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北草原之上,澹台戟今日,收到来自于南宫锦的信件,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而是告知他药的制作中出了点问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yuán gù ,以至于无法合成,她如今还在研究,请他耐心等待。

    南宫锦这信中所言,基本jiù shì 让他稍安勿躁,表示自己一定能探寻解决之道,并嘱咐他一定要zhǔn bèi 好黄金万两,以报答她的再造之恩。

    信中把这件事情,和南宫锦本人对金钱的热衷及渴望,都交待得非常清楚,即便华丽犹豫如澹台戟,此刻唇角也禁不住狠抽了几下。

    这南宫锦他还是有些耳闻的,已经算是泛大陆的传奇女子了,没想到竟然如此……落落大方?一点都不遮掩自己看病需要收钱的立场,也是,她的本事和贪财一样闻名天下。

    将信件收好之后,放置一边,门口传来yī zhèn jiǎo bù 声,随后听见下人们的声音:“画公主!”

    陈轩画进入澹台戟的寝宫,是不需要通传的,直接便能进去。她端着茶水进门,放到澹台戟的桌案之前。

    澹台戟看着她,有些微微蹙眉,开口道:“本王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这些事情公主不必亲自做!”

    声线依旧华丽优雅,极致动听。但语中浓浓的叹息之感,也极容易听出来。

    他这一语落下,陈轩画笑了声,随后开口道:“谁做都不是一样,摄政王殿下不必太过介怀!”

    说着,便抬手,为他倒了一杯茶。一切都收拾好之后,她便预备转身离开。

    而此刻,随着她的行为,澹台戟那张美艳的面容之上,也晕染出几分淡淡的;,桃花眼看向她的背影,轻声问道:“本王tí yì 过的事情,公主kǎo lǜ 得如何了?”

    tí yì 过的事情。

    唯独他对她tí yì 过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婚事了。那一次在雪山附近的小屋,他tí yì 娶她,而她选择了jù jué 。

    如今,赟隐部落的首领有意为她招选驸马,所以他此刻必须问问。她的清白,折损在自己神志不清之时,如今招选到驸马之后,她要如何自处?这些,都是他的责任,她不对他提,他却不得不为她kǎo lǜ 。

    此话一出,陈轩画的jiǎo bù 顿住,她自然明白他如此说,原因是什么,不是因为情感,也不是因为其他任何东西,单单只是因为责任。

    而也jiù shì 因为太明白他的想法,所以往往就在眼前的,唾手可得的东西,她才一次一次选择jù jué 。因为他能给的,并不是她想要的。

    站在原地,头也没回的开口:“摄政王殿下,你爱我吗?”

    她们草原上的女子,素来豪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并不需要拐弯抹角,是以她能极直白的问出zhè gè 问题。

    zhè gè 问题,澹台戟并不需要犹豫,就能给出dá àn ,但到底不是什么伤人的话,都能够随随便便就说出口,尤其原本jiù shì 自己有负于人。

    他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避开zhè gè 问题不答,只开口道:“本王愿意对你负责!”

    没有明确的说出dá àn ,但事实上也已经差不多了,只是负责而已。陈轩画苦笑一声,只是笑的时候背对着他,没给他瞧见,轻声道:“既然殿下的dá àn 还是不变,那么臣女的dá àn ,也一样不变!父王那边,臣女会处理好,殿下不必挂心!”

    她说完之后,没等澹台戟回话,便径自从帐篷中出去。不爱她,何必娶她?她有自己的骄傲,她是陈轩画,不是澹台凰也不想做澹台凰。当初那一晚已经是阴差阳错的成了替身,她岂能如此自打脸面,借此嫁给他?

    她出门之后,澹台戟坐在原处,那双桃花眼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俱是浓浓叹息,他想对她负责,也必然应该负责,可他却无法说服自己对她说谎,若他说“爱”,她定然会嫁。可如果是谎言,即便再动听,也不会是她想要的吧?

    罢了,一切随她的意,他配合就好。除了一颗心,其他的他都能给。

    陈轩画大步出了澹台戟的门之后,颓然的在地上坐了良久,草原上的风,一遍一遍的拂面,青丝飘扬。

    她平躺在地上,仰望那一片宁静的天空,看着战争也无法影响那优雅风姿的云彩。

    她伸出手……

    一如当初,在雪山的竹屋之中,对着散了一地的月华伸出手。

    轻声笑道:“原来梦是这么难抓的东西,看起来很近,其实很远。”

    那日她问明月,问苍天,问自己,她会不会是第一次抓住梦的人。如今dá àn 已经在眼前,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的清晰。

    梦jiù shì 梦,没人能抓得住梦。

    “抓不住梦,每日做做梦也很好!”她终于笑了一声,缓缓阖上眼眸,嘴角弯起,沐浴在阳光之下。

    yī zhèn jiǎo bù 声,将她吵醒,她没有睁眼,随后听到有人在她身边坐下,开口笑道:“是,每日做做梦也很好!”

