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无耻,还无耻到一本正经的人,澹台凰表示自己完全没bàn fǎ 跟他沟通。

    所以她很理智的选择不理了。

    到了门口,国师大人已经飘飘欲仙的等着他们,见着澹台凰之后,都来不及打招呼,张口便问:“离来找过你了吗?”

    果然是为了即墨离!

    澹台凰十分诚恳的摇头:“没有!也许他来找过,但是我到了煌墷大陆,落脚之后就被人抓了,他可能来找了,但是没找到,怎么?出什么事了?”

    听了澹台凰是话,笑无语显然有点失望,摇头道:“没什么,我没找到他!”

    说这话的时候,笑无语的表情看起来很颓废,显然,即墨离不仅没跟他联络,就连自己dǎ suàn 去哪里,都没告诉他。看着神棍一脸失落的样子,澹台凰产生了一种名曰“同情心”的心情。

    于是开口询问:“以你这么久以来对他的了解,难道不能猜到他去哪里了吗?”

    “猜……”笑无语bsp;mò ,微微闭上双眸,唇际有点淡淡是苦笑,这么多年以来,他的确了解离,但却从未看透过那个人,朦胧而迷离,令人永远都猜不透他下一步会做什么,想做什么。

    猜么?

    足足bsp;mò 了有半盏茶的功夫之后,笑无语怔了怔,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澹台凰,吐出了两个字:“漠北!”

    是的,那个人虽然从来没叫人看透,却有一次发烧的时候,迷迷蒙蒙的说过自己想过自在日子。恐怕没有什么地方,比漠北草原更加开阔自在了!

    澹台凰笑着点头,没有经过即墨离的允许,她不能随便对人说出他的下落,但现下是笑无语自己猜出来的,自然就不关她的事了。

    “多谢!”笑无语道了一声谢,便转身走人,都没跟君惊澜打过招呼,当然,太子爷也并没有搭理他的意图。

    他走了十多米远,澹台凰在他身后高呼:“你找到他了之后,若是在漠北有任何难处,都可以找我王兄帮忙!就说是我的意思!”

    不论怎么说,自己是欠了他们人情的。

    笑无语头也不回的道:“知道了,谢了!”

    太子爷在一旁听着,魅眸闪了闪,却没就此多说什么,只是闲闲道:“东晋国师,七日之前,羽化飞升了!”

    “啊?”澹台凰嘴角抽了抽,七日,正是笑无语把迦叶砜给她的第二天。可是这神棍不是在这儿吗?羽化个毛线?

    不过,短暂的呆愣之后,她也明白了过来。是了,笑无语既然决定跟着即墨离一起走,自然就不会再huí qù ,也不希望东晋的人再找他,他素来爱惜自己的形象,羽化登仙什么的,最能令自己高大,这样干也不奇怪。

    fǎn yīng 过来了,她便也笑了笑:“东晋国师zhè gè 头衔对于他来说,当真什么都不是!只是这神棍不做国师了,以后做什么?是陪着即墨离一起养牛放羊,还是找个地儿摆个挂摊,给人算命?”

    哎呀,可惜笑无语不是瞎子,没有一般算命者的共同特征,出去给人算命,人家恐怕都不会轻易相信。

    太子爷轻“哼”了一声,意味深长地评价:“爷看着他们两个,就不像有本事放好羊的!”

    澹台凰没往深层次想,只好心情的笑着点头:“的确!他们一个是被当神仙供奉了这么多年的国师,一个是养尊处优的王爷,一看就不是放羊的料,希望他们早点习惯吧,hā hā!”

    她这样笑着,转身又踏入了太子府。

    却没看见韦凤,东篱,等一系列了解太子殿下的人,都禁不住是抖了一下。太子妃很傻,很天真,那两位美男子的前景……被爷盯上了,下场应该更傻更天真吧?

    秦家的事情解决掉,君惊澜自然是有很多后续事件要处理的。送她回房间,澹台凰语气不太好的赶人:“好了,我睡觉了,你可以出去了!”

    他低笑了声,知道她还虽然已经jiāo xùn 了自己,但是到底气还没有全消。

    “爷陪着你睡!”

    他话音一落,澹台凰的表情就开始变得很警惕!开什么玩笑,她现在是孕妇,他不会……“那个啥,我现下可是……”

    见她一脸警惕,防狼一样看着他,他魅眸挑起,唇际笑意暧昧,犯贱道:“太子妃,爷的意思是陪着你睡,并无其他dǎ suàn 。难道太子妃是寂寞了,嗯?”

