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混的,早晚要还的?嗯,众人都点了点头,对澹台凰的话甚赞同。

    他们带来的人马,几乎是以光速,将血楼团团围了起来!今日半空的明月,也仿若鸽子血一般鲜红,乌云慢慢闭月,战斗还没开始,空中就似已经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幽冷的箭光,慢慢的搭了起来。

    半城魁作为一个刚刚从多年的错误里面觉醒过来的洗心革面者,此刻肩负了做内奸的伟大任务,由他从里面开始杀!弓箭手在外头射击,而魔教的人,则跟着半城魁一起进去,据说他们自教主隐退以后,都已经清闲很多年了,今天正好有机会发挥自己,个个都gāo xìng至极。

    澹台凰作为一个孕妇,当然是能不动手,最好不动手,这会儿就好整以暇的站在外头观战。

    半城魁到了血楼的门口,伸出手,轻敲了三下,又重敲了两下,看样子是在对敲门的暗号。最后一下落下,血楼的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蒙着面纱的黑衣人,整个人都包裹在黑色的布料之下,唯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他看见半城魁的时候,没什么容色变化,但在看到他身后的人之时,愣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指着他:“你——!”

    “嗤!”

    耀眼的幽蓝刀光一闪,半城魁飞快的拔剑,以一种快到妖诡的速度,横剑而去,那人话还没说完,脖子上一条艳红的血线,精准无物的收割了他的性命!

    即便澹台凰,远远看着他的身手,也忍不住想赞叹一声“好”!凌燕也眯着眼睛看着,作为澹台凰手下的第一杀手,但是她必须承认自己的刀没有半城魁快,看高手出招,最容易学到东西,是以她看得极为认真!

    “半城魁,你背叛我们?”里面有人惊呼出声,似不敢置信。

    半城魁毫无温度的声线响起:“我从来就不是你们的人,谈何背叛?”话音落下,便又是yī zhèn 刀光四闪!

    魔教的人,也个个都是高手,杀人的手法极为血腥。不一会儿,里面jiù shì yī zhèn yī zhèn 血影飘过。

    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岂是单单指慕容馥没事儿就找她的麻烦?这些杀手也都是一样,出来杀人的,总有一天是要还的。长剑饮血的时候tòng kuài ,却不知道自己被别人杀死的感觉怎么样!

    后来,半城魁告诉她,他们被人杀死的时候,那种感觉应该叫解脱。没有一个人是生来就想做杀手的,他们自己也不愿意,但是被慕容馥的药物控制,他们也只能服从命令行事!血楼的每一个杀手,在杀人的时候,都做了死亡的zhǔn bèi 。

    他们不知道自己死亡的时候是哪一天,但却都茫然和漫长的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而现下这临近死亡的惊恐,和对生的渴望,并不因为他们有多舍不得自己的性命,而不过是一种求生的本能,那是属于人的本能。

    澹台凰仰头看了一会儿之后,忽然道:“不知道皇甫轩知道事情最终会发展到这一步,会不会后悔把半城魁的解药给我!”血楼是慕容馥的力量,自然也是他皇甫轩的一个帮手,如今血楼就这样毁在她的手上,而皇甫轩,可以等于是在自毁长城!

    成雅虽然不太聪明,但跟了澹台凰却是最久的,看得比较多,了解的也比较多,颇沉稳的答:“皇甫轩应该能猜到会到这一步了,他既然给了,就说明他早有zhè gè zhǔn bèi ,女皇陛下不必太介怀!”

    澹台凰听了这话,有点诧异,偏过头看了成雅一眼,忽然评价道:“成雅,你变了!”

    成雅一愣,开口道:“是吗?成雅哪里变了?”

    “变稳重了,变沉着了,变得不太像最初的你了。但也许这jiù shì 成长,说明成雅变成大姑娘了吧!”澹台凰说到最后,禁不住笑了起来。

    成雅点头,似是而非道:“总归是要成长的!”

    澹台凰听了,不知怎地就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却看见她微微瘪了瘪嘴,还是如同当初在东陵时一般,澹台凰这才收回了眼神,怕是多心了吧。

    凌燕在一旁看了一会儿之后,有点奇怪:“陛下,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放火箭烧死他们?”

    “血楼起火之后,那些武功高强的杀手们,看火势蔓延过来,自然都会跳窗逃跑!集体逃跑,集体跳窗。纵然我们人多势众,也难免有疏漏,跑掉一个两个,又是无穷后患!”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凌燕会意:“所以让半城魁和几位叔叔进把里面的高手都杀了,也不能点火,否则他们慌乱之下选择跳窗反而不好处理!现下jiù shì 要先除掉他们一部分势力,最后迫他们不得不从密道逃跑,而我们的火药,也就在那里等着他们!”

