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个将话说完,绝樱已经支撑不住,晕倒了。

    这一刀在胸口,可大可小!

    半城魁那双暗沉的眼眸里终于闪过了些不一样的东西,并不是担忧痛楚,而是一些他自己都未能看懂的茫然。

    澹台凰烦躁的瞅了他一眼,不耐烦的喝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她带huí qù !”

    半城魁顿了一会儿,也终于不再犹豫,上前一把将绝樱扛了起来,随着澹台凰飞快的奔赴太子府,为了避免麻烦,便直接从墙头进去了。进去之后,澹台凰马上叫了下人去请大夫。

    彼时绝樱已然面色惨白,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澹台凰上前帮她点穴止血,又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气息很微弱,若是不仔细探,根本都探不到!

    这半城魁,下手真他奶奶的狠!

    怒火攻心之下,她掏出自己的袖中的解药,对着半城魁扔了过去:“吞了它,希望绝樱没什么事,否则你或许会后悔到为她殉情!”

    这话份量太重,隐藏的含义又极为明显?殉情?

    这话莫不是说自己和绝樱,曾经有过一段情?他抬眸,看向澹台凰,诧异询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自己去悟!”澹台凰懒得跟他讲话,白了他一眼之后,便十分焦急的等着大夫,又忽然想起一点不对,要是绝樱伤得太重,普通的大夫或许束手无策,她该去找那妖孽想bàn fǎ 把瑾宸弄回来。

    这样想着,赶紧往门外而去,正要出门,半城魁却在她身后开口:“我凭什么相信你?”

    他手上拿着那药,抬眸看向门口的澹台凰,眼神带着一点深思。如果这药真的是解药,那自然是皆大欢喜,而如果是毒药,便会要了自己的命!不论哪一种,把这药吃下去,澹台凰都不吃亏,可拿性命赌博的人是自己!

    半城魁并不蠢!

    凭什么相信你?这问题令澹台凰僵硬在门口,她凤眸沉敛,没有说他不信可以找大夫来看看有没有毒,因为她知道这毒蛊有很大的古怪,恐怕百里瑾宸都未必能看得通透。

    那凭什么呢?凭什么要半城魁无条件的相信她,然后拿他自己的性命赌博?

    澹台凰想了一会儿之后,勉强算是找到了dá àn ,凝锁着他,一字一顿地道:“你的确没有一定要相信我的理由,其实这药也不是我确切找来的,而是皇甫轩给我的,我甚至没问他这药是真是假,又是如何从慕容馥手中得来的。但,我信任他!这是人的主体在极为理智的前提下,对其他人产生的判断。而你信不信我,也只在于你自己的判断!”

    是的,她相信皇甫轩,她相信他至少在煌墷大陆真的打起来之前,他绝对不会欺骗她,更不会伤害她。这种信任并不来自于她对他有什么特殊情感,而是来自于那个冰冷霸道的男人,对她的种种付出。

    若说他那般待她,她还怀疑他的话,她不会赞赏自己的谨慎,只会唾弃自己无情无义。但半城魁没什么理由相信她,她并未对他做出过什么奉献,要他无条件的信任,的确有点牵强!所以她现下只能这么说,信或者不信,全凭他自己!

    然而半城魁听了她的话,盯着她的眼眸,bsp;mò 了半晌之后,终于开口:“澹台凰,你与我没有太深厚的交情,但是我信你。因为我认识的你,从来光明磊落,当初对娜琪雅厌恶至极,亦不屑使用卑鄙手段,生气便打!你这样的人,我不相信你会说谎!”

    他这话说得坦诚,随后将瓷瓶打开,把药吞了进去。

    澹台凰倒不知道自己不喜玩些阴谋阳谋,在旁人看来竟是一种高大的光明磊落,这倒是一种人生的升华,点了点头之后,踏了出去。

    然而她刚刚踏出门,便听见屋内传来“咚”的一声,回头一看,半城魁从板凳上滑了下来,晕倒了!澹台凰心下一惊,不会一相信她就相信死了吧?

    抽搐着嘴角飞速进屋看了他一眼,一探,还有气,瞅着也不像是中毒的迹象,这才放了心,嘱咐韦凤:“待会儿大夫来了,也让他一起看看半城魁!”

