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陵皇宫,高贵冰冷的帝王,站立在望月台上,身姿傲然挺拔,灿金色的眼眸看向下方,竟似在俯览苍生,而思绪却飘远,不知道是想些什么。

    他沉思之间,背后忽然响起yī zhèn jiǎo bù 声。单单听这jiǎo bù 声,不必回头去看,也大抵知道来者是谁。

    下人们高呼着“恭迎皇后娘娘”,而慕容馥谁都没搭理,也没让人平身,就这般走到了皇甫轩的身后,倒也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臣妾拜见皇上!”

    “皇后有事?”他声线很冷,头也不回的开口询问。

    这一问,慕容馥的眸中燃起怒色,站起身,看着他的背影,冷沉道:“皇上,此番攻打北冥和漠北,出动的都是我西武的兵马,而东陵却未动一兵一卒!臣妾是想来问一问皇上,您这一次,就zhǔn bèi 按兵不动了么?”

    皇甫轩闻言,灿金色的眸中闪过一丝讽意,根本不屑偏头看她,甚至根本懒得理会她这话。

    帝王沉稳内敛的侧颜,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慕容馥等了半天,他也不回话,皱着眉头看了他半晌,也什么都没看出来,反而看出了一肚子的火气。

    最终她恼恨至极,狠狠一甩袖袍,开口道:“皇上如何抉择,都是皇上的事。东陵兵马动不动,臣妾也没bàn fǎ zuǒ yòu 皇上的决定!但,想必皇上也清楚,臣妾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上,没有半点私心!臣妾只想告诉皇上,若您一直这样按兵不动,西武那六十万大军,不出两年就会被君惊澜和澹台戟覆灭,届时战火必然会烧到东陵,东陵便将势单力孤,臣妾只希望皇上到时候,不要后悔!”

    她话说完,不等皇甫轩回话,便极为恼怒的转身离开。她心中的确奇怪,自己说要动手打这场仗的时候,他并不反对,甚至从表情不难看出来还十分赞同,但是到如今,他却按兵不动,迟迟不出手,完全猜不到他心中在打什么主意!

    难不成是zhǔn bèi 让她西武的兵马先去送死,他再动?那最终损失的是自己的盟军,她不认为皇甫轩有那么蠢!可,不是因为zhè gè ,那又该是为什么?

    她发现自己从未看透过zhè gè 冰冷内敛的男人,所以如今才困在一团迷雾中。

    待到慕容馥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此处,望月台上又陷入一片沉寂。

    随后,一袭艳红色宫装的女子,摇曳而来。莲步轻移,到了皇甫轩的身侧,与他一起从高处往下看,但见偌大的皇宫,在这登高一望中缩小,但见芸芸众生如同蝼蚁,被高贵冰冷的帝王shōu rù 眸中。但……她明白,他此刻在看的,并不是眼前景象,而是某个人……

    她轻轻笑了笑,道:“皇上,镜中花,好看吗?”

    这话一出,皇甫轩微微滞了滞,却绝对不算是友好的偏过头,看向她,眸中容色很冷,冰凉的薄唇也于此刻吐出毫无温度的话:“皇贵妃,你聪明,这很好。但在朕面前,不是任何话,都是能肆无忌惮说出来的!”

    永远不容人冒渎的王者威严,即便是刘玲玲是陪着他演戏的“妖妃”,但这并不代表如此,她就能随意揣测帝王的心思!

    刘玲玲看他生气,也知道自己失言,但却也并未跪下请罪认错,只轻笑了一声道:“皇上不必动怒,皇上的心思,臣妾猜不到全部,却也能明白一个大概!也请皇上放心,臣妾绝对不会随意说三道四,毁了皇上的计划!”

    她这话一出,皇甫轩眸中冰冷的光芒,才消褪了一些。

    而刘玲玲又弯下腰,接着道:“请皇上放心,不论皇上做出任何决定,臣妾都愿意支持皇上,并配合皇上。皇上的心愿,jiù shì 臣妾的心愿!”

