,倒在地上,隔着雨帘,迷蒙着眼睛,以为是上天派来拯救老子的仙女,于是一头就扎进去了……”

    接下来的他不说,澹台凰也知道了。

    昏迷之中,在生命最垂危的时候被救了。于是对方的容颜刻入了心底,加上一些对仙女的幻想,所以扎入了爱河,没想到醒来之后发现仙女是个男的,但是先入为主的感情已经剔除不掉了,于是就这样乌龙之后苦逼了……

    澹台凰感叹:“这真是个悲伤的爱情故事!”

    笑无语翻了个白眼,语气不悦道:“你想笑就笑吧,老子知道你想笑!”

    “hā hā哈……”然后澹台凰不客气的笑了,笑无语zhè gè 傻逼加逗逼……

    她捂着肚子,弯腰笑了很半天之后,才终于止住了!笑无语的爱情绝对是年度最傻逼加逗逼,最终结果还最苦逼的一场悲伤大戏,笑完之后,她才便秘一样,死死憋着还要脱口而出的大笑,问道:“好了,好了,我们不说zhè gè 了,还是说说你的要求是什么?”

    虽然是笑无语让她笑的,但是他完全没想到她会真的笑,而且还笑这么久!

    于是他脸色很黑,也懒得再多跟她说话,直接便道:“离到底还是对你动心了,虽然他没dǎ suàn 追逐,但动心便是动心。但我希望你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澹台凰答应的很干脆:“成交!”

    ------题外话------

    这一章节,满足了很多人的cp愿望,也介绍了人类的感情各种丰富多样,笑无语jiù shì 个苦逼啊hā hā哈……另外跟大家说个事儿,潇湘书院不是有个手机版客户端嘛,里头每天签到可以得35元宝看书,算起来大概jiù shì 连续签到30天,就相当于每个月送十块钱大家正版订阅了,送的zhè gè 数,支持哥每天的正版订阅绝对是够了,当然如果有妹子觉得希望去支持你更喜欢的作者也未尝不可(如果你忍心无视我奔腾的泪水的话~(>__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