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她答应之后,她又问了一个很逗逼的问题:“但是如果他出现在我面前呢?”

    问完之后,明显的看到笑无语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的确,这是个问题……

    很快的,澹台凰又接着道:“不然这样吧,其实严格说来我和即墨离并没有什么交情,所以我也很难产生要主动去看望他的愿望。只能说没什么事儿的时候,我不会去找他。他若有事找我,如今左右他算是对我有恩,我会帮他,但是尽量避开本人jiàn miàn ,你看怎么样?”

    这说法算是答应了笑无语的要求,又比较客观理智符合常理。她也很是郁闷,是真的没想不到笑无语这种人,会有这种纠结。

    笑无语听了,细细的思索了一会儿,似终于决定采纳她的意见,点头道:“成交!”

    随后一个响指,夜星辰从暗处出来,将一个盒子交给她。澹台凰接过之后,也没打开看,直接对笑无语道:“对了,我忘了告诉你,即墨离跟我打赌之前,在我的草原要了一块牧场!我怀疑他现下该是去漠北了,你要去吗?”

    “他都不留在这里了,老子还留在这里做什么?”笑无语不太在意的回了一句,他不在意东晋,不在意迦叶砜,也不在意自己的国师大位,只在意即墨离。

    他话说完之后,冲着澹台凰翻了一个白眼,又打了一个哈欠,随后一步三摇的走人。那姿态看起来很悠闲,走了没几步之后,他脚步忽然顿住,头也不回的道,“澹台凰,老子就此从红尘抽身,以后就不再涉足了!最后为你算一卦,千古帝王业,残骸落如雪。登高以望远,无忧不成憾!”

    神棍说完之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澹台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神色朦胧,让人以为她是在仔细思索笑无语所谓的天命。可她张口之后,居然是一句:“作的什么破诗!”

    笑无语脚下一滑……

    ……

    南齐国境之外,受了不小打击的太子殿下,近日以来整个状态都是不妥的,正在思索如何应对女皇陛下因为生气想养男宠的事情。

    而这一日,忽有下人来报。

    发生了一件事儿,秦家反了!准确地说,秦家是在太子爷的诱导之下反了。然而独孤城知道此事他另有筹谋,自认自己没bàn fǎ 准确的明白他心中所想,并妥善处理,于是便径自派人来请他huí qù 。

    军机要务,刻不容缓。

    太子爷留下信件一封,给澹台凰。又托付了百里瑾宸保护她回国之后,率先走了。

    但是百里瑾宸表示很不悦,他发现自从他和君惊澜之间的某些矛盾化解了之后,自己就成了他们的专属医师还兼职保镖。

    这不仅仅严重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也大大拉低了自己的格调。好歹他百里瑾宸也是武林第一高手,天下第一公子。于是他也跟太子殿下谈了一个条件,楚国和东晋的那两个被娘亲教疯了的公主……让他给自己想bàn fǎ 挡着。

    这是一项挺公平的交易,所以君惊澜答应的还算是爽快。

    临走的时候,百里瑾宸问他:“你陷害即墨离,诓骗她的事情没有解决,现下便率先离开。你便不怕她回来之后,更加生气?”

    太子爷当时没有作任何解释,只懒懒笑着答了一句:“她不会!”

    没有作任何详细的注解,也就三个字,她不会。

    随后策马而去!留下百里瑾宸微微yí huò ……

    ……

    澹台凰把三味药材都交给南宫锦,又嘱咐了她紫罗珠的外面有毒药,让她先好好检查之后,便离开了摄政王府,而她刚刚出了摄政王府的大门还没走出五十米,就看见一队禁卫军,将即墨离的王府包围了起来。

    为了避免自己被连累,她很快的后退了一步,躲在小巷子的后头,没让人看见她,但她的眼却能清晰的看见眼前的发展。

    很有幸的她看见了龙辇,里面坐着南齐的小皇帝,到底才十四五岁的年纪,从前又被即墨离保护得太好,于是八成也没真正领略过风浪。所以今日见即墨离就这样什么都不留、什么都不带的走了,他此刻的mó yàng 几乎能称得上是喜形于色!