    韦凤点头。

    澹台凰就出了门,笔直往君惊澜的书房而去,脚步迈得很快,不消一会儿,就到了书房门口。心里也隐隐有点奇怪,自己出府过,太子府的人竟然这么久都没有察觉?那妖孽也没找她?

    而到了门口之后,看见了苍昊。苍昊一见澹台凰,当即便愣了一下:“太子妃,您回来了?”这般说着,又看了一眼拦在门口的小琛子。

    显然他是想去找君惊澜通报消息,但是到了门口被拦住了。

    小琛子站在门口守着,面色十分沉重,看见澹台凰之后稍微有了一点好转,好在太子妃没什么事!

    澹台凰狐疑的瞅了一眼,询问:“怎么回事?”

    “爷身上的养血蛊发作了,前段时间为了取信秦家,又吞了那毒药,虽毒自己解了,但到底还是残留了不少毒素,今日发作的比以往都要猛烈,此番下来,奴才担心爷会走火入魔!所以奴才不敢让任何人进去打扰爷!”小琛子低头回话,眼神里带了微微kuì jiù ,毕竟太子妃方才出府的,可能遇到危险,这样的消息也被他自作主张挡在了门口。

    澹台凰也是走火入魔过的,其间危险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会儿也顾不得小琛子的kuì jiù 的眼神,大步就进了屋。

    小琛子想拦,没拦住,原本zhǔn bèi 跟上去。

    苍昊给了他一个眼神,小琛子当即也不动了。

    澹台凰进去的时候,他正盘膝坐着,紫银色的衣摆垂在华毯之上,如鸦墨发划过侧颊垂落在膝间,一双魅眸紧紧闭着,似在隐忍着痛楚。

    这是在用内力压制某些非人的痛苦,而不是走火入魔的神情。澹台凰心里也明白,这人永远不容许有不在自己掌控内事情发生,所以他即便自尽,也不可能容忍自己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通常只有两个结果,第一经脉爆炸而亡,第二控制不住自己,屠谬掉自己能看见所有活物!后者的几率最大,那等于jiù shì 疯了,所以君惊澜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走火入魔的。

    然而他此刻神识已困,正在一种察觉不到外物的封闭状态,与体内的毒素作斗争。

    也就在这会儿,韫慧匆匆忙忙的跑来,告诉她:“大夫来了,大夫说绝樱伤得很重,但并不伤及性命!半城魁也无事!”

    这下澹台凰才算是完全放了心,点了点头,示意她都退出去。

    随后她坐在君惊澜的身后,凝聚内力于掌心,虽然不能分担他的痛苦,但却能给他输进去些lì qì ,支持他坚持下去!淡淡的白光,从她的指缝,滑入他的体内……

    她无法感知到他的痛苦,但内力滑进去之后,明显的感觉到他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了一些,尽管很细微,但并不难察觉。澹台凰微微扯了唇畔,为自己能找到这样的一个法子而gāo xìng。

    足足一个多时辰之后,他终于睁开眼,随后伸出手,覆住了她的,轻笑了声:“好了,不必做无用功了!”

    “无用功?”澹台凰收了内力,回转一个周天,最终压下,有点诧异的看着他,“但是我刚刚明明感觉到……”感觉到他身体松懈了不少。

    他缓缓笑了声,道:“不过是你的手,碰到爷身上,募然觉得心安罢了。”只觉得,有那么一双手在他身后,无论是什么,都可以克服战胜。

    “嗯!”澹台凰点头表示明白,又很快的道,“这就好比一个人拉肚子,不管多么难受,只要蹲进了茅房,瞬间就会有很安心的感觉!”

    她这般“形象”的一比喻,太子爷的脸色便有点发青,似乎想吐。

    而澹台凰本人为自己的比喻沾沾自喜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察觉她好像不小心把自己比喻成了茅房!zhè gè 比喻实在不太好,所以她的脸色慢慢也绿了……

    绿了之后,又脸色不太好的看了他一眼:“养血蛊就够你受了,还吞什么毒药,对自己那么狠做什么?想骗秦家上当,你就不能换个法子吗?你一个人想不到,我来帮你一起想,实在不行那秦家我们慢慢duì fù ,何必急于求成,还能怕了他们十万私兵不成?”

    这般带着薄怒的话一出,令他魅眸微微染了些笑意,平静的道:“这是一种习惯,爷惯用的处事手段,以最小的代价来获取最大的利益!不能对自己狠的人,便也注定了不会有任何成就。不过太子妃,你这话,算是在关心爷吗?”