    澹台凰开始轻笑:“看这样子,这一个月,我是真的错过了不少事!连我们最冲动的凌燕,如今分析起大局来,也是头头是道!”

    凌燕眨眨眼,一点都不谦虚地道:“陛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们都别了三十多日了,你得多刮几下……”

    澹台凰:“……好吧!”看来都很不经夸!

    一个多时辰之后,半城魁和魔教众人,毫无任何预兆的从里面撤了出来!澹台凰当即发出一声呵斥:“放箭!”

    “咻!”

    “咻!”

    锋利的箭羽割裂了虚空,在半空中拉开一道一道弧线,对着高楼的窗台射了进去!里面有倒霉的杀手中箭后的痛呼传来,随后,又有两千名士兵,手持羽箭,飞快的从门口进去!

    军队的介入,令众杀手们仿佛惊弓之鸟,飞速而去!

    楼中机关很多,他们速度也太快,很难令人准确的找到他们遁逃的地点,但是在密道的出口,却有火药等着他们!

    半城魁倒提着星月弯刀,上面有血滑下,他的臂膀之上也是艳红的血,方才在战斗之中被敌人所伤。但他并不感觉疼痛,走到澹台凰面前,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我能帮你做的,已经全部做到了。这辈子我不dǎ suàn 再杀人了,我会回东瀛,去找一棵樱花树,好好生活,避开中原的一切!”

    澹台凰bsp;mò ,也开口问:“那你的家人呢?”她记得绝樱曾经说过,半城魁回到中原,是为了找自己的亲人。

    “他们早就死了,我被慕容馥设计中蛊之前,就已经为他们报过仇了!”半城魁沉声回话,说完之后,不再停留,从澹台凰的身旁侧了过去。

    澹台凰猛然回头:“你就这么走了,那绝樱呢?不,是宫本樱,她怎么办?”

    宫本樱,zhè gè 名字,让半城魁的背影微微颤动了一下,极为细微的颤动,却那么明显。脚步也顿住,bsp;mò 了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最终开口:“我不会再见她了,我没脸见她!当初的誓言,我全部背弃了,一点不剩!”

    “但你是被蛊毒侵蚀了记忆,才会忘记huí qù 履行成婚誓约,这不全是你的错!”澹台凰皱眉,试图说服他。

    半城魁又是一颤,闭上眼眸道:“我曾经说过樱花盛开的时候huí qù 娶她,但最终我没huí qù 。我曾说过我这一生不会再爱上别人,但我当初被你卖入小倌馆之后,曾经对一名救了我青楼女子动心。那女子蒙着面,虽然我并不知道是谁,但动心jiù shì 动心。我爱的是樱,永远都是,可我对不起她,我的心已经不干净了!”

    他说完,大步而去。

    澹台凰皱眉,心里觉得很是古怪,小倌馆里面怎么会有青楼女子,她记得百里如烟带着她去卖掉半城魁的时候,说了那个青楼只有小倌的啊!青楼女子,貌似……呃,绝樱也曾经在青楼混过,目的是为了刺杀楚长歌,貌似还是同一时期,难道……不会这么巧吧?

    她嘴角抽搐了一下之后,忽然道:“你千万不要告诉我,那个青楼女子正好还是个花魁!”

    半城魁脚步一顿,回头有点奇怪的看她:“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我能说是因为前世看了太多各种感情纠葛,大概已经明白老天爷在安排剧情的时候,已经习惯如何狗血了吗?然后顺便bsp;bsp;了一下,居然,貌似,看情况,好像是歪打正着猜中了!

    她咳嗽了一声,开口道:“我怎么知道,zhè gè 问题你恐怕要问绝樱,你对其他女子动过心这件事情,可能并不存在,所以你不要钻牛角尖了!”

    半城魁并不蠢,听了澹台凰这几句话之后,恍然之间已经明白了点什么,什么话都没说,径自往太子府的方向去了。

    凌燕皱眉道:“半城魁现下虽然已经弃暗投明,但是他从前杀了那么多人……”

    “半城魁杀人,一切都不过是慕容馥的命令,他不过是听命行事罢了,他只是一把武器,慕容馥才是真正的凶手!而且血楼毁了,那个天下第一杀手已经不存在了。换言之,半城魁已经死了!”澹台凰缓声开口。

    她不否认自己说这些话有私心,因为能理解半城魁,因为绝樱和半城魁都帮过她,算是朋友,所以她有偏颇。她并不是圣人,对“自己人”总是会偏颇的。

    凌燕想了想,劝澹台凰对绝樱喜欢的人下手这种事儿,她也做不出来,所以点了点头,发挥了一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精神,认同道:“是的,半城魁已经死了!”

    敛了眸,眼见半城魁走远,澹台凰看着虚空道:“还不出来吗?”