    禁卫军是来抄家的,有不少bǎi xìng 来围观,他们虽然不明白摄政王为什么走了,但是按照他们的观念来推算,还有以前发生的种种,大家都认为摄政王家里一定很有钱,有很多钱,所以皇上这次来抄家,一定能大丰收!

    小皇帝也得意洋洋的享受着自己的shèng lì 果实,他长得很清秀,不难看出长大了将会是一个美男子,而此刻那张略显青涩的面孔上,全然都是愉快和兴奋!他并不知道即墨离为什么忽然走了,今天没来上早朝,下朝之后大臣们也一起奇怪了一下他昨晚的那些jiāo dài 。

    最后小皇帝收到了辞呈,què dìng 他是走了。不管是为什么走了,但至少现下看来,自己是赢了!

    shèng lì 的喜悦令他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绪,以至于下人们搜查完,他直接便问:“搜到多少东西?可有谋反的证据?”

    皇帝这样一问,四下当即万籁俱静,bǎi xìng 们也竖起了耳朵在听,权倾朝野,野心勃勃的摄政王如今倒台……虽然他只压榨过巨富,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们这些老bǎi xìng 的事情,但是他们认为即墨离作为臣子把持朝政的行为,jiù shì 不忠,所以大家都很乐得看热闹。

    负责搜查的人是礼部侍郎,如今他面上带着严重的纠结和羞愧的情绪,还有严重的复杂,在小皇帝的询问之下,弯腰开口道:“启禀皇上,摄政王殿下的王府,没有搜查到什么银两,唯一值钱的就只有他留下的戒指,和他的那些棋!”

    这话一出,小皇帝的脸色就有点难看起来,略显年轻的声线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摄政王封地极广而富庶,这么多年岂可能没有私产?难道他临走将银钱都带走了?”

    真是岂有此理!早知道如此,他就不会亲自前来了!

    他这一问完,协同搜查的刑部的一个小官员上前来,手上拿着一本账簿,他开口道:“启禀皇上,摄政王府的财产支出,这里都有记载!”

    “哦?记载了什么?让朕猜猜,嗯……那么多的银钱,居然都没了,那账簿上可是他招兵买马的记录?”小皇帝很直白的询问,面上有点淡淡的了然。若非招兵买马,岂会抄家都没找到钱?

    那小官员面色为难,想着是不是huí qù 之后再说,可最后在小皇帝的眼神压迫下,纠结的开口,念着账簿上的字回话:“天和元年,西北旱灾,彼时国库吃紧,摄政王府数十年的积蓄,全部用来购买米粮,运送到了西北!为节省开支,摄政王府的两万私兵,裁剪成两千!”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小皇帝也有点微愣,那官员又接着道:“天和二年,帝兴建行宫避暑,耗资巨大,规劝无用,满朝文武也支持兴建,最终军费不足。摄政王大摆寿宴,邀请各国名流商贾,其中追捧者众,也有不少商贾慑于其势前来道贺,终得纹银四百万两,用作军费!”

    这话一出,所有人更是yī zhèn 头脑晕眩!

    谁都不会忘记,从来不与商人结交的摄政王,两年前的那一场寿宴,客人们的礼物车水马龙一样的人运送进去,有人是想巴结,但更多人明白所有知名的商人们都请了,所以巴结也该巴结不上,而不少商贾根本不认识摄政王,可是其他被邀的都送了大礼,他们也不得不跟上。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骂奸臣当道,中饱私囊,压榨商人!