    这话一出,陈轩画当即便扭头看向他,很突兀的问:“哥哥,你是在说女皇吗?我其实上次就想问你,你既然想见她,上次她成婚,你为什么不去?”

    不但不去,还和云起两个人像是约好了一样,飞速是站出来表示自己愿意留守漠北。

    拓跋旭听了,bsp;mò 了一会儿,那张娃娃脸上面也又已经布满了络腮胡子,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刮,他或者永远都不会再刮。

    半晌他一叹,伸手摸了一下陈轩画的头,开口道:“我怕去了,以后做梦的机会都没有了!女神是用来仰望,并不是用来得到的,但人心里始终会藏着一个梦,哪怕知道它不现实,也不会愿意轻易去击碎它!”

    那么,为何要去参加她的婚礼呢?亲眼看见她成婚,只会让他的梦变成碎片罢了。

    陈轩画忽然笑了一笑,从前只知道哥哥是喜欢澹台凰的,今日才知道原来也已经有这么深。王族的殿下和女皇,似乎jiù shì 他们这一对兄妹的劫难。

    ……

    逃跑和撤退?  听起来区别挺大,但仔细想想其实是没什么区别的。不过单单听起来的话,一个挺有正常,一个完全没面子不是?

    澹台凰对自己对词汇的纠正,还是非常满意的,无视了大众那些五颜六色的眼神,复又看向那一队人马。

    粮草是从城内运送出来的,所以尉迟风不在队伍里面,凌燕单纯想给韦凤报仇才来的,所以严格来说,她今儿个是白来了。但是看了一眼自己手里这玩意儿,出于一种好奇,又很想见识一下这是啥东西,所以还不至于沮丧。

    夜幕低沉,押送粮草的人,也都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四处防备的看着,人群站得十分密集,站开的地方也很大,而粮草被包围在中间,这般是为了杜绝有人用火箭毁掉粮草的可能。

    敌军的哨兵,警惕性也极强。四面观看,不放过任何潜藏着危险的地方,自然,这地方也包括澹台凰等人所在之地。

    当然,澹台凰这边的人也一点都不蠢,敌军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一动不动,保持静谧无声。就连草的动静都没有,马儿也都是调教过的,不会在这时候打响鼻什么的,是以对方的人马,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

    所有人bsp;mò 潜伏着,盯着那些运送粮草的人,而运送粮草其实晚上也是可以休息的,jiù shì 不知道是否因为到了北冥的边境地区,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都没有停下来休息,只飞快的往尉迟风的军营赶路。

    而澹台凰等人都潜伏着,等着那一众人都过去,待他们过去之后,澹台凰和君惊澜带来的人,便成功的出现在他们斜后方,随后澹台凰打了一个手势,让大家跟着她学。

    将东西拿出来,正想拆开,却忽然被一只修长如玉质的手,从她身后接了过去。与其说是接,倒不如说是毫无预兆的抢走、偷袭,因为她根本就没dǎ suàn 交给他,但是他没有jīng guò 她的允许就手贱了。

    “你干嘛?”就这样不jīng guò 人允许,就拿走别人手上的东西,这样真的好吗?

    君惊澜没理她,径自将手中的东西拆开,那双手灵巧得很,上下翻飞之间,竟似仙鹤在眼前翩然起舞。

    不一会儿,包裹被打开,展露出里面的物件。他看了她一眼,缓声笑道:“策马出去不安全,你还是在这里等着爷的好!”

    澹台凰一脸不fú qì ,扭过头看他:“这到底是哪里不安全了,我干完好事儿之后马上跑不行吗?”

    凌燕虽上了火气有事会冲动,但到底是个极理智的,伸手扯了一把澹台凰的袖子,道:“女皇陛下,你如今身怀有孕,又不能动武,待会儿敌方人马要是放箭,对你的安危不利,你还是在这里等着我们吧!”

    澹台凰专程跟着跑出来一趟,自然是不甘心在旁边做围观者的,还想说句什么为自己争取一下,君惊澜忽然道:“待在这儿,偶尔学会听话!”

    压倒性的一句话,不似往常的盲目纵容。

    澹台凰嘴角一抽,憋了一肚子想为自己争取的话,一下子怂了!凌燕能想到的道理,她没理由想不到,但jiù shì 想跟着去凑凑热闹,然后她很悲伤的发现,自己不知道是啥时候开始学会闹小孩子脾气了。

    小孩子脾气,被大人严令喝止的时候,就会很快的耷拉下来。她必须承认,他们两个之间,虽然一直是她在当大爷,但这妖孽要是冷沉下来,做下的任何决定,她都只能乖乖听话。他对她纵容,她也需要偶尔服从。

    不情不愿的从马上下来,五官因为恼火扭曲成一团,非常不耐烦的挥手:“滚吧,滚吧!”

