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即便要报复她,也不必来这一茬吧?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啊。

    白了他一眼,也不管自己zhè gè 白眼翻过去,最后会不会被这脾气不好的家伙拔剑相对,忽然河水中的鱼钩动了动,她扬手一扯!

    一条鱼被钓了起来,很有点大,她随手取下来往甲板上一扔,这才悠哉悠哉的开口评价百里瑾宸方才的行为:“百里瑾宸,我觉得你在作死,给你哥听见这句话,你的下场我不敢想!”

    她说完,眼睛盯着水面,更加认真的钓鱼。

    “哼。”百里瑾宸轻哼了一声,似乎并不以为意。显然并不认为自己会被君惊澜如何。

    然而,澹台凰很快的道:“那天你被你娘抓了,我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刻意诱导我误会君惊澜对楚玉璃见死不救。这件事我并没有问他,但是当天晚上我回来之后,他就已经猜到你肯定对我说了些什么。并且让我转告你,在他面前,你还太嫩!”

    这句颇为伤人自尊心的话一出,百里瑾宸剑眉微微挑了挑,面上看不出什么什么情绪,眸中也没透出半点挫败来。

    他不回话,那是理所当然的。澹台凰也没指望他答话,她只看着前方已然平静的海洋,接着摇头晃脑道:“所以啊,以后对你嫂子我说话,要规矩一点知道吗?你哥哥那只黑狐狸,我都斗不过,你就别想了!”

    百里瑾宸bsp;mò 了半晌之后,终于淡薄着语气吐出了一句话:“他终究会老的。”

    “噗……”澹台凰屁股一滑,险些没栽进水里去,她怎么不晓得百里瑾宸这闷骚货,还有这么冷幽默的一面?这话的意思,是君惊澜终究会老,于是接下来jiù shì 他这年轻人的天下。

    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于是他就指望自己是后浪,然后把君惊澜那前浪拍死在沙滩上吗?

    不好容易坐稳了,手上扯着的棍子,又浮沉了几下。显然又有鱼上钩了,她扬手一扯,一尾大鱼又被她甩到了甲板上。并于同时,十分悠哉的开口:“你倒是蛮会自我ān wèi ,还挺会装嫩!但是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也只比你大一岁吧?”

    “一岁半。”淡薄的语气,强调的意味。

    澹台凰又成功的被呛到……跟闷骚货相处jiù shì 如此,不熟的时候,他根本不搭理你,熟了之后他有时候不搭理你,而搭理你的时候,通常能把你雷死。

    一岁半和一岁,在年龄上有什么了不得的区别吗?

    澹台凰点头,表示了解,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温声道:“不好意思啊,我记错了。原来他是大你一岁半,啊,zhè gè 年龄的差距真是大啊!”

    她很是赞同的感叹,努力的说反话影响人的心情。

    但百里瑾宸从来不是会为外力所动的性子,风扬起,他雪白的衣角在翻飞,如同海洋中卷席的白浪,浩然广阔,露出冰山孤崖般的一角,冷傲绝尘。

    他美如清辉的眸,看向海岸线。淡薄的声线缓缓响起:“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不杀我?”

    他这话一出,澹台凰握着钓鱼竿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呼吸也变得凝重起来,百里瑾宸,的确是个很特别的人,而且也很聪明。她沉寂了一会儿之后,漫不经心的打了一个哈欠,让气氛舒缓下来,随后看着自己的钓鱼竿,十分平静地道:“因为你帮过我,更因为你是君惊澜的弟弟!”

    百里瑾宸没答话,似是想说什么,半晌后才道:“对……”

    他想说点什么,然而只说了一个字,却没再说下去。他有着世上最高傲的性子,自然而然的,道歉这样的话,即便死他也不可能说得出口。当初对君惊澜没说,如今对澹台凰也说不出来!

    澹台凰挥了挥手,笑道:“不必说了,没什么好道歉的,横竖如今王兄也没什么事儿了,等你娘的药研究出来,他的腿就能好了。而且,君惊澜没事,我也没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吧!”

