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这话显然很该死,不论是对己方来说,还是对地方来说。在太子爷看来,她根本是在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丢脸事件,也是唯一一件不能为外人道的事件,可她竟然公然提出,明显是欠收拾。

    而在尉迟风看来,澹台凰的话不仅非常不人道,而且已经心黑到无法拯救!关于自己的女神和初恋,他在那一场大战jié shù 之后,也曾经派人寻找过,但最终是茫茫人海,一无所获!

    好不容易他从这段“失败的感情”中走了出来,并另自己接受了一段新的感情,预计着自己的人生将从此奔上一条康庄大道,爱情的劫难在他的生命中也将不复存在,幸福的生活就在眼前!可zhè gè 该死的女人竟然一点也不奉行人道主义的、残忍的、没有人性的,又提起他人生中最深重的遗憾!

    的确是遗憾!尽管如今的爱人,他非常喜欢且深爱,但人往往总是难以忘怀自己的初恋,难以忘怀自己第一次动心时,那种羞涩、忐忑,甚至压抑、难熬,痛并快乐着的时光。

    他好不容易才将那一段爱情,放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又挖出来!他恼恨之下,对着她高声怒喝:“澹台凰,你zhè gè 卑鄙无耻的小人!枉你身为一国女皇,竟说出如此粗鄙的话,果然是蛮荒的漠北人,野蛮不化!”

    这话说的就有点严重了,以至于澹台凰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阴冷的盯着尉迟风,冷声道:“尉迟风,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不能侮辱我的民族和国家!”

    在她看来,漠北都是一些很好,很单纯的人,比起这些中原人脑子里面的弯弯道道,漠北绝地是最干净的民族,但尉迟风的话,未免过分!

    而此刻这在战场之上的士兵,也大多是爱国主义者,虽然他们不是漠北人,但很能在国家民族大义上找到和澹台凰的共鸣,于是个个群情激奋,眼露凶光,欲将磨刀霍霍向猪羊!

    是的,此刻的尉迟风和他手下那一众士兵,在他们看来jiù shì 畜生,猪羊!

    尉迟风听了澹台凰这话,脸色黑了又白,他本不是尖酸刻薄之人,实在是澹台凰的话戳到了他的痛处,以至于他怒极之下发表了如此言论,说完之后他自己也后悔了,因为这种话,对着一个女人说,实在不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应该干得出来的!

    以至于他手下的士兵,看向他的眼神里头,也情不自禁多了些鄙视!虽说两军交战之前骂阵很正常,但是你身为一个男人、身为一名元帅,在战场上和女人对骂,而且还是进行民族性的诽谤,这hé shì 吗?

    尽管那个女人似乎是个女皇!

    尉迟风自知失言,倒也不再fèi huà ,当即便道:“行军打仗,耍嘴上功夫是怎么回事,有本事就在战场上见真章!”

    打仗澹台凰是不怕的,不仅不怕,还有很多经验,听尉迟风说罢,她当即便冷笑了一声:“当然应该战场上见真章,就怕你到时候因为太悲伤而哭爹喊娘!”

    这话说得嚣张,他们这边的兵马都很为她的话兴高采烈,但敌军的表情就很有点阴沉,全部在尉迟风的带领下摆了一张晚娘脸,活脱脱的像谁欠了自己百八十万银子!

    尉迟风冷笑一声:“那你就打打看!”

    他这话音一落,澹台凰便笑了声,随后高声吩咐:“向两翼展开,呈现合围之势,避虚就实,给我将他们包围起来!”

    这话一出,炎昭面上有一瞬迟疑,避虚就实,那就应该给敌军以毁灭性的打击,如果直接迎战,以军阵攻击之,不是应该更有效果吗?

    为什么要包围?

    倘若包围,且不说能不能包围成功,即便是包围成功了,敌军只要汇聚成一股力量,全力突围,就能成功的逃脱!而最终他们能捞到的好处微乎及微,说不定还因为包围付出惨重的代价!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策?自己虽然是主帅,但到底对方身份在自己之上,这让炎昭不认同之间,也极为迟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果是错误的决定,他可以不听……

    那现下,对澹台凰这命令,他是该听,还是不听?

    炎昭的迟疑,自然在澹台凰的意料之中,这丫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让凌燕和韦凤她们两个干嘛去了,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后招!

    她飞快的扭头看向炎昭,笑容中有一丝阴险狡黠,和一丝不容置疑,开口吩咐道:“相信我,尽你的全力,合围他们!”