    恼火之下,郁闷的扯了几片叶子,她为毛要这么听话?为毛?

    这番情态,引得他轻笑出声,收回了看她的眼神,笑道:“乖乖听话,回来了爷由你收拾!”

    “知道了!”澹台凰的脸色更红了,只不过这次不是因为恼火,而是因为恼羞,这么多人在这里,他也好意思说这么肉麻的话,一点都不kǎo lǜ 人民群众的感受。

    但是其他人早已练就了一身该听的话就听,不该听见的一律什么都听不见本事。都眼观鼻,鼻观心,心很沉寂,耳朵聋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很肉麻的拆开手中的包袱。

    随即,君惊澜将包袱中的火折子,取出。将手中的孔明灯点燃,取出已经zhǔn bèi 好线,将它固定住,就像是风筝的上头,系着一根线。

    随后他偏过头,狭长魅眸中泛过幽蓝的光,那其中却含着危险的笑意,闲闲开口:“线的一端,绑住孔明灯。而另一端是一个机关!”

    其他人还有点云里雾里,但凌燕已经明白过来,飞快的点头,又因为太过jī dòng ,于是问道:“所以我们待会儿让孔明灯都飞上天,然后用这根线是固定住它,骑着马在敌军的周边或者中间穿梭,当孔明灯到了敌军粮草的上方,便按动机关,让它从半空中掉下来,烧毁敌军的粮草?”

    她这般说完,所有人都微微张开嘴,骑马奔到敌军的周边或中间穿梭,好大胆的法子!但是也……好刺激,只要想象一下,他们就觉得yī zhèn 狼血沸腾!难怪爷不让太子妃参与,因为太危险。

    而这般空间降落,也就不必忧心火箭不能穿过人墙,焚毁粮草了。

    凌燕这话一说完,君惊澜看了她一眼,忽然笑道:“配得上独孤!”

    这倒是太子殿下第一次,如此和颜悦色,又不带任何目的性的对其他女子讲话,只因独孤城为北冥付出太多,而凌燕是独孤城喜欢的女人。

    凌燕眼神一黯,配得上配不上又怎么样,他如今为了那什么“推恩令”,将自己送到了风尖浪口上,待到藩王们彻底暴动之日,jiù shì 杀他平息众怒之时。她是因为zhè gè 喜欢上他,也因为zhè gè 看到了他们没有未来的未来。

    她沉寂之间,君惊澜手挽缰绳,姿态优雅,头也不偏的道:“但凡一心为爷的人,都不会死!”

    这话暗示意味很浓,但从他口中说出来,几乎就可以等于一个承诺了!凌燕猛然抬头,严重染上喜色,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独孤城最后不会死?

    澹台凰在一旁听着,会心一笑,并不觉得奇怪,君惊澜手段多得很,以他的本事,保独孤城一条命,应当算不得什么问题。

    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她开口吩咐:“你们都小心着点,孔明灯扯着的时候,用力若是太大,它容易从天上掉下来,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力道一定要掌握好!”

    其实劫粮草,比烧粮草幸福多了,但是敌我力量悬殊实在是太大了,劫粮草大约就能被解释为真的不想活了,所以还是烧了吧!他们得不到,也不能让尉迟风得到不是?

    她说完,众人都点头。

    随后,君惊澜又颇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在这里躲好,不准出去!”

    他说得是“不准”,很有命令色彩的词汇。澹台凰面色难看:“知道了,滚蛋吧!”居然连她dǎ suàn 偷偷出去都想到了!

    于是,太子爷真的滚蛋了。

    他策马而出,如同天际是一颗流星,划破浓浓夜色而至。手中牵着一根线,半空中是一盏孔明灯。

    其他人也飞快跟着策马而去,毫无任何预兆的,从敌军的身后突袭。马匹跑得飞快,也jiù shì 因为太快,才需要更加小心,否则手中的孔明灯,一个力道失衡,最终就会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马蹄声将近,而且还不单单是一个人的马蹄声,而是上千人。这么大的动静,护送粮草的人自然是听见了,他们飞快的回过头,便见一群人飞马而来!

    一句“有敌袭”卡在嘴边没说出来,看着前方那群放孔明灯的人,愣了一愣。

    寻常只听说过起风的时候扯着线放风筝,今天才知道半夜的时候,居然有人扯着线放孔明灯!他们是来袭击的,还是来逗比的?

    区区一千人zuǒ yòu ,就这么跑来了,劫走粮草是不可能了,那就因为是烧毁粮草来的!但烧毁粮草,总该带点火吧?

    火,火!对了,孔明灯,火!