    应当是在关心的,只是她性格素来凶悍,即便关心,也不会说出什么动听煽情温柔的言词。

    绝樱那边的事情不用她再操心,这会儿自然也轻松下来。

    往他怀里一靠,不太友善的盯着他回话:“不!我不是在关心你,我只是在警告你,既然你觉得对自己狠挺好,一不小心丢了命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觉得要是跟你在一起,我们zhè gè 家庭是没有安全感的!对于我来说,不知道啥时候自己就成了寡妇,对于孩子来说,不知道啥时候就成了没爹的孤儿。所以,如果你无比坚持、万分肯定的要jì xù 对自己狠下去的话,我无话可说,只能kǎo lǜ 一下另嫁,寻个能给我安全感的归宿!”

    这一溜烟的话说出来,与其说是警告,倒不如说是威胁了。

    他闷笑了声,笑意很是;,足足笑了半晌之后才道:“遵命,我的女王!今日起,爷再也不会如此了!”

    女皇、女王从别人口中听见,都没什么感觉,但是募然听见他这么一叫,澹台凰只感觉很受用,无比受用!心中也募然产生了一个想法,这想法出了,便也径自一溜烟说出来了:“我发现,做你一个人的女王,比做天下人的女王都开心!”

    登上王位的时候,执掌权柄的时候,她也没有这样愉悦过。

    这话,太子爷听了也是极受用的,赞赏道:“太子妃,你总算说出一句不令人反胃的情话了!嗯——”

    话说了一半,腰间被掐了一把。

    澹台凰是明白zhè gè 人的嘴贱是改不了了,也懒得再收拾他,轻声相询:“能不能借我点东西?”

    “太子妃不觉得用‘借’zhè gè 字太生疏了么,爷人都是你的了,还有什么是不能给的?”太子爷肉麻起来,从来是很有一套的。

    澹台凰翻了一个白眼,假装没听到,随后道:“我刚刚出去了一趟,见了半城魁……”

    话说了一半,便感觉腰间的手紧了紧,显然是有些担心她的安危,也为她贸然出去不太开心。

    “呃,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我为他解了蛊毒,他答应帮我端掉血楼,所以想找你借点火药!”上次听魔教的人说过血楼的事儿,他们很善于逃命,要是她没料错,他们逃命的方式一定是挖地道,既然这样的话,就在地道下面为他们埋些火药好了!

    她这话一出,他笑了声:“跟爷想的一样,爷手下的人已经探查到了他们十四条密道,jì xù 在地下搜寻下去,很快便能找出其他的密道来。如今有了半城魁,倒是省了不少功夫!”

    他有动作,澹台凰不奇怪,手下的人被杀了,他是不可能吃下zhè gè 亏的。既然目标一致,那么皆大欢喜!

    “王兄没什么动作吗?”这一点有点不合常理。

    “原该是有的,但是爷早已飞鸽传书给大舅子,让他不必操心,这件事情爷会处理好。王兄自然也乐得清闲,过几日他会来北冥……”君惊澜缓缓陈述。

    说了一半之后,被澹台凰打断:“灭掉血楼的事情我要亲自去,慕容馥没那么简单,单单派他们去,我怕他们招架不住!”

    “你可以去,爷会派人保护你,魔教的四大护法也都在,会陪着你一起去,安危上面不会有任何问题!”君惊澜还是很好说话的。

    澹台凰扭头看了他一眼:“你不去吗?”

    太子殿下从来是个很务实的人,坦然道:“养血蛊每日都会发作,爷去了若正好撞上那时候,反而给你们拖后腿,便也不如不去!但你要记住,凡事以安全为要,也不可有半分心软,定要赶尽杀绝!”

    那里的杀手,活下来一个都是麻烦!

    zhè gè 不必他说,澹台凰也明白,顿了顿,开口笑道:“我知道了!嗯,对了,王兄过来做什么?”

    “你不觉得,我们的婚礼应该补上了么?嗯?”尽管夫妻间该做的事儿都做了,孩子都怀上了,听起来似乎他们jiù shì 一对了,包括北冥皇族的玉碟上面,也已经有了她的名字,但太子殿下认为,拜天地的仪式是不能少的。

    上次成亲的事儿出了yì ;告吹,澹台凰的心情也一直不太好,这会儿听他tí yì ,倒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好!”