    两方对峙,双方兵马相若,要合围其实并不容易,这一点澹台凰知道,所以让炎昭尽全力,尽全力去合围他们!

    她这话中带着自信,还很显然的透出一点有后招的意思,炎昭看了她一眼之后,也终于不再犹豫,有时候犹豫过头就错失了良机!当即大手一挥,军令旗先行,骑兵们飞快策马,从两翼包抄过去!

    而尉迟风是何等人,岂容尉迟风轻易包围?一见炎昭下此命令,他当即也下令,命士兵们上前数步,以破开包围!

    炎昭此番是听了澹台凰的请求,尽全力合围,此刻自然也半点都不藏私,见尉迟风派人破开包围,他便派了一队步兵在前方阻挡!

    喊打喊杀之间,应该是非常严肃的!可就在这会儿,一道中气十足的女声,在旷野之中响起,带着严重的猥琐和不怀好意的笑:“尉迟风,你亵裤掉了!”

    这话一出,众人很条件反射的扭过头,看向尉迟风!尉迟风本人也都懵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的裤裆。

    这一看,什么事儿都没有,北冥的士兵爆出yī zhèn 哄然大笑!尤其看着尉迟风自己都低下头瞄一眼,这会子更是乐得腰都没直起来!

    同样的,他们趁着敌军都生气的,看着这句话的发声者澹台凰,他们抓紧时机飞快聚拢,已经将包围完成了一大半!

    而这会儿,即便站在城墙上远远观战的太子爷,也禁不住弯了弯嘴角。

    这时候最生气的,莫过于尉迟风身后的一员老将,天下战役他都研究过,自己国家的更不必说,也尤其记得一起特别的战役,二十年前在西武对战漠北的时候,他们西武的丞相燕惊鸿就用过同样的招数,如今却被澹台凰故技重施,反用来duì fù 他们西武!

    这不是最可耻的,最可耻的是他明明了解过那些战役,如今竟然还被澹台凰一句话也刺激得看向自己的主帅!

    以至于……大家都遵从了自己条件反射之下的第一fǎn yīng ,没有一个将军下令接着反包围,最后让他们就这样被敌军包围了一大半!

    他博览群书,澹台凰也未尝不是!古人云,书中自有黄金屋,多读点书是绝对有好处的,所以这几天她闲来无事出了说些八卦,也看了不少书!

    关于那场战役,她自然也看过。今日这一句话也不过是借鉴前人,好的法子,不必管它老不老套,能起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就行了,这不,西武的士兵已经上当,自己的目的也已经达到!

    她笑得惬意,尉迟风一边下令反包围,一边对着澹台凰怒骂:“卑鄙的女人,尽使些下作手段!”

    本以为这话出了,但凡一个还有点羞耻心的人,此刻都应该面露羞愧之色,并深深皱眉反省自己,没想到澹台凰完全不以为然!

    颇为藐视的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尉迟将军,你打了这么多年的仗,都还不明白什么叫做兵不厌诈吗?而且我一不是男人,二不是君子,卑鄙一点又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卑鄙一个给我看看呗,谅你也没本事比我更卑鄙!”

    这世上能卑鄙得如此自豪的,恐怕普天之下,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尉迟风成功的被气绿了脸,可却也偏偏无话可说!也顾不得再理会澹台凰,飞快的扭过头进行反包围运动!

    澹台凰就在远处城门口看着,没有参战,她离得很远,那边的人也不可能上来伤到她。纵观眼前局势,炎昭和尉迟风,实力相当,当在自己那一句话的搅合之下,炎昭此刻已经占了上风!

    对于强者来说,对方只要露出一点点破绽,他就能取得shèng lì !显然炎昭jiù shì 这样的强者。

    没过太久,这场包围之战,就这样轰轰烈烈的完成了,尉迟风的人脸全绿了!因为只要被包围,不论对方是否进攻,尉迟风都等于是被掣肘,从一开始就落了下风!

    此刻他心中颇为愤怒,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包围!

    随后,不必澹台凰说,炎昭便开口道:“弓箭手!”

    话音一落,三千名弓箭手,飞快站到前方,弯腰拉弓,只等炎昭一声令下,就可以射击!虽然他不知道澹台凰是想干什么,但现下射击总是没错的。

    尉迟风亦高呼一声:“防守!”

    话音一落,手中拿着盾牌的士兵,也飞快的跑到最前面,将要防守!

    “咻!”

    “咻!”