    这群人终于fǎn yīng 过来,开始高声呵斥:“别让他们过来,千万不能让孔明灯飞过来!”

    他们fǎn yīng 的速度着实很快,飞快的形成一个圈,以防备的姿态,对着君惊澜带来的人,盾牌严密,弓箭手zhǔn bèi 好,此刻想穿过这些人,以达到将孔明灯带到他们中间的目的,无疑痴人说梦。

    但,君惊澜既然来了,自然就不可能接受无功而返!

    他冷喝一声:“按,放!”

    两个字符,简单至极!在暗夜里炸响,足够让他身后的每个人都听到,众人几乎同时按下机关,并放开了自己握着线的手!

    机关一开,底端一个袖箭,对着天上的孔明灯而去!显然是要用这东西,将孔明灯打下来!

    众人心中都懵了一懵,可现下就放手并打开机关,这不是要让孔明灯掉落在他们头顶吗?

    正在他们纳闷之间,说时迟,刹时快!君惊澜飞快伸手,聚天地之气,内力随着手运转,整个气流层几乎都被扭曲!

    一条以内力虚化而出的白龙,腾空而起,将所有的孔明灯卷席到一起!以一种大风高扬之态,飞速的到了敌军的头顶……

    “嗤!”

    “嗤!”

    时间算得很准,内力能幻化出来的风速,能送孔明灯抵达的地方,还有袖箭将灯击落的时间,都算计得极好,分毫不差!

    火花在夜色中绽开,袖箭捅破了灯,最终空中的灯掉下来,砸落到了敌军阵营之中!

    这会儿,澹台凰远远看着,才算是明白了过来!感情是这妖孽算到了不太可能轻易穿梭过敌军阵营,要以内力推送,而自己怀孕了用不了内功,跟上去也没用,反而危险,所以他不同意自己去。

    同样的,她也明白了为毛在制造这玩意儿的时候,他很坚持线的长度该是多少,jiù shì 为了在这时候算准时间,她当时还奇怪了yī zhèn 来着!

    她咂舌,和心思深沉到高深莫测的人在一起,真的稍微蠢一点,都看不透他的意思,还会觉得人生处处充满了奇迹!这不,若非她能猜到一切都是他计算好的,现下一定拍着大腿感叹,艾玛,运气太好了,这也能行?!

    正在她思虑之间,他们已经奇袭完毕,策马回来了!敌军终于fǎn yīng 过来,一半追击,一半留下灭火,君惊澜策马而回,而他们的身后,全部都是敌军的箭羽!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射中!

    当他的马到了澹台凰跟前,手一伸,澹台凰不必他多说,就能完美的配合着伸手,被他带上马,中间不带任何停顿。

    一众人就这般偷袭成功,亦逃跑成功!但在队伍最后的,还是有几人中箭,受了点轻伤。

    澹台凰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火光,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粮草被点燃,也不会有这么大,这么浓烈的火吧?

    正在她奇怪之间,君惊澜在她耳畔开口:“不必看了,那些不是粮草!”

    “嘎?不是粮草,呃,你……”澹台凰看了一眼他的脸色,悠然得很,“你早就知道?”

    他一边策马,一边轻笑出声:“尉迟风dǎ suàn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声势浩大的运送‘粮草’,实则真正的粮草由小部分人从另一条道上护送,飞快赶往他的营地,以达到安然送达的目的。爷就不能也声势浩大的出来焚烧粮草,甚至亲自出来,以降低他的警惕,再派人从另一条道上,去把粮草劫来么?劫粮草,可比烧粮草好!”

    尉迟风在演戏用计,他也同样在演戏用计,但看谁更高一筹罢了。

    这不,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是真的一般,敌军的那些人象征性的追了他们一会儿之后,不追了,因为烧掉的根本不是真正的粮草,追个毛!

    而他们刚到北冥的边城门口,炎昭就已经笑容满面带着真正的粮草回来复命了!正好遇上……

    于是澹台凰很悲伤的发现,她一直认为自己打仗挺牛逼的,今天才知道跟他比起来,她不过一只井底之蛙,要是没有他,她现下一定还在为自己成功的烧了“粮草”傻乐呢!

    她容色沮丧的扭头看他一眼。

    这一看,他顿了顿,平静道:“太子妃不必太沮丧,你也可以放心,虽然你蠢了一些,但有爷在,你不会吃亏!将来孩子出生,也一定会像我,不会蠢钝如你,你不必太介怀,亦不必太过忧心!”

    “滚!”

    ------题外话------

    jīng guò 山哥和一妹纸的探讨,手机丢失之后,以后与你们联系就很不方便了,所以为了我们能一直保持良好的沟通,只能采取最原始的联络方式,以后你们有事儿找哥,我们就飞鸽传书吧!听说鸽子现在也不便宜,来,给哥几张月票去换鸽子,呜呜~(>_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