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成功的被他这句话气笑了,那种三分温和七分冷冽,能迷死人也能吓死人的笑意。

    随后,太子府这边,也当真没有人再去追百里瑾宸了,但是江湖中不知道是怎地,就掀起了风言风语,据闻天下第一公子,如今就在祁连山脉附近。更据闻天下第一公子,近日觉得自己甚寂寞,正有意解决有关婚姻这件大事!

    这消息如同长了脚一般,极快的风靡了整个煌墷和翸鄀大陆,无数待字闺中的女子听到这样一个好消息,登时开心不已,兴奋不已。

    此事大大提高了未婚女子的离家出走率,连带的也提高了父母们对女儿们的找寻率,而祁连山附近,原本鸟都不愿意去那儿拉屎的荒芜之地,险些变成了女儿国!百里瑾宸和无这两人,成了路过女儿国的……唐僧师徒?

    这再一次让百里瑾宸见识到了君惊澜的手段,不派人来烦他了,于是就怂恿了旁人来。自然他也不是吃素的,很快让夜幕山庄的人放出消息,说君惊澜如今正有意纳侧妃。

    这下子,太子爷连着几日出门,街上众女子看着他的眼神都是含情脉脉的,但到底摄于他平日的威严,没有一个人敢冒失的冲上去。

    澹台凰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只觉得百里瑾宸这熊孩子是在作死!没等君惊澜出手,她就先让人传了消息出去,说漠北女皇天性善妒,若是太子府里出了一个侧妃,她一定会将对方大卸八块,以消心头之恨!

    这话出了,观望的女子也不敢随便观望了,太子妃的凶狠,天下间谁人不知?但百里瑾宸很快又的整出了其他的流言……

    这几人就这样隔着千里互相陷害,玩得不亦乐乎,在太子爷的bāng zhù 之下,钟离苏和楚梦云也奔去了,天天在百里瑾宸耳边“矮油”、“讨厌”!

    而这件事情还没了结,皇甫轩从翸鄀大陆回来的消息,便传了开来,据闻南齐摄政王即墨离退了楚末吟的婚之后,什么都没带,就自己一个人走了个干干净净,而这一次皇甫轩到了翸鄀,楚玉璃也曾经向皇甫轩表达过联姻的意向。

    但最终皇甫轩jù jué 了,理由不知。天下人都bsp;bsp;,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心爱的皇贵妃刘玲玲,这种bsp;bsp;在众人心中都是极合理的,于是那位传闻中的第一妖妃,又被不少人捧着小心肝儿嫉妒了一番。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则让人比较吃惊的八卦,楚末吟被拒之后,竟扬言终身不嫁,这又成了bǎi xìng 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大多赞叹这位公主痴情云云。

    楚末吟喜欢皇甫轩的事情,澹台凰是知道的,所以楚末吟的举动她也并不觉得奇怪。jiù shì 皇甫轩其人,从来就很重视自己的家国利益,如今这么好一个和楚玉璃联手的机会,他竟然没要,实在是不太符合他往常的作风,所以澹台凰为此纳闷了很久。

    她的纳闷还没得出结论,煌墷大陆展开了一场烽火硝烟,兵荒马乱,来者汹汹,一场轰轰烈烈的天下之战,就此拉开帷幕!

    此消息què dìng 之后,澹台戟当即回漠北主持大局,澹台凰则留在北冥,和君惊澜一起。也果真是如同君惊澜所言,上一次婚事告吹,再想要有下次,就必须等到战争jié shù 之后。

    东陵的战书送到的时候,澹台凰负手站在窗前,装了一回深沉。头也没回的问君惊澜:“占领多少土地,能否一统天下,对你们这些男人来说,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太子当时笑了声,回复是:“有时是为了自保,有时……止戈为武!”