    冷箭射了进来,即便他们已经在防守,但还是有箭羽射了进来!局势对他们已经不利,最正确的抉择,必然应该是此刻就下令撤军突围!

    他自然不会知道,撤军突围之后,澹台凰zhǔn bèi 了怎样的烽火等着他去踩踏!高声道:“先锋部队垫后,其他人随我突围!”

    先锋部队总是比较惨的,打仗冲在最前面,要死也死在最前面。如今没有让他们先冲,却还要让他们垫后,根本jiù shì 怎么都不放过他们的节奏!

    怀着一种忧伤的心情,和北冥的兵马周旋,也看着自己的其他同袍们,突围撤退!心中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

    炎昭此刻正奇怪着,包围了尉迟风的兵马,故事的最终他必将撤退,所以他也很想知道,澹台凰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单纯的为了逼退敌军的兵马?

    正当他看向澹台凰,澹台凰也注意到原本应该在城墙上的君惊澜不见了,她弯了弯嘴角,看样子不仅仅自己给尉迟风备了一份大礼,君惊澜也十分体贴的在这一方面有所zhǔn bèi !

    不必猜,也知道他此刻可能会在哪儿,她用真气护住了腹部,随后策马往尉迟风撤退的方向而去,只不过她抄了小路,一个人抄小路很方便,也能比尉迟风的兵马更快到达目的地!

    炎昭一看她跑了,再扭头,城楼上的爷也不见了,一下子心里更摸不着头脑了!而就在这会儿,凌燕和韦凤回来了。

    她们两个完成任务之后直接回来,所以也没有和尉迟风的人马撞上,也因为路径不同,没有遇见澹台凰。

    炎昭问了一句:“你们可知太子妃的主意是什么?”

    其实韦凤和凌燕也不知道女皇让她们埋下的是什么东西,只知道遵照嘱咐和要求埋下,而且绝对不要踩到,至于那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她们两个也不清楚!

    但是好歹她们是去布置的人,最终却不知道女皇到底是想干嘛,这种丢人的话能随便说吗?

    于是她们两人非常有默契的对视一眼,又非常藐视的看了一眼炎昭,不屑合奏道:“你就看着吧,女皇的心思和新鲜事物,岂是你这等土包子能明白的?”

    炎昭:“……”

    他堂堂一个北冥元帅,家族庞大,堪比王孙贵胄,这地上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他没见过?土包子?!

    但不久之后,他真的明白了,的确有很多稀奇的东西,他没有见过。

    回了神,赶紧去追尉迟风……

    ……

    澹台凰一路疾驰,冲过了一片小树林,和曲径清幽的小道,树林中死水一样的静,听不见虫鸣鸟叫,却也预示着这片林子不简单,里面弥漫着一点点充斥着血腥味的杀气。

    没有见血,却已经有了血腥味!这林子里的气氛,很不简单,这自然也更印证了她的猜想!

    又疾驰了几百米之后,终于在前方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君惊澜,还有很多弓箭手,不,不是弓箭手,他们手上拿着的是弩!

    这马蹄声虽然不大,但也绝对不小,这些人都十分警觉,一听见马蹄声靠近,很快把自己手中的弩口对准了澹台凰!上千个黑漆漆的洞口,看得澹台凰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好在没有君惊澜下令,大家都还只是对着她,没有轻举妄动!

    君惊澜看向她的时候,那表情几乎可以说是极为不豫,甚至有点暗沉,声线也阴凉得可以:“谁准你跑来的?”

    若是他不在这里,这些弓箭手们,已经将她射杀了!

    显然他有点生气,澹台凰“嘿嘿”的傻笑一声,翻身下马,凑了过去,然后非常自然而然的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栽给他:“谁叫你突然跑了也不说一声,我这完全都是出于对你安危的dān xīn ,才会跟着来呀!”

    不管胡扯得有多不合逻辑,但总之不要让他再接着跟她计较就好了!

    “哼!”太子爷冷哼了一声,显然还还是有点上火。

    澹台凰若无其事上前,眼神四处乱看,开始装疯卖傻,根本不再看他。终于也让他满心的不豫变成了;!

    而也就在这会儿,尉迟风的兵马撤退而来!即便被包围,即便全力突围,但事实上他们的损伤并不多,或者说根本没有造成实质性的损失。

    但到底损伤了士气,所以此刻也只能带着人马撤退!

    而当这人马到了小树林附近的时候,尉迟风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手一抬,让自己手下的人停下!