    她倒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也能记这么久。但却不能否认的,这些事隔在中间,一直是他们相处的时候,无法如同嫂子和小叔子一样亲近的原因。

    百里瑾宸是了解她的,维护身边的人胜过维护自己,他què dìng 。若是当初帮着澹台灭害得澹台戟坠崖的人,也是当初在望天崖和山坡害得她和君惊澜险些殒命之人……换了任何一个人,她的剑锋都会毫不犹豫的往前。

    但因为是他,她没动手,甚至都没说过怨恨。这也是矛盾化解之后,她有什么事,他撞见了,都会帮一把的原因,因为心中有亏欠。

    “你不怪我?”百里瑾宸的语气很淡,淡到听不出什么感情。

    澹台凰闻言叹息,偏头看了他一眼,十分诚实的道:“自然是怪的,尤其在知道你是害了王兄的罪魁祸首,也是望天崖之事的一手主导者,甚至我离开北冥之后,你还险些害死了君惊澜的时候,我的确很想杀了你。因为不论你有再多的理由,再多的苦衷,受过再多伤害,都构不成你肆意伤害无辜之人的理由。但,我没有动手,因为我们都没事,王兄的腿还有救,因为你帮过我,也因为你是君惊澜的弟弟。因为他疼你,所以既然我决定不杀你了,便也没有再责难你!”

    澹台凰的话,说的很清楚。是怪他的,因为他自己的偏执不应该构成伤害别人的理由。她不是不计较,只是君惊澜不会希望她计较。所以她便当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偶尔还说说笑笑。严格说起来,这件事情里面最无辜的,是她和王兄不是么?好吧,她和君惊澜在一起,姑且不算无辜,那王兄呢?

    百里瑾宸bsp;mò ,看着她的背影,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澹台凰说到这里之后,忽然叹息了一声,偏头看着百里瑾宸,笑了笑,是真心而明艳的笑容:“而且,百里瑾宸,真的,在我和君惊澜的心中,都认为你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倔强而偏执,会犯错,但你并不是心地坏的人,即便做错,只要说清楚了,告诉你了,你就会改。是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我从来以为,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是否犯过错,而是他知道错了之后会不会改。好在我们都没事,好在真正的伤害还没有造成,好在如今你已经不再偏执,甚至经常bāng zhù 我们。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理由要zé guài 你?”

    因为真正的伤害还没有造成,所以愿意放弃仇恨。因为心胸豁达会给人改过的机会,所以愿意选择原谅。因为爱着他的哥哥,所以在他犯错之后即便生气,亦连zé guài 都不曾。

    当然,在说起他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的时候,他眸中还是划过一丝不豫。

    话是说清楚了,澹台凰憋了不少时日的郁闷,也这样吐出来了,她想,要不是到如今所有的药全部都求到了,百里瑾宸这傲娇的家伙,还拉不下脸来问她这句话!

    随后,她摇摇晃晃的扯了几下绳子,又头也不回的悠然道:“因为爱他,所以在我不被触及底线、不被刻意找茬的前提下,会好好爱他的家人。你是他认定的弟弟,既然大家都好好的,我当然不会跟你计较,不过这话你可别告诉他,他知道了又要得意!”

    这话一说完,扬手一扯,一条硕大的鱼被钩了起来,抛得老高,落在甲板上。这条鱼足足快到一个人的腿那么长,亏得钓鱼竿没被扯断。澹台凰满意的咂巴咂巴嘴……

    而她这话说完,尤其最后一句,即便淡薄如百里瑾宸,也禁不住微微扯了一下嘴角。这两个人……

    “他暂且还不知道你为他白了发,药物掩盖得很好。”百里瑾宸又淡淡陈述一件事。

    澹台凰头也不回的点头,然后摆出一副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已经起来了的样子点头:“嗯,不必让他知道!省的他又一副很心疼的样子,扯着我说这说那,肉麻!”

    “hē hē ……”这次百里瑾宸忍不住直接笑了,状若心情不错地道,“既然如此在意,为何不对他温柔点?”

    通过今日,他算是明白了,这女人看似很嫌弃君惊澜,事实上却很在乎。所以那凶悍之下,恐怕也藏着点什么。

    百里大帅哥难得对一件事情好奇,所以澹台凰也难得好心情又耐心的解说:“首先呢,是因为是我性格里天生缺少温柔因子。其次呢……每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不同,比如君惊澜从认识的最初到如今,喜欢表达感情的方式,jiù shì 逗弄我,逗弄我,逗弄我。而我表达感情的方式,jiù shì 跟他倔,跟他倔,跟他倔!”

    澹台凰说着,十分得意的仰起头,还兴致高昂的吹了一个口哨!

    然后笑眯眯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开始教坏自己的孩子:“宝宝,等你将来出生了之后,对娘亲的态度,该是听我话,听我话,非常听我话。对你爹爹的态度,该是欺负他,欺负他,往死里欺负他!”

    百里瑾宸嘴角微微抽了抽,他认为再给她这样教育下去,君惊澜的未来会有点惨淡。

    澹台凰得意的表达完,又教坏了自己的孩子之后,扬手一扯,将河里又一条鱼扯了起来,堆积到甲板上!