    止戈为武,以绝对强大的武力,来完成一统,那么从此以后再有战争的几率便会大大减少,断然不会如同如今一般,说战就战,战火倾轧,最终受苦的还是黎民bǎi xìng 。

    最终澹台凰叹息:“既然这样,那就打吧。”

    敌人的兵马已经打到门口了,也不能坐以待毙,不是么?

    ……

    这一场战役,显然是动真格的!慕容馥手下的六十万大军,几乎倾巢出动,一半往北冥,一半往漠北。

    去漠北的是西武大将,来北冥的是尉迟风。

    当尉迟风zhè gè 名字,传到北冥军营的时候,那时南宫锦还在,她听完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很逗逼的问了澹台凰一句:“尉迟风?对了紫薇,前世我们贴在门上当门神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呃……”澹台凰嘴角抽了一抽,思索了一会儿,得出结论,“好像是叫尉迟恭!不过你这么一说,他们两个的名字真的挺像的……”

    于是两个女人就这件事情,猥琐的笑了一整天,让一众人云里雾里。

    ……

    近日君惊澜和澹台戟都在布置战事,而澹台凰则带着凌燕、韦凤,在这一天送走了绝樱和半城魁。中原的这些纷纷扰扰,本来就不属于这两人,他们只是过客,因缘际会来到这里,经历了一番情劫之后离开。

    最终绝樱表示,有时间他们会回来看澹台凰之后,这一行人乘船走了。

    又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澹台凰也敏锐的发现,韦凤近日思想很不在状态,偶尔眼神迷离的看着远方,其间似乎有悠远的哀思,不难看出jiù shì 在思春。

    澹台凰想起成雅之前的话,也禁不住问了韦凤一句:“我听说你已经找到对象,真的假的?”

    韦凤脸一红,当即便弯腰道:“臣正dǎ suàn 说,等这场战事jié shù ,请女皇允许我回漠北找他!从此……”

    “从此神仙眷侣,海阔天空?”澹台凰笑得有点不怀好意。

    韦凤的脸色更红,倒也没反驳,她是不能去跟殿下说这些话的,爷身边的人,从来就没有有朝一日还能得到自由之身之说,所以只能求一下澹台凰。

    澹台凰取笑完之后,点了头:“你有你自己的人生,想去就去!”

    “谢女皇!”此刻她愉悦,从来不敢想的幸福愉悦,但她却不知,想去找她心中之人,根本不需要去漠北,她更不知道,她以为的良人,其实并非良人!

    她不知道,澹台凰也不知道。

    几人笑笑,就一起回了宫中。比较有趣的是,凌燕最近和独孤城的guān xì ,从那一日之后突飞猛进,只不过方向反了,先前是独孤城追在凌燕的屁股后头,如今是凌燕非要他不可!韫慧吐槽:“独孤城开始傲娇了!”

    澹台凰心里却清楚,独孤城不是傲娇,而是他明白藩王事件之后,他会成为祭旗的那一个!他知道最终他会死,所以他不想拖累凌燕,于是开始jù jué 。但凌燕偏偏就欣赏他这般能为黎民bǎi xìng 牺牲的人,于是纠结起来了……

    如今孩子未满三个月,南宫锦反复嘱咐她不能动武,又帮她染了发,就拖着百里惊鸿去潇洒了,红尘之事,他们不管。

    漠北那边传来战报,是王兄亲自写的。敌方的人马不知为何,竟似对漠北的军情了如指掌,虽并不知道机密要事,但对他们的兵马多少,擅长什么,都几乎一清二楚,以至于漠北的战事到如今都没什么进展。

    zhè gè 消息一顿让澹台凰极为惊诧,的确是惊诧!西武的战神尉迟风在北冥的国门前,所以被派去漠北的统帅,应该也不会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却几乎能跟王兄打成平手,难不成又有什么名将出世,还是其中有什么隐情?