    他从未解释,毁自己一人之名誉,强南齐一国之兵。他为了南齐做了很多好事,也做了很多坏事。可都是为了南齐,不是为了自己。

    “天和……”那小官员还想念。

    小皇帝却抬手打断了:“够了!朕知道了!”他此刻脸色灰败,回想这么多年的事情,他终于明白自己应该是弄错了什么。

    暗处的澹台凰和南宫锦也听得yī zhèn 唏嘘,一代忠臣,最后竟然是这么个结果,人走了,还要被抄家。没来由的,令人觉得心寒。而此刻小皇帝灰败的面色之下,却没掩住眸中的晶亮与jī dòng 。

    南宫锦小声道:“小皇帝纵使知道自己这些年都误会了自己的皇叔,即墨离从来只为bǎi xìng 筹谋,而从未为自己盘算过什么,但是他心里依旧gāo xìng即墨离离开。因为有即墨离在一天,他就不可能是一个真正的皇帝一日!”

    澹台凰了然,冷嘲了一声:“可惜他现在有多开心,楚玉璃真正兵临城下的时候,他就会有多后悔!”

    逼走即墨离,无异于自毁长城!南齐跟她没关系,她并不为南齐的未来唏嘘哀叹,只单纯的为即墨离不值。

    南宫锦摇头感叹:“唉!想起两年前即墨离的寿宴,我们家也是受邀的,当时出了一百两,我到现在回想起来,心都还是碎的!”

    澹台凰问:“其他客人一般出了多少?”没理由啊,人家刚刚说最后得了四百万两,一人一百两,怎么可能有那么多?这不是坑爹吗?

    南宫锦:“其他人都出了好几万两吧……”

    澹台凰:“……亏得即墨离没把你轰出去!”

    两人没接着看下去,雇了个轿子,直接出城去了。南宫锦的手上拿着这么多名贵珍惜的药材,一时间也心痒,于是开口道:“待会儿见着惊澜之后,你们走你们的,我自己去研究一下zhè gè 药!对了,麒麟草也在我这里,惊澜早就给我了,他嘱咐我不要多话告诉你,所以你也不要跟他提!”

    澹台凰一怔,她正想问南宫锦麒麟草的事情还有没有别的bàn fǎ ,南宫锦就给拿出了这样的dá àn 。

    南宫锦见她怔住,大刺刺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道:“没什么的,他愿意给,你受着jiù shì 了,如果觉得感谢和有愧,就对他好点!我zhè gè 干儿子,别看他平常一副高大上的样子,心思却敏感的很。你也许要多多担待!合着你们也是夫妻了,孩子都有了,谁付出了什么,付出了多少,那也都是应该了,没什么需要过多计较!”

    “我明白!”如果过多的计较,反而是没有将对方当成自己人。

    到了会合的地方,没见着君惊澜,倒是只见着百里瑾宸一个人。看到澹台凰的时候,他径自将自己手上的信件递给她,以他对zhè gè 女人的了解,她凶悍跋扈,知道君惊澜先走了,说不定还得发脾气!

    然而他到底太小看澹台凰了,澹台凰接过信件一看,只短短几句话,简单明了,却将一切都jiāo dài 得很清楚。秦家有意谋反,动手只在朝夕,当初出卖北冥的兵布图,就有秦家参与。所以如今秦家动手,都是他逼出来的,他现下huí qù 也定然是有别的dǎ suàn 。

    看完之后,她将信件收了起来。

    百里瑾宸有点奇怪的问:“你不怪他?”这女人,不像是那么好说话的。

    澹台凰白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怪他?国家是他的责任,难道我喜欢的男人,就应该是满脑子全是情情爱爱,一天到晚围着我转么?现下北冥有事,他不huí qù ,我才要鄙视他!”

    澹台凰本身是个正义感和责任心相对很重的人,所以她自己的男人,也必须在各方面很有责任感。君惊澜从未让她失望,相信以后也不会。

    百里瑾宸听了这话,这才算是对澹台凰高看了几分。

    南宫锦没在意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在翘首盼望那两位公主的影子,看了很半天没看到,最后失望的收回了眼神!随后她摆了摆手,很不耐烦的道:“你们走吧,我先去找你爹,研究完zhè gè 药再huí qù 找你们!”