    然后,那原本悠闲的躺在她旁边,随后变成郁闷的半躺在她旁边,最后变成生气的虎着狼脸坐在她旁边的小星星童鞋,终于在她钓起第四条鱼之后,疯了!跳起来对着海水面yī zhèn 咆哮:“嗷呜!嗷呜呜嗷嗷!”为什么所有的鱼都被她钓了,星爷一条鱼都没钓到!这不公平……

    刚刚吼完,便感觉自己的鱼竿像是被什么扯了一下!星爷登时心中大乐,显然是有鱼咬住了它的饵,原来是要咆哮了才有鱼上钩啊,然后一只鱼鳍从深海中出来,露在水面上,澹台凰顿生了不好的预感!

    下一瞬,水波激射而起,一条被小星星的鱼饵钩了嘴的大鲨鱼,猛的一下从海里跃了起来,长大了嘴露出獠牙,一条弧线一样对着小星星一口咬来……

    好在,在它面前一寸的地方停住,掉了下去,因为跳跃的路程只有那么远。

    但是澹台凰扭过头之后,清楚的看见小星星身上的寒毛,吓得一根挨着一根,全部笔直的竖了起来,一只银色的狼,活生生的吓成了白色,惨白惨白的定格在船边,然后白眼一翻,往地下一倒——吓晕了!

    晕倒之前的最后一个音:“嗷呜!”星爷再也不钓鱼了……!星爷心已碎……

    澹台凰也赶紧后退一步,又很快的把小星星的钓鱼线割断,免得那条大鲨鱼又咬上来,或者一路上跟着他们!干完这一切之后,她“崇拜”的看着小星星,真正不钓上鱼则已,一钓上惊人!钓上来之后jiù shì 一条大鲨鱼!

    小星星,简直是个灾星星!

    扫了它一眼之后,就看见了他们身后的皇甫轩,他一袭黑衣挺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船舱出来的,也许是他们两个聊得太认真,没注意,也许是他的气息隐藏得太好。

    不知道他在他们身后站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听了多久。但澹台凰看见他一双灿金色的寒眸一片黯然,如同死灰一般沉寂。

    这样的眼神她忽然不敢看,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直视!她若是连对视都不敢,反而会令他心中怀有不该有的奢想,最终伤得更深。

    两人相视无话,最终又相视一笑。

    各自收回了目光,澹台凰看了一眼甲板上的鱼,一共四条,因为是海里的鱼,最小的都有半米长。她端详了一会儿,道:“看来我们今天的午饭有着落了!”

    在场的人都笑了笑。

    随后大家找来一块铁板,在上头架着,又用砖块隔开,弄起了烧烤。虽然没有孜然粉,但辣椒粉倒是不少,澹台凰的野外生存的本事还算是不错,所以弄烧烤的本事很可以。

    百里瑾宸曾经吃过她在草地烤的鸟,所以对她的厨艺很是放心。

    但是洗鱼什么的,剖鱼,刮鳞什么的,是个体力活,不适合孕妇来做,只能交给下人们!可皇甫轩今日不知是怎么来了兴致,竟然要亲自刮鱼鳞,百里瑾宸原本嫌恶的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最终也没忍住,加入了洗鱼的队伍。

    无忧老人是个不讨喜的,方才他跟皇甫轩说了啥,也没人知道。于是这会儿为了能吃上午饭,也加入了烧柴的行列。

    一行人分工明确,但皇帝陛下和第一公子,都是人生中第一次干这种事儿,所以澹台凰还要在一旁作指导,眼见皇帝陛下操着不熟练的手法给鱼儿开膛破肚,澹台凰是生怕他不小心把鱼胆给刮破了!

    于是一个劲的招呼:“小心!小心!别刺破了鱼胆,哎——还是刺破了,这条鱼你吃!”她很不由分说的让皇甫轩承担了后果!

    皇甫轩冰冷的薄唇微扯,十分干脆的应了一声:“好!”她倒是这世上第一个敢让他吃破了胆的鱼之人!