    于是,太子殿下心情好了。

    但是澹台凰沉寂了很一会儿之后,忽然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抬头看向君惊澜,道:“你说,我们这算不算是二婚?”

    太子爷:“……”

    ……

    当天晚上,澹台凰去探望了一下绝樱,què dìng 她是真的没事儿之后,又去看了半城魁。据说他方才昏迷之中,手指上不停的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大夫看见了,用针给他扎开了指腹,一条蛊虫掉了出去,挣扎了几下之后死了。

    然后大夫说他大抵是没事了,休息一日之后一切都会好。

    最后和绝樱关系最好的凌燕照顾了她一整夜,其他人都去休息了。

    等到第二天,澹台凰的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起床之后,成雅来告诉她,绝樱已经醒了,而半城魁也醒了,可是他醒来之后据说懵了一个早上,后来又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飞奔出了太子府,做了一回砍竹狂魔,将皇城外的竹林的竹子全给削了!

    后来又回来了,据说那时候脸色是惨白的,最终傻瓜一样,站在绝樱的房门口,都不敢进去。整个人仿佛被人生中的暴风雨摧折了一顿,饱受了生活给他的沧桑和折磨。

    当然这些话都是韦凤传回来的描述,澹台凰并未亲眼所见。

    她很体贴的没有直接便让半城魁帮她做事,去将血楼的事儿全部挖出来,而是让他好生缓冲了几天,平复了一下被人当杀人工具使用了多年,又险些杀死自己爱人的心情。

    这几天她很悠闲的把绝樱的故事讲给了韦凤,凌燕她们听。韫慧听得咂舌不已:“这真是一个艰辛曲折的爱情故事,没想到绝樱竟然有这样的过去,现下还……唉!”

    “你们说接下来他们是奔向幸福生活,还是jì xù 相爱相杀?”韦凤晶亮了双眼。

    凌燕很快道:“我们来下注,看谁赢钱!”

    可怜的绝樱,还在病床上躺着,就成了众人赌博的噱头!澹台凰看了她们几个一会儿,很快的分析出了她们如此行径的原因——最近日子太无聊了!

    所以,在她们无聊了五天之后的一个夜晚,澹台凰带上了众人,在半城魁的带领下,往血楼的基地去做一件不无聊的事。

    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做着部署,一团一团火药,也在半城魁指示下,悄悄的放到了地道的入口。最终将并联的引线,全部牵扯到一起,汇聚起来,澹台凰仰头看了一眼那“血楼”。

    的确是楼,很有点模仿黄鹤楼的构造,只是没那么高。四面插着极小的棋子,上头写了“血”字!外面的墙壁,用了红色粉刷,的确很陪“血楼”zhè gè 名字,从构造和二十多条地道来看,也说明这座血楼的主人,在将它建立起来的时候花了多少心思。

    花了多少心思,那么这心血毁于一旦的时候,便会多么痛苦吧?

    血楼的人并未察觉到什么,因为澹台凰手下的人部署的时候,并没有拿着火把照明,所以他们看不到下面。但是楼上灯火通明,眼力好一点的,都能透过窗子,看见里面有人在走来走去,警惕的巡逻,或者说是做着所有工作族最讨厌干的事儿——值夜班!如果在值夜班还以加班为前提,就更令人讨厌了。

    足足半个时辰的隐秘行动之后,一切zhǔn bèi 就绪。魔教众人早已摩拳擦掌,zhǔn bèi 攻进去大战一场,青龙最先上前:“教主,体现您比前任教主厉害的时候到了,当年的教主带着我们来的时候,可是因为那群乌龟惯于缩头,教主没了兴致走了,魔教的弟兄们一直以为这件事情是奇耻大辱啊!”

    另外三位护法很快的接话道:“所以您带着我们雪耻的时候到了!”

    一切zhǔn bèi 就绪,就等澹台凰一声令下。

    她缓缓勾出一个冷肆的笑容:“那就攻吧,我也想知道,慕容馥在知道自己的心血,被以斩草除根的模式摧毁之后,是什么表情!更要让她知道,出来混的,早晚是要还的!”

    ------题外话------

    山哥高喊:月底求票(⊙o⊙)…

    众山粉:山哥,你今天的求票方式真没有技术含量!

    山哥:月底有技术含量的求票(⊙o⊙)…

    众山粉:……!

    谢谢大家昨天的鲜花和月票,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