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是人的声音,随后yī zhèn 水波涌动,海浪微微翻滚,像是有船航行而来。所有人面色微凝,偏头看去……

    大海波泽涌动,白色的浪花在碧蓝色的海面漂浮,雨水很大,水花四溅。

    白色的帆扬起,从礁石的后面过来,他们也很狼狈,船上的木板也被击毁了一块,船行到他们跟前之后,颇有点无赖的横在了他们的前头,船头站着一人。

    一眼看去,是一名男子,穿着一身红色长袍,绣着金色的花,张扬至极。他生得一双轻佻的桃花眼,五官极美,一眼看去,就不是个安生的性子。手上拿着一柄折扇,那笑容,那笑容……怎么说呢?

    有点猥琐?

    穿得很风骚,表情很猥琐。

    但他这猥琐的眼神,并不是对着澹台凰zhè gè 船上唯一的、长得还很不错的女性,而是在皇甫轩和百里瑾宸的身上左右流连,虽然隔得很远,但澹台凰很明确的听到了咽口水的身体!

    她嘴角一抽……不会吧,不会是个玻璃吧?

    但是那丫是不是玻璃,不关她的事儿,还是先想想翠花的事儿咋办吧。低下头一看,那道尖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嘎,果爷在问你们,有没有中了春药的美男子,果爷愿意以身相解!”

    它这般又一尖叫,终于令大家的眼神都看了过去。

    一只鸟在飞,通身黑色,乍一看是乌鸦,但仔细一看那金黄色的嘴和爪,发现是一只会说话的八哥!呃,养了一只把这种话当成口头禅八哥的主人,品味一定很超凡啊……

    澹台凰咂咂嘴!

    但她还没有所表示,那红衣男子就怒了!扭头一吼:“果果,说了你多少次了,看见美男子含蓄点。滚一边去,让老子来!”

    话音一落,扇子一挥,空中那只倒霉的八哥掉在甲板上,打了几个滚,nǎo dài 撞在木板上!八哥很生气,用翅膀摸了一下脑门,然后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尖声道:“你给果爷等着,看果爷huí qù 告状,有人红杏出墙……”

    澹台凰眼尖的看到那只八哥说告状之后,对面的某个骚包的人,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他很快的平静下来,眼中流露出貌似爱心泡泡的东西,“含蓄”的看向皇甫轩和百里瑾宸……

    这会儿,雨慢慢停了。百里瑾宸给翠花喂了药,那红衣男子的眼神也随着百里瑾宸的动作看了过去,忽然笑道:“那只狐狸,是需要百灵草吧?我家有,但是看你们的样子,像没有!”

    嗯?

    澹台凰看向他,她这抬头一看,对面的人这才把自己的眼神从美男子的身上,调整到她的身上来,两人对视,然后他愣了一下!嘴里有点含糊的吐出几个字:“尼玛,盗我脸啊……”

    盗他的脸?

    这话说都大家都有点奇怪,随后见那男子忽然飞身而起,扎眼的红金之色,在空中绽放,直直往他们的船上飞来!他并无恶意,所以百里瑾宸和皇甫轩都没动,但是他上前了来之后,没有任何预兆的上前一步,就开始扒拉澹台凰的脸,寻找人皮面具。

    毕竟对方是个陌生男子,澹台凰被扒拉了几下之后,扯下他的手:“够了,我的脸jiù shì 这样的!你跟我长得又不像,你发什么神经?”

    她这般一吼,红衣男子停下手来,围着澹台凰转了几圈,嘴里喃喃自语:“神奇啊,真神奇!”

    没人知道他在说什么,他神奇了一会儿,也没再说zhè gè 事儿了,瞟了地上的翠花一眼,道:“老子家有点远,估摸着送这货去,起码也得要六七天,一来一回肯定来不及,要不先送到我那儿去,我算算……半年之后我或许还会出海,那时候还给你们?”

    澹台凰没说话,因为她并不认识面前zhè gè 人,不认识就永远不要指望别人无条件的帮你!

    皇甫轩也是一样的想法,他率先开了口,帝王的威压,令人胆寒,冷眸看向那红衣男子,开口问:“你有什么要求?”

    “啊……要求!”红衣男子听了这话,飞快的奔到皇甫轩的面前,不由分说的抓住他的手,猥琐的摸啊摸,“要求jiù shì 你们两个帅哥给我摸摸小手!”

    这般说着,还瞄了百里瑾宸一眼。

    百里瑾宸寡薄的唇角抽搐了几下,偏过头去,不忍直视。

    皇甫轩嘴角猛抽,飞快的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他没有洁癖,但是已经严重觉得自己被面前zhè gè 男人恶心到了!蹙眉冷喝:“换个要求!”

