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话音一落,秦子苒的脸就绿了。

    不讨人喜欢,和惹人讨厌,都是一种表达厌恶的言辞,但很显然,澹台凰损人的手法比她要高端!

    秦子苒脸色绿了半天之后,冷哼了一声,高高昂起头,美眸看向澹台凰,满是不屑地道:“死到临头,还敢逞口舌之快!”

    她这头一昂,直接就让澹台凰蹙眉,这一点一直让澹台凰有点纳闷,为啥她的情敌,大多都是如此,每次跟她说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喜欢下巴一抬,高高的昂起头,然后再发表一些不礼貌的言论?

    这一直是在她心里纠结着的一个困惑,于是她今天忍不住问了:“你很喜欢长颈鹿吗?”

    “你——”秦子苒的脸色当即yī zhèn 青yī zhèn 白,她当然明白澹台凰这句话不过是在讽刺她忽然抬起脖子的行为。这种讽刺成功的让她脸色发青,澹台凰zhè gè 贱人!

    她没回话,但是澹台凰很快又明白了过来,点头道:“嗯,我知道了,不是这样的,看你的表情不像是喜欢长颈鹿的样子,所以我推测应该是……但凡喜欢上君惊澜的水鸭,最后都会十分没有自知之明的把自己想象成一只天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她自己是人,所以不在水鸭的行列。

    “嗷呜……”萎靡了很多天的小星星,伸出两只前爪捂嘴。没想到澹台凰zhè gè 母老虎,这么有文化,星爷显然以前是小看她了!

    秦子苒狠狠的磨了几下牙,竟然在她这话之下,很没出息的有一种将自己的脖子缩起来的冲动。然而她很快的冷静了下来,毕竟她从来都是擅于伪装,拿别人当枪使的性子!这会儿也不可能冲上去和澹台凰打起来。

    她冷笑了一声,以一副shèng lì 者的姿态开口道:“澹台凰,你搞清楚,现下你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一声令下,这里jiù shì 你的葬身之地!”

    “那你就下个令试试呗!”澹台凰眨眨眼,很好心的给对方提建议。

    秦子苒脸色一变,成功的又被噎住!的确,她现下根本没bàn fǎ 下这样的命令,zhè gè 女人虽然已经没用了,不能用来威胁君惊澜。但家主的意思,是将这女人抓huí qù ,用她来威胁漠北帮忙出兵对抗君惊澜,她是为了能羞辱zhè gè 人,出当初的一口恶气,所以才请命出来的。现下要是把这女人杀了,她自己也活不了!

    百里瑾宸在一旁看着,好看的眉梢微蹙,江湖中人,不喜插足朝庭之事,他的性子,更没兴趣在这里看女人斗嘴,所以现下他心中是有点淡淡厌恶的。

    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扫了澹台凰一眼,淡薄的声线缓缓响起:“你先走,我应敌。”

    暗处的无听了这话,默默的抹了一把泪,主上,属下也可以先走吗?这年头当英雄的都容易英年早逝啊,要不你也让属下先走吧,属下毕生的愿望jiù shì 默默的当一个狗熊……

    秦子苒一听这话,当即冷喝一声:“谁都别想走,你们若敢妄动,就别怪本姑娘不客气了!澹台凰,你别忘记了,当初jiù shì 因为你zhè gè 贱人,我才被人抓到廷尉衙门用刑,我绝对不会……”

    “等等,等等!姑娘,你的逻辑是不是有点问题,当初不是你想害我,最后计划失败,被聂倩儿供出来,然后两人狗咬狗,最后才被送到廷尉衙门的吗?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这被害失败的人,也有罪吗?”丫的君惊澜,难道不知道她现下被人包围了吗?为毛现在还不来?

    澹台凰很是耐心的跟秦子苒讲道理,但是最终目的是为了拖延时间。来了八千多人,她自认自己有再高的武功,也没那么好闯,尤其现下还有孕在身。

    秦子苒被她的话一噎,虽然她心里清楚那一切的发生,不过是因为她从一开始就设计在前,但是如果不是因为澹台凰的出现,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自然要把一切都算到澹台凰的头上,这样她的心里就会舒服一点。

    虽然是被噎住,令自己变成了没有道理的那一方,但秦子苒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颇为不屑的看着澹台凰:“不错!上次在皇宫是我技不如人,错与聂倩儿那个蠢货合作,才会落到那步田地,但到底老天有眼,给了我卷土重来的机会!我告诉你,这一场政变,我秦家赢定了!到时候君惊澜jiù shì 我的驸马,而你zhè gè 漠北来的蛮女,就给我滚回你的漠北去!我们北冥不欢迎你!”