    这话,放在任何人口中,对着皇帝这样说出来,都会有谄媚和拍马屁的嫌疑,可偏偏她此刻的眼神看起来如此真诚,平静的眸光之下,是一片温柔而深情的海,皇甫轩看了一会儿,最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不再看她,再偏头,看向的是无边的天际。而对zhè gè 女人,是应该说“谢”,还是应该说“抱歉”,他此刻也分不清了。既然分不清,那便什么也不必说了,他原本也不是多话而多愁善感的性子。

    见他偏回头去,显然已经不dǎ suàn 再计较自己方才的“失言”,刘玲玲站起身子,抿了抿唇,又接着道:“楚国的那位公主,姐姐嫁到楚国已经多年,她与臣妾的姐姐有些私交,如今正送了信来恳求臣妾……不过,想来皇上既然已经jù jué 了她,那便一定不会再答应,皇上说臣妾应该如何回复才好?”

    皇甫轩听了,并未回话,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刘玲玲却知道,他听进去了!而且他这番bsp;mò ,已经很明显的表述了他的dá àn ,她欠身接着道:“皇上的意思,臣妾明白了,只是皇上的有心,未免会显得无情,只希望楚国那位公主,能早日看开!”

    她是明白的,对于一个可以拥有后宫佳丽三千的皇帝来说,多娶一个女子,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但他最终甘愿冒了开罪楚玉璃的危险,也不肯娶楚末吟,无非是不想累了人家一生,这本是有心之举,也是为了那位公主好。但不明他心思的人,看见的自然只有冷酷无情而已。

    她这话一出,皇甫轩募然偏头看向她,冷冰冰的道:“朕希望你也能早日看开,到了hé shì 的时候,朕会送你离开皇宫,你的幸福和想望,都不在此处,也不该在此处!”

    话音落下,没等她回话,皇甫轩转身便走,只留给刘玲玲一个傲然挺拔的背影。

    刘玲玲待他走远之后,才幽幽笑了声,自言自语道:“我不曾试图阻止你看镜中花,你又何必一定要阻拦我捞水中月呢!”

    镜中花,水中月,一样美好令人想得到,也一样都不是能够得到的东西。比如她心爱的女子对她来说,也比如……他对自己来说。

    “只是,你的无情,看起来却很有情呢!”她轻声说着,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不该说是对她有情,而该说是看起来冷冰冰,心地却很好,不想累楚末吟一生,而且也希望能放自己离开。

    但是,既然都来了,都到了他身边,她又岂会离开呢?jiù shì 人死了,也要将灵魂留在此处。

    ……

    而此刻,北冥和东陵……不,准确来说,是北冥和西武的战场上。

    尉迟风这么跑了之后,北冥的士兵仍然在笑,澹台凰自己也在笑,就连高华清贵的太子殿下,嘴角也向上弯了弯,所有人都不是因为打了胜仗太开心,而是尉迟风此刻的形象,的确令人忍俊不禁。

    炎昭的人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最终没有冲上去追。其一,尉迟风本人武功高强,未必能擒住他,其二,虽然刚刚爆炸了很多炸弹,但是鬼才知道是不是还有炸弹埋着,要是一不小心他们的人踩上去了怎么办?

    于是,尉迟风就这样成功的潜逃!这是他有史以来,生命里最失败的一场战役,五万兵马和自己的形象一起全军覆没,而唯一值得开心的是,上天到底还没有太残忍,他逃离的时候,形象虽然有点对不起群众,对不起自己,但起码亵裤还穿在身上,不至于一不小心成为举世闻名的暴露狂!

    他成功奔走之后,君惊澜方才收回了眸光,随之偏头看向澹台凰,缓缓笑道:“太子妃,现下,你当肯解释一下何谓地雷了吧?”

    澹台凰这会儿心情很好,于是十分干脆的点头:“huí qù 之后告诉你,我留下了一颗放在城内,你自己研究一下就能知道!”

    话音落下,北冥士兵们便在太子爷的带领下,容光焕发的回城,第一场仗就打得如此漂亮,怎能让人不开心、不愉悦,不神清气爽?

    众人回到城中之后,凌燕和韦凤这才听说了事情的全部jīng guò ,心下也恍然明白过来为何那会儿女皇反复告诫,让她们千万不能踩到、也不能碰到不该碰到的地方,否则敌人的兵马还还好的,她们就先被自己炸飞了!

    不过尉迟风被炸成那个样子,虽然只是听人回来说,但是她们想象一下都觉得很逗逼!