    这时候太子爷已然布置好了战局,并将战事都交给炎昭处理,韫慧作为第一军师,也跟炎昭去了前线。她走之后,澹台凰知道了一件很逗逼的事,关于为什么韫慧一开始对炎昭那么憎恶……

    因为有一天,韫慧在太子府后院上厕所,那个厕所从来都是宾客才去上,而太子府的宾客一般都是男的。炎昭那个家伙,在太子府商议完了政事之后,径自去上厕所,帘子掀开,还没看眼前的情景就扯了裤子……

    那时候韫慧正蹲在马桶上,发出了一声尖叫!

    这会儿炎昭才fǎn yīng 过来里头蹲着人,红了脸提着裤子就出去了!然后站在厕所门口不断的道歉,韫慧蹲在坑里一边拿草纸擦屁股,一边慰问他的祖宗十八代!

    zhè gè 梁子就这么结下了,以至于之后韫慧每每看见炎昭,都是咬牙切齿,大骂登徒子!炎昭每每看见韫慧,则都是一副脸红红又尴尬莫名的mó yàng 。

    在大将军的认知里面,他就这样看了人家出恭,又没jīng guò 对方允许就让人家看了他,而对方又是姑娘家,所以他是一定要负责的!而至于为什么开始注意韫慧,并慢慢的喜欢上她,是因为一般的女子这种时候都寻死觅活去了,唯独那个不足十七岁的丫头,从茅坑里冲出来,劈头盖脸的骂了他一顿!

    一张小嘴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语句还不带任何重复的,脸色鼓得像一只青蛙,骂完既不要他负责,也不寻死觅活,只丢下一句警告:“这辈子都别让我再看见你第二次,不然见你一次就和你祖宗十八代交流一次!”

    然后大刺刺的走了,炎昭的脸色红了又青了又绿了,还紫了,在原地站了半天之后忽然笑了……于是故事的情节就这样展开了……

    对于韫慧为啥没有寻死觅活这件事,凌燕问了她,她bsp;mò 了很久之后,方才回答:“也许是因为曾经在公堂上险些死一次,后来又一直跟着陛下,在战场上看了太多人死去,才明白生命何其可贵,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还能怕旁的什么?”

    于是她没自尽,炎昭一家又因为炎玉的事情,被贬谪了一次,炎家众人在尝尽世态炎凉之后也终于不再那么势力的计较门第,加上韫慧如今身份不比往昔,这两人就这么走到了一起!

    当zhè gè 八卦被凌燕爆出来的时候,澹台凰嘴角抽搐了很半天,这比当初她跟君惊澜jiàn miàn 还坑爹!抽搐完了之后,让人收拾收拾包袱,dǎ suàn 过几天也去前线看看,瞧瞧热闹。

    其一,身为一个现代人,上次在漠北是没有资源,不好创造,如今在北冥该有的东西都有,她的确应该弄点新鲜的东西出来,让这些土包子看一下中国人民几千年的智慧!

    其二,如今漠北战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她来几场胜仗之后,貌似很能鼓舞士气!

    所以,去!

    她做下这决定的时候,太子爷还不知道,只以为她还如同前几日一般,这闲着没事儿,和凌燕韦凤说些八卦。

    此刻他正在待在寝宫中,锦袍铺散,墨发低垂,撩起yī zhèn yī zhèn 的王者之香,悠闲而尊贵,邪肆亦懒散。手中,是独孤城送来的奏折,有关北冥的政务,而展示,因着对炎昭的信心,也并不过分忧心。

    所以此刻太子爷的心情,相对而言是比较明快的。但批阅奏折这事儿,他虽然一直在做,也的确是有点无聊的……

    他正在无聊之间,影部如今新的负责任人无垠,就给他找乐子来了,站到他面前之后,十分恭谨的低头:“爷,属下收到消息,前日安郡王和恭亲王醉酒之后,竟然议论您!”

    靠在软榻上的太子爷听了,狭长的丹凤眼微挑,薄唇勾起,眸中带了不少兴味:“议论爷什么?”

    嗯,有点意思,整个北冥已经多少年没人敢议论他了,就连上次议论父皇的人,一家也都被他屠谬。今日还有人敢议论他?他这两位堂兄、堂弟,胆子倒是不小!