    澹台凰听了,慢慢的点了点头,开口评价道:“对未来的勾画倒是挺完满,北冥一座城池你们都还没有占领,一转眼你都成了公主了!秦姑娘果然很善于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这话说得很轻慢,又具有良好的点评性,仿佛是在嘲笑秦子苒在做白日梦,呛得她脸色yī zhèn 红yī zhèn 白,但看那mó yàng ,似乎恨不得冲上来把澹台凰咬死。

    然后又听见澹台凰十分qīn qiē 的劝慰道:“姑娘,想象是美好的,但你也总要结合一下shí jì 啊!”

    “hē hē ,澹台凰,敢笑我想象不切合shí jì ,你以为你自己就很切合shí jì 吗?你是不是还做着自己是北冥唯一太子妃的美梦?我告诉你,君惊澜日前收了一名女子入府,玉蔚雪,虽还没有娶,但是已经有传闻出来是有意扶为侧妃,你不知道吧?要不是因为这样,你以为我还会这么客气的跟你讲话?我早就煽你几个巴掌以泻我心头之恨了,如今不过是看你可怜罢了!”秦子苒说这断话的时候,笑得极为幸灾乐祸,也相当的嫉恨!

    嫉恨澹台凰曾经得到的恩宠,也嫉恨如今的玉蔚雪。

    澹台凰听完了之后,没什么表情,也不知道她是相信了,还是没有信。只低头把小星星拎起来。叹了一口气:“我发现啊,每次跟君惊澜一起去哪儿,只要最后的结果是他率先回来我随后才到,总会出现个女人来!第一次是楚七七,第二次是炎玉,第三次是玉蔚雪,话说你们下次能玩点新鲜的花样吗?”

    澹台凰说着,挑眉看向秦子苒。

    小星星感觉澹台凰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不那么让狼感觉到安全,于是很谄媚的扭过头对着她咧嘴一笑:“嗷呜!”那都是主人的事儿啊,如果主人真的这么做了,你有什么怨恨可以找他抒发,请千万不要殃及无辜的帅狼……

    星爷的身上肩负着拯救天下母狼和母狐狸的重任哪!

    秦子苒冷笑,一挥手,有人上前想去捉拿澹台凰,同时她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不过你信不信都无所谓,现下我的任务不过是将你带huí qù 罢了!等你的利用价值没了,我也懒得再理会你!”

    百里瑾宸淡然站在一旁,竟也忍不住轻声道:“不必在意那个女人,他不会。”

    声线很低,只有澹台凰能听到。

    澹台凰轻笑了声,也用密室传音道:“我知道,我zhè gè 人最大的缺点,jiù shì 跟他心电感应太强了!他想做什么我大概已经明白了,我跟他们走,你离开!”

    百里瑾宸自然也清楚,以君惊澜的手段,不可能让他们一下船,就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

    那么唯一的可能,jiù shì 眼前这一切都是他设下的一个局,而秦子苒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他手中操控的棋子。zhè gè 局的细节他还未能明白,但显然澹台凰已经动了其中关节。

    而且他们也知道,自己并不喜欢参与到朝廷之争里面,所以让他先离开。他沉寂了一会儿,淡淡问:“你què dìng 你没问题?”

    “què dìng !如果你实在关心我,放心不下你嫂子我的安危,你就留下来,跟我一起……”话说了一半,那人脸色已经冷了下来。

    原本就冷傲惊人的面孔,更是如同寒霜,显然是很受不了澹台凰讲这么大一串肉麻的话。

    抬步,二话不说,直接便走。

    因为他清楚,如果他想走,没有任何人能挡住他的脚步。方才让澹台凰先走,不过是因为她有孕在身,怕动武的中途伤了她罢了。

    百里瑾宸是谁都认识的,jiù shì 不认识,也认得他那一双银灰色,如同月色般淡薄的眼眸,秦子苒眉梢蹙起,不论是她还是秦家,都并不想得罪zhè gè 男人,对上君惊澜,已经是因为没bàn fǎ ,被逼上了绝路。

    而这时候,若是再对上神医……要知道百里瑾宸性格虽然古怪,但是得蒙两代神医恩情之人举不胜举,今日要是出手拦他,没拦住就得罪了夜幕山庄,拦住了就等着被排队排了一条街的人追杀!