    “哎呀,是个冷美人!”红衣男子啧啧感叹,随后轻佻的扫了澹台凰一眼,笑眯眯的道,“hā hā,其实也没什么了不得的条件,你的容貌跟我有缘,爷见着开心!所以这只小狐狸爷就给你救了,你如果感动,可以以身相许!”

    澹台凰:“……”他不是玻璃吗?男女通吃?

    他这话一出,皇甫轩便不悦蹙眉,看样子是想的打人!的确,这红衣男子的种种biǎo xiàn ,虽然没有恶意,甚至有意bāng zhù 他们,但是各种言辞未免太无礼了一些!

    “啧啧啧,想跟爷打架?不怕爷脱你裤子?”红衣男子挑眉邪笑,满是不正经的勾引意味。

    皇甫轩沉声怒喝:“放肆!”

    看他是真的生气了,红衣男子很快的让澹台凰身后一躲,在她耳边呵气如兰:“小心肝儿,爷好害怕,你帮我拦着他,不然爷死了,你的狐狸肚子里的小狐狸就翘掉了……”

    他话音一落,对面的船上飞过来两个人,是两名女子,武功不低,甚至很高。脚步稳健的落在他身边,沉声道:“主子,别闹了!我们虽然不会告密,但是果果很难说!”

    果果,很明显jiù shì 那只八哥!

    这话一出,红衣男子当即也不闹了,像是忌惮着什么,怕被人告状。随后他弯了腰,将地上的小狐狸拎起来,看了一眼,却忽然眉梢蹙了一下。一旁的百里瑾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中了蛊毒?”

    “呦呵,是个高手?你咋知道?”红衣男子扭头看他,一看他那张清冷孤傲的又没有任何瑕疵的绝尘容颜脸,整个人又jī dòng 起来。

    百里瑾宸伸出一只手,zhǔn bèi 在袖子里面掏什么,还没掏成功,红衣男子已经色迷迷的笑着,飞快上前,很自发自动的将自己的手伸进了百里瑾宸的袖子:“啊,你想拿什么,爷来帮你拿!”

    澹台凰眨眨眼,看了百里瑾宸一会儿,忽然很有点同情。

    百里瑾宸容色一边,扬袖一挥,险些将他挥到水里!那两个侍婢马上上去扶着他,那丫尴尬的摸鼻子,扭头对着扶住他的两个人道:“路儿,沓沓,谢了!”

    其中一人lěng mò 道:“主子,请叫我老太太!”

    看着一个年轻貌美,甚至可以说是国色天香,妩媚动人的女子,一本正经讲这种话,澹台凰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百里瑾宸终于冷着脸,将自己的药掏了出来,扔给他:“这是解药,你救翠花,扯平了。”

    那厮也不客气,打开解药闻了闻,最后嬉笑道:“原来这狐狸叫翠花,这么简单就知道爷走了蛊毒,手上还有解药!啧啧,要不是因为你长得这么帅,我都要怀疑我身上的蛊毒是不是你下得了!”

    澹台凰听了这话,看了他半天之后,终于没忍住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儿,我很认真的告诉你,以貌取人是不对的!将来容易被人搞死!”怎么能因为百里瑾宸长得帅,就排除掉是他下药的可能?

    这话一出,红衣男子通身一震,瞬间双眸含泪,扭过头如获知音一般握着澹台凰的手:“姐们,这世上的人那么多,但是有见地的就只有你一个!越是美貌的男人越是危险可怕,我实在感同身受啊!”

    于是两个人成功的变成了知音,澹台凰很快的想起了自己家里那只妖孽,连自己都算计诓骗,jiù shì 为了防范自己对即墨离有什么好感。

    这样想着想着,不知怎地,她的眼眶就热了一下,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糊了眼屎,才敢往这妖孽的坑里跳。

    然后两个知音从握手到悲情的拥抱,一同感叹自己可悲的人生,看得一旁之人嘴角直抽!

    最后大家一起快乐的吃了一顿饭,还因为澹台凰和那红衣男子话太投机,所以聊了整整一夜,都没觉得困倦!他们天南地北聊了不少,也商量了一下半年之后如何带着翠花回来碰面。

    而zhè gè 夜晚,准确的说,澹台凰和那个红衣男子是很快乐的,但是一直被那个红衣男子被诡异的眼神扫视的皇甫轩和百里瑾宸,则是非常不快乐的!