    “好!”澹台凰也很干脆,跟百里瑾宸一起走了,君惊澜走的突然,那时候小星星和翠花出去潇洒了,回来他已经没了,所以没跟上,这会儿就只能跟澹台凰一起走了。

    南宫锦乐颠颠的送走了人,huí qù 研究药材了。

    但,等她知道这一次她没跟着澹台凰一起走,以至于错过了什么的时候,整个人肠子都悔青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澹台凰带人上船之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无忧老人!

    他属于不请自来,看见澹台凰的时候,也直说是想见一个人,但算到了跟在澹台凰的船上,那人就会送上门来!澹台凰没问那人是谁,嫌弃的看了君无忧一会儿,què dìng 了自己再怎么看他不会走之后,就任由他跟上了。

    一路上风平浪静,只有小星星和翠花没事儿打打架,逗逗趣儿。航海的第二天,波浪掀得很大,看天空还很有点要下雷阵雨的征兆,所有人的表情都并不轻松。

    大自然是最有情也最无情的,要是来一场雷阵雨,他们在海中央飘摇是结果,很有可能jiù shì 全部翘辫子!

    大海广袤,人心浮躁,动物的心却是愉快的,它们不到死的前一秒,都不会有什么惊恐的fǎn yīng 。这不,所有人都在担忧可能到来的暴风雨,小星星和翠花童鞋,却放了一根绳子在悠闲的钓鱼。

    所有人都的担心他们会出yì ;,只有这两只当成正在蜜月度假,在海滨欣赏秀丽风光,闲来无事还钓钓鱼陶冶情操。

    看得澹台凰嘴角直抽搐,为什么这年头动物的日子会过得比人类的日子悠闲那么多,看那两只的九条尾巴都在那里慢悠悠的摇曳着,一只爪子还拿着一根钓鱼竿,她忽然就觉得它们生来jiù shì 享受生活的,她jiù shì 来人间受苦的!

    嘴角抽搐了几下之后,实在不欲再拿它们的悠闲和自己的操心无止境的状况对比。所以干脆不看它们了,百里瑾宸本来也并不在意它们,所以没看。

    抬眸看向天际不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是即将沉落下去的夕阳。一轮火红色的灿日,映照出不平静的海面,忽然……

    “哗啦!”一声,水声扬起,滔天巨浪对着他们的船只打来!

    在船边上的小星星和翠花,被海水从身上过了一遍,皮毛各种湿哒哒……两只的表情都臭了!

    还有不少海水顺着这巨浪,流到了船上!百里瑾宸容色淡淡,扬袖一挥,那水珠像是固体化,慢慢飘上半空,随后被移动到海里。

    这情景看起来极为玄幻,足见其内力深厚!而远远的,看见一面帆在海岸线扬起,是一条船,对着他们的方向而来,船头站着一个人,看起来很是熟悉,一袭黑色的便装,金丝绲边,无瑕疵的五官线条冷硬,凤眉修目,灿金色的眼眸璀璨,俊美如同阿波罗太阳神!

    皇甫轩,好巧!

    她看见皇甫轩了,皇甫轩也看见她了!

    “轰隆隆!”一道闪电从半空中劈下,小星星尖叫一声:“嗷呜!”

    然后蜷缩成一个小球,躲起来了!然后……大家才知道,原来从来强大自恋臭屁的星爷,居然——怕打雷!

    翠花也很窝囊的卷成了一个小球,它们狐狸一族天生jiù shì 怕雷的!

    澹台凰无语的看了它们两个一会儿,一转头,眼前一花,巨浪翻得奇高,如同海啸一样,从远处咆哮着,对着他们的船只铺天盖地的打来!这下,即便百里瑾宸也微微蹙眉!

    皇甫轩冷喝一声:“往前,西北方!”

    澹台凰也高喝:“急速向前!”前面有一片暗礁,可以隐蔽!