    “寂寞你妹!”zhè gè 贱人!

    澹台凰骂了他一句,大步走到床边,当贱人不存在,宽衣解带,上床睡觉。躺下之后,发现贱人就站在自己床榻的不远处,她一扯被子,盖住自己的脸,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这动作,带了不少孩子气和嗔意,逗得他轻笑出声。

    缓步到了床边,坐下,似有点;的开口:“太子妃,你要是jì xù 这样嫌弃爷下去,孩子出生之后,会以为我们关系不合,对他的成长不利!”

    似真似假的话一出,澹台凰皱眉扯下被子,露出半个头瞪着他,毫不示弱的回话:“要是让孩子知道他有个嘴贱贱的爹,跟着学坏了更加不利,所以我强烈建议你改改!”

    他听罢,如玉长指伸出,拎小鸡一样把她拎进自己怀里,狭长魅眸凝锁着她,缓声轻笑道:“半个月不见,除了揍爷一顿,jiù shì 赶人,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嗯?”

    澹台凰昂起头,开始死鸭子嘴硬:“想你做什么,想你……唔……”

    这货不是在吻,是在咬!

    硬生生的把她接下来的嫌弃,全部堵了huí qù !还带着点淡淡的怒意,缠绵辗转,倒是带出了他禁欲多日的火,为了防止jì xù 下去,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他停了下来,随后看了澹台凰的肚子一眼,十分嫌弃道:“真碍事!”

    还没出生的孩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老爹嫌弃。

    “嫌碍事我给他换个爹去!”澹台凰赏了他一个大白眼!

    君惊澜笑了声,十分笃定道:“你不敢!”

    “谁说我不敢?”好吧,想起秦子苒的惨状,她的确不太敢!

    他如玉长指划过她的唇畔,宠溺笑道:“太子妃,你似乎忘记了,爷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孩子会希望自己有一个英俊的父亲,你换了任何人,都不会有爷出众,孩子也不会原谅你的!”

    澹台凰:“……你还敢更不要脸一点吗?”

    “这是自信!”某人很肯定。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段时间没jiàn miàn ,加上她又怀孕了,所以太子殿下这次重逢,显得格外黏人!把她抱来抱去,一时忽然吻她一下,一时唧唧歪歪的问什么想不想他之类的,颇有点不得到满意dá àn ,就绝对不放过她的架势。

    澹台凰实在是太困了,非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回了一句:“想了,想了!”

    然后随便他折腾,自己睡觉去了。她是发现了,从上官子风到君惊澜,将要做爹的男人都鸡婆到让人想死!倒是有点奇怪的是,太子爷的关心都只对她,倒是没怎么提孩子。

    这让澹台凰很满意,其实她还担心有了孩子,这货一门心思就操心孩子,她自己苦逼兮兮的吃自己孩子的醋来着,看样子她完全多虑了。

    她哪里知道,太子爷之所以如此黏人的表达自己的存在感,其实也是为了努力的在她心中留下更加不可撼动的地位,免得自己被那小兔崽子,抢了她心中第一的宝座!

    两个人就这样纠结着,担忧着,要què dìng 自己在彼此心中的地位,超过孩子那么一眯眯。要是让那没出生的娃知道他们两个都在操心这种问题,八成得气到自动退货,换个人家投胎……

    直到澹台凰睡熟了,君惊澜才给她掖好了被子,吩咐下人去传独孤城,司马清,处理政务。

    澹台凰这一觉睡得很熟,这段时间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天。从王兄出事,她就没睡过一天安稳觉,今天倒舒舒坦坦的睡了一回,于是这一睡,直接睡到了晚上。

    醒来之后,凌燕进来了,把漠北近日的情况都告知她。

    漠北部族一位德高望重的亲王被刺杀,三位肱骨之臣莫名暴毙。幸亏摄政王发现得早,不然连云十八骑的云起,也险些被人杀了!

    虽然动不到漠北的根基,但朝野震荡!君惊澜不在北冥的时候,北冥的兵部尚书和大司农也遇刺身亡,整个北冥也是人心惶惶,直到君惊澜回来了,众人的心中才安定了下来。

    而动手的是人,已经没有任何悬念的被què dìng ,是半城魁!

    他的那把标志性的刀,砍出来的痕迹,只要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天下第一杀手,想杀一个武功不及他的人,自然易如反掌。

    这东西给澹台凰看了之后,凌燕支吾了一下,道:“绝樱在门口,她对此很kuì jiù ,您要不要见见她?”