    澹台凰回来之后,便把最后一颗地雷,递给君惊澜观看。

    君惊澜接过,随后在澹台凰胆战心惊的目光之下,几乎是毫无障碍的拆开,也没有引爆,接着便看清楚了里面的构造,说起来难,其实也并不太难。

    把火药的引线和火石,固定在一起。随后在顶端放了一个螺旋状的铁丝,铁丝的上面是另外一块火石,士兵们踩过去,第一步踩过去或许没事,但慢慢的,一个一个人踩过去,摩擦之下,火石便容易擦出火花,将火药点燃。

    于是便形成爆炸!但眼前这跟铁丝,弯曲曲折的程度,显然有些离奇,或者应当是说从未见过。

    太子爷拿着它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研究了半晌之后,偏头看向澹台凰,生平第一次不耻下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难得妖孽有东西是不懂的,这自然令澹台凰极是开心,自然不是开心他的愚蠢,而是开始自己也能有他无法料到的东西!

    她深沉的摸了一把自己并不存在的胡子,然后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mó yàng ,开口装逼道:“这东西玄妙得很,像你们红尘中人是没有见过的,它的名字叫做弹簧!”

    两块火石的中间,夹着一根弹簧,踩上去之后,火石就会摩擦在一起,最终带出火花来引爆火药,这便是她的地雷的所有的工序,并不难制作,但需要人想到。毕竟这里是古代,没有太先进的东西,只能凑合着用了!

    他听了,斜睨了她一眼,凉凉道:“像我们这样的红尘之人?爷倒是不知道,太子妃已经超脱红尘之外了。你一个人超脱,将爷留在红尘受苦!”

    “呃……”澹台凰嘴角尴尬的抽搐几下,差点忘了这货小肚鸡肠,“那个啥,我用词不当,用词不当!”

    见她认错不算诚恳,但速度却是很快,太子爷这才冷哼了一声,敛下了自己威胁的眸光,将那“弹簧”研究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这的确像是太子妃能制造出来的东西!”

    “为什么?”澹台凰笑眯眯的询问,不用他说她也知道为什么,因为她天资聪慧,见多识广,来自现代,拥有常人没有的智慧……她脑洞大开,并且飞快的在心中进行自我补脑,往自己脸上贴金。

    君惊澜看了一眼她得意的样子,有点好笑,但也到底没有笑,只闲闲的说出自己的看法:“其一,这东西的名字,跟太子妃的名字很像!澹台凰,念快一些,jiù shì 弹簧!”

    澹台凰嘴角一抽,脸拉长了一段,袖袍下的手握了起来,很想揍这贱人一顿。澹台凰念快一点jiù shì 弹簧,他还真是本事超群,很能念啊!

    虎着一张脸看着他,如果贱人马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不再犯贱,还实事求是的就此说出她的优点,刚刚他的贱话,她勉强可以既往不咎!

    然而,她似乎忘记了太子爷每每一犯贱,根本停不下来的潜质。

    他看着她难看至极的面色,轻笑了声,恍若不觉她的愤怒,接着道:“其二,太子妃你看,这弹簧,只要轻轻的按压,它就会不断下沉,压得轻了,没什么,反弹起来,力道也不重,就如同太子妃每次被爷逗弄,起初虽然恼火,但也没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说到这儿,他拈着弹簧,如玉般温润的手指,用力的将弹簧往下一压,压到极致,弹簧受力之后,进行了巨大的反弹,这一下反弹之下,几乎将他的玉色手指弹成红色。

    随后他又接着犯贱道:“但是按压得狠了,太子妃就会勃然大怒,进行一场巨大爆发,甚至对爷拳脚相加,这般性子,和这弹簧的本性,倒很相若!”

    最终他在澹台凰黑透了脸,几乎要吃人的表情之下开口做出总结:“所以爷说这弹簧,的确像是太子妃能制造出来的东西,这弹簧,不论是名字,还是秉性,都和太子妃相差无几!”

    他发表完了,澹台凰居然笑了,笑容极为阴森恐怖。还带着森然切齿的磨牙wèi dào ,一伸手,狠狠的想把弹簧从他手上扯出来:“拿来吧你!弹簧这等好东西,岂是你这样的贱人配用的?还给我!”

    她现下也的确如同他方才的描述,很想对着他拳脚相加,但要是真的动手,不就用行动来证明贱人的话都是正确的吗?她没那么蠢!

    她恼怒的要把弹簧扯huí qù ,他散漫笑着,没让澹台凰从他手中扯出去,看样子拿得并不重,但澹台凰无论如何用力也抢不过来。

    最终他意味深长的道:“配用不配用,这也是爷的,谁跟爷抢,爷跟他玩命!”

    澹台凰白了他一眼,收回了自己的手:“我可不想跟你玩命!”

    神经病!“你就抱着那根弹簧过一辈子吧你!”