    故事的最后,第二天一大早,翠花就这样被人带走了。小星星一直扯着翠花的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嗷呜,嗷呜嗷呜呜!嗷嗷呜……”小花花,我们要短暂的分别了,等你回来,星爷一定变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再也不怕打雷了,呜呜呜……

    在小星星的认知里面,jiù shì 因为在打雷的时候,它熊了抱成一团,没有保护好自家媳妇儿,最后的结果才变成这样。

    翠花也握着小星星的爪,悲伤的:“嗷嗷嗷嗷!”小星星,在我们的房间的柜子里面有花爷的皮草,你要帮花爷打理好知道吗?花爷每每想起要更长时间的离开皮草,就很伤心……

    最后那只船走了。

    那个骚包的红衣男子,还站在船头,对着澹台凰来了几个飞吻,一双桃花眼勾出媚眼无数,倒真是个天生勾人的男妖精!随后又对着皇甫轩和百里瑾宸,赞赏的点点头,点着点着,忽然捂着鼻子奔向了自己的船舱,看样子是看见如此美男子流了鼻血。

    他往回奔的时候,澹台凰高声询问:“哥们,如此喜欢美男子,你是攻是受?”

    那人也头也不回的高声回话:“老子可攻可受!”

    回话完毕,那只八哥在半空中扑腾着翅膀,尖声尖叫:“你完了,你完了!果爷是会告状的,果爷一定会告状的……”

    澹台凰也hā hā大笑,倒是的确很喜欢这男人的性子,可攻可受,就说明亦刚亦柔,这样的性子说白了jiù shì 半个无赖,软硬皆收,但却不容易吃亏!

    随后她摸着肚子,十分忧伤的叹息了一声:“我zhè gè 人一生里最大的缺点,jiù shì 太攻了!”

    皇甫轩:“……”

    百里瑾宸:“……。”

    澹台凰的话其实也没说错,她最大的缺点jiù shì 性格过于刚硬,有时候就像茅坑里的臭石头一样不通人情,凶悍有余,温柔不足,那妖孽能受得了她也算是个奇迹!

    翠花走了之后,小星星伤心了一会儿,瞬间又活过来了。因为它忽然想起来,在翠花怀孕的这段时间,自己过得根本就不是狼过的日子,如今它离开一段时间,星爷也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个人的自由生活。

    于是它在船上找到了那根钓鱼用的绳子,从和翠花一起时,那坐着悠哉的钓鱼,转化成了半躺在地上,幸福的钓鱼。已经从蜜月轮渡度假,直接升级个人海滩度假了,就需要一把小伞给它老人家支着,充分体会一下狼在夏威夷沙滩的感觉了。

    红衣男子走了,澹台凰有点玩味的看了百里瑾宸一眼:“我以为他刚刚冲上来,自发的在你袖子里头拿东西,以你的秉性,会直接拔刀杀了他,你这次怎么了?不会是真的看上他了吧?”

    百里瑾宸闻言,美如清辉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悦,根本懒得看澹台凰,淡薄道:“我不杀女人。”

    嗯?不杀女人?

    澹台凰眨眨眼,表示很奇怪!那个红衣男子,虽然biǎo xiàn 很像个色女,但是凑近看的时候,她看的清清楚楚,那丫分明有喉结!怎么可能是个女人?

    皇甫轩也有点淡淡yí huò ,灿金色的寒眸扫向百里瑾宸,等着他的dá àn 。那红衣男子,虽然比他矮了一个头,但从他那biǎo xiàn 还有喉结来看,不该是个女人!

    两人都看着他,百里瑾宸尽管不想理会,但也只得答了:“方才我甩开她的时候,抓了一下她的手腕。”

    对于大夫来说,凭借脉象就能很轻易的看出对方的性别。所以因为zhè gè 原因,只是甩开了,没有拔剑。

    澹台凰了然,随后摸了摸鼻子,点头:“我明白了,如果他真的是个女的,而且又不是飞机场的话,那真的是我见过装扮功夫最好的女人了!”身段笔挺,流氓气质,没有一处看去会觉得她是个女的,倒是很有点花间浪子的调调!

    但是皇甫轩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嫌恶,冰冷的语调中是严重的厌弃,寒眸看着澹台凰,一字一顿的道:“朕以为你这样的女人,已经是极限了!”

    话只说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不说大家也懂了。可是没想到还有更恐怖的,把宠物的口头禅调教成那样,见着美男子流鼻血,还十分亲热的上来摸手。说话流里流气带着调戏,却只摸了手,也只掏了百里瑾宸的袖子,没有碰不该碰的地方……

    给人的感觉是……风流而不下流,爱美色而不恋欲。但即便如此,皇甫轩还是表示,无法接受!

    澹台凰zhè gè 人最大的优点jiù shì 不贪财来,不好色,虽然过于泼辣,但按照皇甫轩这意思……于是澹台凰的脸色有点变了,他这话jiù shì 自己这德行属于他能接受的极限了吗?

    她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一种赞扬!冷哼了一声,没怎么理会他,倒是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封信件,是皇甫灵萱拜托自己转交的。语气不太好的递给了皇甫轩:“自己看!”

    他接过,沉眸展开信件,一扫。

    最终收好放在袖子里,冰冷的声线带着点淡淡叹息:“zhè gè 傻丫头!”