    她话音一落,四下沉寂,只能听到暗夜里乌鸦的叫声。还有鸟儿扑扇着翅膀,从枝桠上飞离的声音。

    没人说话,澹台凰笑了声,又接着道:“再不出来,你恐怕就只能给你手下这些人收尸了,当然,其实你出来也是一样,同样要给他们收尸!”

    密道的出口有些远,一直绕出了这片林外,所以到现下还没有听到任何爆炸的声音。

    “hā hā,澹台凰,你竟然能知道我在!”虚空高处,有六个人,个个都是绝顶的高手,手中抬着一顶轿子,站得很高。显然慕容馥是有备而来,带着那么多高手,jiù shì 打架打不过,逃跑也完全不是问题!

    然后澹台凰说:“上次在漠北战场上没有打死你,我很遗憾!”

    然后慕容馥有点笑不出来了,所有的笑意全部被她这一句话卡在了喉头。冷冷勾唇,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澹台凰开口:“澹台凰,你以为你赢了吗?我告诉你,你没有赢!而且这一场,你会输,输得很惨!”

    澹台凰瞟了她一眼,不太在意的掏了掏耳朵,笑眯眯地道:“你是指,你的密道其实不止这几条,半城魁知道的也只是其中十分之九,还有几条你自己藏着,dǎ suàn 让这些人都成功逃走?”

    慕容馥通身一震,有点诧异的道:“你知道?”

    “慕容馥,我没有小看过你,自然也不会将你看得很简单!不过发现其他密道,完全是阴差阳错,君惊澜的脾性,是除了他自己的实力,轻易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半城魁也不信。他更清楚,你不会全然相信半城魁,所以到底有多少密道,在半城魁答应合作之后,他仍旧没有放弃探索,最终果然不出所料。有四条密道,半城魁都不知道!”这些话,自然是自己前几天跟他说了那什么二婚之后,又商讨出来的。

    慕容馥挑眉,显然不信:“就只单单是zhè gè ?”

    澹台凰漫不经心的点头:“其实也还是有一点的,起初我觉得他有点过于谨慎了,但是后来想起你让半城魁杀了绝樱!那么最后不管你给不给半城魁解药,你们两个都一定会彻底翻脸,可杀了半城魁这样的顶尖高手,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百里瑾宸都曾经对我坦言,若非他会上古神功,那一次也不会赢了半城魁,最多不过打个平手!这种情况下,放任一个知道你这么多底细的强大仇人去逍遥,肯定会为你惹来不少麻烦,所以你当然会留有后招!”

    她将这话说了,慕容馥才高看了她几分,阴凉了笑了声:“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半城魁去杀宫本樱?”

    澹台凰笑着回话:“我曾经想过其中是不是有些什么内情,但募然想起皇甫怀寒死的时候,提到了你的杀父之仇,所以闲来无事的时候看过你父皇慕容千秋的资料!他zhè gè 人,生前犹为喜欢戏弄别人,看别人像蝼蚁一样在自己的掌心挣扎,然后从中发现些乐趣,令自己愉悦!我想这种性格,或多或少,也是会有遗传的吧?”

    这种性格,若是放在一般人的身上,属于一种神经病病症,但若是放在能够轻易掌控人生死的人身上,jiù shì 一种上位者对于一切的蔑视。现下看来,若说君家的传统是个个痴情,那么慕容家的传统,jiù shì 喜欢如看待蝼蚁一般,颠覆别人的人生了。

    “呵,你倒是聪明!”对有人说自己像自己的父皇,慕容馥还是很愉悦的。

    澹台凰双手环胸,看着她愉悦的表情,十分煞风景地道:“既然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礼尚往来回答我一个。嗯,你知不知道半城魁的解药是谁给我的?”

    这话一出,慕容馥的脸色瞬间铁青!

    澹台凰当然晓得慕容馥知道这解药是谁给的,这么问上一句,不过是膈应她一下罢了!果然,慕容馥成功的被膈应到了!

    冷笑了一声,看着澹台凰一字一顿地道:“澹台凰,你不要gāo xìng得太早!等到爆炸发生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你有多么愚蠢!不过是一个血楼,拿一个漠北女皇来陪葬,很值!”

    澹台凰听了这话,倒也没被什么过激的fǎn yīng ,更没有因为诧异而跳起来。只耸了耸肩,挑眉看向她道:“你是说,你的每一条密道的出口,都有隐藏的引线,而引线牵引的地方,也是一大堆炸弹,那些炸弹现下正好就在我的脚下!只要砰的一声,密道出口那边爆炸,我脚下的土地也会很快的爆炸,而爆炸的程度并不天大,我们下面的人通通都会被炸死,但是你在半空中,属于一种安全gāo dù ?”