    说完怒气冲冲的出门去,真是和贱人多说一句话,人都要短命几年!

    太子爷在她身后,看看自己手中的弹簧,又看看她的背影,意味深长又别有所指地道:“爷当然要抱着‘弹簧’过一辈子……”

    澹台凰嘴角一抽,募然感觉yī zhèn 恶寒!

    尉迟风上次受了打击之后,一直在养伤,也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北冥都无甚战事,而这一场绝对性shèng lì 的战争,也很大程度上鼓舞了士气。

    但漠北那边的战局,依旧不容乐观,虽然没失去什么领土,但战事之下,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澹台戟送来的信件,表明已经开始怀疑是因为军情外泄,可他更加què dìng 自己身边绝对不可能再存在任何内奸。但即便如此,他也已经开始从这方面入手,来修改战略。

    内奸这两个字儿,让澹台凰听起来就有点上火!但目前去攻打漠北那位将军的资料,她也看过,并不是什么十分杰出的当代名将,可却能让王兄在他手上半点便宜都占不到,也着实是太离谱了一些。

    此事暂且搁置,尉迟风修养了几天,又被慕容馥下旨,就上次战争的失败,狠狠的批评了一顿!尉迟风自己也觉得甚憋屈……

    首先敌军装备精良的弓弩,他们没有!其次那能被埋在地下炸的啥玩意儿,他也不清楚,但反观敌军,已经能运用得如此娴熟,他们在装备上面极为弱势!

    而且上一场战争的失败,最大的漏洞,jiù shì 那个该死的女人那一句欠揍的话,否则他绝对不会输的如此狼狈!

    尉迟风整顿好,把自己的伤也养到没有大碍了之后,便又带着自己的军队,zhǔn bèi 去一雪前耻了!

    一众人兵临城下,澹台凰又跟着出来凑热闹,一起跟着凑热闹的还有韦凤,她实在是很好奇,那个被炸成那样的倒霉将军是哪一个,所以自行请战,要跟着一起出来。太子允,命炎昭为主将,韦凤为副将!

    骑着马从城门口出来的时候,韦凤很是忧心澹台凰的身体状态,开口道“陛下,你如今有身孕,还是小心些为妙!”

    澹台凰不太在意的抬头,笑道:“我又不过去打,就跟着来看看,怕什么?”

    韦凤笑着点点头,偏过头去,这才抬眼看了一眼敌军的人,用一种很戏谑,围观逗逼的眼神看向尉迟风,可这一看,她整个人怔住了,唇边的笑意也在刹那间凝结,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之人,似是受了莫大的打击!

    澹台凰见她好端端的突然不说话了,表情还像是被雷劈过一般,这让她有点奇怪的看了韦凤一眼,忽然拿不准她这是怎么了!

    就在她十分诧异之时,韦凤忽然毫无预兆的策马,对着前方疾驰而去!只留下一片衣角在她眼前飘过,韦凤从未如此冲动失态过,尤其还是在战场上!

    这澹台凰大惊失色,赶紧伸出手,zhǔn bèi 拉住她:“韦凤,你——”

    然而尽管她伸手已经很快,却始终来不及,她一下扯过去,韦凤已然从她面前掠过,只留下一片马蹄溅起的尘土!

    “什么情况?”没拉住她,澹台凰不明所以。

    炎昭的表情也不太好看,此刻正蹙着眉头,冷冷盯着韦凤,毕竟他才是主帅,自己还没下令之前,她就这样冲出去,已经是扰乱了军纪!他冷喝一声:“韦凤,你——”

    可他话没说完,韦凤已然冲到了敌军阵前,手中长刀抬起,恶狠狠的指向她对面之人,一双狐狸般的眼眸,染上浓浓的恨意和血腥之气,极为阴狠的瞪着尉迟风,脸色却泛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你是尉迟风?”

    澹台凰闻言沉眸,在漠北的时候,韦凤从来没有和尉迟风正面交战的记录,包括君惊澜假扮慰安妇那一次,她也没带上韦凤。她不认识尉迟风很正常,可现下这fǎn yīng ,倒像是认识,还有……过节?

    尉迟风只看见一名女将对着自己的方位飞奔而来,原想冷嗤一声,应战,可此刻一见她,当即便是一愣!

    嘴张了张,竟似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看着韦凤这一身盔甲,颤声问道:“你……你是将军?你,你不是女皇的侍婢吗?女将,连云十八骑,你是韦凤?”