    急速向前,然而大自然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速度也非人力可及,雷雨之下,咆哮的海水狠狠的对着他们的船只撞来!海浪冲刷,皇甫轩忽地飞身而起,强大内力卷席,他的船只空破而去!

    百里瑾宸很快意识到了他的意图,当即yī zhèn 内力收束,将他的船只扯了过去!

    “砰!”

    “轰!”

    狠狠的撞击之下,皇甫轩的船在半空中被撞毁!而澹台凰的船,则安然的往前,避过了这一浪!

    他内力扬起,狠狠破开船舱,有物件飞上半空,他飞快纳入手中!随后脚步稳健的落入了澹台凰的船上!手上的,是代表他身份的信物,而原本东陵船只上的水手,也都在澹台凰这边的bāng zhù 下,爬上了他们的船!

    澹台凰心下感激,也有点迟疑:“其实你可以直接让我们的船被摧折,然后我们上你的船,借这时机躲到暗礁后面也是一样!”何必搞这么麻烦!

    那人灿金色的瞳孔掠过,声线冰寒:“朕的船可以毁,你的不能!”

    没有过多的话,却是霸道冷傲的维护。

    澹台凰眨眼看了他一会儿,为了化解尴尬,上前一巴掌拍上他宽厚的肩头,赞美道:“够义气!”

    皇甫轩唇角微扯,没回话。

    船只此刻已经躲到一块巨大的礁石后面,等着风浪过去!澹台凰这才诧异询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玉璃相邀,朕也想去看看灵萱!”却没想到会在路上遇到彼此,还遇见这么一场风暴!这是运气,否则没有一条船只挡住那浪,他们两边单独前行,都没bàn fǎ 得到缓冲时间躲到礁石的后面,自然都必死无疑。

    澹台凰点头,表示明白,脚下一团毛茸茸,是小星星那个怂包蛋!她白了丫一眼,又一扫,眼神顿住。

    “嗯,翠花呢?”

    翠花呢?说起媳妇儿,星爷马上站了起来,四面一看,都没看到翠花!大家很快在船上找,也没看见,难不成刚刚被浪冲下去了?

    这般想着,澹台凰等人极目远眺。

    也听见一声轻微的“嗷!”

    远远的,翠花抱着一根浮木,飘来了。看那样子,是刚才被浪打了老远,好不容易才飘来了回来……

    澹台凰整欲飞身而起,将它救回来,百里瑾宸已经率先过去了,让孕妇去水里救人,事后君惊澜不知又要如何算计他。他虽然不怕事,但也不想惹事。

    长剑横空,足尖轻点于上,水都没沾,翠花就被救上来了。

    但情况却不容乐观,近半个小时的在巨浪中漂移,已经让它精疲力尽。加上肚子里面怀着一只,以至于它整只狐狸都瘫倒在地上,看样子就快不行了!

    星爷这下彻底怂了,却没如往常一样哭瞎,只呜咽着用爪子扒拉翠花。

    百里瑾宸检查了一会儿之后,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抬眸看着澹台凰道:“我可以用药保证它七天没有大碍,但七天之后必须吃百灵草,否则它能活,肚子里的小狐狸……或是小狼,保不住。百灵草只有冬季才有,如今是夏季……”

    怀着的到底是狐狸还是狼,也没人知道。

    这话一说完,整个船陷入了诡异的bsp;mò ,那就说,小星星的“龙种”保不住!

    正在沉寂之间,他们的礁石后面,响起yī zhèn 很古怪,不像是人的声音的声音,尖着嗓子道:“嘎!有美男子中了春药,需要我以身相解吗?”

    ------题外话------

    嗷呜,有妹子中了药,需要哥以身相解吗?没问题,给月票,小的愿意为美人们服务!单膝跪地,亲吻你们的左手——

    亲一下拿一张月票来,不然往你们手上涂口水╭(╯^╰)╮!

    谢谢妹纸们昨天的钻石、鲜花和月票,bāng zhù 哥在榜单上坚挺了几个月,辛苦你们了。感谢太薄,永远爱你们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