    这般考量之下,秦子苒很快的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的人不要拦着百里瑾宸。

    于是,百里瑾宸走了。

    这里便也只剩下被重兵包围的澹台凰,还有一点都不想跟她同生共死的小星星:“嗷呜……”为什么不带星爷走?

    “还愣着做什么,拿下!”秦子苒冷喝。

    澹台凰没有反抗,看那样子也没zhǔn bèi 反抗,等着侍卫们来拿她,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侍卫将她拿了,其中一个悄悄的往她的手上塞了一个纸团。

    好久不见的……韦凤啊!

    从她那会儿悄悄的对着自己眨了眨眼,虽然带了人皮面具,但手上拿了一截布料,是迷彩服的布料。按身型来看,和韦凤重合,澹台凰就知道这八千人里面潜伏着自己人!既然都有自己人潜伏进来了,而且他们一直没有出手,显然jiù shì 君惊澜另有dǎ suàn ,希望她配合。

    至于那个玉蔚雪,她若是没料错,目的应该是为了……

    果然,就在她这般想着,韦凤悄悄地在她掌心画了几个字。

    澹台凰点头,表示了解。让她相信君惊澜移情别恋,还不如让她相信自己的娃怀在君惊澜的肚子里比较shí jì !

    秦子苒上前来,冷笑道:“怎么?你竟然不反抗?”

    “有什么好反抗的?你不是说君惊澜已经喜欢上玉蔚雪了吗?如果他背叛了我,我也会令他付出代价的,我如今可是漠北的女皇,容不得人这般欺凌!识相的话,你就让这些抓着我的人松开,把你们秦家的掌权人叫出来跟我谈谈,如果你的话属实,我愿意跟你们合作!你自己想清楚,是抓了我威胁漠北,最终引来漠北仇恨的好,还是好好的跟我合作好!”澹台凰表情很淡然,但凤眸中折射出对君惊澜极深的厌恶,将一个感情被背叛女子的怨恨发挥得淋漓尽致。

    于是秦子苒bsp;mò 了,她也是女人,当然能明白女人感情被背叛,愤怒至极之下的感受!所以澹台凰说自己因为爱情受伤,格外伤心,甚至想要报复,这一点她是相信的!而且她说的很有道理,尤其君惊澜如今已经看上了玉蔚雪,这女人就连自己的情敌都算不上了,自己也没必要跟她过不去。

    种种想法在心中过滤了一遍之后,秦子苒微微抬了抬下颌,示意抓着澹台凰的人放开。

    这下,抓着她的人是放开了。

    随后,澹台凰又大爷一样的开口吩咐:“现在去哪儿?我最近不幸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腿也越发的不好使,给我弄个轿子来!”

    腰椎间盘突出是啥玩意儿,没一个人明白,但是腿不好使和要轿子,大家是听懂了!

    秦子苒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起来,原本就对澹台凰极为不喜,即便君惊澜已经喜欢上别人,当初害得自己入狱的事儿她还清楚的记得。现下她落到自己的手上,她没扑上去弄死她,jiù shì 已经忍了很大的气了,现下还要找个轿子来伺候她?这简直是得寸进尺!

    看她不动,澹台凰又开口道:“你不给我安排轿子也行,待会儿见了你们秦家的家主,我就说原本我是dǎ suàn 多借你们一点兵马的,可惜你们家的大小姐太不友好,没有让我看到合作的诚意……”

    “来人!去zhǔn bèi 轿子!”秦子苒只得妥协,铁青着脸吩咐,随后上前几步,走到澹台凰的跟前,一字一顿的道,“要不是看在君惊澜已经不喜欢你的份上,你信不信我现下就杀了你,huí qù 对爷爷说捉拿的时候,你反抗,我们失手误杀?”

    澹台凰笑眯眯的伸出一只手,故作亲热的握住秦子苒的手:“小心肝儿,如今我们两个都是被君惊澜的无情深深伤害的女人,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摒弃前嫌,好好合作吗?”

    zhè gè “小心肝儿”,成功的让秦子苒通身一震,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但到底对澹台凰的讨厌淡化了一点,可还是因为忍受不住,飞快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皱眉呵斥道:“少给我套近乎!”

    澹台凰心下暗笑,海上遇见的那个红衣男子,不,红衣女子给她的指点!既然她已经发现自己最大的缺点jiù shì “太攻了”,那么以后就“受”一点好了!亦刚亦柔,才不容易吃亏嘛!

    澹台凰笑嘻嘻的收了手,一副她们不能做朋友,所以她很遗憾的样子,摇摇头。叹息着站立在原地……

    韦凤在她身后看了一会儿,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去了一趟翸鄀,太子妃好像变“活泼”了!呃,她应该没有形容错吧?