    澹台凰毫不yì ;他能看出皇甫灵萱的这封信,只是为了安他的心,他这样聪明的人,自然是能轻轻松松的看透。几个大步走到小星星的旁边坐着,拿起翠花先前的钓鱼竿,也难得的悠闲了一把。

    头也不回的道:“皇甫轩,缓兵两个月的事情,谢谢你!”

    他很守信,而她原本以为他们下次jiàn miàn 会是在战场上,当着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的面,站在敌对的两方,她并不知道到时候要如何才能自如的面对,如今在往北冥路上一次,今日偶遇一次,倒是慢慢的将心境缓冲下来了。

    悠然于此时,从容对将来。

    有些东西,并不是她不情愿面对,就可以改变的。这是彼此的命运,站在了对立的两端,她能做的,只有在他们还没有到不是你死jiù shì 我亡的时候,尽可能的维系彼此间的友谊,至少将来回想起来,还能有一段算是美好的回忆。

    澹台凰从来很理智,皇甫轩也如是。他沉眸点头,冷冰冰的道:“那件事情不必再提,朕若是没料错,楚玉璃的人很快便要来接应朕了!”

    现下皇甫轩的船毁了,自然只能等楚玉璃派人来接。

    澹台凰点头表示了解,而这会儿,船舱里面出来一个人,正是无忧老人!昨夜大风大浪他没出来,他们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寻翠花,他也没出来,来了几个客人,他还是没出来,这会儿啥事都没有了,他出来了。

    给澹台凰一种,有事儿的时候不见人,没事儿的时候立马出来的怕事感觉。

    而他出来之后,也并不在意澹台凰的厌恶,只将一双浑浊从透着精明的眼看向皇甫轩,开口道:“我有话对你说!”

    皇甫轩只看了他一会儿,便认出了此人当是享誉天下的无忧老人。他并未多话,点了点头,便跟着无忧老人进了船舱。

    于是这会儿澹台凰才算是明白了,无忧老人死皮赖脸的跟着他们,原来是为了等皇甫轩!那两人进了船舱之后,关了门。很半晌也没透出半点声音来,看样子,应该是用了密室传音在交流。显然也不想让他们听到。

    澹台凰无聊的和小星星一起钓鱼,也很悠闲的问了百里瑾宸一句:“你娘帮你选的两个公主,你都不喜欢?”

    这话问了,很理所当然的,百里瑾宸没回话。

    “也是,你zhè gè 人太闷骚,需要非常主动的姑娘才行!”太闷骚的男人,都习惯被动,故而不容易被打动,所以越是主动的女子,就越容易拿下他们。

    但南宫锦培养出来的那两个公主,思想已经不太像正常人了,那种主动,百里瑾宸预计很难接受。

    然后,澹台凰忽然想起点什么,开口道:“我觉得方才那个红衣女子很适合你,不过她好像已经有对象了,不然方才那只鸟,还有那几下下人不会说什么告状,主子什么的……”

    尤其那女子好像和自己一样,遇上了一个貌美但手腕令人害怕的货色。

    百里瑾宸一听这话,登时便有种掉头走人的冲动,看见美男子jī dòng 到流鼻血,亲热的上前来摸手,还在他袖子里掏东西,那般无赖样的女子,谁能忍受?

    这样想着,他脸色也有点难看了起来,澹台凰扭头看见他难看的脸色,抿唇一笑,十分“体贴”的ān wèi 道:“虽然她已经有了对象,但是你也不必太沮丧,以后还会有更适合你的!”

    百里瑾宸眸色下沉,忽然看向澹台凰,忽然报复一般的淡薄道:“我觉得你更适合我。”

    小星星一听这话,飞快的扭过头:“嗷呜嗷呜嗷呜……”你们说这种话,星爷也是会告状的!

    ------题外话------

    看过哥上本书《劫财》的妹纸,再结合这本,应该不难猜到今天出现的人是谁。总归是要个人来救翠花的,就安排她来混个脸熟,然后基本不会再提到她,大家不用担心我写跑题。jiù shì 南宫锦没见到她,要抱憾终身,hā hā……然后今天有两个和本书互动良好,热爱山哥、投票积极,不过没怎么冒泡的妹纸客串成功了,两位妹纸看出来了没?嗯?有意客串的妹纸可以积极报名,哥按剧情需要酌情安排。最后哥觉得瑾宸是在作死,你们看呢?

    山哥:啊,各位美丽的淑女,英俊的绅士,请问你们有月票吗?

    众山粉:有也不给你,抠鼻……

    山哥:不给小心我……

    众山粉:小心你怎样?

    山哥一个箭步冲上去,抱大腿,哭的死去活来:小心我扯掉你的裤头……

    谢大家今天的钻石鲜花月票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