    澹台凰指挥完他,又过去指挥百里瑾宸:“洗干净点,鱼鳞都没洗掉呢!哎,那是鱼籽,很好吃的呀,你——”

    澹台凰哭瞎,这两货像是会做事儿的人吗?一个剖鱼给剖破了胆,一个洗鱼该洗的鱼鳞没洗掉,不该洗掉的鱼籽儿全部扔海里去了……

    好在澹台凰的河东母狮吼,发挥了yī zhèn 之后,这两只总算是学聪明了,接下来没再出什么乌龙,剩下的几条鱼就这样处理好了。

    搞定之后,几个人围着一坐,澹台凰开始烤鱼。

    皇甫轩一座大冰山,百里瑾宸一座大雪山,两个人在这儿,本来应该让人觉得自己生活在珠穆朗玛峰上,这会儿竟然也没有让气氛冷凝,反而相当的活络。一起动手,弄出来的成果,另大家心情都不错。

    他们三个人竟如同同生共死过的弟兄一般,也的确在昨天晚上同生共死过,处得极为愉快。当然,无忧老人是个没有存在感的酱油……

    烤好了之后,大家开始吃,皇甫轩被分配了那条破了胆的鱼,本来以为他会吃得非常痛苦,但看他的表情,竟然好像不觉得苦一样,还很有点津津有味。澹台凰分配的是最大的那条,出于人道主义,有点不忍心,所以挥了挥手:“好了,那条鱼苦你就别吃了,我分一半给你,反正这么大一条,我也吃不完!”

    说着,一个用力,贯穿着鱼的棍子断了,一人一半。

    澹台凰吃了几口之后,忽然又有点不舒服,最近常常如此,尤其在吃饭的时候,动辄呕吐!百里瑾宸丢给她一个瓷瓶,淡薄道:“吃了它,会舒服点。”

    澹台凰接过,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我昨天也这么吐来着,你怎么没把它给我?”

    “这药很珍贵,如非今日,我不会给。”百里瑾宸说话很直白。明确的表示,若非今日他们这一番对话,这药他舍不得给她吃。

    澹台凰嘴角抽搐了一下,无语的倒出药来,倒是一旁的无忧老人是个识货的,他看了一眼之后,笑道:“千金难求的药,给你拿来治孕吐,实在是浪费了!”

    也算是解释了一下百里瑾宸原本舍不得拿出来的原因。

    澹台凰顿时有了一种优越感,十分得瑟的道:“有个神医在身边的人,jiù shì 不同的!”

    她话一说完,大家都笑了。

    吃完这顿饭之后,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便有船只从翸鄀大陆那边开进过来,相逢总是欢聚,离别也堪感伤。但不知是不是因为这顿饭吃得太开心,大家都没什么伤感的情绪,挥了挥手,便各自笑着作别了。

    无忧老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是跟着皇甫轩上了楚玉璃派人送来的船。楚玉璃不知道皇甫轩在路上遇见了澹台凰,所以没有亲自来。

    短暂相聚之后,两边的船各自驶向彼此要去的海岸。

    小星星童鞋自从翠花出了事儿,第二天它又被鲨鱼吓成那样之后,好几天整只狼都惨白惨白的,萎靡不振,食欲不佳,外带心情不好。原本觉得翠花走了,它能过几天一个人的幸福生活,但是星爷现在明白了,翠花jiù shì 它的福星!

    这不,它一走了,自己就险些被鲨鱼吞了!

    澹台凰没心思管它想什么,jiù shì 努力的在克制这几天慢慢发作的晕船,要不是有百里瑾宸zhè gè 神医跟在身边,她这些日子得吐到死。

    经过好几日的航行,他们终于靠上了南海的海岸,在渡口停船之后,下来。

    刚刚落地,便见着前方有一众士兵跑了过来,澹台凰蹙眉,这些士兵表情冷肃,还带着点微微杀气。不像是来接人的,而很快的,她看见了中央穿着一身盔甲的人!

    也是熟人——秦子苒!

    这一众人飞奔来之后,很快的将整个码头都包围了起来!手上全部搭上精良的箭羽,秦子苒穿着一身女将服,笑靥如花,上前一步道:“澹台凰,我们又jiàn miàn 了,你还是如当初一样不招我喜欢!”

    澹台凰耸耸肩,回了一句:“是的,又jiàn miàn 了!你还是如当初一样让我讨厌!”

    ------题外话------

    嗯,到今天正文的第三卷jié shù 了!将要开始本文的最后一卷,第四卷,不得不说要开心死了啊拍桌!写完第四卷哥就解脱了啊拍桌,给自己放个长假睡几天好觉兴奋啊拍桌!好吧,还是很舍不得的,叹气……今天的章节很重要,不仅仅是对女主嫌弃男主这种令人不喜的态度的jiāo dài ,也是铺设给最后一卷的一个伏笔,多的不说了,说多了容易透剧hā hā,抱头逃跑……

    然后,山哥一脸欠扁的的道:请用月票的涨幅,来表达你们对秦子苒的看法,抠鼻——

    【荣誉榜更新】:恭喜【13002315919】升级贡士,恭喜【080901】、【juanwang】升级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谢谢大家昨天钻石、鲜花、月票,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