    两人这样子,显然jiù shì 见过,而且交情还匪浅,只不过一直在互相隐瞒身份!这会儿,澹台凰才算是明白了,先前成雅……成雅在死前说过,韦凤今日在漠北和一个男子日久生情,那男子,是尉迟风?

    接下来,她明白了王兄怀疑漠北军情泄露的原因……

    因为此刻,韦凤的一双美眸中迸发出滔天的恨意,甚至都不敢回头去看澹台凰,只恶狠狠的盯着眼前之人,高声怒骂:“尉迟风!亏我那么相信你,以为你是墨风,你假扮成墨风接近我,原来只是为了刺探漠北的军情,是不是?”

    澹台凰看着韦凤如今充满恨意的mó yàng ,大抵也明白她可能跟尉迟风谈恋爱的时候,随口说过什么,并不算是泄露军事机密,但很可能泄露了军情,因为以尉迟风的聪明,只需要知道冰山一角,就能猜出整个事件的大概!

    如果是这样,王兄怀疑军情泄露的事情,就说得通了!

    那么,尉迟风是用感情来欺骗韦凤,以至于她失了警觉上当,是这样么?澹台凰沉眸,猛然想起日前韦凤还对自己请辞,希望打完仗之后离开这里,和心爱的人远走高飞,笑傲江湖,如今只怕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xiào huà !

    尉迟风脸色一变,手忙脚乱的想要解释:“我……韦凤,不是,你听我解释,我不是……”但张了口语无伦次了半天,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当初被她所救,是巧合,后来接近她,也的确是存了不轨的心思。可最终,他是真的喜欢上她了,真的日久生情,想娶她为妻。可他最初的目的,的确不纯,此刻面对她的责问,他该如何解释?

    而且,他的确是通过和她的交涉,从侧面推敲出了漠北的军情。

    行军打仗,如此严肃的时刻,两方主将,在这种时候,忽然在阵前谈起了感情,看样子其中还有不少狗血的情节,这令两边的士兵们心里都很郁闷,这仗到底还打不打,这两人还是要接着打仗的节奏吗?

    而澹台凰,到底是松了一口气,近日一直在dān xīn 是内奸的yuán gù ,近日这一场仗,对于韦凤来说,虽然是惨烈了一些,但到底漠北战局困境的结症找到了,知道了结症所在,化解起来,自然也会比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解决要容易得多!

    尉迟风还想解释,但韦凤根本一句也不愿意听,一双眼眸中满是血丝,狠狠瞪着他,看着看着,竟没出息的落了泪:“墨风,尉迟风!兵不厌诈没错,可你竟然这样骗我,欺骗女人的感情来达到目的,你很得意是吗?亏我还以为你一片真心,亏我……”

    尉迟风此刻百口莫辩,他起初并未想过欺骗什么感情,不过是第二次无意遇见,她自称女皇侍婢,他便起了探问几句的心思,之后产生感情,真的zhǔn bèi 在一起这些,完全不在他预料之内!所以他根本谈不上欺骗感情,可……

    “韦凤,你别这样,你听我解释!”尉迟风一生里从未如此无措,努力的将澄清自己。

    澹台凰远远看着,眸色冷冽,心下却微叹,显然这两人之间是有说不清楚的误会,但毕竟立场已经完全不同,站在对立两方,而且尉迟风的确欺骗在前,这在感情之上是不可饶恕的错误,这两人……怕是不可能了!若说韦凤还能有什么感情,那定然是只有恨。

    澹台凰没有料错,韦凤狠狠抹了一把泪,提起长刀,对着他攻击而去,亦怒喝一声:“你不必解释了!尉迟风,你zhè gè 卑鄙小人,枉我身为殿下手中影部第一人,竟因为相信你而没调查你的身份。而你jiù shì 这样回报我的信任的?!哈……解释?我今日就要将你碎尸万段!”

    ------题外话------

    看过劫财的妹纸一定都知道,俺曾经丢了一块钱,在题外话天天哭瞎。昨天俺晚上出门还笔记本电脑给叔叔,在路上不小心把手机丢了,整个人已经彻底找不到活着的勇气……俺已经哭得没有lì qì 了……嘤嘤嘤……让我死,不要拉着我,呜呜,要给我月票的妹纸还是可以拉一拉……

    谢谢大家昨天的钻石、鲜花和给力的月票,让我看见你们火一样的热情,你们jiù shì 瓦滴爱,让我紧紧抱住你们的大腿……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