    可都到了这时候,君惊澜岂会给他们后退,或fǎn yīng 过来之后,随后反过来绞杀自己的余地?

    “放箭!”

    一声慵懒的,冷冽的,澄澈的,清冷的嗓音炸响。如天空中划下的一道闪电,顷刻间震慑了所有人的耳膜!

    也像是一根扎入灵魂的刺,扎得太深,承受不住的人,就这样死去。

    “咻——!”

    “咻——!”

    弩箭发射出去的威力,弓箭完全无法比拟!但,尉迟风和澹台凰,都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弩箭他们都是了解的,但是眼前这些……

    显然已经超出了以前他们对弩箭的认知,穿透性和杀伤力更强!弩箭也当不过能刺穿人的身体而已,可眼前的这些弩箭是怎么回事?

    一下穿过去之后,又从人的身体里面穿透而过,射向另一个人!

    箭羽穿过人体,便也连重伤的机会都不给对方了,直接是死!而更令人胆颤的是,那些弩箭,飞驰起来,最大的威力竟然穿过了五个人的身体!

    澹台凰这样的现代人,这会儿也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难怪君惊澜只带了几千人,就敢过来偷袭尉迟风的五万人!

    她扭头看了他一眼,咽着口水道:“你又把弩箭改良了?”

    从制造能在水中爆炸的炸弹,到在秦家的shān dòng 里面准确估算破了阵法,再到如今这杀伤力惊人的弩……澹台凰觉得这货的nǎo dài 已经bsp;yuè 了一个古人能有的构思,在武器机关这一方面,思想根本进化了几千年!

    她这般一问,他扯了一下嘴角,并不答话,一双狭长魅眸冷睇着眼前的状况,半晌之后才忽然开口:“这般射击之下,尉迟风的兵马会逃得更快,而你所做的zhǔn bèi ,也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澹台凰思索了一下,也的确是这样!他们被君惊澜这么一突袭,肯定是玩命的逃跑,而逃跑之后人就都密集起来,自己的zhǔn bèi 最后发挥起来,也会有更好的效果!

    但是,有一个漏洞!她扭头看向君惊澜,看这货的样子,还有这话,显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dǎ suàn ,她狐疑的询问:“你怎么知道我的……”

    话没问完,他笑看向她,回话:“猜的!”

    猜的,好吧!你真会猜……还有,你偶尔不这么聪明,会死吗?

    但,太子爷也有想不通的,狭长魅眸看向她,笑着询问:“你zhǔn bèi 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一问,澹台凰终于得意起来了!显然这货也只猜到一个大概,具体是什么他也不清楚,伸出一只手深沉的拍了一下他的肩头:“土包子,待会儿让你们见识一下地雷!”

    土包子?太子爷的嘴角抽了抽。

    地雷?顾名思义,应该是埋在地下的,雷?火药?他想过从天上扔炸药,制造在水中爆炸的炸药,但的确是没想过将炸药弄在地底下,只是,真的能爆炸吗?

    他们对话之间,尉迟风已经感到严重不妙!不知道敌方有多少人潜伏在小树林中,而敌方的武器也超出了他对武器的认知,这东西太可怕,jì xù 留在这里,只会折损更多人马!

    而身后的炎昭也追了上来,血雨之下,他只得高声吩咐:“撤退!”

    现下他们这番狼狈的情态,与其说是撤退,不如说是逃命!一众士兵,在尉迟风的带领下,飞快往军营的驻扎地而去!

    他一生从未如此惨败过,恼怒之间,便也不由得开始思索自己输得如此之惨的原因。从哪里开始出问题?

    嗯,从澹台凰那句该死的“亵裤掉了”,让他们陷入了敌人的包围圈,自己就不该去理会那个女人,更不该在意她的任何话!

    最终被包围,突围,随后被伏击!简直惨到累觉不爱!

    一众兵马们慌慌张张的逃命,而君惊澜手下的人,还在对着他们射出弩箭!一支一支,横扫破空,撕裂虚空而至!

    似一场箭雨,在天空落下,不少人跑着跑着,那箭羽就从自己的后颈,直接插了下去!然后整个人扑倒在地,被夺去了生命的气息。

    这般杀伤力凶残的武器,自然也让逃命之人,逃得更加卖力!只要慢了,说不准就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了,那自己辛辛苦苦藏起来还没用的私房钱,就彻底用不成了!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人死了,钱还没用完。所以赶紧跑……

    如此有组织,有纪律性的往前方飞奔,使得这些人越来越密集!很快的跑成了一个团,往前方代表着生的地方奔走。

    澹台凰远远的看着,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

    直到这些人奔出了君惊澜弓弩的射击范围,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忽然传来……

    “砰!”的一声!