    “你……你知道?”慕容馥这下是彻底震惊了,面上隐隐都已经有了青灰的颓败之色。

    她这颓败的表情,看得澹台凰yī zhèn 暗爽,于是开口大吹牛逼,胡说八道:“我有什么不知道的?就你那点小心思,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凌燕的嘴角忽然抽了抽,低下头,脚趾头都能想到。陛下,你这样吹牛,脚趾头……他知道吗?

    慕容馥听了这话,脸色果然变得很难看……

    “砰!”

    “轰隆隆!”

    连锁爆炸的声音响起,地道口爆炸了!离得太远,不能看见血肉横飞的场景,也没有成功的将引线燃烧过来,更无法成功的炸了澹台凰脚下的这片竹林。澹台凰所在之地,一片寂静,完全的寂静。

    安静到没有任何声音。

    慕容馥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次输了,惨败!但,她忽然笑了声,扬手一挥,半空中那六个人,手上都拿着火药,点燃了,对着他们扔来!

    “趴下!”澹台凰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俯倒在自己身后的沟壑里。早就知道慕容馥会来这一手,所以挖个坑避火药的这一招,他们早就想到了!

    “轰隆隆!”

    “轰隆隆!”

    六阵爆炸声响起,土地炸得横飞,不少泥土的都掉落到了澹台凰的身上,脏得很!

    澹台凰抖了几下身上的泥土之后,刚刚站起身,又是“轰!”的一声传来!

    “fuck!”澹台凰看见眼前的变故,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

    最后这一颗火药,是慕容馥投的,但目标不是对她,而是对那座已经空无一人的血楼!血楼炸毁之后,她自半空中冷笑了一声,那六个绝顶的高手,抬着轿子转身走了!

    来来去去,姿态都潇洒得可以!澹台凰忍无可忍,扯过身边一名士兵手上的弓箭,毫无预兆的对着慕容馥的后脑勺射了过去!

    利箭传来,夹杂上古内力,不可硬接!六个高手身子一歪,帮慕容馥避开了那箭,但是太歪了,把慕容馥从轿子上泼了出来!慕容馥堪堪一个翻身,紧紧攀附,抓住了轿子底部,才没从半空中掉下来!但看澹台凰的眼神,已经只剩下杀气了!

    澹台凰冷哼一声,把弓箭往旁边一扔!看慕容馥像是在空中玩吊颈一样,在那六个高手的bāng zhù 下,狼狈的飞走了,她心情才好了一点:“轻飘飘的你来了,炸了老娘一身的泥土,你还想挥一挥衣袖轻飘飘的走?你以为你是演《再别康桥》的徐志摩?”

    再别康桥是啥?不知道。徐志摩是谁,也不知道!

    但是凌燕很奇怪:“陛下,她好端端的炸了血楼做什么?而且您方才为何那么生气?”

    说起zhè gè 澹台凰又上火:“这么多年她用血楼做了不少事,其中不乏是暗中除掉了朝中跟她为敌大臣,在血楼里面找出证据实在是太容易了,有了这证据再善加利用,慕容馥在西武朝臣心中的地位,可……果然是不能小看慕容馥!”

    毫发无伤的除掉血楼,这一点她赢了。但被慕容馥炸毁血楼,这一点她败了!

    恼火的启程,huí qù 。

    第二天一早,才到达太子府,太子爷早就在门外等着她,伸了手,等她过去。十指交缠,他说:“太子妃,能想到慕容馥没有那么简单,提前就挖好了防雷的沟壑,这很好!”

    “嗯!”澹台凰很受用的点头。

    “在极快的时间之内,就部署好了一切,还切断了慕容馥要炸掉竹林的引线,同样很好!”他接着赞美。

    澹台凰更加受用,重重的点头:“嗯!”

    “只是竹林有炸药的事情,是爷算到的。拿爷的谋算出去吹牛,这样真的好吗?”他语气十分温和。

    澹台凰眼皮一跳:“呃……”尼玛,那时候看慕容馥一脸颓废,心里太爽了,就忍不住吹了牛逼,这下好了!她那会儿还说慕容馥在竹林埋炸药的事情,自己用什么就能想到的来着?脚……脚趾……

    然后又听他温柔的笑道:“太子妃,你的脚趾头真聪明!”

    ------题外话------

    山哥佝偻着腰,语重心长的道:妹纸们啊,真的月底了呀,月票再不投就过期了啊……唉……

    众山粉:嗯,那投给谁好呢?

    佝偻的山哥瞬间站直,手舞足蹈泡沫四溅:当然是投给我了!

    众山粉:为毛当然是你?

    山哥害羞道:因为人家是你们最最亲爱的山哥哥……

    众山粉:……呕!

    【荣誉榜更新】:恭喜【慕寒凌】童鞋升级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谢谢大家昨天的钻石、鲜花、月票,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