    无垠颤抖了一下,觉得两位王爷胆大包天的同时,也很为自己会转述这些话,八成下场会不好而担忧,颤抖着道:“他们说您惧内,每次看见太子妃,就像是一只小老鼠!”

    这不是扯蛋吗?爷从来都是高贵清贵,何时猥琐得像过老鼠?老鼠就算了,还小老鼠……!

    “哦!”太子爷听罢,敛了眸,无趣的拨了几下指甲,看这样子并不甚在意。

    无垠看着这一幕,彻底惊住,瞪大了瞳孔询问:“爷,有人议论您,您竟然不生气?”今日怎么这么大方?完全不像是爷往日的作风啊!虽然他近身跟着爷的时间不长,但是对爷的习惯和性情,还算是比较了解的。

    太子爷听他这惊愕一问,优雅的打了一个哈欠,随后略微困倦的起自己精致的下颚,有一下没一下的接着翻看奏折,懒洋洋的道:“生气什么?这本来jiù shì 事实!”

    虽然自己没有像过老鼠,但是那小狐狸要是一生气,偶尔扮演一下老鼠哄哄她,也不是不可以,更不是做不出。所以这番言论,倒也不能说完全是胡扯污蔑。

    无垠无语:“……”爷,这种折损人男子汉风度的事情,请您不要承认得那么干脆好吗?

    事儿说完了,他退下。

    而那不甚在意的太子殿下,忽然狭长魅眸中闪过一道流光,微微有点嘲和冷,于是便让人去传东篱……

    不一会儿,东篱来了……

    ……

    到了晚上,澹台凰找君惊澜,表明自己想去前线,他听了轻轻笑了声,很干脆的答应,不过是他陪着她一起去。

    第二日,北冥的皇城传播着一则重大消息:安郡王和恭亲王被王妃罚跪于门前!

    这是继太子殿下惧内的传闻之后,更加轰动的流言!为什么比太子爷的事儿还轰动?因为太子的事儿,必须是在马车里发生,马车从眼前jīng guò 的时候,里面的场景没人看见,视觉冲击不强!但是今儿个大家一大早起床,到两位王爷的家门口,还能看见他们跪在门前,表情萎靡,状态耷拉,如此惧内,简直丢尽男人脸面!

    彼时,澹台凰已经收拾好了包袱,率先上了马车。

    而太子殿下,正在宫人们跪地恭送的盛大排场之下,往太子府的门口走。无垠从来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今儿个却没忍住,上前询问:“爷,您昨日不是说不生气么?”

    不生气把两位王爷整成这样?如果不是爷出了手,两位王爷好端端的怎么会跪在门口,这不科学!

    太子爷听了,懒懒勾唇,魅眸含笑,语调幽幽。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嗤道:“虽然他们发现的是事实,但是爷没有批准他们说出来!你要知道,外头若是有爷惧内的传闻,太子妃会觉得对她温柔的形象有损,定不gāo xìng!”

    无垠心下腹诽,爷,您都成这样了,太子妃还有温柔可言吗?还有,您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太子妃有多凶悍!

    ……

    太子爷出了府,掀开马车的帘子,澹台凰看见他的瞬间先晕了晕,一张看了千百遍的脸,每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却还是有迷醉的感觉。

    看着她眼中的失神,他悠悠笑了笑,上了马车,坐下,对着她伸出手:“过来!”

    轻柔的一句话,温柔的伸手,竟让澹台凰有了点羞涩的感觉,在心里自我吐槽了半天,老夫老妻了还羞涩个啥玩意儿,吐槽完毕之后,坐到他身边,随后被他一把扯到怀里。

    马车颠簸往前,身后传来他有力的心跳声,淡淡的君子兰方向弥漫。

    澹台凰从来只知道女人能激起男人的占有欲,今日方才知道,完美的男人也是能激起女人独占欲的。

    风撩起,窗帘之外,正巧让澹台凰看见一座府邸,府邸的门前笔挺的跪着一个男人,看那一身衣服,貌似身份还不低。

    澹台凰纳闷询问:“这不是安郡王府吗?”