    巨大的爆炸之声响起,而爆炸的地方所站的人,刹那之间血肉横飞,不少人身体都被炸飞,然后狠狠的砸落在地!

    泥土被炸的飞了起来,像是yī zhèn 泥巴雨,落在众人的头顶!

    所有人都被这巨大的爆炸声,炸得懵了一懵!怎么回事?有人在扔火药吗?尉迟风四下一看,根本一个人都没发现,这让他整个人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没有人,那这爆炸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自己这边出了内奸,偷偷带着火药炸自己人不成?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间,又有一人,在逃跑之中踩错了地儿!又是“轰!”的一声响起,同样的爆炸展开!

    这一次,他注意到了,不是有人在动作,问题在地底下!fǎn yīng 过来之后,当即开口:“全部站住,小心些往前在走,先派兵侦查!”

    这话一出,所有人停住,几个士兵颤巍巍的往前走,以身侦查前方的地界还有没有问题!这般过去,就算爆炸,死亡的也只是几个人而已。

    远处的澹台凰看着,不断的咂舌,看来她是小看尉迟风了,从来没见识过地雷,竟然也知道用这种方式排雷,倒也不愧是西武的元帅!

    她扭头看了君惊澜一眼,对着他带来的弓箭手努了努嘴,充满暗示意味的奸笑一声:“你发光发热的机会来了!”

    不必她说,太子爷也早已会意,扬手一挥,几千名弓箭手,抱着弩箭就对着尉迟风的屁股后头追了过去……

    弩箭一射,又死了不少人。敌方的士兵简直已经想哭了,前面有炸弹,后面有弩箭,他们夹在中间,到底要怎么办啊?

    弓箭手追上来了,炎昭的大军也追上来了!尉迟风面色铁青,此刻转身迎敌,不能后退,敌方又是弓箭手又是大军,若再来援军,他们必死无疑,而往前面冲,虽然可能被炸飞,但到底还有一线生机,因为这东西是分开埋着的!

    于是他下令:“走!”

    可是他估错了凌燕和韦凤埋下地雷的数量……

    一语而出,带着自己的兵马飞驰而去!澹台凰在原地看了很一会儿,捅了一下君惊澜的胳膊:“咱俩合力,效果真的不错!”

    太子爷扯唇,看着前方,没答话。

    接着,随着尉迟风兵马的踩踏,yī zhèn yī zhèn 爆炸声响起,惨叫声也不绝于耳,澹台凰很同情的看着这短短五百米路,尉迟风的五万大军,就这样被炸的剩下一个小分队!

    而尉迟风本人还顽强的活着,往前策马狂奔!因为他现在根本没有退路了。这一奔,忽然“轰!”的一声,他马下的土地爆炸了!

    他慌忙飞身而起,飞到半空!

    yī zhèn 炸响过后!他带来的五万兵马,只剩下他一个人,和不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残兵……

    而他本人,虽然飞到半空没被炸死,但是整个人炸糊了!

    他落地的时候,头发被炸得朝天起,脸上仿佛包黑炭,身上的盔甲也七零八落……

    北冥的士兵在炎昭的带领下,看着他,看着他,深深的看着他,最后齐齐爆出一种哄堂大笑!

    尉迟风恼怒的哼了一声,衣不蔽体的转身跑了……

    ------题外话------

    这是第四卷的第一场战争,结合我上本书不少人fǎn yīng 后期战争太沉重,以至于文失了wèi dào ,这一本我会注意这问题。所以这一卷给你们展开的,将不仅仅是战争,会结合爱恨情仇,搞笑情节,逗乐武器,生死大爱来完善它,令它达到我行文的情节要求,也保持趣味性。

    这一卷也许有欢笑,也许有曲折,它并不会是完全顺风顺水的一卷,但我能保证的是,若能陪我走到大结局,你们便绝对不会后悔今日追随,因为所有曲折也好,欢笑也罢,都是为了最后的震撼!

    山哥,你为毛如此自信?因为哥一直都是这么谦虚(⊙o⊙)…

    好了,下面看山哥一边跳脱衣舞一边求月票——来嘛官人~月票拿来嘛,媚眼~

    谢谢大家昨天的钻石、鲜花、月票,月头就送来月票的妹纸们真是萌哒哒,爱你们!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