    不一会儿,轿子来了。

    一行人在秦子苒的带领下,把澹台凰大爷抬走了,去的不是秦家大院,而是一座山。那座山很有点偏远,绕过了很多山道,才进了一个shān dòng 。

    里面起初很黑,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底。秦子苒上前去打开机关,原本前面被堵死了的路,就这样开了。

    秦子苒带了澹台凰和就近的几名士兵进去,而其他人都守在山外,围成一个防御的姿态,防止外敌入侵!而韦凤估摸着是化妆成秦家一个内部人员,所以也成功的跟着进去了,小星星童鞋是自己窜进去的。

    入了shān dòng 之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其中很多钟乳石,年代久远。与其说这是一个shān dòng ,不如说它是一个岩洞。

    里头好像很久之前就被人开发了,所以九转十八弯,景致很美,能藏人的地方也很多。秦子苒将澹台凰安排在早已zhǔn bèi 好的一处石岩旁,随后吩咐了人看守她,并对着韦凤道:“把她看好了,我先去沐浴,待会儿爷爷回来了就来叫我!”

    “知道了堂姐!”韦凤低下头,十分恭谦的回话。

    秦子苒这才满意了,冷哼了一声之后,心情很不错的大步lí qù 。

    直到她走远,澹台凰才打量了一下四下的环境,不是很宽敞,但是东西很齐全。隔音效果不好,估摸着说什么都会被人听到。留下了四个人在看守她。

    她找了个地儿坐下,便开始以密室传音询问韦凤:“告诉我他的具体计划!”

    “秦家是世家大族,从高祖皇帝时期就存在的门阀世家,盘根错节,若是轻易拔除,整个北冥都会震荡一下。但是爷很早就开始渗透了势力进来,外面那八千人,都是爷的私兵。大多从六七年前就潜伏进来,并且从未出过任何任务,一直未能暴露身份,这是爷敢让您被带来的原因,因为局势早已被我们控制。”韦凤先用密室传音解说,表示澹台凰可以放心,她的安全是无虞的。

    随后又道:“秦家老爷子老奸巨猾,狡兔都有三窟,爷怀疑他藏着什么地儿,而若是抓你,他们一定会将您送到他们最隐秘的基地。果然,这里我们的人都是今日才知道,先前知晓的都只有秦家嫡系的几个掌权人。然而,最重要的是,爷已经有意放了秦家的人混进太子府,所以相对来说,太子府并不安全,不若让您被抓到这里来,反而比较安全。”

    澹台凰了然点头,跟自己猜想的差不多,随后她自发的用密室传音把下句话接了下去:“而那个玉蔚雪,是一个幌子。目的是为了让秦子苒以为他已经不再爱我,以保证我借住在秦家这几天,她不找我的麻烦。”

    “是的!”韦凤点头,又道,“秦家不同于其他世家,若非是兵布图事件,爷也不会轻易动他们。秦家的老爷子也是易容高手,为了避免穿帮,爷把属下也调回来了!”

    澹台凰沉吟:“看来秦家势力不容小觑,连君惊澜都要这般认真的布局。”

    “是的,因为秦家自高祖皇帝时期,就养着五万私兵,两百多年前,秦家的第十三位掌舵人就宣布私兵已经解散了。爷掌权之后,拿到zhè gè 关于私兵解散的消息,并不相信,可秦家已经藏了这么多代,爷推测这些兵马都隐藏在平民bǎi xìng 之中。如今设局,是想将之一网打尽!”韦凤将自己了解的消息全部告知。

    是那妖孽的作风,布局精密,杀伐果决,不动则已,动辄斩草除根!

    “唔……呕——”yī zhèn 反胃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而那去沐浴,还没等到“爷爷回来”就出来了的秦子苒,远远的正巧看见了这一幕!她一怔,眸中闪过一道晶茫,很快的意识到了什么,飞快后退几步。

    无端呕吐,方才那么轻易就束手就擒。莫非是……怀孕?

    此刻,下人正端着饭菜,从她身边行礼侧过,正zhǔn bèi 出去。秦子苒伸手扯住她,眼底的晶茫化作恶毒的冷光,凑在她耳畔吩咐了几句……

    ------题外话------

    一团软绵绵的小包子,在墙角愤怒的蹦跶:山爹zhè gè 禽兽,连可爱的人家都不放过!呜呜,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快拿月票来jiù mìng 呀~(>_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