    澹台凰有点莫名其妙:“半城魁做的事情,她kuì jiù 什么!半城魁没有理由忽然出手杀这么多人,而且还都是各国的朝廷重臣,那么zhè gè 命令一定慕容馥下达给他的。慕容馥沉寂了这么久,忽然又出来蹦跶,难道……刺杀案件发生的伊始,是不是十天之内?”

    君惊澜也就比自己早回来两三天,而在半路上遇见了皇甫轩……

    凌燕点头:“您怎么知道?”

    澹台凰一听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嗤笑了一声:“我怎么知道,这还不简单吗?前几天遇见了皇甫轩,按照路程来算,他从东陵出发,也就十天左右的事!皇甫轩出发了,他的那位皇贵妃刘玲玲没人撑腰,这几天自然也不会轻易和慕容馥叫板,慕容馥腾出时间和功夫来了,又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谋划江山了!”

    不得不说澹台凰的确欣赏慕容馥对待感情的态度,他们之间的问题,也不过是立场不同!但是这种欣赏并不能改变慕容馥是反派是对手的事实,所以澹台凰无法说服自己喜欢她。于是这话充满了讽刺意味!

    凌燕有点上了火气,登时就道:“要不我带人潜伏到东陵皇宫杀了她?”

    她们的特种兵部队,隐藏能力和刺杀能力,如今已经是上层,潜入皇宫杀人,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但澹台凰摇了摇头:“如果是在认识慕容馥的真面目以前,我会同意你的tí yì ,但是知道她的真面目之后就不能了!能培养出血楼这样的组织,又隐藏了这么多年,足见她的实力,要是贸然去刺杀她,说不定反而落了对方的陷阱!”

    澹台凰这话分析得在理,凌燕尽管很生气,但到底没有再坚持了。

    原本澹台凰dǎ suàn 八卦一下最近自己不在,这几个丫头的感情发展得如何,但想着绝樱还在门口等着,便开口道:“你先huí qù 吧,让绝樱进来!”

    “是!”凌燕应了一声,出门去了。

    不一会儿,绝樱进来了。

    她冰冷的面容上无甚表情,但是有点淡淡愧意,上前一步,冷冰冰地道:“半城他……”

    “你想说他是有苦衷的?”澹台凰挑眉看着她。

    绝樱跟她,没有从属关系,但她在半城魁的条件之下,救过绝樱,绝樱也帮过她,倒能算是朋友。

    “不是!即便是有再多的苦衷,你也不会放过他了。只是我们是杀手,杀手必须服从组织的命令行事,我希望你理解!但毕竟当初是因为我的原因,你才没有下令除掉半城,所以两国的损失,我也有很大的责任!”绝樱表情沉寂。

    她很理智的表明了立场,但也清醒的明白因为自己的yuán gù ,引发了某些原本可以不用发生的事情,所以她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话都被她说完了,澹台凰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点点头:“半城魁的解药……”已经拿到手了,如今他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她真有点犹豫要不要给他。

    可这话没说完,她忽然面色一变,站了起来,看向窗外。

    yī zhèn 肃杀的风,带着浓浓的杀伐之气,当初在东陵皇宫,她曾经亲自领教过,普天之下,能有如此强大杀气的人,只有一个人!

    ——半城魁!

    然而他到了太子府附近,又似乎因为什么而犹豫,竟然走了。

    那股气息渐行渐远,澹台凰和绝樱对视了一眼,没来得及跟任何人打招呼,径自从墙垣跃了出去,随后便是yī zhèn 如风般的疾驰,要追上半城魁的步伐!

    前方的半城魁似乎也感觉到了,飞驰的速度,从快慢慢的变慢,最后好像还gù yì 在等着她们!一行人不疾不徐的前行,入了一片竹林。

    这会儿半城魁也不动了,他手执长剑,背对着澹台凰和绝樱站着。

    风扬起,月光下他紧致的身段在黑衣收束,手中的星月弯刀,散发出幽蓝的光。背对着澹台凰,如同罂粟一般蛊惑人心的声线暗沉响起:“为什么跟上来?其实我并不想杀你!”

    澹台凰能明白,他心中是矛盾的,不然不会都来了,还要掉头离开。但她也很笃定:“慕容馥给你的下一个目标,是我?”

    “不错!”半城魁头也没回,他和澹台凰之间的纠葛太复杂,她救过自己的命,也把自己卖到过小倌馆,她帮自己救过人,自己也还欠了她人情,而自己也帮过她。他其实根本还理不顺他们之间到底该是什么关系,谁对谁的恩情要大些,所以犹豫着不知能不能下手,但是理不顺澹台凰,却能理顺绝樱!