    “嗯,他在外面诽谤太子妃不温柔,爷罚了他的跪!”太子爷很直接的把旁人对他的诽谤,转化成对她的污蔑。

    澹台凰脸一黑,自己是什么德行,没人比她自己更清楚,被人诽谤什么的,正常得很!忽然想起君惊澜的那句话中带了一个词汇“诽谤”?

    于是她羞涩一捂脸,矫揉造作的一拳头锤在他的胸口,害羞道:“矮油,你也觉得他们说我不温柔是诽谤,原来你一直认为人家是温柔的!”

    太子爷一抖,薄唇也有点微微抽搐。

    抚了一下她的发,开口叹道:“虽然太子妃在爷的心中,就如同一只老虎,但在外人面前,也总要保持形象。爷此番是为了国体,你实在不必想太多!”

    然后澹台凰羞涩羞涩着脸就绿了!一把将丫推开,虎着脸怒骂:“你才是老虎,你全家都是老虎!”

    贱人!

    嗯,全家都是老虎,他怀里正抱着一只小老虎!太子爷挨了骂,反而笑得愉悦,给她顺毛,顺着顺着不知道怎么就吻上了,吻着吻着不知道衣襟怎么就开了。

    摸索着摸索着就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没满三个月的孩子,于是所有不健康的行为全部终止了。

    太子爷默默的决定,对于这妨碍他幸福的小兔崽子,出生之后他一定要好好打磨之,已消近日心头之恨!

    五日之后,便到了北冥的边城,而尉迟风的兵马早就已经到了,驻扎在十里之外!澹台凰到边城之后,便在凌燕的耳边唧唧歪歪了一番,然后开始闭门造物,至于是在造什么,谁都不知道。

    只知道她要了不少火药,和铁丝,至于是用来做什么的……太子爷也被她蒙在鼓里,但太子爷到底惊才绝艳,即便被她瞒着,心中也隐约有个模糊大概的bsp;bsp;,只是不见实物,不能确认。

    七日之后,澹台凰出关了,出关当天,尉迟风也很赶巧的带着自己的兵马前来。

    在澹台凰的吩咐之下,凌燕和韦凤一起,带着特战队的人员,和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出门执行任务去了。

    其实澹台凰挺想直接带人去尉迟风的军营门口扔炸弹,但是人家方圆数里都要哨兵,轻易无法靠近,所以她就折腾出了个好东西,等他们自己来靠近。

    韦凤和凌燕出门之后,澹台凰便笑眯眯的要跟着炎昭一起出城迎敌,君惊澜有点不放心,但到底没有扫她的兴,由着她去了。

    城门大开,敌军带了五万兵马来打头阵!北冥这边也相若,太子爷在澹台凰的要求之下,在城楼上观战。

    两军对峙,澹台凰看着眼熟的尉迟风,尉迟风也看着她,然后澹台凰眨眨眼,也不知道尉迟风zhè gè 逗逼忘记他的初恋君惊澜没有!

    因为不知道,心里又太好奇,于是她不怀好意的笑了一声,隔着中间几百米,对着尉迟风高呼:“尉迟风,想念你的女神否?你现下就叫我一声姑奶奶,我心情好了,说不定就大发慈悲为你引见他呦!”

    一语问出,尉迟风的脸色当即就绿了!额角的青筋也爆了出来……

    而城楼上君惊澜的脸色,也冷沉了下去……

    ------题外话------

    喵……明天的更新可能还是早上九点多,嗯,为了表示歉意,明天尽量多更点……

    然后刚刚一瞄,zhè gè 月的月票榜垫底了,好桑心,嘤嘤嘤……

    谢谢大家昨天的钻石、鲜花、月票么么!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