    这般一想,他猛然回过头,手中的弯刀毫不迟疑对着绝樱攻击而去!zhè gè 女人,虽然总莫名的觉得熟悉,但是他并不认识,所以可以杀!

    绝樱亦飞快的拔剑,毫不示弱的回击!

    两人刀剑相接,身体靠得极近,绝樱从来平静无波的冷眸,终于眯出寒光来,冷冷“哼”了一声:“你想杀我?”

    “有何不可?”半城魁不答反问。

    澹台凰正想上前帮忙,绝樱却忽然扭过头看着她,容色冷寂,一种极为绝决的神情,对着澹台凰开口:“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就算他杀了我,我也希望你不要插手!”

    那眼神,澹台凰看着皱眉,也不知道那是绝望还是死心,但绝樱已经对她说了这样的话,她犹豫了一下,脚步顿住,终究没有上前。

    看着他们交手,她忽然怔了怔,脑中快速的闪过一道电光,但闪得太快,她没有抓住。眉头却蹙了起来,她好像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但到底是什么,她想不出。

    剑光飞影,半城魁和绝樱在竹林中对打,无数竹子削断,在空中变成残片!竹叶飘飞,两人握剑的姿势,惊人相似!

    在澹台凰看来,jiù shì 两个东瀛顶尖武士的较量!

    冷月如剑,割裂而下。澹台凰似能感觉到绝樱此刻的心情,心爱之人出手,竟然是想要自己的命,那种痛楚,恐怕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

    可,半城魁为什么要忽然对绝樱动手呢?

    这样一想,澹台凰通身一震,细细一思索,终于明白自己方才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是什么!她猛然抬头,可此刻半城魁手中的弯刀,已经送进了绝樱的胸口!

    “住手!”她飞快出手,想要拦截,然而终究晚了一步。因为她方才片刻的失神……

    那刀子扎得不是很深,但也绝对不浅。鲜红的血线,沿着绝樱的唇畔滑了下来,她看着半城魁,忽然笑了,如樱花绽放一般美丽绚烂的笑容。

    随后她开口低吟,那是昔日彼此的承诺:“在樱花盛开的时候,怀念着初空里的期盼。愿与你永远相靠,在樱花树下……除了你,我一生不会再爱上别人……”

    “半城,我还是你的樱花吗?”

    半城魁微微凝眸,这话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他脑中依旧一片空白,他看着绝樱,冰冷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忘记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只有杀了你,我才能取回来。所以,对不起!”

    这便是澹台凰方才想通的问题!慕容馥,一定和半城魁达成了什么协议,杀掉多少个人,就给他解药。自己是名单里的下一个,而绝樱,是名单里的最后一个人!

    这是慕容世族骨子里的劣根性!他们喜欢看人在自己的掌心挣扎,然后以一种看好戏的心态去欣赏,来寻找到自己生活的乐趣!

    慕容馥要还给半城魁自由和记忆,却要让半城魁先杀了绝樱!等他记起来自己忘记的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而那最珍贵,早已被他亲手终结!这jiù shì 慕容馥要的,她要看人痛苦,就算答应了半城魁脱离,也要他付出惨痛代价!

    澹台凰明白了,绝樱也很快明白了。这是一个悖论,因为想记起她来,所以要杀了她。多可笑的说词!

    然而她似乎累了,微微垂了眸,冷笑道:“你要杀就杀吧!”

    半城魁听罢,尽管心中有些异样,却已然抬手,欲将那刀子全部送进去,澹台凰离得太远,来不及上前阻拦,只得大声开口:“半城魁,你住手!否则你会后悔的!你身上的蛊毒,我有解药!”

    半城魁听了,手中动作果然一顿,偏头看向她,问:“如果那解药是假的?”

    澹台凰沉眸,回话:“如果是假的,我任你处置!那如果是真的?”

    半城魁沉吟,最终道:“我为你端了血楼!”

    血楼!慕容馥手下最隐秘强大的江湖组织,就算没了半城魁,以后也可能暗杀掉两国无数肱骨大臣!

    澹台凰点头:“好,成交!”

    ------题外话------

    山哥:啊——哦——嗯~

    众山粉:山哥,你寂寞了?

    山哥抹泪:是的,没有月票的夜晚,我好寂寞……

    众山粉:……!

    谢谢大家昨天的钻石、鲜花、月票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